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永乐国际最新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我的姐姐不可能那么可爱(1/70)

永乐国际最新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张兴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建筑可以随时建造,姐姐而且有这么多的院子,姐姐你可以看到目前的情况。管理维护的码数很少,而且越来越少。十年后这个国家还会剩下多少?”这是首都。"

李淳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他点点头说:“真的是这样。原来这样的码会少一些。当时想起来有几个单位住院了。后来大家搬来搬去,院子也没了。我理解。”

张兴明说:“别想太多,我不会做坏事的。你是自己人,一定要有面子,但你不会用这张脸。不用担心。你赶紧催你们局赶紧把事情办好,把院子弄过来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明白吗?”

李春晓笑着点了点头。

张兴明站起来说:“我们走吧,今天请一些客人。我让张哥带老潘的宝宝。你和张哥陪客人,一起上小时。”

李淳也站起来说:“真的吗?哈哈,那好。老潘心疼了好几天。请问哪位?”

两人半肩并肩向餐厅走去。张兴明说:“牛现在可能没有名声,你也不知道,但我告诉你,和这个人搞好关系,对你以后有好处。”

刘教父,这是一个时代的传奇。在现代中国几百年来,无论哪个方面,有多少人能被一群精英中的精英们称为教父、推崇?

而刘的教父牛的不仅仅是自己,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更牛。

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共和国二号律师证持有人,中国专利事业的先驱和开拓者,第一个使中国专利政策得到外国认可的人,新中国金融界的勇士,国内律师事务所的先驱,都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值得尊敬的法律事业人士。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在香港架起了一座连接中外的法律桥梁。

还有说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为中国的科技产业培养了一代教父。

父亲刘的成功不仅仅是带领一批人创造了联想,更是走出了中国自己的电脑之路。不是本土化的成功。它成就了中国一大批高科技从业者,更是一种做人做事诚实,相信生活的精神。

这就是为什么后来者马立克·云·花藤仍然视他为父亲和兄弟,尽管他们比他有钱。

就连一代奇人史玉柱也挑动了几十年的国内市场,但在他面前却腼腆得像个小跟班。

……

两个人刚走到餐厅外面,就听到了爽朗的笑声,张兴明点点头,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

推门进屋,驻京办副主任郭和正坐在沙发上陪三人喝茶,他们听到门声,一起看着门。

郭副局长急忙站起来喊道,“张。老刘,这是辽东省委顾问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和香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张部长,这位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科学研究所干部部的刘干部。我已经等你一会儿了。”

笑着走过去,向教父刘伸出右手,说:“刘干部,欢迎您,真对不起。昨晚和公安局肖副局长吃饭,喝多了。我今天没有起床。哈哈,请坐。别生我的气。真的不慢。”

刘父与握手,笑道:“兵士皆可饮。你很有勇气。现在能起来就是英雄了,哈哈。”

几个人又坐了下来,问郭副局长:“准备好了吗?”

郭副局长说:“经过安排,放心,我们有来自陕北的厨师,保证原汁原味。”

张兴明说:“不要告诉我这些。刘干部是陕西人。你有没有问刘干部评价一下?这里就不夸了。张哥,是不是老潘的全心全意带来的?”

张立国笑着说:“我带来了,哈哈,老潘就像失去了一个孩子。你没有那样看着他。你把它放在我手里,不要放手。我用力一抓。”

笑着对教父刘说:“我知道你喜欢茅台。我让张哥去拿一瓶好的。物流男老潘爱酒。他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喜欢喝这种酒。这一次,他是真的心疼。估计他还要谈几天,哈哈。”

刘父挑眉道:“十年?十五年?”

张兴明把自己比作两个,说:“二十年或去年,我设法从省里挑选了一些瓶子放在这里。当时我说如果没有重要客人,酒就留在那里。我走了,酒就归老潘了。他记得这个。这两天办公厅文主任没动。他喝绍兴黄。昨天肖副局长不喜欢喝这个。他喜欢二锅头,还省了。估计老潘没少偷。”

教父刘笑着说:“那真是福气。这酒真是听说过,没见过。我单位有名,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现在连资金都一层一层的卡着,没钱了。”

张兴明说:“你现在不是出去开公司了吗?自己挣钱自己花,不应该受资金限制吗?”

父亲刘靠在沙发上,挠了挠头发,说,“我只能算是为单位想办法了。我一共给了不到20万,没有装备。我带几个同志去路边练摊。生活艰难。”

张兴明呵呵笑了起来,这件事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在接受中国科技采访之前,老刘确实是蹲在马路上卖鞋的,而且他的工资还没发。

然而,今年的中国科技不仅在1985年盈利300万,还拯救了史玉柱的巨头,帮助了北大的创始人,这对于中国第一批高科技公司来说,是一大进步。

话说史玉柱几经沉浮,是老柳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哪个果子没有老柳借他的七千万,也就没有脑子背后有什么金子。

这个以后再说吧。

张兴明说:“你今年没少挣吧?还缺钱?”

父亲刘摇摇头说:“几百万,除了上缴单位,交税发工资,还有什么?买一些设备是不够的,更别说高端的电子设备,就是低端的实验室设备。你要明白,在电子技术上,我们太落后了,外国人没有好东西。阈值高于1。烂大街上的货,只要我们要,就得花黄金。”

点点头说:“刘同志,你今天来了,是吗?”

