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章鱼体育登录|中国有限公司----极品仙医邪少(1/68)

章鱼体育登录|中国有限公司 !

龚少勋轻声说,极品眼睛瞬间有点湿润。

他睁大了眼睛,极品江风很快又把眼睛弄清楚了。

“阮,你好好爱她。如果你不爱她,我就来代替。”龚少勋低声道。

阮天玲看着他,眼神色复杂。

“我觉得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说完,他转身离开。

龚少勋没有回头。他站在码头上,站得很高,独自站了很久。

*****************

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江予菲坐在更衣室里,化妆师正在为她化妆。

更衣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她戴着两个球头,穿着白色公主裙,脚上穿着红色小皮靴。她看起来很可爱。

“阿姨,我们穿一样的裙子。”真的拉了拉自己的裙子,甜甜的笑了。

江予菲微笑着向她挥手,然后真的走向她。

江予菲拉起她的手,给她抓了一把德芙巧克力。

“你爸爸妈妈呢?”

我真的把巧克力放在一个挎在肩上的小包里,笑了:“爸爸妈妈在外面,妈妈今天很漂亮,但是阿姨也很漂亮,我也很漂亮。”

江予菲笑着摸摸她的脸:“我叔叔在哪里?”

他嘟着嘴说:“我叔叔昨天喝了很多酒。好臭!”

“我叔叔喝醉了吗?”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嗯,妈妈说他没出息,爸爸说叔叔心里难过。阿姨,你怎么了,你为什么难过?”

江予菲的脸惊呆了。“我生病了,所以我会难过。”

“哦,我会给他巧克力的。我病了,吃巧克力,不难。”

“真是个好孩子。”江予菲又给她拿了一些巧克力。

这一次,宫美推门进来了。

“真的,你什么时候溜过来的?”

真的笑了:“妈咪,阿姨给了我很多巧克力。”

“真的,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真子立刻对江予菲说道。

江予菲微笑着,深情地摸了摸她的头。

龚梅笑着问:“你紧张吗?”

江予菲点点头:“一点点。”

“别紧张,你的结婚证已经收到了。这只是一个仪式。”

“嗯,我知道。”

龚梅握住真手,对江予菲笑了笑:“我不打扰你了,回头见。”

“好的,回头见。”

宫梅刚走到门口,一个服务员敲门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盒子。

“阮夫人,这是某人送的礼物。我们已经测试过了,没有危险。”

阮、在门口放了一个探测器,以防有人破坏婚礼现场。

任何携带危险品的人都不能进入体育场。

而且能进来参加婚礼的都会经过认证,不被邀请,不能进入会场。

江予菲接过礼品盒,“谢谢。”

“不客气。”服务员微笑着站在一边。

“阿姨,我想看礼物!”实在不去了,再把宫美人拉回来。

龚梅疑惑地问:“谁送的?”

“不知道,上面没有卡。”江予菲也有些怀疑。

“打开看看是什么。”

“雨菲,仙医邪少我伤害了你,仙医邪少都是我的错!为什么一切都回不来了?为什么所有的痛苦都要由你来承担?于飞,我真的该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江予菲愣住了,他怎么会这么想?

“萧郎,这不是你的错!即使那一年没有遇见你,我也会生病,没有人能控制我的病情。我的病与你无关!”

萧郎痛苦地摇摇头,心里很痛苦。

“如果不是我,你会很幸福,你会一直享受这几年的幸福。但是现在,你刚脱离危险,刚开始开心,就生病了。我伤害了你,否则你的命运不会如此坎坷,都是我的错……”

萧郎已经走到了死胡同。他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

他相信,要不是他,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被阮折磨。

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经历几次生死,她的身世也不会被揭露。

她的生活故事没有透露。她一辈子都是江予菲,不是小于飞。

她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也不会去找双龙戒暴露自己的存在。

南宫家不会找她,让她经历一系列磨难。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相遇,甚至在幸福之前,我们又要面临死亡的考验。

简而言之,萧郎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

他不能原谅自己,他很痛苦。

如果江予菲死了,他肯定会痛苦一辈子!

知道了他的想法,江予菲感到很无助。

她安慰他:“萧郎,你说得对。直到遇见你,我的命运才改变。但这不是你的错。如果要追究,也应该是萧子彬、邱、徐南宫的错。你没有伤害我,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于飞,对不起,对不起……”萧郎仍然沉浸在悔恨之中。

江予菲焦急地说,“你怎么了?!你说你靠近我,我的命运就改变了。

但是没有你,小紫彬会找别人接近我,结果也一样。

正是因为你,阮、和我才能活到今天。要不是你让阮田零活着,阮田零早就死了,然后我也死了。

你改变了我们的命运,但你让我们的命运变得更好。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会说阮、差点死了,这也是你的错。

你只是小紫彬的一枚棋子。如果不枪毙阮,他会找别人来做。

萧郎,事实上,我很高兴见到你,真的。"

萧帖怔怔的看着她,对她说的话感到惊讶。

虽然她说的有道理,但他也错了。毕竟他之前什么都参与了。

但他的内心却少了自责和难受。

"于飞,答应我你必须好好生活,好吗?"萧轻声说。

江予菲点点头:“我会尽力活下去的!萧郎,不要担心过去。希望你能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你能答应我吗?”

