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55402com永利1站(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最后一个玩家(1/80)

55402com永利1站(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听了他的话,最后莫兰知道她所有的猜测都是对的。

的确是祁瑞刚对他做了什么。

齐瑞刚甚至可以再杀一个兄弟。他还能怎么办?

莫兰的心情很沉重。

“祁瑞森,最后告诉我真相有那么难吗?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吗?只要你发誓跟我没关系,我就不问。”

祁瑞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莫兰的心沉了很多。

“真的跟我有关系?”

“不,跟你没关系!”

“你骗人!”莫兰直视着他。

齐瑞森无奈的说,“莫兰,这事真的跟你没关系。我和齐瑞刚早就水火不容了。如果你没有你,他会针对我。”

“那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不告诉我真相,我不相信这与我无关。”莫兰坚持要问。

齐瑞森比她更坚持:“那是我的事,我不想说,别问了。”

“你回去吧。”祁瑞森说完,起身朝楼上走去。

莫兰没问什么,很颓然。

但是从祁瑞森的态度来看,她知道事情和她有关。

祁瑞森不说,祁瑞刚她不敢问,也许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

莫兰茫然地走出祁瑞森的住所,突然听到电话铃声。

她拿出手机,发现是江予菲在给她打电话。

“嘿,于飞。”

江予菲在最后笑了:“莫兰,我很久没联系你了。你现在忙吗?”

莫兰也笑了:“我没事,不忙。”

“我是说,你最近忙吗?”

“最近不忙,怎么了?”

江予菲笑着说:“明溪姐姐前段时间生了个儿子。再过几天,就是孩子们的百日宴了。我就想问问你能不能回来玩玩。我们好久没见你了。”

“孩子要有百日宴。时光飞逝。”莫兰不禁感慨。

回到伦敦没多久,李明熙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不知不觉,会有* *个月?

“明溪姐生产还不到一个月,但孩子只提前了半个月。莫兰,你能来吗?你让我们照顾的于阿姨,已经快好了。她还说想见你。”

估计余梅想见他们。

莫兰想了一下,说:“不知道能不能去。我决定了就给你打电话。”

“好,那我等你的消息。”

莫兰挂了电话,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她想离开这里。她想透透气,放松一下。

她想想想以后怎么走。

但我怕她只能一个人去。

埃文不能被带走。至于齐瑞刚,她不想让他跟她走。

莫兰去医院了。

她顺便给齐瑞刚带了点吃的。

齐瑞刚不太喜欢住院。当他看到莫兰时,他抱怨道:“老婆,我最好离开医院。我不想住在这里。”

莫兰把食物放在床头柜上:“医生不是叫你多观察几天吗?”

“我没事,观察什么!这些医生胆小怕事,害怕承担责任。”

莫兰气愤地说:“医生也要对你负责。”

在最后阶段,我不能卡住

但是她紧握的双手透露出她的不安。

江予菲在她身边坐下,最后伸手去拉她的手。“妈妈放心,最后爷爷会没事的。”

南宫月如微微点头,脸上还是没有表情。

二十多年来,虽然她一直没有原谅父亲,但如果他真的死了,她会很难受。

齐瑞森站在一旁,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老板的病情是突然而激烈的。我们将尽最大努力营救他。目前可以成功把握六七成。”

城堡里的医生都是世界顶级医生。

他们说有60%的把握,应该没问题。

齐瑞森向江予菲和他们走去。“放心吧,老人应该没事的。”

“一个好的结局怎么会突然就不行了?”江予菲不解的问道。

站在一边的哈代管家沉重地说:“是痰堵住了他的喉咙,差点窒息而死。”

齐瑞森冷冷的说:“不是有人24小时照顾他吗?”

哈代的管家内疚地说:“是的。今天老板想安静点,把人赶出去。我们进去的时候,他会不省人事。”

江予菲脸色凝重。

她总觉得她爷爷的病有问题。

上次他突发中风,说话行动不便,几乎不可能。这一次他把人赶了出去,然后他差点死于巧合。

这真的是巧合吗?还是什么阴谋?

江予菲可以这么想,其他人自然也会这么想。

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谋杀,所以有怀疑,只能偷偷检查,不能公开怀疑别人。

没多久,南宫徐回来了。

他严肃地问了几个照看他的仆人,安慰了南宫月如,然后和他们一起等着。

然后,又来了一些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有尊严的男人,其中有几个年轻人,但乍一看都不是普通人。

祁瑞森低声向江予菲解释:“他们都是南宫世家的成员,有些还是南宫驸马的心腹。如果不是大事,他们不会来这里。”

江予菲知道她对他们不感兴趣,但他们都来礼貌地问候他们的母亲和女儿。

江予菲礼貌地点了点头。

南宫月如直接没有反应。大家都知道她沉默,不在乎。

一群人在外面等着,里面的医生压力很大,然后手术效率很高。

两个小时后,手术后,南宫文祥没有危险,但他仍然昏迷不醒。就算醒了,估计瘫痪会更严重。

“老头子的情况不乐观,许,你想……”一位老人意味深长地问南宫旭。

南宫月如听到一个声音,她猛地握紧了江予菲的手。

江予菲的眼睛在微微移动。他们打算怎么办?

