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HC188VIP豪彩|中国有限公司----快穿请君入梦(1/28)

HC188VIP豪彩|中国有限公司 !

每个月,快穿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被派往三个小组前往不同的山区,快穿帮助那里的人们检查健康,并向那里的医生传授更多的医学知识。

她还说,他们医院名额还没定下来,几个人争着去,但是还没决定去谁。

李明熙有点惊讶竟然有这种事。

看来她不是院长之后,消息就被屏蔽了。

医院曾经是她的世界,现在什么都不懂了。李明熙心里有点闷,不舒服。

“要多久?”

“也快了,一次去一周。这是十月份的计划,所以接下来的十个月会有这个活动。”

李明熙点点头:“这个活动挺好的。”

"我也认为听说要去的人会得到表扬和奖金."

“你会去吗?”李明熙问。

韩笑笑着说:“别逗我了。我没有资格当护士。人要选医术过硬的人。他们医术不好,就不去。”

李明丽心里微动,她也有点想去,但显然不现实。

和韩分别提供的时候,李明熙也接到了的电话。

萧郎知道她在外面购物,所以他让她直接去朗明,在朗明吃饭。

李明熙很想念朗明的美食,点了几道自己喜欢的菜。

萧郎笑着说:“馋猫,这些菜是给你准备的。一来就可以吃。”

李明熙突然想吃东西:“等等,我马上过来!”

“慢慢开,注意安全。吃吧,一直吃。”

“好,我明白了。”李明熙笑着挂了电话,不慌不忙的赶到朗明。

在朗明,她没想到萧郎会在门口等她。

李明熙下了车,几步走到他面前:“你怎么站在这里?”

“来见见我妻子,好吗?”

萧郎拉起她的手,宠溺地笑了笑。

李明熙看到两个迎宾员温暖~暧昧的眼神,以为会当众示爱。真的有可能吗?

萧郎带着李明熙上楼去了最好的包厢。

李明熙发现这里的盒子加了东西,汉朝的风格变强了。

甚至每个房间都可以放音乐,都是古典音乐。

萧郎选择了古筝和长笛合奏团——冯秋黄。

听着古典音乐,欣赏着窗外的古典风格,李明熙感觉自己仿佛突然回到了古代。

那种感觉,很舒服,很简单,很纯粹…

她吃着美味的食物,抿了一口竹叶,感觉自己像个仙女。

“怪不得郎明生意好。他来了,不管是谁,都很放松,很享受。”李明熙笑着说道。

萧郎笑着说:“风格的确是这里的一个特色,但美食才是最重要的。”

“是的,这里的食物太好吃了,人们迫不及待地想吃。”

萧郎勾着嘴唇:“你可以每顿饭都吃。”

李明熙故意说:“太贵了,吃不下。”

“免费。”

“那不是吃穷你吗?”

萧郎拉了拉她的身体,李明希突然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亲昵地抱住她,亲了她一下,然后低声说:“把我吃穷了,用你的一生来还债,真好。”

七月和八月是最热的时候。

偏偏夏诺约她中午太阳最强的时候见面。

一辆白色轿车停在餐厅外面,请君安若走出车外,请君关上门,然后飞快地冲进餐厅。

冷空气迎面而来,赶走了外面的热气,她不禁舒服地放松下来。

夏诺已经坐在窗前,向她招手。她微笑着坐下。

“哦,还不错,我已经学会开车了。”香农一坐下,就忍不住逗她。

“我刚拿到驾照。”安若笑了。

两个月前,她的腿一恢复,唐雨晨就主动提出教她开车。但是她太笨了,好久没学了,最近刚考过。

学完之后,唐雨晨给了她一辆只有两个座位的小车。

她很喜欢这辆车,也喜欢白色,所以出门几乎都是自己开车。

看到她开心的脸,夏诺痒得捏了捏她的脸:“小样,你最近过得好吗?”如果你长得像桃花,你只要把‘我很开心’几个字写在额头上就行了。"

安若笑而不语,她真的很开心。

唐雨晨对她很好。他们每天相处得非常愉快。这样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她自然很开心。

“别笑,再笑我就吃醋了。不行,我已经嫉妒你了。你今天请客,我不想吃你!”夏诺故意板着脸说道。

安若仍然灿烂地笑着:“吃吧,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的你不能吃。”

“哎,找个有钱老公不一样!”

她没有吃唐雨晨的钱,但她不能烧自己的钱。

只有夏诺能想起来,夏天中午吃火锅。

如果是别的女人,她们不会和她一起吃饭,但安若也喜欢,所以她们吃得很开心。

洗牛肉的时候,安若问她:“是的,你说过,等我腿好一点的时候把你丈夫介绍给我。这个周末把他叫出来。”

夏诺微微动了动,摇了摇头。“没有,他出差了,一个月后才回来。”

“真巧?”

“你以为我骗了你?”

“没办法,那下次,他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我看。我想了很久,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夏诺随口说道。

安若心想,真是识人。

然后她更好奇他是谁。

吃了两个小时火锅,他们分道扬镳,开车回家。

半路上,安若在一家著名的牛肉店里买了几斤酱牛肉,唐雨晨最爱吃他的酱牛肉。

最近太热了,所以他没有胃口。他买回来吃正好。

拎着牛肉进了客厅,陶澍立刻上前接过她手里的包:“奶奶,有客人来了。”

安若惊呆了,惊讶地问他:“是谁?”

