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东莞亚美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骗婚阅渎(1/61)

东莞亚美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唐雨晨被带走后,总裁安若关上门,总裁匆忙收拾行李。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里找到她的,但她必须马上离开,去很远的地方,这样她就不会再被他找到了。

她的东西很简单,收拾一下就好。

她以前随身带的银行卡现在可以用了。她去取了一笔钱,然后赶到机场...

两天后,安若终于从多个国家绕到了J市。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唐雨晨当然不会想到她回来了。

当她回来时,安若不敢回她的住处。她去郊区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思考自己以后的生活。

怕云飞担心她,打电话给他说已经回J市了。云飞很惊讶,问她为什么突然离开。

她说要回来看看,并向他发誓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她要求他保守她的秘密。别让任何人知道她回来了。她先行动,云飞只能同意。

现在是J市的冬天,天气很冷,但是大街上到处都是装修,节日冲淡了寒冷的天气。

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天后,安若计划去墓地看望她的孩子们。

一开始,云飞帮忙火化了孩子,把他埋在墓地里。

当时她太难过了,匆忙离开这里,只去看过他一次。不知道他会不会怪她。

出了酒店,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司机问她要去哪里,她想了想,说要去花市。看望孩子,首先要摘一束漂亮的花。

虽然她已经一年没回来了,但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走了很久,她发现这不是去花市的路。

安若疑惑地问司机:“师傅,你走错路了吗?”

“没有,现在花市已经搬走了。”司机笑着回答她。

真的吗?虽然她很困惑,但她没有再问任何问题。

车的方向不对了。这似乎是唐雨晨住的地方...

有富人区,环境很安静,怎么会有花市!

安若喊道:“站住,我要下车!”

司机没有听她的,他没有停下来,而是加快了速度。

她确信司机有问题,这可能是唐雨晨安排的。

“我叫你住手,你听见了吗!”安若坐在后排。她拿起包,打在司机的后脑勺上。司机疼得滑了一跤,车在路上弯了,被迫停下来。

她迅速打开门,往回跑了几步,一辆车停在她面前。

耀眼的豪车,整个j市也找不出第二辆车,而唐雨晨有一辆。

安若全身冰冷。她后退了两步,转身往回跑。

下了车的男人走得比她快得多,她的腰很紧,已经被他强壮的手臂环住了。

“救命……”安若张开嘴,嘴巴被紧紧地捂住,他身后的男人轻松地把她抱向汽车。

她的挣扎在他面前毫无用处。他把她塞进车里,然后坐了进去,关上门,淡淡地对司机说:“开车。”

“停,让我下来,停!”

安若又急又怒。她举起包,试图打她周围的男人。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或者,骗婚他还恨她,骗婚根本不想见她?

其实这些都不是她最害怕的。

她害怕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爱上了别人...

如果是这样,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路上,贝贝想得太多,无法阅读。

休息一会儿她就不能休息了,导致七八个小时的飞行,感觉特别累。

当飞机降落在伦敦机场时,贝贝变得更加紧张,感到害怕离家近。

六年前离开伦敦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

贝贝到达伦敦时已经是深夜了。

她坐出租车直接去了酒店,没有回家。

她的房子,一直空没人住,现在肯定没法住了。

贝贝也不想回家。

那个家,她回去只会觉得又冷又荒凉。

找五星级酒店,贝贝要了套房住。

她现在不缺钱。酒店费用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她担心有人会认出她。毕竟她曾经是明星,但是酒店工作人员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她就像昙花一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记得她。

贝贝松了一口气,只要没人记得就好。

她在酒店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穿好衣服出去了。

贝贝租了一辆车,让司机整天来接她。

*****

南宫文祥的葬礼将在下葬前一周举行。

今天还有葬礼,贝贝要去南宫城堡看他。

她知道很多人不会欢迎她,但她还是想去,拜完她,很快就要走了。

反正我这辈子,她从来没有红过,她习惯了,不会因为别人的态度而难过。

所以当贝贝到达南宫城堡时,她直着背,平静地走了进来。

她还买了一大束菊花,因为南宫爷爷爱眼前的植物。

幸好这次不像几年前,守门人的保镖没有拦截她,让她顺利进入。

这次肯定和上次不一样。

那一次,南宫文祥病了,这一次,他死了,所以守卫不敢拦截任何南宫世家。

贝贝从城堡乘专车到了哀悼的地方。当她下车时,她看到一些人聚集在大厅外面。

看到贝贝的时候都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还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的人,试探性的问:“你是贝贝吗?”

贝贝点点头,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

那几个人真是震惊了。没想到这个有贵族气息的美女竟然是贝贝!