是提前准备的吗?

许看向南宫他们的方向。他淡淡地对老人说:“老人刚过危险期,不适合谈。你们都回去。有事我会通知你的。”

老人不死心地说:“许,这事不能再拖了。安塞尔在哪?听说他失踪了,对吧?”

跟安森有什么关系?

江予菲看着他们。

老人正要上前和她说话,最后这时南宫徐陌陌说道,最后“我说,这事咱们暂且不谈。你总是这么麻烦。先回去。”

老人怕他,只好闭嘴,什么也不说,和别人一起走了。

江予菲淡淡地问南宫旭:“他想说什么?”

南宫驸马笑着说:“没什么,就是继承南宫世家。安塞尔这个时候不在,说出来也没用。”

“我爷爷还没死,他们在考虑换人?”江予菲语气冰冷。

徐淡淡地笑了笑。“这就是我说不急的原因。你不必关注他们。但是于飞,安塞尔必须回来。既然他们动了这个念头,就不会放弃。安塞尔不回来,这个家谁来继承?”

江予菲被卡住了。她想说你不是真的想继承。

“我去看老人了。”南宫许走进病房,、南宫和祁瑞森紧随其后。

南宫文祥戴着氧气面罩,躺着不省人事。

这段时间他瘦了很多。谁能想到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男人会又老又弱,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南宫徐没呆多久就走了。祁瑞森有自己的事要处理,走了。

病房里,只有江予菲和南宫像月亮一样看着。

南宫月如拿出手机写道:“别让安塞尔莫回来,别让他继承家族。】

江予菲莫名其妙地问:“为什么?”

她真的不会让安森回来,可妈妈为什么这么想?

一旦他继承了,他就会处于不断的危险之中,很可能会死去。你爷爷生病了,没有人保护他。这正是他逃跑的好时机。】

江予菲表情沉重,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南宫如月松了一口气,却着急地写道:“找个机会,就可以逃走了。南宫旭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就算你爷爷这样,他也不会这么做。你安全了,我放心了。】

江予菲突然感觉到天气不好。

我记得几个月前她醒来的时候,以为这是南宫文祥的世界,以为这个世界会永存。

但是时间不长,一切都会改变的。

就像古代的皇帝,突然病危,原本稳定的江山被动摇了起来。

江予菲在病房里呆了一会儿。南宫月如让她回去,说她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

急忙去通知阮、,阮没有多留。

她走出病房,发现阿南和几个保镖还在外面。

她以为他们都跟着祁瑞森...

“师父让我们保护你的安全。”阿南淡淡地说。

江予菲点点头。“我们回去吧。”

回到她住的城堡,她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拿出手机,立刻给阮打了电话。

上次他反正不接电话,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接。

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江予菲的心像一块重达1000公斤的石头,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的手机24小时都在打电话。他不接电话。他肯定不想接,不是不想接。

江予菲筋疲力尽,所以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并直接发送出去。

最后一个玩家

【我爷爷快不行了。家里的人打算重新选举他们的继承人。安森不能继承。你保护他。还有,最后以后就不打扰你了。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们分手。】

最后几个字是江予菲以极大的勇气写的。

短信一发,最后她就没力气了。

分手,真的分手了...

江予菲的眼睛空穴麻木了,但没有哭。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没什么好哭的。

短信发出后,阮,一直没有回复。

江予菲不期待他的回答...

原来爱情来了可以改变事情,去了也可以原谅。

他对她毫无感觉...

就像当初的严月,他不再爱她了,也可以无情。

没想到有一天他的残忍会用在她身上。

如果他真的对她很残忍,她知道他们这辈子没有机会了。

江予菲的心立即被扔进绞肉机,变成了碎片...

在楼上呆了一会儿后,江予菲计划再次游览南宫文祥。

她下了楼,迈着虚浮的步子走出了客厅。

“小姐,你去哪里?”阿南低声问她。

她好像没听见,径直往前走。

她的脸很苍白,眼睛很空,每一步似乎都很疲惫。

“小姐……”阿南很担心。

周围所有的仆人都紧张地看着她。

江予菲失去了理智,她忘记了她要做什么。

“我...我要去哪里?”

阿南的眼睛漆黑无边:“小姐,你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对了,我要去看我爷爷。”江予菲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父亲不在,你错了。”楠提醒她。

江予菲的背僵硬了。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她又回头了。

“我忘了洗衣服,我先洗衣服!”她说废话。

阿南眉头深皱。

他跟在她后面,一声不吭。

江予菲回到卧室,拿出衣柜里所有的衣服,把它们都拿到楼下。

她拿着太多的衣服,不停地把它们扔在地上——

当我来到洗衣房时,里面正在做干洗的女佣看到她进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江予菲也没有理会他们。她找了个大盆,把衣服扔进去,然后沥干。

“小姐,你在干什么?”一个女仆问。

“洗衣服。”

“小姐,这种粗活都是我们干的,我们来洗吧。”

“不……”江予菲找到一瓶洗衣液,她把它倒进一个大盆里。

脸盆很大,比浴缸还大,就像一个小浴桶。

江予菲卷起袖子,伸手胡乱搓着。

“小姐,不洗了,我们干吧!”女仆急于阻止她。

江予菲的语气加重了:“我说不!”

