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九五之尊链接网址(中国)有限公司----亲密的陷阱(1/82)

九五之尊链接网址(中国)有限公司 !

贝贝的话音一落,亲密全场一阵骚动。

“贝贝,亲密你真的决定退出娱乐圈,再也不涉足了吗?”

“你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所有记者不再关心她犯的错,而是关心她退出娱乐圈。

贝贝不再解释什么,而是起身离开了。

琳达跟着她来到后台,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贝贝,你真的决定辞职了吗?”琳达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问道。

贝贝点点头。“我刚才没说。”

“但是你的未来很好,你不应该退出。你太冲动了,你这样宣布以后还怎么重新开始?”

“琳达,我没有冲动,我是认真的。”

"..."琳达被卡住了。

贝贝笑着说:“我真的不在乎能不能继续做一个行业。既然发展不好,那就放弃吧。而且,我还想干点别的。”

“是什么?”

“读书。”

琳达笑着说:“嗯,这个决定也不错。祝你好。”

“谢谢。”贝贝抱住了自己的身体。“琳达,我真的很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关心。你将永远是我的朋友。”

“你也是我永远的朋友。”

两个女人眼里有泪。

贝贝不想难过。她笑着说:“我先走。我去收拾东西。”

“好。”

贝贝转身走了几步,琳达突然叫她。

“贝贝。”

贝贝回头,琳达笑了,“你说的我都信。”

"..."贝贝的眼里又噙满了泪水,终于又有人愿意相信她了。

“琳达,谢谢你。你的信任对我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贝贝,你要加油,我期待看到不一样的你。”

贝贝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一定会再次站起来。简而言之,没有人能以任何挫折打败她。

贝贝的发布会,很多电视节目都在播放。

总统办公室。

南宫乐山坐在真皮沙发上,对面的墙上清晰的投射出贝贝发布会的视频。

“我没有准备硫酸,但是没有人相信……”

“就算我真的坐过牢,我现在也能在阳光下直立,像你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

“我现在宣布,我决定退出这个行业,再也不涉足了!”

贝贝每一句话都说得很认真。

他没有在她的表情中看到任何委屈、痛苦、悲伤和恐惧。

她的眼睛明亮而坚定,虚弱的身体瞬间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

南宫眼色不错。

她真的是被陷害的吗?

但是谁会陷害她,谁知道她有朝冷心泼辣椒水的想法?

南宫乐山想不到会有人陷害她。

然而,他并不那么坚信她准备了硫酸。

如果不是她...

然后她坐了两年牢,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想到这,南宫乐山不由得眼神一冷。

与此同时,冷欣正在看视频。

贝贝居然说她委屈...

冷心深呼吸,心里觉得不舒服。

“为什么不能威胁她?”

“就是不能。”

“你不想威胁她?”陈俊尖锐地问道。

琦君点点头。“嗯,亲密她值得尊重。”

陈俊真的很惊讶。

除了曹军家人,亲密齐家谁都不在乎,其他人在他眼里都算不了什么。

没想到他对丁如此特殊。

陈俊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思的色彩。

他马上笑了:“琦君,你将来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

君齐家眨了眨眼睛,他的思维跳得太厉害了。

怎么才能介入这件事?

“随便。”

让他自己找,他不会找的。如果家里人受不了,可以给他任何一个。

“你是说找谁不重要?”

“嗯。”

“找徐梦瑶?我觉得她对你很用心,她做的好吃的你都可以吃。”

琦君本来想点头,但当他想起自己爱的态度时,他又摇了摇头。“你喜欢她吗?”

“你喜不喜欢,不找她?”

“嗯。”

“去找丁怎么样?”陈俊突然问道。

君齐家有点错愕,整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俊笑着说,“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妻子,而不是家人。你找什么样的?”

君齐家的野兽直觉很准。

他不喜欢像其他人一样想很多。他没什么顾忌。他总能很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好!”他突然大声说:“去找她吧!”

陈俊意识到他语气的不同。“你确定?”

“好的。”

“你想娶她,难道你不想天天吃她做的饭吗?”陈俊笑了。

琦君大方地点点头,承认道:“是的。”

“你的理由是不是太简单了?”陈俊的笑声越来越大。

琦君问:“有吗?”

“正好吃饭,就娶她。你的理由不简单?”

“吃饭很重要。”君齐家答道。

陈俊停止了大笑。他是怎么忘记的?对于君齐家来说,吃大于吃。

有的人最注重兴趣,有的人最注重美貌。

他最注重吃。其他男人可以为了金钱和美貌而结婚。君·齐家为了吃而结婚并不奇怪。

陈俊站起来说,“如果你确定,就去行动。但一定要保证以后不后悔。”

“没有。”他已经非常肯定了。

他不会后悔的,是丁。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原本的命运也改变了。

同一个晚上。

丁洗了个澡,正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着来电显示,她忙着接电话:“你好,爸爸。”

“南侠,爸爸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命运已经改变了。”丁燕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丁惊呆了。“变了吗?”

她还没做什么。变化如何?

“是的,它变了。刚才我占卜了一下,发现你的命运突然变了。你妈妈和我都很高兴你的结局终于被改写了。只是还不知道是好是坏,但终于改变了。”

“怎么变的?”丁疑惑地问。

“我不知道。不过,还是和家庭有关系。”

丁夏楠沉默了一会儿,亲密笑了:“我知道,亲密爸爸,别担心我,既然我的命运已经改变了,我会没事的。”

“那不一定。你最好小心点。”

“嗯,我知道,我会非常小心的。”

丁跟父亲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父亲带给她的好消息真的让她悬着的心放松了许多。

因为她本来的命运就是活不过25岁。

她的死因与有关,改变其命运的关键是阮的家庭。

确切地说,在阮军·齐家。

她父亲是个占卜者,懂天文和地理。

为了改变她的命运,他占卜了很多次才找到改变她的命运的关键点。

而且还要占卜,她必须进入一个城市最大的酒店,才能有机会改变她的命运。

所以她潜入了酒店。

进门没几天,她就知道阮家里唯一的一位小姐要在酒店里举行订婚仪式。

当她得到这个消息时,她非常高兴。改变命运的关键人物不是阮家二少爷吗?

