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世界游戏(中国)有限公司----八十一梦(1/31)

大世界游戏(中国)有限公司 !

司机瞥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先生,我们去哪里?”

绅士垂头上了车,让他开车,却莫名其妙地说去哪里。

祁瑞刚好像没听见。

“先生,我们去哪里?”司机鼓起勇气又问了一遍。

“公司。”

司机松了一口气,向公司方向开去。

就在这时,一辆车在后面加速行驶。

司机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师傅,不对劲!”

祁瑞刚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的车渐渐靠近。他一眼就认出那是齐的车。

齐瑞刚皱了皱眉头。谁在开车?

车不想撞他们,就一直追。

“停车。”祁瑞刚叫司机在他身边停下。

车刚停下,后面的车就追上来了。

车里的人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很快就过去了。

司机睁大了眼睛:“是吗...伟大的家庭主妇?”

齐瑞刚已经挤到前排了。“下车!”

他把司机从车里赶出来,然后去追莫兰。

莫兰打算怎么办?

祁瑞刚心里很不爽,只觉得这个莫兰太疯狂了。虽然他的驾驶技术比不上莫兰,但也挡不住莫兰不顾一切的驾驶。

祁瑞刚眉头皱得紧紧的,也不敢追得太紧,怕莫兰更加疯狂。

他正要给莫兰打电话,让她停下来,这时莫兰的电话来了。

瑞奇刚刚接通电话:“莫兰,你在干什么?马上停车!”

“跟我去法院。”莫兰淡淡地说:“你不去,我就这么开。”

齐瑞刚脸色阴沉:“你这么容易出事!”

“跟我去法院,去不去!”莫兰大声问道。

“好的,我和你一起去。你必须马上减速!”

“你也不要试图阻止我。你不去,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不会阻止你的。”即使他有那个想法,他也不敢。

莫兰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也迅速放慢了速度。

祁瑞刚跟在她身后,想打电话给法院做点什么,但他知道莫兰会看到问题所在。

今天法庭上的人都在工作,他骗不了她。

如果他再惹她生气,她真的会做傻事...

只是,她真的那么想离婚,一点都不放弃?

祁瑞刚握紧方向盘,恨不得现在就出事,那她就不能离婚!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因为莫兰太了解他了,他无法对她隐瞒什么。

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法院门口。

莫兰打开车门,下了车。

齐瑞刚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不怕死吗?你什么时候这么绝望了?!"

莫兰淡淡一笑:“我早就学会了不死,你忘了吗?”

祁瑞刚愣住了。

是的,他差点忘了。莫兰的死势不可挡。

以前她每次死,他都很震惊。

“我也关心你,你敢这样威胁我……”祁瑞刚气得加大了力气。

莫兰很平静:“你错了,我不是因为你的关心才死的。”

伪装和跛行对如花似玉的女人是致命的打击。

更何况,她是王力可虞橙的骄傲女人。

王橙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不管怎么说,她的父母听到这个结果后都崩溃了。

齐瑞森把莫兰带出病房。“走吧。就交给这里的王家吧。”

莫兰有些尴尬:“她的伤好严重。”

齐瑞森淡淡地说:“她还活着的时候就很幸运了。”

“我不能这么说。她还没结婚。现在她这样了。她以后怎么办?”虽然莫兰不喜欢王力可·余橘,但作为一个女人,她不能不同情她。

齐瑞森笑着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不要想太多。”

“你说得对。”莫兰点点头。

再想她也没用。王宇的橘子就是那样,应该没办法挽回。

“也许你能找到肖先生……”莫兰忍不住脱口而出。

齐瑞森打断她:“没用的。她受了重伤。你看不出她整张脸都肿了。她的脚都快没了,不管谁治疗,都不能完全恢复。”

莫兰也想过,但是王橙的伤太严重了。

“照顾好齐瑞刚。这里没有我的东西。我还是要先行一步。”祁瑞森对她说。

“好。”

莫兰回到了祁瑞刚的病房。

祁瑞刚靠在床上休息。

看到她进来,他扬起眉毛问:“你去看王雨橙了吗?”

“嗯。”莫兰点点头。

“怎么这么久?”

“手术时间长,王小姐的情况很不好……”

莫兰来到床边坐下。祁瑞刚立刻起身拉了拉她的手。

她恼怒地看着他,但没有崩溃。

齐瑞刚抿了抿嘴,笑着问:“她怎么了?”

“她受了重伤。医生说,如果治好了,她就会毁容,跛脚。”

齐瑞刚叹了口气,看起来很冷漠:“至少她的命得救了。”

他想杀了她。

但是让她这样活着,恐怕更折磨人。

莫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要怎么补偿王小姐?”

王橙不缺钱。她变成那样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到时候解决这个事情就麻烦了。

说不定会有官司。莫兰想起来就头疼。

“赔偿?”齐瑞刚大吃一惊。“为什么要赔偿?”

莫兰错了:“王小姐在你车里,司机是你。不赔吗?”

“出车祸不是我的责任。我们来看看法律是怎么解决的。怎么解决都会得到补偿。”祁瑞刚淡淡说道。

他不想给御橙丰厚的补偿。

法律说什么他就给什么。

一般法律都是根据法律法规来判断的,赔偿的价格肯定不高。

也许几百万也没用...

“会不会不好?”莫兰犹豫地问。

齐瑞刚笑着说:“怎么了?我没有推卸责任。再说,要不是她,我差点出事。而我的几千万辆车也毁了。”

祁瑞刚说的有道理,但莫兰就是觉得奇怪。

“好了,别想了。”祁瑞刚突然拉了拉她的身体,莫兰立刻扑到他怀里。

!!

他抬起她的下巴,勾住她的嘴唇,苦笑了一下。“我今天差点出事。要不要给我一点解脱?”

“什么解脱?”

祁瑞刚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高高耸立的鼻梁也顺着她的鼻子。

“什么叫解脱?”

莫兰瞬间反应过来,她恼怒地推了推他的身体:“时间到了,你能认真点吗?”为什么总是充满黄色颜料?"

齐瑞刚做了个认真的表情:“我是不是不够认真?我做的是认真的。”

“哪里严重了……”

“对我妻子来说,这些事情是不是我做得不够认真?”

齐瑞刚勾着嘴唇。“你要我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你吗?我没有姐姐,也没有表姐。”

“你……”红着脸的莫兰试图推开他,但他把他抱得更紧了。

“还是,你要和我做一对不配的夫妻?”

"...我不会说你!”