虽然贝贝一直都很漂亮,但她曾经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她不够大气,眼睛里总是流露出胆怯。

然而现在,她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和以前截然不同。

她的穿衣风格变了,变得很有品味,有很强的个人风格。

她的外貌似乎变了。

她以前也有一些包子脸,看起来不精致完美。

现在她瘦了很多,下巴变长了,脸变成了标准的鹅蛋脸。她虽然没那么可爱,但是更精致大气。

而她的眼神变了,阅渎仿佛多了很多智慧,阅渎不再是小女孩的眼神。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气质。

一个人的外貌很容易改变,气质却很难。

贝贝现在的气质鹤立鸡群。

在人群中,大家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她的气质很干净清纯,就像一个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女。清纯美丽的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拥有。

总之,贝贝的变化太震撼了。

当她一路走来,所有人都会被她吸引,然后感到震惊。

贝贝走进灵堂,然后看到南宫乐山笔直地站在南宫文祥的边上。

他穿着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胸前插着一朵白色菊花,面无表情,呼吸冰冷。

看到他,贝贝突然走不动了,脚好像粘在了地上。

一双眼睛粘在他身上,无法移开...

她幻想着他们重逢的无数场景,并做好再次见到他的准备。

然而,当她真正看到他时,她仍然不知所措。

更让她兴奋的是,他和六年前一模一样,长相几乎没变。只有他的呼吸,变得更加平静内敛,高不可攀。

贝贝的反应让周围很安静。

南宫乐山目光微动,视线一转移就看到了她。

他明显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掩盖了自己眼睛下的复杂感情。

两个人静静的对视,却没有人能看出他们心中的情感。

贝贝先把目光移开,她走到一边,接过司仪递过来的三根香,然后走到灵位前,庄严地跪下,恭恭敬敬地行礼...

香火过后,贝贝又去了南宫乐山,送了他一份礼物。自然,南宫乐山是主人,还了礼物。

仪式结束后,贝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有一个特殊的休息区来接待前来致敬的客人。贝贝没去休息,直接走了。

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向南宫爷爷致敬,而不是为了别的。

表达完敬意后,她没有理由留下来。还有,她不想让南宫乐山误会她...

贝贝回到酒店,除了在房间里休息什么也没做。

深夜,贝贝洗了个澡,在床边看书。

现在她已经养成了每天看书的习惯,一天不看书就会难受。

但是今晚,她不能看。

她脑子里出现的都是今天遇到南宫乐山的场景。

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他真的完全忘记她了吗?

如果他忘记了她,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重新接受她?

贝贝居然往自己身上吐口水。

当初她选择承担一切,知道会分开,也是她自己想这么做。

她现在还是那个放不下的人。

明知道南宫乐山不会轻易原谅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爱她了,但还是想挽回他的心。

她那么努力,那么疯狂地让自己变得更好,都是为了重拾他的心。

如果无法挽回,她将会有非常痛苦的一生。

所以她不想一直痛苦下去,只好去争取。

只是她不知道怎么争取而已。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不断提升自己。

总裁骗婚阅渎

想到这,总裁贝贝暗暗骂自己傻,总裁可是却无能为力。

算了,她还是继续做自己吧。

只有她变得足够优秀,机会来了,她才能牢牢把握。

贝贝那天晚上想了很多,直到很晚才休息。

同样,南宫乐山也一直睡不着,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贝贝又习惯早起了。

她今天不去南宫城堡。她昨天去过那里,所以今天没有理由去。

但是葬礼那天,她会去一整天。

贝贝打算在酒店休息一天,看书,处理一些邮件。

然而,她没有想到会有人来酒店找她。

酒店前台打电话说有人找她,贝贝愣了一下。“谁在找我?”

“是一位女士。她说她姓冷。”

贝贝又卡住了。

是心冷吗?

贝贝不知道她为什么来看她,但她还是下楼了。

她来到酒店的咖啡厅,看到了那颗冰冷的心。

冷心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离开了六年,她变得成熟了,其他的变化都不大。

然而,冷欣没有想到贝贝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看到贝贝,她明显愣了一下。

贝贝走到她对面坐下,平静地问:“没想到你会找到我。你找我干什么?”

冷心眼里闪过复杂。“他们说你回来了,你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了,我想去看看。”

贝贝笑了:“我变了,你就想看看我变成什么样了?”

是的,她只是想知道贝贝没有南宫乐山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说贝贝变得面目全非,彻底重生了。

她不相信我,所以来看看。

我不认为这是真的...

冷心没想到贝贝的变化会这么大,简直无法想象。

那个气息高贵态度平静的女人真的是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吗?

他们真的很孤独吗?

冷心的滋味很复杂。是一种被她曾经讨厌和看不起的人追,然后踩在脚底的复杂滋味。

这几年来,她的心态一直很平静,很平静。

她认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培养够好了。

没想到,看到贝贝就功亏一篑,失去了位置。

如果她还想和贝贝比,那就没必要和别人比了,就看贝贝现在的样子和气质,她就输了...

