第0章 K彩登陆(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入错新房嫁对人(1/51)

K彩登陆(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只要我愿意,入错人我会让他只爱我一辈子,入错人让他永远不会忘记我,呵呵……”

徐梦瑶咯咯地笑起来,像一个老巫婆的声音。

丁握紧了的手掌。“我会让哥哥看到你的真面目!”

“就算他看清楚了,他还是会爱我,因为我也‘爱’他!”徐梦瑶冷冷的一笑。

丁冷冷的看着。“我觉得你疯了!”

徐梦瑶迅速站起来,看上去很痛苦:“是的,我疯了!我被你逼疯了。要不是你,我不会在这里!

要不是你,晨光不会不理我,我以后也不会和孩子分开!

我已经承认了我的错误。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你一定要把我们的血肉分开才能让你幸福吗?

丁夏楠,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他也是你侄子!

既然不能抱我那么多,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吧!你杀了我!"

说完,徐梦瑶冲上去拉她的手,打自己。

丁生气地挣扎着,“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啊——”徐梦瑶突然被她推开,向后倒去。

而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突然翻了个身,肚皮朝下,摔得粉碎。

“梦瑶——”古晓惊恐的声音响起。

一阵风从丁身边掠过,古老的黎明已将迅速翻过。

徐梦瑶脸色变得苍白,看上去很痛苦。

她用力抓住他的手。“天一亮,我的肚子就疼...孩子留不住了,我肚子疼!”

古老的黎明在她下面,鲜红的血液在那里蔓延...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他抱起徐梦瑶。他焦急地跑过来,叫道:“医生,来,医生!”

丁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是时候来了...

徐梦瑶终于失去了冷静。

丁也跑去帮忙安排医生的抢救。

这里只有两个医生。当他们看到徐梦瑶的情况时,他们会知道孩子肯定会迷路。

“只能送医院。”他们说。

丁夏楠毫不犹豫:“现在就送!”

车子很快就准备好了,早上上车,跟在丁后面。

“你能开多快!”古晓告诉司机。

司机看了一眼丁,和丁微微点头。司机立即加大油门。

“好痛!”徐梦瑶突然尖叫起来,她的身下流了更多的血。

“天明,孩子受到保护了吗?!"她痛苦地问古晓。

古晓抱住她的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徐梦瑶流下了眼泪。“都怪我。我没有保护我的孩子。我伤害了他……”

“别说话,你马上就要去医院了。”

“天明,呜,都是我的错。我不想没有我的孩子生活……”

顾晨曦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我告诉过你别说了,也许孩子可以留着。”

“啊,”徐梦瑶又是一声尖叫,“我肚子疼,我要死了!我和孩子都要死了!”

顾晨曦被她吓到了。“不,你不会死的,不会!”

徐梦瑶抓住他的胳膊,尽力说:“如果...如果我们都死了...你不能责怪夏楠...我们欠她的……”

首先,新房他非常反对他们的婚姻。

埃文还在他手里,新房他认为他们不会乱来,除非他们不想要孩子。

其次,莫兰对祁瑞刚的感情他很清楚。

莫兰对祁瑞刚恨之入骨,无法同意再次嫁给他。

所以他一直认为他们不可能结婚。

至少在他点头之前他们不会结婚...

但现在听齐瑞刚这么说,他就知道他们真的结婚了。

齐大师感觉到血涌至头顶:“逆向,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爸,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做错了吗?”

齐老人的手在颤抖。他想站起来,但他不能。

“你还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我的安排,但突然做出这样的事,你想气死我吗?!我告诉过你你怎么能这么合作...原来你要气死我了……”

“爸爸,冷静点,小心点!”王橙反应很快,上前安抚老人。

就算祁瑞刚真的结婚了,又会怎么样呢?

结婚了还可以离婚!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齐大师努力平息怒火,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们:“现在,你们马上去离婚!马上走!”

祁瑞刚也沉下脸,“爸,我是你儿子,哪有爸爸劝儿子离婚的!更何况莫兰是我儿子的妈妈。她没有地方对不起我。我为什么要和她离婚?”

齐大师怒冷笑道:“齐瑞刚,你真行...我是你父亲,你可以这样报复我。你知道我为你安排了其他的婚姻。什么都不说,就是故意的...要我死,就直说!”

齐瑞刚的眼神沉了几分:“爸,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为我安排了怎样的婚姻?”

齐老爷子瞪大了眼睛,就连王橙也很生气。

他认为她死了吗?

齐大师指着王雨橙说:“在王雨橙面前,你居然问出这种话来!我给你安排的是她,这次你故意配合,跟谁玩呢?!"

王橙眼里含着泪水。“祁瑞刚,他说得对。如果你对我不满意,为什么当初不说呢?为什么要给我机会和希望?每天陪我吃饭都是假的吗?”

齐瑞刚一脸奇怪,惊讶道:“爸,你给我安排的婚姻是王小姐吗?”

