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三明明昇体育(中国)有限公司----迪迦奥特曼第二部(1/03)

三明明昇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原来不是阮军·齐家。

她听说阮先生和二少爷是双胞胎,迪迦长得很像。

丁接过名片。“你好。有什么事吗?”

陈俊开门见山地说:“丁小姐的厨艺很好。不知你能否以阮的名义在我们酒店工作?待遇肯定不比你在觉微斋差。”

丁几乎没有想过。“对不起,迪迦我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你可以随意开价。”

他们都认为她是为了钱吗?

丁摇摇头。“我很感激你的好意。请原谅我不同意。”

“为什么?你害怕对别人失去信心吗?”

“不,我有我的理由。”

陈俊笑着说,“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吗?否则,我想我不会死。”

这个人比阮军·齐家更难对付。

如果她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他不会放弃。

丁有点心烦意乱。

“丁小姐有什么困难?来说说吧,也许我能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丁对有点心动。

他值得信任吗?

但她根本不认识他,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我没有任何困难。觉微斋有我一半股份,是我的餐厅,所以我只会为自己打工。回去吧,阮先生。我不会答应你的。”

“嗯,你就不怕我买下整个觉微斋?”陈俊淡淡地说道。

丁看的神色不变。“随便,你买了我也不答应你。”

说完,她绕过他。

陈俊有他的心。这个女人真的很难对付。

看她的样子,她根本不在乎钱,那他还能打动她什么?

“丁老师。”陈俊转身拦住了她,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都很随意。“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应该考虑我的建议。三天后,如果你不同意,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你放手。”

丁夏楠的脊背僵硬了。

“希望丁小姐是个聪明人。”陈俊笑了笑,钻进车里,开车走了。

丁对很生气。

阮家太暴虐。

她知道阮家可得罪不起她,但她还没有得到那些秘籍...

陈俊回家后,她去了君齐家。

这一次,齐家正在训练室里练习拳击。

走到训练室,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懒洋洋地坐在藤椅上,淡淡地说:“我刚才去见了丁

君齐家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沙袋惯性荡过来,他伸手去精准阻挡。

“为什么?”君齐家疑惑地问道。

“你不喜欢吃她做的菜?我威胁她在家工作,让她做我们家的厨师。你怎么看?”

琦君微微皱起眉头。“不好。”

“为什么?你不想让她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思考。”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想办法把她挖出来。”

“她不会同意的。”

陈俊扬起眉毛。“你知道吗?”

琦君点点头。“我找过她。她不同意。她不会同意的。”

“如果你不同意,就威胁她。”无论如何,这足以结束徐梦瑶的阴谋,方法不是重点。

“不能威胁。”琦君否认了他的方法,“你不能威胁她。”

陈俊出事了。君齐家是什么时候变善良的?

!!

李明扬在心里哼了两声,奥特她倒要看看如何对付萧帖。

萧郎的反应很简单,奥特直接关上门,什么也没说,不给女人任何面子。

而且关门的声音还是有点大,不客气。

李明熙放心了,舒服了。

萧郎关上门,一边脱外套一边转身走了。

看到他要进来,李明熙躲在壁橱里,想吓吓他。

衣柜门关上的那一刻,萧郎也推门进来了。

然后,他立刻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萧郎的眼睛很锐利,他的眼睛扫视着房间...

李明熙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萧以为有贼溜进来,淡淡一笑。

他随便脱了衣服,只穿了一件衬衫。

然后他走到茶几前,拿起水果刀,款款走向衣柜。

李明xi等着萧郎打开衣柜,心里一直猜测着萧郎的反应。我不知道这有多好笑。

李明熙忍着笑,心里骂自己太坏。

但她就是忍不住捉弄萧郎,想在他平静的外表下看到各种奇怪的反应。

反正她就是太坏了。

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明熙忍着笑的冲动做好了准备。

萧郎的手握着衣柜门把手。

衣柜被打开了——

“喵——”李明熙起身尖叫起来,同时一把带着寒光的水果刀猛地砸向她的脖子!

刀尖在离她脖子不到一厘米的地方突然停住了。

李明熙忘记闭上她那张大的嘴巴。她吓坏了!

小帖也被卡住了。他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我没想到小偷是他的妻子。

“妈的!”萧郎像一根针,扔掉水果刀,用手拉着李明熙,急切地检查她的脖子。

当他确信她没有被刺伤时,他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的脸色很难看!

“你躲在壁橱里干什么?!"他生气地问:“万一我不小心伤害了你呢?!"

李明熙被他的吼声恢复了理智。

看到萧帖很生气,李明熙很内疚。

她尴尬地笑了笑:“我不知道你的反应和普通人不一样……”

如果她知道他会注意到她的存在,拿着刀来,她也不会傻到躲在衣柜里!

萧郎仍然很生气。他刚才还在垂死挣扎。

“你还是找借口吧!你不应该躲在壁橱里。你天真吗?!"

李明胜xi愣了一下,心里莫名地很难受。

婚后,萧郎从来没有这样骂过她。

即使知道她一直在吃避孕药,他也没有说得那么激烈。

可想而知,李明熙心中的差距是很大的。

当然,再委屈她也不能哭,哭更丢人。

萧郎大叫之后,他后悔了。

他想主要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改了,语气生硬。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明天吗?!"

