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ror体育登陆|中国有限公司----越姬书包(1/00)

ror体育登陆|中国有限公司 !

他的爱温暖而真诚。他追求她,越姬书包发誓这辈子不会让她伤心。

但是现在,越姬书包他拒绝了她的接近,他没有看到她。

她的心里一定很难过...

萧泽新把笔放在胸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平时他一闭眼脑子里就全是血淋淋的场面。

但此时此刻,他看到的并不是他的幻觉。

这是南宫月如微笑的美丽容颜...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几分钟。

很快,可怕的画面再次袭击了他的大脑——

雪崩来了。

“啊——”萧泽新用力压着头,恨不得就这样死去,不再遭受任何精神折磨。

南宫月如一直在门口,听到了他痛苦的叫声。

她不假思索地冲了进来。

“泽信,你怎么了?!"

“夫人,你不能进去!”

“让开,”南宫像月亮一样推开她的保镖,焦急地看着萧泽欣。

“夫人,你不能再往前走了!”保镖很强硬,伸手挡住她。

“泽新……”

萧泽欣猛然抬头,痛苦的眼神正对着她担忧的眼神。

然后他的眼睛向下移动,落在她高高的肚子上...

在我的脑海里,我双手握刀,切开了她的肚子...然后取出血迹斑斑的...

“够了,够了——”他试图止住手,充血的眼睛更浓了。

“泽新……”

“滚,滚!”萧泽欣大吼一声,抓起枕头打她。

保镖迅速堵住枕头,南宫月如的眼泪突然滑落。

萧泽新痛苦地看着她:“南宫如月。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滚,滚——”

嘣-

南宫苍白如月。

这恐怕是她这辈子听过最残忍的话了。

溜到这里玩的龚家华,听到了萧泽新的声音。

当他冲进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哭着的南宫月如,他着急了。

“萧泽欣,你这个混蛋,你对月月说了什么,你知道吗?!"

萧泽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这是他醒来后第一次见到龚嘉华。

不,我几十年来第一次见到他。

他盯着他,然后不开始,不看他们的眼睛。

龚家华多少知道他的情况。

他恳切地说:“即使你有你的理由,你也不能这样伤害阿岳。别忘了你和她结婚时许下的誓言!”

【我萧泽欣,向上帝发誓,我这辈子绝不会伤害半个月,就算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也绝不会伤害她...]

他们三个都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的誓言。

他的声音似乎在我耳边,那么清晰...

但是现在,他已经对她说了这么残忍的话。

萧泽欣握紧拳头,牙齿咬住嘴唇。

南宫望着他像月亮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柔情。

“泽信,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知道。你不想见我,我现在就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不被撞倒。”

萧泽欣浑身一颤。

他慢慢回头看她,看到龚家华的背影抱着她走了。

如月亮,现在的我,还配站在你身边吗?

“妈妈,爸爸没事吧?”江予菲站在外面走上前来。

他把她当朋友,越姬书包她怎么不知道?

陈俊淡淡地说:“你和我妹妹成了朋友,越姬书包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家有一个交友原则,需要三个兄弟姐妹都认可。我们都认识你,所以你成为了你爱的朋友,我们三个兄弟姐妹的朋友。”

赵嵘知道这个原则。

她以前知道自己是叶笑言的时候。

但是她不认为她现在值得安森和她做朋友。

“我以为我只是和君爱的朋友...”她辩解说,她没有把他当朋友。

陈俊轻轻勾着嘴唇:“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愿意承认我是朋友吗?”

"..."这让她怎么回答?

总经理愿意和她交朋友,她应该感恩戴德,全身湿透。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陈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赵嵘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

陈俊笑着说:“没有什么意外。我交朋友一直很随意。你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真的吗?他交朋友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没见他有几个朋友...

