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彩5000彩票平台(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黑道总裁的囚宠(1/42)

彩5000彩票平台(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女式衬衫,黑道胸前的扣子容易塌,黑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安心下楼,看着男人深邃的侧脸,她的心不禁怦怦直跳。

当初要不是有传言说他娶了他老婆,她就是嫁给他的人。。。

安若直到现在都很好,这只能说明谣言是假的。

她走到那个男人面前,自然而温柔地对他说:“邵晨,安若今天差点出事故,扭伤了脚。不过,我已经带她去看医生了。医生说她没有伤到骨头。培养几天,伤就好了。”

唐雨晨的视线慢慢从电视上移开,转向她。

从他的角度来看,可以看到女方胸部敞开的地方。

安心* * * *,把衬衫绷得紧紧的,这样看过去,几乎没有视力障碍。她对自己的* * * *很有信心,更何况男人看着就有感觉,女人却舍不得移开视线。

在他那双黑眼睛的注视下,他感到困惑和局促不安。

“安小姐。”唐雨晨的嘴角扬起一丝邪恶的弧度,他慢慢张开了嘴。"许多女人尝试过半遮半掩的诱惑伎俩。"

安心的脸刷地一红,然后一白。

她装作没听懂他的意思,脸红了,说:“你,你什么意思?”

“可以直接脱衣服,对我来说可能更有诱惑力。”

安心在他的眼睛下,‘终于’发现了他胸前的露点。她立刻用手捂住,想骂他,忍着,咬着嘴唇匆匆离开。

她一走,那人突然嘴角敛起笑容,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新闻。

……………

晚上唐雨晨推门走进卧室,闻到一股红花油的味道。

安若坐在床上,用药物按摩他的脚踝。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拿过她手里的药瓶,在她手心倒了点红花油,淡淡地对她说:“凭你的力气,两天就能痊愈,一周不行。”

说完,他滚烫的手盖住了她红肿的地方,熟练而用力地按摩着。

安若痛苦地抓住床单,试图缩回他的脚。“我自己来。”

“如果你不想整个星期都呆在床上,你最好别动。”

他的威胁很有效,安若停止了行动。唐雨晨给她按摩了几分钟,她发现疼痛消失了很多,只留下烧灼感。

男人放下药瓶,去洗手间洗手,再也没有问她怎么受伤的。

安若不想告诉他。

她担心他今晚会再次打扰她。在他出来之前,她迅速躺下,闭上眼睛睡觉。唐雨晨出来看她,清晰地勾着她的嘴唇。

洗完澡,他也躺在被子里,从后面抱住她,把一条腿放在她身上。

每天晚上睡觉时,他都把安若当成枕头。

他喜欢这种睡姿。只有抱着什么东西睡觉,他才能睡得很香。

但这就是苦安若,每天晚上都这样抱着他,无法翻身,无法动弹,很难受。

一开始她不习惯,每次睡觉都觉得窒息。

现在她习惯了很多,至少可以闭上眼睛,快速入睡。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怎么知道这个的?”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他们最后一个孩子三个月前失踪了。

那时,总裁她应该从来没有感觉到胎动...

一般只有感受到胎动,总裁才能了解相关知识。

但她知道的那么清楚,语气也熟悉,仿佛亲身经历过。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我在世界上见过它。”

还有,她只能从别人身上学到一点知识,不可能有亲身经历的机会。

“下次他踢你,你给我打电话。”阮天玲笑了起来,带着期待的表情。

江予菲笑着点点头:“好的。”

她刚说完,就感觉到孩子在踢她。

阮天玲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又踢你了?”他紧张地问。

江予菲点点头,同时疑惑道:“不,我才四个多月,他不应该经常踢我。根据原理,他应该每隔十或二十分钟再移动一次……”

阮,的手在她肚子上一按,说:“你怎么知道一定是隔了十分钟?我家孩子天生发育很好,应该很调皮。”

“但是……”

“别但是,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如果你不放心,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检查。”

江予菲被卡住了。她看着他,专注地感受着胎动。她不禁想起了前世。

那时候,她每天都独自感受着孩子的动静。

她多么希望他能感受一次……但他没有。

然而,现在他感觉非常严重...

“颜田零。”

“嗯?”

江予菲试探性地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姑娘!”阮天玲想都没想就说道。

江予菲莫名其妙地问:“为什么?”

阮,抬头笑道:“不知道,我真的想要个女儿。”

“如果是儿子呢?”

“那就继续活下去,直到有了女儿。”

江予菲无言以对。“国家有规定,不能超生。”

“没关系,只是转移国籍。”他说得轻松。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一点也不爱国。”

“我更爱我女儿。”阮天玲马上反驳道。

江予菲的心是温暖的。他喜欢他的女儿。她觉得很幸福。

“嗯,我们要生孩子,直到有了女儿。”

“肯定。”阮天玲抱住她的身体,凑过来亲吻她的嘴唇。

江予菲闭上了眼睛,但他的脑海里想起了她的孩子。

如果严月爱她的孩子,没有杀他,她今天就不会被枪毙...

