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ag90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乡野神医(1/27)

ag90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罗素和幼崽,乡野神医一个拿着炸鱼丸,乡野神医享受吃东西,另一个吃着煮鱼,享受自己。

他们是这样的,哪里像是新生命的试炼?明明是出去野餐烧烤。

但此刻,阎仍然不知道眼前的情况。

她和方风玲很早就通过一条特殊的通道来到了海的另一边,他们在那里等待,主要是为了记录他们的成就。

颜心情非常好。她笑着对方风铃说:“方哥,别皱眉。这次我做了什么,你了解我,没人知道,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如果这两个人还活着呢?别忘了小男孩的实力,长辈们可是赞不绝口。”

“来吧,再赞一遍,哪里有金眼闪电白龙兽?方哥还不知道?金眼闪电白龙兽被提升为四星神化。”

"这样,这些尝试过的新生就会有生活的烦恼!"

“这只能说他们倒霉。”姐姐颜卓君似乎在笑。“不管怎么说,如果我能除掉心里这个恶灵,雨后我的心情会好的。哈哈,今天天气好晴朗。”

颜卓君伸了个懒腰,心情愉快地望着远方。

“咦,一艘船来了?”燕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她看着天戊,眼底的惊讶更深了,“天戊还早,居然有船只过来,也不知道是哪一对?但是无论哪一对,都不可能是年轻的男孩,哈哈哈——”

远远看去,只看到一个小黑点,却看不到船的牌子。

但是很近,很近-

当颜卓君看清船上的号码时,她怔了一下,整个人都懵了。

没有?

这是最后一艘船的牌子,也是最后一艘船的牌子……她不知道谁在另一艘船的牌子上,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谁坐在最后一艘船上!

是那个破碎的孩子和罗素!!!

这,这怎么可能?

颜脸上的笑容僵硬了,整个身子像木头一样立在那里。

小破木船摇啊摇,慢慢漂流。

在这艘船后面,没有别的船,就是第一个到达的1001号...

颜的第二反应是:我去!这两个没死?

她在船上摆弄道具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活着?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看着他们没有受伤的痕迹,脸色红润,容光焕发,看着他们的衣服,但是他们身上没有战斗的痕迹...这简直太奇怪了。

颜的第一反应是:这两个在干什么?

只见一只小破木船,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大石锅。

但此刻,烟火在石锅里袅袅升起,显然是在烧饭,空气里有一股浓浓的辣味...这种诱人的辣味,诱惑着燕的唾液迅速分泌。

哦,我的上帝!这个石锅...这个石锅是个战斗道具!不是用来做饭的!这些傻逼用来做饭?啧啧,不对,她好像换了战斗道具石锅,真是...烹饪用的石锅。

不过,这是大一试用,不是野餐!我们能认真点吗?!!!

(.)

“臭丫头,乡野神医你现在有什么好说的?”东方玄双手抱胸,乡野神医居高临下,慢悠悠地对着罗素说道。

如今的东方玄有种勇往直前的感觉。

罗素冷冷地斜过去一眼,但没有回答。

虽然罗素不知道石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她知道事情会有所改变,但时间还没有到,所以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东方玄见罗素不回答,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看来上天还眷顾着我,最后的胜利还在我手里,你说呢?”

“是吗?”罗素似笑非笑地勾勾嘴唇,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不是吗?”东方玄渐渐靠近,他俯下身,贴近罗素的面前,两人靠得很近,东方玄灼热的气息喷到罗素的脸上。

罗素气得恨不得把东方玄撕成碎片,但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爱怎么想象就怎么想象,干嘛问我?”

东方玄被罗素的愤怒伤害了。

“好吧,既然你进来不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无情!”东方玄纤细的手指掐住了罗素的喉咙。

他跑得很快,在罗素能够回过神来之前,他的身体被禁锢住了,不能动弹。

“把那些药都拿出来。”东方玄终于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才下手。

他终于想起来,罗素手里有一批皇凝丸,可能是活死人的血肉之躯的灵丹妙药。

“帝凝丹?”罗素冷冷一笑,心里多少有些确定,所以她故意在这个时候拖延时间。

“你要脖子,还是皇帝的凝血丹?”东方玄隐带着奇怪而阴险的微笑笑了。

“帝凝丹。”罗素冷冷一笑。“你确定?”

“全部拿出来!”东方玄紧紧地逼着。

罗素衣袖一翻,一瓶御凝丹出现在她手中,只见她淡淡一笑:“既然这么想要,就拿去吧。”

罗素毫不犹豫地将价值连城的御血凝丹塞到东方玄手中。

但正是因为罗素插得太干脆,所以东方玄接过来,满腹狐疑,犹豫不决。

他冰冷的眼睛盯着罗素看了一会儿,但罗素淡淡地笑了:“你现在能放手了吗?”

