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章 ----我和三个小女的故事(1/66)

想到这以后,个事莫兰不再期待祁瑞刚早点回来。

向前看是没有用的。

她决定做什么就做什么。

m区的项目还没有完成。

莫兰继续照常上班,个事但每次到顶楼都会看一看祁瑞刚的办公室。

没有人来他的办公室。

一整天,莫兰都在努力工作,用工作转移注意力,麻痹自己。

贝琳达拿着一叠文件进来,让她签字。

莫兰发现两份复印件还需要总统签字。

“总裁不在,这个签名怎么办?”莫兰忍不住尴尬。

但贝琳达笑着说:“老人打电话来说,总统的所有签名都会给他。”

“是吗?”莫兰挤出一丝笑容,她把所有的文件都交给了贝琳达。“那就拿给他签字。”

“好的。”

贝琳达出去了,莫兰不禁发呆。

原来他想考虑所有的后路。他真的不打算让祁瑞刚回来吗?

齐瑞刚不在,莫兰去上班陪艾凡,或者去工地上检查。

但是她每次去工地都有两个保镖跟着。

保镖是祁瑞森安排的。平时有人暗中保护莫兰,没人希望她再出事。

肖泽新说,玉梅的胃癌是可以治疗的,但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莫兰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然后给齐瑞刚发了一条短信。

祁瑞刚的手机从那天起就没有过。

不过莫兰有事会发短信给他,希望他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王雨橙起诉齐瑞刚的时候,并不需要齐瑞刚来解决。有一队律师来解决。

这件事,也不用莫兰担心。

莫兰现在只想把M区做好。

这一天,莫兰又去工地检查了一遍。

她一到达建筑工地,就听到两个建筑师之间的争吵。

“我觉得应该用J公司的材料。他们的材料又强又韧,G公司的材料也不够好。”

“但是J的材料毒性大,G的材料毒性小,质量好。”

“我们不是盖房子,是商业城市,有毒物质不会影响顾客健康。”

“但是这里有推销员,除了他们的健康,我们不能冒险。万一一个客户不小心中毒了,整个项目就毁了。”

“哪里有那么严重,J公司的材料卖那么多,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中毒事件。况且J公司的材料毒性不超标,完全没问题。”

“说到这里,你要用他们的材料做一切。这么多物质聚在一起,毒性更大。”

“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是毫无根据的……”

莫兰微微蹙眉。“你在争论什么?你能和我谈谈吗?”

两个建筑师回头一看,才发现她正站在他们身后。

但他们并不觉得愧疚,于是立刻带着莫兰发表意见,希望莫兰能支持他们。

莫兰也知道一般的事情。

是有毒材料和质量好的问题。

建筑师追求质量,建筑师追求环保。

长长的红地毯,小女铺了一百米长。

客人们一个接一个戴着各种面具,小女优雅、缓慢、高贵地走进金色大厅。

江予菲他们四个人混杂在人群中,而且他们的存在很小。

“女士们,请跟我们走这边。”

“先生们,请这边走……”

穿着制服、戴着白手套的侍者走到他们面前,礼貌地说话。

楚严昊对龚梅和江予菲说:“去吧,有事记得联系。”

戴着银狐面具的龚梅挽着江予菲的胳膊,对他们笑了笑:“没问题,你们也去吧。”

“嗯,保重。”楚浩岩叫他们和龚少勋一起去男子组。

江予菲和龚梅去了右边的妇女区。

交易场所很大,装修很漂亮,就像一个大歌剧院。

前面的舞台正在拉幕,交易还没到开始的时候。

江予菲和龚梅在第五排的边缘。

他们不能去前几排,不仅仅是因为订票太晚了,还因为坐在前面的都是人脉很广的人。

龚梅看了看四周,低声道:“来的人很不一般。”

江予菲的手放在膝盖上,微微握紧。

她很紧张,没有心情观察别人。

宫梅示意她在右边二楼的包厢里看到一个戴着蝴蝶面具的女人。

“你看她像谁?”

江予菲看过去,茫然地摇摇头。

“我觉得她长得像公主。”

“啊?”

宫美勾着嘴唇笑着说:“我认识她。没想到皇室会来这里。她特意选了盒子,这样就没人认出她来了。”

江予菲的心都碎了。“你知道她戴着面具吗?”

“当然,我是火眼。”

然后,公梅闭着眼睛认出了几个名人。

在她的打断下,江予菲的紧张感消失了许多,人们渐渐放松了。

人都快到了。

观众中,大约有两三百名妇女来了...

