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uc8体育|中国有限公司----囚心劫第251章(1/23)

uc8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李明熙笑着说:“我就是喜欢当医生,囚心给别人治病。我听说政府现在组织了一个活动,囚心安排一些医生在山里传播医学知识。我觉得这样挺好。”

“要不要去?”萧郎盯着她。

李明熙漫不经心地回答:“有点。”

“别走!我们刚刚结婚。婚礼期间你要是离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萧郎威胁说。

李明熙知道他不会答应,所以她也没打算去。

“随便聊聊。”

萧郎想了一会儿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带你去骑马。”

李明熙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你应该对骑马感兴趣。”

当然,她对任何有挑战性和令人兴奋的事情都感兴趣。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看明天能带来什么!”李明熙兴高采烈地冲进卧室,整个人活了过来。

萧郎无奈地笑了笑。他天生安静无趣。李明熙喜欢刺激和冒险。

有她在身边,我相信他的生活永远不会无聊。

李明熙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第二天骑马,享受美好的一天。

结果第二天一早,李妈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家吃饭。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回家吃饭时,李木说今天是她和李明熙父亲的结婚纪念日。

李明熙很无语。

父母不应该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吗?

为什么要把全家拉在一起!

他们不觉得多余的人都是第三者吗?

李明熙说了这些话,李木强烈地说:“你回来,你就回来。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我还是不是你妈,让你回来你就推三阻四!”

李明熙被骂,只好放弃骑马计划,和萧郎一起飞回家。

一路上,李明熙有点沮丧,萧郎安慰她说改天再去骑马。

李明熙抑郁了一段时间,后来就不抑郁了。

既然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自然想买点东西回去当礼物送给他们。

但是买什么礼物才能体现礼物的价值呢?

送普通礼物显然没意思。他们不喜欢普通的礼物。

送你的钥匙,虽然心到了,但是无聊。

李明熙想了想,决定在旋转餐厅给他们做一顿情侣套餐。

老人有享受浪漫的权利。也许父母不会觉得享受很丢人,但她可以撮合他们。

萧郎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所以他们去买了一份套餐,也就是今天晚上。

李明熙和萧郎高高兴兴地来到了李家。

他们下了车,走进客厅,突然听到一个孩子在哭。

李妈妈和李爸爸正在哄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在哭,为妈妈哭。

一会英语,一会汉语,语言叫乱七八糟。

李明熙傻眼了。“妈妈,这是谁的孩子?”

看到他们来了,李木高兴地说:“这是你叔叔的小孙女。你还没见过她吗?”

李明熙有一个叔叔,但是他不住在A市。两家很少见面。

我叔叔有两个儿子,都结婚了。大儿子嫁给了一个美籍华人。这家人经常住在美国。李明熙78年没见人了。

来到安若的住处,劫第才知道她去相亲了。

男人很生气。孕妇会去相亲吗?

她脑子有问题吗!劫第

安若下午没有回来。夏诺送她下楼,走了。

她开门进屋时,看到客厅里坐着一尊大佛。她没有表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她不理他,朝卧室走去,唐雨晨突然冷冷地说:“住手!过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安若不情愿地转身走过去坐下。

“说吧,什么事?”

男人抿着嘴唇问她:“听说你去相亲了?”

"...嗯。”香农确实给她介绍了一个男人,但是她对对方没有感觉,他们对她也没有感觉。

唐雨晨冷笑道:“没有成功。安若,你带着大肚子去相亲。你觉得男人真的会看上你吗?我认为你应该保存它。不要折腾那些徒劳无功的东西。”

她也知道那是鬼混,但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去相亲。

昨天的想法只是一种冲动,她知道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人。

爱一个人太累了,她这一年左右的精力都被甩出去了。

她只想生下这个孩子,安静的过完余生。

虽然她明白这一点,但对他说的话还是有点不满意。

“你怎么知道没人会看上我?也许我会遇见你?”

男人脸色一黑,冷冷的说:“天真的女人,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纯洁的爱情?”别傻了,没有男人会真的娶一个怀了另一个男人孩子的女人。"

生孩子可能很容易说,但她没有。

哪个男人愿意做个傻逼,照顾孕妇,看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出生?

安如不喜欢他的语气。她起身说:“我累了。请自便。”

他也知道没有男人会真的娶她,他没有伤害她。

安若的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

在男人眼里,女人是什么?

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一脚踢开?

当我把它踢开的时候,我不是觉得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因为他而得到幸福了吗?