冷心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贝贝的笑话。

但是没想到,我自己看的段子。

她差点忘了过去,现在想起来都想不到,然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活得像个笑话。

冷心不禁自嘲。“贝贝,你真是我这辈子的噩梦。”

一直在她身体和心脏上捅了几刀。

贝贝明白她的意思。她淡淡地说:“你曾经是我的噩梦,后来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寒生心中惊讶,“什么意思?”

贝贝解释道:“我放下了自己,所以你不再是我的噩梦。”

"..."冷心瞳孔收缩。

贝贝是在暗示她一直没有放下自己。

她是间接说她太执着了。

冷昕比贝贝大几岁,骗婚比贝贝更早成熟懂事。

结果现在贝贝这么说,骗婚她好像觉得被嘲笑了。

被嘲笑不如比她年轻无知的女人。

她没有贝贝好...

冷心冷笑道,“受伤的不是你。你当然很容易放下。”

贝贝淡淡地说:“我觉得不容易放下愧疚。”

冷心突然厉声问道:“所以你对我没有任何愧疚?”

“是的。”

“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我已经弥补了我的罪过,我不欠你任何东西。”

冷心突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贝贝还是那么冷漠:“我不欠你什么,也永远不欠你什么。”

冷心不知道说什么。

贝贝说这种话太直接了,恨不得扇她一巴掌。

贝贝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心冷,不全是伤,需要别人用一辈子的愧疚来弥补。我不再为你感到内疚了。不是想逃避责任,而是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如果你认为如果我伤害了你,我会一辈子对不起你,那你就错了。一辈子都承受不了愧疚。我能做的是赎罪,但现在我的罪已经被赎了。”

冷冷一笑。“你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幸福,所以你觉得坐两年牢是一种救赎?”

贝贝看着她依旧美丽的脸庞,很是不解。“你还在乎脸上的疤吗?”

但是时间愈合后,她脸上的疤痕几乎看不见了。

冷心讽刺地勾着嘴唇:“我不能原谅你的是,你毁了我的幸福,偷走了我的幸福!”

“我没有拿走。”

“你没有,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所以我离开了。”

“我已经离开六年了,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他。”

贝贝对自己说:“六年可以改变很多。这么长时间,你可以再和他在一起,再找到你的幸福。我也可以有很多意外,承受很多很多痛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冷心的眼神很复杂。

她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呢?

贝贝意味着她的离开是她重新找到幸福的机会。

但是六年过去了,她和南宫乐山还是没有可能。所以贝贝没有带走她的幸福,因为没有她,她无法把握...

在过去的六年里,贝贝的生活并不一帆风顺。她选择离开,忍受艰难,也是一种赎罪。

六年时间,他们可以彻底改变很多事情,甚至是自己的命运。

但如果她没有把握住,那也不是贝贝的错。

冷心根本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贝贝,你以为只要有时间一切都可以改变吗?要不是你,那些事怎么会发生,我怎么会离开他?!不是什么事情发生了都可以挽回的!”

“但没有我,你不会认识他。”贝贝淡淡地说。

冷心错愕。

“而我伤害了你,不是你们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冷心又惊愕了——

贝贝的眼神很平静,阅渎整个人很平静,阅渎很可怕。

“如果你们感情没问题,我对你们的伤害只会让你们更难分开。”

冷心变得苍白。

贝贝无情的揭穿了一切。“你早就应该承认。是因为你没有缘分,不是任何人的错。就算没有我,你们迟早也会分开的。”

“够了——”冷昕生气地打断了她,她冷冷地看着贝贝。“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自己在这里!”

“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为什么要激动?”贝贝还是很平静,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她越是这样,越是冰冷的心无法平静下来。

“姓贝的,无论你如何狡辩,都无法抹去你的罪行!这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

“那又怎么样?”

冷心愣住了,“你说什么?”

贝贝用坦荡的眼神看着她,“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怎么样?你还能指望我做什么?”

“我不会为难,我不会补偿,我也不会再计较了。你还能指望我做什么?”

"..."冷心已经气得发抖。

贝贝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个无耻的土匪强盗!

贝贝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根本不在乎。

“心冷,那一切都应该结束了。我现在唯一能给你的补偿就是给你一笔钱。你想要吗?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连一点心都没有。”

冷心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侮辱。

“我恨不得杀了你!”她吐出了她的怨恨。

贝贝点点头。“我知道,但你不能这么做。你只能想想。”

冷心突然抓起杯子,把水全泼到她脸上!

贝贝没有躲闪。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她的眼睛仍然平静。

它就像一片汪洋大海,可以容纳一切。

冷心报复她,不仅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更加恼羞成怒。

贝贝用纸巾擦擦脸,看着她的眼睛。“那真的该结束了。如果你不想放手,你一辈子只会这样。”

"..."冷心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认为自己多年的修养和冷静在这一刻起不了什么作用。

她觉得来贝贝是她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不,不是她的错,贝贝就是这么无耻卑鄙!

“我已经说了我应该说的话。怎么选,你自己可以。”说完,贝贝起身离开了。

冷心很有克制力,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她真的想杀了贝贝!让她活下来,但她不能死!

