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博乐真人|中国有限公司----大主宰文字版(1/64)

博乐真人|中国有限公司 !

在他的印象中,大主徐梦瑶一直是温柔善良的,大主她不能做这样的事。

再加上他很喜欢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她。

现在想来,可能是她干的。

偷骗子让他失去理智,注意力被转移,然后他就不会把她拖去报警了。

他也很傻,真的相信她说的话,以为她是被逼的。

想到这,顾晨曦自嘲,嘲笑自己一生前后都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徐梦瑶确实是一个好方法。那个女人真让人讨厌...

丁一大早就醒了,去厨房做早饭。

她煮了一些味道浓郁的米粥,煮了一些煮鸡蛋,蒸了一些肉包子,冰镇了一些蔬菜。

小君齐家一来到客厅,就看到桌子上有很多食物。

丁夏楠迎了上去。“过来吃早饭。我会打电话给我哥哥。”

不需要她打电话,古晓已经出来了。

“哥,你去洗洗,然后吃早饭。我做了你最喜欢的水晶肉包,冷拌三丝。”

君齐家眨了眨眼睛,他为什么不喜欢吃东西?

顾晨曦笑着说:“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吗?”

“当然,你是我哥哥,我当然记得你的味道。去洗洗。”

“好。”

三个人围着桌子吃早餐。

丁不断地把东西带到古代的黎明。“你吃多了,昨晚晚饭没怎么吃。”

古晓也很爱面子,她给多少,他吃多少。

小君齐家吃了两个馒头和一碗粥,于是他就不吃了。

“你还要吗?”丁夏楠问他。

“别吃了。”

丁夏楠以为他不饿,所以就放过了他。

早饭后,丁打算去菜市场买菜,君自然陪着她。

菜市场很热闹。丁夏楠提着一个篮子,看见什么都想买。

“我哥喜欢吃藕,我买两个回去凉拌。”

“那是山药。我哥哥也喜欢吃。买回来炖着吃……”

“汕头会烤鸡,哥哥喜欢吃。”

丁买的东西都是她哥哥最喜欢的。

君齐家提到她身后的事,没说话。

买了很多之后,丁夏楠转头问他:“你中午想吃什么?”

丁的篮子里已经装满了食材,他的手里也拎了不少。

这么多菜,她忙不过来。

“这些就够了,我不是特别想吃。”君齐家说。

丁还是买了一块里脊肉,打算给他煮炒肉。

回到家里,丁让小君帮她,而她则忙着做饭。

顾晨曦想帮忙,却把她扔了出去。

她做了一桌子菜,几乎都是顾晨曦喜欢吃的。

丁似乎弥补了他这几年所受的一切苦难,所以对他很好。

一连几天,她围着古晓转圈,对他嘘寒问暖,做他最爱吃的菜。

这些先生都在眼里。

起初,他明白她做了什么。

但他低估了自己的宽容,现在他越来越不能容忍丁对古天明的好意。

哪怕是她哥哥。

虽然她对他很好,但他只是不想让任何人分散她的注意力。

晚上,琦君躺在床上,低低地抱着她的身体。“古晓现在状态不错,明天再去吧。”

!!

“那你能起来吗?”丁推了他一下但没推他。

小君·齐家的眼睛深邃而炽热。

丁夏楠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起来,宰文字版以后会有人来的。”这里人少,宰文字版但不代表这里没人。

君齐家仍然一动不动。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丁没有拒绝。她搂住他的脖子。

吻得更深了,两个人什么都忘了。

忽然,丁的身子僵住了。

小君齐家已经有了反应,正在揉她的身体...

当他刺激她时,她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

丁脸红了。“起来,我们回家吧……”

君齐家更是抱紧了她,磨蹭得更激烈了。

丁疯狂地环顾四周,仿佛有人从远处走来!

她太匆忙了,如果他们被看到这样,她会丢面子的。

丁忙着拍打他的身体。“起来,我们回去,回去!”

君齐家口气沉重,“不,我现在想……”

丁咬着的脖子,打断他的话,“什么都不要想,先回去吧!你要是在,我就不理你了!”

君齐家眨了眨眼。他深吸一口气,果断抱起她往回走。

丁松了一口气,可他为什么走得这么快?

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急切?

丁捂着脸真是丢人...

回到房间,君齐家自然是为所欲为,这里没人管他,他可以肆无忌惮。

然后,他们一直工作到晚上...

蜜月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天,他们两个正式开始玩。

琼·齐家租了一辆车,开车带她四处兜风。

岛上风景很好,像人间天堂。

在这里,丁忘却了一切烦恼,开阔了眼界。

在自然面前,人类的一切都很渺小。

所以她无法理解徐梦瑶。世界上有这么多风景可看。她为什么坚持做坏事?

像她这样的人真的是世界上最没脑子的人。

丁已决定不与争辩。

她不值得难过浪费。

想到这以后,丁的心情就好了许多,人也看起来阳光明媚了。

玩了一天,他们两个也没忘记明天的事。

明天他们将参加美食节的食物竞赛。

岛上有一家大型超市。他们打算先买食物。

“你打算怎么办?”六月齐家推着购物车问她。

丁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很是不爽。“我不知道。反正你做不出正宗的中国菜,有些人可能还不习惯。”

“西餐?”