该死,他好像又说错话了。

李明熙垂下眼睛,淡淡地说:“对不起,我真的...天真的今天……”

因为他是萧郎,她完全暴露了自己顽皮的天性。

萧郎是对的。她太天真了。

三十多岁的人还觉得自己小?

李明熙拉了拉他的领带,曼第把他拖了出来。

李明熙永远是那种及时行乐的性格。

即使明天天塌下来,曼第这一刻也不妨碍她找到幸福。

如果她每天过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那她的人生真的就毁了,没有意义了。

从13年前开始,她就决定抓住一切时间,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就算九天之内龙将随时醒来,李明熙依然活得精彩。

明-李熙拉着萧郎,带着F市的几家豪华商场,逛得彻底。

她买了许多新的冬装,送给了萧郎。

每次买衣服都会买配套的鞋帽皮带和一些饰品。

所以一天真的刚好够李明熙逛下去。

也得益于她的好品味,她看中了就开始,不会犹豫。

不然逛了一周就买不到那么多东西了。

东西都买好了就去专柜结账,商场的工作人员负责送到酒店。

逛了一天,李明熙筋疲力尽。萧郎兴高采烈,一点也不疲惫。

李明熙瞥了他一眼,暗暗点头,果然是发飙了,逛街后找到他的!

出了商场,外面一片漆黑。

“饿吗?我们去吃饭吧。”萧问她。

李明熙只想早点回去休息,哪里都不想去。

“我不饿,只是太累了。回去。”

萧郎点点头:“好吧,回酒店吃饭。”

他们回到酒店,李明熙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刚想睡觉。或者萧郎把她拉起来,强迫她吃饭,然后放她走。

见面时间总是很短。

转眼就是周日了,李明熙晚上还要回去。

萧郎白天亲自做饭,做她最喜欢的食物,然后和她一起去看电影,静静地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不过,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李明熙该走了。

萧郎不愿意让她走。“两天后能回去吗?”

李明熙也想。问题是如果她不回去,龙九歌又该催她了。

“下周我会再见到你的。”李明熙吻了他一下,表示安慰。

“否则,我就和你一起回去。过两天我再来。”萧帖坚决地说。

李明熙问:“你不是说这个月是最重要的时期吗?况且你走了,很多事情都完成不了,就不要回去了。”

“可是我舍不得你。”萧抱紧她,叹息说:

李明熙也舍不得他,和萧郎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

但是他们必须分开,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

李明熙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好,我该走了。请带我去机场。你不走,我的票就作废。”

萧放开她,喃喃自语;“不如作废。”

“你说什么?”李明熙扬起眉毛。

萧郎笑着说:“没事,我们走吧。”

他一手拎着她的行李,一手抱着她向门口走去。

当李明熙被送到机场时,他们再次道别。直到时间不多了,李明熙才果断的把行李拿到安检处,登上飞机。

飞机到达A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迪迦奥特曼第二部

萧郎安排盛迪会见李明熙。毕竟李明熙一个人晚上骑车不安全。

况且她的长相太容易导致犯罪。

所以萧郎只能让盛迪来接她,迪迦这样他才能放心。

把李明熙安全送到李家,迪迦没有耽搁就走了。

回到家,李妈拉着她问了一会儿,然后让她去休息。

李明xi上楼洗了个澡,萧郎在电话里讲了半个小时才挂了电话上床睡觉。

估计这个周末太疯狂了。李明熙睡得很沉,第二天早上睡过头了。

幸运的是,她睡过头了,没有人扣她的工资。

李明熙赶到郊外别墅,开始给龙治疗九天。

龙九歌今天也在。李明熙休息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李小姐,为什么过了一段时间病人的病情一点都没有进展呢?”

李明熙反驳道:“他动了,这还是没有进步吗?”

龙九歌:“…”

李明熙不理他,继续做她的生意。

她和龙家迟早会闹翻,没必要和他们搞好关系。

李明希现在最期待周末,然后她可以去萧郎。

在萧郎回来之前,一个月有30天,还有三个周末。

哎,李明熙感觉时间长了。

终于到周五了。

李明熙很开心,提前一个小时回家了。

当她回到家时,坐在客厅里的李奶奶和李木对她含蓄地笑了笑。

“奶奶,妈妈,我待会去机场。晚上不用等我吃饭。”李明熙笑着说道。

李妈妈笑着说:“我明白了。”

李明熙快步上楼,打算拿着行李离开。

她推开卧室的门,一束蓝色的玫瑰突然向她扑来。

李明胜xi愣了一下。蓝色的S曲线让她立刻想到了萧郎。

她抬起头,果然看到了萧郎的脸。

“你怎么回来了?”李明熙惊讶地问。

“给你个惊喜,你喜欢吗?”小笑着唱。

上次李明熙让他吃惊,他生她的气,所以今天他要给她一个惊喜,作为道歉。

李明熙接过玫瑰花,笑得很灿烂:“我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说,我买了票。”

萧郎带她进屋,关上门。

“票一会儿就要退了。来,让我抱抱,我都快想你了。”

说着,他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李明熙怕他把花压坏,赶紧走了。

“我手里还有花,别弄坏了。”

萧郎故意委屈地说:“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一束花呢。如果一个星期没见,你不想念我吗?”