她想洗衣服,她想找点事做,不然她会胡思乱想,崩溃。

“小姐……”

“你们都走开!”

这时,阿南进来了,他淡淡地对仆人说:“你们都出去。”

女仆别无选择,只能退出。

在大洗衣房里,江予菲蹲下来,用裙子使劲擦。

只有几次,最后她温柔的手变红了。

阿南把裙子往前拉:“小姐,最后别洗了!”

“放开!”江予菲使劲把它拉回来,头也没抬就说:“出去,别烦我。”

她根本不洗衣服,只是胡乱搓着。

这是一条丝绸裙子,被她这么一蹭,很快就皱了,毁了…

阿南的下巴很紧。他又抓住了裙子。“小姐,够了。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不用洗。”

“我自己洗衣服,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江予菲语气急促,估计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楠抓着她的衣服不松手。江予菲干脆离开,拿起另一件衣服。

阿南又抓起来了,和她一起拉。

江予菲很生气。她抬起头,眼睛红红的。“你无聊吗?滚!”

“滚!”她用力推他,阿南坐在地上。

江予菲不管他,继续洗漱。她不停地用力摩擦,不停地快速移动。

盆子里全是白色泡沫。

一个小气泡浮上来,撞在她的眼睛上。江予菲闭上眼睛,泪水突然滑落。

她抬起手擦去眼泪,但眼泪就像一个打开的水阀,停不下来。

她干脆不理,专心洗衣服。

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盆子里,阿南心如刀割。

他撑起身体,蹲在她面前,伸出手-

这次不是她的衣服,是她的手腕。

“够了,不洗了。”

“怎么还没滚!”江予菲用力甩开他,他那红彤彤、脱皮的手又伸进了盆子里。

阿南抓住她的两个手腕,把它们举了起来。

“小姐,够了。如果你再这样折磨自己,我们都会受到惩罚。如果你无处发泄,就来找我。你要杀,我没有怨言!”

江予菲都看着他,阿南的黑眼睛盯着她。

她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她看不清他的眼睛...

江予菲突然打断他,打了他一耳光:“滚出去,谁让你碰我的!”

阿南头一歪,耷拉着的声音低低的:“不放心,可以再战。”

江予菲愤怒地指着大门:“滚出去,别逼我对你动手!”

“自己动手。”

“我叫你出去!”江予菲怒吼,为什么一切都要干扰她?

她忍住了,快要疯了。

她的心就要爆炸了,别烦她,干扰她的情绪好吗?

“小姐,动手吧。”阿南还是那句话。

江予菲失去了理智,抓起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她打了几下,才发现她手里拿着一根不锈钢衣服杆。

她刚才用了多大力气?

我想她不知道这样会伤人。

阿南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

江予菲扔掉他的杆子,举起手来支撑他的额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对不起……”

“没关系。”阿南声音嘶哑。“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江予菲苦笑,她摇摇头,不说话。

“如果心情不好,可以继续发泄。”

“你不明白……”江予菲哽咽了。

“我不是在发泄,最后我是在发疯。”

楠的眼睛收紧了。

江予菲小声说,最后“我以为我很坚强,没有他我也能活下去。我想,只要他过得好,我就可以离开他。虽然会不舒服,但我可以坚持下去……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所想的是,前提一定是他爱我。如果他不爱了,我还能坚持什么?原来我一点都不坚强。他一句话就能彻底打败我……”

阿南用力握紧拳头,鲜血从白手套里渗出。

“他说什么?”他艰难地问道。

江予菲一脸茫然:“他什么也没说...我做到了……”

阿南会意地问:“你说什么?”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她疯狂地说我们分手了。

这种说法就像泼出去的水,不能挽回。

江予菲又开始使劲洗衣服,阿南伸手去抓。江予菲眼尖,看到手套上有血。

“你怎么了?是我干的吗?”她抓住他的手,关切地问道。

她刚才用力过猛伤了他的手吗?

阿南感觉到伤口的疼痛。他收回手:“跟你没关系。我不小心弄伤了自己。”

看到短信的内容,他突然捏碎了一个杯子。

玻璃碎片深深插入他的手掌,他只做了简单的绷带。

“真的跟我没关系?”江予菲不相信。

“跟你真的没关系。小姐,我认为你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累了就上楼休息。”

江予菲点点头,起身离开。

原来她真的快崩溃了,被阿南打扰了,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现在需要做的不是无尽的悲伤和堕落,而是振作起来,去对付南宫旭。

她想救她妈妈。即使她不能,也不能离开她。她必须一直和她呆在一起。

阮将有自己全新的人生。

他们两个之后,就真的不相干了。

天黑了。

江予菲害怕睡着,吃了两片安眠药才睡着。

晚上的城堡会比白天戒备森严得多。

一个黑影穿梭于城堡中。他避开了所有的监控系统和警卫,迅速跳进一座城堡,熟练地摸索着寻找一间书房...