突然,灯灭了,人们的谈话和骚动都消失了。

巨大的幕布向两边拉开,舞台上的灯光也布置好了。一个身着芭蕾舞团服装,戴着天鹅面具的女孩在舞台中央缓缓起舞。

这是开场舞,舞后是交易的开始。

江予菲正忙着找翻译,担心他一时听不懂主持人说的话。

舞会结束时,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绅士走上前去,恭敬地向现场的人鞠了一躬,然后拿起话筒。

“女士们,欢迎来到我们的圣安西大会堂——”

同时,男客区,金发蓝眼的漂亮女主,也说了同样的话。

“先生们,欢迎来到我们的圣安西大会堂——”

在江予菲这边,第一件要交易的物品是一枚钻石戒指。

这枚钻戒标价5万英镑,是一位女士买的。

这里的交易不是拍卖交易。

卖家会出价他认为他的商品值多少钱。

价格可以高得吓人,也可以低得离奇。

如果在场的客人喜欢,就按铃买。

但是,很多物品会被很多人同时观看。谁先按门铃,谁就有购买权。

所以赶紧做,不然就变成别人的了。

*****

来这里购物的人也在寻找他们开始的那一刻的刺激。

同样,个事他们来这里购物是因为有很多东西在外面买不到。

比如现在主持人在介绍新产品。

“这瓶蓝色的液体,个事叫做‘魔鬼之吻’,可以让人死于无声无息,无影无踪。卖家定价5000万英镑,女士们,请准备五秒钟——”

龚梅暗暗发呆:“世界上还有这种有害的东西,但是价格也贵的吓人。”

“时间到了,开始!”主持人话音一落,立刻响起了许多铃声。

江予菲认为没有人会买如此昂贵和有害的东西。

就算有,也不会很多。

结果...听着刚才的铃声,似乎有上百人按响了门铃。

原来这些女人都不是善良的人。

如果买回来这种东西,肯定是用来害人的,但绝对不会用来救人...

这次很多人按铃,很多人会同时按。

但是只有一个人可以获得购买权。

所以接下来就是靠运气了,让系统随机选择。

在紧张的绘画环节后,一个女人面前的按钮很快变红了。

她是被系统选中的,有权购买《恶魔之吻》。

许多人看着这个男人,但他们把自己裹得很紧,没有人能认出她。

交易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但阮仍然没有影子。

龚梅按下耳机,小声问:“你的情况怎么样?”

“我没看见阮,,你那边呢?”

“也没出现。”

“继续等,应该会出现的。”

“嗯。”

宫美人关掉耳机,伸手握住江予菲紧握的手。

“别担心,他会出现的。”

“嗯。”江予菲微微点头。

她不怕失去阮40%的股份,她怕阮田零不出现。

如果他不出现,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过一个小时,交易就要结束了。

然而,阮、在两岸的交易场所仍然没有影子...

江予菲的心已经完全落到了谷底。

“这是本季交易会的最后一项。这件物品并不特别,但特别的是他的价格……”

主持人的话让江予菲和宫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接下来,让我们展示最后一项!”主持人讲完后,站在舞台边上。

舞台中央,一座巨大的玻璃房子缓缓升起。

在没有视觉障碍的干净玻璃屋里,站着一个人。

他上半身光溜溜~一丝不挂,下半身穿黑色紧身裤。他强壮匀称的身材是完美的。

在灯光下,他小麦色的肌肉散发出一种属于男人的蛊惑之光。

这个男人的脸上戴着佐罗面具,但他仍然可以看到他高高的鼻梁,性感的瘦瘦的,还有一双深邃的黑眼睛。

虽然他是作为商品展示的,但是他的身上还是有一种不可忽视的高贵不羁的气息…

这人身材完美,五官神秘美丽,贵族气质-

我和三个小女的故事

这人身材完美,小女五官神秘美丽,小女贵族气质-

他的出现立即引起了所有在场妇女的注意。

“是东方人!”在江予菲身后,一个女人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喊。

她的同伴轻笑:“还是个帅气的东方男人。”

江予菲突然握紧了他的手掌,人们不禁想站起来,奔向舞台——

“别冲动!”龚梅压着身子,低声安慰她。“现在冲上去没用,只会被甩出去,冷静点。”

江予菲的眼睛盯着玻璃房子里的那个人。

这叫她怎么冷静下来!

阮天灵被当做商品放了出来...像猴子一样被这么多女人看着。她怎么能冷静下来!

江予菲心里很不舒服。她看着舞台上那个几个月没见的男人,眼里不禁流出了两滴泪。

“神秘的东方人是今天最后的交易。男人,我们都见得多了,而我也是男人……”主持人幽默的语气让很多女人低声笑了起来。

“但是为什么那个人没有站在我里面呢?因为我和他不一样,是的...看,这个人,他优秀完美吗?上帝,我以为我看到了上帝的儿子……”

台下的女人,又是一阵哄笑。

他们的笑声对江予菲来说太刺耳了!

她全身热血沸腾,两眼燃烧着怒火。

她能感觉到,他很生气...

按照他的脾气,他会急着炸掉这个地方,把这里的一切化为灰烬。

阮、,你就这么骄傲,受不了这样的屈辱?

你此刻的心情一定很痛苦,很难受。

江予菲贪婪地看着他,她的心像一阵刺痛。她几次差点尖叫出来!

“话虽如此,我还没有介绍他的价格...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一定要竖起耳朵。相信我,我绝对正确…他的价格是,25亿英镑!是的,你没听错。他的价格是25亿英镑!!!"