教父刘挥挥手说:“我不是外人。我爸和沈老是熟人。前阵子沈老爷说你打算在国内投资这块,说,嗯,咳咳,我不来了,看看能不能商量合作。”他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郭副主任。

张兴明点点头说:“是的,我在年中的时候和我父亲谈过这件事。我说我对电脑成立的公司很感兴趣。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为合资企业拿钱,尽我所能提供一些帮助。主要是我看好你,觉得你能成功。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将来一定能超越父亲。我相信这一点。”

刘爸爸笑着喝了口茶,说:“别这么说。我父亲是座山。我连一半都没爬。我不敢想在山的另一端看风景。”

服务人员敲门进来,鞠躬说:“主任,张部长,准备好了。”

张兴明站起来说:“走吧,先喝酒,喝完再慢慢聊。”

公告:万国邮联小说免费APP上线,支持安卓和苹果。请注意下载并安装万本合集(按住三秒复制)!!

祁瑞刚想发火,姐姐想强迫她检查,姐姐终于忍住了。

两个人一声不吭地上了车,气氛令人窒息。

莫兰看着窗外,惊慌失措。

她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她到底要不要?!

莫兰越想越难受,很快脸色变得苍白,双手出汗。

“你怎么了?”一只手伸过来抚摸她的前额。

莫兰下意识的躲开:“我没事!”

齐瑞刚见她脸色苍白,低声说:“怎么了?”

莫兰不敢直视他:“没有!”

“你的脸色很不好。不舒服就说。”

“我没事。”莫兰盯着外面的风景,脸色慢慢好转。

祁瑞刚一直在观察她,见她没事,他放心了许多。

当他们回到祁的城堡时,碰巧遇到了祁瑞森的车。

两辆车同时进入大门

祁瑞森在车里看到了莫兰,看到她没事。他松了口气。

莫兰也看到了祁瑞森。她想提醒祁瑞森注意安全,但祁瑞刚在,她不敢说。

她主要是担心沈云培对付不了祁瑞刚,会转向祁瑞森。

但是祁瑞森应该警惕。毕竟祁瑞刚差点被暗算。

祁瑞刚让人把车开到别墅门口,下了车,莫兰跟着他进了屋。

齐瑞刚说他去书房处理事情,莫兰没事,就去卧室画画。

跟随皮特和其他人,她学习了几项新技能,所以她迫不及待地想学习它们。

画画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

虽然,现在是中午。该吃午饭了。

祁瑞刚推门请她去吃饭。莫兰收拾好画笔,起身和他一起下楼。

仆人做了很多丰盛的饭菜,齐瑞刚爱吃,莫兰爱吃。

祁瑞刚拉把椅子坐下,看到大闸蟹躺在桌子中间。

那是莫兰最喜欢的食物。莫兰举起筷子,想夹起来...

齐瑞刚伸出手,用筷子挡了挡她的筷子:“你不能吃这个。”

莫兰不解地看着他。

齐瑞刚淡淡地说:“螃蟹凉了,不能吃。”

莫兰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旁边的仆人突然说:“要孩子,螃蟹不能吃……”

莫兰终于明白祁瑞刚的意思了。

她脸色苍白,收回了筷子。

祁瑞刚让仆人把螃蟹拿走,又拿走了一些莫兰吃不下的菜。

莫兰的胸部被卡住了。她根本没有怀孕。为什么他觉得她怀孕了?

如果她怀孕了,她肯定会有感觉的...

但是还没一个月,她真的能感觉到吗?

莫兰突然觉得肚子里有颗定时炸弹,过几天就要爆炸了...

担心会怀孕,没胃口吃。

瑞奇只是在她的碗里放了一根肋骨:“不要只是吃,吃点肉。”

莫兰看着红腻腻的排骨,觉得有点恶心:“我不喜欢吃这个。”

“为什么?”这些菜是她最喜欢的。

“看恶心!”莫兰抓住肋骨,扔到一边。

齐瑞刚眼睛一亮:“真的恶心?”

“是的……”莫兰猛地盯着他的黑眼睛,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

怀孕不容易恶心?

“不是你想的那样!姐姐”莫兰忙反驳道。

瑞奇只是笑笑:“我怎么看?”

莫兰真的吃不下了。她放下筷子说:“慢慢来,姐姐我不吃了。”

她一起床,就听到祁瑞刚的不悦。

“坐下!”

莫兰没理他。她走了几步,齐瑞刚又开口了:“你不吃,你自己的健康不负责。如果完全不吃,以后得了胃病怎么办?”

莫兰淡淡地回过头:“那跟你没关系。”

齐瑞刚眼睛一黑:“你值不值得,因为我得了胃病?”

莫兰的眼睛在微微移动。祁瑞刚是这么说的吗?

“身体是你自己的,你不在乎,谁在乎你?”

“我很爱惜自己的身体。”

“可是你总是不吃东西。”

莫兰冷笑道:“那是因为你一直有能力让我不吃东西!”

齐瑞刚突然说:“我向你道歉。”

"..."莫兰不可思议的眼睛睁大了。

齐瑞刚低声说:“如果我说了让你生气的话,我向你道歉。”

莫兰认为祁瑞刚一定是发高烧了。

“来吃吧,我什么也不说。”祁瑞刚低头开始吃饭。

莫兰站在那里,既不走也不走。

齐瑞刚道歉了。她再去,就太斤斤计较了。但是,她回去吃饭就没面子了。

“来吃吧,别浪费食物。”祁瑞刚抬头看着她。

是的,我们不能浪费食物。浪费是可耻的。

莫兰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去坐下继续吃。

吃完饭,她上楼休息,心里很不安,真的很担心自己怀孕了。

听说怀孕不到一个月,也可以用验孕,但是不明显。

莫兰很想买些验孕棒来测试...

下定决心,莫兰决定明天买。她想早点知道结果,不然每天一想就会发疯。

洗完澡,莫兰上床睡觉,打算早点睡。

祁瑞刚很快也进了卧室。

他去洗了个澡,也上床睡觉了。

“你睡着了吗?”他突然问道。

莫兰背对着他,没有回答。

齐瑞刚知道她没睡着:“沈云培的人发现的。”

莫兰转过身,期待地看着他。“然后呢?”