江予菲点点头:“我会尽力活下去的!极品萧郎,极品不要担心过去。希望你能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你能答应我吗?”

萧郎微微一笑:“好,我答应你。”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想,她觉得有点好笑。

她病了,但她一直安慰别人。

安慰阮,,安慰安森,现在又安慰。

生病的是她,不是他们,但他们都比她更难过更痛苦。

有那么多人关心她。

江予菲觉得她的生命非常值得。

*****************

走出餐厅,上了阮的车。

她进去了一个钟头,阮田零在外面等她,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发动汽车,他问她:“你们聊了什么?”

江予菲没有对他隐瞒什么,并告诉了她与萧郎的对话。

阮,不高兴,说:“我早知道他多愁善感,就不让你来了!”

靠,萧郎不知道江予菲一定要保持好心情吗?

他在她面前说了这么多,他不怕引起江予菲的痛苦?

好在妻子心理素质不错,没有受到影响。

阮、在路边停下来,下车买了一束香槟玫瑰送给。

“你为什么突然送我花?”江予菲拿着玫瑰花,惊讶地问道。

阮,妩媚地一笑:“因为你值得我天天送你花。”

“每天?”

“嗯,我想每天都给你送花。但是我经常被其他事情耽误,但是我有空的时候会给你送花的。”

“不要经常发,偶尔发一堆就好。”江予菲说。

阮,很本地:“没关系,我还有钱买花,不用担心浪费。”

“不行,天天送没新鲜感,我会腻的。偶尔,我也会惊讶。”

"..."阮天玲,“这种事情怎么会腻?女人喜欢花,人每天送花应该是开心的。”

“可我就是烦。”江予菲无奈地说道。

阮天玲突然俯下身,吻了她一下。

他稍稍放开了她,声音沙哑而富有磁性。他问:“你会厌倦每天吻你吗?”

江予菲:“…”

“会吗?”他继续按着,一双黑眼睛闪着炽热的光。

“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我不知道?”阮天玲皱眉。

江予菲笑着说,“我还不累,但也许会有,嗯……”

她的话还没说完,又吻了她阮。

他狠狠地吻了她一下,非常得意地说:“如果你累了,你永远也找不到比我的吻技更好的男人了。我不仅擅长接吻,而且床上功夫也不错。还土豪有钱,人长一个字,帅!两个字,很帅!三个字,很帅!而我深情痴情,绝对完美。老婆,你要是烦我,你肯定是爱上女人了!”

江予菲一团糟。“哪个是这个自鸣得意的人,不赶紧带走!”

阮田零笑道:“你家。”

极品仙医邪少

江予菲的心是甜蜜的。她抓住他的衣领说:“那就快点跟我回家吧,仙医邪少免得在外面让自己难堪!仙医邪少”

“对,老婆!”阮天玲发动车子回我老屋前又亲了她一下。

回到家里,劝她休息一下。

亲自给她吃药。

江予菲躺在床上,阮田零给她掖好被子,对她说:“别担心骨髓,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的。再等几天就好了。”

阮天玲笑着说道,他的心情很放松。

江予菲不能放松。

他现在不害怕,不紧张,因为他觉得她的病有希望可以治好,所以他会放松。

还好他找不到一致的骨髓,至少他会一直有希望。

一旦找到,他的希望就会破灭,随之而来的是绝望。

真的希望永远找不到骨髓,所以阮会一直期待。

她笑着说:“没关系。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现在身体还是很好的,再等一两个月也不是问题。”

“不能等这么久,但我会尽快找到的。睡觉吧。晚饭我给你做你想吃的。”

“王皓做的菜很好吃。遵医嘱就好。”江予菲不想让他太累。

阮田零笑道:“好,你歇着,我去书房。”

“嗯。”江予菲闭上眼睛。

阮天玲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他刚离开卧室,电话铃就响了。

“是什么?”是下属打来的电话。

“师傅,现在网上流传着一个报道。去看看。”

阮的眼睛微微有些朦胧。“发给我!”