观众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在尖叫!

一个男人身价25亿英镑简直不可思议!

“他是谁?!"有一声大叫。

他的身份肯定很简单,不然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她不忍心直视阮天玲的表情...

宫美愤怒地咆哮道:“25亿英镑,按照现在的汇率,大概是250亿人民币,刚好是你股票的最高市值!该死,那些混蛋怎么不去死!”

江予菲抓住龚梅的手,浑身颤抖:“姐姐,我不在乎钱,我一定要救他……”

“我知道,别紧张。这么多钱,没人出来。你放心,我们一定能救他。”

“就算他身份神秘,他没用怎么办?”一位女士冷笑着说道。

“呵呵,是的,至少证明他很强……”另一个胖女人暧昧的附和。

她话里隐含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

“死胖女人!个事”宫美低声咒骂。

主持人笑了:“卖家为了让女士们觉得他值得,个事安排了一个即兴节目。现在,节目开始了——女士们,请欣赏。”

江予菲抬起头,看到一个平台在玻璃房子下面慢慢升起。

而懒洋洋地躺在平台上的,是一只成年的,健壮的母狮子!

江予菲猛地捂住嘴,发出一声尖叫。

女人低沉的声音,一个接一个。

我们要做什么...让狮子对付阮?!

江予菲忙看着阮天玲。他一直以僵硬的姿势站着,就像一座雕塑。他一分钱也没碰。

即使狮子出现了,也没有吓到他。

他的眼神,依然犀利而冰冷,洋溢着嗜血的光芒!

“女士们,你们没有弄错,这是一头狮子。一个能和狮子打交道的人一定是个真正的男人,你说呢?”

“是的!”女性的热情,被调动了起来。

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妇女的地位低于男子。

男人总是很厉害,在女人面前控制一切。

女人对男人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

他们崇拜自己的力量,想要征服他们。

现在,让一个强者对付一头狮子,他们就掌握了一个人的命运权,这无疑满足了他们以上两种心理。

他们都很享受男人的力量,也很骄傲。

因为就算台上的男人再强,他的命运也只能掌握在他们手里。

观众中的女性骄傲地抬起下巴,眼睛高高地看着舞台,在演奏。他们都兴奋地等待着人与野兽和力量的较量。

“姐,怎么办,阮天玲很危险,怎么办?!"江予菲抓住红梅的手,声音颤抖。

龚梅也很紧张,但她试图安慰江予菲:“别害怕,他会没事的。小紫彬的目的就是你手里的股份。如果阮出事了,他也不会想得到股份。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我现在要按铃了……”

“还没有,舞台上那个混蛋还没说要开始。我没说开头,白按了门铃。”

“你真的要等阮、和狮子决斗之后才能开始吗?”

“我不知道……”宫美也很担心。

台上主持人举起手,突然挥挥手:“行动!”

狮子得到信号,警惕地站了起来。

它抖了抖皮毛,眯起嗜血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阮田零。

狮子要进攻了——

阮天玲还是一动不动!

江予菲紧张地抓住红梅的胳膊,红梅痛得不敢出声。

观众中的所有人都聚集了兴趣,陷入了紧张而可怕的气氛中。

突然,狮子向阮扑去——

“啊——”江予菲尖叫一声,人们扑进红梅的怀里,完全吓得不敢看他们。

“天啊,他逃了!”

“他的速度太快了……”

“勇敢的人,他一点都不害怕。”

江予菲忙抬起头,阮天灵果然躲了过去。

他很好...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他的身体感觉非常崩溃。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小女他的身体感觉非常崩溃。

“看到了,小女他逃走了。太神奇了……”主持人又开始在侃侃讲话了。

江予菲什么都不会听。她眼里只有阮。

阮天玲眼睛一直没变,终于产生了波动。

他低头看着舞台,寻找...

刚才他似乎听到了江予菲的声音。

循着声音,他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

她穿着黑色连衣裙,戴着黑色狐狸面具,但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阮天玲喉咙滚动,眼里闪着深沉的光芒。

江予菲一抬起头,就看着自己的视线。

她看着他,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心!”有人惊呼。

阮、觉得危险来了,错身避开。这一次,狮子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迅速发动了攻击...

阮、除了躲闪,是打不过这畜生的。

几次躲闪后,不小心被狮子摔倒!

很多女人尖叫着,恐惧地捂着脸,不敢看下一个血淋淋的场面。

这一次,江予菲没有逃脱。

她强迫自己不要眨眼,她一定要看着他,不要让他有任何危险…

阮、被狮子摔倒了,他赶紧用手按住狮子的脖子,让它的头贴近自己。

“嚎叫——”狮子试了几次,都咬不到脖子。它发出愤怒的声音。

阮天玲在尽力抵抗。

他手臂上的肌肉都在沸腾起来,蓝色的血管一条条凸出来。他的强烈反抗强烈冲击着人们的视野。

加油,阮…

江予菲在心里沉思,他的手更多地抓住了宫美的胳膊。

宫美也忘记了疼痛,紧张地盯着阮天玲...