祁瑞刚微微勾了勾嘴唇,发现莫兰只有说这些话才会跟他好好说话。

“男方是混血儿,后来结婚了,现在有三个孩子,但和家里没关系。”

莫兰错愕了一下,她以为沈芸佩的男人是戚(!

“那么,沈芸佩跟你和那个人交易也没关系?”

齐瑞刚点点头:“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她为什么要对付你?”

“我也不知道。”祁瑞刚发现,这真的超出了他的预期。

一个跟齐家没有冤没有仇的人,为什么会打算杀他?

莫兰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威尔...她和其他人有关系吗?比如我的父母,你的母亲……”

齐瑞刚摇摇头:“跟你没关系,不然她不会只对付我,不会对付你。”

“你调查过她和妻子的关系吗?”莫兰的老婆是祁瑞刚名义上的妈妈,祁师傅的原配。

我的姐姐不可能那么可爱

齐瑞刚点点头:“经过调查,姐姐他们不在乎。”

“真奇怪,姐姐她为什么要杀你?难道你不小心伤害了她在乎的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瑞奇刚刚躺下,低声说,“我们不要谈论它。不管她杀我的原因是什么,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她。如果找到她,就能知道原因。”

莫兰眼中闪过:“齐瑞刚……”

“嗯?”

莫兰不知道该说什么。齐瑞刚不解的看着她:“怎么回事?”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是什么?”

“那是...如果你找到沈云培,先不要把她交给警察,也不要对她怎么样。你必须先问清楚她为什么要杀你,再做决定。”

齐瑞刚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你在担心什么?”

莫兰点点头。“是的。她对我来说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我不相信她会无缘无故地和你打交道。肯定隐藏着什么。我知道有人想杀你,你不会轻易放过那个人,我也不指望你会放过她。只希望你搞清楚真相再做决定。”

莫兰提出了这个要求,他感到有些不安。他怕祁瑞刚不同意。

祁瑞刚睚眦必报,而且手段非常残忍,如果沈云培落到他手里,估计会变得很惨。

如果沈云培是个坏女人,她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但是如果她有很大的困难呢?

莫兰不知怎么和她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她人很好,不想落得太惨。

祁瑞刚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他微微点头:“我答应你。”

莫兰诧异地看着他。“你答应了吗?”

“是的,我说是的!怎么感谢我?”说着,他猛地搂住了她的身体。

莫兰的脸瞬间就红了。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别的。

“我没说要谢谢你,你可以说不!”

“难道你不想让我答应吗?”

“可我没说,你答应过我要谢谢你的!”

齐瑞刚笑了笑:“你不用这么紧张,亲我一下就好。这个感谢很简单。”

“你……”莫兰瞪了一眼,祁瑞刚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吻了她。

他逃跑后就没吻过莫兰。

莫兰最近的态度让他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他逼得太紧,她真的会绝望的逃跑。

她想逃跑,有人帮她,他之前也能理直气壮的抓住她。但是现在他不能这么自信了。他怕自己真的抓不到她。

于是他选择了退让,不再推她,和她保持距离。

但是,她还是他的妻子,他不能一直和她保持距离。

适当的,偶尔的亲密还是有必要的。

不会引起她太多的怨恨,也能满足他的欲望和希望,也许还能逐渐突破她心里的防线。

只是这种相处方式太墨守成规了。他喜欢和爱情玩得开心。

但是为了她,他愿意试一试。

还有,如果她真的怀孕了,他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改善他们的关系。

齐瑞刚的计划很好。目前唯一缺少的就是她怀孕的消息。

如果她怀孕了,姐姐那就完美了。

齐瑞刚的手摸了摸莫兰的小腹,姐姐但他相信她肚子里一定生了一条命...

阳光透过落地窗帘照射进来。

莫兰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黎明。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祁瑞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离开。

穿衣洗漱完毕,莫兰打开门,下楼去餐厅吃早餐。

她以后要去买一些验孕棒,所以一直憋着不上厕所。

莫兰吃完饭正要出门,却被仆人拦住:“夫人,你要去哪里?绅士说,让你在家好好休息……”

齐瑞刚担心她又要跑了?

莫兰淡淡地说:“我去买点东西,让司机跟着。”

“但是……”

“怎么,我也想征得你的同意出去?!"莫兰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仆人说话。

仆人诺诺摇摇头:“没有。”

“既然没有,就别瞎说。”说完,莫兰走了出去。

她知道仆人会马上通知祁瑞刚,但她并不害怕。

她打算去药店买些清洁用品,然后顺便买一盒验孕棒...

司机把莫兰带到最近的药店,莫兰走进药店,挑了点东西,然后买单。

她把验孕棒藏起来,拿着东西出来,上了车,马上就回去了。

祁瑞刚就算再快回来,也没她的速度。

回到家,祁瑞刚真的还没回来。

莫兰提着东西上楼,直奔卧室,把自己锁在浴室里。

她的心情很忐忑。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是怀孕了还是没怀孕?

抱着验孕,莫兰不敢睁眼。

她鼓起勇气,慢慢睁开眼睛,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祁瑞刚接到电话,于是就回来了。

他上楼推开卧室门,看见莫兰靠着床在看电视。

她看上去很平静,没有任何问题。

瑞奇只是不着痕迹地看着她的表情:“你今天早上出去了吗?”

莫兰瞥了他一眼:“是的。”

“你出去干什么?”

“我买了东西。”

齐瑞刚慢慢脱下外套,漫不经心地问:“你买了什么?”

