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天美传媒官方网站入口|中国有限公司----精分修仙(1/76)

天美传媒官方网站入口|中国有限公司 !

江予菲第一个抢走了他:“太可爱了,精分修仙莫兰,精分修仙把埃文当儿子给我。”

安塞尔笑了,“妈妈,你的儿子够多了。”

“没关系,反正你买得起。”

阮::“…”

艾君在江予菲身边跳来跳去:“妈妈,我也想要一个小弟弟,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江予菲不得不蹲下来,艾君拥抱了埃文,笑着说:“我哥哥很可爱,让我们把它带回去。”

江予菲笑了:“看,我女儿说的。”

阮目笑着对莫兰说:“你要是愿意,就把孩子给他们。”

莫兰笑了:“于飞有三个孩子,我只有一个,所以她不应该抢我。”

当然,他们说的都是笑话。

莫兰很高兴看到埃文如此受欢迎。

今天,A市的街道上有活动,比如唱歌跳舞,煮饺子给市民免费吃,举办美食节。

江予菲决定吃早餐,去街头享受新年的气氛。

莫兰把埃文裹在毯子里,让他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然后抱着他和他们一起出去了。

能去街上玩,你爱阮就很幸福,把她抱在肩上,她就兴奋地跳舞。

安塞尔很冷静,但她很喜欢这种氛围。

君齐家知之甚少,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好奇。

美食节的街道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路上挤满了人,不小心就会迷路。

江予菲让安塞尔照看琼·齐家,同时保护莫兰。

“爸爸,好大的锅——”艾君坐起来,抬头看着远处,发出一声惊叹。

阮,问:“壶里装的是什么?”

艾君使劲看了看,她的小脖子被拉长了。看了半天,她兴奋地拍着手说:饺子!

安塞尔急忙说:“那一定是个免费吃饺子的地方。妹子,锅有多大?”

“这么大。”艾君用手使劲划了一下,发现划得不够大。他还划了一笔:“这么大,很大……”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也试试吧。”

其他人都说好,只有曹军齐家重重地点点头,最同意他的看法。

他们挤进吃饺子的地方,发现人太多了,根本进不去。

阮、怕他们出事,便叫侍卫牵着饺子,站在路边歇息。

过了一会儿,保镖拿出两盒饺子和几根牙签。

用牙签吃饺子真的很奇怪...

莫兰吃了一个,觉得饺子馅没什么特别,但是吃着好吃,估计人吃的多。

“啊……”埃文做了一只小手,抓着饺子。江予菲把盒子拿走了,以免烫伤手。

“妈,我哥也想吃!”你喜欢解释。

江予菲笑着说:“我哥哥还没有牙齿,所以他不能吃这个。”

艾君严肃地盯着埃文,发现他没有牙齿。他点点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我弟弟不能吃,我能吃,我有牙。”

她咧嘴笑着给大家看她的牙齿,一排整齐的小白牙,很可爱。

阮天玲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安塞尔莫凑过来亲了一下。

埃尔西突然说,精分修仙在叶笑言做出反应之前,精分修仙她已经控制了他。

叶笑言的思想恍惚中出现,好像他被医学迷住了,他的思想有点失控。

当音乐响起时,眼睛模糊的叶笑言平静地拿起麦克风,慢慢地唱着歌词。

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不同于男生的粗重嗓音。

他的声音有点清脆,中性,很惊艳。

再加上他的戏服,真的很怀疑他其实是女生。

在场的每个人都盯着叶笑言。

叶笑言的眼睛,却看向某个方向。

那个方向就是陈俊的方向。

叶笑言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他,但似乎没有。

但他一直盯着那个方向,唱着深情的《这爱永不动摇》...

阮俊臣也盯着他,眼神变得有些深邃。

你的爱看着叶笑言的眼睛,看着陈俊的身边。

“奇怪,小燕哥哥为什么盯着哥哥看?”她困惑的低语。

但是陈俊甚至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应该说,他似乎被某种魔力所吸引,除了眼中的叶笑言,他什么都忘了。

乐山摇摇头,表示不解。“不知道。”

歌曲缓缓飘动,每个人都被这首歌感动了。

歌声停止的那一刻,叶笑言突然感到放松,头脑变得清晰起来。

他抬头看空,正在消失的埃西向他挥手告别。

[小燕,谢谢你,我终于可以离开了,谢谢你,再见...]

叶笑言不禁笑了。

在他身后的巨大显示屏上,他在微笑。

他那双又大又黑又美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仿佛被照亮的星星,瞬间明亮,带着无限的星光。

每个人都被他的微笑和眼睛惊呆了。

“好美!”你的爱低声说:“我该怎么办?我想和小燕的哥哥谈恋爱……”

如果这是正常的,陈俊一定是疯了,反对它。

但这一次,他什么也听不见。

这一次,他只深深地看着叶笑言...

他的心跳很快。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他和叶笑言似乎很熟悉。

仿佛上辈子见过。

这时,他觉得和他很熟悉,但他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

叶笑言的笑容很短暂,很快就消失了。

他低头向观众鞠躬。

现场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叶笑言站直了身子,情不自禁地朝刚才一直盯着的方向望去。

他看到一个30岁的帅哥。

他认识他。他是岛上的训练大师。

然后,他看到主人坐在前排,坐在他旁边的绅士爱他们。

叶笑言向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舞台,迅速去换衣服。

当他换衣服的时候,他能想到的只有艾尔西。

那么,埃尔西喜欢那个主人吗?