看到罗素从容不迫的样子,东方玄的脸色越来越差。他皱起眉头,盯着罗素。他冷冷地问:“这些御凝丸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罗素假装一脸茫然。“既然你不喜欢,就还给我吧。”

罗素说着,伸手拿回了皇帝的凝血丹。

但是已经到手的宝贝,东方玄还会再拿出来吗?他分开罗素的手,然后从瓶子里倒了一点凝结物,直接塞到罗素的嘴里:“你试试。”

没有给罗素说话的机会,他就扑向罗素的嘴,强迫罗素吞下丹药。

罗素大声咳嗽着,狼狈地反抗着,但是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丹药流进她的喉咙。

东方玄的眼睛死死盯着罗素的脸,生怕错过丝毫的变化。

罗素靠墙坐下,大声喘气。他的头发有点乱,看起来有点尴尬。

东方玄死死盯着罗素,乡野神医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乡野神医生怕漏掉一点细节。

罗素靠在墙上,喘着粗气,但脸色没有变。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罗素的脸色没有变,东方玄悬着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最后,东方玄哈哈狂笑起来。

“臭丫头,看来这瓶药真的是个好东西。既然如此,我就要了。”

东方玄一边得意地狂笑,一边毫不犹豫地把瓶子揣进他的怀里。

罗素的眉头无形中皱了起来。

看到罗素的面色,东方玄笑得更满意了。

“还有别的丹药吗?全部拿出来!”东方玄的声音模糊地向罗素伸出了爪子。

“其他事情?你还想要什么?”罗素眉头皱了起来。

"丹药、晶石和之前彩票中的婴儿."东方玄如数家珍。

罗素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她想起李告诉他的第一次抽奖时东方玄不在场。

“给不给?”东方玄阴险一笑,一步步朝罗素走去,弯下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如果我说不呢?”罗素微笑,似乎不以为意。

东方玄摸着下巴冷冷一笑:“你不给?所以……何色眯眯的眼睛盯着,眼神中充满了深意。

“你想要什么?”罗素冷冷地横看一眼。

“不太好,恐怕我不会给你清白……”东方玄笑了* *并伸出爪子。

“你敢!”罗素有些急了,大喝一声。

“这里真的没有什么是我东方玄做不到的。”东方玄笑得煞妖娆,狠道,“你不是伤了瑶瑶断了吗?然后,让你尝尝这个味道!”

就在这时,罗素脑海中响起了小石头的声音。

小石头说了一句话,几乎扭转了罗素的困境。

罗素假装惊慌,把晶石和丹药塞到东方玄手里:“你要就拿去,全拿去。”

听了他的话,罗素的身体迅速后撤。

东方玄看到罗素跑得很快,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东玄背后传来一阵吼声。

东方玄下意识地转过头。

然后他看到一个战神的傀儡平放在他的身后,一双绿色的眼睛深深的盯着他,迸发出嗜血凶残的光芒。

东方玄的心瞬间被提了起来。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侥幸的。

要知道,战神这个傀儡吸收了一些有灵气的晶石,应该不会卖给他吧?

在这一点上,罗素在他心中也有着和东方玄一样的问号,但是和东方玄相比,罗素要幸福得多,因为石头告诉了她* *。

小石头的声音很微弱,但很清晰:“东方玄很可笑。当战神傀儡的光环还没有耗尽的时候,就扔进去了。你还认为战神傀儡会成为他的吗?”

罗素闻言,心中直接笑喷了。东方玄是不是太多背不下去?有这种事?

——最近在鲁迅文学学院读书...真的没有空~ ~ 3月3号可以回家~

乡野神医

因为石头的话明明告诉她东方玄把他身上的晶石全部喂给了战神的傀儡,乡野神医结果却只是给别人做了一件婚纱,乡野神医而这个对方就是她的罗素。

只要一想到这个* *,罗素就一阵大笑。

此时战神的傀儡已经一步一步的走在东玄身后,离他只有一步之遥。

东方玄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惊恐、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情绪在他脑海中闪过。

战神傀儡脸色阴沉,面容杀气腾腾。

东方玄看着势头不对,转身就跑。

然而,为时已晚。

看到战神傀儡长臂一抓,东方玄被他死死抓在手中,伸出双腿,无奈地挣扎着,一点力气都没有。

罗素看着心里很高兴,很有风水轮流转的感觉。

战神傀儡背着东方玄,双手把他高高举起,然后用力向前一扔!

只听见一阵风呼啸而过。

东方玄飞快地向后飞去。

“砰!”

重物落地的清晰声音。

东方玄远远地倒在地上,鲜血从嘴里涌出。他试图爬起来,但由于伤势严重,没有办法,他痛苦地挣扎着。

和以前一样,这一招过后,战神傀儡站住了,然后晃了晃身子,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么多晶石,也只能维持一招能量。

罗素无奈的瞪了战神傀儡一眼,然后转身跑到了东玄身边,直接就是连连出招。

这样的好机会,稍纵即逝,不能让东方玄跑掉。

但是东方玄受伤了,但是他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在和罗素作战的时候还是可以占据上风的。

罗素没有检查就溜走了。

望着快速的东玄,我回头看到一个战神的傀儡坐在地上,罗素额头上浮现出一抹细密的汗珠。

她想了想,终于跑到战神的傀儡面前。

这个时候,罗素身边已经没有晶石了,但是有精神上的东西,因为她在第一关获得了很多奖励,几乎搬了整个架子空。

罗素拿了三宝给战神的傀儡吃,于是它又活了过来。

当罗素带着战神的傀儡追出来时,东方玄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然而,罗素一点也不气馁,因为战神傀儡的追踪技术和速度都不一般。