所以,人会得到报应。有时候,到时候,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江予菲搂着阮田零的脖子,突然觉得很开心。

她心里没有仇恨,没有嫉妒,没有不甘,所以她是一个很幸福的人。

*****************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在此期间,江予菲几乎每天都呆在家里抚养孩子。

她不敢随便出门,怕出门后被萧子彬报复。

即使你想出去,你也会和阮一起出去散步...

阮为了宝宝的健康没收了她的手机和电脑,黑道只允许她每天看一会儿电视。

其他时候,黑道他会陪她下棋,或者一起设计婴儿房,或者在花园里散步。

江予菲觉得生活很安逸,甚至有危机解除的感觉。

她问阮田零,小紫彬有没有把他们的事处理好。

阮说还没有。

江予菲不是一个任性的女人。因为外面有危险,她不介意一直呆在家里。

一天,她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骚动。

“发生了什么事?我出去看看。”李婶很迷茫的出去了,很快就回来了。

江予菲问她,“怎么了?谁在外面?”

李阿姨笑着说:“没什么,只是外面有人骑摩托车,差点撞到人。然后两个人吵了一架。”

“哦。”江予菲点点头,继续看电视。

“小余,我是龚少勋,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江予菲知道重型机车有自己的播放器,声音会很大。

播放器是用来播放歌曲的...

但是现在,里面正在播放龚少勋的声音。

“龚少勋在外面吗?”江予菲惊讶地看着李婶。

李阿姨想:“江小姐,少爷说你要安安静静地把孩子养大,不让任何人打扰你。”

江予菲突然明白为什么阮田零不让她碰手机和电脑了。

原来我不想让龚少勋联系她...

“小雨,我是龚少勋……”玩家一遍又一遍的玩,好像答不上来,她就不停。

对李婶说:“让他快进来吧...还有,不要叫阮,。”

李阿姨:“……”

几分钟后,龚少勋穿着皮裤,大步走了进来。

他向江予菲走了几步,看着她隆起的肚子和红润的脸色。他弯下嘴唇,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终于见到你了。你手机打不通,也谈不上q,我想看到你一直被屏蔽,我知道你被软禁了。”

软禁?

江予菲正要解释,这时龚少勋抓住她的手说:“今天我带你离开这里!放心吧,谁也拦不住我,谁敢拦我,我就砍谁!”

说完,他带着她不由分说地向外走去。

“等等……”江予菲抓住了他。“你误会了,我没有被软禁。”

“你已经被阮关在这里了,不许你出去,不许你和外面的人联系。你软禁什么?”龚少勋皱了皱眉头。

江予菲留下了。“不管怎样,我没有被软禁。我有话要坐下来说。你也知道,我肚子大,站着说话都烦。”

“好吧。”龚少勋点点头,坐了下来。

请李婶给龚少勋泡茶,龚少勋单腿靠在沙发上。

“阮天灵不让我见你,我有的是办法见你。小雨,我想问你,是因为他不让我见你,还是不想见我?”

面对他直接的问题,江予菲不知道如何回答。

龚少勋笑笑:“一定是他不让我见你。你不能不想见我。”

这个问题似乎更难回答。

黑道总裁的囚宠

江予菲只好点头:“我知道。”

其实他不说,总裁她也会很小心的。

自从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总裁上辈子就死了,她会特别注意上下楼梯...

*************

早饭后,他们乘公共汽车赶到医院。

途中,无聊地问阮,:“你猜是男是女。”

“我猜是个男生。”阮天玲想都没想就说道。

江予菲怀疑地盯着他:“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女孩。”

但现在,他直接猜到是个男生,根本没想。

她知道男人的话是不可信的。

说喜欢女生是骗人的,但是你们都想要个儿子。

阮,抱住她笑:“我喜欢女孩子,我要一个女儿。但你让我猜是男孩还是女孩。那一刻,我觉得是一个感觉很坚强的男生。”

“如果你喜欢女生,为什么感觉不像女生?你显然更喜欢你的儿子。”江予菲冷哼一声,故意说道。

阮田零急忙说:“只要你一出生,我就喜欢我的儿子和女儿。”

“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男人抓住她的手,放在心里:“感受一下,看我的心脏。”

江予菲只感觉到自己稳定而有力的心跳。

她抽回手笑了笑:“如果是女儿,一定不要嫌弃她。”

阮,点头答应道:“女儿是我的小公主,我绝不会抛弃它!”

“对她好,非常非常好,给她一生最好的。”

“好吧,我发誓。”阮天玲抬起手,认真地说。

他说的是真的,他的誓言也是真的。

但他还是想要这个孩子,而不是女儿...

因为梦是如此真实,他仍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

江予菲想了想,补充道:“你不能抛弃你的儿子!”

“嗯,我儿子女儿不嫌弃!”阮,无条件答应了。

江予菲对此很满意。阮天玲在心里抱着她,觉得孕妇的心情真的变了很多。

在来医院之前,阮提前给医院的人打了电话,所以他们来的时候不用挂号,不用排队,直接去检查。

江予菲不是第一次做b超,但她仍然非常紧张。

阮天玲坐在她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

他盯着显示屏上的图片问女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回头笑笑:“怎么不问是一个还是两个?”