她想唱歌,但她也想对那位大师唱歌...

但是,对于爱情,他真的没有经验和想法。

换回原来的衣服,卸下化妆品,叶笑言又恢复了原来的卑微模样。

希望今天,他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

但是他打扮成一个女人,精分修仙每个人都必须注意他...

叶笑言突然非常不安。

他只能祈祷下一次不会有什么麻烦。

叶笑言表演结束后,精分修仙她直接回到宿舍,没有留下来继续看表演。

回来后,他拿着衣服,在浴室里洗澡。

刚洗完澡,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陈俊穿着白衬衫,优雅地打扮成绅士模样,站在门口。

叶笑言的头发仍然是湿的。

他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陈俊舔舔嘴唇,没有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突然回来的。

他只是坐在那里,无法平静下来。

他满脑子都是叶笑言的样子,他的眼睛,他的微笑和他的歌声。

舞台上全是他!

即使是平时,他也是沉默的,他努力的训练,努力的学习,所有他为他努力的画面都出来了。

然后越想越不爽,越失控。

他刚满十一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早熟,懂得很多东西。

他不是无知的孩子!

他知道他的心已经变了。他动心了,第一次被激起了性欲。

他不怕早恋,也不怕喜欢人。

可是为什么,让他动的,是个男生!

陈俊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他现在盯着叶笑言,他愤怒、纠结和痛苦的眼神让叶笑言非常震惊。

“安森,你怎么了?”叶笑言紧张的问道。

“闭嘴!”陈俊冲上去打了他的脸。

叶笑言被他打倒在地,整个人都惊呆了。

陈俊认为揍他一拳可以让他清醒一下头脑。

但是他的脑子还是一片混乱。

他冷冷地盯着他。“你为什么穿成那样?!"

叶笑言不知道如何回答。

陈俊生气地说:“你是个变态吗?!穿成那样,你想干什么?!"

“我……”叶笑言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着你长大有点娘娘腔。没想到你是个变态!”陈俊非常生气,直言不讳。

叶笑言垂下头,什么借口都不说。

陈俊这样看着他,让他更加生气。

他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吗?!我打你骂你,你怎么不还手?”

叶笑言的表情平静,没有愤怒或波动。

“以后不会再那样穿了。”他说。

陈俊突然生气地离开了他。“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的表情了!”

对任何事情总是漠不关心,总是很平静,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真的很讨厌他这个样子,尤其是现在他这么生气,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他唱歌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神怎么了?

他笑的时候去了哪里?

为什么现在是死脸?

而且,用这种方式看他,他会知道叶笑言对他来说和以前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

所以,他很苦恼,那个人,也许,完全是无心的。

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当陈俊想到这一点时,她更加愤怒和恼火。

“叶笑言,你将来不是我的朋友,我们会分手的!”

!!

精分修仙

留下这句话,精分修仙陈俊转身果断离开。

他不喜欢男人。他确信他喜欢女人。

即使是意外,精分修仙他也接受不了。

因此,他必须立刻切断这个想法,快刀斩乱麻。

从现在起,他再也不能和叶笑言联系了。

至少,他不能和他合住一个房间。

陈俊非常理性。他知道,年轻的时候,他的心不会永恒。只要时间一长,他就会忘记一切,一切都会过去...

叶笑言一直坐在地上。

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的都是陈俊刚才说的话。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生气。

你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因为他讨厌变态?!

叶笑言的眼睛红红的,但他没有哭。

其实他很想说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一个怪物…

但是变态不配有朋友,更不配有怪物。

所以他只能是一个人,从不奢望什么。

那天晚上,陈俊没有回来。

叶笑言躺在床上,睡了很长时间

如果他没有强迫自己睡觉,他可能整晚都睡不着。

第二天醒来,看着对面空空的床,叶笑言的眼睛昏花了。

他真诚地把安森当成朋友,但他们不再是朋友了...

后来,他又一个人了。

叶笑言的心非常空空虚凄凉,但他仍然平静地起床,去洗漱,然后去食堂吃早餐。

早餐时,他没有看到安森和他们。我觉得他们是故意躲着他。

叶笑言吃得很快,去训练场集合。

然后,他看到了他们。

原来他们已经来了...

艾君看到叶笑言,高兴地跟他打招呼:“早上好,小燕哥哥。”

叶笑言有点吃惊,然后他点点头,“早上好。”

“小话,早。”乐山也跟他打招呼。

君齐家对他的态度和以前一样。

只有陈俊似乎不认识他。

但是其他人,他们没有问为什么他们之间会这样。

叶笑言猜想,安森一定已经告诉他们,他和他不是朋友,所以大家都装作一无所知。

叶笑言的心情暗淡而欣慰。

虽然他没有和他交朋友,但至少他没有问安妮,他们也没有和他交朋友。

然而,他仍然感到孤独...