“你……”一直以来,他还在为他装傻。

齐瑞刚很认真的说:“爸爸,我不能怪你。我以为你看上王小姐了。王小姐还说你看上她了。她也说她很喜欢你,你也说你喜欢她。

平时陪你吃饭,因为怕你一个人尴尬。刚才王小姐说你也决定让她做齐家的小三。

如果她嫁给你,不就是齐家的小三吗?爸爸,我正要说我们齐家的第二次婚礼是你和王小姐的婚礼..."

嘣-

王橙往后推了两步,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看见了外星人。

齐老爷子也瞬间化石。

他们从未想过...祁瑞刚会说出这样的话。

祁老头的脸又白又红,嫁对又红又蓝,嫁对瞬间就变了。

“你……”就算王雨橙教养也好不到哪里去,也要失宠。“齐瑞刚,你...你太过分了!”

他怎么能这么说呢?她想见任何人。

齐瑞刚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我哪做得过分了?王老师应该早就知道我和莫兰订婚了。我有未婚妻,三哥订婚了。我们和你都不可能。

要想嫁入我们齐家,只有我父亲可以选择。

父亲单身很多年了…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你不尊重他,很喜欢他吗?我看到我的父亲,非常喜欢你。"

“你……”王橙被羞辱在哪里,她咬住嘴唇,哭着跑了出去。

齐老爷子半天才松了口气,脸色苍白地盯着祁瑞刚,眼里满是阴沉。

齐瑞刚试探性地问:“爸,我说的不对?”

“关键...混账……”齐老爷子张开嘴,吐出几个字,然后一阵眩晕,人一下子扑倒在餐桌上。

家庭医生给祁老爷子做了急救处理,确定他没事后,就悄悄退出了病房。

外面站着很多人。

齐瑞刚,莫兰,齐瑞森都在。

齐瑞刚低声问:“我爸爸好吗?”

家庭医生回答说:“老人只是生气晕倒了,但他没有生命危险。我给他注射了药,他会睡个好觉的。等他醒了,不能再生气了,一定要好好休息。”

“如果他再生气,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祁瑞刚突然问道。

家庭医生愣了一下:“这个我不太清楚,但是老人一直吃的药很有效,身体恢复了很多……”

齐老爷子一直在吃小泽新的药。

齐瑞刚点点头:“你下去吧。”

家庭医生走后,齐瑞森面色凝重地问齐瑞刚:“你对你父亲做了什么?!"

他不明白,好人为什么会晕?

齐瑞刚淡淡地说:“我刚跟我爸说,我和莫兰结婚了。”

祁瑞森惊愕了——

他看着莫兰,莫兰避开他的目光,这是默认。

齐瑞刚没有说实话,但她不好意思重复他说的话。

她也很惊讶祁瑞刚会那样报复老人和王雨橙...

瑞奇拉了拉莫兰的手。“来,我们进去看看老人。”

莫兰是被他拉进来的。

卧室里,老人睡得正香,莫兰看到他苍老虚弱的样子,心里滋味复杂。

她恨老人拆散了她和埃文,也同情老人现在的样子。

他这么老了,身体又不好,为什么不知道如何享受美好的生活...

齐瑞刚看了老人的情况,告诉大管事:“让人好好照顾老人。不要犯任何错误。等他醒来,告诉他,我永远是他的儿子,我们都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

管家点点头,“放心吧,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

入错新房嫁对人

命令下达后,入错人祁瑞刚和莫兰一起出去了。

祁瑞森看着他们,入错人没说什么,这才进屋去看老人。

走出老人住处,莫兰莫名其妙地问齐瑞刚:“你为什么故意惹老人生气?就算你想拒绝王雨橙,你也不该这么做……”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并不不满,她只是感到困惑。

他是他的父亲,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手段,这种手段太屈辱了。

祁瑞刚侧着头,抬手收拾她被风吹乱的头发。

“你觉得我今天做的事情很不对吗?”

"...我只是觉得你可以用其他方式反抗……”

齐瑞刚点了点头,表情平淡而不明朗:“我可以用别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可以让我看到我想看到的效果。”

“什么效果?”莫兰不懂。

齐瑞刚露出了笑容:“你觉得这老头问题不大吧?”

“你……”莫兰突然。

“你是不是故意试探老人的底线?”

齐瑞刚握紧了手,没有直接回答:“走吧,我们回去休息,明天再来看老人。”

似乎这就是他的意思。

想办法弄清楚他到底有多生气,生气之后会怎么样。然后他就能和老人战斗,把埃文带回来?

莫兰觉得祁瑞刚的心思真的是猜不透。

说他关心老人,他一定要做这样的事...

“你就不怕老人真的出事?”莫兰不禁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祁瑞刚没有回答,昏暗的天空下,他的眼神让人看不懂。

良久,莫兰听到了他的回答:“这和我无关,是父亲要求的……”

莫兰大吃一惊,想了半天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如果他为了埃文的缘故惹他父亲生气并出了事故,那将是他的不孝。因为老人帮他养孩子,所以说得通。

但这一次,是老人知道自己有婚约,逼着他再娶一个女人。那是老人的错。

即使他真的生气了,他也不必感到如此内疚...

