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彩之源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闷火念念不忘(1/82)

彩之源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她心想,闷火她没有联系他们,闷火他们不容易找到。

然而阮却是如此的招摇,以至于天天上头条,天下人都知道他在哪里。

所以,她不用担心他们被曝光。

想叫阮、,但他不敢。

但如果她不要求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心里总会很难受,就像一根刺埋在心里,一动就疼。

忍到早上6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下午2点。

江予菲决定先给安森打电话。

安森的手机一直在他身边。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用原来的号码。

而这个时候,安塞尔莫正坐在阮的车里。

他们刚从医院出来复查,Xi·慕白说安塞尔的健康暂时没有问题。至于病毒是否还有其他隐患,还要继续研究。

“爸爸,我非常喜欢这个城市。”安塞尔莫趴在窗户上,笑着说道。

“为什么?”阮天玲随口问道。

“因为这是你的家乡,也是妈咪的家乡,我就出生在这里,我很喜欢。”

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对家乡的归属感。

安塞尔也不例外。

阮天玲淡淡一笑,没说话。

这时,安塞尔的手机响了。好久没人给他打电话了。谁打的电话?

他拿出手机,发现是伦敦的。

安塞尔脸色凝重:“妈妈,谁来打电话?”

阮天玲正在开车,听了他的话,手猛地握紧了方向盘。

我的心情不自禁地跳动-

安塞尔接通了电话,江予菲的声音响起。

“安森,是你吗?”

“妈咪,是我!”安塞尔高兴地回答:“妈妈,你现在怎么样?”

听到儿子的声音,江予菲知道他没事。

她开心地笑了:“妈妈很好,你呢,你还好吗?”

“没有问题。妈妈,你太笨了,不能一个人吃解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该拿爸爸怎么办?”

江予菲宽慰他:“妈咪没事,没事,南宫旭一点也没为难我。安塞尔,他对你爸爸还好吗?”

她试探性地期待地问道。

安塞尔看了一眼身边的爸爸,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

他知道爸爸生气了,甚至知道他在和别的女人约会。

他心想,爸爸可能是故意生妈妈的气。

他不想看着父母闹翻,所以安塞尔打开了免提。

“妈妈,爸爸很好,我们都很好。现在我和爸爸在一起了,你想和他谈谈吗?”

江予菲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爸爸生我的气了吗?”

阮对的脾气还是一无所知。这次她一个人行动,估计他肺都要气炸了。

安塞尔老老实实地说:“应该有。”

“他真的生气了吗?”

“嗯。爸爸还说,放过你吧。妈妈,爸爸这次真的很生气。我觉得他太担心你了,所以很生气。”

他放开了阮,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他闷闷不乐地说:“你告诉你妈妈,她要我们离开,永远不要去找她,那我们就按她的愿望去做,让她一个人呆着!”

莫兰咬着嘴唇,念念眼里的温度慢慢变冷。

她不想叫医生,念念就让他这么死了。他死了,她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他死了,她就可以解脱了。

莫兰冷冷地看着祁瑞刚,面对着他失去焦距的眼睛。

他胸口的血越来越多,仿佛永远停不下来。

那鲜红的东西,深深刺痛了莫兰的眼睛。

莫兰的手指在颤抖...

莫兰,你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不像你了?

一个祁瑞刚,对你影响这么大?

莫兰悲哀地发现,自己真的不像她了,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而有心机的莫兰了。

“蓝蓝…”祁瑞刚不自觉地吹口哨,眼睛似乎在看着她,又仿佛没有。

莫兰突然站起来,平静地走了出去。

她双手沾满鲜血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都吓了一跳。

“莫兰,你怎么了?”祁瑞森上前,紧张地问。

莫兰摇摇头,很平静:“我没事,齐瑞刚要死了。”

祁瑞森惊愕了。

警卫员愣了一下,然后华全都冲了进来。

祁瑞森拉了拉莫兰的尸体,然后脱下西装,把她包了起来。

“别怕,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他说得很坚决。

莫兰抬起眼睛,看着祁瑞森关切的眼神。

莫兰的眼睛湿了。为什么她认识的人不是祁瑞森?

“放心吧,我没事。”莫兰对他微笑。

这时,一些医生和护士也冲进了病房。

祁瑞森不想进去看祁瑞刚的病情,就带莫兰去了休息室。

莫兰坐在沙发上,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把祁瑞森的西装包得很紧,让她感觉好多了。

齐瑞森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面前:“你在这里休息,什么都不要想,我出去看看情况。”

“好。”莫兰点点头。

祁瑞森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走了出去。

临走时,莫兰伸手去拿杯子喝水,却发现手上有血。

她被血弄脏了...