这个家里,平时只有夏诺是客人,唐雨晨的朋友都没来过,所以很好奇谁来了。

“她在花园里。我还没来得及通知少爷。请去看看。”陶叔叔小心翼翼的说道。

在他眼里,似乎隐藏着什么。

安若对谁在这里越来越好奇。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对谁在这里越来越好奇。

当她走到花园时,入梦她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入梦留着长发的女人坐在露台上。

安若走进凉亭,女人回头一看,她看到自己的脸,顿时感到一震,再也无法向前移动。

女人起身向她伸出手,慈祥地笑着:“你好,我叫兰可仁。”

"...你好,你是谁?”安若回头和她握手。

兰可仁微微笑了笑。“我是唐雨晨的老朋友。今天刚回来,就来看他了。既然他不在家,我就不打扰了,现在就走。”

仿佛不愿意多说,蓝可人戴上墨镜离开了。

从头到尾,她和安若谈了不到一分钟。

人走了很久,安若才恢复过来。

她在亭子里坐下,情绪突然变得很低落,心里忐忑不安,浑身无力。

兰可仁,她不认识她。

然而,她认出了她的脸。

丽莎说唐雨晨最喜欢她的鼻子,它又小又精致,有一个非常独特的鼻子。

而蓝可人和云飞雪的样子,有六七分相似...

这个女人有意识地告诉她,在的心里有一个人,现在她有了答案,那个人就是这个叫兰的可爱女人。

安若抱住他的身体,感觉有点冷。

她知道她的婚姻很匆忙,她自认为的幸福即将结束...

————

天色已晚,唐雨晨走出经典,正要上车时,一辆明亮的蓝宝石跑车突然停在他身边。

车里坐着一个女人。

她看着他,嘴角挂着美丽的微笑,美丽的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

她就像一个仙女突然从天而降,深深地震撼了唐雨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女人傻乎乎地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猛踩油门疾驰而去。

唐雨晨立刻恢复了健康,迅速钻进汽车,追上了她。

女的开的特别快,他紧紧的跟着她,怕失去她。

车子穿梭在夜色中,过了许久,皇家蓝色跑车停在海边。她一下车,手腕就像一阵风一样被男人抓住了。

女人抬起头,面对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笑着对他说:“陈,我回来了。”

————

安若一直在家等唐雨晨。

很晚了,他没有回来。

她在床上睡不着,无时无刻不在想那个叫兰可仁的女人。

白天蓝可人走了,她去找陶澍,问他知不知道蓝可人是谁。

陶澍说以前只知道师傅偶尔提起过这个名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看他闪烁其词的回答,她就明白了,蓝可人对唐雨晨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是他以前爱过的女人吗?

不,也许不是以前,也许是他一直深爱的女人...

去年冬天,他离开她去追熟人,会不会是蓝可人?

安若有意识地告诉她,肯定是她。

除了唐雨晨关心的人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有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在冬天跑这么久,追这么久,而且他不想错过见面的机会。

她想想就觉得痛苦。

怎么办?她爱上了他,但他爱的人不是她。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快穿请君入梦

他会为了蓝而和她离婚和她分手吗?

安若越想越心痛,快穿都觉得无法呼吸。

但她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女人。也许唐雨晨不再爱蓝可仁了。也许他现在喜欢的人就是她。

无论如何,快穿她是唐雨晨的妻子,所以她应该是正义的,永远不会失去自己。

反正只要他不提出离婚,她也不会离婚。她希望唐雨晨做出自己的选择。

如果他选择的人是蓝色的,那么她会选择彻底死去...

整个晚上,安若都在思考,而唐雨晨没有回来。

好久不见了。好像这半年来,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从来不在晚上呆着。

但是他昨晚没有回来。解释大概是他已经见过兰可仁了。

天亮了很久,安若怎么都睡不着,才起床。

刚坐起来,唐雨晨推门进来了。

两个人对上一双眼睛,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复杂的情绪。

“一夜没睡?”看到她眼睛下面有黑眼圈,男人忍不住问她。

“你去哪儿了?”安若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唐雨晨去打开衣柜找衣服,把她背对着她。"我昨天遇到了一个熟人,所以就在一起了."

熟人,是蓝色的吗?

安若想问,但她不敢。她胆小。

“哦,昨天也有个熟人来找你,是个女人,叫蓝可人。但她只坐了一会儿,很快就走了。”她漫不经心地说。

男人回头,眼里闪过一抹明白。

她一定明白了什么。

可爱的脸,那么像云和雪,她肯定猜到了什么。

你一夜没睡是因为害怕和不安吗?

唐雨晨放下衣服,走到她身边坐下,手捧着她的脸,严肃地对她说:“听着,她只是我的朋友,不要误会。”

安若慢慢地呼吸,小心翼翼地问他,“那是你昨晚遇到的熟人吗?”