罗素根本不是自己去的。她脚步轻盈,就地拧在战神傀儡的肩膀上,然后命令让战神傀儡追踪东玄。

风水真的会转。

东方玄跑得很快,速度惊人。

其实如果他有时间的话,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坐下来疗伤,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有时间疗伤。

以前东方玄追罗素,现在完全反了。东方玄就像一只过街的老鼠,它的速度几乎是我一生中前所未有的。

东方玄没有沿着原路往回跑,因为后面有追兵跟着,前面的南宫云虎视眈眈,他干脆砸碎罐子,走到漠河前。

过了漠河,前面就是迷宫。

一个巨大的迷宫矗立在我们面前。

地球之墙* *金碧辉煌。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又硬又稳。就算是东玄,乡野神医拍出来也留不住痕迹。

东方玄看着前方的入口,乡野神医回头一看,发现罗素正坐在战神傀儡的肩膀上。

东方玄来不及多想,速度飙升到了极点。他像炮弹一样冲了进来。

罗素隐约看到一个小黑点在迷宫外徘徊,当他眨眨眼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小黑点消失了,突然他着急了。他拿着战神的傀儡喊道:“快,冲进去!就来不及了!”

因为罗素知道迷宫中的道路很复杂,一旦进入就很难找到东方。

东方玄知道老祖的事。如果让他活着离开幽龙秘境,对罗素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所以无论如何,罗素都会在幽龙秘境拦截东方玄。

于是罗素命令战神傀儡快速前进。

但是当罗素把战神的傀儡赶到迷宫的时候,他的面前已经失去了东方玄的影子。

“该死!”罗素低声骂了一句。

前方迷宫般的道路纵横交错,相互重叠。怎样才能在复杂的道路中找到正确的道路?这是一项相当困难的任务。

罗素不得不低下头,问战神的傀儡。

但是战神傀儡除了消耗晶石和惊悚之外似乎没有其他用处。想都别想。

罗素沮丧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前方的三个方向。

三个方向三条路,该走哪一条?

没有人能给罗素一个准确的答案。

“请便。”罗素双眼微闭,再次睁开眼睛,眼神清澈,隐隐还有一丝严肃。

前方道路蜿蜒曲折,每隔一公里,就有三个岔路口。

罗素总是选择他前面的位置,并全程跟踪。

但是一路上,没有东方玄的影子。

此时的东方玄在哪里?

自从躲在迷宫里,东方玄就像一条干涸的鱼游进海底,终身呼吸。

罗素一路走来,东方玄没有前进多久。他在第十个岔口停下来。他感应到了周围的气息,发现没有其他生物的气息,于是盘腿而坐,进入了疗伤状态。

因此,罗素的速度更快,但它只经过东方玄,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时间一天天过去。

罗素很着急,因为他找不到东方玄。

东方玄因为时间充足,恢复的很快。虽然还没有恢复,但是已经恢复了70%到80%的能力。

这一天,东方玄慢慢睁开眼睛,眼中阴毒而冰冷的戾色。

罗素...君子报仇,不嫌晚!东方玄嘴里喃喃自语。

现在罗素被战神的傀儡包围了。他暂时不能碰她,但总有一天,他会让罗素死得很惨。

东方郭瑄瑄站了起来,他准备马上离开迷宫,因为迷宫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

然而,当他正要大步离去时,一个身影冷冷地出现在东方玄面前。

“南宫...云朵……”看到那瘦小却具有威慑力的身影,东方玄的身影瞬间僵住了!

如他所言,乡野神医南宫云美丽而独特,乡野神医墨一样黑的冷眸牢牢地定格在他的脸上。

南宫云的脚步稳健有力,一步步向东方玄走来。

这时的南宫云烟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慑力,就像一把绝世的冷剑急速出鞘,让人耳朵嗡嗡作响,让人不由自主地心里发冷。

东方玄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退后一步后,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于是立刻坚定地站着,咳嗽着掩饰自己的尴尬。

南宫浓云剑眉微蹙,步步逼近东方玄。他的眼神冷得像冰冷的水池,声音冷冷的:“摔下去怎么办?”

说到罗素,东方玄心中的怒火值一下子飙升到了最高点。他冷冷冷笑道:“你不觉得现在问已经太晚了吗?”

突然,南宫流云的眼睛一片漆黑,寒山闪闪。长臂一伸,就抓住东方玄的衣领,直接把他拎了起来。他的眼睛被冰蒙着,迸出杀意:“说!”

威慑非常愤怒,东甄嬛不堪重负。

东方玄眼底有一种不可磨灭的惊骇。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之前和南宫云分开的时候,他只是负责班级。现在的实力怎么能转眼间涨的这么快?

东方玄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七成到八成,至少拥有圣阶中期的实力。但是,他一只手就直接被南宫云抓住了。怎么回事?难道南宫云烟不仅没有被龙杀死,而且每一朵云烟中还有另一个机会有一线希望吗?

东方玄越想越惊恐,越想越后悔。最后,他直盯着南宫的流云:“龙在哪里?”