我越想,安若的心就越愤怒。

她不会相信的。她真的找不到愿意娶她的男人。

赌博松了一口气,她告诉香农继续介绍她的相亲对象。香农说她很好,这是她应该做的。

安若每天都去相亲,唐雨晨每天都来看她并得到消息。

他理直气壮的等她被打,等她认清现实早点收手。

但是安若每天都兴高采烈地出门,并没有任何气馁和气馁的样子。

其实这就是她在他面前装出来的假象。她真的心灰意冷,对爱情和婚姻毫无概念。

她每天去相亲,折腾,觉得无聊就决定不去了。

我打电话跟夏诺说了这件事,夏诺说她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安若疲倦地说,“我告诉你实话,我根本不想结婚。香农,我不想找男人。我对他们没有信心。我只想把孩子养一辈子。”

夏诺着急了。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太消极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囚心你现在只受到感情的伤害,囚心你会失去希望的。女人不结婚的地方,孩子长大了他会离开你,只有你的另一半会和你在一起。听姐姐的话,别再有那个想法了,我会帮你找一个愿意和你过一辈子的人。”

安若感激她的好意,但她拒绝了。

夏诺在那边焦急的说:“就算他不爱你,他也可以和你过一辈子。不,我不能袖手旁观。你等着,我一定找个愿意嫁给你的男人。”

没有给安若说话的机会,她就死了。

安若的心,香农是这样的,好像她不能结婚。

找一个愿意娶她的男人并不难,但她不想那么做。她不想伤害别人。

安若想,香农一定找不到愿意娶她的男人。

没想到,两天后,她兴奋地打电话给她,说找到了!

而且对方是个很好的人,听说一切都很好。听了安若的情况后,他表示愿意见她,并在适当的时候与她交往。

安若想知道这样的人是否真的想和她交往。

夏诺安排时间互相介绍。

不想辜负她的好意,安若还是去了。

她带着怀疑去了。当她看到那个男人时,她不相信香农是对的。

那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他穿着高档西装,戴着金边眼镜。他温柔敦厚,一个是□。

叫何远的人,正在做这件事,总之,他很有技术。

相亲的时候,何远总是面带微笑,说话得体,谈吐得体。

安若更奇怪。他真的愿意和她交往吗?

这个人要么是精神病,要么不是俗人,而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气氛差不多的时候,夏诺找了个借口出去打了个电话,却再也不回。

安若直言不讳地对何远说:“其实我不想找对象。对不起,是沙诺不想让我单身一辈子,所以他帮我带路。如果我伤害了你,我可以向你道歉。”

“安小姐,你好像对男人很失望?”何远笑着问她。

安若笑着说:“我谈不上失望,就是决定一个人过一辈子,不想找个人结婚。”

何远看了一眼肚子,厉声说道:“可是你的孩子需要一个家,一个单亲妈妈不能给孩子完全的爱。孩子需要一个父亲,或者一个看起来像父亲的人,和他们一起成长。而像你这样的女人,有男人在身边,也有依靠。如果孩子的父亲想和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你是单身,几率不会太大。”

安若微微有些讶然,何远微微一笑:“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一个适合孩子成长的环境。安小姐,你可以仔细想想,你是否愿意嫁给我。”

安若完全怔住了,他在说什么?

————

约会回到家,并不意外,看到唐雨晨也在她家。

男人讽刺地问她,“又失败了?”

这几天她一直相亲,他每天都很郁闷。我以为过几天她就死了,没想到她还在交往。

所以,今天,他忍不住出口打她。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囚心劫第251章

所以,劫第今天,劫第他忍不住出口打她。

安若平静地看了他几秒钟,突然说道:“不,这次成功了。对方说愿意和我交往,愿意嫁给我。”

男子怔住,表情有些僵硬。

“愿意嫁给你?”他眯起眼睛,不确定地问道。

“嗯。”

唐雨晨不禁冷笑:“你在开玩笑吗?”

男人不知道她怀孕了吗?那人是傻子吗?!

安若走到沙发前坐下,微笑着看着他。“你看我像个笑话吗?”唐禹锡,我找到了一个愿意嫁给我的男人。如果你想看我的笑话,恐怕不会成功。"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确定她说的是真的,双手叉腰,皱眉猜测:

“那个人又矮又丑,而且没有钱?安若,你可以这样看男人?他对你的外貌和你的钱感兴趣。别傻了,小心被骗!”

“不,他长得帅,个子高,不缺钱。”安若优雅地笑了笑。

唐雨晨惊呆了,猜测道:“那他一定有隐疾。我知道。他没有生育能力吧?”

安若迅速站起来,冷冷地说:“我有那么坏吗?不是怀孕了,怀孕了就不能找个人吗?唐禹锡,不要对别人想的那么狠。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没有隐藏的疾病,他有生育能力!”

说完,她向卧室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那人很快追上来,他想说点什么。安若砰的一声关上门,把他关在门外。

唐雨晨闷闷不乐地盯着门,不禁咒骂起来。

那个人的眼睛一定有问题。难道他看不出她是个大肚子吗?

“安若,我知道。他是瞎子还是残疾人。”

门突然被打开了,安若骄傲地对他说:“对不起,他是健康的,不是残疾的!”

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她又关上了门。

唐雨晨天黑了,她忍不住想,如果那个人没事,那她肯定离开狗了~狗屎。

他举手敲门。他从不放弃,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关你屁事!”传来安不悦的声音。

“我只想告诉你,你可以找个对象,但孩子必须由我抚养。我儿,千万别认别人当爹!”

听完他的话,安若抓起床边的闹钟,砰的一声摔在门上:“滚!”