莫兰冲进浴室,使劲洗手。

她洗了几次手才觉得干净。

莫兰抬起头,看见她在镜子里哭。

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很难受。

莫兰低下头,用水洗脸。冷水使她平静下来,头脑也清醒了。

擦擦手和脸,莫兰回到客厅,这才端起杯子喝水。

往肚子里喝热水,她此刻完全摆脱了恐慌。

只是,心情很沉重,仿佛有一块石头压着。

齐瑞森急忙推门进来。他在莫兰对面坐下。“齐瑞刚还在抢救,不过应该没事。医生说他的生命不太危险,你不用担心。”

他让她不担心,不是让她不担心祁瑞刚的生死,而是不担心祁瑞刚死了,会给她带来麻烦。

莫兰点点头。“我想回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祁瑞森站了起来,身子一晃。

“你会走路吗?”莫兰疑惑地问他。

齐瑞森笑着说:“当然,我这里不穷。”

莫兰一言不发,起身和他一起离开。

回来的路上,莫兰沉默了。

祁瑞森几次想问她,她和祁瑞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能开口。

莫兰眼睛变色空洞望着窗外,不忘整个眼睛暗淡下来。

齐瑞森看了她一眼,不忘安慰她:“莫兰,别难过。我说我会帮你的。”

“没人能帮我……”莫兰摇摇头。

“我可以!”

“你不能,没人能。”

齐瑞森舔了舔嘴唇。“相信我,等我继承了家族的产业,我就可以对付齐瑞刚了!”

莫兰看着他,笑了。“没关系。就是这样。我不想再无所畏惧地奋斗了。”

“莫兰——”齐瑞森皱起了眉头。“不要放弃。”

“瑞森,可能我肚子里有齐瑞刚的孩子吧。”

“齐瑞刚现在对我很好,我不会再被他折磨了。为了孩子,我会努力适应一切。”

祁瑞森很惊讶莫兰会说出这样的话。

祁瑞森惊讶地看着她,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但他什么也看不见。

“莫兰,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是的。”莫兰又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你不难受吗?”

“不难受。”她长期遭受麻木之苦。

“莫兰……”

莫兰打断他:“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不关心我的事。”

祁瑞森眼神黯淡。他很想照顾她的生意,但她不需要。他还能怎么办?

车到齐的城堡时,莫兰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她住的别墅。

她上楼到卧室,然后坐在那里,好像失去了灵魂。

她要杀祁瑞刚,他不松口。

她到底该怎么办?

今天,齐瑞刚的态度直接让莫兰坠入深渊,再也见不到光明。

莫兰不知道她坐了多久,但她听到电话铃响了。

她慢慢接通电话:“你好。”

电话是齐瑞森打来的。“莫兰,齐瑞刚脱离危险了。没事的。”

莫兰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哦,我明白了。”

“你在家好好休息,什么都不想,知道吗?”

“我知道,谢谢你……”

“不客气,那我先挂了。”

“好。”莫兰挂断电话,微微呼气。

齐瑞刚还好,心情没那么沉重。

毕竟他死了,她间接杀了他。她不想成为一个坏女人。

接下来的两天,莫兰在别墅里静静地呆着。

祁瑞刚醒得早,他没给她打电话,她也没再去看他。

莫兰平静地生活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她太安静了,总是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莫兰坐在客厅里,盯着电视,看了一上午的电视剧。

“奶奶和老婆,听说那位先生明天就回来了。”仆人突然走过来对她说。

莫兰回过神来,点点头。“我知道。”

仆人走下来,莫兰继续看电视。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莫兰醒了。洗完澡,她穿着风衣下楼。

“大主妇,你要出去吗?”楼下的仆人问她。

莫兰点点头。“我要去医院。”

仆人以为她是回来接祁瑞刚的,就没再问什么。

莫兰让司机送她到医院门口,然后下车让司机回去。

闷火念念不忘

司机走后,闷火莫兰站在医院门口,闷火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她站了多久,但她突然挥手让出租车停下来,坐了进去。

“去机场。”她淡淡地对司机说。

汽车带她去了机场。

莫兰带着身份证和护照,还有各国签证。

这些证件都是真的,不是假证件,只允许她去一个国家。

而她,作为齐家的小奶奶,自然要办很多签证,现在方便她离开。

莫兰买了一张去A市的机票,然后上了飞机离开了。

她没有带行李或任何东西就离开了,所以她冲动地离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反正她就是想离开,逃离伦敦令人窒息的空氛围。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莫兰到达了A市。

她刚下飞机,没有在A市停留。她马上去买了最新的航班,赶紧上了飞机,又走了。

江予菲他们接到了祁瑞刚的电话,得知莫兰来到了A市。

江予菲也亲自来到机场迎接她。

但时间到了,却没看到莫兰出来。江予菲打电话给她。她的手机关机了,联系不上她。

莫兰知道祁瑞刚会通知江予菲,这样他们就可以让她冷静下来,这样他就可以抓住她。

她来到A城,只是对这座城市有一点思念,也是长途跋涉才来到的。

她不会遇见江予菲,更不会给祁瑞刚一个抓住她的机会。

江予菲没有在机场接莫兰,所以他不得不联系祁瑞刚。

祁瑞刚让人查了一下,才知道莫兰是从A市飞到东京的!

那个女人,她要做什么?!

莫兰在飞机上连续呆了五天。

她不知道自己去了哪些国家,但一下飞机就马上离开了,直飞。

第五天,她去散步,到达法国普罗旺斯。

现在不是薰衣草盛开的季节,但这个小镇仍然美丽而悠闲。

莫兰住在一家不错的家庭旅馆里,每天都出去骑自行车散步。

漫长的逃亡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彻底逃离了祁瑞刚。

她在普罗旺斯住了两天,以为从此安全了。毕竟她飞了那么多国家。

祁瑞刚能力再大,一时半会也无法完全控制她的行踪。

不是每个国家,他都有能力发现。

也许他找不到她,也许她完全自由了!