阮小姐订婚那天,他一定会来。

此外,她做了调查,得知阮军·齐家非常喜欢食物,她以爱吃而闻名。

A市有个美食协会,他是里面的主席之一。

每当有美食大赛,他都会参加,品尝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

她刚好是个好厨子,可以借此机会接近他。

于是在订婚仪式上,她精心做了一道菜,这是她能做的最好的一道菜。

她相信阮军·齐家在吃了她的叫化鸡后会主动联系她。

她没想到的是,徐梦瑶先找到了她。

本来她打算接近阮军·齐家。

结果,徐梦瑶的条件震惊了她,她有一个烹饪的秘方!

有一件事,她必须去调查清楚。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未来的死亡与徐梦瑶有关。

知道她手里有秘方,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她的猜测令她震惊,几乎失控。

为了找出全部真相,她必须接近徐梦瑶。

所以她宁愿冒死也不愿接近阮军·齐家,而是去接近徐梦瑶。

现在看来,她的猜测已经* *。

然而,她必须得到对付徐梦瑶的全部秘方。

何况她已经对自己的命运放弃了希望。

结果,她的命运奇迹般地改变了。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而丁的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同时,她也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这样她就可以更加自信和大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第二天,君齐家来到觉微斋。

徐梦瑶热情款待了他。

“琦君,你今天想吃什么?”在阳台上坐下后,徐梦瑶给他倒了茶,亲切地问他。

君齐家今天来了,不是来吃饭的。

“我想见她。”他淡淡地说。

徐梦瑶惊呆了。“谁?”

“厨师。”

错愕了一下,他想见丁?

“你看见她做了什么?难道我们厨师做的菜不合你的口味?”徐梦瑶笑着问。

亲密的陷阱

“没有。”

“那你为什么想见她?她是个厨子,亲密我怕她不小心得罪你。”

徐梦瑶说得很体贴,亲密好像他在全心全意地想着他。

“你给她打电话,我想见她,有点不对劲。”君齐家盯着她,不容人拒绝地说。

徐梦瑶的眼睛微微动了动,笑了:“好的,我帮你叫人。”

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她不让他们两个见面。

走到厨房,看见丁正在做饭。她的眼睛很复杂。

随即,她收起了表情,走了进去,轻轻的对丁说道。

“楠霞,这些天你辛苦了。现在下班可以回去休息了。今天不用上班。”

丁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我不是看你最近很辛苦,想给你放两天假。回去休息一下。我怕以后会有大人物来。如果你不想吃你做的菜,你就不能去。”

“没关系,我不累。”丁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所以她有点防备。

徐梦瑶轻轻一笑,“你不累,我还爱你。这段时间你从来没有休息过。现在人少了,我给你放两天假。现在回去休息吧。”

丁夏楠猜不透她的心思,只好点头同意,“好,我一会儿回去。”

徐梦瑶满意地一笑,“这两天你好好休息,餐厅有我在,你也不用担心。我先来。就收拾东西回去吧。”

“好。”

命令她之后,徐梦瑶满意地离开了。

她一走,小周就溜了进来。

“南夏,客人又来了。还有,刚才老板让你做什么?”

阮军·齐家来了?

丁大概猜到了的心思。

阮家又游说她了吗?估计她不想被挖走,所以不准她见阮家一面。

正好,她也不想离开这里。

“没什么,去做你的事吧。”丁没有多说什么。她送走了周晓,开始收拾行李,从餐馆的后门离开了。

徐梦瑶和一位四十多岁的厨师一起走向琼·齐家的包厢。

君齐家听到声音,转头看去。

他没有看到丁,只有一个穿着白色厨师服的中年人。

徐梦瑶笑着说,“琦君,他是我们餐厅的厨师。我给你带了个人。你有什么事就问他。”

厨师冷冷一笑。“阮先生,您好,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

琦君皱起了眉头。“我不是找他。”

徐梦瑶露出惊讶,“不是他吗?他是我们餐厅的厨师。你不是说找我们餐厅的厨师吗?”

原来他没说清楚。

解释说:“我找丁夏楠,一个女人。”

徐梦瑶心里咯噔一下。

他认识丁?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丁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徐梦瑶的内心并不平静,但他的表情并不明显。“你知道夏楠吗?”

“嗯。”

他们真的认识!

徐梦瑶偷偷握紧他放在身边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互相认识,让她很不舒服,仿佛属于她的东西慢慢失去了。

徐梦瑶坐下来,亲密挥手让厨师走开。

厨师离开时,亲密她挤出一丝微笑,问君齐家:“你怎么认识南侠的?我没听夏楠谈起过你,她好像认识你。”

“以后我会认识你的。”小君齐家没有多解释。

徐梦瑶改变了主意,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彼此都很了解,而丁并不了解他,因为他单方面调查了她?

有可能是阮军齐家爱吃丁夏楠做的菜,肯定会调查她的。

徐梦瑶的心失落而快乐。

丢的是竟然主动调查丁。令人高兴的是,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对方。

无论如何,她都会阻止他们互相了解。

"琦君,我能知道你在夏楠找什么吗?"

琦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

徐梦瑶哽咽了,他给了她太少的面子!