“就买一点。”

祁瑞刚点头,不再问什么。他挂上衣服,去了洗手间。

在卫生间呆了一会儿,他又出来了。

莫兰买的东西都在浴室里,他一定看到了。

祁瑞刚来到床边,坐下来看电视。

电视上有一场马拉松比赛,齐瑞刚突然说:“去跑步怎么样?你要是坚持,我给你放一周假,你想去哪就去哪。”

莫兰惊讶的看着他。

齐瑞刚勾着嘴唇:“这是笔好买卖吗?你不想一个人到处走走吗?”

莫兰对他的提议非常兴奋。

“为什么突然想这么说?”莫兰不解的问道。

“我看你已经出去了,气色很好,我再给你一次出去的机会。”

“你想参加几米?”莫兰直接问,她接受了。

“一万米怎么样?”祁瑞刚盯着她的眼睛。

莫兰点点头。“对,刚跑完,对吧?”

没想到她真的同意了,祁瑞刚心里很失望。

他突然不说话了,姐姐起身出去,姐姐动作很莫名其妙。

莫兰眼睛色微,继续看电视。

齐瑞刚在试探她?

齐瑞刚真的是在考验她。回来后他去了她买东西的药店,得知莫兰也买了验孕棒。

他知道她已经秘密检查过了。

如果她怀孕了,她不会同意他的要求,但如果她没有怀孕,她会同意的。

但是她答应了,所以...她没怀孕?

齐瑞刚期待了这么久,希望却下降了空,情绪很低落。

大家都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的脸太阴太沉。

晚饭后该睡觉了,他的身上还散发着阴霾。

莫兰不在乎自己的心情。洗完澡,她上床睡觉了。

不久,她感到祁瑞刚在床边坐下,好像在盯着她看。

莫兰没有回头。她闭上眼睛,以为其他的事情很快就忽略了祁瑞刚的存在。

一个燃烧的胸膛突然贴上来,祁瑞刚转过了她的身体。

莫兰刚睁开眼睛,就突然堵住了嘴唇

她皱起眉头,微微挣扎。祁瑞刚握紧双手,加深了吻,把肺里的空空气都吸了出来。

莫兰憋得难受,挣扎更加激烈,祁瑞刚的力气加大了,没伤到她,也让她无法挣脱。

睡衣被扒了,齐瑞刚的意图很明显。他不会停下来。

莫兰累了,突然不挣扎了。

她把脸半埋在枕头里,牙齿紧紧咬住嘴唇,身体还是很紧绷。

祁瑞刚渐渐变得温柔,但莫兰的身体一直没有放松...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

莫兰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感觉到不适,心里滑过一种复杂的感觉,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庆幸。

祁瑞刚抱着莫兰去洗澡,搂着她睡觉。

莫兰背对着他,盯着窗外,久久不睡。

第二天,祁瑞刚在家,哪儿也没去。

莫兰看电视,他也看。莫兰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她知道他的意思。他想监督她,禁止她偷偷吃避孕药。

莫兰非常沉默,从来不和他说话。祁瑞刚没介意。

看电视的时候,齐瑞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打完电话后问莫兰:“邀请你的画家什么时候过来,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

莫兰看着他,没有回答:“昨天你说要报名参加跑步比赛。你什么时候报名?”

“你能跑下来吗?”

“你没定时间,我为什么跑不下来?”只有十公里。跑慢了总能跑下来。

那只是齐瑞刚随口说的。他没有时间跑。

“以后有机会就参与。”何敷衍道。

莫兰冷笑道:“你不想让我跑?”

“我暂时没有时间。”

“我可以一个人去。”

“不行,你们要一起参与。”

“你有空在家浪费时间,一整天没时间参加比赛吗?”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笑了笑:“谁说我在家里浪费时间,我没有和你一起看电视?”

"..."莫兰根本不知道该和他说话。

我的姐姐不可能那么可爱

他不想让她去。她说没用。

齐瑞刚问:“怎么,姐姐你真的想参与吗?”

“是的。”

“如果有机会,姐姐我会让你走的。你现在不能参与,你的身体太弱了。”

莫兰下意识反驳道:“我哪里弱了?!"

瑞奇只是热身,笑了笑:“你太累了,每次都动不到一次。你不软弱吗?”

“你……”莫兰涨红了脸,他以此为例。

“我说的是实话。”

“等你能坚持三次没有哮喘的时候,我给你报名,让你参加。”

三次。

莫兰愤怒的不开视线,下床出去,不想再面对他。

下楼后,莫兰去了外面的花园。

外面天气很好,眼睛很温暖。

莫兰裹着披肩在花园里慢慢地走着。

“瑞森,你能告诉我实话吗,你为什么不想和我订婚?”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莫兰停下来,靠在一旁的树上。

“你为什么不说?其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吧?”海心怡难过地问。

齐瑞森舔了舔嘴唇:“对不起……”

“你真的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但是...这不是男女之间的事,我不适合你。”

海心一愣,随即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不适合你。”

“不,我真的不适合你。”

“为什么你不适合我?”

“因为...我有一个女人我想娶……”

祁瑞森的这个回答,不禁让海心怡感到错愕,莫兰也感到惊讶。

她下意识的想转身就走,再也不想听了。

但是当他们在这个时候离开的时候,他们会找到她的...

“她是谁?”海心一问。

齐瑞森声音低沉:“新一,真的很抱歉。我会亲自去你家道歉。希望这段时间没有伤害到你。”

海心怡虽然很难过,但很快就恢复了镇静。

她摇摇头。“不,我从一开始就主动了。你没有错。当你委婉地告诉我不要订婚的时候,我知道你对我来说很无聊,但我在装傻,以为你不说就不会那样了……”

“总之,我觉得很遗憾。”

“没什么...我要走了,我会告诉他们,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不会让你难堪。”海心怡说完就跑了。

祁瑞森想去追她,却看到不远处的莫兰。

他停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向莫兰走去。

莫兰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听的……”

“没关系。”齐瑞森笑了。“那段时间你还好吗?”