“西餐不好,哪里有好吃的中餐。”

"..."君齐家怎么觉得她的话前后矛盾。

丁能做那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古代秘籍上有些菜也可以做,但这里的人不一定喜欢那种味道。

所以成为世界名厨不是那么容易的。

丁对很挑剔,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她看到鲜肉区有猪蹄在卖。

丁的眼睛亮了。"琦君,你喜欢猪蹄吗?"

!!

琦君笑着回答,大主“我还是喜欢。”

猪蹄富含胶原蛋白,大主肉质糯嫩,十分鲜美。

丁决定让做猪蹄子!

但是用小猪蹄,太老太胖。

丁买了几十只小猪蹄和各种调料,打算做一壶红烧猪蹄。

白天,他们已经报名了美食节,第二天早上八点钟,他们就要参加比赛了。明天做猪蹄已经太晚了。丁打算早上早起几个小时。

厨房是从酒店借来的。

凌晨三点,他们两个去厨房做好吃的。

丁夏楠并没有把这场比赛当回事。她赢还是输并不重要。她只是想用心去做,去体验参与其中的乐趣。

在腌制猪蹄之前,应该先对其进行处理,把上面的老皮和脂肪部分切掉,使其不那么油腻。

做完这些,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然后猪蹄用酱腌一个小时,再用锅腌。

君齐家不会做饭,所以他只帮丁夏楠。他们配合的很好,动作很快,在比赛开始前就成功了。

搞定了丁,就带着猪蹄子去了。“尝尝,看味道如何。”

琦君咬了一口,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非常好吃,非常好吃。”

丁知道,她做什么他都喜欢吃。

“别骗我,真的好吃吗?”

“嗯,第一名是你的。”

丁这才松了口气。她似乎做得很成功。其实光是闻香味,她就知道猪蹄很好吃。

封一壶猪蹄,他们坐车去比赛现场。

很多人,有男有女有小孩,都来了现场,很热闹。还有很多白衣服高帽的厨师。

在比赛区,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位置,食物会放在前面的桌子上。

而且,来品尝美食的人会得到一个盘子和叉子。

要什么就要什么,他们手里也有厨师勋章。如果他们发现谁的味道最好,他们会给任何人。

当然,来品尝美食的人都是主办方特别邀请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品尝。

这些人会保证绝对的公平正义。

丁夏楠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让曹军齐家去搬锅。

厨师们已经开始分发美味的食物,只是闻闻就让人想吃。

丁夏楠笑着说:“他们都做得很好。好像都是厉害的人。”

“你的最好。”琼·齐家最喜欢她。

丁夏楠笑得很开心,所以即使别人觉得不好吃她也不会难过。

只要他最喜欢。

琦君问她,“什么时候开始?”

丁摇摇头。“放心吧,大家还没到。”

有些人来检查他们做的食物,当他们靠近时,如果没有什么东西,他们可以闻到香味。每个闻到的人都想知道她做了什么。

因为真的好香!

香味和其他食物不一样,能把人胃里的馋虫勾出来。

丁花了不少时间准备东西,当一切差不多的时候,她打开了密封的盖子。这时候,香味溢出来了...

大家一片哗然,循着香味看着她的身边。

!!

大主宰文字版

丁夏楠戴着厨师帽,宰文字版笑得很灿烂。

她把猪蹄放在骨瓷盘上,宰文字版用光洁精致的刀叉把它切下来,然后喂给旁边的小君齐家。

君齐家很配合。吃饭的时候,他做出一副好吃的让人难忘的样子。

加上他英俊的外表和高贵的气息,他更有魅力。

别说菜已经香了。

只要看看他,他们也想尝一尝。

“这是什么,好香。”

“是猪蹄吗?会不会不油腻?”

“它是怎么制成的?里面的酱看起来很好吃……”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

丁优雅地笑了。“这是红烧猪蹄。不会油腻。你可以试试。”

有人举起了盘子。“请给我一些,谢谢。”

丁夏楠把切好的猪蹄放在他的盘子里。

大家都伸出盘子排队去拿猪蹄,第一个刚吃完的人赶紧去后面排队。

他跟身边的人宣传:“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蹄!”

吃过第三个人的第二个人也跑过去继续排队...

终于轮到第一个刚吃饭的人了。他笑着说:“能不能给我整一个?”

丁夏楠很高兴被一些人喜欢。“当然。”

她给他剪了一个。

男子拿了一副一次性手套,直接用双手咀嚼。

他穿着高档西装,绅士而优雅,但他做出吃猪脚的样子...

所以你这样看他就知道猪蹄好吃!

丁的猪蹄很受欢迎,很快就分了。

他们还获得了一堆厨师奖章。

到目前为止,他们获得的奖牌最多。

丁夏楠非常高兴。“琦君,大家都很喜欢!”