她很生气,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

他不想让他的孩子把其他男人当成父亲。她希望她的孩子承认其他女人是母亲吗?

唐雨晨,不要对别人做你不想做的事。

如果安在里面真的生气了,他还是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想到了医生说的话。

不能让她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算了,为了孩子,他忍了!

当唐雨晨离开时,安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周阿姨给她准备了吃的,她带着她一起坐下来吃。

安若端着碗,试着问她:“周阿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问吧。”周婶笑道:

“你爱你的丈夫吗?”

周阿姨愣住了,然后脸红了,说:“我真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我和我丈夫是我们家介绍的,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很久不认识了。觉得他们很合适,囚心就结婚了。

结婚后,囚心我们开始忙于自己的生活。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互相帮助,却从来没有说过爱不爱对方。

我也不懂你们年轻人的爱。在我看来,养一辈子就够了。"

安若很清楚。

周阿姨和老公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生活平淡简单,可能是他们眼中的爱情吧。

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都不一样。

周阿姨也是对的。两个人过一辈子就够了。她为什么要追求纯爱?没有爱情,可以结婚,可以过一辈子。

想到这以后,安若的心态开阔了许多。

她应该把过去抛在脑后,而不是执着于爱情这种世俗的事。

没有爱,没有人会死。怎么活,要看自己的心态。

此外,她是一个坚强而简单的安若,总是向前看。

所以,加油吧,其他什么都不要管,每天过就好。

心态的放松,安若对唐雨晨的背叛并不那么在意。

其实没什么介意的。他不爱她,她离婚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她为此感到难过,那是对她美好青春的浪费。

是想通了,所以当何远打电话约她出来时,她没有拒绝。

不能做情人,可以做朋友。

坐在餐厅里,听着何远说的话,开心地笑了。

何远故意沮丧地说,“我当时就惨了。如果你不同情我,为什么还笑得那么开心?”

他告诉安若的是,为了最后一个爱人,他和家人一起奋斗。

安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想笑,但这真的很好笑。我太佩服你的勇气了,你怎么能这么自信?”

看着她的笑容,何远忍不住给了我一个微笑。

“为什么我就不能,我爱一个人是错的?安若,爱是无辜的。”

安若急忙点头。“是的,你是对的。那,你们为什么分开?”

何远苦笑了一下,难过地说:“他不爱我了,所以分开了。”

安若笑不出来,被情人抛弃了。他当时一定很痛苦。

看到她可怜他的表情,何媛不忍说:“安若,我不可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虽然他已经不爱我了,但我不怪他。没人能讲感情。但是,我知道他曾经爱过我,只要他爱我。”

“你很洒脱。”安若真诚地笑了。

“你也很特别。”何远微微扬起眉毛。“你是我见过的唯一的女人,我佩服你的勇气。”

如果是另一个女人,她无法走出过去的阴影。

安若笑了。她没有想象中的勇气。她无所畏惧,因为她不在乎。

吃完后,他们走出了餐馆。

外面刚下过雨,地面又湿又滑。

何远怕安若滑倒,所以他伸手扶住她的身体。安若没有拒绝,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迅速向他们走来。他抓住安若的胳膊,把她和何远分开。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惊讶地抬起头,劫第面对着那个男人深邃的黑眼睛。

他怎么会在这里?

冷冷地看了何远一眼,劫第沉重地对安若说:“今天是检查日。走,跟我去医院!”

“你上周不是刚检查过吗?”安若忍不住脱口而出。

“每周检查!”

“您好,请问您是……”何远说话很有礼貌,打断了他的话。

“是的,我是她孩子和前夫的父亲。我现在要带他们去医院。请自便。”他毫不客气地说,然后把安若带到他的车上。

他走得太快,安若不敢挣扎,害怕滑倒。

为了找孩子的麻烦而伤害他是非常不划算的。

被他强行塞进车里,只来得及向何远挥手告别,车就飞快地开走了。

安若坐直身子,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平静地说:“我还没系安全带。”

车子立刻慢了下来,唐昱希急忙催促她:“快点。”

我现在很着急。刚才开的很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个?

安若系好安全带,生气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之后她突然说:“我怎么忘了你一直派人看我呢?”

其实他没有。

他只是碰巧路过,无意中看到了他们。

唐禹锡没有回答,安若也没那么关心他。他疑惑地问:“我上周刚检查过,现在又要检查。会不会太频繁?”

“孩子每天都在长大。你觉得有必要每周都去吗?”

“但是仪器有辐射,而且经常对身体不好。”

“嗯,那我今天就不去了。”男人立刻妥协,安若无语。

送她回家的时候,他坐在客厅问她:“那个男人就是愿意嫁给你的男人?”