但是贝贝是对的。她不能这么做。她只能想想...

想想,有什么用?

冷心突然感到沮丧、不舒服和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

她怨恨又在意了这么多年,结果却是独角戏。

她的仇恨感觉像个笑话。

他们为什么无情无义,践踏她?凭什么?

冷心其实有答案。

可能真的是她太执着,太怨恨。如果她早点放下这一切,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总裁骗婚阅渎

如果这些人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总裁她就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总裁也就不会一直那么痛苦。

没有他们,她会非常快乐和顺利...

冷心不傻,她什么都知道。

她也知道,放下一切,忘记一切,内心才会平静。

但她不愿意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离开。

我知道我不愿意伤害她这么多年,但她还是放不下,也不能主动去做...

她还是不甘心。

为什么他们都过得那么好,她却过得那么辛苦?

她真的不能甘心!

想到这,冷歆又恨又恨,恨南宫乐山和贝贝,恨自己。

她为什么这样?她为什么放不下!

“啊——”冷心再也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同时砸碎了手中的杯子!

“轰!”杯子突然撞到一个人的胳膊,发出沉闷的声音。

“哐当——”然后杯子掉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冷心怔了一下。

她没想到会打别人。

而刚走,不幸的是,被砸的那个人正淡淡的看着她。

冷心第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双又黑又冷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没有任何波澜,仿佛浩瀚的海洋,可以藐视一切。

他的眼神让她想起了贝贝。

贝贝现在也是这样的眼神。

冷心突然这么生气,为什么他们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那么坏,他们那么优越吗?!

冷心愤怒的起身,没有道歉,很陌陌的离开了。

男人瞥了她一眼,眼神依然没有任何波动。

服务员紧张地跑过来。“段先生,你没事吧?”

那人低声说:“没什么。”

然后他大步走了,好像事故从未发生过一样。

贝贝走后,没有回房间,直接出了酒店。

她不像她表现出的那样冷静和冷血。

但她一定要对冷歆说那些话,因为她真的不想纠缠过去的恩怨。

而冷心的那些委屈,就像吸血鬼一样,一直在吸收她的能量。

她付出了很多,吸收了很多能量,再也不想赎罪了。

她是个人,不是圣人。

让她为自己的生命赎罪。她不能。

总之,她做了补偿,做了价格。将来,她会切断这一切,过着简单的生活。

别人怎么想怎么对待她都无所谓。

这一次,她决心做一个坏女人,一个没有良心的坏女人。

但是放下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好。

贝贝走在路上,轻松的笑了。

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一个男人在悄悄地跟着她。

贝贝努力加快脚步,那个人也是。

她转身,他也转身。

贝贝确信那个男人在跟踪她。

贝贝害怕被跟踪,她不止一次遇到过一个正在暗算她的变态。

她这次也想到了。

贝贝很生气。现在还是大白天。那个人怎么能明目张胆的跟着她?!

但她还是不敢大意,瞅准机会跑了。

他后面的人也跑了。他比贝贝快。

贝贝看到自己即将被抓,骗婚吓得大叫:“救命,骗婚救命!”

正前方有一名警察。

听到呼救声,警察赶紧跑了。“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贝贝冲向他,指了指身后的男人。“他跟着我,我不认识他!”

那个人看见了警察。他没有逃跑,而是继续跑。

他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贝贝。

至于贝贝身边的警察,他完全不理她。

警察觉得这个人真的很猖狂,冲上去瞬间制服了他!

当这个人发现一名警察在半路上被杀时,他非常生气。“喂,你在干什么?放开我!”

警察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对那位女士做什么?”!"

男人看着贝贝,两眼发光,“我要跟着你,永远跟着你!”

贝贝突然战栗起来。“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让我跟着你,永远跟着你,好吗?”男人的眼睛又亮又吓人。

贝贝往后退了一步,问警察:“请帮我摆脱他,谢谢。”

然后她转身就跑,潜意识告诉她,那个男的疯了,她得离他远点。

“别走,等等我!”那人突然挣脱警察,追着贝贝。

警察快疯了。

现在的变态是不是都很自大,根本不关注他?

“混蛋,你给我站住!”警察也追了上来。

结果那个人被抓了,带到了派出所。

贝贝也不得不作出声明。

“我不认识那个人,也许他是个变态。”贝贝拿着声明说。

另一方面,男人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兴奋地对警察说,“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女神。我终于找到她了,就跟着她。”

警方还怀疑此人是个变态。“你说你认识她,那她是谁?”

“她的名字叫贝贝,她是一名雕塑家。我家收藏了她很多作品。”当那个人说完后,他突然解释道:“对了,我叫大卫和查尔斯。”

警察愣住了。“查尔斯?你是查尔斯集团的谁?”