米砂很快就会来。

然后她开始安排今天的训练任务。

“今天你的任务是练腿力,两人一组,互相练习……”

练腿部力量就是一个人拿着板子,另一个人踢板子,把板子踢开。

米砂说,住在一起的两个人被分成一组。

米砂独自帮助她训练。

也就是说,陈俊必须和叶笑言成为一个团队。

叶笑言看着他,陈俊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对乐山说,“我和你交换。”

乐山没问:“好。”

叶笑言弯腰捡起一块木板。他对乐山说:“你先来。”

“嗯。”乐山摆了个姿势,在板上踢了一脚。

叶笑言的手麻木了,但他仍然没有动:“再来一次……”

乐山刚开始训练不久,腿力不好,打了很久也没断。

!!

叶笑言一直拿着董事会,精分修仙没有任何不耐烦。

乐山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然就轮到你了。”

“没关系,精分修仙你现在越来越好了,继续,不要停。”叶笑言说。

乐山非常感激,他辜负了叶笑言的好意。

“嗯!”

乐山摆好架势,踢板更认真了!

“哈哈——”他看了它一眼,每次都更加努力。

叶笑言用力握住板子,渐渐地,他手掌的刺痛越来越明显。

但是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哈——”随着乐山的最后一击,板子终于断成了两半!

乐山惊呆了,然后欣喜道:“小字,我成功了!”

叶笑言笑着说:“嗯,你成功了。它非常强大。”

乐善连忙拿起一块木板。“该你了。”

叶笑言放弃了那块破木板,握紧拳头,摆好架势,踢了它一脚...

他的力量比乐山大,只踢过几次板。

“小字,我想再试一次。”乐山不好意思地对他说。

“好。”叶笑言再次举着棋盘。

大家都在认真训练,最好的结果自然是陈俊和小君齐家。

两个人都是一脚就能破板的。

米砂把它们换成更厚的木板让它们练习。

训练场上,不断传来少年的喊叫声和开球板的声音。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过去了。

米砂早上宣布训练结束,并要求他们下午1: 30集合。

一解散,大家都放松下来,向食堂走去。

他们得赶紧吃饭,然后回去休息,然后下午训练...

“小字,我们去吃饭吧。”乐山叫他。

叶笑言摇摇头:“不,你先走,我去洗手间。”

“哦,好的。”

叶笑言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乐山不解地问陈俊,“安森,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和小燕交朋友?小燕很好。”

陈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是我的事,别担心!”

“但我是你的长辈。”老好人说。

陈俊假装没听见他说话。他正要离开,这时他看到地上有一堆破木板。

有的木板沾了血,还不少。

他知道有几个人受伤了,但当时他们大声喊叫,然后米砂给了他们绷带。

都是用绷带训练的。

说不会有那么多血是有道理的...

“你们谁伤了手?”他问。

艾君摇摇头:“我没有。”

她从来没有拿过木板,但米砂带她去训练,她的手完全没事。

乐山也摇摇头:“我也没有。”

君齐家是不可能的。他没有。君齐家如何得之?

那这是谁的血?

陈俊突然朝叶笑言离开的方向看去,叶笑言已经离开了...

是他的吗?

他记得乐山一直在训练,大部分时间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看到乐山在打球,叶笑言拿着一块板。

他身体好瘦,手也没包扎,技术也不是很好…

也许是他的。

陈俊又看了看血,她的心很不安。

!!

“真是傻逼!精分修仙”他不禁咒骂起来。

他不知道在上面绑绷带吗?

你不知道那是痛苦吗?

“兄弟,精分修仙你说谁傻逼?”你爱不解地问。

“谁没说!我们去吃饭吧。”然后他大步走了。

叶笑言的事情关他什么事,他不想管他的事情。

叶笑言去了洗手间,洗了手上的血,然后去了医务室。

医生给他包扎后,他就不在食堂吃饭了。

他以为他来的时候,安森已经吃完走了。

谁知道他刚走到食堂门口就遇到了他们。

突然面对安森的脸,叶笑言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微微垂下眼睛。

陈俊低下头,看到了他包扎好的手。

“小燕哥哥,你怎么来吃饭了?”你喜欢问他。

“我有点事情……”

“小燕,你的手受伤了吗?!"乐山突然低呼。

叶笑言淡淡地说:“没什么,有点小伤。”

乐山很内疚:“是因为我吗?”

“跟你没关系。”不想继续了,他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走进了食堂。

乐山还是很愧疚:“都是因为我太没用了,小燕才受伤的。”

艾君安慰他:“迈克,训练很容易受伤,别难过。”

“我那里有很好的药膏,待会给小燕送一些。”乐山下定决心了。

陈俊什么也没说,但每个人都莫名其妙地觉得他的心情不太好。

吃完后,叶笑言回到宿舍换衣服。

他刚洗完澡换好衣服,乐山就敲门了。

他拿了一些药膏给他:“小燕,这种疗法对治疗外伤很有效。以后在什么地方受伤了,就穿上这个。”

“谢谢。”

“不客气。”乐山犹豫了一下,说:“安森让我告诉你,他以后不会住在这里了。他住在我们这里,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嗯。”叶笑言一点反应都没有。

乐山想问,你们两个怎么了,他还是没问。

“那我先走了,再见。”

“好的,再见。”

关上门,叶笑言表情黯然。

他去打开安森的衣柜,里面有空空,他的衣服被拿走了...

他真的不会和他做朋友。

叶笑言坐在床上,怎么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和他分手。

就因为他是个变态?

