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爱购平台(中国)有限公司----苏樱学园(1/08)

爱购平台(中国)有限公司 !

她睁开眼睛,苏樱学园发现自己被锁在一个黑暗的牢房里。

她身上有很多血,苏樱学园还有两处伤口。

一个在后脑勺,一个在大腿。

他们都被炸弹的流弹击中了。

还好伤口不大,不流血了。

只是,她的手脚被铁链锁住了。

铁链很重,她现在也很虚弱,但是带着铁链逃跑也不是不可能。

米砂微微坐起来,做出虚弱的样子,靠在角落里。

等了没多久,牢房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棕发蓝眼睛的高个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保镖。

这个人有一个明显的鹰钩鼻。

他的身材看起来很瘦,但米砂知道他全身都是肌肉。

男人的眼神冰冷刻薄,不带一丝情感。

他像毒蛇一样盯着她,米砂的眼睛是漠漠的。

“你是谁?”米砂淡淡问他。

那人勾勾嘴唇,冷冷一笑:“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我们没见过吗?”米砂淡淡一笑。

但是,她还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点面熟。

那人转过脸来微笑,表情阴险:“听我的名字。我叫查德,我姓卡罗尔。”

“卡罗尔?”米砂微愣。

她记得一年前,她杀了一个充满邪恶的人。他的名字是大卫·卡罗尔。

但是没人知道是她干的。

查德,卡罗尔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他抓了她,为什么?

“先生,我肯定不认识你。会抓错人吗?”米砂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查德的眼神更冷了。“米砂,你不必假装。你杀了大卫,是不是?”

米砂心里一凛。

她真的确信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虽然我是杀手,但是我从来没有杀过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他。”

乍得的脸突然扭曲了。“你不用争,你杀了他!”

“我没有!”

乍得突然走上前去,抓住她的头发。

米砂痛苦地微微皱起眉头。

乍得近距离盯着她,冰冷的眼神更加阴险。“如果你再争辩,我知道是你干的。不承认也没关系。总之你已经落到我手里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米砂不必要地盯着他。“你说我杀了那个叫大卫的人。有什么证据吗?”

“大卫自己说的。他说你杀了他。”

米砂感到震惊。

死人还能说话吗?

她在大卫死前透露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是很隐蔽的。她在他耳边低语,目的是让他去死。

然后,她干脆杀了大卫,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

大卫不可能活着,也不可能在死前留下任何证据。

她做杀手这么多年,更不可能留下什么让人怀疑她的东西。

她发誓没有人真正知道是她。

“卡罗尔先生,你在讲笑话吗?人死了。他跟你说了什么?!"米砂嘲弄地问道。

乍得冷冷冷笑道:“连死人都会说话。你杀了大卫,他死得不瞑目,你就告诉我你杀了他,他要我替他报仇。”

莫兰会不会不懂他的意思?

“好的,苏樱学园我知道了。我会让人给你做饭的。”

“我想吃你做的东西。”

“我手艺不好。”

“我只想吃你做的东西。”齐瑞刚坚持。

莫兰不想和他在这些问题上争论:“好吧,苏樱学园我来。”

没想到她会同意!

如果是以前的莫兰,她会固执到死,宁愿和他战斗到底,也不给他任何好处。

祁瑞刚没等她同意就以为他会硬磨。

他很高兴看到她如此坦率。

他心想,莫兰对他的态度真的变好了...

“去吧,我和儿子睡一会儿,吃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祁瑞刚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这才放开她。

莫兰匆匆离去。

在面对祁瑞刚之前,她是厌恶窒息的。

现在,她有些内疚...

祁瑞刚住了下来。

他除了对莫兰一直很主动很深情之外,没对她做过什么。

不要像以前一样强迫她做爱,也不要违背她,让她不开心。

他也不和她住一个房间,只是用她男朋友的标准和莫兰相处。

莫兰这辈子没谈过恋爱。她只是觉得祁瑞刚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他更强,她至少可以对抗他。

结果他采取了软政策,她却不知道怎么处理。

但冷淡是莫兰永恒的反击。她只需要对他冷淡。

“最近天气不错。我们带埃文出去走走吧。”祁瑞刚提议。

现在是春天,天气暖和多了,外面的草和树都是绿色的。

阳光也很好。洒在人身上很温暖,不冷不热,很舒服。

莫兰很想出去走走,但是她已经习惯了拒绝祁瑞刚。

“还是不去了,艾凡还年轻,现在正是流感爆发的季节。我不想让他感冒。”

“埃文身体健康。你以为他什么时候感冒的?”祁瑞刚很自信地问。

莫兰第一次来的时候想到了冬天。因为齐瑞刚的自私心理,艾凡感冒过一次。

想到那件事,莫兰立刻向祁瑞刚丢了好脸。

“健康意味着你不会生病?如果你想自己去,埃文,不要带它!”