她笑了笑,“怎么了,你已经找到她了,还不能告诉我吗?我们是朋友,夏楠和我是朋友。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告诉她的。”

“我自己告诉她,你给她打电话。”君齐家有点不耐烦了。

但是从他的表情,你看不出他的想法。

他总是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徐梦瑶撒娇道:“告诉我,我们是朋友。”

琦君微微皱起眉头。“我先告诉她。”

“你不能先告诉我吗?”

“嗯。”琦君向门外看去。“我去厨房找她。”

说完,他就起床了。

徐梦瑶伸手去拉他,君齐家迅速回应,避开她的手。

徐梦瑶的手冻僵了。她错愕了一下,然后珊珊把它拿了回来。

“别走,她不在夏楠。”她说。

“没有?”君齐家再次皱眉。

徐梦瑶偷偷看了看他的神色。“是的,她最近工作很努力,所以请了几天假,打算出去放松一下。你来的不是时候。你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她要去哪里?”君齐家问。

“我不知道。她没有说她要去哪里,她打算四处走走。如果你想找到她,过几天再来吧。她最近在夏楠筋疲力尽,恐怕她不能给你做饭了。我知道你在找她吃她做的菜,但她真的累坏了。你能让她休息几天吗?”

琦君想了想,点点头。“好的。”

过几天他就会回来。

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和徐梦瑶告别,他打开门,直接离开了。

徐梦瑶的脸色很难看。

她的心情很不好,就像丁偷了一样,她很生气。

她用力把茶杯砸在地上,并没有让她好受些。

丁刚刚回到住处不久,就来了。

看到她,丁大吃一惊。“许小姐,你怎么来了?”

徐梦瑶无奈地笑了笑。“夏楠,你为什么还这么客气?我说,就叫我梦瑶吧。”

丁装作没听见。“你来找我干什么?”

“里面再说吧。”徐梦瑶走进她的公寓。

她看着那个地方,眼神有些厌恶。

“楠霞,我真的不明白你。和我住别墅挺好的。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这里挺好的。”

“嗯,我不会说你。”徐梦瑶停顿了一下。

“南侠,亲密我是来和你商量点事情的。”

“是什么?”

徐梦瑶表现出非常尴尬的表情,亲密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叔叔不允许我开餐馆。他说我开餐馆太辛苦了,不让我开。”

丁脸色微变,“你还不开口?!"

“别急,先听我说。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是叔叔带大的,我很尊重他。既然这是他的要求,我自然不能拒绝。我知道你很喜欢研究食谱。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打算把剩下的秘方给你,但是因为我借钱开了一家餐馆,所以……”

“如果你给我所有的秘方,我可以不要钱。”丁对说得很好。

徐梦瑶露出感激的神色。“你真好,夏楠。但这对你来说太委屈了。”

丁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不委屈。就像我说的,我对金钱不感兴趣,我只对烹饪感兴趣。你把秘方给我就够了。”

“但还是太委屈你了……”

丁忍住了心里的不耐烦。“我真的不觉得委屈,你不用内疚。”

徐梦瑶有点破涕为笑,“南夏,我能认识你这个朋友,心里很高兴。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必须义不容辞。”

“你真好。”丁淡淡地说道。

她真的不认为他们是朋友。

徐梦瑶非常热情。“在南夏,晚上我会把股份转让书和秘方带来。你能看见吗?”

“是的。”她渴望早点得到秘方。

徐梦瑶突然脸色发白,叹了口气,“楠霞,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听着别生气。”

丁皱了皱眉头。“是什么?”

徐梦瑶很担心,“你认识阮?”

丁非常担心。“怎么了?”

“阮氏是我市最大的企业,也是全国最大的企业。别人不认识阮氏,但我们很清楚阮氏也和* * * *有关系。她们.....他们把一切都白纸黑字写下来。你做的菜太好吃了。阮家看中了你的厨艺,要你一辈子给他们做饭。但是你的厨艺这么好,以后会有更大的前途。你怎么能在阮家当厨师呢?但阮家已经动了这个心思。如果你不同意,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同意。”

丁的心里有点忐忑。

徐梦瑶说的这些,她已经知道了。

阮俊臣昨晚威胁她。他只给了她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她拒绝,他会用妥协来威胁她。

所以对于所说的话,丁并没有怀疑。

徐梦瑶拉着她的手,悲伤地说:“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跟你合作开餐厅,他们也不会盯着你看。南侠,其实我是想帮你把餐厅关了。我怕你落到他们手里,一辈子都逃不掉,所以急着要关餐厅。”

丁怔怔地看着她。

徐梦瑶眼里有泪,他的话和眼睛都很真诚。

丁有点恍惚。

徐梦瑶真的这么善良吗?

她对徐梦瑶的看法有错吗?

她其实是个好人,但也不坏心?

但是怎么解释她手里的秘方是从哪里来的呢?

亲密的陷阱

她为什么会死在父亲的占卜里?

徐梦瑶强笑着说:“但你不必感到内疚。这个损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让你落入他们的手中。这次我观察到了。我发现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我愿意给你所有的秘方,亲密只想和你成为最好的朋友。”

丁夏楠开了口。“秘方对你不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虽然不知道怎么做饭,亲密但也知道很值钱。但是秘方在我手里,不能体现它的价值。只有你能让它实现最大的价值。”

丁不知道她高贵的话语是真诚的还是虚假的。

不管她怎么想,她只想先拿到秘方。

“徐小姐,谢谢你。”丁低声对说道。

徐梦瑶甜甜一笑,“我们是好朋友,不要那么客气。只是夏楠。你以后打算做什么?你会留在一个城市吗?我怕家里不让你去。”

“我可以出国,我父母在国外。”

徐梦瑶露出惊讶的神色,“太好了。你出国一段时间比较好,等风过了再回来也不迟。”

“嗯,你说得对。”丁点点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问出这句话,徐梦瑶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虽然她藏得很好,却被丁发现了。

丁恍然!