齐瑞刚得意地笑了:“你没说打不过我,我说的没错。”

莫兰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他说的都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能不能认真点?”祁瑞刚掐着她的腰,无限暧昧的问道。

“后面有人来了,你要认真!”莫兰故意不明白他的意思。

齐瑞刚会比她更扭曲:“是时候赶紧做了,不然人家来了就做不到了。”

说完,他迅速吻了吻她的嘴唇,动作很温柔。

莫兰想推开他,他紧追不舍,她只好放弃。

深吻过后,齐瑞刚稍微放开她,不满地皱起眉头:“你怎么不配合?”

莫兰瞪眼,她不够配合?!

齐瑞刚说:“你会动舌头吗?”

莫兰:“…”

她猛地推开他,起身盯着他说:“齐瑞刚,我觉得你没事,精神很好!既然没事,就出院吧!”

齐瑞刚笑着点点头:“我也觉得还不如从医院回家。我们回去继续……”

“我觉得你脑子肯定有问题!”莫兰说,他愤怒地转过身,问医生看能不能出院。

祁瑞刚的身体完全没问题,除了受了点小伤,几乎可以算是毫发无伤。

莫兰赶紧把他从医院检查出来,回家了。

当他们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祁瑞刚一回来就喊饿。

还得吃莫兰做的菜,不然吃不下。

莫兰对他很无语,但还是亲自下厨,随便做了几道菜,端上来。

齐瑞刚继续无理要求:“蓝蓝,我身体不好,请喂我。”

“你的手好像没事!”莫兰瞪了他一眼。

她在医院里了解到他双手的力量。

“可是我受伤了。”祁瑞刚说的很有道理。

“你的伤口在头上,而且只有一点点!”

“但我还是受伤了……”

莫兰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决定不理他。

祁瑞刚盯着她看了半天,见她一直不理他,他只好自己动手。

莫兰也担心自己胃口不好。结果,他吃得很多,不健康。

今天的车祸似乎与他无关...

吃完饭,祁瑞刚喊他不舒服。

!!

八十一梦

莫兰催促他休息。

“你陪我。”祁瑞刚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拒绝说。

莫兰出来很久了,真的很困。

“好了,走吧。”她无奈地说。

祁瑞刚弯着嘴唇得意地笑着,甚至笑得有点调皮的感觉。

莫兰怔了一下。

齐瑞刚曾经笑过,但笑得成熟内敛。

她真的没见过他这样的一面。

“怎么,被我的笑容迷住了?”祁瑞刚突然皱起眉头问她。

莫兰顿时语塞:“你能不自恋吗?”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

"我看到你眼角有口香糖."

齐瑞刚:“…”

但他还是伸手揉了揉眼睛,却什么都没有。

齐瑞刚不满地捏了捏莫兰的手:“蓝蓝,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你不知道你的谎言伤害了我多少吗?”

莫兰翻了个白眼,开始往楼上走。

祁瑞刚跟着她,和她一起进了卧室。

回到卧室,祁瑞刚的问题又出现了。

“我想洗澡,浑身上下都是药水的味道。”

“那你就洗吧。”

“我受伤了,请给我洗一下。”

莫兰翻出睡衣塞给他:“别瞎说了,想洗就快点!”

齐瑞刚很认真的问她:“你确定不帮我洗?”

“别废话了,我不和你说话!”

“好吧。你不帮我洗,或者你可以和我一起洗……”

“齐瑞刚!”莫兰要疯了。他总是像苍蝇一样嗡嗡叫和说话。

瑞奇一见到他就拿走了。“我知道你很害羞,所以这次我不会强迫你。但下次,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莫兰转身想找东西揍他,祁瑞刚赶紧溜进浴室。

莫兰觉得又气又好笑。

然而没过多久,浴室里传来祁瑞刚的声音。

“莫兰,你忘了给我内裤……”

莫兰:“…”

莫兰觉得她不应该给祁瑞刚任何暗示。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麻烦。

整个晚上,他不是叫她做这个就是叫她做那个。

老是发牢骚,黏糊糊的,想多烦就多烦。

最后,莫兰困得叫他不要打扰她,以至于让她睡了。

如果她不问,恐怕他可以折腾她一晚上。

折磨她的身心...

莫兰和祁瑞刚太困了。

两个人天亮才起床。

是祁瑞刚的手机响了,他们被吵醒了。

齐瑞刚一直抱着莫兰的尸体。他放开她,皱着眉头,坐立不安,接过手机,不悦地打开:“喂,什么事?!"

“齐先生?”电话那头是王雨妈妈的声音。“我是余橘的妈妈。宇橙现在已经醒了。她说她想见你。你现在能来医院吗?”

“我没有空”祁瑞刚很冷漠的拒绝。

“可是羽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非得给她一个交代吗?她想见你,你不能来吗?”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祁瑞刚马上听到那边一声嘶哑的痛叫声。

太后一边和祁瑞刚说话,一边安慰王橘:

!!

郁橘,别哭。妈妈知道你很痛苦,但你会哭得很厉害。"

太后劝王雨橘,当即对祁瑞刚说:“祁先生,你一定要给她一个玉橘的交代!”

齐瑞刚默默的扬唇:“不知道王夫人要我给她什么样的解释?”

太后以为他真的要赔偿王雨橙。

“因为你开车不当,羽橘的人生就毁了。她不能这样,她不能毁了一辈子,你看怎么补偿!”

“你想要多少?”祁瑞刚直接问道。

太后,她的本意是要祁瑞刚嫁给王橘。

“我们缺少那几个钱?齐先生,赔偿的问题,你来了我们再慢慢商量。”

“对不起,我没时间,不能见你。”

“为什么?”太后很不高兴。

齐瑞刚懒洋洋地说:“就因为我受伤了,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但是你……”

“王太太,这也不能怪我。如果王老师没有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就不会犯错误。我现在头疼,就这样吧。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找我的律师。”

说完,不给太后说话的机会,祁瑞刚就直接挂了电话。

至于那端的人应该有多愤怒,他根本不在乎。

“王雨橙妈妈打电话来了?”莫兰微微撑起一点身子,问他。

祁瑞刚侧着头,看到莫兰凌乱的头发性感的样子,他的眼睛露出深沉的颜色。

“嗯,是她。”

“王雨橙醒了吗?”

“嗯。”祁瑞刚的视线微微下移,看到她白皙的脖子和肩膀。

“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对了,你也可以讨论补偿。”

在莫兰看来,能私下解决的,最好私下解决。

打官司总是太麻烦...

祁瑞刚转身微微走近她,他闻到了她头发的香味。

“我没有受伤。现在我有精力处理这些事情,让律师来处理。”

说着,他的手举了起来,暧昧地摸摸她圆圆的肩膀。

莫兰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我看你的能量很强。”

昨晚只甩了她几下,现在又开始生气了。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笑,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抬起她的下巴:“我的精力只够应付你,没有多余的。”

莫兰拍拍他的手。“我不需要你来处理!”