说完,他挂了电话,走到书房,打开电脑。

他的下属给他发了一个链接,他打开了。在A市的公共论坛上,有人发表了一篇报道。

一串醒目的黑色标题出现在他眼前——

【为什么两次离婚后,江予菲可以和阮氏总裁阮田零复婚?】

阮天灵的名字,在一个城市,可以说是全国巨人的代名词。

谁不知道他的存在,谁不知道他是一个又帅又能干又有钱的总统。

所以任何和他有关的新闻都可以上头条。

如果没有,这个报告才发布半个小时,点击率10万。

这个时候想抹杀这个报道是没有用的。肯定有人下载了,到处转载。

阮天玲脸色阴沉的看了下去。

[我想大家都知道阮田零是谁,阮氏总裁,A市最年轻的总裁,听说他身家几千亿!人长得帅,能力强,这是所有女人的梦想。你知道他妻子是谁吗?她的名字叫江予菲。她是一个没有家庭背景的普通女人。她可以算是真正的灰姑娘了!】

在这段话之后,下面附上一张江予菲的正面照片。

妈的~!

阮、心中大骂,一向低调,从不暴露自己。

这一次,她真的彻底暴露了。

下面的报道说了一些关于江予菲的事情,这意味着她有多普通。在他的光环下,她只不过是尘埃中的卑微。

然后,极品讨论了为什么江予菲两次离婚,极品第三次和他结婚。

据说江予菲利用人们的危险第一次和他结婚。

写这篇报告的人对阮。

他写道——

阮、曾经有一个初恋女友,感情很好。大概七八年前,他的初恋女友得了绝症,出国就医。

碰巧阮家想给阮田零选个老婆。

江予菲此时出现了。她看了中阮的财产和阮的,所以她尽了最大的努力成为他的未婚妻,然后她不知用什么手段最终嫁给了他。

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娶了阮。

几年后,的初恋女友阮回来了。阮、发现自己还爱着初恋女友,于是选择和离婚。

几年没结婚的江予菲不得不离婚,因为她成为富人的梦想破灭了。

然而离婚后,并没有放弃,一直缠着阮,不断破坏他和初恋女友之间的感情。

后来她又成功了,用卑鄙的手段怀上了阮·的孩子。

阮家重子。阮、为了对孩子负责,选择和初恋女友分手,再次嫁给。

江予菲开始了她再次成为富人的梦想!

可惜,上帝就是不让她如愿。不到一年,犯了阮错,被判了一年半。

江予菲抛弃了他,提出和他离婚,并得到了一大笔赡养费。

这也是和阮第二次离婚的原因。

离婚后,江予菲生下孩子,扔给别人抚养,谎称孩子死于分娩。

其实她和另一个有钱人勾搭上了,只好丢了孩子。

你一定会问,她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回阮家呢?这就是江予菲的聪明之处。

她勾搭上另一个有钱人,跟着他出国,消失了好几年。

我不知道我在国外是否过得不好。

几年后,江予菲回来了。

而这一次,阮田零已经出狱,他仍然是阮晋勇的总裁,仍然英俊富有,高高在上。

江予菲再次发挥了他的想法。

为了能再娶阮,拿出了自己多年建立的一个筹码。

那是她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

她撒谎说孩子死了,是为了今天。毕竟孩子还活着,阮家肯定会把孩子接回来的。

现在,她把儿子们带到阮家里,让阮·负责照顾他们母子。

经过一番痛苦的纠缠,仍然照顾着阮,并答应和她复婚。

和阮很快又要举行婚礼了。

这就是他们第三次结婚的原因。

报道还总结道:江予菲是现实的灰姑娘,也是现实的武则天。她很会利用别人的弱点,很有心机,所以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个女人的手段前所未有,前所未有。

阮、太懦弱,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明知她在欺骗他,向他要钱,他还是妥协了。

只能说女人太心机,男人太懦弱。

但是,仙医邪少两个人都是可恨的人。他们真的很同情阮、仙医邪少的初恋女友。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们依然卧病在床,依然对他无怨无悔!

在报告中,先是贬低了,后来又一起贬低了阮、。

还顺便表扬了阮的第一个女朋友。

但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说阮,的初恋女友的名字。

阮天玲看完之后,发出一声冷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觉得是时候让那些人去死了。

没想到他们很快就回来了,又开始搞这些肮脏的小把戏。

你不必查阮、就知道是谁干的。

还会是谁呢?除了他慈爱的父母,没有人会反对他。

颜悦成了植物人,一直在睡觉。她的父母一定对她恨之入骨。

但阮、还是让人去查,看是谁发表了这篇报告。

他仍然封锁了所有的消息,所以这份报告不能流传下去。

阮天玲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江予菲,所以没有必要告诉她。

但是阮有一个新的想法,就是他们的婚礼一定要隆重,而且越多人知道越好。

据报道,他想告诉全世界的人,他爱江予菲,非常爱他,而不是江予菲挣扎着要嫁给他。

阮、等人办事很有效率,很快就发现这份报告确实是严月的母亲发表的。

然而,短短半个小时,这份报告就传遍了全国,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背后有人在火上浇油,目的是要把阮、的名声搞臭。

使用背后手段的人是徐曼的父母。

徐曼燕,为了他,走上了不归路。

他们恨他和江予菲,他理解。但是他们不应该在背后搞小动作,欺负他们。

徐曼和严月就这样结束了。他们活该。难怪有人。

阮不是一个好男人,也不是一个好女人。有人对付他,他自然会反击。

反击的方法很简单。

颜悦不是菜吗?