她刚才差点被徐梦瑶弄瞎了。

她的目的是让她离开,让她远离阮家。

徐梦瑶喜欢上了阮军·齐家,并用她的烹饪技巧接近了阮军·齐家。

如果她成为阮家的厨子,就无法接近。

因此,只有把她赶走,她才有机会继续接近阮军·齐家。

也许,她走了之后,觉微斋还会继续开,但厨师不是她。

徐梦瑶肯定会把秘方给别人。

即使做不出最好的味道,也足以比其他食物好吃。而且,足以吸引阮军齐家光顾觉微斋。

丁心里冷笑道。徐梦瑶的计划是完美的。

她差点被她骗了。

但她不在乎是否欺骗了她。目前她只关心手里的秘方。

知道的心思,丁自然会让开心。

“自然,你越早离开越好。我明天一早就走。”丁对说道。

徐梦瑶抑制住了心中的喜悦。“会不会太快?”

“不开心。我不走,阮家把我带走了怎么办?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打不过他们。”丁认真地说。

徐梦瑶点点头。“你说得对。如果他们抓到你,你会很痛苦。你不知道阮一家人今天来了,所以我必须见你。幸好我把人送走了。然而,他们两天后会再来...如果你早走,出国,他们抓不到你。”

丁夏楠和蔼地问:“我走了会连累你吗?”

徐梦瑶摇摇头,“不!你放心,我舅舅很厉害,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我跟他们说你突然有急事走了,他们自然不会为难我。”

“那你早点把股份转让书给我签了。但是你说要给我秘方,亲密而我对秘方感兴趣……”

徐梦瑶无奈地笑了笑:“你放心,亲密我一定会给你的。我先回去了。我过会儿会把我的东西收拾好。对了,如果家人给你打电话,你会说你在外面旅游,知道吗?”

“好,我明白了。”

“那我走了。”搞定了丁,起身离开。

进了电梯,徐梦瑶不禁冷笑起来。

想找到丁,简直是做梦。

虽然她认为是来吃饭的,她却要见丁,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一定不能让他们见面。

因为某种原因,她总觉得他们见面的时候,她会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会失去什么,但她不会给这样的机会。

她所有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只能属于她,谁也拿不走。

因此,丁必须立即离开,而她如果不离开就必须离开!

还有,以后不能让秘方落入任何人手中。事情还是在自己手里,自己有绝对的控制权。

徐梦瑶决定,她想学烹饪!

只要她的厨艺能吸引阮军·齐家,她就不必担心意外。

想到这,徐梦瑶有点恼火。

起初,她不应该和丁合作。她应该自己做的!

不过还好,还不算太晚。

只是时间长了,但她还有机会。

徐梦瑶行动迅速,回来后不久,她带来了一本股票特许经营书和一份烹饪食谱。

“楠霞,这是所有的秘方。你看看。”她把秘籍递给了她。

丁夏楠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接过她给的秘籍。

这不是秘密手稿,而是徐梦瑶的重印本。

丁认真地翻着这些秘方,但她一时半会儿什么也看不见。

她不知道徐梦瑶是否给了她所有的秘方。

不知道这些秘方对不对。

“徐小姐,我一直很好奇,你从哪里得到这些烹饪秘方的?”她抬头问她。

徐梦瑶自然地笑了。“我是偶然得到它的。我妈以前很爱做饭,别人给她一个菜谱让她开心。后来也了解到,市面上根本没有秘籍。还有里面的秘方,每一个都很珍贵。”

“谁给你妈的?”

“我不知道,我太小了,记不起来了。”

丁耷拉着的眼睛遮住了她眼中复杂的光芒,她怀疑在说谎。

“楠霞,再看看合同。没问题就签。”徐梦瑶递给她股票特许权书。

丁看了看,没有发现问题。

“需要补充什么吗?”徐梦瑶问她。

“没必要。”丁并不急着签字,而是认真地盯着,“许小姐,我放弃这些股份,也是为了拿到你手里的秘方。希望你给我的秘方都是真的。”

徐梦瑶有点委屈。“你怀疑我给的是假的吗?你放心,我给的肯定是真的。”

“我希望如此。你要是骗我,我就回来找你。”

亲密的陷阱

丁夏楠冷淡的语气带有一些威胁。

徐梦瑶更委屈了,亲密“南夏,亲密你怎么能不相信我?把这东西留在我手里没用。我说我给你。你要是怀疑是假的,我也没办法。”

“真假我试试就知道了。”丁不想跟她装蛇。“但我也希望你没有骗我。”

徐梦瑶难过的摇摇头,“我没有骗你。这是我得到的秘方。要不是为了纪念我妈,我早就把稿子给你了。我说,我觉得你是个好朋友,我怎么能骗你呢?你放心,我给你的是真的。但如果上面的方法是对的,我就不知道了。”

丁并不担心会骗她,即使她被骗了,她也有办法得到真正的秘方。

她也不多说,就签合同吧。

现在,她只想赶紧研究一下秘籍。她想看看这个秘方里的秘方是不是都是真的。

看着丁的签名,的嘴角微微一勾。"夏楠,你订票了吗?"

"我已经预订了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让我给你送行。”

“没必要。”

没有亲眼看到她离开,她怎么安心?

徐梦瑶坚持说,“我还是送你吧。你必须离开。如果我不送你,我感到内疚。”

丁夏楠想了想,点了点头。“好的。”

“那我回去了,不打扰你收拾东西了。如果你需要帮助,就给我打电话。明天早上我去机场给你送行。”

“好。”

徐梦瑶拿着股份转让书离开了。

只要丁出国,她一点都不担心。

事实上,徐梦瑶也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但她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不把丁送走,她就放心不下。

第二天一早,开车到机场,在机场找到了丁。

她依依不舍地说了几句离别的话,丁和听了几句说:“时间不早了,我去安检了。”

“南侠,回家记得给我打电话,保重。”徐梦瑶很不情愿地说。

丁实在无法理解的话。

自从他们见面后,她的态度一直很冷淡。面对这种她,徐梦瑶为什么总是那么热情?