琦君也为她感到高兴。“当然,你做的是最好的。”

“我以为他们不喜欢……”

君齐家心里得意。

不,他妻子做的食物最美味。他们很幸运能吃到它。

比赛结束后,开始评选前三名。

毫无悬念地,丁以比第二名高出20多票的成绩获得了第一名。

虽然排名在意料之中,她和小君齐家还是很开心。

大家也为他们高兴。

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颁奖,他是第一个吃丁猪蹄的人。

男人是混血儿,棕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深邃的五官,乍一看很绅士。

“这是你的奖杯和奖品。恭喜。”他笑着把它递给丁。

“谢谢。”丁接过来,和他握了握手。

那个人去给别人颁奖了。

丁趁此机会打开了奖箱,里面却有两张票。

“这是什么?”她很困惑。

琦君捡起来看了看。他说:“这是两个小岛水上公园的免费门票。你可以在水上公园呆一整天。”

“真的,正好我们明天去,不用自己掏钱。”丁很是开心。

其实这种美食节,娱乐兴趣居多,奖品和排名第二。

而参加的人,很多都是喜欢烹饪美食的,像丁,真正的名厨很少。

这就是她获得一等奖的原因。很简单。

!!

虽然奖金不多,大主但她还是很开心。

小君齐家也玩得很开心,大主甚至比他以前参加的美食比赛还开心。

游戏结束,他们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

“丁小姐,请稍等。”

给她奖品的人向他们走来。

丁知道的名字。“亚伦先生,有什么事吗?”

亚伦是主办方最大的赞助商。

伦笑着递出一张名片。“丁小姐,你的厨艺很好。我想和你合作。你没意见吧?”

丁夏楠大吃一惊,“合作?”

“是的。我出钱,你有技术,我们可以合作开连锁餐厅。”

这个阿龙眼光不错,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厨艺造诣。

丁夏楠笑着说,“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我现在没有开餐馆的打算。”

亚伦很不解:“为什么?你的厨艺很好,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吃到你开发的食物,赚钱。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我现在不感兴趣。”

亚伦非常失望。“如果你有兴趣,请联系我。我愿意随时与你合作。”

“好,我考虑一下。”丁点点头。

“走吧。”君齐家深深的开口,拉着她离开。

他们走了很远,亚伦提醒她:“丁老师,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君齐家皱起了眉头。他抓起丁手里的名片扔进了垃圾箱。

“你是怎么扔掉的?”丁大吃一惊。

琦君淡淡地说:“你不需要和他合作。”

“那就不要当着别人的面扔掉。”丁夏楠尴尬得不敢回头看伦。

“不,他不会放弃的。”琦君冷冷地说:“你要开饭店,才能跟我合作。”

他不是没钱!

当丁看了他一眼时,他似乎有些嫉妒。

她有点哭笑不得,“好吧,我只要你配合。”

如果不配合他,会伤害他的男性自尊心。

君齐家很满意,把她带走了。

有了两张水上乐园的免费票,第二天自然就去玩了。

水上公园建在海上,有许多水上娱乐活动,非常有趣。

丁、他们一大早就来了。

来这里玩的人会换上泳装。君不让丁穿泳装,所以她只好在泳装外面穿上一条短裤和一件白色t恤。

今天他们可以随意玩耍和吃饭,都是免费的。

丁想再玩一次。

他们将去冲浪、潜水、航海...

结果,一些人也跟着来凑热闹。

当丁正在跳水时,突然有人从她身边出现,把她吓了一跳。

那个男人举着一块牌子,上面用中文写着——我是亚伦。

丁::“…”

亚伦穿着潜水装备,看不清他,但但丁·夏楠仍能看到他的假笑。

亚伦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丁大吃一惊。他没有放弃?

但是给她也没用。她不会找他合作的。丁拉了一下手,转身向外游去。

亚伦毫不留情地跟着她,他的手打着手势,不知道该说什么。

丁没有理她,但他一直跟着她,和她一起潜水没什么乐趣。

!!

不一会儿,宰文字版小君齐家拿着相机回来了。

他看见一个人跟在丁的后面,宰文字版就赶紧游了过去。

丁怕他们起冲突,示意蒂伦赶快走。亚伦不知道他是不明白还是就是不走。

琼·齐家一走近他们就认出了亚伦。

他脸色一黑,拉着丁向游去。亚伦想跟上,但他踢了他一脚。

丁把吓了一跳。亚伦会出事吗?

她环顾四周,但幸运的是亚伦又站了起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当她从水中出现时,丁对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她对琦君说:“下次不要这样做,这很危险。”

有人在水里出事了怎么办?

她一说完,另一个人出现了,亚伦。

亚伦摘下护目镜,微笑着向他们挥手:“你们好。”

丁::“…”

忘了她刚才说的。

丁夏楠和君齐家没理他,伦也没觉得尴尬,一直跟着。

“两位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如果我们合作,我们会赚很多钱,我们会有无数的财富……”

他一个人说了很多。

丁觉得的眼光有问题。

我昨天见到的亚伦,显然是一位绅士般的高贵。为什么他今天会变成乌鸦?

亚伦说了很多条件来引诱和迷惑他们,但他们仍然无动于衷。

小君齐家的脸色几次阴沉下来,每次都克制住自己。

“亚伦先生,不要跟着我们。我不会和你合作。抱歉。”丁听要发声,便认真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与我合作?你厨艺这么好,别埋了,还是觉得我的诚意不够?否则,我们会分四六次账。”

“我不想开餐馆。”

“那我可以买你的技术,你开个价……”

丁头疼,闭上眼睛。他为什么不放弃?