“没什么。”莫兰不想再谈她了。“海小姐其实很好……”

“我知道,但我不适合她。”祁瑞森的眼睛漆黑一片,莫兰避开他的目光。

“你忙,我得回去了。”她转身离开。

“莫兰,我和海小姐刚才说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我不想给你任何负担和压力。”

他的意思是,她是他想娶的女人吗?

莫兰没有回头:“不,那是你的事。我就当没听见。”

莫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离开了。

祁瑞森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走开,还站在原地。

莫兰回到别墅,姐姐看见祁瑞刚从楼上走下来。

“你去哪儿了?”祁瑞刚随口一问,姐姐嘴角噙着淡淡的弧度。

莫兰现在不怕他了。

她之前见过祁瑞森,祁瑞刚会狠狠折磨她。

现在他不再折磨她,即使他折磨她,她也不害怕。

“走开就好。”

“去花园?”

“嗯。”莫兰回答,然后漫不经心地靠着沙发坐下。

齐瑞刚也过来坐下:“刚才你在花园里遇到什么了吗?”

莫兰下意识地看着他——

瑞奇只是勾了勾嘴唇。"我听说海小姐跑出花园哭了."

“你消息很灵通。”莫兰淡淡嘲讽的说道。

“碰巧,我有几个男人看到了。我怕我们齐家冷落了海小姐,就打电话告诉了我这件事。花园里发生了什么?”祁瑞刚问。

“我怎么知道!”莫兰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齐瑞刚不相信莫兰的话:“我也很在乎三哥的婚姻。说说吧。怎么回事?”

“不知道。”莫兰还是那句话。

“齐瑞森拒绝海小姐了吗?”祁瑞刚猜测。

莫兰没有回答,换了几个频道。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事实上,我已经看过了。他不喜欢海小姐,估计是要拒绝她的。”

莫兰还是不理他。

“我说得对吗?”

莫兰转过头。“你是不是太无聊了?你管别人什么事?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这么在乎齐瑞森!”

齐瑞刚笑而不怒:“我自然关心他。他快三十岁了,还没结婚。我能不在乎吗?”

“我看你巴不得他永远不结婚!”

“我有吗?”

莫兰不想和他说话。她放弃了遥控器,开始往楼上走。

祁瑞刚笑了,心情很好。

齐瑞森拒绝海心怡。这难道不是他所期望的吗...

第二天,莫兰听说祁瑞森被齐贺严厉训斥。

齐老爷子甚至生病了。

莫兰和祁瑞刚急忙去拜见祁老爷子,只见祁瑞森仰着身子跪在客厅里。

齐瑞刚厉声看着一个仆人:“怎么回事?三少爷为什么跪在这里?你不知道阻止他吗?!"

仆人很怕齐瑞刚,坦白说:“是老人叫三少爷不要跪起来的,”

齐瑞刚故意问:“为什么老人要惩罚三少爷?!"

“因为...因为听说三少爷拒绝了海小姐,不想和海小姐订婚……”

“就因为这件事吗?!"

仆人不说话了,齐瑞刚厉声说:“说!”

“三少爷还说他不想结婚,就这样……”

祁瑞刚看着祁瑞森,淡淡地说:“三哥,这是你的错。你可以不喜欢海小姐,但你不应该想结婚。家里还是靠你。如果不是一家人,怎么帮忙打理家族生意?”

祁瑞森微微垂着眼睛,从头到尾没看他一眼。

瑞奇刚说完,就带着莫兰离开了:“我们去看看我父亲怎么样了。”

莫兰担心的看一眼祁瑞森,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不肯结婚,正好正中祁瑞刚的心,难道他不知道吗?

我的姐姐不可能那么可爱

不,姐姐他应该知道,姐姐不然他到现在也不会拒绝海心怡。

可见我们拖不下去了,只好实话实说。

祁瑞刚和莫兰走进了齐老爷子的房间。

齐老爷子靠在床上,看起来还不错。

医生刚给他喂了药。看到齐瑞刚,医生小声说:“师傅,老人身体没事,但需要多休息,不要生气,不要让他情绪激动。”

“我明白了。”祁瑞刚点头。

医生出去的时候,齐瑞刚走到床边,关切地问;“爸爸,你感觉怎么样?”

齐大师脸色不太好。他摇摇头说:“我没事。”

“刚才我看见我三哥跪在外面...这样不好,让他起来。”祁瑞刚为祁瑞森说话。

一提到祁瑞森,他又生气了。

“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不听我的,就觉得我带不走他,是不是?我给他找的婚姻有什么问题?他没什么好挑剔的!”

瑞奇只是不着痕迹地勾着嘴唇:“三哥估计他心里有人……”

莫兰眼皮微微一跳。

齐大师愣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问道:“他喜欢南宫于飞吗?!"

否则,他不会娶她。

莫兰目瞪口呆,但smart什么也没说。

齐瑞刚还故意装傻:“不可能,江予菲有三个孩子。”

齐老爷子也知道,南宫于飞就是江予菲。

“我觉得他心里有人!”齐大师肯定了这个猜想,想了想。他说:“下去,叫他上来,让他回去反省。我现在不想见他。”

齐瑞刚点点头:“爸,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吧。”

说完,他又带着莫兰离开。

一进客厅,莫兰就迫不及待地对齐瑞森说:“起来。爸爸说让你起来就不用继续跪了。”

齐瑞刚看了莫兰一眼,又看了看齐瑞森:“爸爸让你回去反省,他很生气。”

齐瑞森慢慢站了起来。他看着齐瑞刚问:“爸爸身体怎么样?”