“振作起来!(加油!)"

“宝贝,走吧!(宝贝,加油!)"

无数的歌声,都在为阮欢呼。

“杀死它!(杀了它!)"

大家的热情高涨到了极点。

阮还在和雄狮争夺实力。

他有力的大手正掐着狮子的脖子...

“吼——”狮子发出愤怒的声音,这时,它根本动弹不得。

如果你稍微动一下,你就给阮一个* * * *的机会。

但是他的脖子被掐住了,他无法呼吸...

狮子认为只要坚持下去,它下面的人就会失去力量,然后它就会赢。

但他从未放手,他的力量也从未减弱。

“吼——”狮子再也忍不住了。他放松了身体,想挣脱他。

此刻,阮田零迅速* * * *,他迅速按下它,用手抓住它的头,举起所有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它的头上!

“好!”有人欢呼,有人热烈鼓掌。

江予菲不像他们那样兴奋,她现在非常紧张。

狮子想* * * *,但总是不成功。阮、的拳头像雨点一样打在狮子的头上,狮子头晕目眩。

不知过了多久,狮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头上全是血...

阮、还在打拳头。

我和三个小女的故事

只是他的力气越来越小,个事全身都是汗。他呼出一口气,个事仿佛已经挤出了最后一丝力气。

狮子死了,阮田零就这样瘫倒在地,仰面躺着,喘着粗气。

“太好了,他杀了那个大家伙……”主人激动得大声说话。

江予菲紧随崩溃。

她捂住脸,突然大哭起来...

“各位,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了他的勇敢。接下来,要不要看看他的真面目?”

“可以!”女人们齐声回答。

“好吧,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他的真面目。”

玻璃门向两边敞开。

主持人走进来,慢慢地走近阮。

阮天玲此时没有反抗的力量。

他想摘下脸上的佐罗面具,小菜一碟。

阮天灵眯着森冷的眼睛盯着主持人,却无法阻止他前进。

他的脸,不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阮天玲想撑起身子,却没有力气动一根指头。

再给他十分钟。不,就五分钟。

只要他恢复一点实力,就能抵挡住这个该死的混蛋!

随着主持人走近阮天灵,江予菲霍地站了起来。

“不!没有!”她愤怒地对他大喊大叫!

主人惊讶地看着她。

江予菲握紧他的手,激动地说:“你不能摘下他的面具。只有买他的人才能看到他的脸。你剥夺了买家的权利!我反对你这样做,你不尊重我们!”

主持人听不懂中文,满脸疑惑。

宫梅站起来,用冰冷的声音翻译了江予菲的话。

女宾们,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

如果你负担不起,你同意摘下他的面具。如果你想买阮,你不同意摘下他的面具。

既然有人不同意,主持人就不敢乱来。

“好吧,我不会脱的。看来这位小姐看上了这位大侠,你们都是东方人,我理解你们的情绪……”主持人故意调侃。

“如果他能被你买回来,我想你们会相处得很愉快……”

江予菲根本不听他的戏弄。她愤恨地握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把阮天玲带走。

龚梅拉着她坐下,拍了拍她的手背。“放轻松,马上就结束了。”

江予菲点点头。“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这个时候,她一定比谁都强。

“时间不早了,现在让我们做好准备。紧张的时刻又来了。我重复一遍,他的价格是25亿英镑。如果你喜欢这个帅气的战士,请做好准备,给你五秒钟……”

江予菲的手在铃上颤抖,公梅也按了铃。

多一个人,就多一次获胜的机会。

“开始!”主持人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江予菲把它压了下去。

其他几个人也按了,但是犹豫了一下,所以没有她快。

毕竟他们花那么多钱买个男的不划算。

除了江予菲和宫梅,少数压下来的都是暗恋阮天玲的女人。

以及一个地位和尊严都很高的女人。

但是他们没有江予菲快,小女因为江予菲没有犹豫。

就连宫美也没有她快...因为她不能输给任何人。

“恭喜你,小女夫人,他是你的了。”主人对她微笑。

江予菲不高兴了。她真的很讨厌这种交易方式!

花25亿英镑买一个男人,江予菲成了关注的焦点。

但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她的眼里只有阮。

阮被和死狮子抬了下来。

交易需要在后台单独进行。

“夫人,请跟我来。”一个服务员来到江予菲,礼貌地打了个电话给她。

今天获得购买权的所有女性都被要求离开。

江予菲站了起来,公梅想和她一起去。

“小姐,你不能去。”服务员拦住了她。

“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宫女不悦的挑眉。

服务员摇摇头,“她只能一个人去,你可以在大厅等她。你放心,我们会把她安全送出去的。”

“姐姐,我一个人去。没事的。”江予菲对红梅说。

“嗯,小心点。”

“嗯。”

龚梅抱住她,给了她一些鼓励:“我们在外面等你,等你把他带出来。”

“好。”江予菲露出一丝微笑。

她一定会把他带出来的。如果她不能把他带出来,她也不会出来。

江予菲带着服务员走了,公梅到外面大厅里去见楚浩艳。

长廊两旁的墙上挂着珍贵的油画。

江予菲穿着高跟鞋走在地毯上,后面跟着前面的服务员。

她脸上还戴着狐狸面具,这是为了保护她的* *。

服务员走到一扇雕花欧式的门前,轻轻推开。

“请进。”他站在门口,弯腰邀请她进来。

江予菲抬起头,看见一幅油画挂在中间。

油画很大,画着一个奇怪的人物。

两条身体交叉的龙嘴里有一颗圆形红宝石...