那人淡淡地点点头,低声道:“我有六七年没见她了。昨天聊了很久,只聊了聊。”

其实聊天并不是真的。

他们一直坐在海边,沉默地坐了一夜,没怎么说话。

昨晚他有一千句话要问她,但他不知道该问哪里。

我想他会很高兴和兴奋地再次见到她。然而,事实是,他的心情很凝重。

甚至有人讨厌她...

听他这么一说,安若微愣,他是在向她解释吗?

昨晚,他和兰可仁,也许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她相信他说的话,因为他是一个傲慢的唐雨晨人,他从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松了一口气,安若忍不住笑着说:“我相信你。”

唐雨晨笑着吻了吻她的嘴。

“等我换好衣服,就下去一起吃饭。”他对她说。

安若点点头,兴高采烈地下床帮他换衣服,男人没有拒绝,微笑着享受着她的服务。

洗完就下楼吃饭,没人提可爱的蓝色话题。

一切似乎都和往常一样,自然和谐。

吃完饭,唐雨晨带她上楼睡觉。

两个人一夜没睡,需要好好休息补充体力。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两个人一夜没睡,请君需要好好休息补充体力。

当他上床睡觉时,请君安若靠在唐雨晨的怀里,闻着他自己的味道,他感到很放松。

还好她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昨晚她什么都不担心,但她很开心,因为他仍然属于她。

两个人睡了很久,一直到下午才起床。

晚饭后,唐雨晨没有出去,所以她在家工作。安热正在看电视。九点钟,她洗澡,打算休息一下。

唐雨晨没有任何工作的想法,早早回到了卧室。

他也洗了个澡就睡觉了。但是他们白天睡得太多,两个人都睡不着。

抱着安若的尸体,唐雨晨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里充满了蓝色和可爱的面孔。

那张美丽的脸,充满智慧和狡黠的眼睛。

在我的脑海里,她轻轻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也出现了。

陈,陈...

她喜欢这样叫他。他以前说这个名字土气,不让她叫。

她说她哭的很亲切,坚持喊。

直到他熟悉了她这样叫他,然后她就消失了,他再也没有听到她这样叫他。

可是昨天,她又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陈,我回来了。

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再回来?

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眼前,为什么会影响他的心情!

唐雨晨不想让她影响自己,想把她赶出自己的大脑。

他突然翻了个身,紧压着安若,粗鲁地吻了她的嘴唇。

手,也毫不客气地在她身上移动。

他需要发泄,他需要转移注意力,他不会去想蓝!

他的激烈伤害了安若。她微微蹙眉,轻轻推开他的身体抗议:“唐雨晨,温柔点……”

轻轻的,你无法让那个人忘记。

男人的动作,不是变轻,而是越来越激烈。

他没有给她时间去适应,而是严厉地抓住她,表现得很暴力。他的手抓住了她的腰,力道很大,安若的腰间,很快就有了十个指纹。

她不明白他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变态,但也没有拒绝他,让他发泄。

因为,她也需要发泄,需要强烈地感受他的存在,才会有他属于她的感觉。

两人各怀心事,互相纠缠,与其说是在* *,不如说是在发泄。

激情像风暴一样来去匆匆。

唐雨晨疲惫地躺在她身边,拥抱她,亲吻她的额头,充满爱意地说:“去睡觉吧。”

“嗯。”安若紧紧抓住他,闭上了眼睛。

然而,他睡不着。看着安若的脸,他的眼睛沉重。

这个女人,他已经决定和她共度余生。即使没有爱,他也不会抛弃她。

兰可仁已经成了他的过去,不要再想她了。

她早就和他失去了关系,他应该向前看而不是活在过去。

唐雨晨下定决心,感觉轻松多了。但是当他晚上做梦时,他仍然梦见自己是蓝色的。

我梦见了七年前他们分开的那一刻。

那天,蓝天空像她的名字和她的人民一样美丽。

他握紧她的手,坚定地对她说。

“乖,跟我来。我会带你走得远远的,远离这里的一切!”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她默默地看了他几秒钟,入梦收回手,入梦淡淡地说:“陈,我不跟你走。”

“为什么?”

“我有我的责任和使命。”

“如果我要你放弃使命,你一定要跟我走吗?”

"...在我心中,使命永远是第一位的。”兰可仁斩钉截铁地说,她的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唐雨晨深吸一口气,用沉重的声音问她:“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是选择和我一起去还是选择继续你的使命?”

兰可仁沉默了很久。最后,她转过身,留给他一个坚毅的身影。

“哎,谁也不能让我放弃使命。”

她这样对他说,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说服她回头。

这是一条不归路,明知自己九死一生,却还是选择了走下去。他舍不得让她死,求她跟他走,她拒绝了。

她真的喜欢他爱他吗?不然你为什么不顾他的感受选择他,即使你想你会和他去哪里?