叶笑言一生中失去了很多东西。

父母,爷爷,家庭,自由,天真,快乐,幸福...

他已经一个人很久了。

但是他突然遇到了他们,尤其是安森。

他以为自己终于有了朋友,不再孤单。

结果他还是一个人,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但是生活还得继续。

叶笑言不能哭,不能悲伤,也不能沉浸在悲伤中。

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接下来的几天。

叶笑言更沉默寡言,但他训练更努力。

他的训练和学习进步最快。

因为他的努力,很多人都跟着努力,每个人都不断的跟风,和别人比,变得更强。当时岛上杀气很浓。

看到他们这么努力,最欣慰的就是培养他们的师傅。

!!

精分修仙

在这些少年绝望的学习下,精分修仙提前结束了一个阶段的训练,精分修仙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

米砂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严肃地对他们说:

“你进步很快,但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如何。

另外,我不能一直训练你。

所以,你要进行pk。最后我只会选六个人继续当徒弟。被淘汰的会和其他高手一起训练..."

听到她的话,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很清楚米砂这番话的含义。

被选中的六个人将接受更好的培训。

被淘汰的只能向普通高手学习,以后当保镖。

不可能是有用的杀手...

因此,他们的命运很快就会改变。

他们自然会担心和紧张。

然而,在陈俊和他们四人身上却没有这种担忧。

但他们不想被淘汰。他们来这里学习技能。

如果他们被淘汰,就失去了来这里的意义。

米砂接着说,“我会给你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你巩固所学,并在这段时间里不断提升自己。一个月后抽签pk!”

有人问:“我们只有11个人。如果我们有pk,那就两人一组,输的就淘汰。但我们还差一个人。”

米砂回答他:“到时候我会选择一个和你差不多的成员加入pk,这样我就可以两人一组了!”

看来米砂这次是认真的。

她没有特别照顾君爱。

陈俊想,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月来提高你们爱情的战斗水平。

对了,还有好的。

陈俊下意识地忽略了叶笑言。

米砂宣布这一决定后,让他们解散。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没有人会训练他们,但他们必须自己努力。

这也是考验他们毅力和悟性的时候。

只是没有硕士培养。几个青少年不知所措。他们如何训练自己?

朱莉也不知所措:“布兰奇,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重复之前的训练?”

布兰奇显得很尴尬:“我不知道,我想是的。巩固之前学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她心里已经想过该怎么做了,但她不会告诉朱莉。

她知道除非发生意外,否则她会面对朱莉。

所以朱莉,你不能怪我不忠诚。我是为了自己好。

陈俊把其他三个人拉到一边。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下个月,我负责指导艾博,你负责指导乐山。这段时间你们两个继续和我们决斗,直到你们能伤害我们为止。”

乐山点点头:“没问题!”

君齐家也点点头。

“小燕的哥哥呢?”你爱问。

大家都看着陈俊,陈俊淡淡地说:“他会想办法训练的。他比你们俩都强。”

“但是没有人训练他……”

“我说,他会想办法的!”陈俊的声音有点不舒服。

你爱吐舌头。你弟弟最近更年期了吗?动不动就生气。

!!

陈俊也意识到他的语气不好,精分修仙他道歉地摸了摸你充满爱意的头。

“对不起,精分修仙我哥哥没有生你的气。”

艾君笑了:“没关系,我知道我哥哥没有生我的气。”

陈俊软化了脸,说道:“也不用担心叶笑言。他不会被淘汰的。”

“因为小燕的哥哥是最勤快的?”你爱问。

陈俊点点头:“是的。”

“好吧,那么,我不担心他。”

你的爱不是担心,而是你的心在担心。

他虽然勤奋上进,但真的不会被淘汰吗?

其实他被淘汰了更好...

这样以后他们就可以少见面了,他也可以慢慢忘记他。

虽然他心里有这个想法,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通过,不想被淘汰。

没有人有叶笑言的勤奋。他不能被淘汰!

先看看。如果他找不到锻炼自己的方法,他会帮助他。

大家都在和室友讨论对策。

只有叶笑言站在一边,没有人和他商量。

他的朋友以前是安森,现在安森不和他交朋友,他自然不能加入他们的团队。

布兰奇和朱莉说了几句话,然后看着叶笑言。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上前的意思。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他和安森的关系有问题。

所以,她不会再靠近他了...

“小燕,你接下来怎么训练?”她没有通过,但朱莉通过了。

布兰奇称朱莉无脑。现在接近叶笑言有什么用?

叶笑言没有拒绝回答她,尽管她不喜欢朱莉。

“之前的训练已经做了,不打算重复之前的训练。”

朱莉纳闷:“为什么?继续做之前的训练,不可以更巩固一些吗?”

叶笑言摇摇头:“大家训练的时候都很认真,没必要巩固。既然一个月后要pk,这段时间,自然要提高自己的战斗水平。所以我打算找一个目标,不断挑战,强化自己的实战经验。”

朱莉突然说:“你说得对。”

她突然看着布兰奇,布兰奇有点内疚,同时也很生气。

生气的是叶笑言怎么也想不到是这个办法,而且还这么轻易的说了出来!