安若从杯子里喝了一口水,点点头:“是的,就是他。”

唐雨晨沉默了,这个人,看着真的没问题。

“我回来了,你可以走了。”安若放下杯子,淡淡对他说。

他霍地站起来,向浴室走去。

她看了他一眼,拿过遥控器面板,打开了电视。刚刚换了几个频道,唐雨晨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是“可爱”。

垂着眼睛回头,很快,电话就不响了。

唐雨晨出来时,淡淡地说:“蓝可仁叫你。”

她的语气很自然,脸色也很自然,仿佛在随意对他说‘有人叫你’。

男人看了她一眼,拿着手机去阳台给兰可仁回电话。

兰可仁说她有点不舒服,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说他很快就会回去。

他挂了电话,走进客厅。他用讲课的语气对她说:“你最近出去太频繁了,很累。以后你门少,外面的东西少吃。”

“我有分寸。”

他还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没说。他拿起外套,对她说:“我要走了。”

安若盯着电视,不耐烦地向他挥手:“我们走吧。”

唐雨晨打开门,又关上了。

他发现安若对他的态度变了,她对他很冷淡,没有刻意隐瞒。

面对他就像面对一个普通的朋友。

宝宝,小妾来代替新书《大总统,小老婆!“求月票,虞姬会冲榜,希望得到你宝贵的一票,谢谢支持~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囚心劫第251章

面对他就像面对一个普通的朋友。

在她心里,囚心没有他,囚心否则就不会平静。

男人的内心烦躁不安,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失去。他想抓住它,但抓不到。

那种感觉,就两个字,无力。

但是他什么都没多想。当他觉得Blue不舒服的时候,立刻心情复杂的开车回去了。

————

何远对很执着。他说他看人很准,安若就是他要找的那种人。

所以他每天给安若打电话,约她出去吃饭,试图和她培养感情,希望她会考虑他的提议。

安若觉得何源是个很好的朋友,但真的不可能成为夫妻。

她明确拒绝了他,何远笑着说,买卖不在义,我们可以做朋友。

她可以接受这个。

她朋友不多,自然也很珍惜可以倾诉的人。

何远又约她出去。安若今天有点累,说不出话来。

他说他来陪她玩,正好赶上去她家玩。

安若说了地址,那个人很快就来了。

不久,唐雨晨来了。周阿姨为他打开了门。当他走进客厅时,他听到卧室里男女的笑声。

他皱起眉头,大步走过去,推开虚掩的门。

卧室里,安若躺在床上,何远坐在床边,他们一起看喜剧电影。

唐雨晨的内心突然爆发出愤怒,她竟然允许其他男人公开进入她的卧室!

不,安若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也许,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一紧,怒火越来越强。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除掉这个人,让他从安若的世界消失!

突然有人闯进来,正在看电影的两个人都大吃一惊。

何远起身向唐雨晨走去。他笑着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何远……”

“滚!”

唐雨晨突然冷冷地蹦出一个词。

何远脸色僵硬,也变了脸色。

不过,何远的教养要好一些。他微微一笑,问道:“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他误会了?

他一点也没有误会。他和安若之间的关系太不寻常了。这是误会吗?

唐雨晨突然抓住何远的衣领,把他拖到门口,打开门,把他扔了出去,冷冷地威胁他。

“你听我说,我还没允许安若给我的孩子找个继父。你要是知道了,离我远点!”

说完,他用力关上门,态度太过分了。

何远摸了摸鼻子,浅浅一笑,潇洒地走了。

安若穿着拖鞋赶他出去,看见唐雨晨开车送何源出去。她非常生气。

想开门向何远道歉,男人的强有力的手臂一下子圈住了她的胸膛,轻松地把她抱回了卧室。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拼命挣扎,唐雨晨慢慢放开了她。她生气地把他推开,又想出去。他迅速抓住她的手。

安若彻底生气了,“唐雨晨,你什么意思?他袁是我朋友,这是我家,谁允许你对我朋友无礼?”

那人沉声道:“他的存在扰乱了我的孩子!”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什么谬论!劫第

“你的存在还打扰我!劫第”安若挣脱了他的手,愤怒地坐在床上。他恨死了这个霸道的人。

她冷静下来,冷冷地对他说,“唐雨晨,听我说。我允许你去看望孩子们,而不是给你特权来告诉我该怎么过我的生活。你今天的行为非常过分,你伤害了我的朋友,所以我决定,如果你以后想去看孩子,你必须征得我的同意。否则,你别想踏进我家!”

当唐雨晨的眼睛一沉,她不禁生气了。“你想为了一个男人而剥夺我探望孩子的权利?安若,不要走得太远!”

安若迅速站起来,大声反驳道:“是我太过分了还是你太过分了?我不在乎你对我的背叛。允许你去看望孩子们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但你对我的朋友做了那件事。你尊重我的意思吗?这个家的主人是我,不是你。”

“我说,他的出现打扰了我的孩子。我约他出去有错吗?他应该出去,他根本不应该在这里。”那人脸色铁青,咬着笨拙的借口。

“他是怎么打扰这孩子的?我觉得不该来的不是你,不是他。”

唐雨晨突然瞪着眼睛,危险地眯起眼睛问她,“你什么意思?你要给我的孩子找个爸爸,就是那个人?”

安若抬起脖子,故意承认:“对,就是这样。我是自由人,我就不能找个人嫁吗?”