祁瑞刚突然一个翻身,强壮的身体立刻覆盖在她身上。

“那你能对付我吗?”他催她问。

莫兰脸一红:“你想不要脸吗?”

“不要!”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突然笑了:“我只想要你!”

莫兰瞪大了眼睛,嘴唇已经压了下来!

这个人怎么样?该起床了!

莫兰无言以对。她试图推开他。齐瑞刚猛然抬头,微微蹙眉。“昨晚我没教你怎么接吻吗?为什么不能呢?”

莫兰:“…”

“算了,我再教几遍,你注意。”

"..."她能不学吗?

又是一场折腾,等他们真正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了。

!!

看到这个时间点,莫兰对祁瑞刚不是一个好脸色。

祁瑞刚笑得很满意。

当他们从楼上下来时,两个人都很饿,所以他们要求仆人们马上吃饭。

刚要走到饭厅,一个仆人上前说:“主人,我家主人派人来叫你早上过来。”

“什么时候的事?”

“早上九点..."

现在快12点了。

莫兰盯着祁瑞刚。太可惜了!

齐瑞刚看起来很自然:“我知道。”

但他把莫兰带到餐厅,莫兰疑惑地问:“你不去吗?”

“如果你饿了,先吃一顿饱饭。”

另外,他能猜出自己在找什么。

吃了饭,祁瑞刚这才施施然走到老人那里。

莫兰和她一起去的。她去看望埃文了。

他们走后,他让祁瑞刚和他一起去书房。莫兰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但她去和埃文玩。

齐大师的书房。

“车祸怎么了?”齐老爷子低声问道。

“没什么事,是意外。”祁瑞刚淡淡的回答。

齐大师用慧黠的眼神看着他:“算了,这些话骗骗别人没什么,骗骗我没用。你的驾驶技术有那么差吗?你还对王雨橙不满,就故意和她打交道?”

齐老爷子当初选择王雨橙,是看中了她的能力。

后来齐瑞刚没有选择她,他也放弃了王雨橙。

他只是不想王橙因为自私被祁瑞刚谋杀。

反正王雨橙来相亲是他的主意。

一切都只是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齐瑞刚笑了:“爸,你看我这么小心眼?”

齐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

没错,虽然祁瑞刚会为此付出代价,但没必要因为这个和女人打交道。

“那么,她偷偷做了什么?”他怀疑地眯着眼。

齐瑞刚收起笑容,淡淡地说:“莫兰前段时间差点被打死。有人在幕后操纵……”

祁瑞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他叹了口气。

“不说别的,王雨橙的手段挺高明的,可惜用错了对象。”

她不该低估齐瑞刚的能力,不该向齐家付出。

他不再喜欢莫兰了。至少莫兰现在是埃文的妈妈,齐瑞刚的妻子。

他可以对付莫兰,外面的人不行。

你让别人杀了莫兰,你就不会关注齐家。

王橙犯了这样的错误。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还得对付她?”齐老爷子问道。

“这取决于她的表现。如果她不守规矩,我不在乎除草!”祁瑞刚眼底掠过一丝残忍。

事实上,他现在就想杀了她。按照他以前的脾气,肯定会那么做。

但他害怕莫兰有一天会知道真相,害怕她会怕他。

齐老爷子知道,这是祁瑞刚最大的让步,他不想管他。

“你自己看着办吧。既然她得救了,就不要吹什么坏风。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要给人留把柄。”

!!

八十一梦

意思是不让他被怀疑。

齐瑞刚笑了:“我知道,你放心,没人有什么证据。”

毕竟这确实是一场普通的车祸...

齐瑞刚从书房出来,去了莫兰。

莫兰正在花园里和埃文玩。

她正在教那个小家伙如何走路。

埃文的骨骼很好,莫兰认为他应该能比其他孩子先学会走路。

只是埃文很勇敢,一点也不怕摔倒,走路也迈着大步。莫兰根本教不好他。

"埃文,慢下来,不要走得太快。"莫兰抱着他,无奈的说。

这个小家伙听不见她说什么。

他激动得恨不得摆脱马妈,疯狂地到处玩。

“慢点,你怎么学会这样走路的?”

祁瑞刚看着面前的母子,眼里闪着温柔的光。

他上前说:“让我来。”

接过艾凡的尸体后,齐瑞刚扶他站住:“站住。”

埃文怔怔地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站着。

齐瑞刚慢慢松开手:“好,就这样站着,尽量小心一步……”

埃文还没说完就投入了他的怀抱。他甚至站不起来!

莫兰一脸无语。

齐瑞刚锲而不舍,又帮他站起来:“别动……”

当没有人抱着埃文时,他很害怕。他又扑向齐瑞刚,用小手抓着衣服。

祁瑞刚想了想,这次从后面抱着他,看他去了哪里。

埃文一直转过头,试图抓住他们。

齐瑞刚转过小脑袋:“往前看,站住。”

“不,埃文会摔倒的!”莫兰说。

齐瑞刚毫不在意:“不,看。”

他放开了埃文的身体,埃文站不稳,不敢向前跳或转头,看起来很可怜。

齐瑞刚正要得意地说自己成功了。埃文站了不到两两秒钟,啪的一声坐在地上,摔了一跤,摔得很重。

莫兰想把他抱起来,被祁瑞刚的手拦住。

他只是向埃文伸出了大手。“加油,爸爸给你一个支点,自己站起来。”

埃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莫兰。

看到没人帮他,他只好握着祁瑞刚的手,慢慢地举了起来。

祁瑞刚一站起来,就想抽回手,但埃文很机灵,小手使劲抓着手指,就是不松手。

齐瑞刚无奈:“你不让我走,你自己怎么袖手旁观?”你想爸爸一直这样抱着你吗?"

埃文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呵呵笑着,抓住祁瑞刚的手,想上前一步,然后扑到他怀里,抱着他不松手。

齐瑞刚原本的脸突然笑了:“小事,偷懒是不可能的。”

“哈哈......”埃文笑着抱住他,齐瑞刚心软了。

他抱起他,对他说:“你现在还年轻,以后不能这样了。”

埃文不懂,只笑。

莫兰松了一口气。

她怕齐瑞刚对埃文太严格,不顾一切的逼他长大。

现在看来,齐瑞刚并没有帮助年轻人的意思。

!!

莫兰最大的恐惧是他逼着埃文长大,齐瑞刚也逼着他。

那么她的埃文太难了。

好在祁瑞刚不是太彪悍,所以还是个好爸爸。

王橙躺在病床上。

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接受自己出事的事实。

更不能接受的是,她会毁容,会跛脚!

这是一个梦,不是吗?

王雨橙闭着眼睛疯狂的睡去,希望醒来发现是梦。

碰巧她的伤口疼得她睡不着。

痛苦也残酷地告诉她,那不是梦,是真的。

她出了事故。她会毁容,会跛,会残废!