她是天生的,还是太虚伪?

丁对有所保留,一切等她搞清楚再说。

提着行李,丁去安检了。

看到她已经通过了安检,所以她才放心丁真的走了。

然而,她非常小心。她在原地等了很久,以防万一。她害怕丁会突然停止工作。

过了好一会儿,丁才出来。徐梦瑶松了一口气,所以他离开了机场,开车走了。

她一走,就换了衣服,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丁跟着她出了机场。

她没有离开,而是坐公交车去了A市的一所中学。

已经两天了。

君已经等丁两天了。

这两天没去觉微斋,现在非常想念丁夏楠的美食。

君忍不住了,又主动打电话给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君齐家蹙眉。很难关机,亲密所以找不到人。

也许他可以再等两天。

“丁夏楠走了。”这时,亲密陈俊走过来对他说。

琦君抬起头,疑惑道:“走了?”

陈俊淡淡地说,“我给了她三天时间,今天是最后期限。刚才我派人去找她,发现她前两天还了房租,已经走了。我没想到她会突然离开。”

不然他每天都会派人盯着她。

琦君消化了他的话。“她去哪儿了?”

“不知道。”

“她不回来了?”

陈俊点点头。“也许吧。是不是她担心我威胁她,所以跑了?”

琦君突然起身。“我会找到的。”

不管她去哪里,他都会把人找回来。

有些事他没告诉她。

陈俊阻止了他。“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你在家等消息。”

“好。”君齐家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此时的丁正满脸痛苦地坐在酒店的小房间里。

今天,她终于发现了一些事情。

当徐梦瑶和顾晨曦上同一所高中时,他们是同班同学!

她当年问过他们老师,又学到一件事。

当时,徐梦瑶和顾晨曦的关系很好,甚至传出了他们两人谈恋爱的绯闻。

古晓是古家唯一的传人。

古家世世代代都是大厨,几百年前几位祖先都是宫廷大厨。

古代家族传下来的烹饪秘方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她知道古代家族里有一本秘籍,她以前没见过,只听过古代黎明的描述。

现在她已经确定,徐梦瑶手里的秘密就是这个古老家族的烹饪秘密。

为什么古家的秘密在她手里?

杀了她也不相信,是古晓给了她。

这本秘籍比远古黎明的生命更重要。他不可能把它给别人。

祖父凌晨去世时,下落不明。

我听说爷爷生他的气,因为他失去了家庭秘密。

现在,骗子出现在手中,不得不怀疑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的。

如果是这样,她杀了爷爷,她伤害了古晓!

丁恨恨的握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问个明白!

还有,她研究过。

徐梦瑶给她的欺骗是假的。

上面的秘方都是她改的,不是原来的秘方。

丁不仅想找回古氏家族的秘密,还找到证据证实以不正当手段夺取了这些秘密。

然后,她会让她付出沉重的代价!

徐梦瑶的餐馆暂时关闭。

这些天,她和几个厨师每天都在厨房练习烹饪。

洗菜切菜自然是其他厨师做的。

她要做的就是做饭。

但是练了几天,她做的菜不够好。

虽然好吃,但是不会让人天天想吃。

如果丁没有把的嘴抬高,她做的菜可能会被他喜欢。

但是他已经吃过丁做的菜了,所以他当然看不上她的厨艺。

徐梦瑶又恼火了。

李阿姨笑着说:“江小姐,亲密少爷人很好。在我看来,亲密你们是很好的一对。你要是能和少爷复婚就最好了。”

江予菲感觉越来越虚弱。“李阿姨,你觉得我再嫁给他是好事吗?”

“是的,我知道少爷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但是少爷真的很优秀。”李婶的脸上满是对阮的崇拜。

江予菲不想再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了。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阮永远是最好的。

没有人会发现她的痛苦而想起她。

回到卧室,阮田零刚刚洗完澡出来。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露出一个结实的青铜胸和两条修长的腿。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性感而狂野。

如果她以前见过他这样,她会脸红,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是现在,她看到他没有任何感觉,就像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江予菲拿起他的睡衣,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要去哪里?”

“去另一个房间睡。”

“别走!”阮,冷冷的叫了一声,就大步走了过来。她身上湿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还能闻到他身上坚果沐浴露的香味。

江予菲后退了一步,不想离他太近。

“我不想去,所以你出去睡,我就留下。”她淡淡地对他说。

阮,扯了扯她的嘴。“这是我的房子。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江予菲也冷笑道:“我知道,这是你的房子,我没有任何决策权。我在这里和赞助商有什么区别?你说什么都行,永远不用尊重我。既然这样,请让我离开。这不是我的家。我根本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阮天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拉着她的手,拉在手里说:“你激动什么?我是这里的主人,你也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和你的。唯一不同的是,你还是我的,明白吗?”

“放开!”江予菲愤怒的挣扎,她不是他的,不!

她越挣扎,越坚持。

他把她的身体拉起来,锁在怀里,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纤细的腰。

“别闹了,知道我禁欲多久了吗?再闹就憋不住了。”阮天玲宠溺的笑着说,江予菲觉得恶心。

“你会禁欲吗?别告诉我你没碰过严月!”

她只是用言语反驳他,但他认真想了想,说:“真不敢相信。颜悦回来后,我只和她发生过一次关系,”

事情发生在他下定决心之后,不是因为激情。

他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江予菲觉得更加恶心。这个人好恶心。

"阮,,你知道你这么脏,全身都是脏的吗!"她没有嫉妒,她真的觉得他很脏。

为什么男人可以和很多女人* *呢?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吗?