李明熙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走过去把花放在茶几上,放下包,脱下外套,然后转身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萧郎心满意足地抱着她,低下头,紧紧咬住她的嘴唇。

李明扬嘴唇微微启,回应着他的吻,萧郎的呼吸越来越不稳定,抱着她朝床上走去,意图很明显。

李明熙的身体被他压了下去,她紧贴着他的胸膛。

“等一下,我有事。”

萧郎很不满意:“我还能为你做什么?以后再说吧。”

这时候他只想吃了她,就耽误了点事!

“不行,没时间了。”李明熙坚定的推开他。

“好,奥特好,奥特我叫。”李明熙说服了他,就像一个想要糖果的孩子。

“老公,老公,老公……”

李明熙一口气喊了十声。

萧郎,听着,这叫利益。

“你满意了吗,亲爱的丈夫?”李明熙好笑的问他。

萧郎点点头:“好吧,虽然尖叫的声音不够甜,但还是勉强强。”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太得寸进尺了。

小笑着发动了汽车,载着她回家。

回去的路上,他们找了个地方吃饭才回去。

回到家,李明熙觉得很懒,不想动。

她洗了个澡,去客厅看电影。萧郎最喜欢陪她看电影。

结果一部电影还没看完,李明熙就靠着沙发睡着了。

萧郎关掉电视,把她抱到卧室,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李明熙一直没醒。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李明熙撑起身体,发现天一亮就佩服自己。

好困啊!

今天是周末,萧郎下午要坐飞机走,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所以萧郎也起得很早,只是为了多陪陪李明熙。

早饭后,他们出去散步。

今天天气晴朗。他们去附近的广场散步。为了不浪费时间做饭,他们在外面吃午饭。

吃过饭,回到家,萧郎应该也准备离开了。

李明熙帮他收拾行李。

一切结束后,萧郎拥抱了她,不情愿地说:“我真的不想去。”

“还有两个星期,忍忍吧。”李明熙笑着说道。

“我受不了两天。”

“你太黏了。”李明熙推开他,去厨房收拾东西。

萧郎的胃不太好。李明熙给他弄了点中药。他每周喝两双。李明熙把中药装好,让他拿去F市熬。

带着两个袋子,李明熙回到卧室,把中药放进盒子里。

“我把药放在这里了,记得吃。”

“好。”

“社交时,少喝酒。”

“好。”

当李明熙告诉他什么的时候,他认真地点了点头。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李明熙催他:“走吧,我送你。”

萧没有马上行动,只是拉着她,深深地吻了她一会儿。

当一个吻结束后,他们必须赶到机场。

在路上,萧郎开车。到了机场,李明熙陪他去拿登机牌,然后抱住他,催他去安检。

萧郎一次退后一步,非常不情愿地离开了。

李明熙离开机场,开车回家。

她直接回到父母身边,主要是在公寓空。她一个人,不习惯。

萧郎走了。他们下一次见面是在下周末。

然后在另一个周末,萧郎将完成那边的工作,回来过年。

快过年了,李明熙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但是现在,她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萧郎只离开了两天,但李明熙感觉像是两个月后。

每天她都没精神,没胃口吃东西,整个人看起来状态不佳。

李妈妈觉得她太想要了,李明熙也是。

这一天,李明熙在郊区的一栋别墅里给龙治疗了九天。

病房里消毒剂的味道一直让她不舒服。

中午熬夜吃午饭的时候,曼第她在楼下的餐厅,曼第吃着吃着就恶心想吐。

就在这一想之后,李明熙觉得很恶心。

她跑到卫生间,捂着嘴,吐了很久才觉得好多了。

李明熙洗了手,漱口。有两个护士和她一起吃饭。其中一个笑着问她:“李医生怀孕了吗?”

李明熙被卡住了——

护士这样看着她,惊讶地问:“你不确定,是吗?”

李明熙勉强笑了笑:“怎么会怀孕呢?”

“我只是猜测。我觉得你怀孕是因为这两天没精神没胃口。”

李明熙本人是医生。她知道怀孕的症状。

恶心、恶心、困倦、食欲不振、酸味和便秘...

最近几天,她把这些都拿走了。

她真的怀孕了吗?

李明熙想起了冬至的第二个晚上。那天萧郎似乎什么也没做...

应该是那天之后构思的。

所以现在,孩子才一个月大。

“李医生,去检查一下,也许你真的怀孕了。”护士微笑着建议道。

李明熙捏了捏手指,笑道:“我应该不是怀孕了,我心里有数。”

她这么说了,护士也说不出更多的话。

但是李明熙知道,她一定是怀孕了。

在检视龙九天的时候,李明熙盯着自己的脸出神。

这个时候你是怎么怀孕的?

万一龙九天突然醒了。她怀孕后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一系列困难?