祁瑞刚很困惑,她怎么突然翻脸了。

莫兰翻脸,但连续两天没给他好脸色看。

祁瑞刚实在不明白莫兰为什么生气。

但他习惯了莫兰的MoMo,现在对莫兰的态度感觉很好,说明他被虐了。

祁瑞刚还在想怎么带着母子俩出去玩,培养感情,让莫兰开心。

他还没开始,江予菲就来了。

原来阮、一家打算开房车春游,邀请莫兰和他们一起去。

莫兰拒绝了,江予菲强烈邀请她,但她坚持要去,所以同意了。

莫兰以为祁瑞刚会嘲笑她。上次他拒绝和他出去玩,但现在他答应了江予菲他们。

但齐瑞刚没有。他的反应很自然,一点也不想嘲笑她。

阮家有一辆豪华轿车。

出发那天,苏樱学园阮天灵家有五个人,苏樱学园莫兰家有三个人。没有其他人。

虽然车很大,但是里面人那么多,空房间正好。

莫兰知道,如果她不住在A市,江予菲肯定会邀请李明熙和他们一起玩。

但他们选择先邀请她,莫兰被这份友谊感动了。

这次春游是边走边玩,目的地是几百公里外的少数民族。

这里有成片的草原、古雅的建筑、大片的森林和雪山。据说去的人少,还没有真正发展成旅游区。

所以很有原创性,环境保护的很好。

安塞尔一路喊着要骑马。当艾君听说那里有羊时,他说他要骑一只羊。

江予菲看着琦君,什么也没说。他问他:“宝贝,你想骑马还是放羊?”

琦君歪着头回答了无关的问题:“你能吃烤全羊吗?”

安塞尔鄙视他:“小子,你怎么知道吃东西?”

小君齐家不是一张白纸一样天真的小男孩。

他轻轻一笑:“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你的那份就是我的了。”

安塞尔哭笑不得。这么多年了,他除了点吃的还会点别的吗?

莫兰笑着说:“琦君还是很爱吃,但是为什么他看不到长肉呢?”

艾君突然捏了捏她的小面包脸:“我哥哥说他的肉在我这里。”

江予菲很困惑:“琦君,你对你妹妹说了什么?”

琦君很平静:“没什么,就让她少吃点,因为我吃的东西都成了她的肉,再吃下去会更胖。”

江予菲·冷冷接着笑道:

莫兰也反应过来笑了。

原来君齐家为了你的爱用这种方法骗她少吃。

江予菲突然发现,这个简单的儿子似乎不再简单了...

安塞尔心里觉得平衡了很多,至少他不是唯一一个总是被抢食物的人。

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他们需要在途中吃两顿饭。

阮、拿出他每次野餐的本领,给他们做了几道丰盛的菜肴。

齐瑞刚不甘示弱,做了几道菜给大家吃。

江予菲非常惊讶地发现他会做饭。

阮天玲也调侃他,“本来我要照顾一个大男人吃饭,我很不高兴,就打算什么都不给你吃。幸好你事先练过,不然今天晚饭就没你的份了。”

齐瑞刚瞥了他一眼:“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些。”

阮,很不服气:“怎么,你低估我了?我告诉你,只是你的菜,那是在教鱼游泳。不信让大家尝尝,看看谁好吃。”

琦君很快加了一只鸡翅来吃,“爸爸真好吃!”

没吃饭的时候你就开始喊:“我爸好喝!”

安塞尔优雅地咬了一口食物,点点头,“我爸爸的手艺更好。”

江予菲和莫兰,作为成年人,不要做这种幼稚的评论。

阮,很得意:“你听见了吗?他们都说我做的好吃。”

齐瑞刚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家孩子自然说你好吃。”

苏樱学园

“不信服,苏樱学园不信服,苏樱学园让埃文说你做的好吃。”阮天玲更得意地说。

齐瑞刚看着埃文,埃文笑着吐了个泡,傻。

他们显然是在欺负埃文,不会说话!

阮田零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就算艾凡能告诉你你有多好吃,也是三比一,不然你就输了。”

得了,人家还欺负他,少生孩子...

齐瑞刚突然想到算命先生说的话,说他和莫兰会有三个孩子。

也许,他应该有四个孩子,怎么也要比阮。

阮天灵似乎找到了对抗对祁瑞刚的蔑视的方法,并且一路用它来对抗他。

比如他会问一些问题。

“你评价一下,我和齐瑞刚谁帅?”

“这个世界的好爸爸是他还是我?”

“我和他在一起,谁是好人好丈夫?”

“我和他谁看着年轻?谁更有魅力?”

裁判的评价是阮的三个兄弟姐妹,自然阮每次都是赢。祁瑞刚就这样,被阮天玲撞了也没什么。

祁瑞刚黑着脸,忍不住反驳阮天玲这是故意作弊!

那三个是他的孩子,自然一切都归他。

阮,会鄙视他:“你说我出轨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小心眼,没气。怎么才能出轨?孩子最简单,最直接,最公平。他们给出的判断结果是最真实的。你嫉妒我比你强。”

"..."祁瑞刚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阮三兄妹真的那么单纯直接公正吗?

阮天岭故意刁难祁瑞刚、江予菲、莫兰,他们不加评论,认为他们无知。

总之他们中最冷门的就是祁瑞刚...