阮天玲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他抬起下巴,沉声道。李阿姨笑着说:“江小姐,少爷人很好。在我看来,你们是很好的一对。你要是能和少爷复婚就最好了。”

江予菲感觉越来越虚弱。“李阿姨,你觉得我再嫁给他是好事吗?”

“是的,我知道少爷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但是少爷真的很优秀。”李婶的脸上满是对阮的崇拜。

江予菲不想再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了。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阮永远是最好的。

没有人会发现她的痛苦而想起她。

回到卧室,阮田零刚刚洗完澡出来。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露出一个结实的青铜胸和两条修长的腿。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性感而狂野。

如果她以前见过他这样,她会脸红,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是现在,她看到他没有任何感觉,就像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江予菲拿起他的睡衣,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要去哪里?”

“去另一个房间睡。”

“别走!”阮,冷冷的叫了一声,就大步走了过来。她身上湿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还能闻到他身上坚果沐浴露的香味。

江予菲后退了一步,不想离他太近。

“我不想去,所以你出去睡,我就留下。”她淡淡地对他说。

阮,扯了扯她的嘴。“这是我的房子。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江予菲也冷笑道:“我知道,这是你的房子,我没有任何决策权。我在这里和赞助商有什么区别?你说什么都行,永远不用尊重我。既然这样,请让我离开。这不是我的家。我根本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阮天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拉着她的手,拉在手里说:“你激动什么?我是这里的主人,你也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和你的。唯一不同的是,你还是我的,明白吗?”

“放开!”江予菲愤怒的挣扎,她不是他的,不!

她越挣扎,越坚持。

他把她的身体拉起来,锁在怀里,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纤细的腰。

“别闹了,知道我禁欲多久了吗?再闹就憋不住了。”阮天玲宠溺的笑着说,江予菲觉得恶心。

“你会禁欲吗?别告诉我你没碰过严月!”

她只是用言语反驳他,但他认真想了想,说:“真不敢相信。颜悦回来后,我只和她发生过一次关系,”

事情发生在他下定决心之后,不是因为激情。

他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江予菲觉得更加恶心。这个人好恶心。

"阮,,你知道你这么脏,全身都是脏的吗!"她没有嫉妒,她真的觉得他很脏。

为什么男人可以和很多女人* *呢?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吗?

阮天玲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他抬起下巴,沉声道。

“我和你离婚了,亲密事情发生在我决定和她订婚的时候!亲密”

“关我什么事!你早就脏了!”

她真是个白痴。那时候他有那么多女人,她还那么爱他。她瞎了吗?

这样一个龌龊的男人,她会看上,她吃错了什么药!

上帝,如果你让我重生,你不断让我后悔当初的盲目。

现在我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后悔自己爱上了阮。你就大发慈悲吧,别再惩罚我了,让我早点离开他好吗?

她的话让阮很不舒服。

他紧紧地抱住她,咬牙切齿地说:“嫌弃我脏。以前给你的时候你不喜欢!”

江予菲厌恶地皱起眉头:“住手!”

“好吧,我不说我做的!我相信你的身体会比你的嘴更诚实!”阮,把她抱起来,按在床上。

他紧绷的胸膛贴着她的脸,他的气味如此强烈,以至于江予菲无法呼吸。

他用手托着下巴,薄嘴唇压着,江予菲推开他,让他干呕了一下。

阮天玲怔住了,他烦躁地起身,脱下睡衣,转向其他房间。

江予菲在床边呕吐了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好多了。

她仰面躺在床上,头发像瀑布一样散开,手掌大小的小脸非常苍白。

微微闭上眼睛,江予菲自言自语道,没事的,迟早有一天会摆脱他的。所以没关系。如果她坚持,她会一直寻找机会彻底摆脱他。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没睡好。

*******

第二天一早,阮,敲门,叫起床。

她不想和他一起去出差。她背对着门,没有回应他。

阮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身休闲装,看上去潇洒帅气。

“起来开始吧。”

那人微微勾着嘴。他突然掀开被子,把她拉了起来。他迅速把它扛在肩上,大步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让我失望!”江予菲的睡意立刻消失了。她握了握手,狠狠地打了他一顿,但对阮来说并不痛。

“你不起来,我直接带你下去。”男人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嘴角总是带着邪魅的笑意。

江予菲因烦恼而脸红。“你放下我,我要换衣服。”

“同意和我一起去?”

“可以!”

她敢不去吗?如果她不去,就会被冲昏头脑。最好听话,不要丢脸。

江予菲换了衣服,穿着柔软的平底鞋下楼。李婶也赶紧给她收拾了一箱行李,放在后备箱里。

阮天玲帮她上车,坐在她旁边,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机场。

他们的飞机早上八点就到了,所以起得很早,连早饭都没吃。

好在李阿姨准备了早餐,放在饭盒里,让他们坐在车里吃。

江予菲靠着门坐着,和阮田零保持一点距离。

她裹着一件长外套和太阳镜,向后靠着睡了一会儿。

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困了。

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我和你离婚了,事情发生在我决定和她订婚的时候!”

“关我什么事!你早就脏了!”

她真是个白痴。那时候他有那么多女人,她还那么爱他。她瞎了吗?

这样一个龌龊的男人,她会看上,她吃错了什么药!

上帝,如果你让我重生,你不断让我后悔当初的盲目。

现在我非常非常后悔爱上了阮。你就大发慈悲吧,别再惩罚我了,让我早点离开他好吗?

她的话让阮很不舒服。

他紧紧地抱住她,咬牙切齿地说:“嫌弃我脏。以前给你的时候你不喜欢!”

江予菲厌恶地皱起眉头:“别说了!”