莫兰突然不知道如何评价祁瑞刚。

总的来说,他还是一个无情的人。

祁瑞刚把莫兰带回了他们的故居。

现在他结婚了,莫兰自然跟着他住进了主卧。

那天晚上,祁瑞刚只抱着她睡觉,其他什么也没做。

第二天一早,他们吃了早饭,祁瑞刚带她去看望老人。

管家头说他醒了,吃了半碗粥。

祁瑞刚一听,就知道老人的身体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敲门:“爸爸,我们来看你了。”

没等他回答,他推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莫兰。

祁(用软枕)是寄托。

“爸爸,你感觉好点了吗?”祁瑞刚关心地问道。

齐大师睁开眼睛,淡淡地看着他们:“你们不能死。”

齐瑞刚眼中微微一闪:“爸,昨天是我的错。别生气。你生气不好。”

齐大师冷笑道:“我生气了,这个家是你说了算的,至少对你有好处。”

莫兰虽然没有放弃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新房却痛哭起来...

祁瑞刚感觉到她的眼泪,新房我停了下来,微微抬起头。

“怎么了?”

莫兰的脑子还在晕:“水,我要水……”

她痛哭流涕,声音嘶哑,很难听。

祁瑞刚这才明白她刚才的热情代表了什么。

他马上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抬起头。她一把杯子放到嘴边,就迫不及待地想喝下去。

“慢点。”祁瑞刚告诉她。

但是莫兰太渴了。她急切地喝完了整杯水,但人们还是很渴。

“水,我想……”

祁瑞刚倒了一杯喂她喝。

喝了两杯水,莫兰感觉好多了。

祁瑞刚放下她的身体,给她盖好被子,莫兰没有缓解,哭了。

“要不要喝水?”祁瑞刚问,心里不能不心疼。

“好热。”莫兰伸手把被子推开。

床上的温度已经很高了,这个季节的温度也不低,所以莫林格觉得不舒服。

祁瑞刚怕她冷,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关掉毯子。

被子里的温度逐渐降低,过了很久莫兰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齐瑞刚低下头,轻声问她,“蓝蓝,你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莫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很快闭上眼睛睡着了。

祁瑞刚没有再打扰她,就起身去找医生给她检查。

莫兰睡了很久才醒来。

她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祁瑞刚坐在床边。

他似乎一直在盯着她看,眼睛似乎已经聚焦了很久。

“要喝水吗?”祁瑞刚忙问。

莫兰反应了半天,只过了几分钟,她微微点头,祁瑞刚把准备好的水喂给她。

喝完水,莫兰人彻底清醒了。

“我没死?”她不禁傻乎乎地问。

祁瑞刚在擦嘴里的水渍。听完她的话,他的动作僵硬了。

“你现在很好,别担心,没有人会伤害你……”

说完后,他看起来很沮丧。

他之前也是这么对她说的,但还是没有保护好她,她差点出事。

一想到这些,祁瑞刚的心情就很烦躁和愤怒。

“于阿姨?!"莫兰突然抓住他的手。“她没事吧?!"

“她没事!”

莫兰松了一口气。“她醒了吗?”

“嗯,有人在照顾她。”齐瑞刚说出来,关切地问她:“你饿了吗?你想吃点什么吗?”

莫兰饿了,但她不想吃东西。

祁瑞刚见她不回答,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起初她发烧了,现在她的体温正常了。

“怎么了,怎么了?”

“没什么,我不想吃。”她病怏怏地说:“我昏迷多久了?”

“已经过了一夜了。我让人煮粥,你吃点。”

莫兰不想挨饿,于是点点头。

祁瑞刚按下仆人的门铃,让人送食物进来。

仆人很快端进来热气腾腾的粥和小菜。

祁瑞刚扶起莫兰的尸体,给她背上一个枕头,然后拿起碗舀了一勺粥喂她。

!!

莫兰吃了几口,嫁对胃口好了很多。

瑞奇只是给了她一个小盘:“吃这个。”

这样,嫁对祁瑞刚喂她什么,她就吃什么。

吃了一碗粥,齐瑞刚不让吃。他照顾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

“休息一下,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就告诉我。”

莫兰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祁瑞刚一直坐在床上,哪儿也没去。

这一觉,莫兰睡了两个小时。

当她再次醒来时,精神明显好了很多,整个人恢复了一些活力。

看到齐瑞刚还坐在床边,莫兰忍不住问:“你还在吗?”

齐瑞刚勾着嘴唇。“我不在的时候谁在?”

“没有...你一直在这里吗?”

“嗯,我来过。”祁瑞刚神色温和,“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看来身体好多了。”

莫兰撑起身体,祁瑞刚帮她背上放了个枕头。

“我没事。”她盯着他,犹豫着。“你不是去看望余阿姨了吗?”

“她很好。”祁瑞刚没有直接回答。

“你看到了吗?”

齐瑞刚微微低头。“我安排了人来照顾她。她很好。”

“去看看她,我没事。”

瑞奇只是静静地坐着:“你还想喝水吗?”

“我说我在这里挺好的,去看看她。”莫兰重复道,以为他不明白。

祁瑞刚仍然坐不住,也不说什么。

莫兰大吃一惊。“你不想去?为什么?”

那不是他妈妈吗?