莫兰很开心,只恨自己没有早点想到这个办法。

但是她忘了一件事,就是每次消费她的银行卡,都是有记录的...

伊恩,你回来了。房东太太看到莫兰推着自行车回来时,笑得很开心。

莫兰笑了。“谢谢你的自行车,亚伯夫人。”

“你喜欢就好。只有和我在一起才管用。我们闲了快一年了。”阿贝尔太太非常热情。

莫兰收起自行车,和她聊了几句,想上楼休息一下。

伊恩,等一下。阿贝尔太太拦住了她,她去厨房拿出一盘巧克力。

“拿着这个吃,希望你能甜一点。”阿贝尔太太微微一笑。

莫兰不理解她,她端起盘子:“谢谢。”

“不客气。”阿贝尔太太笑得越来越模糊,念念好像莫兰要去见她心爱的人。

莫兰奇怪的拿着盘子上楼。

阿贝尔太太租了她的一个房间和一个大厅。房子宽敞,念念布置温馨。

莫兰开门进屋,反手关上门。

她把巧克力放在茶几上,然后去厨房做面条吃。

水开了,莫兰把方便面扔进去煮,加调料,然后舀起来放在碗里。

她端着泡面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

刚咬了几口,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你吃方便面吗?!"一个不愉快的声音响起。

莫兰转过头,看见祁瑞刚站在门口。她好像看见了鬼。

他为什么在这里?!

祁瑞刚瘦了很多,看起来很憔悴。

他上前接过莫兰的筷子和碗:“别吃这个了,去做点新的,我也饿了。”

莫兰震惊地站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为什么在这里?!"

齐瑞刚懒洋洋地坐下,勾着嘴唇。“我一直跟着你,但你可以折腾。我的人生差点被你抛了。”

莫兰看着自己的胸口。

齐瑞刚笑着说:“伤口好多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好了。是因为我一直在到处找你,还没有痊愈。”

其实他是中途生病的,治疗耽误了两天,所以现在才过来。

莫兰很难接受。

她以为她已经逃离了他,但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她。

她的逃脱就像一个笑话…

齐瑞刚微微笑了笑,说:“你又逃不掉了。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但是如果你喜欢这里,你可以在这里呆一段时间。”

“你会留下来吗?”莫兰低声问道。

“不,我不会留下的。”

莫兰意外地看着他。她以为他会说“是”。

瑞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给我做饭,我吃饱了就走。”

“开什么玩笑?”莫兰不相信他。

“当然,你要我留下,我就留下。”

莫兰转身去了厨房

祁瑞刚这才靠在沙发上,微微皱眉,忍受着伤口的疼痛。

厨房的冰箱里只有鸡蛋和西红柿。

她用这两种,加上面粉,做了个坑坑洼洼的汤。

这个她是从沈云培那里学来的,不过做的事情比较简单。毕竟成分不够。

一想到沈云培,莫兰就想知道。齐瑞刚查出谁要暗算他了吗?

会不会是沈云培?

莫兰心事重重地做了坑坑洼洼的汤。她吃完后,拿出两碗,给了祁瑞刚一碗。

“这是什么?”祁瑞刚盯着坑坑洼洼的汤,很奇怪。他以前从未见过它。

“汤圆。”

“为什么叫汤?”

莫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因为里面有很多痘痘。”

瑞奇刚刚用勺子挖了一个心结吃了下去。它是蜡质的,味道很好。

估计他饿了。他平时吃东西很挑剔,但今天吃得很甜。Xili打呼噜,很快就吃了一碗。

“还有别的吗?”他问。

莫兰只煮了两碗。他哪里会想到祁瑞刚能吃这么多?

“没了。”

齐瑞刚放下勺子,又靠在沙发上:“我先休息一会儿,再去。”

莫兰真的没想到他会主动离开。

只要他能离开,不忘她不介意他什么时候离开。

她低头默默吃着。吃完后,不忘她去洗碗。

她洗碗的时候,发现祁瑞刚靠着沙发睡着了。

他是故意睡着的,还是真的睡着了?

莫兰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多了,马上就要天黑了。

她忍着,却没有叫醒他。她去浴室洗衣服。

莫兰洗衣服,齐瑞刚还在睡觉。他看起来不像是假的。他睡得很沉。

莫兰也看到了他的疲惫。

当她第一眼看到他时,她发现他越来越瘦,越来越憔悴。

他说他一直在她身后。

他的伤一点都不好,一直到处跟着她,对他来说肯定是吃不消的。

他那么强壮,会憔悴,说明他吃了很多苦。

但这与莫兰无关...