陈俊突然说:“我和你是朋友,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另一个朋友很相似。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赵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森是把她当双体还是真的和她交朋友都无所谓。

她没那么挑剔。

车子到了酒店,大家都下了车,进了酒店,要了一个箱子。

陈俊坐在第一个座位上,说道:“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请随意。不用客气。”

说完他的话,大家放下点菜,点了很多好吃又贵的菜。

赵嵘坐在陈俊旁边,陈俊问她:“赵嵘,你想吃点什么?我没看见你点菜。”

“我什么都能吃,也不是特别喜欢。”赵荣道。

陈俊点点头,然后他点了菜单,所有这些叶笑言以前都很喜欢。

同样,赵嵘现在爱吃东西。

其中一道菜是清蒸大闸蟹。

金色大闸蟹放在前面。

陈俊卷起衬衣的袖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只大闸蟹。

“你吃过这个吗?”他问赵嵘。

赵嵘·冷冷来不及回答。

陈俊一边操作一边熟练地打开蟹盖,向她解释:“这样打开后,先把蟹肚脐去掉,再用勺子把蟹胃和蟹心去掉,就可以吃这些蟹黄了。”

同时,他把手中的大闸蟹递给了她。

赵嵘真的很震惊。

安森在干什么?就算他们成了朋友,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吧?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总经理以不亲近女性而闻名。不要对女人多说几句,哪怕是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他不仅和赵嵘聊了这么多,还亲自帮她处理大闸蟹…

大家好像都闻到了强奸的味道~爱情。

“总经理,谢谢您的好意。可以吃。我可以自己来。”赵嵘假装没事,笑了。

陈俊把螃蟹放在她的盘子里。“你吃吧。我不是很喜欢。”

赵嵘:“…”

!!

46_46885他以为她是朋友,越姬书包为什么她不知道?

陈俊淡淡地说:“你和我妹妹成了朋友,越姬书包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家有一个交友原则,需要三个兄弟姐妹都认可。我们都认识你,所以你成为了你爱的朋友,我们三个兄弟姐妹的朋友。”

赵嵘知道这个原则。

她以前知道自己是叶笑言的时候。

但是她不认为她现在值得安森和她做朋友。

“我以为我只是和君爱的朋友...”她辩解说,她没有把他当朋友。

陈俊轻轻勾着嘴唇:“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愿意承认我是朋友吗?”

"..."这让她怎么回答?

总经理愿意和她交朋友,她应该感恩戴德,全身湿透。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陈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赵嵘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

陈俊笑着说:“没有什么意外。我交朋友一直很随意。你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真的吗?他交朋友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没见他有几个朋友...

陈俊突然说:“我和你是朋友,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另一个朋友很相似。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赵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森是把她当双体还是真的和她交朋友都无所谓。

她没那么挑剔。

车子到了酒店,大家都下了车,进了酒店,要了一个箱子。

陈俊坐在第一个座位上,说道:“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请随意。不用客气。”

说完他的话,大家放下点菜,点了很多好吃又贵的菜。

赵嵘坐在陈俊旁边,陈俊问她:“赵嵘,你想吃点什么?我没看见你点菜。”

“我什么都能吃,也不是特别喜欢。”赵荣道。

陈俊点点头,然后他点了菜单,所有这些叶笑言以前都很喜欢。

同样,赵嵘现在爱吃东西。

其中一道菜是清蒸大闸蟹。

金色大闸蟹放在前面。

陈俊卷起衬衣的袖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只大闸蟹。

“你吃过这个吗?”他问赵嵘。

赵嵘·冷冷来不及回答。

陈俊一边操作一边熟练地打开蟹盖,向她解释:“这样打开后,先把蟹肚脐去掉,再用勺子把蟹胃和蟹心去掉,就可以吃这些蟹黄了。”

同时,他把手中的大闸蟹递给了她。

赵嵘真的很震惊。

安森在干什么?就算他们成了朋友,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吧?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总经理以不亲近女性而闻名。不要对女人多说几句,哪怕是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他不仅和赵嵘聊了这么多,还亲自帮她处理大闸蟹…

大家好像都闻到了强奸的味道~爱情。

“总经理,谢谢您的好意。可以吃。我可以自己来。”赵嵘假装没事,笑了。

陈俊把螃蟹放在她的盘子里。“你吃吧。我不是很喜欢。”

赵嵘:“…”

!!-3495+dbqgluiea+2673275-> .