江予菲睡得很沉。

早上醒来,她刚吃了早饭,祁瑞森进来找她。

“于飞,我有事要告诉你。”

他神色凝重,江予菲紧张地问,“怎么了?”

“南宫家有人要求见面。南宫旭已经同意了,你晚点去开会。”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她想到了她祖父的遭遇。

“有什么会议?”

“当然是讨论谁来当继承人。”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唯一的继承人是安森。

为什么选择?

齐瑞森看出了她的想法,他低声说:“老人病了,根本当不了导演。他们肯定会借此机会选南宫旭继承家业。即使唯一的继承人是安塞尔,他们也可以无视。反正谁也管不了他们。而且这时候南宫旭的心腹肯定会选他。"

最后一个玩家

江予菲清楚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你会怎么做?”祁瑞森问道。

江予菲眼中闪过坚定:“我不会让安森坐在那个位置。谁要,最后谁拿。”

坐在那个位置必然是血淋淋的。

她不会让她的孩子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齐瑞森点点头,最后尊重她的决定:“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谢谢你的理解。”

“我是安塞尔的养父。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不想让他有任何危险。”

果然,过了一会儿,有人来请江予菲和祁瑞森去开会。

江予菲换上礼服,化了淡妆,然后挽着祁瑞森的胳膊去了城堡的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布置得很漂亮。

当江予菲到达时,每个人都已经到了。

现场差不多有二三十个人-

来之前,祁瑞森告诉她,这些人都是南宫世家的重要后裔,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姓南宫,有的是南宫世家女性后裔的后代。

主座位于文祥南宫。

然而,他不能参加会议,所以他的职位是空。

南宫旭和南宫月如坐在主座的右手边,左边有两个位置空,分别属于江予菲和齐瑞森。

祁瑞森是法律收养的南宫世家。按顺序,他坐在江予菲下面。

“嗯,大家都到了。如有疑问,举手发言。”南宫旭地位最高,自然由他来主持会议。

坐在南宫月如右下方的老人,也就是昨天在医院里提出意见的老人举起了手,然后他的声音苍老了。

“众所周知,父亲生病了,现在昏迷不醒。即使他醒了,他也无能为力。

我们南宫家一天不能没有主人,不然多少人等着钻空来对付我们。

因此,经过一致同意,我们决定在今天的会议上选举下一任继承人。

本来继承人是安塞尔,但是安塞尔失踪了,找不到人。他太年轻了,做不了大工作。所以我选择了南宫旭继承家业。有什么看法吗?"

江予菲淡淡的看着老人。

她后来也知道他是南宫旭的叔叔。

难怪他支持他。

有人答应了,“我没问题。南宫旭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是老人的女婿还是南宫世家的血脉。他的身份和能力足以让他继承家族。”

“我也同意南宫徐继承家业。安塞尔太年轻了。要想家族继续辉煌,只能从南宫驸马那里继承。”

很多声音支持他。

祁瑞森他们都说他很受欢迎,控制了南宫家族一大半,所以这些人选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祖上受过训练,但只有南宫龙翼的后代才能继承家族。

但是很明显,这些人想在南宫文祥昏迷的时候打破这个规则。

一百多年来,南宫龙的后代一直不如别人。他们也是有野心的人,肯定不愿意继续下去。

如果南宫驸马继承家业,南宫龙人的后代将在水中崛起,获得更多的利益。

如果南宫驸马继承家业,最后南宫龙人的后代将在水中崛起,最后获得更多的利益。

但在这种情况下,南宫龙翼的后代会逐渐被压制。

江予菲不明白。南宫龙逸的后人无话可说?

她就是这么想的。在她这边,有人反对。

“我反对!南宫旭确实有能力掌管全家。没有安塞尔,他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安塞尔才是真正能继承家主地位的人。安塞尔现在还年轻,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将来他的能力也不必比南宫旭差。”

有人带头反对,很多人也跟着反对。

“是的,我们祖先的规则不能废除。安塞尔只能继承我们南宫家!”

“我父亲还说安塞尔是继承人。你想公然违抗我父亲的话吗?”

对面的人冷笑道:“安塞尔的确是他父亲的后代,但你不要忘了他父亲姓阮,他不相信南宫。如果让安塞尔继承家族,以后就没人知道姓什么了。安塞尔莫可以继承家业,杀阮家之人,永不生事,以保障我们南宫家的利益。”

江予菲的眼神冰冷而立场破碎。他们觉得谁稀罕?

阮天灵简直看不上南宫家的一切。不要以为每个人对于这些厉害的职位都是稀罕的。

她刚要说话,祁瑞森偷偷拉了她一下,她不得不屈服。

“杀了阮家?”有人冷笑道:“说得好听,安塞尔莫杀了阮家也没翻脸!你是在间接逼安塞尔造反吧?!"

“我们只是在说实话。如果南宫家改姓,我们这里没有人会想一辈子过安稳日子的!”

“安塞尔在一座城堡里长大,他改姓南宫。现在他和阮家都没有关系了!”