吓了一跳,阮、连忙答应。他高兴地问:“你是说有两个?!"

医生点点头:“对,有两个。”

居然是两个孩子!

江予菲兴奋得双眼通红。“是女孩吗?还是双胞胎?”

阮、也很激动。他希望有一个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孩子。

结果是两个,他觉得自己像得了一等奖一样幸运。

医生笑着说:“不是女孩,不是双胞胎。恭喜两位,两位都是儿子。”

江予菲傻眼了,居然是两个儿子...

阮天玲紧张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他扬起嘴唇笑了笑:“我儿子好,你有两个儿子也没关系。”

江予菲有些失落,黑道她认为那是她的女儿。

毕竟前世的孩子是女儿,黑道今生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女儿。

她真的想要一个女儿来弥补她欠她的...

她只是个儿子,她很幸福。

医生问他们要不要给胎儿拍照,他们自然就答应了。

医生一边拍照一边笑:“两个孩子发育的很好,一个在吮手指,一个在翻动身体。但是空有点窄,所以转的慢……”

江予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她可以看到两个可爱的家伙。

虽然他们只有五个月大,但大致可以看出他们的脸和阮、的很像。

拉了拉阮田零的手:“这孩子长得像你。”

“是吗?”阮天玲睁大了眼睛。

医生笑着说:“阮夫人的视力很好。是的,这两个婴儿看起来像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爸爸很帅,以后也会很帅。”

江予菲的心像蜂蜜一样甜。

她太高兴了,很快就要有阮这样的两个小家伙了。

阮也很开心,他也很期待孩子的到来。

b超出来后,阮手里提着一个包,里面全是刚刚拍的彩超照片。

他抓住江予菲的肩膀,和她一起慢慢走出医院。

“你刚才看到了吗?有个宝宝一直在踢手指,吃手指。看起来好热闹。”江予菲兴奋地说道。

阮田零点了点头:“嗯,我看到了。以后我一定是个捣蛋鬼。”

江予菲笑了:“我喜欢淘气的孩子。”

“另一个不喜欢?”阮天玲扬起眉毛,问道。

“喜欢,都喜欢!”江予菲高兴得闭上了嘴。“嘿,如果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是完美的。”

“贪婪!”阮天玲用头撞她的头。

江予菲捂着头,盯着他。

然后她笑了:“你说的对,我太贪心了。两个儿子也很好,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一定很好玩。”

“于飞。”

“嗯?”

阮、忽然道:“我们结婚吧。你看孩子快生了,我们还没结婚,这能不说吗?”

江予菲笑着说:“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是的,你答应我的求婚了吗?”

“没有诚意,没有戒指和鲜花!”

阮、很惭愧。他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呢?

“戒指已经准备了很久了。我会马上把花送回去。回来后,你会同意我的求婚。”

江予菲笑了:“你怎么觉得你是在逼婚,而不是求婚?”

阮,紧贴着她的身体,霸道的说:“你这辈子只能嫁给我。我还需要逼婚吗?”

“我可以选择不结婚。”江予菲故意不屑地说。

阮,立刻缓和了语气:“没有婚姻是不行的。不结婚,就没有完整的家。如果你不结婚,你就没有丈夫,我也没有妻子。你不结婚,我们一家四口就遭殃了。”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好吧,你可以结婚了,到时候记得把存折给我。”

阮,亲了亲嘴唇,深情地说:“我都是你的了,我的存折更不用说了。”

江予菲甜甜地笑着说:“还有,总裁结婚是件大事,总裁必须经过长辈的同意。”

长辈们指的是阮,的父母。

如果不同意她嫁给阮,她是不会嫁的。

她不想再被拒绝。

阮、会意地说:“没问题,他们不会反对的。要不,现在回老屋告诉他们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你怀了双胞胎,一个是我们要结婚的消息。”

江予菲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好,现在就去。”

阮、在路上给我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阮安国、阮府、阮穆早就聚集在客厅里,等待他们的归来。

“师傅和江小姐回来了。”没多久仆人就在外面欢快地宣布了。

所有人都笑着看着门。

阮天玲搂着江予菲的肩膀,慢慢走进客厅。

“爷爷您好,夫人,师傅您好。”他一进门,江予菲就向他打招呼,这很有礼貌。

阮穆起身热情地笑了笑:“过来坐,你现在怀孕了,别站着。”

“谢谢您,夫人。”江予菲笑了。

她坐在单人沙发上,阮坐在她左边的扶手上。

阮牧又坐下来,继续微笑:“我早就想见你,但是田零不让我们打扰你。身体怎么样?这孩子是不是太烦你了?”