即使他们没有感情,他也应该去看望她。

祁瑞刚突然俯下身,抱住了她的身体。

“莫兰,我很自私。我发现我只想要你,别的都不要!”

莫兰阿尔法男性,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很好,也还好。但我不想走远,你也别怪我自私……”祁瑞刚的声音很低,莫兰看不到他的表情。

直到那时她才明白他的意思。

莫兰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滋味好像很复杂。

她一直是莫莫对祁瑞刚,她不想接受他。

同意和他复婚是她最大的让步。但是感情,她还是不想给他。

但他总是这样...她偶尔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莫兰莫名其妙的慌了。她推了推他的身体。“我没事。去看看她。你不必留在这里!”

祁瑞刚能感觉到,她的心在拼命地推开他。

他垂下眼睛,托着她的下巴,亲吻她的嘴唇。

莫兰更加反抗,祁瑞刚用力捏着她的脸,不让她挣脱。

他的舌头有力地扫过她的嘴……莫兰跟不上他的节奏,呼吸变得困难。

渐渐地,她停止了挣扎。

齐瑞刚的吻变得温柔起来,他温柔而小心翼翼地吻着她,仿佛在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

莫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压在床上。他的吻顺着她的嘴唇传到了她的脖子...

衣服被他掀开,一只大手伸了进来,剥茧的指尖在她的皮肤上逆流而上,使她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感觉到他的手落在她的胸口,莫兰惊醒了,把他的手压在他的胸口。

“不要……”

!!

入错新房嫁对人

她的手被他拉走了,入错人他似乎没有听到微弱的反抗声。

他仍然很坚强,入错人热情地吻了她。

莫兰吸的时候感觉脖子疼。她想挣扎,但她的手被他用一只手按住了。她只能无助地扭动。

祁瑞刚的身体罩住了她,她的扭动让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而他放在她胸前的手增加了力量,莫兰的身体轻轻颤抖。

“祁瑞刚,不要,走开……”她拼命挣扎,声音嘶哑,发不出太大的音量。

祁瑞刚突然放开她,还没等莫兰松一口气,其他人已经钻进被子里,从后面抱住她,把她锁在怀里。

莫兰清楚地感觉到后臀部的硬度...

“祁瑞刚……”她发出咯咯的声音。

祁瑞刚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过头又亲了一下嘴唇。

此刻,他的力量不允许人们反抗和斗争。

莫兰无奈的反抗根本不起作用,反而让他更加失控。

很快,她被他洗劫一空,失去了所有的防御...

她的头发被汗水湿透了,莫兰感到发烧和口渴。

我一点力气都没有。

齐瑞刚的身体罩住了她,他身上的热量让她感觉更热...

良久,男人才平静下来,这才慢慢开始,躺在她身边。

莫兰闭上眼睛,把头转离他。

祁瑞刚从后面抱着她,抚摸着她的肚子。

“生气?”他的吻落在她的背上,低声问道。

莫兰没有回答他。

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觉得有点无力。

齐瑞刚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住她,过了很久才起身。“要不要洗个澡?”

莫兰还是没有回答。他不得不直接撑起身体下床。

瑞奇刚刚接她回来。“你身体还没恢复,别动。”

“你知道我还有病!”莫兰突然生气了。

齐瑞刚低声笑了笑:“好吧,下次你好了我再问你。”

“你!”莫兰很恼火。“放开我。我自己去。”

“别动,不然你又要生气了。”祁瑞刚收紧手臂,抱着她大步走向浴室。

莫兰很郁闷,什么意思?

她刚才没有招惹他。

敖然祁瑞刚,她不得不放过他。

祁瑞刚给她洗澡是规矩,没对她做什么。

回到床上,莫兰又犯困了。她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然后,她睡了两天,天赋完全恢复了。

病好之后,莫兰去看望玉梅。

玉梅的身体没有她恢复的快,但没关系。

祁瑞刚跟着莫兰,余梅看到他们能来很高兴。

莫兰和她说了几句话,意识到她想和祁瑞刚说话。

“余阿姨,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我们谈谈吧。”莫兰说着,离开了房间。

齐瑞刚站在床边,一动不动。他淡淡地说:“你有事找仆人。我先出去。”

“等等……”余梅拦住他,盯着他的脸。“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恨我?”

!!

齐瑞刚不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她能理解他对她没有感情。

但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讨厌她。

齐瑞刚声音低沉,新房没有起伏:“你想多了,新房我已经领先一步了。”

“祁瑞刚......”玉梅撑起身子,显得有点急切。“你告诉我实话,你为什么恨我?我没有离开你的意思,也不知道你的存在。我以为你真的死了……”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没关系!”

“那是干什么用的?”于梅突然,“你是在责怪我差点杀了你吗?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我的孩子。如果我知道,我怎么能这样对你...直到现在,我一直在做噩梦,我后悔自己当初的行为……”

齐瑞刚打断她的话:“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真相。既然我是你谋求荣华富贵的工具,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别的什么都不能给你!”

玉梅大为错愕:“你说什么?这些话是谁说的,我没有……”

“我已经调查过你过去的所作所为。”说完,祁瑞刚看着沫沫离开。

于梅半天没缓过来。

他知道什么?