它们的形状构成了一个环。

这枚戒指,江予菲并不陌生...

“夫人,请进。我们的公证人和卖家在里面等你。”服务员重复道。

江予菲问他:“那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听不懂她的语言,就把翻译拿出来,转到她的语言类别。

“你说什么,能重复一遍吗?”

“那个数字是什么意思?”江予菲又问道。

服务员解释道:“那是我们南宫家的图腾。”

“南宫?是中国人吗?”江予菲惊讶地问。

服务员点点头:“我们老板是中国人后裔。”

南宫...宫金月...

她妈妈的名字叫龚。听说不是真名,姓龚。

也许,她和这个家有关系?

江予菲听阮安国说,她母亲在她父亲在英国读书时见过他。

这里是英国。她妈妈真的和这个家有关系吗?

兴奋地问服务员:“你认识一个叫龚的女人吗?”

服务员态度很好。他认真想了想,茫然摇头:“不知道。”

我和三个小女的故事

江予菲很失望。也许她妈妈的名字真的是假的。

但是很难找到关于她父母的线索,个事她不想放弃。

“那个人影是一种戒指。我见过那种戒指。你知道戒指主人的身份吗?”

服务员惊讶地看着她:“你看到了吗?”

“可以!个事”江予菲点点头。

服务员很认真的说:“戒指是双龙戒指。任何拥有戒指的人都可以向我们的老板提出任何条件。只要我们老板能做到,就无条件答应对方。”

“就这些?”江予菲更加失望。

她以为父母和南宫家有关系,她甚至很久都没有...

“是的,世界上只有十枚戒指,我们老板给了十个人。你在哪里见过双龙戒指?”

江予菲期待地看着对方问他,眼睛里光芒微亮,“我忘了。进去吧,我需要交易。”

“不好意思,请进。”服务员领着她进去,他们走进客厅,然后服务员领着她进了左边的小门。

江予菲走进来,看见五个人站在里面。

有四个人穿着同样的黑色西装,他们站在长桌子的两边,显然是作为保镖。

另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英国人坐在一张长桌子旁边,江予菲不知道他的身份。

这个房间装饰豪华,但除了座位什么也没有。

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上前去,微笑着伸出一只手,用中文说:“您好,女士,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杰森?亨特,你可以叫我杰森。”

“你好,亨特先生。”江予菲握着他的手。

亨特用中国礼仪和她握了握手,然后请她坐下,而他在她对面坐下。

“夫人,您今天拍摄的物品价值25亿英镑。卖家说你可以选择任何支付方式。卖家在隔壁房间。你可以先把你的钱付给我们,我们帮你交给卖家,让你充分保护你的* *”

不是保护她的* *,是保护萧子彬的* *。

她把股份转让给这里的人,然后这里的人把股份转让给肖子斌。

小紫彬的那份不是出自她的手。

即使她报警,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在敲诈她的股份。

难怪他们会选择这里的交易场所,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易。

目的是不留下任何东西。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能看看我的人吗?”

“你的人?”

“对,就是今天这个人。”

对方知道后,亨特笑着说:“夫人,他在这里,但我们有,不是对方。只要交易完成,我们马上把他交给你。”

总之,圣安西厅的作用是第三方交易平台。

类似于网上的旺旺,可以充分保护买卖双方的权益。

江予菲点了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题:“我听说过你的双龙戒指。如果有双龙戒指,真的可以要求任何一种要求吗?”

亨特严肃地说:“是的,只要我们老板能做到,就没有问题。”

亨特严肃地说:“是的,小女只要我们老板能做到,小女就没有问题。”

江予菲握紧了双手,她的父亲把戒指留给了她,也许是为了让她用它来寻找自己的下落。

或者可能还有其他目的。

但现在,她不得不用戒指来拯救阮的家人。

一旦她40%的股份落入肖子斌手中,阮家就再也站不住了。

萧子彬,他们拿了阮之后,肯定会打压阮家所有人。

阮家若灭,阮亦灭...

江予菲低头沉思。他抬头说:“如果你有双龙戒,能直接见老板吗?”

“小姐,你有吗?”亨特怀疑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她摘下脖子上的项链,把戒指递了过去。“看,是这个戒指吗?”

亨特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赶紧起身恭恭敬敬地说:“对,这就是双龙戒。”

“我想见你的老板。”江予菲直接说道。

亨特半信半疑地说:“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我的老板。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

“谢谢。”江予菲笑了。

“请稍等。”

亨特说着出去打了个电话。江予菲焦急地等待着。

她不知道这有多重要。她如此轻率地把它拿出来,希望什么都不会发生。

五分钟后,亨特又进来了。

他笑着说:“我已经联系了大管家,大管家说十分钟后到。”

“什么是大管家?”