“你觉得它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南宫云双臂收紧,冷哼一声。

东方玄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割断了,有一种快要窒息死亡的感觉,让他感到害怕。

“说话!”南宫云爆喝一声,声音焦急而不耐烦。

东方玄垂下目光带着冰冷的意味。论实力,现在他不是南宫云的对手。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恐怕今天我真的要在这里解释一下。

这才逃过了罗素的追击,立刻陷入了南宫云烟的杀戮之中。东方玄觉得自己的运气又回到了极致。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扰乱南宫云烟惯有的冷静和理智,让他的精神出现破绽?东方玄目光闪闪,很快就有了主意。

“你真的想了解罗素吗?”东方玄将挥走南宫刘芸的手臂。

南宫云黑色的眼睛微微皱眉,眼睛在瞬间盯着他,一声不吭。

“事实上,罗素……”东方玄轻轻叹了口气。“其实,罗素现在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希望这姑娘运气好。”

“怎么回事?”南宫云烟不动声色,但宽大长袍背面的青筋突起爆炸,显然生气了。

有了这个开头,东方玄把谎言编得活灵活现。

他又说了一遍,罗素被追赶,掉到了漠河的河底。他的话有九分真,一分假,几乎让人找不到破绽。

在他描述的故事中,罗素进入漠河后,被战神的傀儡追赶,然后就没有了...

乡野神医

“你是说……”南宫云烟咬牙切齿,乡野神医一句话。

“这丫头,乡野神医估计已经...哦。”东方玄缓缓叹了口气。

“是吗?”南宫云烟冷冷一笑,笑容狰狞可怖。

在东方玄说出下一个字之前,南宫云手迅速转身,产生了一个个重复的手印,瞬间四面八方覆盖着东方玄,凝聚成一个紧密而强大的风刃墙,牢牢困住了东方玄。

寒风呼啸,雪花冰封,白雪皑皑,只有东方玄的孤独身影。

东玄还没回过神来,四面八方的风叶就按顺序向他射来。

当初,东方玄用这一招困住了罗素,使她无法全身而退。现在风水轮流转,他终于体会到了这痛苦的一幕。

无数雪白的风叶,如锋利的獠牙,呼啸而去。

东方玄尽力反抗。

两位大师打成一团。

在这封闭的风刃之墙之内,战斗激烈而精彩,一时之间胜负难分。

十招之后,胜负就可知了。

南宫云烟依旧清朗,头发整齐,衣服没有凌乱。

另一方面,东方玄看到他头发凌乱,衣服破了,脸色苍白如金纸。虽然他尽力冷静下来,但他颤抖的双脚透露出此时心中的震惊。

东方玄盯着南宫云,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南宫刘芸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的?竟然能牢牢占据上风?东方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信心击败南宫刘芸。

南宫刘芸冷冷一笑,手指掐着脖子,眼神冰冷:“我还没说实话?”

东方玄笑得勾唇:“你不觉得这稳操胜券?”

南宫云烟眼中有着冷芒。

这时,东方玄脸上的表情突然凝重了一瞬间。然后,他的身体慢慢膨胀,整个人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

与此同时,东方玄的背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龙影...

这是...南宫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下意识地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东方玄全身的气场就丰富到空发出咝咝的声音,完全错乱,几乎爆炸。

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

意识到危险,南宫云下意识地退去。

此时的东方玄充满了野性的力量。他高举双手,对着天空尖叫空:“啊——”

伴随着这个声音,整个风叶墙都有了隐隐的坍塌迹象。

南宫云手迅速印出,白光射向风叶壁,让摇摇欲坠的风叶壁保持原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宫云发现压力越来越大。

东方玄手底下应该有这样的牌吧?南宫云眉头紧蹙。

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方玄的实力一直在不断上升。最后只听到一阵爆裂声!

去-

无数风叶瞬间碎成虚无空。

狂暴的灵气四处散落,空怒爆。

东方玄这时候低头,目视前方。

他的脸上满是猩红的血,乡野神医像两个燃烧的火焰,乡野神医看起来很可怕。

终于,他的目光慢慢的定格在了南宫云的脸上。

当时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可以听到风吹落树叶的声音。

冷冷的薄唇忽然在东方玄的嘴角冷笑了一下,眸底是一抹狂野血腥的冷酷:“南宫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南宫云眉头微微蹙起。

如果他的感应没错的话,现在的东方玄气,实力已经达到了圣阶巅峰程度。

真是* *啊,一次比一次强。

然而...南宫刘芸嘴角扯起一丝笑意,眼神平静如潭,冷冷地看了东方玄一眼:“你确定你赢了?”

“那就试试。”东方玄的话音未落,双手已经势不可挡,招招致命地劈向南宫云。

当时强烈碰撞!