祁瑞刚不悦地说:“现在关心我父亲的健康还来得及吗?如果你真的关心你父亲的健康,你就不应该违背他的意愿故意让他生气。现在你向你父亲道歉,承认你娶了海小姐,他父亲自然会高兴的。”

莫兰回答:“爸爸身体很好,你不用担心。”

祁瑞刚用力握住莫兰的手,莫兰忍着手上的疼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祁瑞森还想说什么,想了想,终于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莫兰一走,就甩开祁瑞刚的手,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祁瑞刚目光阴沉,大步跟在她身后。

她一进他们别墅的前院,齐瑞刚就抓住莫兰的手腕,把身体转过来。

莫兰皱起眉头。“你是做什么的?放手!”

齐瑞刚眯起眼睛:“你很在乎齐瑞森吗?”

这是莫兰第一次在他面前维护祁瑞森。

齐瑞刚自然是又气又烦又嫉妒。

莫兰冷笑道:“我就是看不出有些人的阴险卑鄙!”

“我做了什么?”祁瑞刚更不舒服。

“你做了什么,姐姐你心里清楚!姐姐”

“不知道!”

莫兰觉得这个男人好虚伪,要在她面前伪装。

她淡淡地说:“你故意挑拨离间,让老人更生齐瑞森的气。只要齐瑞森让老人不高兴,齐家的产业自然就落到你手里了!”

祁瑞刚嘴角微动,“我做错了吗?如果是齐瑞森,他也会这么做。你真的认为我和他之间会有公平竞争吗?”

“如果我们严格公平竞争,那么没有人有资格继承家族企业!”

因为管理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不仅需要能力,更需要手段。

没有一定的手段,如何适应更多的勾心斗角。

齐瑞刚低声说:“我已经对他够客气了!”

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莫兰还是不喜欢他的虚伪。

她张开他的手。“我不管你要什么,好吗?”

“你怎么能不在乎呢?”齐瑞刚勾着嘴唇。“我是你丈夫。你应该帮我继承家业。”

莫兰咯咯笑道。他又发高烧了。

“你要我怎么帮你?”她问。

“给我一个孩子。有了孩子,我继承家族产业的可能性会更大。”

莫兰忍着胸中的怒火:“你做梦吧!”

齐瑞刚眼神深邃。“我告诉你实话。生孩子对我有好处。自然不希望你因为这些好处给我生孩子。我不一定要生孩子,但是生孩子也是最简单的方法……”

“我说你在做梦!”莫兰不想再和他废话,直接走开。

祁瑞刚还是祁瑞刚,那个自私唯利是图的男人。

就算他真的变了很多,有些本质也改变不了。

比如为了夺权,他坚持要她生孩子,但她不会为了这么好的事情满足他。

莫兰从未和祁瑞刚说过话,完全把他当成空生气了。

晚饭后,莫兰看了一会儿书,然后洗了个澡就睡了。

齐瑞刚也洗了个澡,早早就睡了。他上床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做爱。

他的身体压了下去,莫兰压着他:“我现在没心情,别碰我!”

“你怎么没心情?”祁瑞刚问。

“没心情没心情。”

“你因为齐瑞森对我没兴趣?”

“你……”莫兰很生气。“你不要肮脏的谎言!”

齐瑞刚勾着嘴唇:“那你怎么没心情?”

“不不!”

瑞奇只是张开手,用她滚烫的薄唇吻着她柔嫩的脸颊:“你不是每天都有心情,我应该每天照顾你的心情吗?”

莫兰没有动手,只是轻轻咬了她一口。

莫兰皱起眉头,咬牙忍受着自己的拒绝。

祁瑞刚眼睛发烫,一只手从她的衣领里伸了进去,莫兰立刻收紧了身体。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祁瑞刚也很少放她走。

她会变得安静,除非他不想要。

莫兰放弃了挣扎。他想做就应该做。最好使劲折腾,然后让他后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祁瑞刚的手机响了。

他皱着眉头,很不高兴有人打断了他。

他起身拿起手机,接通后不悦地说:“什么事?”

“现在的女孩总是很顽固,姐姐总是想自杀。死有什么好的?对不起自己,姐姐对不起父母,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儿,我宁愿当初不生。”李婶仰着头,啧啧感叹。

江予菲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很不舒服地说:“李阿姨,我们快走吧,别看了!”

“江小姐,你怎么了?”李婶脸色很苍白,关切地问。

“我没事!”江予菲放弃了她的手,转身小跑着走了。

李阿姨惊呆了,赶紧追上来:“江老师,等等我,别跑太快。”

江予菲一口气跑了很长一段路,停下来扶着一棵大树喘口气。

李婶娘喘不过气来,拉住她不解,问:“你跑什么?”

微微转头,李婶发现她在哭,心里很难过。

“李婶,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江予菲无助地看着她,脸上充满恐惧。

“你怎么了?江予菲,别吓我,你怎么了?”

江予菲只是痛苦地摇摇头,没有说话。李婶再怎么追问,也不肯说为什么。

李婶急得叫了阮。

阮、到的时候,坐在人行道上的花坛上,两腿并拢,两手抱膝,头埋得很深。

李阿姨走到一边,把空房间留给了他们两个。

阮、走到跟前,站在她面前。“李阿姨说你心情不好。怎么回事?”

江予菲埋下头,一动也不动,也不回答他。

阮,能感觉到她的无助和悲伤。他慢慢蹲下身子,用柔和的声音问她:“怎么回事?”你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你解决不了,没人能帮我。”江予菲摇摇头,声音有些痛苦。

“没什么我解决不了的。告诉我,你怎么了?”阮天玲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容忍度越来越大。

江予菲微微抬头,他的眼睛有点空洞。“我没遇到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

男子眉头微皱,这是什么意思?