御橘突然睁开眼睛,情绪激动地扫了一下床头柜上的一切!

站在一边的护士惊呆了:“王小姐,你怎么了?”

王橙脸肿了,疯癫之后显得更加狰狞。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她敲打着床,疼得大叫起来。

护士被她的样子吓坏了,立刻去看医生。

没过多久,几个医生进来了:“王小姐,别激动,这不利于你的伤势恢复……”

王雨橙抓住一个医生的袖子,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以为我的伤会痊愈吗?”

“王小姐,请你安静地照顾好自己……”

“我让你说你就说!我要听实话!”

医生别无选择,犹豫着说:“对不起,但是你的伤能恢复的可能性不到5%……”

王雨橙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恐惧:“不,你骗了我...我不信,你骗我!是你医术太差。我想换医院。你根本治不好我!”

几个医生脸色都有点难看。

他们是这里最好的医院,哪个不是最权威的医生。

“王小姐,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要放心,配合好治疗。情况可能不会变成那样。”

王橙不是傻子,她自然知道这是医生安慰她的话。

她打开医生的袖子说:“你们都出去!我不想见你,你太没用了,所以一点伤都治不好,给我滚——”

几个医生无奈的摇摇头,默默的走了出去。

他们刚走,王雨橙却觉得很失落,很生气。

她疯狂挣扎着要坐起来,正好被进来的太后看到。

“郁橘,你打算怎么办?”太后上前扶住她的身体。

“妈妈……”王橘立刻哭了起来,“怎么办,我的伤治不好了,怎么办,我怎么没死于车祸?呜呜……”

太后伤心地擦去眼泪:“好了,别哭了。你的伤可能无法治愈。在结束之前,不要放弃自己。”

“但是医生说治愈的可能性不到5%……”

“这并不全是没有希望的。有希望就能治好。你要相信奇迹。”

经过母亲的安慰,王雨橙感觉好多了。

她哭了一会儿,问太后:“妈咪,齐家怎么说?齐瑞刚,他怎么补偿我?”

太后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

八十一梦

“他们说他们会赔偿的。至于怎么补偿,他们没有讨论过。”

“齐瑞刚是什么态度?”王橙很期待的问。

祁瑞刚态度很冷淡。

“他也受伤了。我还没见过其他人。”太后此时不敢说话刺激她。

王雨橙很不解:“你不是说他伤的不严重吗?也听医生说他只是轻伤,一点都没问题!”

“但他还是受伤了……”

“你今天早上给他打电话时,他说了什么?”当时她只听到一个大概的想法。

当时她痛苦的脑子晕晕的,只知道妈妈在和祁瑞刚说话,然后痛苦的哭了。

至于他们具体说了什么,她不是很清楚。

但是她对此感觉不太好...

“他说让我先和他的律师谈谈这件事。他现在正在养伤,不适合出面。”太后不得不说。

王雨橙真的很聪明。你听了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那么失落:“他是不是伤害了我,就想放手?他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他一定要对我负责,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羽橙……”

“妈咪,我变成这样都是他的错!”王橙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叩叩叩——”

突然,有人敲了病房的门。

"打扰一下,我们正在找王雨橙女士."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一男一女。

太后看着他们,知道他们是来做笔记的。

虽然车祸已经确认为意外,但是王雨橙的记录还没有做,所以不能直接定案。

“进来吧,先生们。”太后礼貌地回应了他们。

警察坐在床边,问王雨橙关于车祸的事。

王橙精神不太好,伤口很疼,简单说了一下。

警察确认后问:“王小姐,你是说车祸真的是意外?”

“是的……”

“当时没什么特别的?”

“没有。”

“齐瑞刚先生说你当时在聊天?”

王雨橙点点头:“是的。”

“聊天的内容是什么?”

王雨橙不耐烦地皱皱眉头:“你非要问这个?”

“当然,我希望王粲小姐合作。”警察礼貌地说。

王玉成无奈的回忆起他们的对话,警察发现她和齐瑞刚说的是一样的。

所以,车祸确实是意外。

警方之所以重视这件事,也是因为齐瑞刚和王雨橙身份不同,所以关注。

他们担心他们的敌人想杀祁瑞刚。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警察做了个笔录,起身道:“王小姐,谢谢你的配合,祝你早日康复。”

“你怀疑这次车祸不是意外吗?”王橘突然问道。

警察笑着说:“一开始我们是这么怀疑的。现在看来应该是个意外,但要正式敲定后才能决定。”

“我能得到多少补偿?”她又问:“你能追究齐瑞刚的责任吗?”

“这个我们不知道,但是齐先生应该可以补偿你。只是这次车祸,你也有一点责任。”

“我?!"王雨橙睁大了眼睛。“开车的不是我!”

!!

“可是你分散了齐先生的注意力,齐先生说。是你一直和他说话,才让他失去理智。”

王雨橙傻眼了——

她没想到祁瑞刚会这么说。

但她无法反驳。

那个时候,为了和祁瑞刚套近乎,她真的不停的和他说话。

所以车祸是因为她发生的?

太后赶紧说:“就算于橙在车里说话,司机也是祁瑞刚,主要负责人。”

警察点点头。“这是对的。但我们不是法官,我们不能对这件事做出判断。好了,不打扰你们两个了,我们先走一步。”

警察走后,王橙怔了半天。

太后见她反应不对,关切地问:“玉橘,你怎么了?”

王雨橘傻乎乎地翻着白眼:“妈咪,我完了。”

“怎么了?”太后担心的皱眉。

“你没听到吗?祁瑞刚他不想对我负责...他会推卸责任,也就是说他不想赔偿我太多……”

太后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这一点,她已经知道了。

齐瑞刚以康复为由,想在家休息几天。

他还信守承诺,把埃文带进来,让他和莫兰单独照顾他两天。

莫兰在厨房包饺子,齐瑞刚在客厅陪埃文玩。

“你先自己玩,去喝一杯。”齐瑞刚把埃文留在地毯上玩玩具,去倒水喝。

埃文转动他的小脑袋,左右看看,然后向厨房爬去。

祁瑞刚喝水转过身,看见他在地上爬。

齐瑞刚叉腰笑了笑:“你爬得快。”

埃文瞥了他一眼,咯咯地笑着,继续爬向厨房。

他记得马妈在里面...

祁瑞刚跟着他,看他要往哪里爬。

很快他找到了目的地...