它被冰雪世界和风暴世界包围着。

就像两个世界相撞。

突然天寒地冻,寒风凛冽,四周的墙壁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坍塌。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东方玄嘴角的笑容更加肆意。

因为他控制了冰雪的世界,范围在慢慢扩大,向着南宫云默默蔓延。

另一方面,南宫云。

这时,他的脸平静如水,光滑的额头上布满了细腻的汗水,脸色苍白,几乎没有血色。从紧闭的牙关,我们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压力有多大。

东方玄一步步向前推进,而南宫刘芸一步步后退。

所谓的取舍。

东方玄越往前推越有气势,南宫云则相反。这时,他控制的风暴世界正在一步步缩小。

东方玄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得意洋洋的样子,鄙夷而嘲讽的斜视着南宫云烟。

南宫流云如深潭,静如水,无浪无环。

“冷笑。”东方玄嗤笑道。

这时,我看到他的手使劲往下压!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东方玄掌控的冰雪世界瞬间变大,吞噬了南宫云的大部分风雨世界。

“南宫云烟,看你快要死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件* *!”东方玄仰面大笑起来,“你以为你死了也没关系,因为罗素就在下面等你,和你可以再聚一聚吗?哈哈哈,说实话,罗素根本没死!但是很不幸,现在你要死了!你们两个注定是阴阳相隔!”

对于这样的结果,东方玄表示很高兴看到它发生。他甚至决定,当罗素落入他的手中时,他不会让罗素轻易死去,因为他不会让这对恋人再次在地下相遇。

他想让他们强行分开。

东方玄发出了明确的挑衅,但对他的回答却是南宫云烟的沉默。

但是东方玄笑得越来越厉害,因为他看到南宫云额头上的冷汗汇聚成滴滴,滚滚而落。不仅如此,此时他全身湿漉漉的像是从河里捞出来的一样,看起来很尴尬。

“南宫云流,留你遗言。”东方玄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自豪地发出声音。

乡野神医

然而,乡野神医尽管南宫刘芸的身体形状是在紧压下的后腿,乡野神医它甚至没有给他看一眼。

在南宫刘芸眼里,此时的东玄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东方玄在南宫刘芸清澈的眼睛里看到自己像小丑一样上蹿下跳。他心里很生气,有一种淡淡的自卑感。

怒不可遏,瞬间集中全身灵力,全力冲击南宫云顶!

南宫云烟这个时候,却笑了。

东玄砸拳的时候,突然在背上伸出一只怪手,接过东玄的猛攻!

东方玄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南宫云烟。

南宫刘芸冷冷一笑:“你觉得不可思议吗?”

东方玄木然地点头。

他不相信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以大招为荣,以至于被南宫云轻易阻止。

“你不是刚进入圣阶吗?”东方玄觉得不可思议。他记得很清楚,南宫云进入幽龙秘境后依然突破了圣阶。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南宫云忽然轻笑,眼神高傲而威严:“圣旨新来的?我不再是了。”

说完,我看见他举起了右手。

他的手掌关节清晰,纤细白皙,美丽得近乎不可思议。

但此时,这只右手闪着一道白光,仿佛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从这只手掌中扩散出来。

“上帝...上帝的右手?”东方玄的声音带着颤抖!

他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盯着东方玄,怔怔地看着。

因为他想不到,虚影龙最得意的“神右手”竟然会落入南宫云烟手中...怎么会这样?!

东方玄心里又急又怕又气,眼睛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瞪着南宫云。

南宫云烟轻笑一声,俊脸此时哪里有一丝狼狈?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美丽无暇的状态。

“放心吧,我自己去找。”南宫云烟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冷笑。

“神的右手”的确是虚影龙的底牌,但最终在他杀死虚影龙的时候,却是机缘巧合的传承了下来,让他每一片云彩都有了一线希望,得到了无尽的好处。

当他再次见到东方玄时,他故意向敌人示弱,因为他知道东方玄的嘴很硬,强硬的手段可能无法从他的嘴里得到罗素的消息,所以他故意藏了底牌,最终在东方玄最骄傲自大的时刻说出了罗素的消息。

“你...该死的!”东方玄想明白南宫云烟的意图,心中叫苦连天!骂南宫云烟不要脸!

但是他现在还能做什么呢?关于罗素的消息,他已经得意洋洋地宣传过了。

“你的角色完全没了,所以放心去吧,我的大师兄……”南宫云的声音轻轻飘扬,似乎不小心。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旧东西的情分,但再睁开眼睛,眼底清澈清澈,没有波澜,也没有光环,看不到一丝涟漪,看不到一丝情绪。

“上帝的右手!”南宫云烟怒喝道。

然后,乡野神医在东方玄的情况下,乡野神医他设法恢复到他修炼了七八成的身体。这时候的他就像一个破碎的稻草人,毫无反抗地把它扔了回去。

我只听到哗啦一声。

东方轩然一路走进去。

原本坚如磐石的金壁,像豆腐渣一样,已经碎成粉末。

终于,东方玄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而平坦坚硬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天坑。

而东方玄的身体整齐地躺在里面,姿势怪异。

南宫行云眼底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慢慢走上来,迈着稳健的步伐向东方玄走去,蹲下身子,讽刺地看着躺在坑里的东方玄。他的声音很清晰,但带着无尽的讽刺:“这是你最后一张牌吗?仅此而已。”

东方玄此时愤怒了,咬着下唇,下唇被咬出了一口殷红的血,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原来稳操胜券,原来自信满满,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原来他是胜利者,但是!南宫云的出现,却狠狠粉碎了他的梦想!东方玄身旁的拳头用力握着,紧握!