越姬书包

46_46885“总经理,越姬书包您今天请大家吃饭,越姬书包我怎么会为了这杯酒而尊敬您呢?”软件开发部经理举起酒杯,打破了现场的诡异气氛。

陈俊拿起杯子,和他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大家看他这么好说话,也有人厚着脸皮敬酒。

无论谁来敬酒,陈俊都是来者不拒。

饭桌上六个人,四个人要敬酒。陈俊很快喝了四杯酒。

只有赵嵘没有提议干杯。

"赵嵘,你也提议为总经理干杯."

一个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小声对她说。

赵嵘侧身看着陈俊,后者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你也想敬一杯酒吗?加油。”

“我以后会尊重你的,总经理。你还没吃饭。空酒喝多了不好……”赵嵘下意识地说道。

陈俊的眼睛亮了,他点点头:“你说得对,先吃吧。”

有人开玩笑地笑了起来:“还是女孩子体贴细心。我们从来没想过空腹饮对身体不好。”

赵嵘知道对方是故意戏弄他们。

她看起来很自然,只是低头默默吃饭。

比起脸皮厚,没有人比得上她。即使她的心风雨交加,她的脸也永远不会动。

幸运的是,下一次,陈俊没有做出任何模棱两可的举动。

然而,当他吃得差不多时,他拿起杯子看着赵嵘:“你还没烤呢。”

赵嵘无语,这个人太在意了。

但是她不太会喝酒,喝起来容易醉...

“总经理,对不起,我不喝了。”赵嵘抱歉地说。

陈俊笑着说:“别担心,喝一小杯就好了。这酒纯度不高。”

“赵嵘,你放心喝酒,我们会保护你的。如果你喝醉了,我们会把你安全送回酒店。”经理是一个已经成为好人的人。

他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站出来对总经理说最谄媚的话。

其他人附和道:“赵嵘,你必须喝下这杯酒。我们都尊重总经理,但只有你。”

“赵嵘妹妹,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小杯酒永远不会醉人。”

赵嵘想说她有特殊的体质,一小杯酒就能把她灌醉!

但是大家都劝她喝酒,可是她太好客了,相处不好会得罪大家。

陈俊一直坚持拿着杯子,好像不喝酒就不会放弃。

就在赵嵘准备妥协的时候,陈俊突然放下杯子。他笑着说,“看来赵嵘真的不能喝酒,所以不要为难她。女生少喝点酒比较好。今年不喝酒的女生很少见。”

赵嵘怔了怔,他是在恭维她吗?

程经理笑着说:“总经理说得对。像赵嵘这样的女孩很少见。其实女生最好少喝点酒。赵嵘,你真是个好女孩,难道你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吗?”

赵嵘笑了:“还没有……”

程经理笑着说:“你喜欢什么?大叔给你介绍一个。”

其他男人也表示会介绍她。

赵嵘尴尬地笑了笑:“我还没找到我要找的东西。等我想好了,请你帮我介绍一下。”

“不好意思,你现在已经踏入社会了,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你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可以问他们。”成经理也不让她去。

!!。

赵嵘很平静:“我真的还没有想过。目前我只想做好工作,越姬书包多赚点钱。”

成经理靠得太近,越姬书包“放心吧,你慢慢想。但是,如果遇到好的,一定要把握好,不要错过。”

赵嵘总觉得他有所指。

她笑着点点头,终于让周围所有人都不要再说闲话了。

吃完饭,天黑了。

他们再次骑马回到酒店。

赵嵘和陈俊的房间挨着,互相道别,只剩下他们两个。

陈俊看上去有些醉意。他走到门口,拿出房卡,准备开门。他的手不稳,房卡掉在地上。

赵嵘弯腰帮他捡起来。

“总经理,你喝醉了吗?”她问。

陈俊看起来很正常。“没有,就是有点不舒服。”

赵嵘皱起眉头:“怎么了?”