她的拒绝让他悲伤、愤怒和憎恨。

恨她总是那么无情,恨她总是把他放在第二位。不管他怎么努力,在她心里,肩上的责任永远比他重要。

也许她年轻有活力,也许她真的很讨厌她。

他阻止了她,选择了一个人离开,从此和她失去了联系。后来他后悔了,到处找她,可是再也找不到蓝可仁了。

一年,两年,三年,他一直在等她,她却一直没有出现。

他心想,她一定死了。事实上,没有人能完成任务。她去了,最后会很惨。

想到她可能已经死了,他的心痛得无法呼吸。在她生日那天,他多年积累的情绪爆发了一次,于是他失去了找人打架的控制,自己撞倒了十几个人。

那天他也受了很重的伤,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休养。

一个月后,他选择结婚。如果算命先生说的是真的,他会开始提前计划。

也许,他杀了六个老婆之后,她会回来,然后他会娶她,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

他一直希望她还活着,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上帝没有辜负他,她真的回来了,但是他心里的爱却变得更重,让他不愿意再拾起来。

也许,这就是命运,总是那么戏剧化,那么喜欢捉弄人。

唐雨晨从梦中睁开眼睛,想到了梦里的一切。他嘲弄地笑了笑。

蓝可仁,我等你回来的时候,你没回来。现在回来有什么意义?

太迟了,太迟了。

————

生活照常进行。

即使唐雨晨告诉安若他和兰可仁只是朋友,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兰可仁的出现还是影响了他的心情。

当他和她一起看电视时,他会因为看电视而分心。

他的话变少了,他总是沉默,好像在想别的事情。

这些微妙的变化,安若看在眼里,虽然心里很难受,但她没有表现出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她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她会给他时间,让他慢慢忘记蓝颜,给他时间选择。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快穿请君入梦

唐雨晨真的想忘记蓝色。

她打过电话,快穿但他没有接。他没有注意到关于她的消息。

他承认自己有点懦弱,快穿但只有这样他才能尽快冷静下来,真正忘记她。

有时候想想都觉得可笑。

她没回来的时候,他每天都想着她,希望能见到她。

她回来了,他又想忘记她。但不管她回来没回来,总是影响他的思维,让他觉得不舒服。

手机响了,是梁潇,唐雨晨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响起梁潇懒洋洋的声音:“今天有个朋友聚会,就你一个人,快来。”

听了这话,唐雨晨知道这个聚会有问题。

也许蓝色在那里。

“我没有空”他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梁潇冷笑道:“你在家做什么?做一只退缩的乌龟?”

这么大胆的用这种嘲讽,我敢叫他缩头乌龟!

唐雨晨冷冷地问他:“在哪里?”

梁潇说了地址,挂了电话,然后走出书房来到卧室,对正在画画的安若说:“我想和几个朋友聚一聚,请跟我一起去。”

安若怔住,惊讶地看向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唐雨晨经常出去和朋友聚会,但从不带她一起去。他的朋友们,除了梁潇,她一无所知。

他今天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想让她和他一起去?他是要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让她熟悉他的圈子吗?

“赶紧换衣服,十分钟后离开。”他拉开门,没给她反应的时间。

安若匆匆换好衣服,化了淡妆,下楼去了。

坐在他的车里,她问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聚会?”

“就几个人吃饭。”

“哦。”

唐雨晨发动了汽车。二十分钟后,他们到达了一家著名的川菜馆。推开门,那个人第一个进了箱子。

坐在里面,兰可仁突然抬头看着他,但却看着他那双漆黑的MoMo眼睛。

她的眼里迅速闪过一丝愁云,他还是无法原谅她,是吗?

“终于到了。”梁霄露出一丝笑容,看他的眼神,别有深意。

唐雨晨走进去,被挡在后面的安若也暴露在两个人面前。

看到她,蓝可人和梁潇怔了怔。然而,他们很快就恢复了他们的样子,以至于人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安若也看到了他们。她拉着唐雨晨的手,悄悄地走了进去。

“我的妻子安若。这是我以前的朋友蓝可仁,这是梁潇,不用我介绍。”男人简单介绍了一下,也不多说话。

安若和他们问好,然后坐在唐雨晨身边。

四个人吃饭的小聚会。

点了菜,他们边吃边聊,梁潇聊得最多。唐雨晨和兰可仁也偶尔聊几句,但都是不着边际的话,仿佛只是普通朋友。

安若无法进入他们之间的话题,所以他埋头吃饭。

突然,一条带刺的鱼被放进了她的碗里。唐雨晨温柔地对她说:“多吃多点,不要光吃。”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对他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请君而蓝可人则微微垂下眼睛来掩饰他眼中的阴郁。

有一次,请君他还为她摘鱼刺。她以为他只会给她挑鱼刺。

可惜她错了。现在他身边还有其他人。她和他真的过去了,再也不能复合了吗?

吃了一会儿饭后,安若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一走,盒子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了。

唐雨晨沉着脸,梁潇迅速解释道:“别误会,我设了一条线让你见见,只是希望你有话要说清楚,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再说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如果你有话要说,没必要隐瞒。”

兰可仁看着唐雨晨笑了:“我让梁潇约你出去。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躲着我吗?”

“我避开你了吗?”唐雨晨淡淡问道。

蓝可笑,她知道他还在生她的气。

只要他还在乎她,一切都有挽回的机会。

“陈,我回来的时候,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也有什么话要问我?”她又问。

“恭喜你平安归来。”

这句话里,语气还是很冷,这是他对她的态度。

兰可仁的表情微微有些呆滞,孤独的问他:“你还恨当初我没有和你一起去,难道我没有选择你吗?”