她每天躺在医院里花很多钱。那就好,他不能为此买单,让阎家人自己买单吧!

前几年严月出事,严副市长下台,仕途中断。

他们公司失去了他副市长头衔的加持,每况愈下。

颜的公司没多久就破产了,现在很穷。

他们根本负担不起丰厚的医药费。

穆立即遭到攻击。Xi慕白接到阮田零的电话后,给了他们一笔医药费。

200万医药费,拿不出来就让颜悦走人!

如果离开医疗设备,严月可能不会死,但她永远不会康复。

穆意识到他们太天真了,根本打不过阮。阮真是无情,并不会一直给颜悦支付医药费。

无法挽回面子和道歉的闫富艳·穆不得不把她留在医院。

Xi·慕白不会把他们赶走,但他不会给严月吃药和治疗,也不会找护士来照顾她。

连被子都不优雅地使用。

极品仙医邪少

经过一天的坚持,极品慕岩屈服了。严月是她独生女,极品她不能管自己死活。

最后,找到阮,真心道歉,阮同意继续治疗颜悦。

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木必须挣钱,每个月还他3000元。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他会立即停药。

严复和慕岩,这两个惯于养尊处优的人,为了一个月3000元的债务,只能每天低头干活,干重活。

有事做,他们也没心思做些小动作。

而反击许家也很简单。

抢了许家的生意,打压了许家的股票,也是时候了,许氏的问题严重了。

阮、甚至找到了徐家非法生产的证据,交给了法院,徐家立即受到了调查。

几天后,徐的生意一落千丈,随时面临破产的可能。

后来,他们恳求阮,发誓再也不跟他们来往。

徐石虽然没有破产,但已经无法恢复昔日的辉煌,公司的利益也大打折扣。

阮天玲这么轻易就让他们走了,也是为了江予菲的功绩。

不然这件事放在一边之前,他会被逼死,不会放手。

但这些都是其他的故事。

阮、也在准备和的婚事时,遭到了他们的反对。

莫兰打电话说她要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祁瑞森也要来。

江予菲非常高兴。除了她妈妈,几乎每个人都能来。

当婚纱准备好了,江予菲在家里试了试,觉得很满意。

他们的婚礼将在三天后举行,阮的家人一直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

江予菲也面色红润,喜气洋洋。她总是让人忘记她得了白血病。

脱掉婚纱,江予菲刚刚穿上普通的衣服,就接到了李明熙的电话。

"于飞,你能出来和我一起吃饭吗?"李明熙问她:“你一个人来。”

江予菲认为李明熙想对她的病情说些什么。她答应:“好,我马上来。”

“你要去哪里?”阮天玲在边上问道。

“表哥请我吃饭,现在就去。”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别走,今天已经够累的了。”

江予菲笑着说:“我很好,精神还不错。”

“我和你一起去。”

“我自己去。”江予菲说。

阮,拂过他的脸:“不,我必须跟你去!”

江予菲笑着说:“阮田零,我身体还不错。别把我当玻璃娃娃好不好?”

“我关心你,你突然晕倒怎么办?”阮,低声说:“总之让你一个人去吧,我不放心。”

阮自从知道自己病了以后,就没有去公司上班。

他每天都看着她,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好像她不注意就会消失。

江予菲理解他不安的心情,并一直让他认真对待。但是他跟不上李明熙的会议。

她害怕他会知道她隐瞒了自己中毒的事。

一旦他知道了,事情就会失控。

所以他不能和她一起去,所以她可以一个人去。

所以他不能和她一起去,仙医邪少所以她可以一个人去。

江予菲知道直接拒绝他是行不通的。

她想了一下,仙医邪少说:“好吧,你送我去,然后你回来。等我回来,让表哥送我。”

阮,侧目问道:“你不要我陪你去吗?”

江予菲挽着他的胳膊笑了笑:“男人和女人约会是不好的。估计是表姐在跟我说话,你去了她也不会说话。”

“谈事情?”

“嗯,刚才在电话里,我听到她的声音很低,应该是心情不好。”她说的是真的。

阮,冷冷的哼了一声:“她心情不好干嘛找你?”

“表姐没有朋友,也不希望我找谁。好了,就这样。你送我过去我让表哥送我回去好不好?”