有一段时间,阮牧对她的态度很冷淡。

现在她对她很热情,同时江予菲也很高兴。

“我身体很好,我的孩子不会太打扰我,夫人,不用担心。”

“啊,别叫我夫人夫人。你和田零迟早会结婚。为什么不赶紧把婚姻定下来?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妈妈。”阮妈妈真诚地说。

江予菲目光闪烁,心里很感动。

阮、抱住,对他们说:“我们今天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们要结婚了,希望得到你们的同意。”

阮安国高兴地说:“我们自然同意,没问题,你随时可以结婚。”

阮的父亲笑着点头:“我也觉得你应该早点把婚事办了。”

阮目兴奋地说:“婚礼让我来办。于飞现在怀孕了,不会累的。她只需要给意见,让我去做琐碎的事情。”

猜想他们不会反对她和阮、结婚。

没想到他们这么热情支持。

尤其是阮的热情更是让她大吃一惊。

阮天灵瘦瘦的微微扬了扬,显然也很开心。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早上,我带于飞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了双胞胎。”

“哈哈,真的,哈哈,太棒了!”阮安国是第一个笑的。

“你确定孩子的性别了吗?”阮牧问,然后她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男生女生我都很喜欢。”

江予菲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肚子,高兴地说:“两个都是男孩。”

“上帝,两个儿子?”阮妈妈尖叫出声,然后她捂着嘴笑了。

大家笑得很开心,很快就要给阮家添两个人了。

或者两个男孩...

黑道总裁的囚宠

龚少勋看了看,黑道眼里闪着喜悦。

“就是这个!黑道”

他拿起照片,用手帕擦干净。

照片中,一个长发女子,穿着白色长裙,坐在秋千上,轻声笑着。

她的五官精致美丽,和江予菲有六七分相似。

他小时候很喜欢这个漂亮的阿姨,所以长大后第一眼看到江予菲就动心了。

龚少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对江予菲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一切都源于此...

龚嘉华看到照片也同样欣喜:“快把照片给我看看。你小子那年把照片弄丢了也没气死我。这是唯一的照片。这些年我一直很难过,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龚少勋没给他照片。他翻了翻照片的背面,看到了上面写的字。

【月,永远等着你。】

他的记忆是对的,上面写着这些话。

龚少勋斜眼问父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龚嘉华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你以为是我写的?这是另一个人写的。他把这张照片留在我家了。其实这张照片不是我的。”

“哪个男人?江予菲的父亲?”

“应该是她爸爸,男的叫小泽新。”

“是小玉的父亲。”龚少勋点点头。“爸爸,小雨一直在找她的父母。你知道她父母在哪吗?”

龚嘉华叹了口气:“当他们悄悄消失的时候,我们失去了联系。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龚少勋很失望。

我怕小玉会失望...

*******************

晚上,[菲尔城堡]。

江予菲手里拿着手机靠在床上,等着龚少勋的回复。

阮天玲推开浴室门,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她时,他的脸微微沉了下去。

“等龚少勋的电话?”走到他面前,他淡淡地问她。

江予菲笑了:“是的,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任何事情。”

“别等了,去睡觉吧。”阮天玲在她身边坐下。

江予菲仍然盯着手机。“等一下,我刚给他发了短信。”

阮天玲突然抓住她的身体,吻了她的唇。

江予菲的手机落在床上,她的半个身子躺在他的胸前,后脑勺被他压着,承受着他炽热的深吻。

阮,想用一个吻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但是电话铃突然响了。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胸部,他紧紧地拥抱着她,吻得越来越深。

“嗯...电话……”江予菲绝望地推着他,看上去非常急切。

阮天玲咬着嘴唇让她走。

江予菲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赶紧接过手机,打开了。

“你好,龚少勋?”她气喘吁吁地问道。

“小雨,我爸想邀请你来我家做客。明天过来。”龚少勋直接说道。

“去你家?”江予菲有些惊讶。

阮天玲皱眉,他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体,他细细的压在她的脖子上。

江予菲推了推自己的身体,却推不开。

龚少勋道:“嗯,我爸想见见你,说点你爸妈的事。”

阮,总裁接过结婚证,总裁把它收了起来:“我挺好看的。”

“哪有?脸看起来很胖。”江予菲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他以前脸上没什么肉。现在有种肉嘟嘟的感觉。

“胖好看。而且,怀孕了还会胖。”阮天玲无语的看着她。

江予菲试探性地问他:“听说女人生孩子会畸形,到时候我会变丑。你应该不会抛弃我吧?”

阮田零笑着说:“你听谁的?”

“都这么说。我也亲眼见过,一个女生生孩子前皮肤和身体都很好。生完孩子皮肤变差了,但是身材完全变形了,又胖又壮。我长得丑怎么办?”江予菲不安地问他。

阮,安慰她说:“不,你绝不会变成那样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真的变丑了怎么办?”

阮,拉着她的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

“你是说,我可能还会变丑?”

"...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予菲咬着嘴唇,焦虑地皱起眉头:“到时候我会哭死的。”

“你在乎自己的外表吗?”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他一直以为她是一个不在乎外表的人。

江予菲白了他一眼:“谁不在乎?谁想长得丑?”