“没关系吧?我怎么听说安塞尔莫没有消失,而是回到了阮的家里?谁能保证他父亲不会利用他夺取整个南宫世家?”

“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负责某些权利。你真的很看得起阮。你以为他们能对付我们这么多人?”

“小心航行一万年!总之选择南宫旭继承家业是最好最明智的决定!”

"安塞尔是唯一合法的继承人!"

“南宫旭的能力是最好的,他也有资格继承……”

两边人吵的很快,南宫旭一直很淡定的坐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江予菲不能说话,他呆在原地,所以她为什么要站出来?

“安静!”最后,在现场,年纪最大、头发花白的老人用沉重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争论。

因为他年纪最大,经历过很多事情,大家对他都有些尊重。

老人颤抖着站起来,不怒自威地说:“我们都是南宫世家的后代。我们家的噪音是什么?”说什么都没用,还是听听阿旭的意见吧。"

他看着南宫驸马,问他,“驸马,这件事你怎么看?你觉得你适合继承家族还是安塞尔?”

最后一个玩家

谁这样问当事人的,最后当事人是怎么回答的?

南宫徐没想一秒,最后也没有尴尬。

他平静地笑了笑,说:“安塞尔自然会继承。他是唯一的继承人,我们不能违背祖先的规矩。”

“他不能在我们小时候领导我们。我们需要的是像你这样有实力的领导!”有人不服气反驳。

然后一堆人不服气的回应。

江予菲眉头微微皱起。他们是故意给她看的吗?

让她知道,一旦安森坐上那个位置,他们是不会服气的。

江予菲在心里冷笑,谁在乎!

“更何况,我们不知道安塞尔在哪里。如果他真的回国了,可见他心里根本没有我们家!现在父亲病重,应该回来孝顺,可是他在哪里呢?!你觉得这样的孩子能带领我们全家吗?”

“安塞尔很年轻,他很年轻,很多事情都不够好。我们应该理解他。再说,安塞尔莫很有才华,只要他培养得好,他将来绝不会不如他父亲……”

“他现在还不到五岁,要训练他多少年?十几年过去了,我们家没落了!大家坐在这里,谁能等你?”

“不管你怎么说,安塞尔是唯一的继承人。按规矩,只有他才有资格继承全家。”

“规则是人定的,规则也是用来打破的。我们现在可以制定新的规则,万能的上帝可以生活在其中……”

“祖宗的规矩不能废!”

“为什么不呢?!你这个老东西,我们全家迟早都会被你害死的……”

两边的人又吵架了-

江予菲看向祁瑞森,祁瑞森微微摇头。

江予菲又看了看对面的母亲。

南宫月如看起来很酷,对这些话题完全不感兴趣。

最终,南宫旭停止了他们的争论。“这件事我们暂时不谈,等安塞尔带回来再说。”

江予菲眉心微微一跳,安森不能被他们带回去。

当初就说,没有安塞尔,南宫旭会是最佳人选。

安塞尔莫回来了,支持南宫旭的人还没把他撕碎。

“女士们,先生们,请允许我说几句话。”江予菲淡淡开口。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静静地看着她。

但是很多人眼里都是不屑...

江予菲淡淡地笑了笑:“你们很多人都有道理,我也认为南方……”

“哐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江予菲。

祁瑞森的杯子突然掉在地上摔碎了。

“不好意思,我的手滑了。”他抱歉地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江予菲,好像什么都没有。

江予菲起身说,“我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她想离开,祁瑞森自然跟着她离开。

走出会议室,祁瑞森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快速离开。

阿南把他们留在外面,看见他们出来。阿南眉头微皱。

他带着人和他们走了很远的路,直到周围没人,前两个人才停下来。

“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祁瑞森刚才故意试图阻止她。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她。

如果她宣布安森放弃继承权,最后徐南宫就不会再打安森的主意了。

齐瑞森抿唇:“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不想让安塞尔继承这个家,最后但你不能在他们面前说。”

“为什么?”

“你认为那些人真的支持安塞尔吗?他们都是南宫龙翼的后代,但他们是在捍卫自己的利益。如果他们知道你为安塞尔做了决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

江予菲皱眉,她没有想到这一层。

“你可以让安森主动放弃。”

“这也不行,安塞尔莫是个孩子,如果他继承了领主的位子,他们可以控制他。他们不会同意他放弃。在他们看来,安塞尔莫必须继承,否则南宫徐也会继承。以后什么都不要说了,让他们打吧。你放心,如果南宫旭不同意安塞尔莫继承,他是不会继承的。”

江予菲明确地点了点头:“他不应该让安森继承,他将继承自己。”

“很难说。也许他会支持安塞尔坐那个位置,但控制权全在他手里。”

摄政王?