汽车到达了目的地。

看到蓝天空、美丽的草原和森林,莫兰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天堂。

自然,简单,那就是美。

美丽的地方都是天堂。

为了更好的体验生活,阮没有选择住在农民的家里,而是自己搭起了帐篷。

两个人一分钟就搭起了几个帐篷。

“妈妈,羊,我想骑羊。”君爱没有忘记她来这里的目的。

“姐姐在等,哥哥给你抓羊。”安塞尔带着君·齐家向羊群冲去。

听着孩子们的喊声和笑声,江予菲开心地笑了。

不久,安塞尔带着一只羊回来了。

艾君终于骑上了羊,她一直在笑。埃文看了看,觉得有意思,大惊小怪。

然后安塞尔去抓一只羊回来了。

牧羊人得到一笔钱,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江予菲和莫兰带着孩子玩耍,而齐瑞刚和阮田零又准备做饭了。

齐瑞刚为了报仇,决定做两个菜。

阮、看着他做菜的样子,却瞧不起他的眼睛。“你只是再努力一点,还不如我做的好吃。”

齐瑞刚瞥了他一眼:“好吃的怎么了?我没见过你去当厨师!”

“我做的菜有资格给别人吃吗?”阮切菜很利索,“就是老婆孩子天天有资格吃。”

“你可以吃我做的菜,苏樱学园这也是我老婆孩子的光。如果我不想给他们做饭,苏樱学园我怕莫兰和埃文会饿死!”

齐瑞刚也没在意自己的嘴唇:“君子远在天边,可以天天给老婆孩子做饭。”

“这就是你没有老婆的原因。”阮天玲笑了。

祁瑞刚斜眼看着他。

阮,回头挑衅地看着他:“我说错了?你没有妻子。”

“好像你还没离婚!”祁瑞刚冷哼道。

“我离婚了,不是因为我不爱于飞。你不一样。你和莫兰离婚是因为莫兰不爱你。”

祁瑞刚觉得,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阮,继续刺激他:“我和你有点不一样。我和于飞可以再婚,但你和莫兰,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祁瑞刚握紧了手中的铲子。他没说话。没人觉得他傻!

阮田零举起菜刀,用刀尖指着他:“你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再婚的可能吗?”

齐瑞刚不想理他。他忍了两秒,淡淡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做饭!”

祁瑞刚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关系?

阮,傲然勾唇:“你没听见一句话吗?想要抓住女人的心,就要抓住女人的胃。吃饭是人的基本需求。连别人的基本需求都满足不了。你还想让她满意什么?”

祁瑞刚错愕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听到。

他微微垂下眼睛,显得若有所思。

阮、看了他一眼,和气地说:“我说的是实话。看到老婆孩子那么喜欢吃我做的饭,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撒了谎。”

"..."他说的似乎是真的。

“要不要我教你做饭?”

“没有!”

“别忘了,我的烹饪秘籍谁都拿不到!”

齐瑞刚看了他一眼:“炒菜秘籍?”

“当然。你觉得做饭就够了吗?做饭是大学的问题。如果你为不同的人做饭,你会有不同的知识。并不是说找个厨师学着做好吃的,就能打动女人。”

“什么知识?”祁瑞刚忍不住问。

阮,傲然一笑:“比如女人喜欢吃什么,吃什么样的食物会觉得好吃,吃了之后胃口好,不用担心长胖。什么季节吃什么食物,什么时候吃什么食物等。,这里的知识可以很棒。”

祁瑞刚更惊讶了,吃一顿饭怎么有这么多讲究?

为了验证阮的话,吃饭的时候,祁瑞刚不得不观察和莫兰。

江予菲几乎总是吃阮田零做的饭,吃两碗饭!

莫兰什么都吃了一点,只吃了一碗。

除了怀孕,祁瑞刚再也没见过莫兰多吃一碗饭。

江予菲和莫兰有着相同的身材。说江予菲能吃两碗饭是有道理的,莫兰也能。

齐瑞刚忍不住问莫兰:“吃饱了吗?”

莫兰淡淡地点点头:“满。”

“多满?”

莫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我只想知道你有多饱。你能告诉我真相吗?”祁瑞刚真诚地问。

莫兰觉得他的问题很奇怪。他只是关心她是否吃饱了吗?

“满七分。”莫兰打着领带说了实话。

齐瑞刚突然火了:“如果你没吃饱,苏樱学园为什么不呢?”

“够了。”

“可是你吃得不够。”

“只要不饿,苏樱学园那么饱了怎么办?”莫兰不想继续和他争论,所以他抱着埃文离开了。

齐瑞刚马上问江予菲:“你吃饱了吗?”

江予菲笑了:“非常。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你平时吃得很饱吗?”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祁瑞刚立刻相信了阮天玲的话。

莫兰不敢吃饱,怕长胖。

看来他回去需要锻炼一下厨艺。

他没有听到的是对颜的抱怨:“这两天我不能在外面锻炼。吃了这么多,不知道长多少肉。”

阮,抱住她,笑道:“锻炼身体不容易。我晚上努力工作……”

作为对他的回应,江予菲捏了一下他的腰!