“布兰奇,我们不用做以前的训练了。都说找到目标,不断挑战,可以加强我们的实战经验!”朱莉兴奋地喊道。

布兰奇真的很想把朱莉赶出去。

太好了,每个人都知道路...

陈俊,他们也听到了。

艾君笑着说:“哥哥,你说得对,小燕哥哥真的知道该怎么办。”

陈俊松了口气,下一步就是看看他在找谁。

事实上,每次pk前,岛上的学生几乎总是找到一个强大的目标,并不断挑战以提高自己的技能。

久而久之,这就成了岛上不出名的规矩,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会接受弟弟妹妹的挑战。

但这不是免费的挑战。

就是要付出回报。

比如一个挑战要多少钱,或者做义工,比如洗衣服,打扫卫生。

所以很多兄弟姐妹不会拒绝他们的挑战。

!!

精分修仙

因为这是赚外快的机会。

知道了这个方法,精分修仙除了陈俊,精分修仙每个人都跑去找一个有好技能的人来挑战。

叶笑言不知道该找谁。

岛上有几个师兄师姐功夫特别好。

他想找到他们,但他不知道谁是最好的。

算了,问问他们谁愿意接受他的挑战。

叶笑言在岛上的论坛上发帖,询问谁会接受他的挑战,他会免费帮他做事。

而且他还指出,被挑战的一定是所有学员中的前五名。

这次需要找人挑战的同学很多,不仅仅是他们这群人。

许多人提供金钱,但只有少数人提供免费帮助。

叶笑言不仅拒绝给钱,还要求挑战前五名。所以他的帖子一发出去,就有很多人留言嘲笑他。

目前最好的人,他们很贵。

怎么才能接受他这种初学者的挑战,还没钱。

如果他们接受了他的挑战,那就太便宜了。

叶笑言看了每个人的回复,犹豫着要不要给钱...

但是他不想给钱。他的钱来之不易。他想留着它,这样他就能感到安全。

陈俊看到了他的帖子,暗暗称他为守财奴。

当叶笑言努力捐钱时,一封私人信件来了。

当他点击私人信件时,他既惊讶又高兴。

这封私人信件是由一个名叫“微笑杰克”的人发出的。

大家都知道,这是岛上一个很厉害的人,名字叫杰克。

他被称为微笑杰克,因为他总是微微微笑,微笑是他的象征。

他开心的时候笑,不开心的时候笑,想杀人的时候笑。

总之,他的很多情绪都是微笑的...

而且他的名字和开膛手杰克一模一样,给人“笑杰克”的感觉,是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杰克的技术绝对是前五。

他有时候是第一,有时候是第二,有时候是第三。

反正这些地方,他都是随机轮换着坐的。

杰克在私信中表示愿意接受他的挑战,可以随意挑战。

他不需要他免费帮他做事,但是结束了,他要答应他一个要求。

要求,得等pk后闲聊。

叶笑言想了想,给他回了一封信。

他说他不会做任何伤害别人,违反纪律的事。

杰克很快回答了他,说他不会要求他做那些事情,他一定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叶笑言知道很难得到杰克的指导。

他不想被淘汰,也不能拒绝杰克的要求。

所以,他同意了。

杰克面带微笑,让他明天去找他。

叶笑言找到了挑战者并删除了他的帖子。

众所周知,他找到了。

只是不知道他找到了谁...

训练场,每天都有很多人训练。

在一个角落里,陈俊和君齐家正忙着培养你的爱和幸福。

他们在刻苦训练。即使你破坏了你的爱情,陈俊也不会手下留情。

君爱被他打倒过几次。

我家姑娘表情越来越严肃,每次都是拼命挑战。

和她一样,乐山也很绝望...

!!

在另一个角落,精分修仙叶笑言正在和杰克见面。

杰克是混血儿。

有亚洲血统,精分修仙也有欧洲血统。

但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混血儿。

杰克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头发是黑色的,皮肤略白,五官很深。他是一个很好看的人。

他目前才15岁。今年年底后,他将离开这个岛,成为一名优秀的杀手。

叶笑言快11岁了。虽然他发育不良,身高147厘米,但杰克太高了。

15岁的他,已经177多了。

再过几年,他至少180 cm了。

叶笑言微微仰头,看着他。

“杰克,谢谢你接受我的挑战。”叶笑言真诚地说。

杰克笑了:“别这么客气。在这么多弟弟妹妹中,我最喜欢你。你很勤奋。”

“我的实力很差。”所以才要勤快。

杰克笑得更灿烂:“我喜欢你这个上进的人。既然答应了你的挑战,以后每天训练你两次,时间由你自己决定,只要我有空”

“好的。”

杰克把手放在裤兜里,笑了。“那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叶笑言看上去很严肃。“好!”

他摆好架势,但杰克很放松,一点也不紧张。

叶笑言和安森打过几次仗。

有一些经验。

他突然袭击了杰克,但他的拳头很容易被杰克避开。

“动作太慢了。”杰克笑着说。

叶笑言抬腿踢了过去,还是他躲开了。

“动作太慢了。”

“动作太慢了。”

“太慢了……”

杰克一直在躲避他的攻击。十分钟过去了,叶笑言甚至没碰杰克的衣服。

叶笑言一直在加速,但他就是碰不到杰克。

杰克总是说他太慢了。

以前我不这么认为,现在他发现自己真的太慢了...