大卫漫不经心地回答:“哦,那是我父亲创立的团体。”

警察:“…”

大卫的身份确认后,警方自然不会再为难他。

他跟着贝贝的目的也是搞笑,其实和脑残追星族差不多。

他太喜欢贝贝的作品了,对她爱得发狂,情不自禁地跟着她。

但是大卫答应不伤害她,警察只警告了他几句,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贝贝没想到这个变态居然是查尔斯集团的继承人。

查尔斯集团在伦敦很有名,因为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连锁酒店,都是五星级以上的。

还有,这个家族历史悠久,贵族也很多,所以很有名,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家庭。

知道了大卫的身份,贝贝松了口气。

至少,这样的人不会不顾别人的意愿去做任何有害的事。

但她还是不想和这样的人有任何接触。

出了派出所,贝贝拦了辆车,快步走了。

她不忍心逛街,直接回酒店了。

总裁骗婚阅渎

回到酒店不久,阅渎贝贝突然接到前台的电话。

“你好,阅渎贝贝小姐,很抱歉打扰你。”

贝贝纳闷:“怎么了?”

接待员微笑着说:“嗯,查尔斯先生想问你。他现在方便上来找你吗?”

贝贝:“…”

大卫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贝贝突然想起来她现在住的酒店好像是查尔斯集团名下的酒店。

贝贝对那个大卫没什么好印象。

她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能方便地见人。”

“正是如此。查尔斯先生说,如果你让他上去不方便,你能下来吗?他想请你吃饭。”

“我没有空。请告诉他,我目前不想联系任何人,谢谢。”说完,贝贝就挂了电话。

看来这家酒店不能住了。

贝贝立即收拾行李,打算换一家酒店。

她没有多少行李,所以她很快就打包好了。

贝贝拿着两件行李去开门。门一开,她就面对着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的眼睛。

“啊——”贝贝吓了一跳,惊叫起来。

“嗨,贝贝。”站在门口的男人高兴地和她打招呼。“很高兴见到你。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是的,这个人就是大卫!

贝贝没想到他会直接在门外等。

虽然她心里不高兴,但脸上却无动于衷:“查尔斯先生……”

“就叫我大卫吧。”

“查尔斯第一……”

“我叫大卫。就叫我大卫吧。”大卫微笑着问道。

贝贝不得不改口。“大卫,你想做什么?”

“我想认识你,请你吃饭,跟着你。”

要不是他坦荡的眼神,贝贝觉得他别有用心。

“跟我来?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诡异吗?”

大卫眨了眨眼。“有吗?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和你讨论一下你的美术作品。贝贝小姐,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每一部作品都充满了好奇。我很想知道你的作品是在什么样的灵感下诞生的,有什么样的故事。”

大卫说他感兴趣,不是假装。

贝贝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对艺术非常感兴趣的人。

“如果你真的这么感兴趣,我们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在线交流。”贝贝礼貌地说。

大卫摇摇头。“但我只想和你在现实中交流。放心吧,我不会多打扰你,我只会跟着你,等你有空的时候再和你商量。”

“你要跟着我,这不烦我吗?”

"我可以做你的导游,带你游览伦敦."

“对不起,我在伦敦长大。我在这里住了20年了。”

大卫马上说:“我可以做你的保镖。”

“我不需要。”

“那你就当我空生气,不理我。”

贝贝突然头疼。他为什么这么难相处?

“不,我不需要你跟着我。我什么都不需要。”不想和他废话,贝贝提着行李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大卫看见了她提着的手提箱。

贝贝没有回答,关上门径直走了。

大卫伸手过来说:“贝贝,我来帮你。”

“没必要。”

贝贝避开他的手,总裁快步向电梯走去。

大卫紧跟在她后面。“我真的可以帮你。”

“谢谢,总裁不过我不需要。”

“那你去哪里?”

贝贝没有回答,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了。她拖着行李进来,大卫也跟着进来,继续追着她。“贝贝,你要回美国吗?”

大卫笑着说:“嗯,最近没事干。我和你去了美国,好久没去了。”

贝贝震惊地看着他。

他想和她一起去美国!

大卫眨眨眼,“你不是要回美国吗?不过没关系,去哪里都没关系。”

也就是说,即使她走到天涯海角,他也会跟着去?

贝贝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可怕。

“大卫,请不要这样跟着我?”贝贝苦苦哀求。

大卫突然有些委屈,“为什么?我不会打扰你,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的工作,我喜欢你。”大卫开心地笑了。“我真的很喜欢你。看到你我很开心。看不到你我肯定会不开心的。”

“但我不会高兴见到你的。”

“为什么?”大卫检查了他的衣服。“我觉得我还行。”

"...我不喜欢别人跟着我,尤其是一个陌生人。”

大卫很惊讶。“我们不是陌生人。你了解我,我了解你,我很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贝贝什么都不想操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大卫非常自信。“没关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你一直这样跟着我,我不可能对你有好印象。”

大卫愣了一下,为什么:“但是如果我不跟着你,我会很沮丧的。”

“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会跟着我?”