他那双迷蒙的眼睛正盯着南宫云,恨不得看到他身上有几个血洞。

现在这个时候,沉默的人已经被东方玄取代了。

南宫刘芸嘴角挂着一丝不经意的微笑:“现在,你有时间留下最后一句话。”

东方玄的拳头越来越紧。

他在嘴角强行抹了一点血,抬起眼睛,目光如冰,盯着南宫云。

“你真的要杀我吗?”东方玄冷笑着冷戾,带着一丝冷酷。

“还有假的吗?”南宫云语气轻松,很是欠揍。

东方玄在南宫云烟眼中看到了真实的杀意,说明南宫云烟完全是在动杀心,几乎所有能让南宫云烟记住的人都死了。

但是

“冷笑。”东方玄突然发出一声冰冷的声音。他看起来像一个冷星,讽刺地看了一眼南宫云。“我敢打赌,如果你知道* *,你不会杀我,但会...救我!”

东方玄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得意,骨子里有股狠劲,但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

南宫云眉头微皱。

因为他的第六感总是很准。

“比如什么?”南宫云手封,一把强劲凌厉的风刃直接飞到了东玄脖子边。

只要南宫云烟动动手指,风刃就会砍断东方玄的脖子,当场杀死他。

东方玄的眼睛是微缩的,但笑容不变。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你杀了我,那你就永远别想离开有龙这个秘密的地方!”

东方玄说这句话的时候容光焕发,信心十足。

如果是罗素,此时一定不信,但南宫云...他深邃的眼睛正盯着东方玄,眼神像一个黑暗的漩涡,摇曳的东方玄额头好痛。

东玄摇了摇头,南宫云已经搜索完了他的大脑,但是搜索的结果让南宫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看来东方玄没有说谎。

-我恢复了一点点,终于是午夜了~ ~希望明天会更好~ ~

但是,乡野神医熊豹似乎对吸烟特别有抵抗力。转了一圈后,乡野神医他擦了擦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大犀牛说,他用带骨大爱捡起羊羔的骨头,用大宝嚼碎,嚼碎,一点一点吞下。

罗素:“…”

这时,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没想到她的手艺这么受欢迎,他们都吃了,不知道王璋哥还能不能被吸引。罗素有些后悔地想着。

这时,38号,他怒气冲冲地起身,瞥了罗素一眼:“走!”

但是,当然,我得走了。

但是大犀牛愤怒的站起来,愤怒的指着他:“不!”

38号冷笑道:“为什么?”

大犀牛嚣张:“不许再胡说,我要吃了你!”

38号:“…”

他真的受到了威胁。他忘了,但是他面对的是炼狱,炼狱被改造成了人类形态的魔兽。他们仍然着了魔,吃人是他们的本能。

只要一想到他卸完胳膊腿还在啃,38号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打算怎么办!”38号故作镇定。

“给老子烤一个...哦不,十个,哦不,一百个!给老子多烤一百个才能走!不然我吃了你!”大犀牛胖子冲着38号大声威胁。

38号那天,我气得被抢走了人生最美好的食物,还被威胁...

但他转头看着罗素。

罗素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她说:“100个不是不可能,但是需要很长时间,因为你要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肯定不会容易。”

大犀牛点点头。

“所以,我每天最多只能烤一个,再也吃不起了。”罗素睁着眼睛躺着。

其实别说一百,一千完全没问题。

但是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人家还以为她烤的轻松,那她怎么用它来装好吃的呢?

正在这时,大犀牛突然叫了一声。

他抬头看着罗素,感到很奇怪。

但他不明白,所以他去了罗素,上下打量着她。

罗素心中一动。

这不是她的伪装,是吗?按说用了《千面幻影》之后,几乎看不到了。

大犀牛绕着罗素走了一圈又一圈。

罗素假装平静,保持着最酷的笑容,但他的内心却在暗暗警惕。

如果大犀牛认出了她,她必须在第一时间选择最佳的逃跑路线。

“你的味道很熟悉。”大犀牛动了动鼻子。“味道像小老婆。”

这句话,像平地上的一声惊雷,在罗素的头上爆炸了。

这只大犀牛的鼻子怎么会这么巧???这样你就能闻到了?

罗素心中深感警惕,但表面上仍是平静的微笑,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这个样子就像,笑容就像。”大犀牛站在罗素面前,不停地点头。

罗素:“…”

她反应很快,假装生气。“胡说八道!”你就是那个女人!老子是男的!伙计!!!"

罗素自豪地站起来,拍了拍胸口说道。

罗素咆哮着,乡野神医甚至猛烈地扇了大犀牛一巴掌。

但是罗素的力量相当于给大犀牛挠痒痒。

然而此刻,乡野神医大犀牛满心激动,迅速退到十尺开外,双手护住胸口:“你这个人,别碰我!!!"

罗素到处都是黑线。

不过还好警报解除了,她心里安全了,就斜眼看着大犀牛:“没必要做烧烤吧?”

“那可不行!”说到吃的,大犀牛一个劲的推,“快点,快点做饭!”

罗素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拉着38号去找食材。

但是大犀牛奇怪地看了罗素一眼:“你在找什么原料?”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你以为小白羊在排队等着吃吗?当然,我必须捕捉它。”

大犀牛更加茫然地看着罗素。他想了想,问:“要不要活的小白羊?”