唐雨晨沉默不语,没有回答。

这时,安若推门进来,男人看着她。她的表情很自然,她不应该听到他们的谈话。

刚才的话题被打断了,兰可仁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大家继续吃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吃了一会儿后,唐雨晨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来了。

他打开,是蓝可仁悄悄送给他的。

她说:以后再说吧。

唐雨晨目光微亮,事实上,他也想和她说话,总是这样回避,也不是办法。

吃了几分钟后,他对安若说:“吃完自己回去。如果我有事情要和他们处理,我暂时不会回去。”

安若放下筷子,平静地点点头:“你要多久才能回去?”

男人黑着眼睛看着她:“一定要在天黑前回去。”

得到他的承诺,安若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她知道他想和兰可仁单独谈谈,但他晚上会回来说明他的心是站在她这边的。

安若也没吃东西。她起身向他们告别。

看着她悄悄离开,唐雨晨的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她应该知道他和兰可仁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她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这让他很惭愧。

“我看得出她是个非常好的女人。”蓝可人突然说道。

唐雨晨收回目光,淡淡地问她:“你是在这里说话还是在别的地方?”

“就在这里。”

“你们两个聊,我先走了。”梁潇可以离开了,只有他们两个留在箱子里,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默。

“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唐雨晨懒洋洋地问道。

蓝可人看着他英俊的脸,眼神里流露出悲伤和深情。这个男人,想了七年,永远不会知道她有多爱他。

他不会知道她为他牺牲了多少。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快穿请君入梦

微微低头一看,入梦她很沮丧的说:“其实我回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入梦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你对我的态度。”

“嘿,我现在已经离开组织了,我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了。”她又说。

唐雨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兰可仁苦笑着说:“信不信由你,我离开组织是为了和你永远在一起。哎,我回来了,你怎么不在原地等我?”

“元旦那天是你吗?”男人不回答反问。

“嗯,是我。”蓝可人点点头。

是她。她看见他了。她为什么逃跑?她为什么要避开他?

如果当时她出现了,他对她的态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有些东西,往往是一条细线差,结局完全不同。

唐雨晨拽着她的嘴,讽刺地说:“亲爱的,我等你,但你再也没有回来。在这一年之前,我一直在等你。可惜那天你回来了,却没有选择再和我见面。那天之后,我决定不等你了。蓝,我们就此打住吧。”

说完,他起身果断离开。

蓝可人震惊地睁开眼睛,内心痛苦不堪,眼泪突然滑了下来。

他说什么,就这样?

她辛辛苦苦回来,怎么能就此罢休!

蓝可人急忙追了出去。上车前,他一把抓住他的袖子,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他,语重心长地跟他解释。

“陈,不是你想的那样。回来的时候就想看看你。我有任务要做,所以不能认同你。我不是有意要避开你。你相信我,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唐雨晨的身体僵硬了,他握紧双手,薄薄的嘴唇压成一条线。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拉着她的手,淡淡地说:“不管你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躲着我,都没关系。错过了就错过了。现在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

他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为了你放弃安若。”

嘣-

蓝色让人觉得晴天霹雳,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她一直以为他会一直爱她,会一直独自属于她。

但是现在,他告诉她,他不会为了她抛弃他的妻子...

兰可仁痛苦地看着他,低声说:“告诉我实话,你爱她吗?”

"..."他沉默了。

“你不爱她,是吗?陈,你心里还有我,是不是?”

"..."唐雨晨保持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说的是真的。

兰可仁看到了希望。她抓住他的胳膊,说了她想说的话。你不说出来,可能真的有失去他的危险。

“梁潇告诉我,你结了六次婚。但你没有结婚是因为你爱他们。你是为我做的,不是吗?陈,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回来和我结婚吗?”

“现在我回来了,你为什么又要这样对我?毕竟你还是恨我!陈,你恨我,我接受,我接受你怎么惩罚我。但是请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要我,好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她的话踩到了那个人的尾巴。

唐雨晨捏了捏她的下巴,快穿咬紧牙关,快穿冷冷地说:“你说得对,这一切都是我为你做的。但我还是决定放手,蓝,我累了,以后也不会为你做任何事!”

他拒绝说完,转身坐在车里,不带一丝留恋,发动车子离开。

蓝可人蹲下身子,捂着脸流泪。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会一直在同一个地方等另一个人...

————

唐雨晨没有立即回家。他去那本名著里喝酒,喝醉了。

梁潇看不过去,抓起手里的瓶子,淡淡地说:“既然她还在我心里,就陪着她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在等她。”

唐雨晨靠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是的,他只是在等她回来和她在一起。

但是当他一直期待的幸福唾手可得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渴望了。

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它会改变很多事情。

所以,很多事情都变了。

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梁潇试探性地问他,“你没有决定放弃安若,是吗?不像你的风格。你不爱安若。你怎么能为她做这件事……”

“不全是因为她。”唐雨晨突然打断了他。

“那是什么原因,你说出来,知道原因对你找到解决办法有好处。不然你会一辈子纠结在痛苦里?”