“嗯,休息一下。”陈俊突然说道。

艾君和乐山立刻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休息。

我的女孩突然看到了叶笑言。

“小燕哥哥在啊!”她兴奋地指着过去。

陈俊只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已经注意到他们了。

乐山如释重负地说:“原来他要找的人是杰克。杰克很厉害。小燕肯定会有很大进步的。”

陈俊只是对杰克同意接受他的挑战感到有点惊讶。

然而,找到有权势的人来挑战也是叶笑言的幸运。

他对琦君说:“轮到我们了。”

琦君点点头:“好的。”

然后兄弟两个靠边站,打了起来。

艾君和乐山的注意力立刻被他们吸引住了。

小女孩满眼星星:“我的兄弟们好厉害。”

乐山仔细观察他们的动作,并从他们的动作中吸取教训。

表面上看,陈俊和曹军齐家并没有找到挑战者,他们只是互相切磋。

事实上,半夜,他们两个偷偷离开宿舍,去了树林。

在树林里,米砂已经等他们很久了。

当兄弟俩看到米砂时,他们袭击了她。

是的,他们正在寻找的挑战是米砂...

没有人比米砂更适合他们的训练。

!!

莫兰没有说话,精分修仙她已经没有心情钓鱼了。

“但是我们已经有两条鱼了,精分修仙今天的晚餐足够了。”祁瑞刚笑着自顾说道。

莫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齐瑞刚,回家吧。你想要什么,你就争取吧,你不用在这里守护我。”

至少他主动得到的,比祁瑞森努力后得到的,还要给他。

她不想祁瑞森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也不想欠他更多的人情。

“你不回去吗?”祁瑞刚问。

“我不回去了。”

“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祁瑞刚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定。

莫兰顿时恼了:“对,我再也不回去了!你也有同样的能力!”

齐瑞刚郑重点头:“我还有这个本事。”

"..."莫兰加快了脚步,不想再和他说话。

算了,不回去就让祁瑞森得到一切。祁瑞森也许没那么笨,不会把东西交给他。

但是.....莫兰并不认为祁瑞刚会放弃祁家的一切。

回到家,莫兰上楼休息,祁瑞刚去厨房做饭。

现在,他已经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家庭厨师。

莫兰关上门,掏出手机,想打给祁瑞森。她想提醒他,他应该为属于他的东西而战,不要把它给任何人。

但是祁瑞森没那么傻。他还说他会尽全力打败祁瑞刚。

莫兰想到这,突然暗骂自己愚蠢,差点被祁瑞刚骗了。

祁瑞森一直想打败祁瑞刚。他怎么能放弃他得到的呢?傻瓜不会做这样的事。

想着之后,莫兰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也没有给祁瑞森打电话。

祁瑞森下了飞机,骑马回到了祁的城堡。

当他还没有到家时,他打电话给他,让他回家后去那里。

车子驶进祁的城堡,祁瑞森直接去找祁老头。

走进客厅,齐大师看到他苍白的脸,微微蹙眉:“你怎么了?脸色不好。”

“我没事。”齐瑞森笑着坐下。“爸,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好吗?”

“我的身体并不差,但是你,你出去的时候是怎么变坏的?你怎么了?”

齐瑞森苦笑着说:“我不小心出了车祸,小腹受了点伤。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齐大师扬起眉毛:“出车祸了?”

“那是意外。而我只是小腹受伤,其他都没问题。”

“真是意外?别傻了。”齐老爷子想到了被人暗算的祁瑞刚。

虽然明显有人抢劫杀人,但他一直怀疑事情没那么简单。

而关于沈云培,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他自然也不知道。

“这真的是一场意外。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祁瑞森说得很肯定。

齐大师点点头:“那你去好好休息吧。暂时不要去公司。先照顾身体吧。”

齐瑞森犹豫了一下:“爸,反正我得休息一会儿。不如让大哥回来管理公司。”

齐老爷子见祁瑞森说的诚恳,在心里感激他的慷慨。

相比这两个儿子,祁瑞森真的需要老实善良。

“你大哥不想回来,精分修仙我还让他回来吗?”齐老爷子淡淡道。

“大哥可能觉得你还没消气,精分修仙不敢回来。小姑的宝宝快三个月了,可以找个好医生鉴定性别。如果是男生,那就是你的第一个孙子,你不想让他一直在外面。怎么回事?”

祁瑞森对祁老头的心说道。

他担心莫兰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真的是男生,外面出事了怎么办?

齐瑞森又笑了笑,说:“要不过两天我去看看大哥,探探他的口气。”

齐大师慈祥地看着他说:“难得你对大哥毕恭毕敬,不争家产。不过不用太担心。如果你有能力接一个大活,我自然会把家族企业的管理权交给你。”

祁瑞森的脸上没有任何心动的神色。

“大哥比我更有能力。爸爸,你培养了大哥这么多年,以后继承家业的自然是大哥了。”

祁老爷子一直想把祁家给祁瑞刚,他也很偏袒祁瑞刚。

但是祁瑞刚杀了第二个孩子,他看到了自己的心狠手辣。

当时他非常惊心。老板是怎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变得这么残忍的?