“不……”

"阮,,老公,,你能答应吗?"江予菲撒娇地摇着他的胳膊。

阮天玲见她这样,嘴角的笑容怎么都压抑不住。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给你一个奖励。”何宠溺的说道。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然后踮起脚吻了吻他的嘴唇...

李明熙和她约在一家日本餐馆。

阮天玲派江予菲去,跟她说了几次,目送她进去后才开车离去。

江予菲走进盒子,立刻闻到一股酒味。

李明熙跪在榻榻米上,正在喝清酒。

一壶清酒,她好像喝多了。

江予菲在她对面坐下。“表哥,你怎么了?你好像心情不好。”

李明熙微微一笑:“没什么,你一个人来的吗?”

“颜田零送我到门口,我让他回去。”

“我说,他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李明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喝了下去。

她放下杯子,看着江予菲,笑着说:“于飞,你真幸运,嫁给了一个喜欢你的人,你又喜欢上了。阮以前是个野男人,现在他只爱你,这对你有好处。所以,你一定要有你的魅力和优点,这样他才会为你而死。”

江予菲听了她的话,有些想笑。

如果李明希不是阮田零的表妹,她会怀疑李明希也喜欢阮田零。

“表哥,你别喝了,我也跟阮天玲说了,一会儿让你送我回去。你喝醉了,怎么能送我回去?”

看到她又想喝酒,江予菲很快阻止了她。

李明熙拉了拉她的手。“我不能送你回去。那就让阮田零来接你吧。我今天心情不好,让我喝了它。我很少喝醉。”

“你怎么心情不好?”江予菲关切地问。

李明熙摇摇头,笑了笑,继续喝酒。

她喝了几杯,但只是微醉,李明熙很生气。

“为什么没喝那么多酒?!"

“表哥,你是不是约我和你喝酒?”江予菲问道。

李明熙摇摇头:“不是,我只是让你看我喝酒,不是让你陪我。”

江予菲:“…”

李明熙也没喝。她拿起筷子乱吃寿司。“你也吃。我点了很多,吃得更多。”

“好。”江予菲已经吃过了,但她还带着一些。

极品仙医邪少

当她戒酒的时候,极品李明熙吃了海,极品知道自己有严重的心事。

江予菲试图找到一个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表哥,我的病情有进展吗?”

她不问,这个问题,李明熙的心情就更不对了。

她放下筷子,吃不下嘴里的寿司。

“水……”李明熙哽咽着捶胸。

江予菲赶紧给她倒了杯水。

李明熙喝了口水,接着是长时间的沉默。

“表哥,你是这样吗?”江予菲不安地问,“是我的病吗...发生了什么变化?”

李明熙摇摇头。“不,还是老样子。”

没错。她的病无法治愈。能差到什么程度?

可是为什么,李明熙会是这样的反应。

“表哥,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江予菲忍不住问。

李明扬看着她,眼神有些心虚的躲闪。

她不说话,江予菲也不催促她。

她笑着说:“表哥,如果你真的有心事,想找人倾诉,可以告诉我。不想说也没关系。”

“于飞,这次我为你感到难过。我不指望你的原谅。总之,我对不起你。”李明熙没头没尾的说。

江予菲很困惑:“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对不起我?”

“别问了好吗?”李明熙的心情有点不舒服。

江予菲点点头:“好吧,我就不问了。”

她太宽容了,让李明熙更加愧疚。

但是她这次不想说了,她真的很自私。

“雨菲,原来我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我以前最看不起这种女人。没想到我还有恶心的一面。”

江予菲根本无法理解她的话的意思。

李明熙举着酒杯,神情沮丧地说:“这个时候,我应该是无私的。不过,我不想看到他受伤……”

“他?你是说萧郎吗?”江予菲问道。

李明熙点了点头,良久:“你知道吗?他还是喜欢你,很喜欢。”

"..."江予菲不知所措。“表哥,我想萧郎只是一时忘不了过去。也许他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李明熙笑着说:“你不用安慰我。他喜欢你。我不嫉妒,也不知道。而且我也决定忘记他,但是我还没有完全忘记。”

她根本忘不了。

在江予菲看来,李明熙一直过着潇洒的生活。她美丽而风情万种,就像一朵火红的玫瑰,绽放到极致。

醉酒、失意、痛苦的负面情绪根本就不该出现在她身上。

但此刻,她很不舒服。

她为萧郎受苦,估计他是她一生中唯一受这么多苦的人。

这一切都表明她非常爱萧郎,并且爱她爱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江予菲曾经深刻理解得不到爱的感觉。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李明熙…

“表哥,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幸福。其实我比你惨。虽然我爱的人爱我,但我很快就要去你和他一起去的地方...如果可以,我宁愿他不爱我,这样他就不会痛苦。

江予菲难过的说道,仙医邪少不禁红了眼睛。

她不让眼泪流出来。她努力笑得很灿烂:“虽然我很痛苦,仙医邪少但我还是想每天和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只想好好珍惜活着的每一分钟。表哥,你说我有福气,我却觉得你有福气。”

“你过着幸福健康的生活。不像我,你经历了那么多挫折和挫折。最后,你要面对死亡的考验。虽然你现在不开心,但至少有机会好好努力。我根本没有机会...表哥,你别难过,看着我,你就知道你有多幸福。”

李明熙哈哈大笑起来。“你比我更痛苦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希望你能幸福。”

李明熙是一个很豁达的人。她开怀大笑:“好吧,我没事。但是,我还是很对不起你。”

“为什么这么说?”