玉梅不禁想起自己怀孕六个月的时候。

当时她利用怀孕的事实,利用齐振华对她的好感,于是来到齐家大闹,要求齐振华与陈艺溱离婚,娶她为妻。

并威胁说如果齐振华拒绝,她就抱着肚子里的孩子去死。

她很自信,知道齐振华和陈艺溱是因为利益结合,感情不好。

而且,齐振华和陈艺溱是在他们之后才结婚的...所以在她心里,她一直认为陈艺溱夺走了她的一切。

还有,她刚生祁瑞刚的时候,还让人上门逼婚...

我还说如果齐振华不娶她,她就把孩子扔掉,让他永远找不到...

齐瑞刚知道这一切吗?

玉梅的心里不禁感到自责,她无法为自己辩护。

其实她是为了她和他而故意的。

她只是说说而已,她怎么可能真的不想要他...

而那个时候,她太年轻了。甚至在遇到齐振华之前,她就已经没有欲望了,但她也嫉妒,被财富弄得失去了眼睛。

她只想为自己和孩子着想。

后来她以为孩子死了,真的后悔不该被齐振华迷住,不该和他有任何瓜葛。

当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而她年轻无知,她的任性,她的虚荣,最终伤害了她...

她没想到的是,那些事都被祁瑞刚知道了。他一定认为她是个虚荣的女人,所以他恨她。

她确实失去了自己,但在她心里,孩子一直是最重要的。

不幸的是,即使这些都向祁瑞刚解释了,他也未必理解她。

莫兰不知道余梅和齐瑞刚谈了什么。

当她拿出食物时,祁瑞刚已经走了。

于梅有些心不在焉地坐着,心情似乎不太好。

“玉阿姨,吃点东西。”莫兰把食物放在床头柜上。

!!

入错新房嫁对人

玉梅回过神来,嫁对笑道:“算了,嫁对你也去休息吧,别在这里呆着了。”

“我没事。”

“去吧,休息一下,让仆人来照顾我。”余梅坚持。

“好吧,那么,我先出去了。”莫兰离开了房间,没有继续打扰她。

齐老人的住处。

总经理恭敬地汇报了情况:“先生的人还在外面,我们的人已经和他们僵持不下了。少爷让我给你发消息,说他现在控制了公司51%的股份,几个老员工都被他辞了。”

齐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背对着窗户,背对着管家。

听完这些话,他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神色没有任何波动。

“他还做了什么?”

总管犹豫了一下说:“这位先生换了城堡里的大部分保镖,现在几乎都是他的人了。”

齐大师点点头:“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

管家低下了头,不敢说什么。

齐大师沉默了半晌,才低声说:“你说他最后会怎么对我?”

大管事惶恐道:“这位先生一向敬重你。你永远是他的父亲。他什么都不会做。”

“是吗?我差点杀了莫兰,我怕他等不及要杀我。”

"..."管家头哪里敢接话?

“继续让公司里的人抵制他。即使他持有51%的股份,发生了什么?他杀大家难吗?”

“是的,我知道。”总经理点点头,但没有离开。

齐大师淡淡地问:“还有别的吗?”

“先生,我不明白。你想让公司的老手跟这位先生斗什么?”

虽然祁瑞刚现在掌管公司,但也是祁的产业。

总管真的不懂。他不知道这是杀敌1000赔800?

再说了,君子是他的儿子,不是他真正的敌人。

齐振华声音冰冷:“我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也不要多问了。”

“是的。”管家头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太多了。

大管事退了,齐大师自言自语道:“这是干什么?自然是要换一批新鲜血液的。”

那些老兵,虽然都是当初和他并肩作战的人,都是齐家的英雄,却留不住。

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公司的管理模式也在不断变化,员工也要不断更换。

那些人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管理模式了,不得不被替换。

留着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让祁瑞刚来接替他们,也算是磨练他,让他换一批自己的手下。

当然,这样替换那群人不是他忘恩负义,最多是他们得罪祁瑞刚的结局...

想到这些,齐老爷子冷笑一声。

没有什么可以跨越齐家的利益,所以他也和齐瑞刚混在一起。

只要是对齐家族有利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他希望奇石一直繁荣,绝不能让来之不易的世界衰落。

这些都是他一生的努力,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永远保留的东西。

所以,谁也不能给齐家带来灾难...

!!

祁瑞刚这次是真的和老头对着干了。

他不仅替换了城堡里的大部分保镖,入错人还围攻了老人居住的地方。

他要求他的父亲交出埃文,入错人否则他将软禁他,直到埃文被找到。

同时,他还打压了公司里一些站在老人一边的老员工。

短短几天,祁家就像变了一天,好像是祁瑞刚的世界。

祁瑞森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一直默默的看着,因为他知道莫兰差点被杀了。

他觉得如果齐瑞刚能逼着老人交出埃文,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要没有人员伤亡,他就不想干预...