“当然。”谁会死?

“多少?”

“一个。”罗素想,她不会再烤了。

大犀牛点点头,却没有站起来。他只听到嘴里传来一个呜呜呜的声音,很长,传得很远。

没多久。

“滴答,滴答,滴答——”

一群小白羊整齐的跑过来。他们吓坏了,退缩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在领导的带领下排队。

“你选。”大犀牛,这个胖子,就像是王国的国王指着他的人民。

罗素几乎翻了个白眼:“你还能这样吗?”

大犀牛理所当然,莫名其妙地问:“还有呢?”

这是地狱...苏点点头,认命地拎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羊出去了。

这一次她故意慢慢烘焙,用灵气把香味传得很远很远...

然而,王璋兄弟从未来过。

夜如墨黑。

一直关注周围环境的罗素,感觉有点熟悉。

王璋兄弟?

罗素找了个借口出去寻找香料,然后慢慢地踱来踱去。

果然,熟悉的感觉越来越近。

王璋兄弟此刻正埋伏在草丛中。他看到一个神秘的黑人走出来。

他真的随着香味一路摸过来。

他记得罗素说过,这是用上品水和落红紫烤出来的味道,无可替代。世界上只有她能做出这样的味道。

因此,当王璋兄弟闻到这种气味时,他心里有一种预感。

但是他的预感不好。

因为他以前把罗素放在山洞里,现在他闻到了只有罗素才能在这里烘烤的香味,这足以解释这个问题。

王璋兄弟看到这个狡猾的黑人,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我看见他跳起来,从背后抱住罗素。他纤细的手指抓住罗素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罗素:“喵...死亡...凶……”

环顾四周,冷冷地喝着:“闭嘴!”

罗素:“…”大大的黑白眼睛眨啊眨。

“你抓到一个女孩了吗?说,她被关在哪里?”王璋兄弟手里使劲推,差点呛到罗素,要他放弃生命。

罗素沮丧地指着他的脖子。

怎么说呢,乡野神医我大哥!乡野神医

王璋兄弟冷冷地喝了一声:“你敢喊,我就立刻杀了你!”

说完,他就松开罗素的脖子,将她拎转身,撕下罗素脸上的黑围巾。

当时罗素还是39号的脸,所以王璋哥只看了一眼,对这张平凡又平凡的脸不感兴趣。

“哥哥......”罗素刚叫了一声,就发现目光如冰刀般划过。

“闭嘴!然后直接打电话杀了你!”

看着心底,我害怕。

这个黑人怎么了?你是怎么学会叫他罗素兄弟的?还有那语气,那态度,那眼神,偏偏苏都模仿的出来,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个人...旺旺哥起鸡皮疙瘩。

就在那时,突然-

"39?39?"38日见到罗素很久没有回去,只是寻找它。

这是你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

王璋兄弟伸手在罗素的脖子上捏了一下,结果罗素差点摔倒。

我大哥!一只手捏一下真的看不到小师妹!

罗素脚下一晃,躲过这一击。

但避第一招,却避第二招,脖子被掐了。

罗素:“老师……”

一个哥哥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她就感到窒息。

38号喊了很久,但是没有找到罗素,渐渐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直到他走开了,王璋兄弟才终于把正在跳舞的罗素扔在地上,哼道:“大个子,你为什么像个小婊子一样捏着兰花的手指?”

我不敢想。

“傻逼大师兄!!!"罗素非常生气,差点踢了他一脚。

然后,在一阵沉思之后,罗素在成千上万的幻影面前变了脸,甚至她的身材也变了。

“你,你,你……”王璋兄弟像见到鬼一样,被罗素吓得脸色发白,这个活生生的人已经变了很多。

“我说我叫你哥哥,你还不信!”罗素义愤填膺地抱怨道!

“你……”王璋兄弟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这个表情,这个动作,这个语气...应该是他的弟弟。是真的。

一想到刚才差点掐死弟弟,王璋兄弟的腿就开始软了:“弟弟,你没事吧?脖子疼吗?”

“能不疼吗?!"说到这,罗素真是满腹牢骚,但她很慷慨。“算了,先别管这个。对了,兄弟,你怎么会被追到这鸟不生蛋的山谷里?”

罗素上上下下一看,见张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急问道:“你受伤了吗?”

王璋兄弟苦笑了一下:“嗯。”

要是它受伤了就好了。

罗素的眼神微微变了:“你的力量……”

罗素记得大师兄的实力比她高得多,但刚才她觉得大师兄的实力似乎不如以前。

“中毒被压制。”王璋哥哥毫不掩饰,坦白道:“现在你哥哥打不过大犀牛了,麻烦大了。可是你怎么了?”

于是,罗素讲述了自己之前杀死39号的故事,模仿他,大摇大摆地进入狡猾的小队。

大师兄的帮助。

他逃得那么狠,乡野神医这个小女孩却转过头,乡野神医深入敌营。太神奇了。

“这很危险!”王璋兄弟警告罗素,“所有刺痛的人都有身份标志。一旦他们被调查,你就有危险了。出去赶紧离开队伍。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但是……”罗素看着王璋兄弟。“现在魔族和毒刺已经要求增援。援军一到,就大肆搜山。到时候你就有危险了,那你现在怎么办,兄弟?”