他不想谈这件事,所以唐雨晨站起来走到门口,“我得回去了,”

他答应安若天黑前必须回去。

可是他醉成这样,怎么回去?

梁潇抓住他,无奈地说:“算了。来吧,我送你回去。”

安若在家等唐雨晨回来,却发现他喝醉了。梁潇把男人交给她,然后离开了。

看着床上那个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唐雨晨从不喝醉,她也从未见过他喝醉。但是今天,他喝了很多酒,让自己喝醉了。

你会为了忧郁而用酒精麻痹自己吗?

一想到自己内心如此关心蔚蓝,安若就有一种被抛弃的恐惧。

其实她真的很怕失去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继续这段婚姻,留住他。

床上的男人动了动,痛苦地呻吟着。

安若回过神来,急忙给他倒了杯蜂蜜水喝,又去卫生间拿出一盆水,准备给他擦洗。

他一出来就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原来他吐了,吐了一地。

放下脸盆,她要先把地板擦干净,然后给他脱衣服,帮他洗脸。

当他擦脸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抓住她的手,含糊的声音:“亲爱的,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不让我忘记你……”

安若浑身一颤,眼睛里有东西碎了,胸口疼得发烫,内脏也很不舒服。

她用力抽回手,匆匆退了几步,站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不爱她,她也一直知道。

宝宝不投这本书的月票。这个月虞姬会通知大家投我的新书,因为新书会上榜。希望大家能留着给当时的虞姬,好吗?谢谢大家~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她身上。

一再地...

莫兰一直固执的求饶,请君齐瑞刚固执的不让她走。

时间过得很慢。

莫兰似乎听到有人走下楼,请君低声说话。

她睁开眼睛,迷茫地看着窗外,发现已经快天亮了。

而她的祁瑞刚依然不知疲倦。

莫兰困惑地迅速闭上眼睛,然后完全陷入了昏迷...

莫兰做了一个梦,漫长而单调。

她梦见自己正乘着一艘小船在海上航行。

然后船不停的摇晃,摇晃,摇晃,停不下来。

“大主妇,大主妇……”

莫兰被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有人在推她的身体。

“是什么?”莫兰迷迷糊糊的问。

仆人小心翼翼地说:“夫人,已经中午了...你该起床吃饭了。”

莫兰皱眉,她竟然睡到中午!

她试图撑起身体,却发现全身酸痛,一点力气都没有。

想到昨晚祁瑞刚对她的折磨,莫兰非常生气。

“我不吃,出去。”她今天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做。

仆人坚持说:“让我给你拿食物来。怎么能不吃,或者吃了继续休息?”

莫兰有点奇怪。

仆人平时不是这样的。他们平时很听话。莫兰以为她这么一说,仆人马上就走了。

但她没有,固执地劝她吃。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突然问道:“瑞奇刚才是不是让你叫我去吃饭?”

否则,仆人会有勇气叫醒她。

仆人垂下眼睛:“不,这位先生很早就出去了……”

好像是祁瑞刚叫她这么做的。

莫兰不想让仆人难堪,更不想让她的肚子难堪。

“带进来。”

“好!我马上发给你!”

仆人进来时,莫兰已经穿上了长袍。

她靠在床头,就这样坐着让她浑身不舒服。

仆人在床上放了一张小桌子,然后把食物放在上面。

都是莫兰最爱吃的菜...

莫兰非常饿。放下筷子前,她吃了一碗米饭和许多蔬菜。

仆人给她端上了水,很快就收拾行李离开了。

莫兰又躺下了,但睡不着。

但是她浑身没力气,就想这样躺着。

但是她的身上充满了黏黏的感觉,床单和被子也有散落的味道。

莫兰想了想,撑起身子,打开抽屉,找到避孕药,吃了起来。

现在她不能怀孕,现在不是时候。

按下仆人铃,莫兰让仆人进来打扫房间,她去浴室洗澡。

躺在浴缸里,莫兰洗了一个小时不想起床。

她的身体真的很痛,很难动弹。

这一切都是拜祁瑞刚所赐!

莫兰想发泄她的愤怒,但她无处发泄。

洗完澡,她回去睡觉,然后下午就睡了。

好像有人在盯着她看。

莫兰猛地睁开眼睛,面对祁瑞刚漆黑的眼睛。

他坐在床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

“你居然睡到现在?”祁瑞刚扬眉开口。

!!

莫兰直挺挺的,入梦不看他,入梦也不回答他。

她下了床,穿上拖鞋,去了洗手间。

她出来的时候,祁瑞刚还坐在床上,眼睛还盯着她。

莫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去开门离开了卧室。

她直接去找老人。

她去的时候,保姆正在照顾埃文吃饭。

埃文看到她,伸出小手,兴奋地笑了。

“我来做。”莫兰抱着孩子,拿着勺子喂他。

埃文在她怀里很安静,吃得很甜。

小家伙吃了半碗饭,就不吃了。

莫兰带他去玩,没多久就到了吃饭的时间。

她把婴儿交给保姆,然后走向餐厅。

祁瑞森今晚也在那里,莫兰在祁瑞刚身边坐下,仍然不看他一眼。

祁瑞刚确实看了她几眼,她没有理会。

吃到一半,齐大师对齐瑞森说:“年底,你和陶然结婚了。”