他被软禁,失去了许多权利。但是,他一直很安静,没有反抗。

时间过去了几天,老人仍然没有动静。

齐瑞刚自然不指望老人主动交出埃文。

他从未放弃寻找孩子的下落,但他找不到,也不知道老人从哪里弄来的人。

祁瑞刚觉得,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这几天祁瑞刚早到晚到,好像很忙。

每次回来,他看起来都很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什么。

莫兰想问他,但他终究没有问。

今晚齐瑞刚一回来,就在床上睡着了。

莫兰从未见过他如此疲惫。

她看了祁瑞刚几眼,然后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祁瑞刚仍然保持那个姿势睡觉。

莫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帮他盖好被子。

祁瑞刚突然惊醒,看到是莫兰,他没有放松警惕。

“我是怎么睡着的?”他疑惑地问。

莫兰没有回答,问道:“你最近在忙什么?”

齐瑞刚舒服地躺着,小声说:“没什么,就是公司一堆事……”

一群老员工每天找借口教训他,阻碍他。他花了很多心思来对付他们。

还有,他在暗中策划着什么。

莫兰不再问什么,祁瑞刚也闭上了眼睛,似乎又睡着了。

有了护肤品,莫兰安静的上床睡觉了。

关掉壁灯,她刚躺下,祁瑞刚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

莫兰的身体僵硬了,她以为祁瑞刚又要对她做什么了。

虽然这段时间,他一有机会就会和她做爱,但是她还是很难受。

嗯,祁瑞刚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她。

他的声音在她身后低语:“我没有忘记我对你的承诺。我相信我很快会把埃文带回来的。”

莫兰微微睁开眼睛,转过头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这么说。

但是祁瑞刚又闭上了眼睛,好像睡着了。

莫兰很想问他是否找到了让埃文回来的方法...

但是她太矛盾了,没有打扰他。

在莫兰挣扎的时候,祁瑞刚很快就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莫兰根本不能要求...

第二天一早,瑞奇刚来,莫兰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齐瑞刚脱下睡衣,在浴室洗澡。几分钟后,他很快就把它们洗掉了。

!!

把面团擀开,新房包在一起,新房包很多,但是只煮两个人的重量。

安若还感叹唐雨晨是个天才,第一次觉得他是个好看的饺子,饺子也有好的包装。她心烦意乱,嫉妒不已。

但是当饺子捞出锅的时候,她的心就平衡了。

煮好的饺子有一半碎了,缺了馅,只有饺子皮。

碎饺子是唐雨晨的包。

安若忍不住嘲笑他:“再好看也没用。真正的功夫不到位。煮的时候会露出馅。”

唐雨晨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只是在钓饺子。

他把好的放在一个盘子里,把坏的放在另一个盘子里。

看到他沉默不语,安若认为他的话伤害了他的自尊,他说了补救措施:“事实上,你做得很好。我学过几次。”

“我们去吃饺子吧。”男人淡淡道,看不出喜怒哀乐。

安若心想,这个人真是小气。你不就说说给她看看吗?

回到餐厅,唐雨晨直接把破盘子推到她面前,自信地说:“你可以吃这个。”

“为什么?”安若惊呆了,把他推回去,去抢那个好的。“谁包谁吃。”

“自己吃包饺子有意义吗?”他拍开她的手,把盘子推到她面前。

看着这个可怕的饺子,安若咬紧牙关。“你是故意报复我。你不是说你真功夫不到位吗。你应该谦虚地接受我的批评。你怎么能给我做不好的实验!”

“反正我吃这盘,你只能吃那盘。”那人把一个饺子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这个我不吃,你包,你吃。”

安若又把他推回去,只是从他面前抓起一盘好饺子。

怕他再抢,她护着手,眼里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唐雨晨在心里冷哼一声,他不会被抢了吧?

他突然起身走到她身后,一只手从背后抱住她,囚禁她的双手不让她动弹。

而他的另一只手迅速拿起盘子,把饺子倒在碎饺子上,抓起筷子搅拌起来。好饺子都碎了。

拜托,你现在不能吃。

安若气得说不出话来。“唐雨晨,你太天真了!”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甚至拿起破饺子吃了起来。“其实这样吃挺好的。我不信你试试。”

安若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想尝一尝。

是的,谁做的?饺子必须吃得好,煮的饺子味道一样。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除夕,安若也想天真。

她咬了一口,发现真的有不一样的味道。

唐雨晨扬起眉毛,笑着问她:“味道很好吗?”

“很好,感觉像吃大杂烩。”安若灵机一动,在盘子里放了一些肉和蔬菜,然后用筷子搅拌均匀。

“这更像是大杂烩。”

她忍不住骄傲地笑了。唐雨晨也在里面放了很多菜。一盘饺子被他们认不出来了:“安若,这么多,你今天必须吃完。”

“你也想吃。谁吃的少,谁就是猪!”她不甘示弱地说。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男人点点头,嫁对同意了她的说法,嫁对“好吧,这就是你说的。谁吃的少就是猪!”

他一说完,就咬了一大口。安若害怕落在后面,所以他很快用筷子把它夹在嘴里。

就这样,两个人你咬我咬着吃,免得他们吃的少。

安若很喜欢这顿饭,唐雨晨的眼睛里总是带着幸福的微笑。

晚饭后,她将去看春晚。

男人不屑看这种节目,但还是和她一起看。

安若的笑点很低,一直在笑。唐雨晨没有笑。他只是坐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

还有十五分钟就十二点了,当他突然起身上楼时,安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他要到十二点才和她在一起?