当你来到草原,你可以玩得开心。你不能只是走路,拍照,做饭。

阮、租了几匹马,打算骑上。

其实他们都是学骑马的,偶尔也会去马场骑马。但是在这里骑行和在马场骑行不一样,就是比较新鲜。

安塞尔和琼·齐家各自牵着一匹小马,已经骑着撒欢去了。

阮、选了一匹软马,让、骑着。他牵着马带他们去散步。

"你和埃文坐起来,我牵着马下楼。"祁瑞刚对莫兰说。

莫兰摇摇头。“自己玩吧。我没兴趣。”

“他们都去玩了,你不想吗?把埃文给我,你先上去。”

“我不骑。”莫兰摇摇头,顺便解释道,“埃文太年轻了,他和艾君不一样。”

“没关系,把他绑在你身上就行了。”

“我说我没兴趣。”

瑞奇只是瞥了一眼埃文。“让埃文做个决定,看看他是否喜欢骑马。如果他喜欢骑马,你可以和他一起玩。”

莫兰觉得他的话很好笑:“你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

“把孩子给我。”

齐瑞刚用一条特制的皮带把埃文绑在面前,然后翻身上马,拉着缰绳骑走了。

莫兰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没多久,大家集体消失,只剩下她一个人在现场。

她以为齐瑞刚很快就会回来,可是等了很久,他还是没有回来。

江予菲没有看到他们回来。

莫兰突然有一种被人遗忘的孤独感。想了想,她忍不住去找他们。

草原与森林相连,森林周围树木不多,依然空荒芜。

莫兰走到森林外围,怀疑他们都进了森林。

埃文这么年轻,齐瑞刚怎么带他到处走?

“埃文”莫兰一边搜索一边喊道。

“莫兰阿姨!”过了一会儿,她的叫声叫安塞尔。

莫兰见了,笑着问:“安塞尔,你见过齐瑞刚吗?”

苏樱学园

“看来他是往那边走了。”

“谢谢。”莫兰想在那边找个人。

安塞尔急忙对她说:“莫兰阿姨,苏樱学园上马。我马上带你去。”

莫兰看着自己骑的小马,苏樱学园怀疑这匹马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

“你可以坐两个人,而且你不重。上来吧。”

在安塞尔的鼓励下,莫兰不得不坐以待毙。

安塞尔带她去兜风,找到了齐瑞刚和埃文。

瑞奇只是把埃文放在草地上,他的马被绑在一棵树上,但其他人爬上了另一棵大树。

树上长满了樱桃,让人想吃。

“这里有樱桃!”安塞尔翻身下马,爬上树去摘樱桃。

莫兰走到地上抱起埃文,看到埃文的嘴在动。莫兰以为他在吃樱桃。

她担心他吞核,就开了口,才发现他在吃草!

莫兰掏出嘴里的草,愤怒地质问齐瑞刚:“齐瑞刚,埃文在吃草,你怎么没看见?”

齐瑞刚不解:“他吃草了吗?”

莫兰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我先带他回去!”

“等一下!”瑞奇刚刚带着许多樱桃从树上跳了下来。“我带你回到目前为止。”

“没有!”

“这里会有一些危险的动物,不安全。你还是等我一起回去吧。”

齐瑞刚说这话的时候,莫兰不敢离开。她还担心自己会有危险,比如遇到蛇。

他们摘了很多樱桃,然后齐瑞刚脱下外套捡起来,安塞尔带着。

齐瑞刚又把埃文绑在他面前。他翻身先上马,然后向莫兰伸出一只手。

莫兰没有扭捏,抓起他的马,坐在他身后。

他们回去的时候,江予菲也回来了。

看,他们带回了很多樱桃,每个人都很开心。洗完樱桃,大家坐在地毯上边吃边聊。

最后,他们又吃了一顿晚饭,天渐渐黑了。

他们只搭了三个帐篷。

江予菲阮田零也有你的爱,安塞尔莫和你的齐家,还有齐瑞刚一个人。

由于害怕埃文感冒,莫兰带他去房车睡觉。

结果第二天感冒的不是埃文,而是莫兰。

莫兰昨天走了很多路。出汗吹气后,他鼻子不通。吃了几片之后,她也不觉得难受,也没怎么在意。

只是她担心感冒会传染给埃文,所以让齐瑞刚带孩子,她会做事。

祁瑞刚看到莫兰只是轻微的感冒,也没太担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齐瑞刚带着埃文睡在房车里。这是齐瑞刚第一次晚上一个人带孩子。

莫兰担心他不能照顾埃文,但幸运的是埃文第二天没有任何问题。

玩了两天就该回去了。

莫兰这次春游还是玩得很开心。当她回到家时,她仍然想要更多。

齐瑞刚看出了她的想法,说:“夏天,我们可以找个海边度假。”

莫兰没有回应他,但祁瑞刚知道她不反对他的意见。

她已经开始不反对他的提议了,苏樱学园这让齐瑞刚很开心。

齐瑞刚更是精力充沛,苏樱学园每天都在厨房做饭。

他从阮那里买了他的烹饪技巧,花了他一百万元。

但是,齐瑞刚看了之后,觉得很值得。也许有一天莫兰会喜欢吃他做的菜...

然而,莫兰吃了两天他做的饭。他没有食欲大增,而是吃得少了一点。

主要是他的厨艺真的不够好。

如果不是莫兰坚持吃七八顿饱饭,注意均衡饮食,她也够吃半碗饭了。

祁瑞刚郁闷,但更坚定了学好烹饪的决心。

在给埃文换尿布的时候,莫兰不小心又尿了一身。

她无赖地洗了个澡,洗了头。

莫兰没有擦干头发,就把埃文带到外面晒太阳。

祁瑞刚叫他们吃饭的时候,怀里抱着孩子没有回去。

仆人们帮忙把食物端上桌。其中一个仆人告诉他们:“听说最近流感爆发了。大家要注意身体,尽量不要吃鸡鸭。”

祁瑞刚听了她的话,立刻取出一只炖鸡。

莫兰认为他在大惊小怪,但为了埃文,她选择了预防。

吃完饭,莫兰去看新闻。

新闻报道了新的禽流感爆发,一个地区的一些人死于严重疾病。

这一幕类似* *的场景。消息一播出,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齐瑞刚让人第二天买了很多体温计,一人一只,一天测两次体温。

体温不对的人必须马上去医院。

家里的食物也一定要干净,蔬菜要洗几次。

而且地毯都拆了,暂时没必要。

你穿的衣服也要高温消毒。

莫兰感觉祁瑞刚就是那个样子,好像瘟疫要来了。

这一天,埃文被测体温,莫兰测自己的体温。

一向正常的气温突然上升了一点。莫兰以为是刚吃完,体温上升。

但她不敢大意,决定观察。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量体温。

温度上升了一点...