大卫肯定地点点头。“是的,我想确保每天都能见到你,这样我每天都会感到快乐。”

真是个神经病!

如果他是一般的神经病,那他一定是地位不一般的神经病。

贝贝想摆脱他,没那么容易。

但她一定会摆脱这个人。

贝贝看了看电梯,发现他们还在原来的楼层。她刚才根本忘了按一楼的按钮。

贝贝打开电梯门,又把行李拖了出来。

大卫很好奇:“贝贝,你不走吗?”

贝贝头也不回,“是的,我不去。反正我去哪你就跟着我。”

大卫突然笑得很灿烂。“太好了,你同意我跟着你吗?”

贝贝蓦然回首,神色平静。“大卫,我们能讨论一件事吗?”

“是什么?”大卫的积极合作。

“任何时候都不要跟着我。你不是说一天见我一次就够了吗?能不能一天见我一次再回去?”

大卫深邃的五官荡然无存。“但我还是想多见你几次。”

“你这样做,会影响我的创作。”贝贝严肃地说:“你不太喜欢我的作品。我创作的时候不能被打扰。这样,我就无法沉思,也无法产生更好的作品。大卫,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这个结局吧?”

不想吃亏,骗婚就提出改玩接龙,骗婚阮欣然答应。

江予菲在良好的语文成绩中长大。

她满以为这次能赢,没想到阮中文也学得这么好。

重要的是,他说的话明显是高端和高级的,她说的那些话是很普通很普通的话。

江予菲情绪低落,用双臂拱了几下额头。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擅长?!"

阮,抱住她,很得意:“我当然什么都好。我嫁给了这么厉害的老公。你骄傲快乐吗?”

江予菲冷笑了一声,笑道:“那我不是找到宝藏了吗?”

“你是宝藏。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记得抓紧我,对我好一点,不然你会失去很多。”

阮平时会很淡定,但在面前,她总是忍不住表现得幼稚而自恋。

江予菲看到他的尾巴翘到了天上,决定揍他一顿。

“你不是什么都懂,你不会玩游戏。”

阮扬起了眉毛。“什么游戏?谈游戏规则,不我不会。”

江予菲下了床,找到一根绳子,在两端打了个结。

“把花绳转一下好吗?”

阮::“…”

江予菲利索地翻出一张:“你下一个。”

阮,淡淡的看着她:“老婆,我根本不懂游戏规则。我怎么来?”

江予菲在他身边坐下,简单地告诉他游戏规则。

阮天玲默默给自己点了一个蜡。

说实话,他听起来很简单,但他怀疑这很难做到。

“老婆,这么幼稚的女人的游戏不适合我。”

“不适合你,但不代表你不好。你不是什么都好吗?”江予菲故意听不懂他的话。

阮把玩到底:“反正女子比赛,我没兴趣,不玩了!”

“怎么,你怕输吗?”

“笑话,我怕输?我不想玩!”

江予菲笑着说:“我会把你当成怕输的人。我看你以后敢不敢说自己很厉害。”

“老婆,你打我吗?”阮天玲托住她的下巴,眯着眼煞有介事的问。

江予菲想,是你打了我。

我只是想找个地方。

“我不是打你,我是想告诉你,你不能骄傲!”

“你还在打我。”阮更是不依不饶。

江予菲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心会受到伤害。“嗯,适当的打击可以加快你的进度。”

阮天玲放开她,在床上病倒了。

“从那以后,连我妻子都打了我。活着意味着什么?”

江予菲:“…”

“我觉得人生无望,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江予菲伸出手,摸了摸阮天灵的额头。

“你在干什么?”阮天玲抬眸。

“我看你是不是发烧了。需要吃药吗?”

"..."阮,:“老婆,你又打我了。”

“你又没有生活的希望了?”

阮,点了点头:“是的,只有一个办法能让我对生活充满希望。”

江予菲忍着笑,和他一起演到了最后。

“什么方法?”

阮天灵等。就是她这句话!阅渎

他握住她的手,阅渎把它压在胸前。“你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

“嗯。”江予菲点点头。

“你听到我的心在对你说什么吗?”

江予菲一点也不明白他的行为。“没有。”

“没关系,还有别的办法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可以用嘴说。”

阮扬起了嘴唇:“用嘴说太俗气了,我们不是庸俗的人。”

“那你打算怎么告诉我?”江予菲很奇怪。

阮天灵邪魅一笑,把她的手拿下来,压在他灼热的手上。

“现在,你明白了吗?”

江予菲:o(╯□╰)o

这样更俗气!

“老婆,虽然我们暂时不能有更深入的交流,但也不妨碍我们寻求其他途径吧?”

"...这就是让你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原因吗?”

“嗯,是的!”阮天玲重重地点点头。

江予菲猛地把手缩回来,把枕头扔在他头上:“那你继续对生活绝望吧。”

说完,她就下床了。

在她的脚接触地面之前,一只强壮的手臂已经环住了她的腰。

江予菲尖叫一声,床上的人已经被他压倒了。

“看你跑哪里,今天就得跟着,不跟着就得跟着!”阮,按住她的肩膀,假装恶意地威胁她。

江予菲用头皮顶住:“不!”