埃文煞费苦心地来到厨房门口,看到莫兰在里面。他高兴地扶着门框站起来,然后扶着墙,一点一点地靠近莫兰。

祁瑞刚挑眉,他可以自己拿着东西走路。

虽然走路不稳,但至少能走。

埃文悄悄靠近莫兰,莫兰突然感觉到边上有什么东西。她迷惑地看着小家伙闪亮的大眼睛。

“咯咯,麻……”小家伙兴奋地嘲笑她。

莫兰很开心。他蹲下来用脸揉了揉脸。“宝贝,你可以走了。太神奇了。”

埃文抱着她的身体,所以他不想放手。

瑞奇走过来,接过莫兰手中的擀面杖。“带埃文去玩,我来做饺子。”

齐瑞刚为了享受一家三口的生活,把仆人都赶走了。

所以他们要自己做饭。

“你能做到吗?”莫兰不放心的问。

“我太被鄙视了,我的厨艺这么好,怎么能不做呢?”祁瑞刚非常自信的说道。

“但是你会擀面团吗?”莫兰表示了极大的怀疑。

这个齐瑞刚真的不会。他看了看莫兰的擀面团:“这样够吗?”

“差不多。”

“那我就包饺子。出去以后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莫兰笑笑:“好,我等着欣赏你的杰作。”

!!

可是今天他觉得她很美,说不清为什么两次感情不一样,也许是心情不一样。

毕竟他刚和她结婚的时候,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伸出手,阮,优雅地对她笑了笑。

江予菲伸出手,淡淡地笑了笑:“走吧,我准备好了。”

阮、今天没有自己开车,而是让他的助手魏平开车。

车到酒店门口,他领着她走上红地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宴会厅。

阮天灵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一个城市,他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总裁,阮的家境殷实,财大气粗。自然,的社会地位阮也高。

很多人都不认识,阮每次和人握手都会介绍自己的身份。

她总是在他身边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没有任何怯场的意思。

阮、被她的从容和大方惊呆了。

毕竟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景,也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任何训练,所以她的冷静真的很神奇。

阮天玲又哪里会知道,江予菲经历了两次生死,他的心态已经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女人的不成熟心态了。

她经历过死亡,对这样的场景没有恐惧。

“阮大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呢。我很高兴看到你来。”

罗柔云优雅地走向他们,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看上去越来越漂亮。

阮田零微微挑了挑眉,笑了笑。“我怎么能不来柔云姐姐的生日呢?你今天20岁了。这么大的天谁愿意来?”

罗柔云一边捂嘴一边咯咯笑。当她优雅地转身时,她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顺势挽住了他的另一只胳膊。

“阮大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待会跳舞。第一次可以请你和我跳舞吗?”她眨着大眼睛,无辜地问他。

阮,在另一边看着,故意露出尴尬的样子:“老婆不反对,我就和你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这才看向江予菲,仿佛刚刚注意到了她,表情微微有些讶然。

“这是阮大哥的妻子。你好,我叫罗柔云,从小就认识阮大哥。阮大哥把你藏得那么好,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江予菲脸上的微笑保持不变。

罗柔云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罗柔云和阮从小就认识,自然感情很好。但是阮并没有在她面前提起她,这说明她是多么不被看好的一个妻子。

在前世,罗柔云也说过这样的话。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自己的担忧,脸上立刻露出委屈之色。

记得当时她委屈地看着阮,希望他能为她辩护,可是他眼神冰冷,说她小心眼。如果她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就让她早点回去,免得丢了他的脸。

那时候她能不能来参加罗柔云的生日聚会,还是非要跟着去?

阮天玲不打算带她一起去。她是死缠烂打来的。他自然很不高兴,希望她早点离开。

但这辈子,她不是自己来的,是他邀请的。可是今天他觉得她很美,说不清为什么两次感情不一样,也许是心情不一样。

毕竟他刚和她结婚的时候,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伸出手,阮,优雅地对她笑了笑。

江予菲伸出手,淡淡地笑了笑:“走吧,我准备好了。”

阮、今天没有自己开车,而是让他的助手魏平开车。

车到酒店门口,他领着她走上红地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宴会厅。

阮天灵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一个城市,他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总裁,阮的家境殷实,财大气粗。自然,的社会地位阮也高。

很多人都不认识,阮每次和人握手都会介绍自己的身份。

她总是在他身边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没有任何怯场的意思。

阮、被她的从容和大方惊呆了。

毕竟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景,也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任何训练,所以她的冷静真的很神奇。

阮天玲又哪里会知道,江予菲经历了两次生死,他的心态已经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女人的不成熟心态了。

她经历过死亡,对这样的场景没有恐惧。

“阮大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呢。我很高兴看到你来。”

罗柔云优雅地走向他们,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看上去越来越漂亮。

阮田零微微挑了挑眉,笑了笑。“我怎么能不来柔云姐姐的生日呢?你今天20岁了。这么大的天谁愿意来?”

罗柔云一边捂嘴一边咯咯笑。当她优雅地转身时,她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顺势挽住了他的另一只胳膊。

“阮大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待会跳舞。第一次可以请你和我跳舞吗?”她眨着大眼睛,无辜地问他。

阮,在另一边看着,故意露出尴尬的样子:“老婆不反对,我就和你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这才看向江予菲,仿佛刚刚注意到了她,表情微微有些讶然。

“这是阮大哥的妻子。你好,我叫罗柔云,从小就认识阮大哥。阮大哥把你藏得那么好,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江予菲脸上的微笑保持不变。

罗柔云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罗柔云和阮从小就认识,自然感情很好。但是阮并没有在她面前提起她,这说明她是多么不被看好的一个妻子。

在前世,罗柔云也说过这样的话。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自己的担忧,脸上立刻露出委屈之色。

记得当时她委屈地看着阮,希望他能为她辩护,可是他眼神冰冷,说她小心眼。如果她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就让她早点回去,免得丢了他的脸。

那时候她能不能来参加罗柔云的生日聚会,还是非要跟着去?

阮天玲不打算带她一起去。她是死缠烂打来的。他自然不高兴,希望她早点离开。

但这辈子,她不是自己来的,是他邀请的。

但这辈子,她不是自己来的,是他邀请的。

而且,她不再是一张白纸一样简单的江予菲。

罗柔云正等着看她的表演,江予菲却用一个优雅的微笑嗔怪阮田零:“你真的是。罗小姐既然和你一起长大,感情也很好,为什么不在我面前说说她?早知罗姑娘是你妹妹,今日就多备了一份礼物。”

以牙还牙,谁怕谁。

罗柔云看上去略显拘谨,阮田零却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都是我的错,夫人。不要怪我。”

江予菲故意板着脸说:“自然,我得责备你,惩罚你。既然今天是罗小姐的生日,我就罚你满足她的愿望,和她跳第一支舞。”

如果他同意了,她请他和罗柔云跳舞,而不是罗柔云自己。

当然,如果他不同意,会直接给罗柔云丢脸。

反正她难受不难受都无所谓。

阮天玲的眼睛又深邃了,他的似笑非笑让江予菲很不舒服。

怎么,你发现她很有心机吗?