一个男人胸口闷痛,所以她很想嫁给那个男人。

一想到她会变成别人的老婆,他的孩子会变成别人的孩子,他就难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拿走了。

放弃,非常放弃。

那种情况,绝不会允许他出现。

他抓住安若的肩膀,咬紧牙关警告她:“听我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嫁给另一个男人,你不能让我的孩子把别人当成父亲!”

他还是那么霸道,就算不爱,失去的也不允许别人拥有。

Anre气得想笑。她盯着他冷冷地说:“你为什么这样限制我?我与你无关。你不是我的人。你没有资格管理我的事情。如果我想找人结婚,你控制不了!”

她的话音刚落,那个男人突然吻了她的嘴唇。

安若的大脑被震惊了,熟悉的亲吻,熟悉的呼吸,熟悉的欺凌...

他在干什么?

回头一看,她使劲挣扎。他紧紧地抱着她,激烈地吻着她的嘴唇。她的话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想告诉她,他是她的男人,一辈子。

没有他她不能嫁给另一个男人。

亲吻安若柔软的嘴唇,唐雨晨陶醉了。我很久没亲过她了,她的嘴唇和以前一样甜柔,让他上瘾。

这个女人是他的,永远是他的。

他到底在干什么?

安若愤怒地打了他,把他推开。男人拽着她的臀部,抱住她,把她按在墙上。这样她就不会纠结了,他也能更好的吻她。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囚心劫第251章

这样她就不会纠结了,囚心他也能更好的吻她。

在他火热的嘴唇下,囚心安若渐渐失去了力气,她的身体崩溃了,甚至在他的吻中迷失了。

他的呼吸,他的亲吻,她太熟悉了。她没有能力应付他的攻击。

我以为我的心已经平静,不会再为他跳动了。但在他霸道而炽热的吻下,她的内心还是恐慌的。

男人的亲吻渐渐变得温柔缠绵。

当安若快要窒息时,他让她慢慢离去,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张张了张嘴,想说话,却突然被人在脸上拍了一下。

嗖的一声睁开眼睛,他愤怒的盯着面前的女人,面对她MoMo愤怒的眼神,他的眼神呆滞,他没有说话。

安若用力推开他,颤抖着指着大门,冷冷地说:“滚出去,我不想见你,滚出去!”

“安若……”男人伸手去摸她,她厌恶地避开。

“别碰我。唐雨晨,我重复一遍,我与你无关。请自重。现在滚出去,否则我就报警。”

“你生气了?”唐雨晨深深地看着她,用沉重的声音问道。

是的,她生气了。

他是想离婚的人。既然选择了兰可仁,为什么还要去碰她?他觉得她怎么样?他离婚后真的觉得她还是他的女人吗?

她终于从痛苦中走出来,决定放松心态,面对生活。

他强迫吻她,让她心烦意乱。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对她有多讨厌吗?

他能放过她,尊重她,不再伤害她吗?

安若抿着嘴唇,没有说话。男人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柔声说:“我刚才不是心血来潮吻你的。”

也就是说,他真的很想吻她。

安若抬头冷笑道:“真的吗?你骑着两条船,感觉很舒服很舒服?要不要我和蓝侠同时拥有?”

唐雨晨下巴紧绷,不再说话。

他沉默了,也就是他被她抓住了心。他暧昧的态度伤透了她的心。

安若继续冷笑:“不幸的是,我对你不感兴趣。从今天起,你不准踏进我家。你要是敢再来,小心我跟蓝可仁诉苦。”

让你两头摔空!

唐雨晨的心乱成一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说得对,他心里真的舍不得蓝可人,又舍不得她。他一直都很果断,甚至陷入了这样的困境。

他该选谁?

放弃可人?

但是他爱了她很多年,她为他牺牲了很多。他怎么能抛弃她呢?

抛弃安若?

不,他不能忍受。

唐雨晨复杂的表情,让安若更加难受。

她突然用力推开他,一路把他推到门口,打开门,把他推出去,又狠狠关上门。

一个男人没有反抗,他值得这样的冷遇。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转身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

安若回到卧室,关上门,悲伤地坐在床上。

怎么办,她还是忘不了他。

她讨厌自己。为什么她不能清醒理智的去打破对他的感情?

在还没关掉的电视上,突然响起了一首歌——“爱一个人很难”。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真的很难忘记你。思念的痛苦缠绕在心头。没日没夜的期待,劫第从来没有答案。当初为什么选择一刀两断?

真的很难听到你说你爱我。你曾经说过的话吹走了,劫第站在天平的两端,同样的困境,唯一的答案,爱一个人很难...

这首歌唱出了安若的心声。是的,爱一个人真的很难。

————

唐雨晨回到家,刚走进客厅,就听到蓝可人咳嗽的声音。

她靠在沙发上,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男人皱了皱眉头,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你感冒怎么这么严重?”和我一起去医院。"

兰可仁依恋地靠在他身上,摇摇头。“我不去。”

“乖,听话。你的感冒越来越严重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呢?”