“大管家是南宫家最大的管家。他姓哈代。很多时候,他的话可以代表boss的意思。”

江予菲明白大管家是南宫老板的代言人。

“你老板不来吗?”江予菲又问道。事实上,她想见见南宫老板。

“大管家一个人来见你,就够了。有什么要求可以问他。”

“谢谢。”江予菲不再问什么。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亨特的管家准时进来了。

亨特对他标准的90度弯十分恭敬:“大管家,她是双龙戒指的主人。”

男管家是一个纯粹的英国人。他大约六十岁,有一双锐利的棕色眼睛。

鹰钩鼻,肤色略白,高大威严,衣冠楚楚,加上严谨的面色,你就知道你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江予菲站起来微微笑了笑:“你好。”

大管家看了看她,然后大步走上前伸出一只手扶住她:“你好。”

看着桌上的双龙戒指,大管家疑惑地问她:“这个戒指怎么来的?”

“还需要问戒指的来历吗?”

“是的,这十枚戒指是老板送的,现在他们已经拿回了九枚,只有这枚。我们要确定真正拥有戒指的人是老板给的人。”

听到这里,江予菲兴奋起来。

也许他们真的认识她的父母。

她赶紧说:“我爸爸给我留了这个戒指。我父亲现在失踪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爸爸是谁?”

“我爸爸叫萧泽新...

“为什么要给我拍照?”江予菲捂着脸,个事不让他开枪。

她还没洗脸。谁知道她眼睛周围有没有口香糖,个事也不洗脸不梳头。恐怕她看起来很邋遢。

“你在笑。”阮天玲解释道。

“什么?”江予菲不明白。

“你在梦里笑。”

“所以你偷拍了?”江予菲拿起手机,打开相册。“丑就删。”

阮,抓起往事,像看婴儿一样守护着:“不要删!”

“不好看。为什么要留着?”江予菲举起手臂去抓,阮田零也举起了手臂。她够不着。

“谁说不好看,我觉得好看。”阮天玲笑着说道。

江予菲不相信:“你给我看看。”

“好。”

阮天玲打开相册,没给她手机。他把它翻过来给她看。

江予菲觉得它真的很丑。反正她不满意。

“这个不允许,删了吧!”她抓住阮的手,激动地说:

“为什么?”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不好看!”

“哪里不好看,我就好看。”

江予菲盯着他:“笑得像个白痴,这有什么好的?看这个,跟傻子没什么区别。”

阮、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我很喜欢。”

江予菲很生气:“你喜欢傻瓜吗?”

“我喜欢你!”他放下手机,俯下身亲吻她的嘴唇。

“嗯……”江予菲的嘴唇微微张开,舌头伸进去,缠着她,轻轻地抚摸着。

但是,男人的欲望和早晨的欲望都很强烈,阮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吻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激烈。

江予菲仰面躺着,她感觉到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喉咙...

激烈的亲吻持续了很久,逐渐变得温柔,然后停止了。

阮,侧着身子,用手轻轻拂了拂她的头发,低声溢出:“你做了什么梦,笑得那么开心?”

江予菲想起了梦里的情景,现在她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猜。”

阮天玲笑道:“我一定梦见我了。”

“自恋,不是你。”江予菲自豪地笑了。

阮、皱着眉头,很是嫉妒。“不是我吗?不是我。你还是笑得那么开心……”

“你一定会笑吗?”

“当然!没有我的梦想你怎么会这么幸福?”阮对说自负。

江予菲笑了:“你太傲慢了。在我心里,还有比你更重要的人。”

阮,眯着眼,板着脸问:“谁?”

江予菲拍了拍高婷的肚子。“他们。”

“你梦见他们了吗?”

“嗯。”

阮、是真的吃醋了。在她心里,孩子比他重要。

他勾勾嘴唇,微微笑了笑。"于飞,孩子出生后,把他们交给他们的祖母."

“为什么?”江予菲惊讶地问。

阮,轻轻抚过她的脸,温柔地笑了笑:“我妈最喜欢带孩子,你不给,她就带走。而且我妈很有育儿经验,对孩子的成长很有帮助。孩子三岁的时候,会被送到最好的幼儿园。学校停课,每周只能回家一次。”

“然后四岁的时候要上小学,小女就送他们出国留学,小女从小就在国外接受开放教育。大学,硕士,博士也出国留学。等他们学业归来,我会让他们打理公司,结婚生子。你说什么?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我会和我的家人讨论,我相信他们会同意的。为了孩子好,你会同意吗?”

江予菲:“…”

阮田零笑得越来越温柔:“你以为这样不好吗?”

“孩子们的生活都是你这样规划的,我没有机会参与。”她闷闷地说。

阮田零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嘴唇。“你怎么会没有机会呢?你生下了他们。在他们的生活中,你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没有人可以替代。”

江予菲瞪着他,突然笑了:“不,我的孩子是我的主人!”