君齐家突然提到伦——

亚伦非常高大强壮,但是他被齐家用一只手举起来。

他不仅不害怕,还露出兴奋的神色。“你的力量很大!可以去举重比赛,真的!”

丁、、:“…”

君把他抛入水中,带着丁迅速离开。

临走的时候,丁回头一看,只见几个墨镜男飞快地从水里捞出蒂伦。

原来他身边有这么多保镖...

看来阿龙的身份不简单。

丁并不想在这个地方得罪人,毕竟他们在这里比较弱小。

我以为我失去了亚伦,但不管他们去玩什么,都有他的影子。

丁不想让玩得不开心,所以他主动找他。

“亚伦先生,我们住在xx酒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明天一早在酒店见我们,我们慢慢讨论这件事。你怎么看?”

“这个建议很完美。”伦笑着点点头。“那你现在能接受我的名片吗?”

“是的。”

伦郑重地递出一张名片。丁见如此诚恳,便双手接过,认真对待。

亚伦突然笑了:“别丢了。”

丁听了的话有些尴尬,“我保证这次不会了”

“丁小姐,那明天见。”亚伦高兴地离开了。

君一走,就要抢丁的名片。

!!

大主宰文字版

丁勉强避开了他的手。“你不能扔——”

“为什么?”小君齐家很不高兴。

“我答应过人家这次不能扔了。”

琦君很聪明:“他告诉你不要弄丢了,大主但他没说不许我扔掉!大主”

说完,他抓起名片扔进垃圾箱。

"..."丁夏楠立即翻遍了垃圾桶。

琦君不高兴地接过她。“不要找了。你真的想和他合作?”

“我不配合他第二,但是名片不能扔。这是我的诚信问题!”丁对说得很认真。

君齐家不傻,此时不敢和她硬碰硬。

丁夏楠找到了名片,把它放在自己的包里。“这次别扔了。”

君齐家冷哼一声,算是妥协。

丁笑着抱住了他的胳膊。“走吧,我们继续玩,玩得开心。”

君依旧面无表情,丁拉住他,他却不动。

“走吧。”丁无言以对。

君突然指了指他的脸颊,丁满脸黑线,她却踮起脚尖走上去吻他。

君齐家很不满意,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别得寸进尺!”丁咬紧牙关。

君齐家突然举起一只手,手里拿着一张漂亮的小卡片。那不是亚伦的名片吗?!

丁大吃一惊,忙翻着包。“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他的速度太快了。

丁不禁猜想,即使他一无所有,他也可以像个小偷一样生活...

“还给我,别扔了。”丁夏楠伸手去抢,和君齐家的手臂被高高举起,无论丁夏楠跳得多高,他都拿不到。

她看不上他的身高!

丁对感到气馁。“嗯,我可以亲吗?”

君齐家很满意地看着她。

丁夏楠立刻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天真?妈妈说你有时候很幼稚,我还是不信……”

“一分钟!”君齐家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丁夏楠大惑不解:“什么分钟?”

“吻我一分钟。”

"..."丁瞪大了眼睛。“这是公共场所。要不要照顾好自己的形象和感情?!还有,不就是亲一下吗?”

谁让她说他幼稚!

“两分钟!”

“阮军·齐家——”

“三分钟!不然我就扔了。”君齐家说没有谈判。

丁夏楠真的咬牙切齿。

有时他超级好说话,有时他像牛一样倔强。

就这样妥协吧,太憋屈了,下次会助长他的威信,更得寸进尺。

丁夏楠转过眼睛,淡淡地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的名片给我。”

琦君看到她不仅拒绝,还威胁他。他继续加价:“四分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不错,脾气真的很棒。

丁伸出一根手指。“一个小时!”

君齐家眨了眨眼睛,迷惑不解。

丁夏楠得意地笑了:“我一个小时都不和你说话!”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的名片给我。”

君齐家将作势扔掉。

丁夏楠赶紧说:“你要是丢了,别以为我能跟你聊一天!”

琦君抓住她的手腕,眼里充满了愤怒。“你不会跟我要名片吧?!"

“这不是名片问题,是我的诚信问题,好吗?”

!!

“你只要一张名片!宰文字版”君齐家认定了这个道理。

丁头疼,宰文字版说这不是名片。

但是她真的不想和他争论这些事情。

“嗯,名片留着,别给我,但不准扔掉。”

琼·齐家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等了很久,他可以假装失去了。

他软化了他的脸。“是的。”

“别扔了,记住。”

他又转冷:“你不信我!”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丁忙着表明自己的态度。“你能收起你的名片,我们继续玩吗?”

君齐家没有收起名片,而是低头狠狠吻了她一下,心里轻松了一些。

说实话,觉得丁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还好这一集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然后他们玩的很开心。

晚上,他们回到酒店,跟着一些客人在露天烧烤,然后回到房间休息。

但是在睡觉前,小君齐家没有忘记自己开车的权利。

也许他白天还在担心事情,他和丁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丁白天玩的时候特别累,更困了。

在他放她走之前,她哭着求饶。

睡觉前,丁气得把滚到了床上,离他远远的。

但是在她睡着之后,她被君齐家俘虏了。

第二天一早,亚伦来看他们。

他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六月齐家。

“你好,丁老师起床了吗?”亚伦友好地和他打招呼。

琦君面无表情。“她还在休息。改天再来!”