哦,不喜欢就早点和她离婚!

罗柔云一直是被吹捧的乖乖女。她听说过很多内讧,但在她面前上演的不多。

所以面对江予菲接连不断的反击,她一时找不到对付她的理由。

其实,她心里恨死,但她脸上还是要保持微笑,免得阮不喜欢她。

“既然这是我老婆的要求,我怎么敢不做?”阮天灵笑着点头同意和罗柔云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很高兴,尽管她知道这不是她自找的。

她立刻亲切地拉着江予菲的手,笑得像邻家的小姐姐:“姐姐,你去吧,我带你去见见其他的女士们先生们,让阮大哥在这里招待,免得把你姐姐和你累坏了。”

江予菲做了一个善意和困难的表示,所以她笑着点点头:“好吧,那么,我就麻烦罗小姐了。”

“哦,别叫我罗小姐。姐姐就像阮大哥一样。叫我姐姐。”

罗柔云天真的笑容。如果不是前世认识她,江予菲还真以为她是个不染俗物的单纯女孩。

想到她在今天的宴会上所安排的,江予菲垂下眼睛,他的眼睛有点冷。

她不能要求像她这样的姐姐!

在罗柔云遇到一些女士和先生后,罗柔云安排她在一个角落休息,而她继续招待其他客人。

江予菲坐在沙发上,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戴着白色手套的服务员用托盘给她送来了一杯红酒。

她笑着谢过她,优雅地捧着酒杯,轻轻摇晃,然后抿在唇上。

过了一会,音乐响起,灯光暧昧,该跳舞了。

看着阮、和罗柔云在中间跳舞,垂下眼睛,闪烁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好像她现在的心情。

“哦,”一杯酒突然泼在她身上,一个女人忙着向她道歉。但这辈子,她不是自己来的,是他邀请的。

而且,她不再是一张白纸一样简单的江予菲。

罗柔云正等着看她的表演,江予菲却用一个优雅的微笑嗔怪阮田零:“你真的是。罗小姐既然和你一起长大,感情也很好,为什么不在我面前说说她?早知罗姑娘是你妹妹,今日就多备了一份礼物。”

以牙还牙,谁怕谁。

罗柔云看上去略显拘谨,阮田零却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都是我的错,夫人。不要怪我。”

江予菲故意板着脸说:“自然,我得责备你,惩罚你。既然今天是罗小姐的生日,我就罚你满足她的愿望,和她跳第一支舞。”

如果他同意了,她请他和罗柔云跳舞,而不是罗柔云自己。

当然,如果他不同意,会直接给罗柔云丢脸。

反正她难受不难受都无所谓。

阮天玲的眼睛又深邃了,他的似笑非笑让江予菲很不舒服。

怎么,你发现她很有心机吗?

哦,不喜欢就早点和她离婚!

罗柔云一直是被吹捧的乖乖女。她听说过很多内讧,但在她面前上演的不多。

所以面对江予菲接连不断的反击,她一时找不到对付她的理由。

其实,她心里恨死,但她脸上还是要保持微笑,免得阮不喜欢她。

“既然这是我老婆的要求,我怎么敢不做?”阮天灵笑着点头同意和罗柔云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很开心,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自找的。

她立刻亲切地拉着江予菲的手,笑得像邻家的小姐姐:“姐姐,你去吧,我带你去见见其他的女士们先生们,让阮大哥在这里招待,免得把你姐姐和你累坏了。”

江予菲做了一个善意和困难的表示,所以她笑着点点头:“好吧,那么,我就麻烦罗小姐了。”

“哦,别叫我罗小姐。姐姐就像阮大哥一样。叫我姐姐。”

罗柔云天真的笑容。如果不是前世认识她,江予菲还真以为她是个不染俗物的单纯女孩。

想到她在今天的宴会上所安排的,江予菲垂下眼睛,他的眼睛有点冷。

她不能要求像她这样的姐姐!

在罗柔云遇到一些女士和先生后,罗柔云安排她在一个角落休息,而她继续招待其他客人。

江予菲坐在沙发上,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戴着白色手套的服务员用托盘给她送来了一杯红酒。

她笑着谢过她,优雅地捧着酒杯,轻轻摇晃,然后抿在唇上。

过了一会,音乐响起,灯光暧昧,该跳舞了。

看着阮、和罗柔云在中间跳舞,垂下眼睛,闪烁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好像她现在的心情。

“哦,”一杯酒突然泼在她身上,一个女人忙着向她道歉。

“对不起,我刚刚扭伤了脚踝。我不是故意泼你酒的。”

江予菲迅速站了起来。她看着对面的女人,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我的裙子湿了,我能怎么办?”

女人心虚地说:“这个怎么样?我带你去休息室换衣服。你觉得可以吗?”

江予菲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

看到她同意了,女人松了一口气,带着她友好的笑容:“跟我来,我知道哪里有女人休息的地方。”

来到一个箱子门口,女人推开门,把她带了进去。

“这里没有人。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会找人给你送衣服的。”

江予菲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女人又对她笑了笑,然后关上门走了。

她一离开,江予菲就开始打量休息室。

休息室不大,只有50-60平米,但是有配套的卫生间和置物柜,里面有几瓶名酒。

她打开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出手机给阮打电话。

“,我突然觉得阮很不舒服。过来……”

当她挂断电话时,一个服务员给她拿了一条裙子。

江予菲拿起衣服,谢过服务员,然后又关上了门。

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又数了几下,阮,才敲门。

“江予菲,你在里面吗?”他在外面问她。

门从里面开了,一个人把它倒进怀里,吐了一口酒。

阮天玲抓住她的身体,看到她胸前的酒渍,脸色变黑。

“不好意思,刚才喝多了!”江予菲把他拉了进来,推到浴室。

“你快去洗吧,里面有吹风机,可以吹干衣服。”

“江予菲,你到底在干什么?”阮天玲皱眉回头问她。

江予菲突然打了个饱嗝,满嘴酒气,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没事,就是喝多了,怕自己发脾气,就给你打电话了。”她说没关系,故意不知道她“小题大做”。

阮天玲脸色变冷,冷哼一声,还是走进浴室去清洗胸前的酒渍。

江予菲关上浴室门,然后她开始脱下裙子,打算换衣服。

服务员给她拿了一件非常露骨的衣服,而不是普通的衣服。裙子的领口很低。穿上肯定会露出一些奶槽。

后面也会露出一大片白色的后背。

她勾着嘴唇,淡淡地笑了笑。她把手伸到背后,拉开裙子的拉链。她只是把拉链拉到底,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进了休息室。

她白皙修长的大后背一下子吸引了醉汉的目光。

男人眯起浑浊的眼睛,用手轻轻关上门,淫荡的笑了笑。

“你是这里的主人?是的,真的很美。来侍候老子,你的好处必不可少。”

江予菲惊慌地回头,双手交叉按着肩带,以防裙子掉出来。

“你是谁?我不是这里的服务员。谁告诉你我是这里的服务员?”她看上去有些慌张,但还是尖锐地问了关键问题。“对不起,我刚刚扭伤了脚踝。我不是故意泼你酒的。”

江予菲匆忙站了起来。她看着对面的女人,露出不高兴的神色:“我的裙子湿了,我能怎么办?”