她推开他,起身下床。

“雨菲,我真的是为了孩子们好……”阮、凑过来劝她。

江予菲回过身来,冷冷地说:“是的,但我会陪他们出国,照顾他们的饮食,和他们一起长大。”

阮::“…”

江予菲得意地笑着,朝浴室走去。

关上卫生间的门,她嘴角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不要说和孩子一起长大,就可以随时联系,没有机会见到。

也许,他们甚至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

江予菲抚摸着她的小腹,轻声说道:“宝贝,我妈妈该怎么办?”

洗完澡,阮田零扶她下楼吃饭。

吃到一半,想起梦里的情景,忍不住问阮,。

“难道你对我的梦不好奇吗?”

阮,抬头淡淡的说:“反正没有我我也没兴趣知道。”

江予菲不理他,自言自语道:“我梦见了孩子们的样子。他们很可爱,大眼睛,小酒窝……”

阮、幽默地说:“你脸上有酒窝。你的眼睛和我一样大。孩子一出生肯定是这样。”

江予菲反驳道:“世界上有很多酒窝大眼睛的人,但是每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的孩子真的很可爱,可惜你不能和我一起做梦。”

最后一句,她说很抱歉。

阮,估计以后连孩子的脸都看不到了,她很希望他也能看到孩子的样子。

阮,微微颔首:“我有办法知道这孩子长什么样。”

江予菲惊讶地抬起头。“什么办法?”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阮、的方法是计算机综合。

有了爸爸妈妈的照片,你就可以为未来的宝宝构图了。

江予菲看了看他的小说综合。当婴儿的照片出来时,她惊呼道。

“好像,好像是我梦里的宝宝!”

阮,撇了撇嘴道:“原来我儿子长这样。”

江予菲盯着照片,不忍移开视线:“你能打印出来吗?我要留着它。”

“是的。”阮书房里的的电脑是连着打印机的,一张两个小豆的照片是从打印机里吐出来的。

江予菲拍了照片,爱不释手地看着它们。

江予菲的手指在他们的小脸上摸了摸,个事嘴角噙着一个大大的弧度。

“于飞。”

“嗯。”

“孩子不一定长这样。只是电脑合成。是假的。别盯着看。”阮天玲从后面搂着她,个事轻声说道。

江予菲还是不忍移开视线:“阮田零,他们真可爱,你不觉得吗?”

“还不错。”阮天玲淡淡道。

江予菲瞪了他一眼,继续瞪着。

“我们出去走走吧。”阮天玲伸手去拿照片。

江予菲紧紧抱住:“不,走,我去卧室。”

她笑了笑,去卧室看照片。

阮天玲不悦的哼道,两个臭小子没出来只是得到了江予菲的青睐,后来出来了。

不,他们出生后,必须留给他们的祖母抚养。

江予菲把照片送到相框,做了最好的白色钻石相框,挂在他们卧室的墙上。

就在床的对面。

每天只要她睁开眼睛醒来,就能看到可爱的宝宝。

结果第二天,阮拍了一张大大的结婚照,比一个人的还高,直接挂在床对面或者宝宝照片旁边。

经过这样的比较,江予菲发现婴儿的照片太小了。

两张照片,就像南瓜和番茄的区别。

她只要一望过去,眼睛就会不自觉地被婚纱照吸引,然后就会看到张君身上阮的美丽容颜

江予菲觉得好笑。他在和孩子们竞争吗?

她什么也没说。反正她睁眼一觉醒来,同时看到他们家的照片也挺好的。

阮、在家休息的时候,打算提前陪去医院检查。

对了,让医院准备分娩。毕竟离预产期只有一个多月了。

一辆保姆车,前面坐着李婶和司机,后面坐着和阮。

车到医院的时候,阮扶着下了车,李大妈背着东西。

b超室里,阮田零陪在江予菲身边,和她一起看胎儿彩超。

“这两个婴儿发育得很好,他们很健康,五官也更清晰了...你看,孩子的鼻子和爸爸很像。”女医生开心地笑了。

江予菲仔细看了看,果然——

宝宝现在还小,鼻子不高,但是已经能看到一点形状了,和阮的鼻子很像。

阮的鼻子高如玉,轮廓很深,比整形后的鼻子还要好。

不管男女,只要鼻子好,人就不会丑。

他们的孩子阮鼻子上贴着,想必也是个帅哥。

江予菲高兴地捏着阮田零的手,急切地问:“这孩子像我吗?”

女医生指着孩子的脸说:“他们的脸和你的差不多,但也像爸爸。”

“能看到酒窝吗?”江予菲傻傻地问。

就连阮天玲都噗嗤笑了。

“不行,他们生下来你才能看。”女医生没有嘲笑她。

江予菲尴尬的红了脸,她为什么问这么傻的问题...

做完b超,带她去见了院长。

这家医院拥有阮的股份,小女几个名医还是他的医疗团队,小女所以院长对他们很客气。

院长答应把江予菲留在最好的贵宾病房,并安排医院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给她接生。

一切准备就绪。江予菲可以随时来这里分娩。

阮,安排了每一个细节,但是...