然后他会关上门-

“等等!”亚伦用一只脚把门卡住了。“我能进去等她吗?她说,今天让我来找她,我想她不会错过约会的。”

君齐家抿唇不语,他不太喜欢这个人。

他不想丁跟他有太多的接触。

正要拒绝,丁困了,走了出来。“亚伦先生,你来了。请进来坐下。我先洗洗。”

阿龙笑得很灿烂:“好吧,你慢慢洗,我有很多时间。”

君齐家被黑了!

丁告诉:“老公,记得好好招待客人。”

小君·齐家的脸色更差,但亚伦笑得更灿烂了。

君齐家转身要走,根本不想招待他。

丁去了趟洗手间,刚把牙膏挤到牙刷上,这时君进来了。

他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那个男人很讨厌,我不想见他!”

丁夏楠刷牙并用手抚摸他的脸。“讨厌就别出门,回去睡觉。”

“也不要见他!”

“我答应今天和他谈谈。放心,我会拒绝他的。”

“让我把他扔出去!”

丁拿出牙刷,对着镜子看着他。“一定要有涵养,要绅士,要有礼貌,好吗?”

琦君哼了一声:“我觉得他不礼貌!”

丁拍了拍的脸。“嗯,别理他。别生气。”

小君齐家的脸色只好了一点点。

穿好衣服,洗完澡,丁去客厅看阿龙。

君齐家不喜欢见他,但和他一起出去了。

!!

大主宰文字版

亚伦的目的还是很明确的。他想和丁合作,大主甚至这次他带来了一个计划。

丁看了之后大吃一惊。“你这么快就完成计划了吗?”

亚伦摇摇头。“这个计划我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一直想开一家全球连锁餐厅,大主没想好,就推迟到现在。直到遇见你,我才觉得我的计划可以实现。”

“亚伦先生不认识我。你怎么确定我能帮你?”

“直觉。丁老师的厨艺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认为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与我合作。”

丁笑着说:“开一家全球连锁餐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没有那个信心。亚伦先生太看得起我了。”

“你只需要开发新的菜品,其他的都有我。你放心,我有足够的信心成功。”

亚伦真的很自信,一切都准备好了。

现在他只需要找一个完美的厨师,而这个人就是丁。

丁还是不同意和他合作。亚伦说了很多,她还是不同意。

最后,丁把实情告诉了,“伦先生,我直说吧,我可以自己开餐馆,我丈夫会赞助我。所以,我不用和别人合作。”

亚伦看一眼阮军·齐家,后者的眼睛颜色很深,和他的眼睛一样亮。

亚伦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肯定。

他一句话说完,丁立刻犹豫了。

他说:“我坚信丁小姐和你丈夫关系很好。只是,你不想拥有自己的产业?你不希望别人说你的成就有一天要靠你老公的支持。”

这句话深深打动了丁。

当她嫁给阮家的时候,她被贴上了攀登高峰的标签。

如果有一天,她和君齐家吵架了,或者离婚分居了。

而不是同情,她会被骂。其他人只会说她所有的成就都是阮军·齐家取得的。

她是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是时候远离他了!

别人只会说她不懂感恩,只会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她头上...

想到这些场景,丁对是无法接受的。

亚伦是对的。即使她和君齐家的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也会有自己的事业,她会证明自己,而不是事事依赖他。

君只是直觉不好,和丁说话了。

“亚伦先生,请让我考虑一下。等我想好了,再给你答案。”

这次亚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好的,我等你的回复。我不会打扰你们俩的。说再见。”

“你慢慢走。”丁起身送他走。

送走蒂伦丁,回头看着君锐利的目光。

“要不要答应他?”君齐家淡淡问道。

丁扯出一个笑容:“你不觉得他提供的条件很好吗?我觉得和他合作挺好的。”

“你说你会配合我的。”

“其实,你跟谁合作都没关系。和他合作,用他的钱让别人去冒险不是更好吗?我们只需要赚钱。”

琦君仍然面无表情。“你说你会配合我!”

丁夏楠上前按摩他的肩膀,用一种讨好的语气说道。“你的工作这么忙,怎么会有时间和我合作?让我跟他合作,我保证不会因为工作占用太多时间。”

!!

君齐家根本不在乎这个!宰文字版

他抓住她的手。“你说你会配合我!宰文字版”

“但是……”

“你不是很诚实吗?你的正直在哪里?”

丁::“…”

我真的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了下去...

丁很是尴尬。“但是我不想用你的钱。”

琦君皱起眉头:“为什么?”

她怕以后有一千个,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不能说这样的话。

丁坐在他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我不能只享受你的好。我也要努力证明自己。如果有一天你一无所有,我还可以用我的钱养你,不是吗?”