“雨菲,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真的很丑,我们会做美容塑身,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让你回归二十岁的美丽。”

“真的?”江予菲笑着问。

阮田零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

江予菲轻松地笑了:“在我变漂亮之前,你不能抛弃我。”

“永不放弃!”阮天玲举起一只手,做出破口大骂的样子。

“阮,,我爱你!”江予菲俯下身,吻了吻他的脸颊。

阮天玲黑眼睛亮亮的看着她,他弯起嘴角,宠溺的笑着。

江予菲只是高兴了一会儿,又陷入了焦虑之中。

“生完孩子,我还要在家照顾孩子。很多女人带了孩子,成了大妈。颜田零,如果我成为一个阿姨呢?”

阮::“…”

“我不想做家庭主妇。就算有了孩子,我也要做一个时尚漂亮的辣妈。”

“你怎么这么担心?”阮天玲无语的问她。

江予菲不安地皱起眉头。“我不知道。我也担心结婚后生活会变得平淡。我更担心七年之痒。七年后,你一定厌倦了我……”

江予菲越想越担心。最后,她总结道:“阮,我们不该结婚!”

吱-

阮天岭猛踩刹车,车停在路边。

江予菲抓住他的安全带,迷惑地看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男人脸色阴沉,咬牙问她。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说,我们不应该结婚。”

“我哪里误会你了!”阮天玲气得低吼,“你不嫁给我,那你想嫁给谁?!"

江予菲举起手安慰他:“你真的误会了。我是说,我们这样生活,但我们不结婚。

黑道总裁的囚宠

阮、黑道紧紧抱住,黑道厉声喝道:“谁放的!”

把他们送到门口的经理也看到了娃娃。

他急忙上前,紧张地说:“阮先生,这不是我们放的。肯定是有人想报复我们,故意把这种东西丢在门口!”

“你是怎么做事的?!你不知道你身上散落着什么吗?!"阮天玲还是很生气。

经理一身冷汗说:“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对不起!我把它拿走!”

阮天玲又想生气了,江予菲忙着拉他的衣服。

“算了,这不是他们的错。估计是谁在腾跃,也许不是为了我们。”

阮天玲脸色阴沉,他的感觉是反对他们。

但是他不想告诉江予菲。

“走吧,跟我们没关系。”他搂着她,大步走向汽车。

试穿婚纱后,江予菲心情很好,但当她看到那些可怕的洋娃娃时,她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了。

她靠在椅背上,高兴不起来。

阮,看着她,关切地问:“你还在想刚才的事吗?”

“嗯。”她微微点头。

“放心吧,他们查监控录像的时候就知道是谁放的了。”阮天玲话音刚落,婚纱店给他发了几张照片。

他打开图片,是电脑截图。

截图是放娃娃的人。

阮、微微蹙眉,疑惑道:“怎么了?”

“你看。”他把手机递给她。

江予菲接过来,看见照片上有一个女人。

她裹得很紧,戴着大墨镜、面具和帽子。她根本看不出自己是谁。

“你能说出她是谁吗?”江予菲问道。

阮,摇摇头:“我看不见。”

江予菲把手机还给他。“希望不是为了我们。”

“即使是对我们不利,她也经不起任何风浪。”阮田零冷冷道:“婚礼当天的保安措施很严,谁也不能闹事。”

“嗯。”江予菲点点头,她相信了他的话。

但是婚礼之前,不管是谁,心里都会有阴影。

汽车停在菲尔城堡门口。

阮天灵刚要下车,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神微微有些冷。

“你好。”他接通了电话。

“你出来的时候,我想和你谈谈。”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很轻。

阮、看了一眼,收回视线,问道:“何处?”

对方说了地址,挂了电话。

阮,收起了手机,好奇地问他:“这是谁的手机?”

“你不知道,一个顾客。”他推开车门下车,走到她身边,扶她出来。

“我送你进去,然后出去办点事。”他告诉她。

江予菲点点头:“你去吧,我可以自己进去。”

“走吧,我先送你进去。”阮、执意要把她送到客厅里,让李婶照顾她,然后才出门。

河边码头。

阮天玲的车停在路边。他推门下车,一眼就看见龚少勋站在旁边。

关上门,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大步走向他。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冷冷地问道。

龚少勋轻声说,总裁眼睛瞬间有点湿润。

他睁大了眼睛,总裁江风很快又把眼睛弄清楚了。

“阮,你好好爱她。如果你不爱她,我就来代替。”龚少勋低声道。

阮天玲看着他,眼神色复杂。

“我觉得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说完,他转身离开。

龚少勋没有回头。他站在码头上,站得很高,独自站了很久。

*****************

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江予菲坐在更衣室里,化妆师正在为她化妆。

更衣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她戴着两个球头,穿着白色公主裙,脚上穿着红色小皮靴。她看起来很可爱。

“阿姨,我们穿一样的裙子。”真的拉了拉自己的裙子,甜甜的笑了。

江予菲微笑着向她挥手,然后真的走向她。

江予菲拉起她的手,给她抓了一把德芙巧克力。

“你爸爸妈妈呢?”

我真的把巧克力放在一个挎在肩上的小包里,笑了:“爸爸妈妈在外面,妈妈今天很漂亮,但是阿姨也很漂亮,我也很漂亮。”

江予菲笑着摸摸她的脸:“我叔叔在哪里?”