齐瑞森淡淡地笑了笑:“陶然说她今年可能没有时间,希望明年考虑这些事情。”

“你是这么想的吗?”他问。

齐瑞森点点头:“嗯,我也觉得明年合适。”

祁他其实并不在乎祁瑞森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他只在乎他会不会结婚。

“那明年再说吧。年底,先选日期。”

祁瑞森没有反对,祁老爷子很高兴,也和颜悦色了许多。

“你现在对那个项目熟悉吗?”他问莫兰。

这是他第一次关心莫兰的工作。

“项目我基本熟悉,现在准备买地。”莫兰回答他。

齐大师沉思片刻:“买地不太好吧?”

“嗯。”莫兰点点头。

“龚蓓家族的人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应该和他们好好商量。也许他们会放弃土地。”

“我明白了。”

齐老爷子不再问什么,至于莫兰和祁瑞刚之间的诡异气氛,他也没在意。

晚饭后,莫兰和埃文呆了一会儿,打算回去休息。

祁瑞刚早回去了。

莫兰白天睡了很久,晚上睡不着,就在卧室里打开电脑工作。

她只知道计划的每个细节。

工作了一会儿,她上床睡觉了,祁瑞刚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今天一整天,她没有对祁瑞刚说一句话。

祁瑞刚从书房回到卧室,莫兰已经关灯睡觉了。

齐瑞刚不太喜欢这种氛围。

他去洗澡,直接上床,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

莫兰平时会反抗他,但今晚没有。

齐瑞刚亲了亲嘴唇,她很安静,既不拉拉扯扯,也不拒绝。

祁瑞刚知道她生他的气。

他非常温柔地吻她,抚摸她...

莫兰一直很安静很温柔,没有任何排斥,但是没有任何感觉。

齐瑞刚的吻变得凶狠——

莫兰盯着天花板,眼神渐行渐远,看起来像是在外面游荡。

“你在想什么?”下巴突然被人捏住,祁瑞刚调笑不满的问她。

莫兰看他一眼,继续发呆。

“我在问你,你在想什么?”

!!

“莫兰!快穿”

齐瑞刚眯起了眼睛。“你决心不和我说话吗?”

"..."莫兰没有回答他。

“你生我的气吗?”

莫兰还是没有回答。

祁瑞刚突然进入她的身体,快穿莫兰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

祁瑞刚很沮丧,他只能继续努力,试图拉回她的注意力。

就算她跟他闹,也比不小声说话强。

莫兰以前也是这样。不管他怎么对待她,她都没有反应。

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吗?

祁瑞刚抱紧她,几乎要把她变成他的血肉!

莫兰仍然没有回应...

过了一段时间,祁瑞刚的动作停止了。

“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和我说话吗?”他抚摸着她汗湿的脸颊,低声问道。

莫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闭上了眼睛。

祁瑞刚抿住嘴唇,终于只是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两天,莫兰对祁瑞刚的态度很冷淡。

她不擅长和齐瑞刚吵架,吵架。

而且吵架一点意义都没有。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和漠视。

面对这样的莫兰,祁瑞刚根本得不到她的关注。

他真的宁愿她对他大吵大闹,也不愿面对她的冷暴力。

“莫经理,午饭时间到了,总裁要你准时去吃饭。”贝琳达敲门进来提醒她。

莫兰头也不抬,好像没听见。

贝琳达知道这几天他们两个在吵架,她不想当炮灰,一完成任务就走了。

贝琳达一离开,莫兰就收拾行李,带着包离开了公司。

她打的,没坐齐瑞刚给她的车。

出租车停在一家餐馆门口。

莫兰下了车,走进餐厅。

“欢迎,你有预约吗?”服务员礼貌地问她。

莫兰点点头。“我今天早上订了一个箱子……”

莫兰来的比较早,距离于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因为上次迟到了,于根本不想理她。

难得他这次愿意赴约。莫兰自然想早点来。

莫兰正在看菜单,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你不用看她就知道是祁瑞刚。

“你好……”她通过电话打了个盹。

齐瑞刚低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你不在公司,去哪儿了?”

“我在外面吃饭。”

“你一个人吗?”

“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挂了。”莫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在哪里?”

“现在是我私人休息时间。如果你没事,我就挂了。我不想被打扰。”说完,莫兰挂断了电话。

祁瑞刚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很是郁闷。

他又打了电话,但莫兰不再接电话。

祁瑞刚还想玩,但是想到这几天她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他主动讨好她,跟她和好了。

她看起来仍然又冷又虚弱。她想让他做什么?!

他承认那天晚上他失控了,不应该那样折磨她。

但是他也太爱她了,他没有对她做任何事...

祁瑞刚越想越生气!

!!

既然她不想理他,请君他为什么要把火热的脸贴在她冰冷的屁股上?

祁瑞刚打了两个电话,请君就没再打给我。

莫兰的耳朵很干净,否则她会选择关掉。

阳台的门突然被推开-

余,穿着白衬衫,走了进来。“莫小姐。”

莫兰起身微笑。“龚蓓先生,请坐!”