埃文醒着,正在和她说话。

莫兰不敢碰他,转身去找祁瑞刚。

听了她的话,齐瑞刚拿了体温计,亲自给她量了一下。

她的体温不高,但不正常。

齐瑞刚很自然地问她:“还有其他症状吗?”

莫兰摇摇头。“不是,只是温度有点高。”

齐瑞刚安慰她:“估计是有些低烧,应该没事,你不用担心。”

莫兰还是很担心:“如果是呢?”

齐瑞刚笑笑:“怎么可能?如你所知,感染新病毒的可能性非常低。”

即使在那个年代,人也不多,有的城市几乎没有人。

听了他的话,莫兰定了很多:“去看看埃文,看看他的体温怎么样。”

瑞奇只是点点头。在他去检查埃文后,他说埃文没有问题。莫兰松了一口气,但她决定在体温不正常之前不接近埃文。

苏樱学园

早饭后,苏樱学园祁瑞刚说要带她去医院。

莫兰不敢大意,苏樱学园就和他一起去了。

当他们到达医院时,一名病人患了重感冒,被医生迅速推到急诊室。

当那个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莫兰清楚地看到了他通红的脸、急促的呼吸和不舒服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莫兰有点害怕。

祁瑞刚拉了拉她的手,温暖的大手掌裹在她的小手里。

“走吧,该我们了。”

莫兰收回思绪,跟着他进了诊室。

医生给莫兰验血,目前没发现问题。只说她低烧了,给她开了点药,让她回去注意身体,有问题再来医院。

莫兰因没有感染新病毒而松了一口气。

但是当她回到家,她仍然不敢接近埃文。祁瑞刚和她接触,她也阻止祁瑞刚靠近他。

埃文是新月带来的,只能远远的见父母。

吃饭的时候,祁瑞刚特意给莫兰做了新鲜蔬菜,莫兰第一次吃了两碗饭。

听说多吃有利于身体健康和抵抗力,所以莫兰想过多吃。

到了下午,她的体温下降了一点,莫兰松了口气。

也许明天,她的体温会恢复正常。

埃文晚上和月亮一起睡,莫兰一个人睡。半夜睡觉,她觉得嗓子不舒服,咳嗽。

莫兰起身吃药,等着天亮。

第二天一早,天一亮,莫兰就赶紧起床准备去医院。

一夜过去了,她的感冒还没好,不能再冒险了。

她正要开门,这时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看到是祁瑞刚,莫兰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了,他突然捂着嘴咳嗽了一声。

齐瑞刚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紧张:“你怎么咳嗽了?”

莫兰摇摇头,戴上准备好的面具。

“我的感冒似乎很严重。我必须去医院。你不必遵循它。我可以一个人去。”

瑞奇只是拉着她的手:“我不能不走,走,现在就走!”

“不!会传染给你的。”莫兰挣扎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新病毒,也感染不了齐瑞刚。

如果埃文没有母亲,至少他不能有父亲。

齐瑞刚有点生气:“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我了?!"

“我也是为了埃文。我将独自去。你离我远点。”莫兰直接说她把他推开了。

齐瑞刚一把抓住她的身体。“别瞎说,可能你只是单纯感冒了。”

“离我远点,不管是不是!”其实莫兰的内心并不确定。

如果只是单纯的感冒,为什么会突然加重?

恐怕她昨天去医院了,真的感染了病毒…

祁瑞刚见她如此固执,也不跟她废话,拽着她走了。

“咳咳……”莫兰咳嗽着,挣扎着,“祁瑞刚,我说的是真的吗?放开,离我远点!”

“如果我再闹事,我就不客气了!”祁瑞刚回头恶狠狠的看着她。

莫兰突然呼吸一阵急促。

她也知道他的固执,不可能不让他跟着。

莫兰妥协了,苏樱学园不得不让祁瑞刚跟着她去医院。

医生给莫兰做了检查,苏樱学园但暂时无法判断是否感染了新型禽流感病毒,需要住院隔离观察。

莫兰住进了隔离病房,病好了才能出门。

独自躺在病床上,莫兰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她不知道是否能安全离开。她回来之前应该好好看看埃文。

我不知道埃文是否从未见过他的母亲,会不会哭...

就这样,莫兰躺在床上思考着。

太阳向西倾斜,白昼的光空逐渐变暗。

莫兰的心情也随着夕阳而低落。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几个穿着隔离服戴着帽子戴着口罩的人走了进来。

莫兰看到他们的第一感觉是,她好像是一只实验室的老鼠。

“莫兰,你感觉怎么样?”走在前面的男人笑着问她。

莫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但他不记得在哪里听到的。

男人身后的一个男人大步走上前,伸出手抚摸着她的额头:“现在不舒服吗?”