他嘟着嘴说:“我叔叔昨天喝了很多酒。好臭!”

“我叔叔喝醉了吗?”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嗯,妈妈说他没出息,爸爸说叔叔心里难过。阿姨,你怎么了,你为什么难过?”

江予菲的脸惊呆了。“我生病了,所以我会难过。”

“哦,我会给他巧克力的。我病了,吃巧克力,不难。”

“真是个好孩子。”江予菲又给她拿了一些巧克力。

这一次,宫美推门进来了。

“真的,你什么时候溜过来的?”

真的笑了:“妈咪,阿姨给了我很多巧克力。”

“真的,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真子立刻对江予菲说道。

江予菲微笑着,深情地摸了摸她的头。

龚梅笑着问:“你紧张吗?”

江予菲点点头:“一点点。”

“别紧张,你的结婚证已经收到了。这只是一个仪式。”

“嗯,我知道。”

龚梅握住真手,对江予菲笑了笑:“我不打扰你了,回头见。”

“好的,回头见。”

宫梅刚走到门口,一个服务员敲门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盒子。

“阮夫人,这是某人送的礼物。我们已经测试过了,没有危险。”

阮、在门口放了一个探测器,以防有人破坏婚礼现场。

任何携带危险品的人都不能进入体育场。

而且能进来参加婚礼的都会经过认证,不被邀请,不能进入会场。

江予菲拿走了礼盒。“谢谢。”

“不客气。”服务员微笑着站在一边。

“阿姨,我想看礼物!”实在不去了,再把宫美人拉回来。

龚梅疑惑地问:“谁送的?”

“不知道,上面没有卡。”江予菲也有些怀疑。

“打开看看是什么。”

这叫偷鸡吃米。

即使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黑道也抓不到她。

然而,黑道经过丁的宣传,她的名声彻底臭了。

丁代表阮家。丁对有仇,就是她对阮家有仇。

谁敢为了阮家得罪她?

除非阮家不为难她,否则她会有翻身的机会,否则...

但是丁很快就要和阮俊基结婚了。

如果她成为阮家一员,只要丁继续恨她,阮家可不会坐视不管。

到时候,她绝对不会翻身。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丁无法嫁给。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徐梦瑶垂着的眼睛掩盖了他眼中的疯狂。

在她心里,她已经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丁夏楠和君齐家正在试穿婚纱和西装。

因为婚礼办的有点匆忙,婚纱只能做好,再定制也来不及了。

然而,她选择的婚纱是世界上最好的。

丁很快就选择了一家。她长得好看,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她以前戴黑框眼镜是为了遮住自己的外表,现在早就不戴了。

她和琦君穿着衣服站在镜子前,这引起了设计师的惊呼。

“才女,才女!”

“才女在哪里,明明是金童玉女。”其他人笑着纠正他。

设计师点点头:“对,是金童玉女。你们两个太配了。”

丁看着镜中的和小君,眼里带着羞涩的笑意。

她没想到他们站在一起时会这么好看...

君齐家也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穿衣服就是拍婚纱照。

君齐家总是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事情,但这次他非常耐心,从头到尾没有不耐烦。

摄影师为他们拍了几张漂亮的婚纱照。

店里的员工迅速把照片打印出来,冲洗出来。

当他们穿好衣服时,照片都准备好了。

丁对的这种速度很无语,所以他有钱又好办事。

如果普通人要拍婚纱照,光是排队拍照就要等很久,更别说冲洗照片的时间了。

两个人坐在贵宾室里,一张张翻看照片。

每一个都好看...

其中一个是仰躺在花丛中的丁,君俯在她身上,深情地看着她,温柔地吻着她。

因为他是仰面躺着的,丁的胸部站了起来,看上去比平时丰满而高大。

再加上婚纱的领口比较浅,露出了她宽大的锁骨,让她的胸部特别刺眼。

看这张图,人的第一眼会被她的胸部吸引。

琦君皱起了眉头。他叫经理过来。“删了这个就不能留了。”

经理看了一眼,很懂事地点了点头:“好的,我马上把负面的删掉。”

说完,经理就走了。

丁看了一眼他指的照片,脸一下子红了。

其实也没什么...但如果他在乎,就删掉。

君齐家又仔细看了看其他照片,发现不对劲就要求删除,但是他留不住。

他留下的都是保守而循规蹈矩的人。

丁暗暗觉得好笑。

然而,总裁被排除在外的照片是军齐家留下的,总裁他计划私下里看。

选好照片后,他们离开了。

丁建议出去吃饭,君点头同意。

巧合的是,小君齐家的车经过了徐梦瑶的“绝威宅”。

看到‘绝味斋’,他们的神色就复杂了。

琦君转过头问她:“你想开一家餐馆吗?”

丁摇摇头。“我暂时不这么认为。我们以后再谈。你现在不忙着结婚吗?而且,我想休息一下。”

“好吧。”琦君非常同意。“你得开车告诉我。”

“好。”丁微微一笑。

君齐家瞥见她的笑容,顿时大吃一惊。

丁也化了妆,这是设计师精心制作的,花了一个小时。

如果说丁是一个不化妆的小美人,她是一个完整的大美人,有着妩媚的风情,真正的美丽。

君齐家有点恼火。她为什么不卸妆再出来?