莫兰拿着洗过的衣服走到阳台上,在夕阳的余晖下晒着。

自从嫁给齐瑞刚后,她就没做过什么家务,佣人都替她做。

但她并不自大,也不奢侈,又觉得做家务很舒服。

祁瑞刚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莫兰背对着他,晾着衣服。

金红色的太阳照在她的脸上,她也能看到她白皙皮肤上的细毛。

她的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就像一只黑色的蝴蝶扇动着翅膀。

祁瑞刚盯着自己的睫毛,忘了把目光移开。

莫兰忍不住转过身,看着他滚烫的眼睛。“你醒了吗?天色已晚。”

她要把他赶出去。

齐瑞刚站起来也没躲开:“以后别吃方便面了,我让人给你送食材。”

“不用,我自己买。”莫兰淡淡地说道。

瑞奇只是抿了抿嘴:“那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慢慢离开了。

莫兰看到门关着,松了一口气。同时,齐瑞刚的反应让她有点不舒服,因为他太听话了。

但就是不适合。

莫兰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休息。

茶几上还有阿贝尔太太给她的巧克力。

难怪阿贝尔太太笑得那么模糊...

莫兰拿了一块巧克力,含在嘴里吃了起来。苦味中有甜味。她不是很喜欢。

但是很多人喜欢巧克力,喜欢用巧克力来代表爱情。

这是爱情的味道吗?

莫兰放下巧克力,觉得味道不适合她。

齐瑞刚说要送莫兰食材,但是没过多久,真的有人送了她很多。

都是新鲜食材,包括鸡蛋,鸡肉,猪肉,排骨,蔬菜等等…

莫兰没有拒绝。她把东西放进冰箱,去洗澡,然后上床看书。

前几天,她住在这里,心里忐忑不安。她一直害怕祁瑞刚会找到她。

现在他找到了她,并没有强迫她回去。她心里一直踏实,住在这里更舒服。

至于祁瑞刚为什么会纵容她,她不想深究。

*****

齐瑞刚走了三天,莫兰这三天在普罗旺斯过得很舒服。

房东家的大儿子在学画。他和一些画家打算开车去写生。

闷火念念不忘

就是坐车旅行,闷火看看好地方,闷火呆着画画,得到很多灵感。

知道莫兰也在学画画,就邀请莫兰,问她要不要和他们一起素描。

莫兰见有男有女,就答应了。

毕竟她会走上绘画的道路,和他们一起写生,学到很多东西。

最后,有11个人和他们一起去。

五女六男。

他们开三辆车,每辆都是越野车,可以坐七个人,但是行李多了一点,所以车还是有点挤。

莫兰和房东的儿子皮特在一辆车里。还有一个和莫兰同龄的女人,伊娃,是皮特的女朋友。

伊恩,你是中国人吗伊娃正在车里和她聊天。

莫兰笑着说:“我是中国人,在伦敦出生长大。”

“你去过中国吗?”

“是的。”

“我听说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家……”

伊娃很友好,很健谈,一路和她聊天,莫兰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经过半天的旅行,他们来到了一个风景优美、背后有大片森林的小村庄。

他们在森林附近停下车。

“我们今晚将住在这里。我们先去搭个帐篷吧。”彼得问候他们。

莫兰下了车,拿出他们所有的行李,准备搭帐篷。

晚上伊娃和皮特会住帐篷,一对情侣也会住帐篷。

然后就剩下三位女士和四位男士了。

三个女人可以住在一个帐篷里,四个男人可以住在两个帐篷里。

谁知道这些法国人太开放了?在路上,另外两个女人找到了可以在晚上一起生活的男人,只留下莫兰一个淑女。

男人那边还剩两个,所以我们总共需要四个帐篷。

莫兰晚上不得不一个人住。偏偏她不习惯和别人睡觉。一个人住挺好的。

天黑了。

搭好帐篷后,他们点燃篝火,打算做烧烤。

莫兰坐在炉火旁,听着他们唱歌跳舞,翻着手中的食物。

“嗨,伊恩。”一个男人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莫兰笑着说:“嗨。”

“有什么事吗?”那个男人在她身边坐下,眼里闪着热情。

“不用了,谢谢。”

伊恩,你是中国人吗他们每个人都喜欢问她这个问题。

莫兰点点头。“我是中国人,但我在伦敦出生和长大。”

“我很喜欢中国。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中国女人。”那人慷慨地表扬了她。

莫兰的长相小,碧玉,古典美,很吸引人。

她也知道他的意图,但莫兰并不反感。

追求浪漫和幸福是法国人的天性。

她不喜欢,可以直接拒绝。

莫兰起身微笑。“我再去拿些食物。抱歉。”

看到她走了,男人也知道莫兰拒绝了他。他不在意,大方地笑了笑。

吃完,天已经完全黑了。

莫兰在小溪边洗漱后回到帐篷休息。

她换上睡衣,舒服地躺下了。

然而,其他人没有休息的计划。

有些人在弹琴唱歌,有些人在画板上画画。

莫兰睁着眼睛,念念静静地感受着身边的一切。

她从未和任何人一起露营或写生。这是莫兰第一次觉得新鲜。

她在齐家的城堡里生活了很久,念念气场早就被抹去了。

只是这几天,她没有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平凡的活着。

莫兰突然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和一些骚动,她被迷住了。

她起身,掀起帐篷,问离她最近的伊娃:“怎么回事?”