“齐瑞刚?”莫兰疑惑地看着他面前的人。

齐瑞刚好像在笑,眼睛一弯:“嗯,是我。我邀请了江予菲的父亲。有了他,你的病肯定没问题。”

莫兰突然看着那个人,才知道他是谁。

“萧叔叔,是你!”莫兰笑了。她和小泽新不熟,只是觉得对他很好。

萧泽新想出了一个耳温表。“我帮你检查一下。不用担心。我觉得你很好看,身体应该没问题。”

“谢谢萧叔叔。”

“等我治好你,你请我吃饭怎么样?”萧泽新笑着问道。

莫兰点点头。“好的,没问题!咳咳……”

“难吗?”

“一点点。”

小泽新的声音很亲切:“放心吧,我会尽快治好你的。”

小泽新给她做了一些检查,抽血打算化验,然后就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一个护士和祁瑞刚。

护士给莫兰打了一针,给她开了药,最后帮她挂了点滴才离开。

大家都走了,但祁瑞刚没有走。

莫兰疑惑地问他:“你怎么不出去?”

齐瑞刚在她身边坐下,一双黑眼睛看着她:“我出去做什么?”

“我现在孤立无援,你怎么能留下来?!"

“我是你的家人,我当然可以留下。”

为什么他不能理解她?

“我是孤立的,我的病会传染人,你不能留在这里。”

齐瑞刚的眼睛又弯了:“谁说你的病会传染人?”

莫兰,一开始不要咳嗽几声,然后他说:“我知道我感染了病毒。即使我没有被感染,你也不应该停留在我的处境。”

齐瑞刚握着她的手:“你不会这么想让我被感染吧?”

莫兰收回了手。“别误会,我没在意你!不管我换了谁,我都不想传染他。”

齐瑞刚语气温和:“你不会传染我的,放心吧。”

“你要呆多久?”莫兰,换个问题就好。

当他们来到餐厅时,苏樱学园他们发现南宫月如就在那里。

她穿着简单的长裙,苏樱学园坐在第一位,微笑着看着他们。

知道秦小慧是江予菲,她自然知道海林是阮天玲。

穿着礼服的克里站在南宫月如旁边,微笑着把它介绍给南宫月如。

“夫人,我想你也知道。这位是华先生,这位是华先生的养女秦小慧,这个人是秦小姐的丈夫,和林先生。”

“三,这是我们的小姐。南宫姓,名如明月。”

南宫像月亮。【既然都是客人,那就让他们坐下来吃饭吧。】

“好的。”凯丽和一些仆人照顾他们,坐下来。

江予菲坐在南宫月如的右手边。她笑着问:“夫人,南宫先生没来吗?”

南宫的手势像月亮,克里帮忙翻译。

“太太说,先生不要来这里,太太来这里度假。她让你安心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告诉她。”

江予菲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但愿南宫旭不在。

有凯瑞在,南宫月如不方便跟他们多说。

江予菲也聪明的没有多问。

他们一顿饭默默地吃,这也是英国严格的用餐礼仪。

吃完后,华重生之将给南宫把脉。

南宫徐不在了。他们舒服多了。

南宫月如把仆人拒之门外,但克里不想离开。

你也下去吧,这孩子我比你还紧张。】她对她说。

毕竟南宫月如是师傅,克里是兼职。她自然不听她的话,退出了。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几个。

江予菲仍然不能和南宫月如相认,他们只是心照不宣地互相认识。

中国重生给了她脉搏,情况依旧。

但是他的眼睛看不见,所以他对她无能为力。

南宫月如并不真正关心肚子里孩子的健康,只要他存在。

华先生是哪里人?】南宫月如突然拿起剪贴板,写道。

江予菲问她:“爸爸,我妻子问你是哪里人?”

华中生笑着说:“我是法国华人。”

【华先生才四十出头?】

“我妻子弄错了,我已经五十岁了。”

南宫眸微如秋月,这个年纪,和萧泽欣差不多。

【没想到华老师看起来这么年轻。华先生从小学医?】

“算是吧,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医了。”华胜生没有仔细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他不知道自己几岁开始学医的。

南宫月如的眼睛亮了一下。

【华先生家里还有谁?】

“我是个孤儿。我曾经有一个独居的主人。后来师父去世了。”

[华先生没有家?】

“没有。”华重生笑了笑。

【华先生长得好看,是不是不愿意成家?】

江予菲很奇怪。妈妈一直问笨叔叔一些私人问题。

华中生好脾气回答。

“没遇到合适的人,所以不想结婚。”

南宫像月亮一样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

我内心是纯粹的好奇。

或者说,也许有一点点不应该有的期待。

南宫月如不再问他个人问题,苏樱学园而是问起了他和江予菲的关系。

回答这个江予菲。

江予菲只是说南宫月如知道情况,苏樱学园有点累。

但她不想休息,想和江予菲聊天。

江予菲劝她:“夫人,去休息吧,好好照顾自己。”

南宫月如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她。她微笑着点点头,按铃叫仆人进来侍候她。

凯丽亲自扶她上楼休息。

江予菲也离开了,并计划参观附近的环境。

照顾好南宫月如,躺下。凯丽用空可调节被子给她盖好。

"我妻子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凯丽笑着和她聊天。

【南宫如月点头,出来透透气,是为了舒服。】

“先生经常跟我说太太总是不开心,据说太太也不联系了。今天看到老婆和华先生在一起谈恋爱聊天,才知道传说都是假的。”

凯丽真诚地笑了。南宫月如瞥了她一眼,她的表情变淡了。

【我的态度因人而异。】

也就是说,她讨厌南宫旭!