“去那里吃怎么样?”丁突然指了指路边的一家餐馆。“上次我来艾君吃饭,这里的川菜和凉菜味道很好。”

君齐家停下车。

丁夏楠解开安全带,推门下了车。

“等等——”君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在丁疑惑的目光中,他把墨镜拿了出来,戴在她的脸上。

本来想用墨镜遮住她的样子,但是她戴墨镜看起来更神秘,更漂亮。

人们不禁想一次又一次地偷看她的脸。

琦君更加沮丧。“我们回去吃饭吧。”

“怎么,过来。”丁不明白。

琦君想了一会儿,问她:“你有湿巾吗?”

“是的。”丁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他。

小君齐家取下一只,然后抱住她的头,用湿毛巾擦了擦口红。

丁::“…”

擦掉口红后,她的样子就不那么明显了。

琦君有点满意。“走吧。”

当丁下车的时候,她从后视镜里照了一张照片,脸色很难说。

这个男人,让她说怎么办。

我没想到他也会小心眼...

他们走进餐馆,要求一个安静的地方。

丁在外面吃饭,喜欢点很多菜,轮流品尝,然后总结烹饪方法。

君齐家是个吃货,喜欢多吃。

他们点了一张桌子。

最后一道凉菜上来的时候,女服务员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太紧张,菜差点打翻。

“对不起,”她道歉道。

丁夏楠笑着说:“没关系,饭菜没问题,你不用紧张。”

女服务员仍然非常紧张。“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丁以为一定是初来乍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何必如此紧张。

她拿起筷子,先咬了一口凉菜。

“味道不错,你也尝尝。”她对小君齐家说。

小君齐家拿了一块吃了。他觉得味道就是那样。反正他现在吃的不好吃。

好吃的是丁做的菜。

小君齐家对凉菜不感兴趣。他喜欢吃大鱼大肉。

丁主要吃凉菜。

吃了一会儿,丁忽然觉得肚子疼。

她放下筷子,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了?”君齐家问。

丁夏楠勉强笑了笑:“没事,黑道我去趟洗手间,黑道你慢慢吃。”

“真的没事吗?”君齐家不放心。

“真的没什么。”我就是想拉肚子。

丁起身去了洗手间。她确实拉肚子了。

餐馆里的食物不干净吗?她怎么会突然拉肚子?

丁从浴室出来,感觉肚子有些痛。

“小姐,你没事吧?你脸色不太好。”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关切地问。

丁夏楠问她:“附近有药店吗?”

“对,看那儿。”服务员指了指后门对面的一家小药店。

卫生间在后门,不大,但是可以随意通过。

丁有些疼痛,所以她想先买药。

当她走出去的时候,她拿出手机,打算在她走进药店的时候给君齐家打电话。

谁知道她不在药店附近,突然一辆车停在她面前。

两个蒙面人从车里出来,把她拉进车里。

他们的速度很快,几乎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丁拉了进来。

丁夏楠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试图大声呼救,她的嘴很快被捂住了。然后脖子一疼就晕倒了。

丁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耀眼的蓝天空。

我的耳朵里有海浪和海鸥。

“醒醒?”一个声音隐约响起,然后一张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丁夏楠的瞳孔放大,“徐梦瑶!”

徐梦瑶戴着草帽和太阳镜。

她摘下墨镜,冷冷一笑:“对,是我。丁夏楠,你现在在我手里了。”

丁撑起她的身体,发现她躺在沙滩上。

有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周围,包括徐梦瑶。

她把手放在背后,防卫地盯着他们。“你想干什么?”

徐梦瑶哈着阿哈笑,“你说我们想做什么?丁,我告诉你实话。如果你落入我的手中,你将永远不能活着回去!”

她眼里闪过仇恨的光芒,“丁,我早就想这样对你了!拖到今天都是你的运气!”

丁一点也不害怕。

“你要杀我吗?”

“没错。”徐梦瑶笑了,笑得怎么看怎么恶毒。

“你的胆子真大。你杀了我,就不怕阮家来报复你?”

“谁知道是我干的?”徐梦瑶非常无畏。

丁冷笑,“谁会怀疑你。你是唯一对我怀恨在心的人。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我之间的恩怨了。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他们会先怀疑你。”

徐梦瑶完全不怕,“什么?谁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没有证据,我是无辜的。”

“只要你做到了,你就会留下证据,杀了我。你一定不能逃跑。”丁肯定地说。

认为丁真是太天真了。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悬案。

她的计划如此完美,没有人会知道是她做的。

另外,她现在应该在另一个城市,她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总之,她的头上永远找不到东西。

至于这三个人,工作完成后,她会给他们一笔钱,他们马上出国,再也不回来。

反正别人永远找不到证据。

没有证据,总裁她会没事的。

再等一会儿,总裁她会再次接近阮军·齐家。

只要她嫁到阮家,谁敢动她……

自信只要没有丁,她就能嫁给。

徐梦瑶也不想和她废话,“没有你的担心我不会被抓的。但是,今天一定是你的死期!丁,你知道我会怎么让你死吗?!"