阮天玲的手伸到腋下...

“哈哈,阮天灵,你给我站住,哈哈……”

江予菲的笑声如此之大,以至于在外面巡逻的保镖们都忍不住朝他们的方向看去。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阮天岭和南宫旭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一大早,就起来,把阮,的衣服和裤子从阳台上拿下来,等他穿上。

阮天玲张开双臂,让她像少爷一样伺候她。

江予菲帮他系好腰带,然后慢慢扣好衬衫。

阮好多天很少穿衬衣。

除了身处逆境,他平时每天都换衣服。

但即使他每天都穿裙子,气质依然不减当年。

有些人穿衣服来衬托人,但阮却衬托人的衣服。

哪怕是便宜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出类拔萃。

江予菲捋了捋衣领上的一条小皱纹:“这里没有熨斗,否则你可以整理一下你的衣服。”

阮,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唇上亲吻:“我妻子亲手洗的衣服比任何干净的衣服都要好。”

两人越是相处,阮对就越是甜言蜜语。

好像她不要钱,每天都给她一大筐。

但是,江予菲很有用。“你想给你一个幸运之吻吗?”

“当然!”

阮天玲勾住她的腰,两眼放光等着她。

江予菲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他们没有深吻,只是简单的一吻,也能打动人心。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阮天玲开口了。

江予菲点点头,但他非常紧张。

今天只是比赛,但是她很担心阮会出事。

南宫旭不会对他们仁慈的。他现在保住了他们的生命,只是因为他想继续折磨他们。

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累了,总裁不想再折磨他们了,总裁然后他会杀了他们。

和阮、来到海边。

南宫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今天,他穿着白衬衫,骑着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靴子。

他一身骑马装,使怀疑他要和阮在马背上竞争。

阮、如果马上去比赛,他的计划很难实现。

幸好南宫徐没有那个打算。

一架直升机,挂着三四米长的围栏。

南宫旭抓住栏杆,爬了上去——

他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回头看着阮。我们会在上面竞争。谁掉进海里,谁就输了。”

阮、勾着嘴唇。他转过头对江予菲说:“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去吧,我相信你!”江予菲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阮天玲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放开她,大步走去——

阮天玲也去了围墙。

直升机将他们吊起,向远处的大海飞去。

阮、和南宫旭的手是相反的,他们之间有一个耀眼的太阳。

直升机飞得越来越远...

江予菲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们。

怕看不清楚,她忍不住往前走。

最后,她站在海里,海水打湿了她的裙子。

直升机没有消失,它仍然在她的视线内。

但是太阳太耀眼了,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偷偷骂了徐南宫一顿,说他神经病。他在比赛中跑了这么远。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出轨?

江予菲回头看见一个保镖拿着望远镜看着。

她跑上前,抓起他手里的望远镜。

保镖想发火,又忍了。

虽然江予菲是个囚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意处置她。

拿着望远镜,江予菲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景象。

阮、和南宫旭在围墙内激战!

都很熟练,就像电视上的高手,看的人热血沸腾。

只是围栏不够稳,老是晃。

所以打斗场面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南宫旭虽然年纪大了,但身手也很棒。

阮、多次被他打压,好几次差点掉海里,也为他挤了几把汗。

但他武功高强,每次都能保命。

江予菲不知道他看了多久,他的胳膊酸酸的。

望远镜的高度降低了,结果她意外地看到有东西漂浮在海面上。

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鲨鱼出现的场景。

原来那东西是鱼翅!

江予菲惊讶得脸色发白,停止了呼吸!

她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看着。鳍在逼近,一直在直升机周围盘旋。

如果阮、和南宫旭其中一个掉进海里...

不管他们有多能干,他们都会死!

江予菲的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了。

阮,,不要让任何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去看阮、打架,差点叫出声来。

南宫徐飞身而起,一脚踹在阮天灵的身上,阮天灵的身体突然翻出了围栏——

猜猜会发生什么~

江予菲的尖叫几乎要出来了。

幸好阮田零一手抓住栏杆,骗婚没有真的摔倒。

但南宫徐不会给他爬上去的机会。

他抬腿就要踩阮的手

阮天玲一直抓着栏杆逃避。

下面的鲨鱼从来没有离开过。怀疑是南宫旭让人故意洒东西吸引海里的鲨鱼。

这就是鲨鱼从不离开的原因。

他真的要杀阮。

江予菲的手握着望远镜,骗婚但她相信阮田零应该没事。

如果他坚持不下去了,他一定会讲她妈妈的故事。

只希望阮、不要自养,免得太晚。

直升机的螺旋桨带来强风。

阮吊在空,手里拿着栏杆,衬衫在风中飞扬。

南宫旭兴高采烈的站在围栏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阮,,你就是这样!”他勾唇冷笑,眼神毫不掩饰他的不屑。

在他眼里,天下人都是蝼蚁。

他们不配和他战斗!