伊娃回答她:“应该有人想在这里搭个帐篷暂时住下。”

莫兰看了看,看见两辆车停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其中一辆车是房车,看起来很豪华。

“估计有人有钱玩。”伊娃调侃道。

莫兰点点头,没兴趣理会别人,缩回帐篷睡觉。

夜渐渐黑了。

彼得正在外面和其他人说话。

“这里的村民说,晚上狼会从森林里出来找食物吃。我们分开过夜吧。”

“没问题……”

这里有狼吗?

莫兰一个人睡在帐篷里,突然有点害怕。但是有这么多,她应该没事。

关掉节能灯,莫兰闭上眼睛,渐渐陷入沉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模糊中,她似乎听到了狼的叫声。

然后是彼得的恐慌:“来了一只狼!”

“该死,好像有很多……”

它们在森林附近烧烤太多了,不会吸引狼。

莫兰突然醒了。她坐起来,找了一件外套穿上。

“不出来,我们来处理!”彼得在外面大声提醒他们。

莫兰出发时买了一根电击棒。

她拿出电击棒,紧紧地握在手中,心里安定了许多。

突然外面有人开了一枪,接着是女人的惨叫,男人的咒骂,还有狼的叫声。

莫兰的手满是汗水。

她撑起身体,要出门了,躲在帐篷里,什么都不知道,感觉更不安全。

“嘘,他们来了,”有人喊道。

莫兰再也顾不上其他,打开帐篷跑了出去。

伊恩,小心!

莫兰不用回头,但他能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朝她走来。

她全身都冻僵了,非常僵硬。

她想转身用电击枪对付狼,但她只知道往前跑。

砰的一声,追她的狼中弹了。

接着几声轻松、连续的枪声响起,几只狼死了,危险立即解除。

莫兰回头看见不远处的那只死狼,感觉有点瘸。

“真是太神奇了,一个人就把所有的狼都杀了。”一个女人发出崇拜的声音。

莫兰只是看着枪手。

那是一个非常高大的亚洲人,姿势挺拔,手里拿着一把手枪,目光锐利。

男人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目光和莫兰对视了一眼,然后交错而过。

他拐进房车,他的人去清理狼群。

“我们要谢谢你吗?”刚才说话的女人问他们。

彼得点点头。“我们应该感谢你,但在我看来,这个人不需要我们的感谢。”

闷火念念不忘

“那是他的事,不忘我们应该感谢他。”女人又说。

彼得,不忘他们讨论后,请了两位代表来感谢他们。

莫兰没有走,她感到手脚发软,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伊恩,你没事吧?伊娃关切地问她。

莫兰笑笑:“我没事。”

“应该没有危险,你去休息吧。”

“好。”

莫兰点点头,回到她的帐篷。

裹着被子,她以为自己睡不着。她一放松就困了,然后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阳光充满了小村庄。

莫兰从帐篷里出来,和几个同伴打招呼。

她拿着洗漱用品,看了看另一群人。他们还在那里,做早餐。

彼得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借了他们的一些香料。

莫兰去小溪边洗漱,然后去帐篷里收拾东西。

打包你的东西,皮特。他们的早餐准备好了。

她去吃早餐,男人们打扫帐篷,她和一些女人去清洗锅碗瓢盆。

迅速完成一切,他们就准备好了。

他们计划穿越森林。然而,昨天被狼袭击后,有些人因为害怕危险而不想去森林。

但少数胆大的人认为自己手里有枪,开着车,路上应该没问题,所以要求按计划穿越森林。

但是胆小的不同意,就吵了起来。

莫兰没有任何意见,属于中学。

她坐在小溪边,拿着她的小画板,在远处画着几栋房子。

前方是森林。现在是春天。森林是绿色的,混合着红色和黄色。它非常漂亮。

莫兰看着远处美丽的风景,觉得去森林会很好。

伊恩,我们要走了。皮特给她打电话。

莫兰收起他的东西,朝他们走去。“你决定走哪条路线了吗?”

彼得遗憾地说,“卡米尔和其他人要走这条路。我们决定去森林。你呢?”

本来是要分的。

莫兰认识皮特,她知道皮特的才华伴随着他。

自然,皮特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我和你在一起。”

伊娃高兴地拥抱了她:"兰,你真好,相信我,你会看到许多美丽的风景。"

莫兰笑了,她想她会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

就约定分开行动,两边的人说再见。

虽然不同意,但大家都一直祝对方好运。

莫兰,这里有六个人。

她,皮特,伊娃,还有两男一女。

他们开着两辆车向森林走去。另外五个人计划再租一辆车继续他们的旅程。

因为彼得昨晚有点累,他需要有人轮流和他一起开车。

伊娃的驾驶技术不太好,所以一个人上了皮特的车。

莫兰不得不和另一男一女一起坐车。

女人的名字叫阿达,男人的名字叫雅克。

Ada略胖,非常开放热情。

她一直问莫兰一些私人问题。

伊恩,你结婚了吗?

"...嗯。”莫兰笑着点点头。

“听说你是中国人,在伦敦长大?”

“是的。”

“你老公是英国人还是中国人?”Ida很热衷于这个话题,闷火“还是混血儿?”

“他也是中国人。”

“他长什么样?”

莫兰根本不想说齐瑞刚:“不知道怎么形容。”

阿达突然笑得很灿烂:“你昨晚看见那个人了吗?”

“开枪打死几只狼的那个?”

“对,闷火就是他。你看到了,是不是?”