“好吧,我不说我做的!我相信你的身体会比你的嘴更诚实!”阮,把她抱起来,按在床上。

他紧绷的胸膛贴着她的脸,他的气味如此强烈,以至于江予菲无法呼吸。

他用手托着下巴,薄嘴唇压着,江予菲推开他,让他干呕了一下。

阮天玲怔住了,他烦躁地起身,脱下睡衣,转向其他房间。

江予菲在床边呕吐了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好多了。

她仰面躺在床上,头发像瀑布一样散开,手掌大小的小脸非常苍白。

微微闭上眼睛,江予菲自言自语道,没事的,迟早有一天会摆脱他的。所以没关系。如果她坚持,她会一直寻找机会彻底摆脱他。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没睡好。

*******

第二天一早,阮,敲门,叫起床。

她不想和他一起去出差。她背对着门,没有回应他。

阮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身休闲装,看上去潇洒帅气。

“起来开始吧。”

那人微微勾着嘴。他突然掀开被子,把她拉了起来。他迅速把它扛在肩上,大步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让我失望!”江予菲的睡意立刻消失了。她握了握手,狠狠地打了他一顿,但对阮来说并不痛。

“你不起来,我直接带你下去。”男人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嘴角总是带着邪魅的笑意。

江予菲因烦恼而脸红。“你放下我,我要换衣服。”

“同意和我一起去?”

“可以!”

她敢不去吗?如果她不去,就会被冲昏头脑。最好听话,不要丢脸。

江予菲换了衣服,穿着柔软的平底鞋下楼。李婶也赶紧给她收拾了一箱行李,放在后备箱里。

阮天玲帮她上车,坐在她旁边,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机场。

他们的飞机早上八点就到了,所以起得很早,连早饭都没吃。

好在李阿姨准备了早餐,放在饭盒里,让他们坐在车里吃。

江予菲靠着门坐着,和阮田零保持一点距离。

她裹着一件长外套和太阳镜,向后靠着睡了一会儿。

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困了。

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阮田零打开饭盒,亲密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亲密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

当江予菲回头看时,亲密他发现饭盒里的食物不见了。

包括她吃的那半个包子!亲密

她惊讶地心想,他把它们都吃了?

“怎么了?”阮天玲侧着眼睛问她。

“没什么,我得去机场。”她淡淡地把目光移开,墨镜下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

戴墨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

“还有十分钟,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阮天玲帮她把座椅靠背调好,让她躺得更舒服。

江予菲不适应他今天的行为。

今天他对她很好,处处照顾她。她不习惯。

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车子到了机场,安检后他们直接去登机,几乎踩着飞机上的想法。

飞机飞上了天空。江予菲坐在窗前,看着蓝天白云和耀眼的金色阳光,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们要去的城市是D,也就是她上次逃跑后待的地方。

*******

d市机场。

一辆亮黑色的车缓缓停下,龚少勋戴着墨镜走了出来。

他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一个是他的工作人员。

助手提着手提箱,他们一起走进机场大厅。

“二少,你放心参加比赛吧。等你拿着冠军回来,我们给你庆祝。”男人笑着对他说。

龚少勋嚼着口香糖,好看的薄唇微微动了动:“记住我跟你说的,别偷懒!”

“不行,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嫂子。”

龚少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助手去安检。

在他们准备离开之前,人们看着他走进大厅。

在出口的另一边,带着阮,出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助手。

龚少勋的人正准备上车,突然看见前面有江予菲。

他很纳闷,觉得这个女人和他们要找的女人长得很像。

但他只见过她一次,时间间隔太长,记不起她的样子。

男人不想错过任何机会,他走到他面前,想近距离确认。

阮天玲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他向几个助手打了个眼色。

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拦住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们认为他是怀有恶意的人。

“别误会,我只是看到一个熟人。”那些人冲着坐在车里的江予菲喊道:“嫂子,是你吗?”

对手下吼完之后,他后悔了。

嫂子根本不认识他。他打电话给她嫂子。她没有把他当成疯子。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阮田零侧身一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开车!”他冷冷地命令司机。

司机不敢久留,立刻开车走了。

“你认识他吗?”阮天玲阴阳怪气地问她。

江予菲摘下墨镜,表情冷漠:“我不知道。”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叫你嫂子?”

“我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上次逃跑,是去d市。你已经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你认识谁,做了什么?”阮、步步紧逼,就像审讯犯人一样。当江予菲回头看时,他发现饭盒里的食物不见了。

包括她吃的那半个包子!

她惊讶地心想,他把它们都吃了?

“怎么了?”阮天玲侧着眼睛问她。

“没什么,我得去机场。”她淡淡地把目光移开,墨镜下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

戴墨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

“还有十分钟,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阮天玲帮她把座椅靠背调好,让她躺得更舒服。

江予菲不适应他今天的行为。

今天他对她很好,处处照顾她。她不习惯。

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车子到了机场,安检后他们直接去登机,几乎踩着飞机上的想法。

飞机飞上了天空。江予菲坐在窗前,看着蓝天白云和耀眼的金色阳光,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们要去的城市是D,也就是她上次逃跑后待的地方。

*******

d市机场。

一辆亮黑色的车缓缓停下,龚少勋戴着墨镜走了出来。

他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一个是他的工作人员。

助手提着手提箱,他们一起走进机场大厅。

“二少,你放心参加比赛吧。等你拿着冠军回来,我们给你庆祝。”男人笑着对他说。

龚少勋嚼着口香糖,好看的薄唇微微动了动:“记住我跟你说的,别偷懒!”

“不行,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嫂子。”

龚少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助手去安检。

在他们准备离开之前,人们看着他走进大厅。

在出口的另一边,带着阮,出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助手。

龚少勋的人正准备上车,突然看见前面有江予菲。

他很纳闷,觉得这个女人和他们要找的女人长得很像。

但他只见过她一次,时间间隔太长,记不起她的样子。

男人不想错过任何机会,他走到他面前,想近距离确认。

阮天玲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他向几个助手打了个眼色。

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拦住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们认为他是怀有恶意的人。

“别误会,我只是看到一个熟人。”那些人冲着坐在车里的江予菲喊道:“嫂子,是你吗?”