阮,的手攥紧了栏杆。“胜负尚未划分。不要太早骄傲!”

他猛地跃上了栅栏。

南宫旭不屑的一笑,然后就是一个狠心的攻击!

两个人又打架了——

阮天灵手上突然出现一根针,用力一划,南宫旭的胳膊上是一条长长的血痕。

南宫徐眯眼,眼中产生森冷的杀意。

阮的手心已经出血很久了。他咧嘴一笑,冲过去抓住南宫旭的胳膊!

他手掌上的伤口和手臂上的伤口吻合。

血一直在溢出,我不知道谁的更多...

南宫旭不知道他的目的,于是他迅速挣脱了阮的手,招招致命的攻击了他。

战斗中,血溅到了海里。

海里的鲨鱼好像有点不耐烦。

栅栏不停地晃动,好像随时会从直升机上掉下来。

两个人估计是战斗太激烈了,突然,挂着栅栏的三条铁链,断了一条!

栅栏突然倾斜,阮、、南宫旭各抓了一条铁链,稳住了身子。

直升机也被拉下来,降了一点。

海里的鲨鱼突然跳起来,张着大嘴,差点把它们吞掉!

那一幕,惊心动魄,幸好有惊无险。

阮、奋力往上爬,南宫旭也是。

但是倾斜的栅栏没有地方让他们停留。

而南宫徐,却也没有打算让直升机飞回去。

在结果决定之前,他不会停止战斗。

在南宫徐的字典里,只有胜利,没有不战而退。

阮《田零词典》也是如此。

这两个人一边稳定身体一边用脚挣扎,都想把对方踹下去喂鲨鱼。

如果说南宫驸马没有杀死阮田零,那就是在折磨他们。

所以现在,他已经杀了他。

阮、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必须尽快清除,否则会有无穷的后患。

现在,他折磨他们,他已经折磨够了。

江予菲不是一个合格的替身,他没有必要继续让她成为替身。

所以,让他们去死吧!

想到这些,南宫驸马的进攻越来越狠,阮越来越勇。

谁都不能输。输了就死了。

下面的鲨鱼一直在等着它们。

”阮......”江予菲握紧他的望远镜,阅渎想用一双翅膀帮他飞过。

为什么那条鲨鱼还没离开?为什么!阅渎

江予菲急得真怕阮田零出事。

怎样才能把鲨鱼引走?

江予菲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在岸上到处寻找,最后看到一个破壳。

江予菲抱起贝克,跑进海里,狠狠地砍了他的胳膊。

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手腕滴入海水,晕了。

由于担心血不够,江予菲又挖了一个洞。

她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鲨鱼的运动。

也许是血吸引了鲨鱼,它的鳍转过来面对着她。

“过来,过来!”江予菲自言自语道。

鱼翅在海上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是江予菲太紧张了,她觉得鲨鱼正向她游来。

“江小姐,危险!”

一个保镖冲过去把她拽回来!

与此同时,一个叫霍然的怪物从海里跳了出来,溅起无数水花。

江予菲和他的保镖倒在沙滩上,被汹涌的海水击中。

许多鲨鱼可以靠近浅水区。

它们甚至可以在齐腰高的浅水中活动。

江予菲刚才站的地方是有腰的地方。

幸运的是,保镖动作很快,否则半秒钟后,江予菲就成了鲨鱼的午餐。

而就在刚才,鲨鱼差点把它们吞了。

江予菲非常近距离地看到了鲨鱼的下颚。

她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动弹不得。

其他保镖跑过来,尽快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江小姐,鲨鱼每分钟能游几千米,每秒钟能游几十米。希望你能懂得这个常识,不要冒险!”旁边有保镖冷冷地对她说。

江予菲坐在沙滩上,慢慢恢复健康。

她真的不懂这个常识。难怪鲨鱼不到一分钟就出现了。

但她不后悔,只要鲨鱼远离阮。

深吸一口气,江予菲侧身看着救了她的保镖:“谢谢。”

保镖笑笑:“不客气。”

其实他也是在还她的人情。

如果那天她没有为他求情,他早就死了。

但是江予菲显然记不起他是谁了。

因为血腥味还没有完全飘走,鲨鱼还在附近,没有马上离开。

江予菲希望它能呆得更久,永远不要回去。

但是,打阮是一定要流血的。

只要流血,鲨鱼肯定会回来。

江予菲只是这么想,他觉得鲨鱼已经回去了。

她正忙着举起望远镜-

海面风平浪静,没有鲨鱼的影子。

但她知道它潜伏在水中,等待机会。

远处,阮、和南宫旭还在厮杀。他们还没有决定,但两个人显然都在挣扎。

继续,也许他们都会掉进海里。

偏偏都是不服输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放弃。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停止战斗?”

变化还没来~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