“喉咙干了。”

赵嵘为他开门。“晚点喝点开水,早点休息。”

“你进来帮我整理一些文件。”陈俊走进房间,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赵嵘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她只是轻轻地关上门,但没有完全关上。

陈俊拿着一叠文件,递给她。“有几份合同和一些材料你整理一下。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赵嵘拿到了文件。“我可以回去整理一下吗?”

“就在这里,文件很重要,别弄坏了。”陈俊说生意就是生意。

赵嵘点点头。“好的。”

她坐在沙发上,慢慢地整理文件。

难怪安森要她整理。这些文件大多是英文的。

当陈俊整理文件时,她去了洗手间。

赵嵘以为他要去厕所,但当她整理所有文件时,陈俊还没有出来。

已经一个小时了。

她疑惑地敲了敲门:“总经理,文件已经整理好了。”

里面没人回答她。

赵嵘又敲了敲门:“总经理,你听到了吗?”

“总经理,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答案。”

赵嵘有点担心。安森的李二绝对不差。

“总经理,我进来了!”她转动门把手,发现门锁着。

赵嵘更担心。她去了阳台。爬上上层露台后,她踩着空走向浴室的窗户。

浴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有一个缝隙。

赵嵘从缝隙中看到陈俊仰面躺在浴缸里,睡得不省人事。

浴缸外面的地上,丢了三四个空酒瓶。

他喝醉了...

赵嵘回到她的房间。她摘下头上的一个小发夹,打开浴室门两次。

她能开锁,还是安森教她的。

这些年来,她练了很多,开锁技术也是出神入化。

安森在浴缸里呼呼大睡,浴缸里的水淹没了他的下巴。

如果不小心沉到水底,可能会窒息而死。

赵嵘踢了踢脚下的酒瓶:“总经理,地震了!”

陈俊没有回应。

“总经理,着火了!”

他还是没有反应。

喝了这么多酒,大概是醉了。

赵嵘现在是一个“弱女子”。如果她想把安森弄出来,只能求助。

她去找程经理。

当程经理到达时,越姬书包她和她一起把安森从浴缸里救出来,越姬书包并把她放回床上。

程经理递给一条干毛巾:“你给总经理擦一下,他这样睡觉会感冒的。”

“程经理,你来了。”赵嵘拒绝了。

程经理笑着说:“我是男的。男人怎么能伺候男人?这种事情,女生做的比较好。快点帮总经理擦干身体。”

赵嵘看到安森真的喝醉了,她不想再演戏了。

她很自然地擦了擦身子,和程说,“我去拿点蜂蜜。总经理醒了,让他喝点蜂蜜水。”

他离开后,赵嵘咬紧牙关,迅速擦干陈俊的尸体,拉过被子给他盖上。

但是他的头发也是湿的。

赵嵘抬起头,轻轻地为他擦了擦。

“小燕……”陈俊突然抓住她的手。

赵嵘吓了一跳。

她以为他醒了,低头一看,发现他没醒,只是在梦里说话。

睡觉后很难伪装一个人的样子。

陈俊看起来不像赝品。

赵嵘想鼓起勇气。她越努力,陈俊抓得越紧。

赵嵘拉了几下,没有把手抽回来。

“小燕……”陈俊痛苦地皱起眉头。

赵嵘的心突然颤抖起来,一种悲伤涌上她的心头。

她停止了挣扎,悲伤地看着他。

陈俊的眉毛一直皱着,她似乎做了一个恶梦。

赵嵘不用问就知道他一定梦见过她,否则他不会叫她的名字。

她的死真的让他难过到现在吗?

她认为他最多一年就会忘记她...

但是差不多四年过去了...