“我没事,我会把它藏好的……”

罗素马上打断他:“不可能,现在他们找不到你是因为力量不够。长辈这样的壮士来了,你也躲不过。嗯,我有个想法!”

“什么方法?”王璋兄弟一直知道罗素有很多坏主意。

“38,过来!”罗素在远处喊道,她的声音传得很远。

38号正在找罗素,当他听到这个声音时,他走了过来。

他来罗素是因为他饿了...

天知道,尝了一口美味无比的美食,旁边的东西都成了鸡肋,我咽不下去。

因此,38日,罗素在秘密寻找一个小火炉。

此刻听到罗素的招呼,立刻跑了过来。

罗素附在王璋兄弟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声,王璋兄弟觉得这个主意很有趣,于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的身影一闪,就躲了起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走着去抓小白羊!”38看到39,立刻就道。

那时,罗素已经重新戴上了成千上万的幻影面具,又变回了39号。

然而,当罗素这次戴上成千上万的幻影面具时,她得到了一个让她崩溃的信息。

信息提示她:十天之内,千面幻影只能使用三次,也就是说,如果现在的39号想变回罗素的原貌,也就十天之后了。

罗素崩溃了...

“好。”罗素含着泪,对着38号咧嘴一笑,然后跟着他。

罗素走在他后面。

就在这时,王璋兄弟突然从树后闪了出来。

“喂!”王璋兄弟的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但是38号,他反应很快。他大喊:“39,准备战斗!”

然后,他的身体迅速后撤。

他想,把39号扔上去,他应该能逃脱吧?

这时,罗素回应道:“好的!”

然后她那把带着阴影的剑被拔出来了。

39号以为罗素要和王璋兄弟作战,但他暗自高兴,但他看到了——

“噗——”

38号听到一声清脆的冷兵器刺穿* *。

38号感觉全身一阵剧痛。他低下了头,只看到一把血淋淋的剑尖从他的背上刺了进去,穿过它,发出一种血淋淋的寒光。

这把剑穿过他的心脏…

天空很弱...

“你……”回首38日,我怔怔地看着罗素,不可置信地盯着罗素。我的眼睛充满了震惊。“你为什么……”

“你不是叫我杀人吗?”罗素假装一脸茫然。

但这句话几乎把38号翻了个底朝天,嘴里不停地喷血。

“我...呼叫...你杀了他!乡野神医不是杀我!乡野神医!!"38号几乎气得跳了起来,如果身体条件允许的话。

但事实上,罗素不仅被刺中了影剑,而且还搅了他的心,现在他只剩下一口气了。

“哦?所以你叫我杀了他。”罗素摊开手。“但他是我哥哥,我要杀了你。”

38号瞬间睁大了眼睛:“!!!???"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从他的突然变化中,罗素可以理解他的意思。

罗素摊开手:“事情如你所想。”

“你不是...你不是39号……”38号临死前有一种后背发冷的感觉!

这个人不是39号,那39号呢?他去哪儿了?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取代的?他根本不知道!!!

这真的是让人觉得脊背发凉的东西。

罗素善意地提醒他让他去死:“你和39不是要杀了我吗?所以杀了我39,然后扮成他的样子跟着你。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了。你能闭上眼睛吗?”

罗素说着,将影子剑收回。

“这把剑...这把剑……”真的不是39,只是他瞎了。他之前根本没发现。

39号死的好惨。

王璋兄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罗素:“…”

得罪罗素的人,这是一种奇怪的死法。王璋兄弟其实很同情39,因为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想,如果身边的伙伴变成了假扮的敌人…

这个时候-

事情突然变了。

“啊!死人!”寂静的夜里响起了一声尖叫空,吓得附近的鸟兽惊慌失措,赶紧跑开了。

罗素立刻认出,是那只呆呼的熊豹!

熊豹此刻正在大声喊叫,扯着嗓子。

罗素突然情绪低落。她对王哥使了个眼色:“快点杀!”

小豹子听到这里,顿时一头雾水,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它要被灭口了,呜,它要被灭口了!”

他边跑边擦眼泪,尖叫起来。

罗素额头上青筋暴起。

这么重的身体还想跑这么快?快,她根本追不上!

“砰!”王璋兄弟开枪,用拳头砸向熊豹的头。

熊豹子脑子里突然晕了,眼睛里是蚊香...

“砰——”

那么沉重的身体,终于直直的摔倒了。

罗素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王璋兄弟提醒了我。

在不远的帐篷里。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大的噪音,以至于无法逃离那里。

罗素狡猾地笑了笑:“我给他们的晚餐加了些食物,让他们好好睡一觉,去,先把这只熊豹子杀了,然后再去杀那个可恶的大犀牛胖子!”

每次罗素听到大犀牛叫她小媳妇,她都觉得毛骨悚然。

这时,突然,王璋兄弟的眼睛变了:“不,来自地狱的人大量到达。快走!”

王璋兄弟带着罗素跑了回来。

罗素顿时郁闷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