莫兰点点头。“我看到了。”

“你老公高吗?”

莫兰愣了一下,她仔细回忆起来,好像这个男人的身材和祁瑞刚差不多。

“他们几乎一样。”

“哇,伊恩,你丈夫一定很帅。”在阿达看来,高个子男人很帅。

莫兰无奈地说:“他看起来很凶,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感到害怕。”

"这样的男人是阳刚的,一定是非凡的。"

"他脾气不好。"

“我不喜欢小绵羊。有脾气才有个性”伊达喜Xi一笑。

“他狠心,不放过惹他的人。”

阿达的眼睛是赤裸的:“我更喜欢这样,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莫兰无语,祁瑞刚的缺点在她眼里已经成了优点。

她真的觉得这些角色不太好。

伊恩,你为什么来法国阿达又问。

“我出来度假……”

“你老公怎么没来?”

“他很忙。”莫兰其实并不想谈祁瑞刚。

阿达看着她,试探地问:“你们的关系有问题吗?”

莫兰坐直了身子。“艾达,我不想再谈他了。”

“好吧,我不问,你不必说。但你老公这么完美,你一定要牢牢把握。”

莫兰差点跌破眼镜,祁瑞刚完美?

如果他是完美的,整个世界都会是完美的。

伊达分享了这么多她的* *,还主动说她的* *。

伊恩,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

阿达笑着说:“我喜欢昨天那个人。”

“卡米尔?”阿达昨天和卡米尔过夜了。

阿达摇摇头。“不是他。我承认卡米尔高大威武,但他做不到。”

莫兰阿尔法男性

阿达一点也不害羞:“他的时间太短了,我根本没有享受过什么高潮……”

莫兰的脸变红了。

Ada那么开放,但是前面有个男司机。

莫兰看着前面的雅克,雅克回头一笑:“宝贝,我的耐力一定很长,你不用怀疑。”

她没有怀疑,好吗?

莫兰对他们无言以对,但她并不反感他们。

她也是在西方长大的。虽然她内心很保守,但表面上能接受开放的东西。

阿达没有过多评论卡米尔,而是很快谈到了另一个人。

“我说我喜欢的是昨晚杀了几只狼的那个人。他一眼就给我打了电话,可惜我拿不到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你还自找的?”

“对,我今天早上去了,他都没看见我。”伊达没有沮丧,反而更加兴奋。“我知道他很有个性。”

莫兰:“…”

阿达说起话来好像一切都被原谅了,莫兰害怕以后再和她说话。

离婚后,念念她不得不出去工作。她不想动她祖父给她的钱。她只想自己动手吃饭。

但是阮不让她找工作,念念现在她什么都不找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气馁。

既然不能出去工作,暂时只能补充知识。江予菲花了一天时间上网,制作了一天的财务表格。

这样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很投入,时间很快就动摇了。

晚上阮、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念书。

坐在电脑桌前,背部微微挺直,双腿盘腿坐在宽大的皮椅上。

眼睛盯着电脑,膝盖上有一本打开的书。

她的手指移动鼠标,然后在电脑上敲了几下,然后拿起书看了一页。

当她看到新知识时,她会保持眼睛明亮,继续兴奋地操作电脑,并立即使用新知识。

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学习上,阮,跟在她后面,她没有注意到。男人看到她那么专注地学习,不禁静静地看着她的小脸。

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柔和的光线下,她的脸部线条很柔和。长长的睫毛不时在电脑前闪烁,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黑色蝴蝶。

江予菲没有那种惊艳的外表,但是她的五官精致漂亮,气质温柔端庄。

她此刻努力学习,但也散发出一种由内而外的迷人气息,深深吸引了阮的注意力,使他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

他静静地盯着她,什么也没想,只是看着她,好像这就够了。

不知不觉中,江予菲终于学完了今天画的草图。她把书放在桌子上,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懒腰。

脖子有些酸痛,她用力伸了伸脖子,扬了扬,突然对上了男人漆黑的眼睛。

当她突然看到他时,她吓了一跳。幸运的是,她很快恢复了镇静,然后迅速坐下。

阮天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了看她的电脑,俯下身子,胸口贴着她的后背,头几乎贴在她的肩膀上。

他的双臂从她的身体两侧伸出,左手放在键盘上,右手放在手机旁边,然后他握着鼠标。

“这个地方也可以这样算。”他解释并给她看了手术。

江予菲起初不耐烦了。她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可见他熟练地运用了简单的计算方法,她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

他给的方法真的简单方便,时间大大缩短。

江予菲的眼睛是暗淡的,他的眼睛闪烁着求知欲。

阮天玲看到她这个样子,耐心的指出了其他地方的错误。

“这里呢?”忘记了站在她身后的人是阮。

她全神贯注于学习,忍不住指着一个她从未熟练过的地方向他寻求建议。

阮天玲侧眼仔细看着她,发现她的眼睛明亮而美丽。

她的嘴唇细腻红润,说话时微微张开,吐气如兰,让他迫不及待的吻她的唇,抱紧她,用力的爱她。

想到这里,不忘阮天灵感觉到一股热流流向小腹,不忘他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这里...可以是这样的……”他凑近她的脸,孩子似的暗开口。

江予菲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她只是认真听了他的解释,边听边点头。

当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左手已经离开了键盘,摸到了她的腰腹。

小腹传来的滚烫温度立刻惊醒了她的思绪。

随着一声低喊,她习惯性地拉起他的手,他的另一只手迅速圈住她的胸膛,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江予菲恼怒地睁开眼睛,暗暗挣扎:“放开我!”