女人心虚地说:“这个怎么样?我带你去休息室换衣服。你觉得可以吗?”

江予菲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

看到她同意了,女人松了一口气,带着她友好的笑容:“跟我来,我知道哪里有女人休息的地方。”

来到一个箱子门口,女人推开门,把她带了进去。

“这里没有人。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会找人给你送衣服的。”

江予菲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女人又对她笑了笑,然后关上门走了。

她一离开,江予菲就开始打量休息室。

休息室不大,只有50-60平米,但是有配套的卫生间和置物柜,里面有几瓶名酒。

她打开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出手机给阮打电话。

“,我突然觉得阮很不舒服。过来……”

当她挂断电话时,一个服务员给她拿了一条裙子。

江予菲拿起衣服,谢过服务员,然后又关上了门。

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又数了几下,阮,才敲门。

“江予菲,你在里面吗?”他在外面问她。

门从里面开了,一个人把它倒进怀里,吐了一口酒。

阮天玲抓住她的身体,看到她胸前的酒渍,脸色变黑。

“不好意思,刚才喝多了!”江予菲把他拉了进来,推到浴室。

“你快去洗吧,里面有吹风机,可以吹干衣服。”

“江予菲,你到底在干什么?”阮天玲皱眉回头问她。

江予菲突然打了个饱嗝,满嘴酒气,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没事,就是喝多了,怕自己发脾气,就给你打电话了。”她说没关系,故意不知道她“小题大做”。

阮天玲脸色变冷,冷哼一声,还是走进浴室去清洗胸前的酒渍。

江予菲关上浴室门,然后她开始脱下裙子,打算换衣服。

服务员给她拿了一件非常露骨的衣服,而不是普通的衣服。裙子的领口很低。穿上肯定会露出一些奶槽。

后面也会露出一大片白色的后背。

她勾着嘴唇,淡淡地笑了笑。她把手伸到背后,拉开裙子的拉链。她只是把拉链拉到底,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进了休息室。

她白皙修长的大后背一下子吸引了醉汉的目光。

男人眯起浑浊的眼睛,用手轻轻关上门,淫荡的笑了笑。

“你是这里的主人?是的,真的很美。来侍候老子,你的好处必不可少。”

江予菲惊慌地回头,双手交叉按着肩带,以防裙子掉出来。

“你是谁?我不是这里的服务员。谁告诉你我是这里的服务员?”她看上去有些慌张,但还是尖锐地问了关键问题。

矮个胖子打着嗝笑道:“怎么,你不是罗家给我安排的主人吗?过来,不要给我高大上的衣服。你今天让老子爽,钱就是你的!”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扔在地上。

江予菲甩甩头,坐在沙发上,假装头晕。“我头都晕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猥琐的笑了笑:“头晕就好,来,我给你揉揉。”

他徒劳地走到她面前,刚坐下,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砰——”

“砰——”

两扇门同时砰的一声响起,洗手间的门和浴室的门都被推开了。

冲进休息室的,第一个是罗柔云,后面是几位女士先生。

从洗手间冲出来的,自然是阮。

罗柔云原本隐含着兴奋的表情,看到阮的时候瞬间愣住了,脸色难以置信。

然而,她的表情消失了,很快就隐藏得很好。

江予菲爬起来,慌慌张张地扑到阮天灵面前。

“田零,他想调戏我!”她指责的盯着猥琐男,很委屈的说道。

为了让阮更不可或缺,她毫不犹豫地叫他,所以她不相信他不为她做主。

阮、的眼睛果然又尖又蓝。

猥琐男看到阮难看的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就算醉得厉害,也是吓醒了。

阮天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江予菲身上,一只胳膊把她揽进怀里。

他在浴室里听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毕先生,敢在我面前调戏我老婆。你觉得这个账应该怎么算?”阮天玲用微弱的语气问,但听着很危险。

那个叫毕的人僵硬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在微微抽搐。

他今天一直在罗家喝酒,一直没有出来应酬,所以没有见过的面。

如果他知道那是阮,的妻子,他就不敢和她调情,如果他给他十个胆的话。

巴毕一直焦虑的额头冒汗,他突然看见罗柔云,手立刻指着她,忙着推卸责任。

“阮,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妻子。是他们罗家告诉我,他们给我找了个服务员来伺候我。我被他们坑了。他们发现我根本不是服务员。”

巴毕毕竟是个老江湖,说到这里,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他愤怒地瞪着眼睛,指着罗柔云,愤怒地说:“好吧,你在陷害我。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为什么要拖着我喝酒,然后让我休息,给我找了个服务员。原来你故意让我接近阮佳邵的奶奶,又故意让我得罪阮绍,对不对?”

罗柔云没想到剧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按设定情节,应该是换了他们送的衣服,然后姓毕的闯进来,然后调戏喝迷药的。

二人乘机闯了进来,说是二人偷情,以致阮、恨而报复毕!矮个胖子打着嗝笑道:“怎么,你不是罗家给我安排的主人吗?过来,不要给我高贵的衣服。你今天让老子爽,钱就是你的!”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扔在地上。

江予菲甩甩头,坐在沙发上,假装头晕。“我头都晕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猥琐的笑了笑:“头晕就好,来,我给你揉揉。”

他徒劳地走到她面前,刚坐下,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砰——”

“砰——”

两扇门同时砰的一声响起,洗手间的门和浴室的门都被推开了。

冲进休息室的,第一个是罗柔云,后面是几位女士先生。

从洗手间冲出来的,自然是阮。

罗柔云原本隐含着兴奋的表情,看到阮的时候瞬间愣住了,脸色难以置信。

然而,她的表情消失了,很快就隐藏得很好。

江予菲爬起来,慌慌张张地扑到阮天灵面前。

“田零,他想调戏我!”她指责的盯着猥琐男,很委屈的说道。

为了让阮更不可或缺,她毫不犹豫地叫他,所以她不相信他不为她做主。

阮、的眼睛果然又尖又蓝。

猥琐男看到阮难看的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就算醉得厉害,也是吓醒了。

阮天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江予菲身上,一只胳膊把她揽进怀里。

他在浴室里听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毕先生,敢在我面前调戏我老婆。你觉得这个账应该怎么算?”阮天玲用微弱的语气问,但听着很危险。