她本打算在解决了龙的九天问题后怀孕。

结果人不如天。

现在她唯一能祈祷的是,龙在分娩前九天不会醒来。

李明xi只是恍恍惚惚地下班。

她没有耽搁就走了,时间一到就开车回家了。

路过药店的时候,李明熙买了一盒验孕棒。

回到父母家,李明熙只匆匆问候了一声家人,就上楼进了卧室。

她去卫生间做了个测试,验孕上的华丽杠显示她真的怀孕了。

李明熙失落欢喜,心情很复杂。

最后,她脸红了,忍不住哭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哭,反正很想哭。

李明熙哭了一会儿,洗了把脸,走出浴室,就听到手机铃声。

估计是萧郎。一天的这个时候,他会打电话问她是否回家了。

李明熙接通电话,试图不带鼻音地说话:“你好。”

萧郎仍然意识到她有点不对劲:“怎么了,你哭了吗?”

李明熙笑着说:“没有,我刚洗完脸,鼻子进水了。”

萧郎很有趣:“你回家了吗?”

“嗯,我刚回来一会儿。你现在不忙?”

“很忙,我只能聊两分钟。好了,就这样。晚上我挂电话给你。”

“萧郎——”李明熙拦住了他。

“是什么?”

她想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但又不敢告诉他。

她不知道她害怕什么。她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她总觉得孩子不是真的。

她还没准备好。

迪迦奥特曼第二部

这些人互相认识,迪迦即使不认识,迪迦也能很快熟悉。

大家开心的吃喝聊天。

有人问为什么李明熙的老公没来。她说萧郎出差去了,不在家。

他们还说,让李明熙改天请他们吃饭,并打电话给萧郎介绍他们。

“你还难过见人吗?明溪的孩子满月的时候就能看到。”

“确实如此,那我们就等着再喝一次满月酒吧。”

李明熙笑得很灿烂:“那红包就不能少了。”

“金钱迷!”大家齐声取笑她。

李明熙笑了,大家都笑了,饭桌上很开心。

吃了一个多小时就分手了。

李明熙告别了朋友,开车回家。今天,她不想回到父母身边。她想和萧郎一起回家。

李明熙回到公寓,给自己倒了杯水喝,打算去上学。

结果我想想,怀孕的时候用电脑的需求就少了。

无事可做,她拿了一本书在床边看。

看着看着,她睡着了,被手机铃声吵醒。

李明熙接过手机,接通:“你好。”

电话是萧郎。

他轻声问:“你在干什么?”

“读书睡觉。”

“吃饭了吗?”

“吃饭,和几个朋友聚聚,散了以后再来。我现在在我们家。”李明熙最后补充道。

萧郎扬起眉毛:“不去找我父母?”

李明熙笑着说,“我今天过不去。对了,你下周能回来吗?”

“怎么,想我了吗?”萧笑着问,声音温暖。

李明熙大方地承认:“是的。”

萧郎沉默了片刻。“我会满足你的愿望。”

李明扬好笑地翻了个白眼,明明他也想她,还说要满足她的愿望。

两人又聊了几句,李明熙不敢打太久,于是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

想到萧郎下周会回来,李明熙非常高兴,并再次感叹时间过得太慢了。

下午,李明熙随便做了点吃的,然后打电话回家,说今天过不去。

然后她一个人在家看电影电视节目。

以前萧郎陪她看电视的时候,她觉得电视不错,但是时间过得很快。

现在她一个人看,发现电视一点都不好。

晚上熬夜,李明熙洗完澡就睡觉了。

在梦里,她梦见萧郎回来了,然后她告诉他她怀孕了的好消息。他开心地彻夜未眠。

天亮了,他还没休息。

她让他睡了。他说太激动了,睡不着,黑眼圈却出来了。

李明熙在梦里后悔了。如果他知道了,他晚上就不会告诉他了,所以他不能休息。

正在做梦的时候,李明熙突然觉得不对劲。

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不轻不重,却让她喘不过气来。

有一个湿湿的东西,在她的嘴唇上滑动。

李明xi被吓醒了,睁开眼睛,迎面碰上萧郎的黑眼睛。

还好卧室里有壁灯,不然我突然醒了,看到一个人影压着她,她肯定是吓得要死。

萧郎抬起头问道:“醒来?”

巨龙张开它的嘴,奥特持续了九天,奥特发出一种没有温度的嘶哑、低沉的声音。

李明熙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心中充满了恐惧。

她想说他们在地狱。

因为他醒了,她的天堂变成了地狱...

龙盯着她看了九天,等待她的回答。

李明熙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龙九天突然把目光移开,看看周围的环境。

虽然房间装修得很好,但却变成了病房。他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盖着白色的被子,空在空中,有一股浓浓的药水味。

这是病房。他病了吗?

龙久天只记得自己被李明熙推下悬崖...

所以,他应该不会死,只是不知道他的身体怎么样。

龙九天试着移动身体,除了上半身有点感觉,下半身完全没有感觉。

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眼神犀利。

“你瘫痪了,还昏睡了13年!是你们龙族几个月前找到我,我把你叫醒的!听着,只有我能治好你的瘫痪!”李明熙压低了声音,说出了真相。

龙惊讶地看了她九天,情绪迅速变化。

李明熙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没有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只有我能治好你。你知道该怎么做!当然,李明熙什么都不怕,再拉你去死也是大事!”