江予菲一脸阴沉,他们的孩子不会在这里出生。

米砂说,南宫世家会安排那边的一切,不需要她来控制任何事情。

她只需要生个孩子。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阮天玲轻声问道。

江予菲收回思绪,笑了笑:“我很好...顺便说一下,我很久没见到龚姐姐了。听说这两天她要来A市,想约她吃饭。”

“好的,我会联系她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南宫家怎么了?她会努力反抗他们,努力留住自己的孩子。

第二天宫美来了。

阮去了公司。听说有个大项目需要他亲自协商,所以要提前上班。

邀请公梅坐下后,江予菲把所有的仆人都打发回去了。

龚梅看着她说:“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好看了。”

“有吗?”

“当然。人们都很开心,颜现在身体很好。你和萧之间的恩怨都没有了。你马上就要有宝宝了,好事还会继续。你一定很开心。”

如果只是这些事,她会开心的。

但是,还有更大的隐患...

江予菲抓住龚梅的手,低声说道:“姐姐,我有件事要问你,但是今天的谈话,你必须为我保密,没有人能说出来。”

龚梅见她如此严肃,表情凝重:“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绝对保密。”

“好吧,我答应你!”龚梅爽赶紧回答。

江予菲松了口气。她看着她,迟疑地问:“你知道南宫家吗?”

宫美意外地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伦敦圣安西神庙背后的财团."

龚美秀微微蹙眉:“你问这个干嘛?你怎么知道圣安色寺背后的财团是南宫世家?”

“别问剩下的,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很厉害?”

“怎么了,阮田零跟他们闹矛盾了?”宫美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江予菲从她的表情中知道了答案。

“他们真的好吗?”

“当然!他们是秘密财团,外人几乎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我在伦敦和你大哥联系了一段时间,我知道一些事情。”

她想从她那里知道一点信息,只是因为她认为他们可能知道。

“姐姐,你能以阮田零的身手抵挡他们吗?”江予菲轻声问道。

龚梅摇摇头。"一百阮,不是他们的对手."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他们有这么强大吗?”

“一个经商数百年的家族,在欧洲可以撑起半边天。你说他们不认真?阮只能是在A市及附近几个城市中的绝对君主。连整个Z国都顶不住半边天。他和南宫家的差距,就是芝麻和西瓜的差距。”

江予菲的脸色更加苍白:“你和大哥……”

“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个事事实上,个事我们是认真的商人,没有多少权力。南宫世家不一样。他们不仅财力雄厚,还有自己的军队和杀手组织,甚至和很多皇族都有关系...你告诉我实话,是不是颜惹了他们?”宫美关切地问。

江予菲摇摇头。“没有,我那次去圣安斯厅听说过他们。好好奇问。”

龚梅显然不相信她的故事:“于飞,如果你有什么事,不要隐瞒我们。”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江予菲笑了。

江予菲深知南宫世家的强大,所以他从不冒险。

他们无法抗拒...

她的孩子,她迷路了。

送走宫女,江予菲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阮田零的助理魏萍打来的。

“喂?”

电话那头响起了卫平焦急的声音:“女士,总统出事了,不过不用担心,没什么大问题。他现在在医院,刚醒过来。”

挂断电话后,江予菲匆匆赶往医院。

尽管魏萍说阮田零没什么大问题,但她还是很担心。

好人怎么会晕倒?

他的身体很好。他为什么晕倒?

在贵宾病房门口,有两排保镖站得整整齐齐。

推开门,只见阮田零倚在床上,平静地对魏平说了几句话。

看到她进来,他淡淡地对魏平说:“出去。”

“是的。”卫平恭敬地离开,江予菲上前抓住阮天玲的手,语气关切。

“魏平告诉我,你在停车场晕倒了。怎么回事?”

阮、冷冷道:“是他叫你来的么?!你要是擅长理赔,我马上让他走人!”

“人也是为了你好。我是你的妻子。他应该告诉我他做得很好。不准你把他赶走。”江予菲反驳道。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我是他的上司,他应该服从我的命令!”

“行了,不追究这些了。医生怎么说的,他为什么晕倒?”江予菲关切地问。

阮一提起这事,的脸就黑得像锅底一样。

“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说的!”

“你……”江予菲气的说不出话来,“没什么好说的也想说,你想让我担心死吗?!"

阮天玲抿了抿嘴,就不说了。

“不说算了,我去问别人!”江予菲起身欲走,阮田零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别问了!”

“那你告诉我。”

江予菲很焦虑:“发生了什么事?上次的病毒又复发了?”

“没有。”

“那是干什么用的?”

阮,觉得这是一件可耻的事,也是他莫大的耻辱。

他不想告诉江予菲,不想在她面前丢脸,也不想让她误会。

但是江予菲很用力,所以他说不出来。

“好吧,我说!”他不耐烦道,停止唠叨,期待地看着他。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不自在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人对我用了迷魂药...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