那个叫毕的人僵硬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在微微抽搐。

他今天一直在罗家喝酒,一直没有出来应酬,所以没有见过的面。

如果他知道那是阮,的妻子,他就不敢和她调情,如果他给他十个胆的话。

巴毕一直焦虑的额头冒汗,他突然看见罗柔云,手立刻指着她,忙着推卸责任。

“阮,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妻子。是他们罗家告诉我,他们给我找了个服务员来伺候我。我被他们坑了。他们发现我根本不是服务员。”

巴毕毕竟是个老江湖,说到这里,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他愤怒地瞪着眼睛,指着罗柔云,愤怒地说:“好吧,你在陷害我。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为什么要拖着我喝酒,然后让我休息,给我找了个服务员。原来你故意让我接近阮佳邵的奶奶,又故意让我得罪阮绍,对不对?”

罗柔云没想到剧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按设定情节,应该是换了他们送的衣服,然后姓毕的闯进来,然后调戏喝迷药的。

二人乘机闯了进来,说是二人偷情,以致阮、恨而报复毕!

这显然是一箭双雕的好方案。为什么没有成功?

还有,阮为什么来这里,她以为他去了一个角落接到电话后就打回来了!

更糟糕的是,这个叫毕的人反应如此之快,竟然猜到了他们的诡计。

但是,罗柔云不会轻易被吓到。她惊讶地睁大眼睛,带着尴尬的表情喊道:“毕叔叔,我们确实给你找了一个服务员,但是服务员在隔壁,你走错路了!”

毕将军哽咽着,硬生生地争辩道:“你跟我说的明明是这个,怎么又变成隔壁了?”

“毕叔叔,真的是隔壁。如果这个真的说了,那也是错的。我们事先不知道我妹妹会在这里。可以捏一下吗?即使我们送错了房间,我妹妹也应该告诉你,她不是服务员。如果是姐姐给你解释,你凭什么欺负她?”

“这个......”巴毕一直不知道如何反驳,罗柔云又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他心虚地看着阮,咧嘴一笑:“阮少,这真是个误会,绝对是个误会!我当时喝醉了,也没对你老婆怎么样。改天我亲自去道歉。你有很多成年人。这次见谅?”

阮天玲冷冷地看着他们的争论,心里有计较。

无视毕氏,目光落在罗柔云身上,淡淡地问她:“怎么突然冲进来了?”

罗柔云连忙解释道:“嗯,刚才我听说我妹妹在宴会厅出事了,所以我带了几个妹妹来陪她。我刚出去就听到她尖叫,以为她出事了,就冲了进来。”

太完美了。

江予菲垂下眼睛,遮住她眼中的冷色,然后抬起眼睛。她略带委屈地对阮田零说:“罗老师没说错,我出事了。有人不小心把酒洒在我身上,然后她带我来这里换衣服。你看,那是她送我的衣服。”

用她的视线,看见阮沙发上放着一条裙子。

裙子整齐的摆在沙发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有多露骨。

江予菲今天穿得很朴素。即使她不认识她,也不容易知道她的身份。对方穿上这条裙子的意图是什么?

阮,的眼神瞬间就可怕了。

他勾着嘴唇,发出一声冷笑。他对在场的人说:“我会弄清楚这是不是误会。放心,我绝不会冤枉你们任何一个人。”

他的话,像是打了一个寒战,令罗柔云和毕始终暗暗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自然能理解他潜在的意思,他不会委屈任何一方,当然也绝不会放过错的一方!

“阮大哥,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不是故意陷害我妹妹的。”罗柔云眼睛一红,很委屈的看着他。

阮,又冷笑道:“我说,我不委屈你。如果你是对的,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所以越是这样解释,越是愧疚。

罗柔云暗暗咬牙,只能不甘心地闭嘴。

江予菲对阮田零的智慧感到有点惊讶。这显然是一箭双雕的好方案。为什么没有成功?

还有,阮为什么来这里,她以为他去了一个角落接到电话后就打回来了!

更糟糕的是,这个叫毕的人反应如此之快,竟然猜到了他们的诡计。

但是,罗柔云不会轻易被吓到。她惊讶地睁大眼睛,带着尴尬的表情喊道:“毕叔叔,我们确实给你找了一个服务员,但是服务员在隔壁,你走错路了!”

毕将军哽咽着,硬生生地争辩道:“你跟我说的明明是这个,怎么又变成隔壁了?”

“毕叔叔,真的是隔壁。如果这个真的说了,那也是错的。我们事先不知道我妹妹会在这里。可以捏一下吗?即使我们送错了房间,我妹妹也应该告诉你,她不是服务员。如果是姐姐给你解释,你凭什么欺负她?”

“这个......”巴毕一直不知道如何反驳,罗柔云又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他心虚地看着阮,咧嘴一笑:“阮少,这真是个误会,绝对是个误会!我当时喝醉了,也没对你老婆怎么样。改天我亲自去道歉。你有很多成年人。这次见谅?”

阮天玲冷冷地看着他们的争论,心里有计较。

无视毕氏,目光落在罗柔云身上,淡淡地问她:“怎么突然冲进来了?”

罗柔云连忙解释道:“嗯,刚才我听说我妹妹在宴会厅出事了,所以我带了几个妹妹来陪她。我刚出去就听到她尖叫,以为她出事了,就冲了进来。”

太完美了。

江予菲垂下眼睛,遮住她眼中的冷色,然后抬起头来。她略带委屈地对阮田零说:“罗老师没说错,我出事了。有人不小心把酒洒在我身上,然后她带我来这里换衣服。你看,那是她送我的衣服。”

用她的视线,看见阮沙发上放着一条裙子。

裙子整齐的摆在沙发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有多露骨。

江予菲今天穿得很朴素。即使她不认识她,也不容易知道她的身份。对方穿上这条裙子的意图是什么?

阮,的眼神瞬间就可怕了。

他勾着嘴唇,发出一声冷笑。他对在场的人说:“我会弄清楚这是不是误会。放心,我绝不会冤枉你们任何一个人。”

他的话,像是打了一个寒战,令罗柔云和毕始终暗暗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自然能理解他潜在的意思,他不会委屈任何一方,当然也绝不会放过错的一方!

“阮大哥,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不是故意陷害我妹妹的。”罗柔云眼睛一红,很委屈的看着他。

阮,又冷笑道:“我说,我不委屈你。如果你是对的,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所以越是这样解释,越是愧疚。

罗柔云暗暗咬牙,只能不甘心地闭嘴。

江予菲对阮田零的智慧感到有点惊讶。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