龙九天盯着她看了几分钟,猛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当他刚刚醒来时,他有力量抓住她。

李明熙的心狂跳:“你干什么?!"

龙九天眼中爆发出恨意:“李明熙,你说我已经睡了13年还瘫痪?”

“对,没错!”

是的,虽然李明熙的长相没有太大变化,但他显然不是年轻的李明熙。

一个人的眼睛骗不了别人。

现在的李明熙,眼睛里有很多岁月留下的痕迹。

龙握着她的手腕九天,显然无法接受她所说的话。

他已经睡了13年了,但是他瘫痪了。

比让他死还惨!

“我这么做都是因为你!”龙发出了九天的冷怨声。

李明熙脸红了,冷笑道:“你活该!你能找回这种生活,是上帝蒙蔽了他的双眼!”

龙九天怒笑:“我没死,那是因为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死!”

“李明熙,我还活着。我说我不会让你走的。你还记得吗?”

李明熙的身体在颤抖。她握紧了手掌,现在真的很想杀了他。

龙九天冷唇:“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会慢慢证明我是怎么没让你走的。李明熙,这辈子,我永远不会和你一起死!”

“啪——”李明熙突然给了他一巴掌。

“啪——”

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记耳光留在了李明熙的脸上。

她的尸体被逮捕,然后被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太猛了,她打了个寒颤,撞到了墙上。

李明熙感到脸颊火辣辣地疼。

她冷冷地看着,对龙族的九歌很生气。

龙九哥拔出手枪,装上子弹,对准她的头。

迪迦奥特曼第二部

“哥,曼第是她害了你,曼第我现在就杀了她!”

门口的龙九歌我都听到了,我当时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他们龙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受苦,真的是拜李明熙所赐。

李明熙是他们龙家的仇人。如果不杀了她,他们的仇恨很难消除。

龙看着龙九歌出神了九天。没想到这个弟弟长这么大。

原来他真的睡了13年,浪费了13年。

龙九天越想越生气——

他看着李明熙,忿忿不平,恨不得让她死1000次,再死10000次。

但他不想这么便宜地杀了她。

她无法摆脱他的痛苦。

龙九天淡淡地说:“九歌,把枪收起来。”

“哥——”

“收起来。”

九天龙的声音不高,却充满了威严。从小龙九哥不敢违抗他,现在也一样。

他收起手枪,侧身问他:“兄弟,他伤着你了。你想拿她怎么办?”

李明扬冷笑,结果,她早就预料到了。

龙九天见她一点都不怕死。她勾着嘴唇说:“你放心,我慢慢想。九歌,你先出去,我要和她说话。”

“但是……”

“你放心,她不敢再跟我动手了。”

李明熙冷冷一笑:“你太自负了。九天之后,我可以杀你一次,也可以杀你两次!”

龙九天笑了:“这个时候你可不敢。”

是的,我曾经杀了他,因为没人知道是她干的。

现在她害怕了。她不能给家人带来麻烦。

李明熙突然觉得很冷,她的世界似乎变得黯淡无光。

“出去。”龙九天再次吩咐龙九歌。

后者犹豫了一下,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李明熙和龙九天。

龙九天也不急着说话,他只盯着明——,漆黑的眼睛里不露出半分情绪。

我今天学到的东西让他太惊讶了。

他要整理思路,慢慢消化。

李明-xi也盯着龙看了九天。她也在考虑如何应对。

良久,龙看着李明熙的白大褂看了九天,淡淡地问:“你还是医生吗?”

“是的,我当医生十几年了。”李明熙勾着嘴唇。

“你一直在治疗我?”

“最近几个月才开始的。”

龙九天勾着嘴唇说:“你说只有你能治好我。”

李明熙并不急着回答。她慢慢走向他,掀开被子!

龙错愕地低下头,看了九天,他的腿瘦了,甚至有点萎缩。

要不是这么多年保养的好,也许他的腿就只剩下骨头了。

在过去,龙的九天是上天眷顾的。

他英俊、高大、有力、足智多谋。

可以说他是神一样的存在。

但现在,他只是一个瘫痪在床的瘸子。他的腿也变丑了。他不再年轻了。他错过了13年,成了残疾人。

饶是龙,精神坚韧九天,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他握紧手掌,五官因为怨恨而扭曲。

李明熙拍了拍他的腿,淡淡地笑了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个废人!”

龙九天咯咯笑道:“我要是没有就好了。李明熙还在等着说服我,迪迦她不会这么快就和我打起来。”

龙九哥看到他的自信,迪迦多少有些释然。

但是他很快就有了其他的顾虑。

“哥哥,听说你很喜欢她,是不是?”他试探性地问。

龙九天的眼神微微有些呆滞,似乎陷入了回忆。

“李明熙有一种疯狂的能力。”

因此,他对李明熙很着迷。

龙九歌想到了李明熙的美丽,想到了她的性格,想到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很容易引起男人强烈的征服欲。

龙九天是天之骄子,他暗恋的女人很不一般。

他暗恋李明熙也就不足为奇了。

显然,李明熙很难征服,所以龙在九天内越陷越深。

龙九哥来到床边,焦急地问:“你还爱她吗?”