他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想要他继承家业的目的如此明显,他不应该长成那样。

他一直找不出齐瑞刚残忍无情的原因,归结于他的本性。

于是我开始慢慢观察他,我怕他。

现在年纪大了,怕祁瑞刚以后对他不好,就有了培养祁瑞森的想法。

齐瑞森比齐瑞刚善良多了,是个孝顺的孩子。他越来越喜欢齐瑞森了。

而且他欠祁瑞森太多,还想弥补他。

齐大师半垂着眼睛,思索着自己的想法。他沉默了,叹了口气:“你大哥有本事,就是锋芒太强。还不如让他在乡下呆一段时间,磨练一下心智。”

“那我最好去看看他们,这样我才能了解他们的情况。”祁瑞森说。

齐老爷子也想让自己的兄弟培养一下感情。

他点点头说:“好,你去吧。”

莫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齐瑞刚拉去钓鱼。

他说钓鱼可以陶冶情操,强身健体,对她的健康有好处。

而且钓到的鱼也可以吃。

莫兰打不过他,每次都要跟着他。

钓了两个小时,他们带着三条鱼回来了。

还没走到门口,很远的地方,我看见几辆黑色轿车停在别墅前。

祁瑞刚和莫兰眼力不错,一眼就认出是祁的车。

齐的车有统一的车标,车牌号具体。

谁来了?齐大师派人了吗?

瑞奇刚把莫兰拉近,外面的保镖看见了他们,恭敬地弯下腰:“先生好,奶奶好。”

“谁来了?”祁瑞刚淡淡问道。

“是三少爷。”

是祁瑞森。

祁瑞刚扬眉,拉着莫兰进了客厅。

祁瑞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他们进来,他站起了身,笑着张嘴。

“大哥哥,精分修仙大姐姐,精分修仙我代表爸爸来看你。”

“爸爸送你的?”祁瑞刚再次扬眉。

齐瑞森摇摇头:“不,我自己来,顺便代表父亲去拜访你。”

祁瑞森说着,也打量了一下莫兰,确定莫兰长得不错,祁瑞森放心了许多。

“去厨房烧水招待三哥。”祁瑞刚把水桶递给莫兰,淡淡对她说。

莫兰带着三条鱼去了厨房。

没有其他人,齐瑞刚走过去坐下,毫不客气地说:“怎么,你是来看我们怎么样的?”如你所见,这里的生活很艰难。满意吗?"

齐瑞森也坐下:“你误会了,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在干什么?接我们?”

齐瑞森点点头:“如果你想回去,我现在就可以去接你。”

他说的是“你”,不是“你”。

齐瑞刚勾唇:“你要是擅长理赔,就不怕你爸不高兴吗?”

“我父亲的心思,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愿意低头认错,你父亲会原谅你的。”

齐瑞刚当然知道这一点。

“父亲不接受莫兰,我也没办法。”祁瑞刚故意无奈道。

齐瑞森勾着嘴唇。“你父亲不接受莫兰,你心里清楚。只要莫兰愿意回去,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莫兰不会回去了。

她好不容易有了搬出齐家的借口,可怎么搬回来呢?

齐瑞刚看着齐瑞森:“你怎么不去劝你嫂子,她在外面挺着大肚子生活,这不是个事儿。”

“其实你可以回去安排人照顾她。这不是一举两得吗?”祁瑞森想出了一个主意。

齐瑞刚凑上来笑了笑:“喝完茶就可以走了。现在你管公司,肯定很忙。”

齐瑞森点点头,“我很忙。我父亲让我接手很多生意。如果你不想回去继承家族事业,以后我可以帮你,免得着急。”

祁瑞刚微微眯起眼。

齐瑞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齐瑞刚,有时候,你的蛋糕不能既有又吃。”

齐瑞刚冷笑道:“鱼和熊掌都是我的,为什么不能两全其美呢?”是你,别人的事就不那么好记了。"

“真的都是你的吗?”祁瑞森淡淡问道。

齐瑞刚看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温度:“对,都是我的!”

祁瑞森笑了,笑容很淡。

就在气氛变得微妙的时候,莫兰端着茶走了出来。

她只泡了一杯茶,直接递给齐瑞森:“这茶味道不太好,你凑合着喝吧。”

祁瑞森接过杯子,吹了吹,喝了一口。

“味道很好,很新鲜。”他对莫兰微微一笑。

祁瑞刚不悦地说:“我喝茶了,你可以走了。”

“放心吧,我还没说完呢。”祁瑞森悠闲地喝酒。

齐瑞刚向莫兰招手:“过来坐,别累着。”

莫兰不想走过去,但想了想还是留在他身边。

祁瑞刚拉着她坐下,手所有格的搂着她的腰。

“大哥,你真的不回去了?”祁瑞森突然问道。

莫兰眸色微启,他想要祁瑞刚回来?

“父亲希望你回去。毕竟以后家里就靠你继承了。”

“大哥,精分修仙只要你回去向你父亲坦白你的错误,精分修仙他会原谅你的。你今天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去?”祁瑞森说的很真诚,话是为了祁瑞刚。

祁瑞刚自然能看穿祁瑞森的心思。

他笑着说:“我也想回去。只要父亲接受莫兰,我就回去。”

“我不回去了!”莫兰的不合作开场。

齐瑞刚低头看着她说:“你怎么不回去?你还生我的气?”