江予菲焦急地皱起眉头:“我希望他不要那样做。”

祁瑞森想说他可能会那样做。

不想让江予菲更担心,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阿南在后面听着他们说话,眼神掠过一丝呆滞。

他必须迅速找到另一个孩子的下落。

当他们找到孩子时,他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

城市a-

阮,终于同意让安塞尔出去透透气。

莫兰被关了这么久很心疼,她提出陪他去外面玩。

安塞尔对出去玩兴趣不大。

他还在生阮的气,一直像个冷冰冰的包子。

但用他的话来说,我宁愿出去玩也不愿和阮在家里相处,所以他同意到外面走走。

阮、以足戏相告曰:“若不是莫姑娘,不许你出门。听我说,你敢跑,责任都是莫小姐的!”

安塞尔鄙视他:“你还不是男人吗?”

颜很平静:“你不是人。我自然不会用男人的方法来对付你。”

安塞尔气愤地说:“谁说我不是男的?!"

“鸟儿不会一起成长。你确定你是男的?”

安塞尔,阿伟叔叔,你确定你不是我爸爸肚子里的虫子吗?

这个语气,这个词,一模一样。

安塞尔不甘示弱:“你以什么为荣?等我变成真人,你的鸟就没用了!”

阿伟差点没笑出来。

我很想知道如果老板得知儿子对他说了这样的话,他的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因为莫兰在场,阿伟只好生气:“臭小子,你再敢顶嘴,就不出去!”

“好吧,你不说,我就威胁你,土匪!”

她没带多少,最后就一个包。

通常当她出去的时候,最后她会带着那个包。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埃文的。

有奶瓶、奶粉、尿布、衣服、纸巾等...

所以莫兰抱着埃文下楼,没有人怀疑她的行为。

莫兰只是告诉仆人,她会带埃文出去见一个朋友,然后回来。

这里的仆从不是齐国城堡的仆从,对齐瑞刚毫无好感。

自然是莫兰说的,他们相信的。

莫兰和埃文顺利离开。

她打车到她租车的地方,然后和埃文单独离开。

莫兰没有太过分。她在A市找了一家度假酒店,要了一个靠海的房间。

房间很大,很舒服。

莫兰决定在这里呆两天。

"埃文,妈妈带你去度假,只有你和妈妈,你开心吗?"莫兰揉揉身子,开心地问他。

埃文开心地笑着,一直是个快乐的人。

现在天气很暖和,街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穿短袖。海边的人们穿着凉爽的衣服。

莫兰立即换上牛仔裤短裤和白衬衫,然后穿上凉鞋和太阳帽,和埃文戴着同样的帽子出去了。

她只是斜靠在一个小挎包上,穿得很容易。

到了海边,莫兰感染了游客的情绪,整个人似乎都很激动。

她找到一个干净精致的海滩,把埃文放在地上。

埃文比她更兴奋,撅着屁股,小手不停地刮着沙子。

莫兰拿出手机,给他拍了很多照片...

玩完沙子,莫兰抱着他玩水。埃文一点也不怕浪,双脚悬空在海里,使劲折腾。

莫兰担心他感冒了,只让他玩了一会儿,然后带他到沙滩椅上乘凉,喝果汁。

“你好,小姐。”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橙色工作服的女孩向他们走来。

莫兰礼貌地笑了笑:“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孩笑着说:“我们市里有游泳池。水温甚至可以下降几个月。我猜你可能想游泳和你的宝宝一起玩。有兴趣可以拿这张优惠卡去那里消费。”

莫兰接过打折卡,看到卡上的游泳池图片,立刻被感动了。

因为它不是共享池,而是一个巨大的池被分成几个小的池。每个游泳池的水是分开的,不用担心不卫生的分享。

这个小游泳池足够安全,没有干扰。

莫兰只想带埃文去水里玩。这是个完美的地方。

莫兰很兴奋,马上去买了泳衣,带着埃文去游泳。

市里的游泳池人不多,但是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不停的巡逻,很安全。

莫兰换了泳衣,选择了最小的游泳池,在埃文的脖子上戴了一个游泳圈,拥抱了他,然后下水了。

水温很暖,一点凉意都没有。

埃文跳进水里,立刻像鸭子一样扑腾起来。

莫兰轻轻地抱着他的身体,带他去水里玩...

玩水后,最后莫兰带埃文回酒店洗澡换衣服。

折腾了几个小时,最后他们的肚子都饿了。

莫兰和埃文穿上母子服装,下楼到大堂吃晚饭。

在大厅吃饭的人,要么是家人,要么是恋人。只有莫兰比较特殊,只有孩子。

莫兰喜欢和他的孩子独处。

她甚至计划带她的孩子出去散步,四处玩耍,只带他们的母亲和儿子。

点菜后,莫兰和埃文安静地享用午餐。

吃完后,他们回到房间休息。

听说晚上这里会有歌舞表演和美食盛宴。

莫兰决定今晚玩得开心...