就在这时,程经理拿着一小瓶蜂蜜走了进来。赵嵘康复了。她想鼓起勇气。当她移动时,陈俊不安地皱起了眉头。

程经理很自然地叫住了她:“别动,让总经理拿着,他大概不知道自己拿着什么。”

"程经理,今晚能不能请你照顾一下总经理?"赵嵘看起来也很自然。

成为经理:“不行,晚上我还有工作要处理。而且,我不会一个人照顾人。不然你今晚照顾总经理,我回去让人多给你补贴加班费。”

“但是……”

“我知道你很尴尬,但是总经理喝醉了,他不省人事。你只要看着他。明天我们去飞跃公司谈合作。我们都有事做,只有你清闲。所以今晚请总经理关照。”

“作为经理,我是女生……”赵嵘叹了口气。

程经理笑着说,“你姑娘挺保守的。别担心,没人会说你的闲话。况且总经理一直单身,有机会和他在一起是好事。”

“程经理,我没有这个想法。”赵嵘严肃地说道。

程经理点点头,“我知道,我刚才是在开玩笑。总之请总经理给你。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把蜂蜜放在这里。总经理醒来后,记得给他蜂蜜水。”

更换后,程经理干脆离开了。

突然后悔自己带了神童程经理来帮忙。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有意无意的想撮合她和安森。

安森剥大闸蟹的时候没必要拍她马屁吗?!

越姬书包

安森帮她剥大闸蟹,越姬书包一点意思都没有!越姬书包

即使有意义,也是假的。

他只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叶笑言”的影子,所以他忍不住对她好。

她理解他的反常,但别人不知道内幕,所以认为安森对她有意思。

总之,过了今天,她和安森的绯闻肯定会在公司传开。

想到这,赵嵘就头疼。

但在这一点上,她不想在意。反正流言蜚语会传开的,留下来照顾安森吧。

赵嵘想通了之后,他的心情也安定了下来。

陈俊仍然握着她的手。她不想把手抽出来,就静静地看着他。

仔细一看,安森真的成熟了很多。

他的五官更深更成熟,坚实的皮肤下,有饱满的血肉。

他的身体非常年轻强壮,这让他看起来很好。

赵对越来越迷恋,心跳也越来越快。

莫名其妙的,她有一种想拥抱他,拥抱他年轻身体的冲动。

“总经理……”她温柔地叫他。

陈俊没有回应。他睡得很香,面部肌肉完全放松。

赵嵘确信他真的不省人事,所以她起身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嘴唇。

赵嵘屏住呼吸,心跳加速。

她再次抱住他的身体,人靠在他的怀里,静静地感受着此刻的亲密。

陈俊头痛地睁开眼睛。

外面刚刚破晓。

他微微转过头,看见赵嵘睡在床边。

几乎在他醒来的那一刻,赵嵘警觉地醒了过来。

她抬起头,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总经理,你醒了。我给你做蜂蜜水。”

她戴上黑框眼镜,起身去上班了。

陈俊支撑着他的身体。他没在被子下穿任何东西...

赵荣端着一杯水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

“总经理,给。”她走上前去,把杯子递给了他。

陈俊看了她一眼,拿起杯子喝水。

“你还要吗?”

“没必要。”

赵嵘收起水杯,低头没看他:“总经理,既然你醒了,我就先回去了。”

“昨晚我怎么了?”陈俊问道。

“你昨天喝醉了。总经理,以后请不要在卫生间喝酒,很危险。”赵嵘说。

陈俊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你把我弄出来了吗?”

“不是我...是程经理。”

“你昨晚在这里?”

"...程经理让我留下来照顾你。他怕你出事。”

“你昨晚很努力。”陈俊说。

“没关系,我什么也没做。总经理,如果没事,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赵嵘转身离开了,但她总觉得安森一直在盯着她。

八点半,大家准时下楼去餐厅。

赵嵘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赵嵘,过来吃早饭。”程经理招呼她。“你昨晚很努力。你现在困吗?”

程经理的话让其他不知情的人迷惑不解。

赵嵘过去常常坐下来,无奈地笑着:“我不困,我很好。”

这种程度的努力根本不算什么。

昨晚你做了什么?有人问赵嵘。

没等回答,程笑着说:“总经理昨晚喝醉了,照顾了他一晚上。”

!!