克里笑着说:“好好休息,夫人。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们。”

说完,她悄悄地走出她的房间,拉开门。

有一个女仆站在外面。凯丽问她:“贝蒂小姐在哪里?”

"贝蒂小姐和其他客人一起去了。"

克里微微扬起眉毛。贝蒂是她姐姐的女儿,也是南宫旭的儿子。

虽然她是这里的家庭佣工,但她是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士被抚养长大的。

以前没见过她伺候过谁,没想到这次她这么主动。

贝蒂带着江予菲四处逛了逛,然后他们来到了一片草地。

贝蒂指着不远处的悬崖说,“那个地方非常危险。有些人滑倒了。不要离那个地方太近。”

虽然《中国重生》什么也看不见,但江予菲仍然抱着他,让他和他们一起走。

“贝蒂小姐,去工作吧。我们想在这里散散步。”江予菲对她说。

贝蒂笑了。“你们是客人,我是这里一半的主人。没有自己怎么离开?是不礼貌的。”

“半个主人?”江予菲微微讶然。

她以为自己只是个女佣。

贝蒂看着阮田零,骄傲地说:“南宫先生是我的长辈,我的奶奶是南宫先生的表弟,南宫先生的爸爸和我的奶奶是表兄弟。而凯瑞是我的亲月经。在这座城堡里,虽然我们是仆人,但城堡是属于我们的,所以我们在这里可以算是半个主人。”

江予菲没想到他们会有这种关系。

南宫旭名义上是她的继父。这是否意味着她和贝蒂是姐妹?

江予菲得了重感冒!

她一开始不喜欢贝蒂,现在更不喜欢贝蒂了。

贝蒂继续炫耀:“正如你刚才看到的,我们山上种了许多珍贵的树木和鲜花,还有一些水产养殖业。这些行业一年能赚四五百万英镑,其中我和凯丽月经有股份,我的占5%,她的占10%。”

也就是说,刚分红,她就有20多万英镑,相当于200多万。

江予菲冷笑,苏樱学园她是在炫耀自己有钱吗?

贝蒂真的在炫耀她的财富。

她认为,苏樱学园以她的身份,任何男人都不应该无动于衷。

虽然她没有多少钱,但是和南宫旭有关系。仅此一项就是巨大的财富。

如果你佩服一个厉害的男人,你只是想她。

贝蒂骄傲地看着阮田零,阮田零走过来拥抱了江予菲。邪灵笑着说道。

“老婆,我跟你说过种田不赚钱。你看他们多大,一年才几百万英镑。回去之后,如果你真的想创业,我把娱乐公司给你怎么样?”

江予菲笑了:“你的娱乐公司年收入超过十亿,而我却一无所有。你心疼吗?”

“把命交给你我也不难受,何况是我的陪伴。”阮天玲说着,低头轻轻吻了她的嘴。

贝蒂的脸色真的很难看。

和贝蒂在一起,她是个坏人,江予菲懒得继续拜访。

回到房间,江予菲挽着他的胳膊,似笑非笑地盯着阮天玲。

阮,头皮发麻:“老婆,我发誓,我没有勾引那个丑女人,也没有给她任何幻想。你要相信我。”

江予菲哼道,“那她为什么这么喜欢你?你知道她看你的眼神是什么吗?”

红~裸,我要看你的眼睛!

颜问:“我看她的眼睛,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是什么?”

“一坨屎。”

"..."江予菲噗嗤一笑,她勾住他的脖子,心情好了很多。

“等傻叔叔的眼睛好点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反正我不想看到那个陌生的女人。”

阮田零笑着说:“我一秒钟也不想在这儿呆了。”

如果不是为了妻子和婆婆,也是为了保护中国重生的安全,他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他最想回家,去他们的【菲尔城堡】,那是他们的家。

他最想待的地方。

第二天。

一大早,华中生就去检查眼睛了。

城堡里有一队医生,医术不比某些专家差。

华胜生的眼睛恢复得很好,也归功于他的良药。

他开发了很多对身体有益的药物,可以作为零食来强身健体。

医生检查完华中生后,华中生开始处理南宫月如的病情。

他看不见,所以很多数据需要其他医生给他读。

南宫月如的尸体有各种各样的检验数据。

华中生听后,口述了如何治疗南宫月如,如何使用药物,或者使用什么技术。

一开始,这些专家看不起他。

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非常好的医生,他们认为没有人比他们更好。

但是听了华中生的治疗方案,他们才知道华中生把他们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在他面前,他们的小技巧真的很幼稚。

虽然南宫任旭不在城堡里。

但是城堡里的每个人都属于他,都忠于他。

所以他对城堡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南宫月如的病开始治疗,江予菲也跟着治疗。

还好她现在只喝中药,苏樱学园不需要其他治疗。

一大早。

江予菲他们三个早起锻炼身体。

华胜生坚持每天早起锻炼几十年,苏樱学园阮田零也是如此。

江予菲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坚持。

南宫像月亮一样醒来,拉开窗帘,看见华胜生在远处的草地上打太极。

在阮、的陪同下绕着草地跑。

外面的空气很好。

南宫月如静静地看着他们,甚至望向上帝。

直到听到敲门声,她才回想起自己的想法。

“夫人,我进来了。”外面是克里的声音。

她推门进来,笑着走到她身边。

“夫人在看什么?”凯瑞紧随其后。

她笑着说:“我觉得华先生和何先生都长得不错。只是何老师的老婆好像有点普通,你说呢?”