夜幕降临前,酒店大堂开始歌舞升平。

莫兰坐在角落里,埃文在她的怀里,享受唱歌和跳舞,同时享受美味的食物。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埃文,谁是安静的在她的怀里,移动,用她的小手拉着他旁边的书包。

莫兰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她看过去,看到包在轻轻摇晃。

她的手机在挎包里,响个不停,还在震动。

不用猜,莫兰也知道一定是祁瑞刚打来的。

她拿出手机,铃声就停了。

莫兰看到屏幕上显示她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正要回电话,这时电话又响了。

莫兰抱着埃文走出酒店,站在外面寂静的花园里。

铃声锲而不舍地响起,莫兰终于按下了答案

“你好。”

“莫兰,你把埃文带到哪里去了?!"祁瑞刚一开口就质问她。

“有什么事吗?”莫兰没有回答反问。

齐瑞刚似乎在努力忍住怒火:“佣人说你出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太晚了。我打算明天回去。”

“你在哪里?”

“齐瑞刚,我说我们明天回去。”所以不要多问了。

“我问你在哪里?!"祁瑞刚的声音尖锐了几分。

莫兰也发了倔脾气:“我就是想带埃文出去玩。别问我们在哪。我觉得我还有选择不说的自由。”

齐瑞刚突然缓和了语气:“我不是想找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

“我们在A市。”

“A城在哪里?”

“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问题,不要那么在意?”

“我就是在乎你!”

她逃到这里,因为她无法忍受他无所不在的存在。她怎么能告诉他她的具体位置?

“谢谢你的关心,埃文和我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回去。你还有别的吗?没事,我就挂了。”

说完,不等祁瑞刚回答,莫兰就挂了电话。

祁瑞刚很快又来了。

莫兰摁下电话,电话又回来了。她又按下了!

这次齐瑞刚不玩了,担心莫兰烦了直接关机。

莫兰没有心情继续去看歌舞表演和吃饭。

她抱着埃文回到酒店房间。

莫兰住在酒店的顶层。

她打开门,没有开灯。她立刻看到了落地窗外的星星。

突然,她的心情由阴转晴,整个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埃文,最后你会和妈妈一起看星星吗?"莫兰笑着张开嘴。

然后,最后她把被子从床上拿下来,铺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搜遍了所有的枕头和枕头。

就这样,莫兰抱着一个高高的枕头,把埃文抱在怀里,静静地欣赏着天上的星星。

她还拿出手机,自己拍了很多照片。

照片里有她和埃文,背景是星空空。

最后,她和埃文依偎在一起,在厚厚的被子里睡着了。

房间里的温度是恒温的。在这个温暖的房间里,莫兰和埃文睡得很香。

闹钟音乐响起时,莫兰睁开眼睛,看到了东方的日出和天空中的美景…

怀里的埃文也睁开了眼睛。

当这个小家伙看到从地板到天花板的窗户发出的光时,他很惊讶。

莫兰拥抱了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埃文,妈妈突然觉得很开心。以后你一定要经常和妈妈一起看日出。”

******

墙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下午三点。

祁瑞刚像老和尚一样聚精会神,靠着沙发闭目养神,一动不动。

“原来,那里的风景太美了,莫兰。看到你拍了这么多照片,我也想带孩子去那里玩几天。”

江予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接下来是莫兰的。

“好吧,下次你想去,打电话给我,我想再去一次。”

“怎么,还没玩够吗?”

“只有一天,我没有认真玩……”

莫兰抱着埃文走进客厅,江予菲帮她提东西,手里拿着莫兰的手机,翻看莫兰拍的照片。

突然看到祁瑞刚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同时闭嘴,不再继续谈默契。

祁瑞刚睁着眼睛淡淡的,眼睛毫无温度的盯着莫兰。

气氛突然凝固了一点...

“啊,马妈……”埃文在莫兰的怀里遇到了齐瑞刚,他高兴得叫他妈妈。

随着埃文的麻烦,空突然变得流利起来。

江予菲大笑起来:“埃文,那是你爸爸,不是妈妈。”

埃文只是兴奋地对齐瑞刚笑了笑,挥了挥手。

祁瑞刚起身向莫兰走去。

看到他来了,埃文笑得更开心了,但莫兰莫名其妙地有点内疚。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野兽的眼睛,让她害怕,颤抖,无法动弹。

莫兰下意识地把埃文抱在怀里,想转身逃跑。

齐瑞刚走到她面前,莫兰正准备逃跑,怀里的埃文突然扑进了齐瑞刚的怀里。

祁瑞刚顺手抓住孩子,莫兰忙放开艾凡,心底叹了一口气。

"于飞,坐下,我给你做果汁!"

莫兰找了个借口,匆匆赶到厨房。

其实这种事情,让佣人去做,但莫兰想远离祁瑞刚,所以他只好逃进厨房。

她把新鲜的水果切好,然后在煮饭机里挤成汁,倒了两杯拿出来。

刚拿起托盘,她犹豫了一下,又给祁瑞刚倒了一杯。

莫兰端着果汁出来,最后发现江予菲不见了。

齐瑞刚坐在沙发上,最后怀里抱着埃文,手里拿着手机,好像在翻看自己拍的照片。

莫兰过去常常放下托盘。“于飞在哪里?”

“去吧。”祁瑞刚眼睛也不抬。

莫兰暗暗叫苦。江予菲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多呆一会儿。

“你在看什么?把手机给我。”莫兰伸出手。

齐瑞刚避开她,淡淡地看着她:“昨天玩得开心吗?”