这听起来很美,一个男人会被它感动。

君齐家也不例外。

但是他的男性自尊心不允许她真的有这样的打算。

“我不会一无所有。和你在一起,我永远不会。”他会为她奋斗一生。

“我知道,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另外,你不觉得有自己事业的女人更有魅力吗?另外,做饭是我的梦想。”

“我没有阻止你实现梦想,但你只能配合我。”

“让我先试着和亚伦合作。如果我能赚钱,我以后就和你合作。”丁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俊浩还是不同意。“我和你一起工作,不是为了赚钱。”

“我知道,但我不想失去你的钱……”

“你不把我当自己人!”君齐家突然指责。

这个罪大恶极。丁不想承担这个罪名。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配合我。”

丁头疼。“琦君,你能让我做一次吗?”

“不好。”反正他是不会允许他和其他男人合作的。

合作等。,是最容易被强奸的。

“君齐家,老公,就让我做一次吧……”丁扮演了一个杀手。

君齐家的态度很坚定,“你只能配合我。其他不讨论。”

“我生你的气!”

“我已经生气了。”

丁很无奈。“你怎么像牛一样倔强?”

琦君抱住她的身体,亲吻她的嘴唇。“这是原则问题。”

"它是如何引起原则问题的?"

“这是我的原则,我的妻子,你怎么能让其他男人来帮忙。你想干什么,我就帮你。”

丁更是无奈和感动。

有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丈夫,她不应该让他不开心。

然而,她真的不想依赖阮的帮助。

她想证明自己,让每个人都知道她没有攀登阮军·齐家。她想告诉全世界的人,她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丁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她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好吧,我不跟他合作!”

琦君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什么阴谋?”

丁捏了捏的脸。“你有阴谋!为什么,不相信我?”

琦君确信她是认真的,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相信你。”

“你心情好吗?”

她不跟别的男人合作,他当然心情好。

“嗯,嗯。别生气,其他的事情我就靠你了。”君齐家也知道讨好她。

!!

她不是没见过男人裸体。

不过南宫乐山的身材是她见过最漂亮,大主最完美…最性感的。

看到他的肌肉线条,大主她莫名其妙地感到脸红口干舌燥。

贝贝扭过头,结结巴巴地说:“南宫兄,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南宫乐山不答,问:“有病?”

“啊?”贝贝很纳闷。

"脸红得像煮熟的虾"

"..."贝贝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方缝进去。“我刚吃了,有点热。”

如果一个男人有一个看不见的嘴唇,他会走到床边坐下,眼睛是黑色的。“过来。”

贝贝的脑子一下子就不纯了。

“做什么?”

“叫你过来。”

他只坐在床上裹着浴巾,叫她过来...

你不能杀他。

“有话就直说。”贝贝又开始结巴了。“如果没事,我先出去……”

“如果我请你过来,我还会吃你吗?”

“快来!”

贝贝是个没骨气的人。只要他再强硬一点,她就无法拒绝。

她磨蹭着走过,脸红着,抽着烟。

男人突然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拉。贝贝猝不及防,扑倒在床上。

她突然翻身,惊慌地盯着他。“你打算怎么办?!"

"..."南宫乐山转身从床头柜上拿了一叠资料扔给她。“这是给你的。”

贝贝愣住了,她撑起了身子。“这是什么?”

“审查材料。看了会帮你申请那两所学校。”

贝贝错愕了。

她拿着资料看了一遍,果然是。

材料准备的很充分,涵盖了所有科目,但都是基础科目。

她感动地抬起眼睛。“你给我准备好了吗?”

“嗯。”

“你下午没休息,一直帮我准备这个?”

南宫乐山勾着嘴唇:“我只花了两个小时。”

但她还是那么感动,受宠若惊他的时间那么宝贵,在她身上浪费了一点。

贝贝紧紧地拥抱着信息。“谢谢南宫兄,非常感谢。”

这个信息对她来说太珍贵了。

她一点经验都没有。她一个人学习会很难。

但他给出的信息是最好的捷径。

因为她知道他很有学问,他什么都知道。他准备的信息一定是最有用的。

她真的没想到他会这样帮她。

南宫乐山揉了揉脖子。“真的谢谢我?”

“嗯!”

“给你一个报答的机会。”

“好吧,你想让我做什么?”贝贝肯定地问,等着用激情回报他。

南宫乐山躺在床上,头很懒,说:“给我按摩肩膀,用力按就行了。”

"..."贝贝傻眼了。

和她想象中的报答方式不一样。

男人看了她一眼,“快点,我脖子和肩膀都疼。”

“我...我不会……”

“用力就好。”

"...让我帮你找个按摩师。”

“不,这是你报答我的机会。”

“但是……”

“你不想报答我?”

“没有。”

“那就快点。”

"..."贝贝觉得世界上没有比她更没有骨气的人了。

她放下资料,脱下鞋子,向前跪下,颤抖着,伸手到他结实的肩膀上...

她的手指一碰到他强壮光滑的身体,宰文字版她就被烫伤了。

贝贝心跳很快,宰文字版脸很红。

幸运的是,他躺着,什么也看不见。

她给他揉了两下,试探性地问:“这个怎么样?”

“用力。”

"...这个怎么样?”

“用力点。”

贝贝加大了力气。“这个怎么样?”

那人把脸埋在胳膊里,闷闷地说:“尽可能用力气。”

“疼吗?”