这个卑鄙的家伙,她没想到他会趁她不注意偷偷靠近她!

“告诉我,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吗?”阮天玲没有放开她,而是更紧地抱着她。

他的嘴唇贴着她的脸,气息灼灼地问道。

江予菲不安地皱起眉头:“我什么都明白!我不学,快放开我!”

男人勾着嘴唇笑了笑,突然抱起她的身体,带她转了一圈,让她坐在电脑桌前。

江予菲的背在显示屏上,她感觉很舒服。

阮天玲的身体挤在她两条细腿之间,手捧着脸,用力亲吻嘴唇。

他的吻很急,仿佛有一只野兽藏在他的身体里。只有通过激烈的掠夺,他才能获得快乐的感觉。

江予菲哀嚎着,挣扎着,用手拍打着身体,但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良久,他放开她的红唇,用阴森恐怖的眼神盯着她,声音低沉:“我教了你这么多,该给你点奖励吗?”

江予菲仍在发呆。她想问他付出了什么,她不明白。

阮,不等她开口,又吻了吻她的唇,不由自主地要了他所需要的报酬。

他的吻是如此激烈,他似乎要吞下她的整个人。

他的身体很紧,很硬,很热,就像一块烧红的铁。稍微靠近一点就让她觉得害怕。

她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变得如此粗鲁。

她挣扎着想推开他,但身体只会被他挤压,后背已经撞倒了显示屏,就像打翻了水杯。

江予菲想起水杯里还有水,她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了水杯上。下一秒,她觉得裤子湿了。

一股冰凉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臀部,继续往下渗。

现在是十二月。即使家里有暖气,她还是觉得有点凉。

更何况潮湿的地方好尴尬。

江予菲不平静。她用力推了推阮,的头,气得大叫:“够了,我的裤子湿了!”

嘣-

这句话直接让阮的大脑失去了理智。

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他张开她的手,用有力的手急切地撕扯她的衣服,用嘴唇亲吻她的脖子,用坚硬的牙齿撕扯她的皮肤。

江予菲被他的凶猛吓坏了。她的小脸苍白,不敢动。

“嗯,”直到身体被迫入侵,刺痛才让她恢复理智。

但是一切都晚了,闷火阮已经彻底疯了。

江予菲无法阻止他的风暴,闷火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她的背不停地撞击屏幕,但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她所有的感官,所有的动作,都发现自己要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的手机响了。

尖锐的铃声响了很久,江予菲才稍微反应了一下,阮天玲已经完全听不见电话铃声了。

她不自觉地四处摸索手机,胡乱搜了几下手,然后摸了摸手机屏幕。

铃声戛然而止,她的手指不小心按下了on功能。

与此同时,突然拉过她的手臂,让她环住他的脖子,而他则拖着她的身体,动作越来越失去控制。

“啊,”江予菲忍不住对着孩子尖叫。

她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另一端,夹杂着男人沉重的喘息声。

严月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只觉得轰的一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片空白,让她失去了反应。

“够了...足够地...停下来……”江予菲不能忍受怜悯,但她的声音迷人到骨髓,无论谁听,她会脸红。

“这还不够...嗯,你折磨小东西……”

这是阮的声音吗?

是那个只爱她对他无怨无悔的男人的声音吗?!

颜悦不可思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脸色苍白如纸!

“够了,你这个疯子,住手,给我住手!”江予菲哭了又哭,现在哭声慢慢变成了低沉的旋律。

男人的粗重气息不断传来,几乎穿透她的耳膜,让她耳聋!

他和她其实是...

不,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颜悦的心里又害怕又痛苦,比得知自己要死了还难受。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发疯似的把手机扔了出去,昂贵的手机撞到墙上摔成了好几块!

“啊——”几秒钟后,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痛苦和愤怒,用尽全力尖叫起来!

“阮天玲,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颜悦疯狂的把卧室里的东西一扫而空,很快她的房间变得一片狼藉。

慕岩推门进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她抱住自己的身体,焦急地问,“岳越,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严月急促地喘息着,她渐渐平静下来,但什么也没说,只是推开母亲,向门口走去。

“岳跃,你去哪里?现在很晚了,别出去,别让妈妈担心。”严妈妈揽着她的身子,焦急地说。

严月的眼睛动了动,然后她抱住妈妈痛哭起来:“妈妈,我恨江予菲,我恨她!为什么玲还是不跟她离婚,为什么和她在一起。难道他爱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他还和江予菲在一起!”

严母,便是爱叹。

“,阮已经结婚了,忘了他吧,他不适合你。”

“不,念念我不能忘记他。如果我能忘记他,念念我就不会回来了……”

是的,她深爱着他。她不能没有他,忘记他。

他是她的。她必须想办法让他回来。她会的!