他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回去。

她好不容易才从齐家搬出来,傻了才回去。

“我不想回去。我非常喜欢这里。自己回去吧。”莫兰淡淡道。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呆在这里。”

莫兰还没开口,齐瑞森就笑着说:“这个地方空氛围不错,但是适合养宝宝。大哥如果不放心嫂子,可以多派人照顾她。到市区只要几个小时,大哥哥每周都可以来看大榭。”

齐瑞刚笑着说:“把她交给别人照顾我,我不放心,还是我自己照顾她吧。”

“但是我爸爸身体不好,公司需要你照顾。你留在这里照顾小姑子,也管不了公司。”

“你有三个弟弟,是不是?你这么能干,我相信没有我你也能打理公司。”

齐瑞森谦虚地笑了笑:“我没有一个大哥能做到。祁家以后只能由你继承了。另外,我父亲希望你回去。”

莫兰不傻。听完他们的对话,他立刻明白了自己在说什么。

她催促齐瑞刚:“回去吧,老头看重你,别让他失望。”

齐瑞刚轻轻捏了一下莫兰的腰。“我也很看重你。你能和我一起回来吗?”

“我回不去也没关系。另外,我喜欢这里。关键是你回去。”莫兰比肉好。

齐瑞刚微微勾着嘴唇:“可是你不回去,我就不信任你。”

“没关系,就像三哥说的,你可以派更多的人来照顾我。”

“如果你不照顾我,我就不信任你。”

“我会没事的,你也不要多担心。现在老人身体不好,家里需要你。你最好回去。毕竟事情有轻重缓急。”

祁瑞刚勾勾嘴唇,“你说得对,事情轻重缓急。公司的事情很重要,但你和你的孩子也很重要。好在公司可以由三哥打理。除了我,你不能把它委托给别人。所以,父亲和公司,请三弟。我只能暂时留下来照顾你和孩子。三哥,什么都求你。请帮我跟爸爸说声对不起,说我不孝,不能替他分担我的心事。”

祁瑞刚说话的方式太紧,这让祁瑞森和莫兰都有点惊讶。

他们以为齐瑞刚会因为这一切责怪莫兰,责怪她不回去,让他左右为难。

也以为祁瑞刚会直接做出选择,要么回去,要么不回去。

如果他回去了,说明家族企业在他心目中比莫兰更重要。

莫兰被他甩在后面,所以莫兰有机会摆脱他。

如果他不回去,那就是辜负了祁宗主的期望,祁宗主会更生他的气,也许不会让他继承家产。

只要祁瑞森继承了他的财富,精分修仙他就可以用他的力量帮助莫兰摆脱他。

但是,精分修仙祁瑞刚太狡猾了。

他没有直接表达自己的选择,他真的什么都想要。他说他想回去,他想留下来照顾莫兰。

还装做很难很难选择,最后心虚地选择留下来照顾莫兰,而不是回去继承家族事业。

祁瑞森如果把自己的反应如实告诉老人,他也不会太生气。

只会怪祁瑞刚太在意莫兰。

但是,齐瑞森没想到就这样打败了齐瑞刚。他起身笑着说:“既然大哥这么说,我就不能再劝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家里有东西。你不用担心。照顾大嫂和肚子里的孩子就好。”

齐瑞刚也站了起来,他感激地说:“三哥,家里的事都拜托你了。如果你需要帮助,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能帮你的地方,我肯定不会是袖手旁观。”

“有个大哥就够了。”祁瑞森笑笑,就告辞离开。

每次莫兰看到他们兄弟见面,都是你演我演,所以他已经麻木了。

只有祁瑞刚没有选择回去,她真的很失望。

送走祁瑞森,祁瑞刚脸上挂着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相反,这是一种阴郁的表情。

他扭头淡淡地看着莫兰,冷冷地问:“你这么想让我回去?”

莫兰看上去很酷。“你要回去。我会给你找个台阶回去继承家族事业。不满意吗?”

齐瑞刚冷笑道:“对。你让我回去,然后你就可以跑了,对吗?!"

“我劝你回去享受荣华富贵,你就这样委屈我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人心!”莫兰转身要走。

齐瑞刚抓住她的手腕:“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去?!"

“我喜欢这里!”莫兰侧头无畏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根本不想跟我回去!”

“是的,我不想回去,我只想留在这里!”

“你就是想跑路!”祁瑞刚咬牙,很是生气。

他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

生气的莫兰也想摆脱他,生气她和祁瑞森那么有联系。

祁瑞森想什么,她突然明白了,也配合他。

妈的,他是她的丈夫,她应该和他合作!

莫兰不知道祁瑞刚想要什么,她只想摆脱他。

“我想逃跑又怎么了?我最希望的就是和你离婚,离开你!”

祁瑞刚突然冷冷的看了一眼,他忍不住用力握住莫兰的手腕。

莫兰痛苦地皱起眉头。“放开!”

祁瑞刚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努力了。

“齐瑞刚,我叫你放手!”她的手要断了。

齐瑞刚阴沉地问,“我问你,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我做了这么多,你一点都不感动吗?”

莫兰忍受着疼痛,出奇的平静:“你为我做了什么?”

祁瑞刚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疼痛,仿佛被放了一枪。

她真的问他为她做了什么...

他非常爱她,对她很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