丁夏楠扬起眉毛:“你怎么死的?但是在我死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是不是偷了古家的秘籍?”

“我要死了,你好歹让我死了。徐梦瑶,我只有这个要求。”

徐梦瑶笑了笑,“好吧,那么,我就让你死了。是的,我偷了骗子。你现在满意了吗?”

丁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梦瑶冷冷地哼了一声。“怪古天明,管闲事!”

“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告诉你!总之,古晓活该!我刚刚偷了他的秘籍。如果不是从他开始,我就很善良了!”

丁对恨之入骨,说:“古家的机密,比他的性命还重要。如果你偷了秘籍,它会杀了他。徐梦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啪——”徐梦瑶突然愤怒地给了她一巴掌。

她的眼睛冒着恶毒的光,仿佛她恨不得把丁碎尸万段。

真的很讨厌丁。

“我现在没有好下场!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今天不会在这里——”

她辛辛苦苦干了十几年,她的名声就这样被丁毁了。

现在整个A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听说过她。

即使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她的所作所为,她的名誉也会毁了。

不仅如此,过去不容易的杀戮再次出现。

所有人都在说她毁了两个人的生活。

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男人就不会误杀别人,酿成悲剧。

都说她是狐狸精,谁娶了她就倒霉。

像她现在这样,在A市根本混不下去。

她怎么能接受她想成为一个人的事实呢?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杀了丁来发泄她的怒火,然后尽她所能嫁给!

越想越恨,“丁,我会让你后悔陷害我的!你现在给我!”

话音一落,那三个已经蠢蠢欲动了许久的男人立刻扑向丁。

丁被吓得后退,但她的一只脚被抓住了。

“滚——”她踢过去,另一只脚被抓住了。

一个男人又抓住了她的手,另一个撕了她的衣服...

他们要坚强,要暴力!

丁夏楠尖叫着挣扎着,但她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很快,她的衣服都被撕破了。

徐梦瑶看到她的样子,开怀大笑:“你想对这个女人做什么就做什么,杀了她!”

丁瞥了她一眼,眼底是一股暴风雨般的恨意。

“救命,救命——”丁不停的挣扎着寻求帮助。

徐梦瑶冷笑道:“别尖叫,这里没人,你只要尖叫到喉咙里,就没人会来救你了。”

丁没有听进去,黑道但还是喊道:

她的手表有定位功能。如果六月齐家发现她走了,黑道她会找到的。

她的哭泣是为了他。

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她觉得恶心,他的那个反抗了她。

丁狂乱地挣扎着,“你还不错!害我,阮家不让你去!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当她这样大喊大叫时,那个男人犹豫了。

他们都听说过阮的名声。

其实他们都怀疑即使逃到国外也会被抓。

但是徐梦瑶给了太多的钱,这太诱人了,太令人困惑了...

丁趁机继续叫嚣,“只要你放过我,我就给你一亿!我说去做,你就把我带走,等我给钱你就放了!”

一亿...

徐梦瑶给了他们每人1500万英镑,如果有1亿英镑,他们每人可以分享3000多万英镑。

“我说的是真的。我比徐梦瑶还富有!”丁夏楠继续引诱和迷惑。

徐梦瑶气得脸色铁青。“别傻了。既然同舟共济,你以为阮家会放过你?”

“不管怎样,你得罪了阮家。你为什么不让我走?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就算出国也能活一辈子!”丁夏楠可以多说。

看到这三个人真的犹豫了,徐梦瑶正要掏出手枪威胁他们,突然瞥见远处有一辆车快速驶来。

她很熟悉那辆车,是阮俊佳琪的!

徐梦瑶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是怎么找到的?

现在,她完了。

徐梦瑶的眼里闪过疯狂的绝望。她猛地拔出手枪,朝丁的尸体开了一枪。

“啊——”丁尖叫起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也愣住了。

徐梦瑶不顾他们的反应,她转身朝汽车跑去,迅速上车,然后发动汽车迅速离开。

三个人看到有人来了,对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迅速开车走了。

他们一离开,六月齐家的车突然来了,然后紧急刹车。

他跳下车,向丁跑去。

丁一丝不挂,一丝不挂。她蜷缩在地上,鲜血在她身体下蔓延-

君齐家望着耀眼的红色,突然有一种摧毁一切的冲动。

丁,不要死!

阮的家人在急诊室外面。

丁已经被送进去三个小时了。

阮军·齐家站在急诊室门口,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塑。

他脸上没有悲伤或喜悦,也没有任何情绪。

但他就是这样,让人更担心。

“菩萨保佑,夏天一定要白白保佑我们,平安无事。”丁目双手合十,苦苦祈祷。

江予菲安慰她。“夏楠是一个受祝福的孩子。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丁燕摇摇头说:“不一定,也许命运无法改变。”

所有人都不相信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除了丁目。

丁燕难过地说:“有一件事我们不想隐瞒。我以前为夏楠占卜过,占卜显示她活不过25岁……”

君齐家终于回应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