“你的力量不足以让我感到痛苦。”

贝贝挽起袖子,很用力地给他按摩。

她不知道他的身体有多强壮,直到她自由地摩擦他的身体。

肌肉好硬,像铁一样。

要锻炼多少年才能有这么强的肌肉?

我看他的衣服看不出他有多强壮。

但是他的肌肉线条恰到好处,一点也不多余,不会给人肌肉男的感觉。

贝贝觉得顶级模特都不如他身材好。

据据,贝贝也不脸红。

她自然多了,但是手很弱。

贝贝见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按摩。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

贝贝真的没有实力。“南宫兄,可以吗?”

"..."南宫乐山没有回答她。

她困惑地俯下身,发现他睡着了。

贝贝很无语,她浪费了多少心血。

她没有打扰他。她轻轻下了床,拉过被子给他盖好身体。

抱着资料,贝贝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外面已经黑了。

贝贝也很困,没看资料,洗完澡就睡觉了。

但是我做了一整夜的梦。

在梦里,她总是给他按摩,不停地按摩,按摩...

第二天早饭时,南宫乐山问贝贝:“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

“你睡着后,我就走了。”

“我居然睡着了。”

“估计是太累了。”

南宫乐山点点头。“我很累。前一段时间我很忙。我几乎每天都没睡好。但我昨晚睡得很舒服,这都是你的功劳。”

贝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什么都没做。你应该累得睡不着这么沉。”

“但是你的按摩很舒服。好久没休息这么好了。”南宫乐山严肃地盯着她。

贝贝突然有一种成就感。

从表面上看,她很谦虚。“那你要多注意休息,不要太累。”

“不可能,工作量太大了。”

贝贝一想到自己工作那么多,留在这里照顾她就很感动。

“南宫兄,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你这么忙,我不应该这样浪费你的时间。”

南宫乐山喝了一口牛奶,“没事,在这里工作也一样。不把你安顿好我也不放心。”

“我能照顾好自己……”

“你没有社会经验,是女生。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呢?”

“但是你的工作……”

“这次不是很忙,我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工作。”

“谢谢。”贝贝真诚地说:“我真的很感谢你对我的考虑。”

男人看着她,勾着嘴唇:“你真的那么感谢我吗?”

“嗯!”

“给你一个报答的机会。”

贝贝:“…”

果然他说:“今晚再给我按摩。”

贝贝一整天都在房间里翻资料。

她必须在考虑房子之前赶紧通过考试。

马上就要新一轮的入学考试了,大主时间紧迫。

本来她也没指望能考上,大主只是想熟悉一下试卷。

这就是为什么她要尽快找个房子安顿下来。

但是现在有了南宫乐山给的资料,她想先考完。

早点上学当然是件好事。

天色越来越暗。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贝贝突然觉得有点紧张。

因为吃完饭她会去南宫乐山按摩。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她,也不想猜。

然而,她真的很紧张,不想去。

我不想去,因为她怕自己更沉...

“咚咚咚——”门突然被敲响,贝贝惊呆了。

她回过神来,起身去开门。

南宫乐山站在门外。“该吃饭了,还在学习吗?”

“不,我要吃饭了……”

“走吧。”那个人走在前面,但是贝贝犹豫着要不要跟着。

贝贝吃饭吃的很慢,非常慢。

南宫乐山开了一瓶红酒。“要不要喝?”

“没必要。”贝贝摇摇头。

他没有强迫她一个人喝酒。不知不觉,他喝了一瓶酒。

贝贝看了他一眼,还好他没醉。

放下筷子,南宫乐山起身。“我先上去。”

“好。”贝贝点点头,看起来很聪明。

当一个男人从她身边走过时,他会情不自禁地揉揉她的头。

贝贝的心怦怦直跳,好像他在揉她的心,而不是揉她的头...

冷静下来,她继续慢慢吃。

等她完全放松下来,放下筷子,起身上楼。

南宫乐山的卧室没有关门。贝贝推门进去,知道他在洗澡。

她选择先走,打算以后再来。

******

贝贝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回来。

卧室的门还开着。

南宫乐山穿着白色短T和黑色休闲裤坐在阳台上喝酒。

他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笑了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你怎么又喝酒了?”贝贝忍不住问。

南宫乐山放下酒杯,起身走了进去。“我今天头疼,恐怕晚上睡不着。”

“睡不着的时候喝酒吗?”

“我不喜欢吃药。喝酒是个不错的选择。”他间接承认了。

贝贝皱起眉头。“但是喝酒对身体不好。”

“所以我才让你给我按摩。”

南宫乐山走到床边坐下,用他修长而矫健的双腿支起,整个人也跟着躺下了。

“可以按摩头部吗?”他问。

“不会……”

“没关系,按摩就好。”

贝贝突然想到为什么不找别人按摩。

因为按摩的时候他会睡着。

为了安全,他不敢找别人。

所以之前他不是去找谁按摩了吗,喝酒就睡了?

一定是这样的...