“我不去!”她搂住他,闭上眼睛,坚定地说:“我讨厌医院。我再也不想去医院了。”

唐雨晨的眼睛微微闪光,她感到非常内疚。

她一个人六年,为了他又在医院住了一年。也许在那六年里,她经常呆在医院。

他可以想象,每次她生命垂危的时候,一定要送她去医院。

躺在冰冷的房间里,面对死亡的考验,对她来说是一种残酷的精神折磨。

她心里一定对医院充满了恐惧和厌恶,医院大概是她最不想去的地方。

想到这里,男人的心里更加愧疚。

正是因为他,她才吃了这么多苦。

“嗯,不去了。我去请医生给你看看,好吗?”唐雨晨抱住她的身体,轻轻地。

“嗯。”蓝可人笑着应了一声。

医生很快来了。他给兰可仁打了一针,走之前给她打了点滴。

唐雨晨守在床边,看着这个女人熟睡的样子,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

今天,他突然意识到他也很喜欢安若,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蓝色的。

他应该如何选择?

这两个女人,他不愿意让她们再受到一点伤害。

蓝可人心不在焉地睁开眼睛,看到他还在身边。她握着他的手,心里充满了温暖。

“阿陈,又能和你在一起真好。”

她眼神迷离,开心地笑着:“我一直以为我回不来了,但上帝让我活着,让我回到你身边。陈,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唐雨晨感到心里一阵疼痛。他突然问她:“就算我有过很多女人,你不嫌弃我吗?”

兰可仁起身靠在他怀里,毫无介意地摇摇头:“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像她这样经历过太多生老病死的人,早就把一切都想当然了。

她只需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仅此而已。如果能得到暂时的快乐,她会牢牢把握,没有心思去介意其他世俗的事情。

她的回答也让唐雨晨意识到他是布鲁心中的唯一,只要他还在,她的幸福就在那里。

如果他走了,她肯定会...

“陈,我们结婚吧?”怀里的女人突然说道。

唐雨晨看起来行动迟缓。她会娶她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哼,囚心是白眼狼,囚心我们帮了她,你看她是什么语气。妹子,我们去不理那种人吧。”邱不悦的说道。

徐梦瑶回头看了看,微微皱起了眉头。“伊一,阮小姐不欠我们什么,我们自愿去救她。她帮助了我们。你刚才不应该那样和她说话。”

邱瞪大了眼睛,“姐,你是在责备我吗?怎么能怪我一个外人?”

徐梦瑶笑了:“我不怪你,我只是怕和我叔叔有麻烦……”

“跟我爸有什么关系?”

"颜小姐是颜氏集团的女儿."

邱瞪大眼睛。

谁不知道阮氏的名字?整个A市都没人敢惹他们..

说:“你知道阮的伟大。以防...算了,我看阮姑娘也不是那种人。”

邱疑惑地问:“姐姐,你不知道她的身份吗?”

徐梦瑶笑了:“我刚刚想起来了。”

你喜欢住的旅馆在海边。

她没走多久就进了酒店,让服务员把晚饭送到她房间。她坐在阳台上,一边欣赏着夜景,一边享受着美食。

但是,她没有太大的胃口,所以吃了一点就不想吃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电视,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

她拿起了话筒。“喂?”

“艾博,我是大哥。”

艾君停顿了一下。“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陈俊幽默地说,“调查你的下落并不容易。怎么还不开机?”

艾君盯着天花板。“我没说我想一个人呆几天。”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出事了吗?”

“没有。”

“和黎明有关系吗?他欺负你了吗?”陈俊低声问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是突然觉得很难受,想一个人玩几天。”

陈俊继续问:“你为什么心情不好?老实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真的没什么事。估计最近比较迷茫,想出来走走。”

“迷茫?”

“是的,我有很多事情想不通,也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我想冷静几天。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我不想被打扰。”

陈俊大概理解她的想法。

“好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要注意安全,玩够了就回家。”

“嗯,我知道。”

“那我挂了。”

“好的,再见,兄弟。”

挂断电话。当你爱关电视的时候,你就睡着了。如果你没有想清楚,你就不会想清楚。她真的不想花太多脑细胞。

舒服地睡了一觉后,艾君第二天一早就起床,打算出去散步。

她还是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背着小背包,自顾自的出去了。

走到酒店餐厅,她拿着盘子挑选早餐。

刚找座位,我看见了徐梦瑶的妹妹。

“阮小姐,真巧。你也住在这里吗?”拉着邱向她走来。

邱对的态度与昨天不同。她笑着跟她打招呼:“你好。”

小君喜欢看到他们这么友好,她也笑了:“你好。”

!!