“阮天玲,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活着?”

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她,试探性地问:“你有解不开的心结吗?”

江予菲看着他,他的眼睛有几分焦距。

看着她,我知道他至少猜对了50%。“你的心结是什么?”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什么也没说。她站起来,淡淡地说:“我没事,我想回去休息。”

阮天玲起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他没继续问,让她和李婶坐他的车,自己开车送他们回去。

江予菲一回到别墅,就开始往楼上走。

阮、并没有马上离开。他打电话给李大妈,问她:“她这几天在干什么?她做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吗?”或者你和谁接触过?"

李婶已经想好怎么说了。“那天从医院回来后,江小姐开始抓狂。

一天晚上,她睡在客厅里,但她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这几天她也一直跟着我,不敢一个人。

她说被关了一天一夜,姐姐有点害怕一个人。

而今天,姐姐当她看到一个女孩跳楼自杀时,她的心情立刻变得非常激动。她看起来像那样,好像她害怕什么,又在逃避什么..."

阮天玲的脸变冷了。“既然她已经注意到不对劲,为什么还不告诉我?!"

李阿姨心虚地说:“我还以为她只是暂时有心理阴影。过两天她就会好的……”

事实是她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

阮天玲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刷地变了脸色,快步朝楼上冲去。

推开卧室的门,他看到江予菲站在阳台上,微微向外倾斜,他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危险。

阮天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扯进怀里,离开阳台。

“你在干什么?”他闷闷地盯着她问。

江予菲恢复了,她惊呆了。她张开手摇摇头:“没什么。”

“下次离阳台远点,别那么近,很容易脱离危险。”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她转身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节目。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里闪着深邃而复杂的光芒。他想了想,走到她身边坐下,江予菲排斥地坐在一边。

他不生气,仰面躺在床上,扯着被子盖着身子:“我睡一会儿,下楼看电视。”

江予菲什么也没说,关掉电视,下楼去了。

走的时候,阮起身,走到书房,找到显示器,把它装在卧室的一个角落里。

他康复后就离开了。江予菲没有回到卧室,但直到晚上才回去。

一整天,无论她做什么,她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从楼上跳下来的画面。

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但她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阻止自己做这样的事。

但是到了晚上,想从楼上跳下去的* *就更强了。

她明明不想死,却想好好活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疯狂的想法?

江予菲打开电脑上网,询问她的症状。

看了很多资料,她震惊的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她表现出来的是幻想,就是不断幻想自杀。

江予菲握紧了鼠标,双手冒汗。

她的抑郁症治不好怎么办?

她不想死,她想好好活着,她想和孩子一起长大。

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了产生幻觉的大脑。

江予菲看了许多治疗计划。她希望慢慢治愈自己。她的大脑和思维都很正常。她还是一个正常人。她想尽快控制她,她会很快康复的。

那天晚上,她查了很多资料,直到凌晨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阮天玲就来了。他直接去书房打开电脑查看昨晚的监控录像。

在照片中,江予菲没有做任何不寻常的事情,但在打开电脑一会儿后,她改变了她的脸。

他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恐惧和不安。

她在电脑上看到什么了吗?

阮、退出视频,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别墅里所有的电脑互相监控。在一台计算机上做的事情可以在另一台计算机上找到。

页面不断跳出来,姐姐江予菲浏览了昨晚的内容。

什么是抑郁症?

抑郁症有哪些症状?

如何治疗抑郁症…

阮天玲盯着这些东西,姐姐有一瞬间的错愕。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脸上充满了忧郁。

从书房出来,他下楼,发现江予菲正在厨房里给李婶洗碗。

“江小姐,去坐着看电视吧。我来做。”

“没什么,闲着没事就闲着。”她赶紧洗盘子,笑着问李阿姨:“还需要做什么?”

"再洗两个洋葱。"

“好!”

她一直在厨房忙着。即使无事可做,她也照看李阿姨。即使她在看她做饭,和她聊天,她也觉得很开心。

阮天玲看了他们一会儿。他走出客厅,站在花园里,拨了一个号码。

“给我找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尤其是一个以治疗抑郁症而闻名的医生...嗯,现在,最好今天就找到...是的,我想要一个女人。”

又吩咐了一些事情,挂掉电话,阮天玲回到客厅,江予菲正好端着一盘熟食放在桌子上。

“该吃饭了吗?”他笑着问她。

他很少这么亲切地和她说话,江予菲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你去挤点花生奶。医生说多喝点这个对你有好处。”他对她说。

江予菲没有犹豫,转身去挤花生。

阮天玲走到厨房门口看她勤快忙碌。他努力把嘴角弯成一个弧度,却笑不出来。

抑郁症,如果病情严重,那么江予菲也就毁了。

希望不要太晚。希望她的情况不严重。

阮,陪她吃饭,拉着她坐在电视机前看胎教视频。这关系到孩子的智力和健康。江予菲对此非常重视,没有拒绝。

“你见过吗?它说怀孕的准妈妈要保持身心健康,多出去走走,多笑一笑,这样宝宝才会发育得更好。”阮天玲坐在她身边,用一条腿勾着嘴唇,漫不经心地说道。

江予菲静静地坐着,她的情绪很平淡,无论他说什么或做什么,她都没有像往常一样表示反对。

阮天玲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继续找话题和她聊天,江予菲对他的话兴趣不大,最多就是哼哼。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出去接电话。

他回来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只博美犬,白色的,看起来像狐狸和松鼠。

江予菲迷惑地看着他们。

阮、上前一步,把小狗扔进了怀里。她吓了一跳,但她没有扔小狗。

“这是给你的礼物。喜欢吗?”阮天玲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汪汪——”小狗朝江予菲叫了几声,阮田零拍了拍他的额头,眯起眼睛看着他。

“她将来会是你的主人。不要对她大喊大叫。”

“汪汪——”小狗立刻转移目标,对着他吠叫。

阮、又打了他一巴掌,道:“我也是你师父,你不要乱叫!”