如果你爱,那么你一定不愿意攻击李明熙。

龙看了他九天的腿,眼里闪过疯狂的怨恨。

“不,我不爱她。现在我只恨她!”

九天龙的声音令人心寒,但李明熙没有听到。

冲出别墅,李明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迅速发动车子离开。

她一连开了十分钟,然后停在路边,头重重地撞在方向盘上。

李明熙不知道痛。她躺在方向盘上,浑身发抖。

龙九天醒来,噩梦即将开始。

怎么办?她想杀了他,但她做不到。

他为什么醒来?为什么上帝的眼睛那么少?

李明熙的内心是那么的可恨,怨恨,委屈。

这辈子,她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龙九天。没有他,她的生活会很完美。

但是和他在一起,她几乎大半辈子都是噩梦。

他是她的噩梦,也许他会杀了她...

李明-xi生气地抬起头。她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死九天。

然而,她做不到。她死了。萧郎怎么样?

她的家人呢?

为了一条龙死九天不值得。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和龙九天做个交易,让他放弃报复她的念头。

当然,如果他不同意,她也不介意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李明熙胡乱想了很多,渐渐地,她那颗慌张的心安定了下来。

反正她不是绝望,所以不能先绝望自己。

李明熙想通了之后,思路就清晰多了。

龙九天肯定是要恢复的。如果他愿意,她会和他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是的,现在不光是她糊涂,龙九天也糊涂了。

谁有足够的耐力,谁就赢了。

她相信自己会赢,因为龙九天一定渴望再次站出来。

想到这些,李明熙无声地笑了。

龙后九天,你又怎么了?现在,你还是问我。

只有我,李明熙,能治好你的身体。

萧泽新能治龙九天,但李明熙早打电话告诉他不要治龙九天。

萧泽欣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答应了她。

只要萧泽欣不是马,她是目前唯一能治好他的人。

李明熙很自信,突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我来。”君齐家的语气很坚定。他再次撕开她的被子,奥特把液体倒在她的手心,奥特然后在她大腿上的淤青处摩挲。

那个位置在大腿内侧。

丁被迫张开双腿...

君低下头,轻轻地揉着它,目光很专注地看着丁,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是他揉了两分钟,一直没停。

被他手掌按着的地方,火辣辣的感觉,很热。

丁夏楠动了动腿。“可以吗?”

琦君按住她。“别动,还有一会儿。”

“怎么这么长?”他不是故意的,是吗?

琦君严肃地解释说,“揉五分钟就好了,五分钟就好了。”

“五分钟?!太久了。”她怀疑他是故意的。

“嗯。但确实有效。”

她会再等几分钟。如果不行,就别让他做。

丁等着他失败。结果五分钟后,淤青完全没有了,皮肤完好无损,一点疼痛都没有。

她惊讶地摸着那块。“真的没事。”

“这药有效。”说着,君齐家开始揉她另一个地方。

这种药虽然有效,但是揉的时间太长。

她全身都是淤青。每个地方需要五分钟。需要多长时间?

丁夏楠接过药瓶。“我也会来的。你一个人太慢了。”

君齐家没有异议。

然后,四只手在她身上摩擦...

丁总觉得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荡…

君齐家似乎发现了这一点。

尤其是当她揉胸口的时候...这张照片...

君齐家的手越动越慢,视线固定在她胸前的手上,动不了。

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丁不敢继续。她迅速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我不会擦药的!你出去,我自己来,不然我不擦!”

君齐家放下酒瓶,强行拉开被子,人把它压了上去。

他猛地按住她的肩膀。“这次我会温柔一点。”

什么这种时候,不要乱来!

可惜,无论丁怎么拒绝,他就是不肯放弃。

很快,她沉溺于他的攻击,被他肆无忌惮地攻击和掠夺...

丁已经很生气了,她已经被他折磨了好几个小时。

为什么他体力这么好,好像从来不累?

但是她很累,非常非常累...

丁决定今晚不为他做饭,这是对他的惩罚。

她也不想和他说话。

丁坐在客厅看电视。她不敢在卧室里看,怕阮军·齐家忍不住吃了她。

这不是她的幻觉。

他看起来像一头野兽。他随时都会发作,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

一看到他的眼睛,她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所以她最好呆在客厅。这样更安全。

小君齐家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电视。事实上,他不知道电视上有什么。

家里没人,上班,出去玩。

和阮田零与丁燕夫妇出去打高尔夫球。

小葵也带着星墨去公司陪陈俊。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大家都不会回来吃饭。

“喝水?”君齐家起身倒了两杯水。

"..."丁盯着电视,不理他。

琦君放下杯子,曼第问道:“你想吃水果吗?”

“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管他说什么,曼第都不理他丁。

小君齐家似乎脾气很好,一点也不觉得不耐烦。

他陪了她一会儿,然后推了推她的身体。“我饿了。你去做饭。”

丁夏楠忍着,淡淡地说:“我不想干了。”

“为什么?我想吃你做的东西。”君齐家严肃地说,但她很高兴。她终于和他说话了。

“不想做就不想做。”

“但我只想吃你做的东西。做什么都好吃,最好吃。”

丁看着他。“我不做,你就不吃?”