李明熙沉默着说:“你知道,萧郎喜欢你,也知道你病了。他很痛苦,很难过。中毒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悲伤。所以我看到了他的痛苦,我震惊了,我知道他有多在乎你……”

“表哥,我想你误会了。肖骁如此悲伤,他应该责备自己。”江予菲打断了她的话。

“自责?”李明熙很不解。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他昨天来看我了。他说他很对不起我。当他走近我的时候,我的命运改变了,然后我经历了一系列的磨难。他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他认为他伤害了我。如果不是他,我不会在这里。他这么难过,是因为自责。”

李明-xi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我觉得他还是很在乎你的,不然他不会因为自责而变成那样。”

江予菲焦急地问:“他怎么了?”

“他没事,他是个喜欢压抑感情的人。即使痛苦,他也不会发泄出来。但我看得出他很难过。”李明熙说。

江予菲只是知道,李明熙对萧郎非常了解。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可惜萧郎没有选择她。

如果萧郎和李明熙在一起,她会为他们高兴的。

“然后呢?”江予菲问道。

李明熙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似乎下定决心说:“我告诉你。萧郎昨天来找我,让我检测他的骨髓……”

江予菲微微有些紧张。

李明熙深吸一口气,说道:“结果他的骨髓和你的一致……”

“什么?!"江予菲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萧郎的骨髓和她的完全一致。

“他不是我哥哥...他的骨髓怎么会和我的一样……”

“你真的没有血缘关系,但他的骨髓和你的完全一致,实在是太巧了。这是缘分吗?”李明熙问。

江予菲很惊讶。“怎么会这样……”

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找到了骨髓?她根本不想找!

江予菲问:“表哥,除了你和萧郎,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我好吗?”

“厉害!极品”

安塞尔双手抱胸,极品冷冷地说:“既然我很厉害,我可以做哥哥吗?”

“啊?”

安森的孩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我可以演哥哥的角色。”

江予菲笑了。原来他在纠结这个。

“安森,哥哥是哥哥,哥哥是哥哥。想当兄弟就当不了兄弟。你的曾祖父可能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到时候我们会问他的。”

“嗯,我一定是哥哥!”安森童自信地说。

江予菲笑着揉了揉脑袋,眼里满是宠溺。

祁瑞森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他们,嘴角带着微笑。

事实上,他也想要一个孩子...

江予菲,他们不能把安塞尔送到他学习的地方。

汽车在城里停了下来,安塞尔上了另一辆车,被一群保镖护送走了。

此刻已经很晚了。南宫城堡离城市很远。回去要两个多小时。

加上白天的很多事情,江予菲很累。即使睁着眼睛,她看起来也很困。

看到她这个样子,祁瑞森提出去他那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

江予菲仍然对他有些防备:“我们回去吧……”

主要是和他一个人住,谁知道会怎么样。

齐瑞森笑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个想法被看穿了,江予菲很尴尬。

齐瑞森直接递给她一份协议:“这是给你的,你不用怕什么。”

江予菲拿走了。

他们结婚前是很好的约定,内容很简单,就是如果她不愿意,他绝对不会碰她。

齐瑞森在下面签了名。

没想到他会主动得到这个东西,江予菲有些惊讶。

齐瑞森说:“这些保镖会服从你的。如果我对你有什么意见,你可以让他们来对付我。”

其实他看起来真的很体面。

江予菲的直觉告诉她,祁瑞森不是一个坏人。

“好吧。”犹豫了一下,她点头同意。

***********************

齐瑞森在市中心有一栋别墅。到了那里,他安排了两个丫鬟照顾她休息。

白天真的很累。

江予菲洗了个澡,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想好好睡一觉。

但是当她真正躺下的时候,她又睡不着了。

今天在教堂里她满脑子都是阮。

江予菲拿着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他不敢。

我不给他打电话,我很想他...

然而,此时他一定不想接到她的电话。

江予菲翻来覆去,终于没有叫他,选择了睡觉。

她睡得很香,但不稳定。

梦里有很多零星的画面,都是关于白天的...