“嗯……”

“我看你很开心。”

她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她带埃文去海滩玩、在游泳池玩和在餐馆吃饭的照片。

还有晚上看星星,早上看日出的照片。

她和埃文玩得很开心,没有他他们也会很开心。

祁瑞刚心里很难受,因为莫兰没有他活得更自然,更潇洒。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温度,还冷了几分。

"我带埃文去吃饭,把孩子给我。"莫兰感觉到了危险,带着孩子离开了。

和埃文吃完饭后,她带他上楼休息。

齐瑞刚一直坐在客厅里,没有大发雷霆质问她。

照顾埃文睡觉后,莫兰拿出他的绘画工具,开始画画。

她以为结束了。

晚上,看着埃文睡觉,莫兰脱下睡衣,在浴室洗澡。

她洗完澡出来,突然看到齐瑞刚坐在床边,埃文在婴儿床里不见了。

莫兰下意识地处于完全戒备状态:“埃文在哪里?”

齐瑞刚压低声音:“我让月亮把它带走了。”

“孩子一直和我睡觉。你怎么做才能让新月带走他?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要休息!”

房间里只有床头的两盏壁灯开着,祁瑞刚的眼睛埋在阴影里。

他轻轻勾着嘴唇:“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莫兰装傻:“解释什么?!"

“你昨天为什么这么做?”

“我做了什么?!"莫兰继续装傻。

齐瑞刚黑着眼睛盯着她:“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出去,我要休息。”莫兰紧紧抓住浴室的门,不敢迈出一步。

祁瑞刚突然站了起来,莫兰的心在颤抖。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很怕他。

那种恐惧是一种本能,就像老鼠天生害怕猫一样。

祁瑞刚走到她面前,突然抓住她的手腕!

“你在干什么?!"莫兰尖叫着挣扎着,好像有人踩了他的尾巴。

祁瑞刚一把抓住她,莫兰一头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他掐了!

“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祁瑞刚盯着她,眯着眼沉声问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有一种不安和不安的感觉。

他渴望知道莫兰的想法,否则他的不安只会扩大...

莫兰有点生气:“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想!”

“真的?”

“真的不关你的事!”

“关我什么事?!"祁瑞刚的愤怒增加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最后为什么不关我的事?!"

莫兰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用力拉了拉他的手,最后淡淡地说:“齐瑞刚,我不知道你怎么了!现在我不想见你,你出去!”

祁瑞刚舔舔嘴唇,眼神更加惊恐。

莫兰昂着脖子,毫无畏惧地看着他。

祁瑞刚突然转身要走,他走了两步,用脚踢翻了墙边的实木衣架。

衣架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祁瑞刚愤怒的回头,看起来好像要吃人。

“是现在不想见我,还是一直不想见我!说出来!”

莫兰的睫毛微微颤抖:“你疯了,滚出去!”

齐瑞刚冷笑道:“你怎么不说?”

“你想让我说什么?!"莫兰大声问道。

祁瑞刚看着她,突然没有勇气问。

是啊,他想让她说什么?

说她从来都不想见他?

祁瑞刚不敢问,也不想知道任何事情。

莫兰没有移开视线。“没事就出去吧。”

祁瑞刚没有出去,而是朝她走来。

莫兰只是看着他,身体就倒在了他的怀里。她停顿了一下,下意识地试图挣扎。

祁瑞刚抱住她的身体,马上吻了她的嘴唇。

他打算怎么办?!

莫兰扭过头避开他的吻,祁瑞刚的吻随之而来。

他的嘴唇毫无保留地吸收着她口中的甜蜜,他强健的胸膛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直到莫兰不知所措,无法呼吸。

莫兰挣扎着推开他,祁瑞刚不为所动,只专注于亲吻她...

很长一段时间,莫兰都是那么的虚弱,双臂无力的挣扎。

祁瑞刚这才让她慢慢走。

看着她红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睛,齐瑞刚低声问:“你喜欢我吻你吗?”

“你感觉到了吗?”祁瑞刚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莫兰的心跳很快,咚咚,每一拍都非常有力。

透过薄薄的睡衣,齐瑞刚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跳...

莫兰的眼神迅速掠过一丝慌乱,她张开手:“别走太远!”

齐瑞刚好像心情好多了。他勾着嘴唇说:“我有什么过分的?”

莫兰恼得不知如何回答:“滚——”

祁瑞刚突然抱住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你确定要我出去?”他用平淡的声音问,声音异常有磁性。

莫兰惊慌害怕:“放开我!”

但是她的愤怒根本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声音哑了,不像她的声音。

祁瑞刚抱着她大步走向床,然后他压下她的身体。

莫兰的头落在柔软的枕头上。她想张嘴骂他,然后他就亲了她的脖子!

莫兰张开嘴,只溢出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齐瑞刚的吻火辣又暴力,有力又温柔,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莫兰抓住他的肩膀,感觉又软又热,大脑变成了浆糊。

祁瑞刚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他抬起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下,莫兰颤抖了...惊慌失措。

因为,在她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欲望…让她不知所措。

在情感和欲望的引导下,莫兰的意志变得软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