感觉有点失落。今天是除夕。即使不喜欢,也要一起度过十二点,迎接新年。

几分钟后,唐雨晨拿着电脑下楼了。他把电脑放在茶几上。

然后把她从轮椅上抱起来,轻轻放在沙发上,用毯子盖住腿。

安若奇怪地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打开了电脑。几下点击,电脑里弹出一个视频,视频里安吉穿着新衣服出现。

他看到安若,高兴地向她挥手:“新年快乐,姐姐!”

安若喜出望外,眼睛变红了。“新年快乐,小荠。”

原来他是想让她和萧季同视频,而不是陪她过年。

他把她放在沙发上,也是为了不让小荠知道她的伤势。

唐雨晨做了这两件事,这让安若非常感动。

她微笑着看着他,默默地说了声谢谢。

那人微微勾着嘴唇,可能是因为光线太暗,眼神显得有点温柔。

安若抓住机会和小荠聊天。过了几分钟,就十二点了。

外面突然响起了烟火爆破的声音,安吉也有烟火的声音。

在这样的节日气氛中,安若问他:“小荠,你也在那里过春节吗?”

安吉眼里微微闪过一丝笑意:“我在同学家过年。都是中国人。"

“哦,我明白了。”

安吉听到有人叫他。他对安若说:“姐姐,我下了车,同学们给我打电话。”

啊,刚走。

安若感到很难过,但安吉匆忙关掉了视频,所以她不得不关掉它。

虽然只和他聊了几分钟,但是和他一起过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谢谢。”她看着身旁的男人,真诚地对他说。

唐雨晨的眼睛很深邃,所以他不会告诉她。为了让她和他一起过除夕,他故意给她和安吉只聊了几分钟。

如果不是为了让她开心,估计他几分钟都不会给。

“你要去看烟花吗?”他问她。

安若笑着点点头,男人给她穿上貂皮大衣,直接把她抱出了客厅。

站在外面的花园里,抬头望去,你可以看到天空中美丽的烟花。

安若搂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睛模糊不清。

今年除夕,虽然没有小荠陪她,但她觉得自己很特别。这是她度过的最特别的除夕。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唐雨晨不说话,入错人但也静静地感受着这喜庆的时刻。

安若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微微蹙眉,入错人疑惑地问他:“我发现你每次都能马上联系小荠。老实告诉我,小荠有手机吗,他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那人淡淡地说:“我只是提前做了安排,不想联系他就联系他。”

“小荠应该有手机号码。”她从未放弃询问。

“嗯,有。但他的手机不能打国际电话,只能在本地使用。”

“这样的手机在哪里?”

“这是专门为他们学校的每个学生准备的,因为学校不允许外国学生经常与家人保持联系,培养他们的独立性,使他们不能依赖任何人。”唐雨晨轻松地说,但安若沉默了。

那所学校一定很严格。小荠一定在那里吃了很多苦。

看完烟花,男人把她抱回卧室。

卧室里没有灯。他把她放在床上,用手捏她的膝盖。“还疼吗?”

安若摇摇头:“不疼。”

膝盖以下没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那个男人强壮的身体突然覆盖了她,安若突然紧张起来。

透过外面的路灯,她可以看到他乌黑发亮的眼睛闪着灼热的光。

“宝贝,既然不疼,今晚能不能不睡?”

他的手摸着她的腰,给出了暧昧的暗示。

自从她受伤后,他们就没做过。

虽然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她没有做好准备。

他想拒绝,但是眼睛亮亮的,今天的气氛很特别,她不能说不。

另外,她拒绝了。有用吗?

她的沉默是一种默许。

男人的眼睛是黑色的,他慢慢地吻着她的嘴唇,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摸着她的皮肤。

室内温度一直保持在恒温,除了外套,安若只穿了一件毛衣。

唐雨晨脱下毛衣,她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黑色内衣遮住了她柔软的胸部。尽管光线昏暗,但可以看到强烈的黑白对比。

那人的眼睛越来越黑。他的手摸着她的胸部,吻了她的脖子。

黑暗使安若的感官越来越兴奋,她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在他火热的身体下,她的额头很快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唐雨晨做了前戏,但当他可以进入时,安若仍然痛苦地低声呼吸。

她没有做太久,适应不了他的存在。

那个男人吻了她的嘴唇,让她分心了。

她放松的时候,他微微抬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问她:“今晚开心吗?”