“少吃点。”他老老实实的说:“你做,你做的我要吃。”

“我不去。”丁还是拒绝了。

君齐家皱眉,“你为什么不想去?你不给我做饭?”

她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委屈,因为他总是用那种语气说话,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丁莫名其妙地感到不舒服。

难道不是因为她厨艺好他才想娶她吗?

其实他和她结婚只有一个目的,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

她明白这一点已经很久了。为什么她现在对这个不满意?

丁夏楠,你在期待什么?你太贪心了。

丁经过的反映,他的情绪才完全稳定下来。

她站起来说:“好,我来。你要吃什么?”

琦君的心里很高兴。“我想吃狮子头和炖熊掌。你想干嘛就干嘛。”

当丁的手指颤抖的时候,这两道菜很难做,而且浪费了很长时间。

但是,她的身份不是厨师。

丁压下了心里的愁闷。“好。”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厨房做饭。

琼·齐家跟了进来,眼睛盯着她做的菜。

以前,他喜欢看妈妈在厨房为他做好吃的。

现在,他喜欢看丁做饭。

看着妈妈给他做饭,感觉很温暖,充满期待。

看到丁为他做饭,我觉得很甜,很开心。

君齐家似乎更喜欢后者的感觉。

他一直粘着她,丁已经转过身第三次撞上了他。

她的脾气有点控制不住。“你一直在和我做什么?出门,做饭不喜欢别人在身边,碍事。”

琦君眨了眨眼。“哦。”

他转身走了出去,看上去有点失落。

丁心想,她一定是看错了。

做好了狮子头和红烧熊掌,她炒了一盘青菜,做了紫菜蛋花汤,就不做饭了。

反正只有他们两个人吃,吃不了多少。

等到上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丁给做了一顿饭,仿佛元气大伤,浑身兴奋不起来。

她喝了一碗汤,吃了几口青菜,就不想吃了。

琦君发现她没有胃口,所以她在碗里放了很多菜。“快吃。”

“你吃吧,我吃不了多少。”

“都吃完了。”君齐家看着她的碗。

丁叹了口气。虽然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至少他在乎她,她也不应该发脾气。

爱情是奢侈品,别想了。

就这样过吧。她不期待什么。她试图满足他的要求。我觉得他们会过得很好。

等丁想通了之后,迪迦她才觉得轻松。

她拿起筷子,迪迦吃光了碗里的所有食物。

小君齐家很满意,于是他开始吃饭,把所有的菜都扫了。

晚饭后,丁去了的花园散步。

小君齐家去了书房,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小时后,打算上楼休息,但君来到了花园。

他穿着黑色背心和短裤,脚上穿着运动鞋。

“我带你去训练室。”他对她说。

丁想起说要带她去看他的体育比赛。

无事可做,所以她和他一起去了。

她去过训练室,很大,有各种运动器材。

但是她没有看到君齐家锻炼身体,而且每次他来,她都没有来观看。

君齐家直接选择了拳击。

他穿上装备,热身,开始对抗沙袋。

他不是打了一个沙袋,而是三个。

三个沙袋组成了一个三角形。他站在沙袋中间。沙袋一直打在他身上。他跑得很快,沙袋一次也没打到他。

丁惊讶地看着坐在一旁的。

她没想到他的技术这么好。

六月齐家移动得越来越快,沙袋在飞来飞去。

如果被沙袋打中,肯定会飞出去。

丁夏楠看上去很害怕,小君齐家每次都能准确地把沙袋打回去。

有时,他会跳起来,用手和脚还击...这三个沙袋被他虐了,随时都可能碎。

他是这样训练的吗?

这不是锻炼,这分明是锻炼!

难怪他吃这么多,但他看不到长肉。

运动量太大了...

小君齐家已经玩了一个小时了。他浑身湿透,肌肉肿胀,看起来像一个勇敢的战士在勇敢地战斗。

最后,一个沙袋爆了,里面的沙子也碎了,所以军齐家停止了训练。

丁夏楠冲上前去,递了一瓶运动饮料。

琼·齐家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汗水溅得到处都是。

“赶紧喝水擦汗。”丁把饮料和毛巾递给。

君齐家喝了一瓶饮料,开始擦汗。

他擦干头发,然后脱下背心,背心已经完全湿透了,上身油光满面。

他的胸肌不断波动,有一次...

丁不禁多看了几眼,还有他那八块腹肌上挂着的水珠。

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太性感了。

甚至他身上的汗都很性感。

丁夏楠的心跳有点快,喉咙里不自觉地吞着口水。“累?”

“不累。”君齐家正在擦汗,他的黑眼睛特别迷人。

丁不是圣人,而是一个普通人。

她喜欢漂亮的东西,男人帅,她也是。

阮军·齐家不像长得帅那么简单。

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丁的心跳越来越快,她动心了,没救了。

“你们平时都这样训练吗?”她温柔地问他。

琦君点点头:“是的。”

拳击是最好的训练方法,可以全身训练,可以保持他的技术。

“每天?”

“偶尔我会休息。”

“每天训练这么久,你还有其他时间做其他事情吗?”

君齐家不知道她为什么问了他这么多问题,奥特但他喜欢和她说话。

“是什么?”