余嘴角带着微笑,和上次约会相比,他这次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他没有先坐下,先生却伸出手:“夫人,请先坐下。”

他的笑容,他的动作,他的语气,都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

莫兰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余就坐在她对面。

“龚蓓先生,请先点菜。我们可以边吃边聊吗?”莫兰笑了笑,把菜单递给他。

余点点头,接过菜单,点了几个菜。

莫兰也早点了几个菜,菜很快就上了。

亲自倒了两杯红酒,莫兰举起杯子:“龚蓓先生,我先敬你一杯。”

“莫小姐能喝吗?”龚蓓·段誉举杯,勾唇笑着问道。

莫兰很尴尬,她真的不能喝酒。

“喝一点没问题。”她笑着说。

余点点头:“好,就喝一点。”

然后他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杯子。

莫兰能感受到他的善良,齐瑞刚一直跟她说宇不是好人。

她也在提防他。

此刻看到他这个样子,她对他的好感就多了几分。

莫兰只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

“龚蓓先生应该先吃饭。吃完我们可以慢慢聊。”莫兰不会招待客人,所以说话有点不自然。

余拿起筷子,咬了一口菜。“莫小姐来找我要地?”

没想到他先说了这个话题。

莫兰抓住机会点点头,“是的。我目前负责奇石的这个项目。只是这块地一直没人买。"

贝龚宇笑了。“齐确实想买这块地,但没必要买。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齐还不放弃买地?”

“因为我们已经计划好了这个项目,半途而废自然不好。”莫兰笑着说道。

龚蓓温和地笑了。“齐的计划不错,还有很多项目要放弃。我不在乎这个。”

莫兰真的不知道这些。

“我想放弃,因为计划不可行。这个项目只要能买地,还是可以实施的。”莫兰反应很快。

龚蓓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既然我想把这个项目做好,我该怎么给你?”

他的话一点也没有贬低她的意思。

莫兰也没有不高兴:“这些东西我真的不懂,但我可以学。这个项目公司没有放弃,但是短时间内无法实施,就交给我了。一个是锻炼我,一个是不让这个项目搁置,无人问津。”

余点点头。“莫小姐的分析很对。你有信心把这个项目做好吗?”

“只要你努力,没有什么是做不好的。”莫兰自信地回答。

她一定要做好,做不好。

余咬了一口菜,突然笑了:“这道菜味道不错,你尝尝。”

!!

莫兰不得不咬一口...

“莫老师以前是学什么专业的?”余继续和她边吃边聊。

莫兰的表情很奇怪:“东方语言文学……”

余并不感到震惊,入梦也不感到意外。

“莫老师语文很好,入梦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

看到他没有嘲笑她,莫兰放松了许多。

“虽然我会说话,但我不懂很多东方文化。我当时想的是毕业后当个翻译。”

“你这个想法很好吗?后来怎么不翻译了?”余认真地看着她,仿佛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

莫兰也很认真的回答他:“因为我上大学没多久,就结婚了……”

“那时候你多大?”

“18岁……”

余扬起了眉毛。“我看莫小姐这么年轻就结婚了。你和齐先生已经订婚了?”

“没有。”莫兰摇摇头。

“那是一见钟情吗?”

莫兰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当时没想太多……”

余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

“听说莫小姐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嗯,他们在我上大学之前死于车祸。”

“对不起,引起你的悲伤了吗?”余抱歉地说道。

莫兰摇摇头。“没关系。我经历了很久。”

“莫小姐当时一定是父母双亡,所以没有依靠就选择嫁给齐先生?”余突然问道。

莫兰怔了一下...

有很深的色彩:“但嫁入齐家也不错。”

莫兰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当初她真的没有想太多,以为结婚了就有家了,不用再一个人了,就草草嫁给了祁瑞刚。

她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嫁给齐家就好。

即使没有爱,至少还有一个避风港。

原来她太天真了...

她一无所有。祁瑞刚如何才能尊重她,愿意和她平起平坐?

齐瑞刚那样对她,但不能怪他。

怪她。她不应该太简单。

她从来没有想过家庭之间的差距,从来没有想过人是分等级的。

在齐瑞刚眼里,她是最低级的那种人...

恐怕他当时就和她结婚了,也是一种礼物般的态度。

“莫老师怎么不吃饭?”余的声音又回到了她的脑海。

莫兰赶忙笑着吃了几个菜。

"莫小姐和齐先生什么时候结婚举行婚礼?"

莫兰还没有松一口气,龚蓓又出现了宇的问题。

莫兰不得不奇怪为什么对余如此说三道四。

“我和齐瑞刚结婚了,我只要办个婚礼就行了。”她抬起头说。

龚蓓的瞳孔颜色似乎有点暗:“我只知道你订婚了。”

“是啊,不过后来我找了个时间注册……”

“所以,外面没有风。”余咯咯笑道:

莫兰只是笑笑,没有接口。

喝了一口水,她想起了她找到龚蓓宇和其他的事情。

“龚蓓先生,我今天打电话问你……”

正在这时,余的手机突然响了。

推荐凌玉玺的小说《金牌老婆:gg总裁是狼》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