“阮小姐,劫第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坐吗?”徐梦瑶笑着问。

徐梦瑶的声音温柔而柔和,劫第让人完全拒绝。

“坐吧,没关系。”艾君说。

就这样,他们三个坐在了一起。

徐梦瑶说他们的姐妹也来这里度假,但是只有两个。他们要在这里多打几天,俊爱也就多打几天。徐梦瑶非常高兴,并提议在接下来的旅程中一起玩。

邱也向道歉,“,我昨天遇到了点麻烦事,所以脾气不好。昨天说话有点冲动,不用担心。”

邱也就十七八岁。估计她比她小一点。她自然不会太在意她。

“没关系,我昨天心情不好。”

“那你不怪我?”邱开心地问。

艾君笑着说:“我不怪你。”

邱更高兴了。要知道,她虽然任性迷人,但还是知道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她。

与秋和好,人也很好,所以放下成见,与他们相处得很好。

早饭后,他们两个出去和俊爱玩。

君爱很少和女生逛街。她仍然觉得和他们一起去购物很新奇。

徐梦瑶20岁,比他们俩都大。

她就像一个知心大姐,照顾他们,照顾他们。

你的爱情没有姐姐,突然享受到姐姐的照顾,挺好的。

再加上过了几天,他们都在一起玩了,君爱和他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

虽然邱会时不时的任性和脑残,但在的温柔和体贴下,他没有让自己的爱情给他们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那天晚上,他们三个在你心爱的房间里玩斗地主。

邱最近跟你的爱情混熟了,说话比较莽撞。

“你的爱人,我就知道你有一对孪生兄弟?他们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吗?”

“差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区别,只是不了解的人不会看出来。”艾君说。

“你有照片吗?可以给我看看吗?”

你爱思考,掏出手机,翻出相册。

邱拿着手机仔细看了看,惊呼道:“他们好帅。妹子,你看,是不是很帅?”

徐梦瑶瞥一眼,目光闪烁,“嗯,真好看。听说两人都很有能力,好像其中一个还是建筑师。”

艾君笑着说:“那是我二哥。他是建筑师。”

“哪个是你二哥?”邱问。

“你猜?”君爱喜欢让人猜测她大哥和二哥的身份。

邱瞪了半晌,指着道:“这是?”

徐梦瑶指着俊浩。“我想就是这个了。”

邱反驳道:“妹子,这一看就太成熟稳重了,一定是大哥。”

艾君不禁笑了。

她二哥只是面瘫,喜欢发呆,所以不成熟,不稳重。

“你在笑什么?”邱羞恼地问道。

“你猜错了,那是我二哥。”

邱有点惊讶。“你二哥看起来比你大哥成熟。”

!!

艾君又笑了。不知道她大哥听到这个会有什么反应。

“那是我二哥。伊一,囚心你猜错了,囚心孟耀杰猜对了。”

徐梦瑶笑了:“我猜是凭感觉。”

君爱夸她。“很多人分不清我大哥和我二哥。他们总以为二哥就是大哥。你很难猜对。”

邱不肯收下,下意识地嘀咕一句:“姐姐,也许你以前见过他,所以你猜对了。”

徐梦瑶的脸上很快闪过一丝不自然。“没有,我碰巧见过艾君一次。”

你爱在A市待的时间很少,宴席屈指可数。

徐梦瑶刚才的反应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岛上训练不仅仅是训练自己的技能,更是观察自己的言行。

虽然艾君不必像其他学生一样什么都学,但她什么都学了。

“孟耀杰什么时候看到我的?”你喜欢问她。

徐梦瑶想了想说:“那是大约三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参加了一个慈善宴会。看来你也去了。”

君爱记得那次宴会。

她不仅去了,而且全家都去了。

如果徐梦瑶走了,她一定看到了她的二哥。

当时有很多女人在关注她的两个哥哥。

邱突然说,“我记得,那次我没有去。我没去是因为胃不舒服。我本来准备好了衣服和首饰,可偏偏那天肚子疼……”

徐梦瑶笑着打断她:“是的,那次你没有去。不过,这样的宴会也挺无聊的。”

邱点点头:“真没意思。哎,每次参加宴会都觉得无聊。”

艾君忍不住打呵欠。“算了,今天咱们不玩了。白天玩的太累了,现在好困。”

邱好久没想玩了。斗地主真的很无聊。

徐梦瑶收起扑克,轻声笑了笑:“我想大家都累了,我们早点休息吧。艾君,我们回去吧,晚安。”

艾君笑着点点头:“晚安。”

当他们两个离开时,你爱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的手机一直处于飞行模式,不想开机。

她拿起房间的座机,拨通了陈俊的号码。

“嘿,大哥。你在干什么?”

这一次,陈俊自然是在家。

刚洗完澡,他坐在床上捧着白嫩的星墨。“没什么,怎么了?”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她叫,是邱总裁邱明德的侄女。”

陈俊疑惑地问:“她是做什么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的,我晚点打给你。”

“嗯。”

挂了电话,你爱洗澡,没等多久,陈君的电话来了。

“查出来了,徐梦瑶的母亲是邱明德的妹妹,但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她从小在邱父母身边长大……”

根据陈俊提供的信息,艾君基本了解徐梦瑶的情况。

徐梦瑶是在我叔叔家被收养的。她的人品很好,大家都喜欢她。

目前她上大学,成绩也很好。另外,她漂亮,温柔,善良,很多男人追求她。

!!