丁握紧了手里的一瓶矿泉水,奥特“比如出去玩,喝酒,娱乐等等”

琦君摇摇头:“不,我不喜欢。”

丁的眼睛发亮。“你不喜欢出去喝酒找乐子?”

“嗯。”他对此不感兴趣。

丁真的认为是一个没有娱乐生活的人。

虽然家里人一直说他没有什么坏习惯,但是他每天就是呆在家里吃饭,锻炼身体。

这段时间,他也是这样表现的,但她还是不相信他会留在这里。

现在她相信了...

“你喜欢呆在家里吗?”她又问。

君齐家仍在点头。

他非常喜欢家的味道。

丁夏楠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跳动的心脏。

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她要解决这个男人。

即使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她也不介意。爱情什么都不是。找到一个好男人才是硬道理。

阮、是她能遇到的最好的男人。

她不是傻子,所以不会想他。

丁夏楠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君齐家突然看着他的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如此美丽。

"琦君,你愿意一辈子都嫁给我吗?"她问他。

君齐家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丁夏楠觉得自己很完美,就这样吧,不能再贪心了。

她是他唯一的女人。

“回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好吃的。你现在一定饿了。”她笑着说。

“我饿了。”小君齐家也心情很好。他喜欢她这样和他说话。

君去洗澡的时候,丁给他吃的是容易消化不长胖的食物。

小齐家对他的食物很满意。吃饱了,他也想睡觉。

本来,他想和丁做爱,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想到了她的身体,害怕她会不开心。

但是丁却主动抱住他的身体,蜷缩在他的怀里。

君齐家睁着眼睛,睡不着。

抱着一个娇小甜美的女人,感觉很奇怪。

但他确定他喜欢她这样抱着他。

君齐家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很快他又有了反应,但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想法。

他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知道此刻的感情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丁夏楠对君齐家的态度突然改变。

她过去对他很顺从,但看起来像他的仆人。

现在她对他的好都是发自内心的。

江予菲对她的变化非常满意。

毕竟,阮军·齐家比嫁给他爱的女人更好。

丁也发现她对阮俊嘉好,他家对她更好。

比如他父母给了她一栋价值几千万的别墅。

你爱萧岿。他们都给了她礼物,这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丁一直认为他们配得上她,但现在她知道她比不上现在。

原来他们曾经对她很好,只是表面。现在他们真的把她当一家人了。

虽然两人差距很大,但她还是很开心。

这完全得到了君齐家家的认可,这让她有了一种归属感。

君齐家对她也很好。

他主动把所有的存折给了她,曼第也把名下的财产给了她。

她还没结婚,曼第他的东西都是她的。

丁既感动又居心不良。难道他不怕她带着她的财产逃走吗?

但是傻子也能滚钱跑路。

阮军·齐家是无价之宝。

他是最大的财富。

而她,只要得到他就够了。

婚期已定,今年结婚,一个月后。

丁夏楠没有任何意见,君齐家也没有,大家也没有。

丁从来没有想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还要相处几年才结婚。

如果你认同那个人,早点结婚,不要浪费时间。

延迟越长,变数越多。

只有结婚了,才能打消别人的念头,比如徐梦瑶的。

订婚仪式结束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和丁都不喜欢出门,所以她和她自然没有任何交集。

但她迟早会去徐梦瑶,她会清楚地交代这一年的情况。

目前,她需要找到她的哥哥顾晨曦。

阮家一直偷偷帮她找对象,比她自己家方便多了。

找到远古的黎明,弄清那一年的真相后,她会和徐梦瑶算账。

只是有时候,她不是不去徐梦瑶,徐梦瑶也不会找到她。

徐梦瑶又做梦了。

在梦中,她成功地吸引了阮,并以自己的厨艺嫁给了他。

她成了阮家的第二个主妇,地位高贵,荣华富贵。

但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她的梦想就会破碎。

越是这样的梦,越是恨丁。

她相信,如果没有丁,她就能够嫁给阮。

她手里还拿着一本烹饪秘籍。

如果丁消失...如果需要一点时间,她能否像在梦中那样,成功地吸引阮,并嫁给他?

徐梦瑶不知道他的信心来自哪里,只是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存在。

她觉得,阮军·齐家应该属于她。

这种感觉很强烈,她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徐梦瑶握紧了他的手掌,眼里闪过一丝冷酷。

所以,丁必须消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结婚的日子快到了。

丁想把婚礼办好,所以她要自己去商场挑很多东西。

为了积累经验,艾君一直陪着她。

这一天,他们在商场里挑选珠宝,丁挑选东西很快,很快她就选择了她喜欢的。

“二嫂,你没看见吗?也许还有更好的。”你喜欢建议。

丁夏楠笑着说,“不看了。看,反而会看到花的眼睛,况且,没有最好的,只有更好的。什么时候选?”

艾君笑了:“二嫂和大嫂一样,果断决策。”

这种性格不错,不用错过最适合自己的。

“走,我们去吃饭。现在该吃午饭了。”丁夏楠建议道。

艾君突然说:“你等等我,我先去趟洗手间。”

“好。”

走后,丁坐在首饰柜台前,随意地看着一些首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