“呜呜——”欺善怕恶的小狗被驯服了两次。

它躺在江予菲的怀里,姐姐没有凶猛的气势,姐姐变得非常温顺。

好在女主很温柔,没有打骂她。以后跟着她就对了。

“你好,我叫马青。我是阮先生请来教你如何照顾小狗的人。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马青向她伸出手。出于礼貌摇了摇她,问阮田零:“我为什么要养狗?”

“养条狗,以后每天都有事情做,住在这里也不会那么无聊。”

江予菲的眼睛在微微移动。他知道什么吗?

阮,看了看表,道:“你说话,我先走了。”

李阿姨接过他的外套,递给他。他带着它离开了。

马青在江予菲身边坐下,伸出手摸了摸小狗的背。“江小姐,请给小狗起个名字。看它那么白,叫它小白怎么样?”

江予菲笑着说:“叫它乐乐吧。”

“乐乐,开心的意思?这个名字很好听。乐乐,这是你的名字,记住。”

江予菲看着她身边的马青。她非常年轻,穿着得体,举止优雅。她看起来像坐在办公室的白领,一点也不像训狗师。

她疑惑地问她:“马老师的职业真的是训狗师吗?”

马青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她笑着说:“对不起,刚才我骗了你。其实我的职业是心理学家。”

江予菲脸色微变,手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乐乐。

马青把名片放在茶几上,拿起杯子喝水,似乎没有看到她的异常。

江予菲垂下眼帘,淡淡地问她:“阮田零跟你说了什么?”

马青放下杯子,心想她可以主动提问。

“阮先生说你有点抑郁,你晕倒过一次,对吗?而且最近情绪不稳定,好像有心事。”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幸运的是,她没有被他们看到。

在她看来,患上抑郁症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她不想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嗯,我怀了孩子,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心情有点不对。”江予菲主动找她聊天,她也想早点犒劳自己,所以没有拒绝马青。

“别紧张,每个人都有心理问题。江小姐在我看来很正常。我觉得你只是心脏有问题。解开就好。”

“心结?”阮、说她有心结,也说,她真的有心结吗?

“是的,我猜你心里最关心的是你的心。因为得不到答案,得不到满意的结果,总是藏在心里,然后在一些事情的引导下,会对这个结产生不好的想法,但这只是我的猜测。江小姐,我觉得这里的花园挺好的。可以带我逛逛吗?”

江予菲放下小狗,起身带她去后花园。

乐乐很快认出江予菲是主人,摇着尾巴跟在她后面。她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决心做主人的玩伴。

他们只是前脚去后花园,后脚来这里。

看门人的仆人不敢阻止她。她直接闯进了客厅。李阿姨刚从厨房出来看见她,吓了一跳。

“燕小姐,姐姐你怎么来了?”

“你叫我什么?李婶子,姐姐我看你年纪大了,不用继续干了,回家享福去了。”严月淡淡地说道。

她没有表现出尖锐的样子,但给人的印象是觉得有点害怕。

“奶奶,你怎么来了?”李婶立马改口,笑着问,以为她老了就不和没文化的孩子一般见识了。

“凌来了吗?”颜悦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二楼,他又有了捉奸的念头。

简而言之,现在她再也不被允许继续与江予菲交往了。江予菲给他下了药,那他为什么和她交往?

“少爷来过,但他已经走了。”李阿姨,说实话。

严月瞥了她一眼,李婶的目光坦荡,没有躲闪。

严月相信了她的话:“江予菲在哪里?”

"江小姐在后花园."

“去给她打电话,就说我跟她有点关系。”严月顺势在沙发上坐下,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茶几上的一张名片上。

李婶转头问,心想是不是要叫师傅。

严月拿起名片,轻轻念了出来:“心理医生...马青……”

她不相信地皱起了眉头。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名片。

江予菲和马青回到客厅,看见严月坐在沙发上,两腿伸直。她的眼睛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当她扫过马青时,她想,她是心理学家吗?

“有什么事吗?”江予菲淡淡的问她,面对她,她一点也不内疚。

“你脸皮这么厚,为什么还住在这里?你旁边的那个是你的朋友吧?她不知道你是小三吧?”严岳讽刺地勾着嘴角,一心要让江予菲丢尽脸面。

马青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她对江予菲说:“江小姐,今天就做吧。我要走了,明天再来。”

江予菲点点头,看起来很酷,没有任何羞愧。

马青拿起包走了出去,想着富人的混乱生活。

江予菲的目光拉回到严月身上。“够了吗?够了。请离开。我不欢迎你。”

“你凭什么让我离开?这是阮的家产。我是凌的未婚妻。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我觉得应该离开的是你。”

“你可以这样对阮田零说,不要告诉我。”

颜悦突然沉下脸:“别拿凌压我!我们马上给他打电话。你以为他会让你走还是让我走!”

江予菲淡淡地笑了笑:“我想离开,请告诉他让我离开,我会马上离开,再也不会停留一分钟!”

“江予菲,你真无耻!”颜悦气得只会骂这句话。

“我一直很骄傲,无耻的人是你。当年我没和颜离婚,你的做法太无耻了。”

“你……”严月气得脸色铁青。突然,她勾着嘴唇笑了。“你不必在这里用言语来激怒我。爱你的是我,不是你。我在你遇到他之前就爱上他了,你趁我出去治疗的时候,利用这个机会介入我们之间。”

江予菲觉得严月是个不讲理的疯子。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