安若微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想了两秒钟,她才明白,他问的是她今晚除夕过得好不好。

“嗯,很开心,你呢?”这一次,她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唐雨晨点点头,声音很哑:“我也很开心。今年春节很特别。”

她也觉得很特别。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做,只是觉得很特别。

原因很简单,他们以前过春节,太单调,太没有感觉。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原因很简单,新房他们以前过春节,新房太单调,太没有感觉。

所以今年随便住的时候,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安若沉默了。

她过去很孤独,以至于没有家的感觉。原来他跟她一模一样。

抱紧他。这一刻,她抛弃了所有的偏见,只想在新年的第一天,拥抱他的心,给对方温暖。

唐雨晨也紧紧地抱着她的身体,轻轻地进出她的身体。

今天很特别。每个人都有感受温暖的权利,所以不会落后。

————

第二天一早,吃完饭后,唐雨晨提议带安若出去散步。

她没有拒绝。反正呆在家里比出去玩好。

虽然是元旦,但是J市的街道很繁华,没有冷清。

来到j市著名的小吃街,下了车,唐雨晨推着轮椅,拉着她从街上开始溜达。

街道两旁有各种特色小吃,热气腾腾的小笼包,酸辣粉,麻辣烫,中式汉堡…

还有五颜六色的糖葫芦,麻花,棉花糖,水果蛋糕…

你可以在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每样东西吃一点都会伤胃。

唐雨晨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围巾,手上戴着黑色皮手套。尽管穿着低调,她还是掩饰不住他高贵的气质。

安若穿着红色羽绒服,黑色羊毛连衣裙,红色和黑色格子披肩,长发。

两个人走在拥挤的街道上,特别醒目。

再加上如果安坐轮椅,他们的组合更有吸引力。

身边的人会不自觉的给他们让路,所以不会觉得太拥挤。

唐雨晨问她吃什么,安要了一串糖葫芦。我好久没吃这种食物了。她很怀旧。

吃了一个蜜饯后,安若开心地笑了。

她问唐雨晨能不能吃,但他摇了摇头。他对这种孩子们爱吃的食物不感兴趣。

吃了酸辣粉和一些零食后,安若的肚子饱了。

但是,他们没有马上回去,而是继续往下走,感受着新年的热闹气氛。

当安若看到有人在卖风车时,她转向那个人说:“我们买一个吧。”

唐雨晨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新奇的笑容,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孩子。

买了一个风车,她拿在手里,用嘴吹,六个小风车同时旋转,非常漂亮。

逛了一个多小时后,唐雨晨打算回去,不累,但是天气太冷了,她担心自己受不了。

安若点头表示同意。

那人把车往后推了推,一转身,就突然看到人群中那个白色的身影在远去。

唐雨晨瞳孔紧绷,他放开轮椅,匆匆留下一句话,就向着那个人影追去。

他说:“原地等我。”

安若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她停下来等他。

只是这是路中间,人来人往。她不好意思挡别人的路,就把轮椅推到一边。

在这条繁忙的街道上,一个人坐在轮椅上似乎不合适。

路人好奇的目光不断落在她身上,安若低头摆弄着手中的风车,看上去很孤独。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一个好心人来问她需要帮助,嫁对她笑着摇摇头,嫁对婉拒了。

人群非常拥挤。唐雨晨追赶着那个身影。过了一会儿,她发现它不见了。

他没有放弃。他推开人群,到处寻找。他仔细看了看,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摊位或任何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

找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找到。也许他错了,眼花了。

那人眼里闪过失望。就在他准备返回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辆车经过,车里坐着一个白衣女人。

她留着长发,他只能看到她脸的一小部分。

但是那张侧脸让他觉得很熟悉...

唐雨晨心一滞,拔腿就跑,向着汽车追去。

安若等了一个小时,但唐雨晨没有回来。

她冷得浑身僵硬,裹着一条紧身披肩,但感觉不到温暖。

一过中午,小吃街就不那么热闹了,人一个个走了,街上冷清清的。

这里要到晚上才会热闹起来。

Anre想把轮椅推回去,但是手指冻住了,根本动不了轮椅。

她松了一口气,使劲搓着手,过了一会儿手才有点感觉。

慢慢推了一会轮椅,她的手就没力气了。

今天出门要带手套,不然也不会这么惨。

但她从哪里知道唐雨晨会离开她这么久,再也不会回来?

我想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来,但是她没有带手机,手机在车里,所以她联系不上他。

算了,我们继续等吧。

安若垂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脚趾,感觉像是过了好几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我面前。安若上下打量着他的双腿,面对着唐雨晨的黑眼睛。

他微微喘息着,围巾被扯开,脸色红润疲惫。他跑了多久?

安若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唐雨晨走到她身后,推着轮椅问她:“等了很久,是不是很冷?”

“你做了什么?”

"我看见一个多年不见的熟人."他淡淡地回答了她。

“哦。”安若没有多问。她甚至没有抱怨他把她一个人留在街上很久。

唐雨晨看着她因寒冷而发青的小脸,知道她一定不冷。

他说不出一句道歉的话,但心里还是愧疚。她不抱怨使他心里更加内疚。

但是,即使我们时光倒流,从头再来,他也会选择离开她,去追那个模糊的影子。

他不知道是不是她,但他不会错过任何一个遇见她的机会。

抱着安若钻进车里,男人摸了摸她的手,像冰一样,很冷,没有任何温度。

他打开暖气,用温暖的手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搓着。

安若悄悄让他折腾,那人见她手指上有些冻伤发红,眉头微皱:“回去擦点药,别冻伤了。”

“嗯。我手没事,你开车,车里有暖气,不冷。”

唐雨晨放开她,发动汽车离开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