南宫月如看起来很冷:[她是个好孩子。】

“嗯,看得出来她很好相处,很爱笑,就是长得普通。”

【克里小姐,注意你的修养,不要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南宫月如的心里很不高兴。

她女儿在她眼里是最好的,谁也不能说她不好。

凯丽非常抱歉。“其实,我说的是实话。嗯,以后就不说了。顺便说一下,我丈夫今天早上打过电话。他想让我问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感觉好点了吗?”

如果我没有看到他,我的心情会一直很好。】

南宫像月不客气地说完,然后转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凯丽立即上前主动提出给她理发。

“啊,夫人,你和先生这么多年,怎么是一样的。但是先生很喜欢你,城堡里很多姑娘都很羡慕你。”

南宫月如看着镜子里的克里,心想:“你才是值得羡慕的人。”。

她根本不希望南宫旭对她好。如果可以,她可以马上给凯丽。

凯瑞40岁了,还没结婚。其实她心里知道,她在等南宫旭。

但是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即使没有她,南宫旭也不会选择凯瑞,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有点血缘关系。

更重要的是,克里不是南宫世家的。

凯丽很快就为南宫月如做了一个漂亮的小面包。

当南宫月如穿得整整齐齐的时候,她说她要出去走走。

“我和你一起去。”凯丽建议。

南宫像月亮一样摇摇头,“我就在附近,不太远。】

今天的南宫月如穿着黑色长裙,上身穿着白色斗篷,脚上穿着一双舒适的平底鞋。

她以优美的姿势在草地上慢慢地走着。

江予菲转过头,看见他的母亲在晨光中向他们走来。他迷了一会儿。

她妈妈好漂亮,好漂亮。

江予菲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南宫月如看到了她的动作,她笑了,江予菲迅速抓拍了几张照片。

“漂亮吗?”她拿着照片问阮。

阮也不得不承认,婆婆是个很有味道的美人。

她没有真正美丽的外表,但她冷漠的气质足以杀死全世界的女人。

她没有真正美丽的外表,苏樱学园但她冷漠的气质足以杀死全世界的女人。

因为她看起来不像人,苏樱学园不像误入凡间的仙女。

华胜生的眼睛看不见,所以耳朵变得很尖。

他听到脚步声,问阮田零:“谁来了?”

“我妈。”江予菲回答说。

中国重生站好,微微侧身面向声音的方向。

他的眼睛仍然裹着纱布,但这丝毫无损于他的气质。

南宫望着他像月亮一样,突然看见萧泽新的影子在他身上。

但只是一瞬间,很快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妈妈,你怎么出来的?你的身体能做到吗?”江予菲上前请求关心。

这里只有他们,没有其他人,所以江予菲什么也不用担心。

南宫像月亮,阮也会手语。他翻译道:“我婆婆说她没事,不用担心她。”

华中生笑着说:“夫人真应该出去走走。一直躺在床上对身体不好。”

南宫月如说:“坚持锻炼,不用担心我,我就坐在旁边。】

阮天灵立刻接过扔到一边的外套,铺在一块石头上。

南宫月如笑着过去坐下。

被阮、拉着继续跑。锻炼不够是不可能的。

华胜生在打太极,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南宫月如坐在他旁边,他不好意思继续打太极。

“夫人的喉咙是怎么发不出声音的?也许我可以帮你治好。”他大概面向南宫月如的方向,问她。

问过之后,他后悔了。南宫月如不能说话。

南宫月如实在无法回答他。

她不会说话,他不会看,他们根本不会交流。

华中生继续打了一会太极,然后就收工了,然后蹲下身子去拿水瓶喝。

水瓶放在他脚边,他摸索着找,找不到。

南宫像月亮一样站起来,伸出手去拿水瓶,但她不想。她刚摸到水瓶,一只手捂住了手背。

华中生急忙缩回手,很自然的笑了笑:“对不起,我被冒犯了。”

他知道那是南宫月如的手。当他碰到她的手时,他的心在那一刻颤抖。

但他隐藏得很好,没有透露任何东西。

南宫月如不以为意,她把软木塞拿在手里。

华重生不急着喝水,闻着鼻子里的天然香味,他笑着说道。

“虽然没见过老婆,但我知道你应该是个淘汰赛。别误会,夫人。我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南宫月如突然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手掌上写道。

华先生,你看起来像我的一个老朋友。】

萧泽新是一个坦荡的男人,气质非凡。

几十年来,她从未在别人身上看到过他的影子。

中国的重生还是第一次。

柔软的指尖在他的掌心轻抚。认真的写着,华重生的心似乎在用指尖移动。

“不知道我和我老婆哪个老朋友长得差不多?”

南宫月如松开手,没有回答。

她起身慢慢离开。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