而且追求她的男人大多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

她的异性关系很好,劫第导致她的同性关系很差。

很多女生一开始喜欢她,劫第后来因为她对男人太有吸引力而不喜欢她。

但徐梦瑶从未承诺任何人的追求。

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男朋友。

还说的叔叔对她很好,但是姑姑不太喜欢她,所以在邱家不太舒服。

“还有一件事,挺有意思的。”陈俊淡淡地说道。

“是什么?”

“徐梦瑶大一的时候,有一个富二代很喜欢她,她和那个人关系很好。但是一个二代的女人也喜欢那个男人。为了迫使徐梦瑶放手,这名女子当众打了她几巴掌,并对她进行了严重的羞辱。徐梦瑶没有责备她,也没有报复她,但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艾君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陈俊冷笑道:“那个女人不知道如何激怒那个男人,被那个男人误杀了。”

艾君不禁打了个寒颤。

如果一开始,她还怀疑徐梦瑶的头脑不简单,那么现在她100%肯定徐梦瑶是绝对深刻的。

“可能是女方自己带来的?”你的爱怀疑地说。

陈俊勾着嘴唇。“也许吧。但你不知道的是,除了徐梦瑶,这个女人从未羞辱过其他女人。再说她爸爸的官挺大的。即使男人生气了,也不会攻击她。这一事件在当时非常轰动,但报道中从未提及徐梦瑶。”

艾君当时还在伦敦,所以她自然不知道这个消息。

“大哥,我明白了。无论如何,这件事一定有徐梦瑶的因素。如果一个男人能失控到那种地步,她不可能简单。”

陈俊很高兴她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为什么要我去查徐梦瑶?你认识她吗?”

“嗯。”艾君告诉他过去几天的情况。“现在我怀疑她是故意靠近我的。”

陈俊沉声道:“也有可能。她没权没权,自然会给你带来很多好处。”

艾君笑了。“她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讨好我。”

“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怀疑她的目标是二哥……”

电话那头的陈俊很快掠过一丝寒意。“这种女人太可怕了。如果你二哥遇到她,就没有残渣了。”

“a城是单身青年才俊,现在除了我二哥,已经找不到第二个更好的了。她看上了二哥,应该的。但是,我不敢要求她做我的第二任妻子。”

陈俊笑了。“别担心,她不会的。我会让人注意她的行为。你不用担心。”

“那我就放心了。”她和大哥什么都不用操心。

当陈俊的话变了,“我已经在外面玩了几天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艾君支支吾吾,“我不知道……”

“现在还不肯告诉我真相?你和道恩怎么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问题。你走后,多恩再也没来过我们家。”

!!

“你应该不告诉他就离开。既然是他藏着,囚心就联系不到你,囚心就回家找你。听说他只来过一次,后来再也没来过。如果你们之间没有问题,他每天都会来,想办法得到你的消息。但是他没有来。你还和他联系吗?”

你听了他的话,感到莫名的沮丧。

“不,我没有联系他……”

“你和他怎么了?他放弃你了?”陈俊用冰冷的声音问道。

如果唐真的放弃了,这个人不值得你爱。

他妹妹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

艾君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一次她是在逃避唐恩,他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可能是她做的事情让他放弃了,所以他真的放弃了。

“大哥,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别问,别担心。”

“好吧,我就不问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既然唐恩已经放弃了,她就不用跑了。

“明天,明天我就回去……”

挂断电话后,小君喜欢一个人呆很久。

邓恩放弃了她,这是好事。

从此她就不用尴尬了,也不用背弃和刘易斯的感情了。

反正这是好事。

与其老是纠缠不休,不如断了。

想通之后,俊爱开始收拾行李,订机票。

她没有告诉徐梦瑶她要回去了。

那两个女人,一个心很深,一个任性没脑子,不值得交朋友。

第二天早上。

尤爱背着背包,提着一件行李,刚走出门,就看见走过来的和邱。

“艾君,你要走了吗?”徐梦瑶惊讶地问。

他们两个来找她吃早饭,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艾君点点头:“我家里有事,所以我得回去了。”

“什么事?很严重吗?”徐梦瑶关切地问。

艾君淡淡地说:“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们俩玩得开心。”

“你下午能回去吗?我和伊一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去吧。”徐梦瑶笑了。

邱点点头:“好,我们一起回去吧。”

“没有,我已经订了机票,家里人知道我的行程,不能改。我先走了,再见。”

艾君从他们身边走过。

徐梦瑶发现你对爱情的态度有点不同。她微微蹙眉,却想不出原因。

拉着邱的手,她追上来说,“和我送你一程。这段时间大家都在一起玩,也是朋友。我也把你当妹子。你要走了,我挺舍不得的。”

“别送我了,我已经叫车了。”艾君拒绝了她的好意。

徐梦瑶去抢她的行李,“没关系,我送你下楼。行李给我,我去拿。”

当一个穿制服的服务员向他们走来时,她的话音刚落。

“对不起,阮小姐,我来晚了。”服务员抱歉地说。

艾君笑了:“你不用道歉,我提前了时间,这是我的行李。”

“小姐,请把你的行李给我。”服务员笑着对徐梦瑶说。

徐梦瑶别无选择,只能把行李递给他。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