对手下吼完之后,他后悔了。

嫂子根本不认识他。他打电话给她嫂子。她没有把他当成疯子。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阮田零侧身一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开车!”他冷冷地命令司机。

司机不敢久留,立刻开车走了。

“你认识他吗?”阮天玲阴阳怪气地问她。

江予菲摘下墨镜,表情冷漠:“我不知道。”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叫你嫂子?”

“我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上次逃跑,是去d市。你已经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你认识谁,做了什么?”阮、步步紧逼,就像审讯犯人一样。

江予菲的眉头越皱越深。“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

下巴突然被捏住,亲密阮天玲转过头,亲密她看到他的眼神有一种强烈的阴沉。

“说,那半个月你都干了什么!”

江予菲不知道自己迷恋什么。她用力拉他的手,小脸冰冷。“不关你的事!我所做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我是你男人!”阮、霸气的宣布,就像是在宣告‘我是你的主人’。

江予菲对他冷冷一笑,不想和他说话。

意识到气氛不对,司机已经举起了中间的隔离玻璃。

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更生气了,“你怎么不说话!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出来!等我查出点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予菲讽刺地笑了:“那你可以查,反正你也可以查。”

她什么都没做。她不怕他查出来。即使她做了什么,她也不会害怕。

他认为她是谁?

阮天灵紧紧抿了一口薄唇,独自坐着生气。

死女人,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知道,现在你可以闭嘴了。等我发现了,我就看你怎么自圆其说了!

阮天玲一路沉默,身体发出的低气压几乎可以凝结空。

江予菲完全不理他,当他不出声时,她乐得清闲。

*****

车没有开到酒店,而是来到了半山腰的别墅区。

这里别墅不多,但各有风格。这座山绿化良好,风景优美。

汽车慢慢停在一所小房子前。

阮天玲打开车门,下了车,不顾江予菲,自己走进别墅。

司机拿着行李走了出来,让江予菲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他跟着。

“这是什么地方?”走进客厅,轻轻的问阮田零。

“这是我借的别墅,过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阮天玲对她说,伸手拉着她的手,带她上楼。

这里的楼梯是乳白色油漆的木质楼梯,复古又时尚。

来到二楼,阮田零推开卧室门,把她带到阳台上。

阳台宽大,栏杆外挂着许多花盆,里面种着小白黄雏菊。

雏菊盛开。风一吹,花就摇曳,很美。

阮,从后面抱住了她。江予菲环顾四周,可以看到两座欧式别墅,杜鹃花和许多粉红色和白色或鲜红色的花种植在山上。

“这里环境很好吗?”男人的脸贴在她的脸上,笑着问。

这一刻他不会生气,可以和她舒服的欣赏风景。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里的气息非常清新。

她拉着阮田零的手,从他身边走开:“我以为你是来出差的。”

她的疏远使阮,微微沉下脸来。

他把手放在栏杆上。“我是来出差的。”

“但我觉得你是来度假的。”

“你现在怀孕了,需要休息。这个地方很适合你住。”他是为了她才特意找到这所房子的。江予菲的眉头越皱越深。“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

下巴突然被捏住,阮天玲转过头,她看到他的眼神有一种强烈的阴沉。

“说,那半个月你都干了什么!”

江予菲不知道自己迷恋什么。她用力拉他的手,小脸冰冷。“不关你的事!我所做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我是你男人!”阮、霸气的宣布,就像是在宣告‘我是你的主人’。

江予菲对他冷冷一笑,不想和他说话。

意识到气氛不对,司机已经举起了中间的隔离玻璃。

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更生气了,“你怎么不说话!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出来!等我查出点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予菲讽刺地笑了:“那你可以查,反正你也可以查。”

她什么都没做。她不怕他查出来。即使她做了什么,她也不会害怕。

他认为她是谁?

阮天灵紧紧抿了一口薄唇,独自坐着生气。

死女人,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知道,现在你可以闭嘴了。等我发现了,我就看你怎么自圆其说了!

阮天玲一路沉默,身体发出的低气压几乎可以凝结空。

江予菲完全不理他,当他不出声时,她乐得清闲。

*****

车没有开到酒店,而是来到了半山腰的别墅区。

这里别墅不多,但各有风格。这座山绿化良好,风景优美。

汽车慢慢停在一所小房子前。

阮天玲打开车门,下了车,不顾江予菲,自己走进别墅。

司机拿着行李走了出来,让江予菲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他跟着。

“这是什么地方?”走进客厅,轻轻的问阮田零。

“这是我借的别墅,过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阮天玲对她说,伸手拉着她的手,带她上楼。

这里的楼梯是乳白色油漆的木质楼梯,复古又时尚。

来到二楼,阮田零推开卧室门,把她带到阳台上。

阳台宽大,栏杆外挂着许多花盆,里面种着小白黄雏菊。

雏菊盛开。风一吹,花就摇曳,很美。

阮,从后面抱住了她。江予菲环顾四周,可以看到两座欧式别墅,杜鹃花和许多粉红色和白色或鲜红色的花种植在山上。

“这里环境很好吗?”男人的脸贴在她的脸上,笑着问。

这一刻他不会生气,可以和她舒服的欣赏风景。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里的气息非常清新。

她拉着阮田零的手,从他身边走开:“我以为你是来出差的。”

她的疏远使阮,微微沉下脸来。

他把手放在栏杆上。“我是来出差的。”

“但我觉得你是来度假的。”

“你现在怀孕了,需要休息。这个地方很适合你住。”他是为了她才特意找到这所房子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