否则,他不会向一无所知的她请求按摩。

想到这,贝贝突然为他感到难过。

他虽然外表光鲜,其实很辛苦,要喝酒才能睡觉。

而且她也矫情不敢靠近他。

其实她应该很乐意为他这么做。

想了想,宰文字版贝贝突然不尴尬了。

她走过去,宰文字版脱下鞋子,爬上床。

“我做的不好,你不嫌弃。”她真诚地说。

那人勾着嘴唇。“你做得很好,至少很用心。”

"..."贝贝微微脸红。

他昨天感受到她的心了吗?

南宫乐山闭上眼睛,咧嘴笑了。“我们开始吧。”

看着他英俊迷人的样子,贝贝暗暗咽了咽口水。

为了不被他吸引,她不得不非常克制。

然而,她觉得很高兴帮他按摩...

贝贝伸出手,轻轻按摩太阳穴。

她也不会按摩,但是做过按摩,知道一般的流程。

我只是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好在南宫乐山的表情一直很轻松,很享受。

贝贝按摩头部,他就翻身让她按摩肩膀和后背。

但是没过多久,贝贝的手指就无力了,无力了。

南宫乐山微微睁开眼睛,用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说:“休息一会儿再按。”

“好。”贝贝顺从地点点头,抱着膝盖坐在床上。

南宫乐山又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就睡着了...

是的,他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估计是酒精起了作用,他看起来像喝醉了睡着了。

贝贝侧着头盯着他的脸,莫名其妙的不愿意离开。

她只是一直看着他,越看越上瘾。

他似乎一生都不无聊。

钟走得很慢,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

贝贝也很困。她轻轻滑下,躺在他身边,继续看着他。

她知道她应该离开,但她不想离开...

她对自己说,看一会儿,不然今晚就没机会错过了。

结果她低估了自己的忍耐力,看着看着,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

她想吻他。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压不住了。

贝贝看着他睡得很香,想着要吻他。他应该不知道...

她只会给他一个吻,不会吵醒他。

受不了诱惑~迷茫中,贝贝慢慢俯下身子,屏住呼吸靠近他。

最后,她的嘴唇吻了他的...

两人唇贴,贝贝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睡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面对他的眼睛,贝贝完全石化了。

就在她的脑子空白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南宫乐山突然上前加深了吻。

贝贝的头被抓了,无路可逃。

他迅速抓住她的嘴唇,没有给她任何反应时间。

激烈的亲吻很快让贝贝失去了自我,眼神变得迷离,双手也忍不住偷偷的握着。

南宫乐山俯下身,把手放在她的衣服下面...

贝贝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总之这一切很快就让她震惊了。

她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但她一直在迎合...

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她在堕落。

而且是无可救药的堕落。

这辈子,她不会得到救赎...

她终于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想到这,贝贝的眼里忍不住流下了一滴泪。

漫漫长夜持续了很久才结束。

太阳已经升到高处空,大主阳光普照大地。

贝贝撩起长长的睫毛,大主脑海里突然闪过昨晚的所有画面。

她的心情突然复杂起来,非常复杂。

不敢转身,贝贝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下床,赤脚踩在地上。

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她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

她昨晚做了什么?

太死了!

贝贝懊恼地捡起衣服,胡乱穿上,拿着拖鞋默默离开。

当门关上时,睡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黑而清澈,没有一丝睡意。

贝贝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敢出门。

她羞于面对南宫乐山。

昨晚都是她的错。她先勾搭上了他。

而他只是喝醉了,所以冲动。

但主要责任在她。

所以贝贝担心南宫乐山会生气,看不起她。

不管怎样,她昨晚真的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

贝贝考虑再三,决定离开。

她羞于留在这里...

还好她东西不多,就用背包装好了。

贝贝背上背包,鼓起勇气开门出去。

她庆幸自己没有撞见南宫乐山,但迟早要面对他。

贝贝从楼上下来,看见南宫乐山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在明亮的灯光下,他的侧脸非常迷人。

贝贝想到昨晚他的热情,不禁红了脸。

她试图调整自己的想法,走到他面前。

南宫乐山转过头,看到了她的样子。他淡淡地问:“你在干什么?”

贝贝很尴尬,说:“对不起,昨晚……都是我的错。我也不敢继续面对你,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离开?”那人扬起眉毛。

贝贝点点头。“好,我马上离开。南宫兄,真的很抱歉。你昨晚什么都忘了。”

南宫乐山放下咖啡杯,丢下报纸。

他看着她,淡淡地问:“你是不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走了?”

贝贝低下了头,渴望缩入地下。

“对不起,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但我不知道如何拯救它。真的很抱歉……”

南宫乐山心里没底。

这种事情,她不应该痛苦吗?

她居然反过来道歉了。

“你想存还是不想存?”

“当然!”贝贝抬起头。“可是我怎么救呢?”

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

“你要救,我给你机会。”

“什么?”

“留下来陪我。”

贝贝目瞪口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她没听错吧?

那个男人的黑眼睛深深地盯着她。“这是你唯一的拯救机会。如果你不这样做,你知道我会怎么惩罚你吗?”

"..."贝贝茫然地摇摇头。

“算了,说出来会吓到你。简而言之,你只能这样做,你听到了吗?”

贝贝还是不敢相信。"...你想让我和你在一起吗?”

“嗯。”南宫乐山点点头。

“为什么...我们之间……”

“因为你对我负责。”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