想到这里,严月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愁云。

————

第二天早上,当江予菲睁开眼睛时,有一种感觉,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什么时候在哪里。

她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然后支撑起疼痛的身体。

看到凌乱的卧室和凌乱的床单,她眉头微皱,心里闷闷的,很不是滋味。

她不再爱阮,也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但是在他们之间,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做爱。这让她既恶心又反感,同时又深深的难过。

什么是没有爱情却有性的婚姻?

她根本不想这样生活。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一切?

江予菲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双手捂着脸,深深地吸气。

被子上有汗味,男人身上有浓浓的麝香味。她嗅了嗅,突然感到恶心想吐。

忙着起床在浴室洗澡,换干净衣服后出来推开窗户让新鲜空的空气进来,吹走房间里闷热的气氛。

然后她把脏床单被套扯下来,和脏衣服一起扔到篮子里,然后打开门下楼。

她下去的时候,正好在吃晚饭。

阮()今天没去公司,但他在家。他正坐在客厅看新闻。

江予菲站在楼上看了他一眼,抿唇下楼。

钟叔叔说该吃饭了,于是他们去吃饭了。只有他们三个在家吃饭,而江予菲也没有胃口。当她看到一桌子的食物时,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怎么不吃?”爷爷关切地问她。

江予菲拿着筷子,微笑着吃东西。她吃得很慢,几个菜都没吃。吃了不到半碗,她说饱了。

“吃得太少,多吃点。”阮安国微微蹙眉,示意佣人再给她盛一碗饭。

江予菲急忙说:“爷爷,我不饿。我真的不能再吃了。慢慢来。我给你沏壶茶。吃完可以喝茶。”

说完,她起身去了厨房。阮天玲盯着她的背影,眼睛色复杂的看着她。

江予菲沏好茶,从厨房端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一个仆人端着一盘金桔进来了。

“家庭主妇,这是一个新橘子。你尝一口,看它好吃吗?”仆人把橘子放在她面前,笑着说。

江予菲最近几天没胃口,所以是时候吃点橘子了。她笑了笑,拿起一个橘子,剥开金黄色的薄薄的橘子皮,一股鲜橙的味道出来了。她闻了闻口水,走了出来。

迫不及待的吃了一个橘子,又酸又甜,让她舒服的眯着眼睛。

“酸不酸?”仆人问她。

“刚刚好。”江予菲笑了。

“我也有品味。”阮天玲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直接把她手里的一个橘子喂到他嘴里。

江予菲微微有些吃惊。这个男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太亲密了。他一边吃一边皱起眉头:“太酸了,怎么吃才刚刚好呢?”

“我就是吃。”她轻轻地回应了他,不忘并塞了一个皮瓣到她的嘴里。

“真酸。”阮天玲不死心的说道。

“别吃酸的!不忘”

仆人捂着嘴轻笑,“主妇,这橘子挺酸的。不吃酸的,就是喜事。”

江予菲的橘子差点掉在地上。

“于飞有喜事吗?”阮安国忙走过来,欣喜地问道。

“不!爷爷,别听她瞎猜。”她赶紧摇摇头,解释说佣人觉得她不好意思,继续笑:“奶奶,我怀孕的时候也喜欢吃酸的,没胃口吃。你这几天不是这样吗?”

江予菲突然想起阮田零昨天说的话。他说避孕药只能避孕95%,可能她就是那个幸运的5%。

她真的是吗...

她的月经这个月还没来。她没有胃口吃东西,所以她喜欢吃酸的开胃菜。也许,她很不幸得了奖?

没门!

她怎么会怀孕...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得知自己可能怀孕了。她非但不开心,反而看起来大受欢迎。

阮,眼神幽幽地看着她,没什么表情地说:“也许你真的怀孕了,以后陪我去医院检查。”

“我没怀孕!”江予菲激动地站了起来。她平复了自己过度的情绪,淡淡地说:“我自己身体很清楚,不用去医院检查。我没有怀孕。”

“雨菲,还是听天玲的,去医院检查一下。即使没有怀孕,也要去医院。最近不是胃口不好吗?”阮安国慈祥地对她笑笑,“你去看看,没怀孕就算了,孩子的事慢慢来,不急。”

“爷爷,我真的没有怀孕。”江予菲非常坚定地说。

她是一个上辈子有过孩子的女人。孩子到了,心里会有微妙的感情。

但这一次,她没有任何感觉。她的直觉告诉她,她绝对没有怀孕。

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准。

阮、起身道:“怀孕不怀孕,由不得你。现在跟我去医院。不管有没有,都要查!”

“走,去检查一下。爷爷等着抱曾孙呢。你不查,爷爷就放心不下。”

江予菲微微张开嘴,最后点点头:“好吧……”

去查,让大家都放弃,让自己安心。江予菲上楼换了衣服。她穿了一件玫瑰色的短羽绒服,穿上皮靴,跟着阮。

12月,A市的天气很冷。即使有太阳,她还是觉得很冷。

她上了车,车内的暖气无法驱散她骨子里的寒意。她握紧双手,仍然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

阮,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你紧张吗?”

“不,只是有点冷。”她板着脸说,那男的不再问问题,叫司机开车。

江予菲轻轻地靠在窗户上,呼出的热气在窗户上凝结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她的眼神很迷茫,但内心还是很担心。

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