阮,阴沉而愤怒的声音在她心头盘旋。

【江予菲,你听我说,我不会让你走的!】

【就算你结婚了,我也带你回去!】

她心痛地皱眉,他难过,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她心痛地皱眉,仙医邪少他难过,仙医邪少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对不起……”在噩梦中,江予菲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原本关闭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

风吹进来,温暖的黄色窗帘在风中飘动…

江予菲感到一阵寒意,她情不自禁地被裹在一条紧身被子里。

然而,在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高大的影子向她走来。

江予菲在睡梦中越来越不安,她似乎感觉到了阮田零的呼吸。

“阮·……”

她皱起眉头,困惑地睁开眼睛-

一个巨大的影子站在她的床前,江予菲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啊——”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小姐,你没事吧?!"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啪嗒--"

房间里的灯被阴影打开了,江予菲惊恐地看着,只看到熟悉他骨头的脸。

“阮天灵?!"江予菲坐起来,没有惊慌。

“你怎么来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保镖更大声地敲门。

江予菲害怕他们会冲进来。她大声回应:“我没事!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小姐,我们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们。”

“我知道!”

外面没有声音,急忙下床,站在阮面前。

“你怎么进来的?”

她看向敞开的窗户。这是二楼,他爬上去。

江予菲走过去关上窗户,紧紧地拉上窗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回来继续问他。

阮天玲仍然阴沉的盯着她,抿唇没说话。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知道他还在生气。

“对不起……”

“我不需要!”阮天玲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别无选择。”江予菲垂下眼睛,带着认错的态度。

“阮天玲,这次你有耐心吗?只要我找到另一个孩子,我就可以……”

他的下巴突然被他捏住了,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抬头看着他冰冷的眼睛,江予菲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别生气,好吗?”

“江予菲,你不信任我!”

“我没有……”

“我说,我会想办法救孩子的!”阮天玲愤怒的低吼。

“我知道你会想办法的,但是……”但是安森也有危险。

她必须和安森在一起,时刻保护他。

还有,她爷爷说的那些意味深长的话,让她不得不怀疑,有一个坏人,连她爷爷都在防备他。

南宫老人应付不了人,更别说阮。

目前她只能做爷爷想做的事情。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自己爱的人有危险。

她只是想保护她爱的人。

但是这些不能告诉他...

因为阮,无所畏惧,她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吓她一跳。

“可是什么?”男人眯眼。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我这么弱?”阮天玲越发生气了。

江予菲摇摇头。“不怕一万,就怕。”

“你终究还是觉得我没有能力救你!极品”阮天玲就是一声低吼。

“不,极品我不这么认为……”江予菲焦急地反驳道。

“好吧,不管你怎么想,现在跟我走!”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到窗前。

和他一起去?!

和他走了之后还能回来吗?跟他走吧,她没有白嫁给祁瑞森!

江予菲用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我不能去……”

阮天灵嗖嗖的回头,黑眼睛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说什么?!"

江予菲鼓起勇气重复:“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阮天玲的下巴一下子绷紧了;“再说一遍。”

"...这次,我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现在嫁给了祁瑞森,我没有……”回去。

“江予菲,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阮天玲冷冷地咆哮着,眼神中充满了威胁。

江予菲抿了抿嘴,柔声道:“阮田零,我真的不能陪你去了。我跟你走,他们不让你走,事情就更糟了。”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得跟我走!”

阮天玲强行把她拖到窗前,他推开窗户,风从外面涌了进来。

他伸出一只手,及时在屋顶上挂了一个篮子。

这个篮子足够大,可以装一个人。

阮,扯起篮子,挽住的胳膊:“你进去——”

江予菲抓住窗户边,摇摇头:“我不能去!”

阮,用力一拉:“我叫你进去的!”

“,阮不要这样,你自己去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江予菲,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进去,别怪我对你无礼!”

“一个!”

“两个!”

“反正我不能跟你走!”

“三!”

与此同时,阮放开了篮子,双手撑着窗沿挣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举起来——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双腿迅速圈住了他的腰。

阮、气的满脸通红,说道:“把你的腿放进去!”

“不要放手!”她紧紧抱住他,用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着他。

篮子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阮田零不能和她一起进去。

“江予菲,别让我生气。”何突然淡淡道。

江予菲掐着他的脖子,闷闷地说:“我也不想惹你生气,但我真的不能走。”

“你不跟我走,你打算留下来继续跟那个男人做夫妻吗?”

“没有...我说,我别无选择。阮,,这次你受得了吗?”

男人冷冷的看着外面的夜色:“我说我受不了怎么办?”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陷入沉默。

她的沉默不言自明。

阮天玲也不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窒息。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

她的心脏越来越差...

“阮,,你去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她抬头看着他冰冷的黑眼睛。

他看她的方式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江予菲的心像针一样刺痛。她微微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妥协。

阮天玲突然后退一步,仙医邪少关上窗户——

江予菲有点奇怪,仙医邪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男人拽着她的臀部邪恶地扬了扬嘴唇:“别跟我来,对吧?”

"...你打算怎么办?”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阮,笑得更邪了,但也是冷酷无情:“今天是你和那个人的新婚之夜。你说你我在这里做,他会听你的吗?”

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阮田零,你不要乱来!”

外面有保镖。如果他们不小心听到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鬼混?是你乱搞的!我算什么?”

那个生气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她扔在床上。

江予菲头晕目眩地撑起身体,看见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邃而冰冷,仿佛要吃掉她。

江予菲站起来,按住他的手:“阮田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你!”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男人拉下腰带,下一秒,他迅速压倒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几乎尖叫起来,但幸运的是她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阮、按着她的肩,裸露的上身在灯光下,线条完美,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

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充满了她的鼻子,江予菲微微脸红了。

“我说的是真的,不要乱来!”

阮,懒洋洋地勾勾嘴唇,口气还是那么冷:“你使劲喊一会儿,别憋着,听见了吗?!"

“你...嗯……”

江予菲的嘴唇被他狠狠地堵住了。他咬着她的嘴唇,拉下她的吊带睡裙,用柔软的手捂住她的胸口...

江予菲稍稍挣扎了一下,他收紧了手指,她的眉毛因疼痛而微微皱起。

他的手力道太重,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捏痕。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肩膀。她的力气不大。每一次推都像是拒绝见面...

“嗯……”他的嘴唇被他严重打碎,很快变得红肿。

阮,继续伸舌头,打嘴巴,舌头缠着他,使劲吸~吸!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会被打断的...

他身上的裙子被他不自觉的撩起,裤子被扯掉...

一直在扭动,这进一步激发了阮、的欲望和希望。

男人的衣服往后退去,他瘦削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

激烈的亲吻突然结束,他薄薄的嘴唇迅速落在她的脖子上。

那是她的敏感点...

江予菲绷紧了身体,头向后仰到了极点,伸长了他美丽的脖子...

一条腿被抬起...阮瞄准了她,准备走...

他是认真的!

江予菲更加扭曲了。“阮天玲...不能……”

发现了就完了!

男人的头从她胸前抬了起来:“为什么不呢?要不要给他留着?”

他的语气冰冷而危险。

江予菲摇摇头,喘息着低声说道:“不...我怕你会被发现……”

“被发现不是更好吗?”他邪恶地笑了。“正好,我给他戴绿帽子,你们就不能做夫妻了!”

话音一落,他艰难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痛苦地抱住他的脖子,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这个身体三年没有被他碰过,极品所以突然的进入让她觉得很痛苦,极品有些不适应...

阮天玲也三年没干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使他心神荡漾。

他没有继续,而是停顿了几秒钟。

江予菲的身体变软了,她拥抱了他,停止了挣扎。

阮的眼睛是漆黑的,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他突然动了,江予菲溢出来,低声呻吟着...

然后,他慢慢移动了几下...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阮天玲邪恶的老板看着她,力道突然加大,速度也加快了!

“嗯……”江予菲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是阮越来越快,一切都失控了...

他的强大攻击使江予菲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很快他就被歼灭了...

我的思绪渐渐模糊,是空白色。

天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江予菲抓起床单,无助地摇了摇头

她的嘴唇被她咬了,有一点血渗出来。

阮天玲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在和他做她最喜欢的事。

江予菲控制不住自己。她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阮肌肉紧绷,动作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并不打算结束。

她被他抱起,下了床...

然后她被压在梳妆台上,手放在左边,抬起头,她能看到半个男人高的镜子里他和她的形象!

她的脸潮红,眼睛蒙着水雾,妩媚动人。

阮,从后面掐着她的腰。他盯着镜子里的她,邪恶地笑了笑。“宝贝,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现在要认真了。”

江予菲突然醒了。他打算怎么办?!

“啊——”身体再次被他穿透,力道很重。

江予菲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他以前很温柔,那么他现在很粗暴...

真的很粗糙!

江予菲的手无法支撑桌面,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她摔倒了,桌子摇晃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掉在地上——

一瓶玻璃化妆水被打碎了。

细微的声音动作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

一个保镖听着门,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保镖不敢大意,敲了敲门。

江予菲感到震惊并发现?

阮天玲更激动,更失控...

“啊——”

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很大。

“阮,,你!”她又羞又怒地回头,又羞又恼地盯着他。

他刚才是故意的...

“宝贝,你是说他们猜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吗?”阮天玲靠近她,咬着嘴唇恶魔般地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保镖再次敲门。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以极大的自制力发出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声音。

米砂的妃子错了,但江予菲被带回去了,不是安森~被修改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