惊愕中,越姬书包看到赵嵘和总经理的眼神更加暧昧。

赵嵘宽宏大量,越姬书包没有解释任何事情。反正解释不清楚。

陈俊转过头对赵嵘说:“快吃早饭吧。吃了就走。”

赵嵘的心跳停止了。

为什么她觉得他的话很温柔?是她的幻觉。

程经理笑着起身。“慢慢来,赵嵘。还有一段时间。哦,我刚吃饭,出去散步了。”

“我要去抽根烟。”

“好像忘记带手机了……”

几个人都在找借口离开,只有他们两个留在饭桌上。

赵嵘看起来很自然。她似乎吃得很慢,但吃得很快。

“总经理,我吃饱了,走吧。”赵嵘擦了擦嘴,说道。

陈俊静静地坐着:“喝了牛奶,别浪费了。”

她的那杯牛奶根本没动。

赵嵘不得不端起杯子喝了几口。

陈俊刚起床,就和她出去了。

他们直接坐车去飞跃公司,谈判很顺利。然后他们只需要检查几天就可以直接签合同了。

飞跃公司的管理层几乎都是外国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陈俊带着赵嵘去和他们谈判。他们两个因为外语水平可以和外国人无障碍交流。

因为沟通很自然很顺畅,没有什么不明白的。

飞跃公司在中国的总裁对他们很满意,签合同的时候也很爽快。

合同签订后,他们应该回家。

“赵嵘,晚点和我出去。”回到酒店,乘电梯时,陈俊对赵嵘说。

赵嵘迷惑不解:“你出去有什么事吗?”

“嗯,一些东西,一些私人的东西。”说完,陈君不再说什么。

赵嵘无言以对。说明你有哪些私事。

大家又误会他们了。

赵嵘能感觉到他们八卦的眼神。

回到酒店房间,赵嵘换了衣服,洗了脸,拿了钱包去了陈俊。

她刚出来,碰巧遇到一个从陈俊房间出来的男同事。

对方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当他看到赵嵘时,他突然对她灿烂地笑了笑。微笑是一种暧昧。“赵嵘,你来找总经理了吗?进来吧,总经理准备好了。”

赵嵘:“…”

她走进陈俊的房间,后者也换了衣服。

他对她说:“我们走吧。”

赵嵘什么也没说,跟着他,他们下楼了。旅馆外面停着一辆没有司机的汽车。

“就我们两个出去?”赵嵘突然问道。

陈俊点点头:“是的。”

他走过去,绅士为她打开了门。赵嵘犹豫了一下,弯腰坐了进去。

陈俊从另一边上车,发动了汽车。

赵嵘瞥了他一眼,问道:“总经理,我们该怎么办?”

“我想买一些特产和礼物带回去,你可以帮我选择。”

“我...我的眼睛不太好。”

陈俊看了她一眼,笑了:“我不喜欢选礼物,你可以随意选,什么都不要在意。”

“总经理……”赵嵘鼓起勇气。“你没发现他们误会我们了吗?”

陈俊眨了眨眼:“有什么误会?”

“是我们的关系……”

“你跟我是什么关系?”陈俊问道。

!!

越姬书包

赵嵘说,越姬书包“没关系。”

“那你怕什么?关你什么事?”

看到他说的如此大度,越姬书包赵嵘几乎怀疑她太矫情了。

“你说得对,我不该在乎。我只是怕谣言会影响到你……”

陈俊冷笑道。“你不在乎你是不是女人。我怎么会在乎自己是不是男人?”

他的语气让赵嵘觉得好像不开心。

也许她不该直接说这些话。

装傻对大家都有好处。为什么要说?会让对方尴尬。

但确信安森没有看穿她的身份,她松了口气。

陈俊带她去商场,他们去挑选礼物。

君臣有很多礼物要买。

有他的爷爷奶奶,父母,兄弟姐妹,还有一些朋友。

他所有的礼物都是由赵嵘挑选的。

赵嵘很少去购物,她擅长挑选武器。

陈俊说他更不擅长挑选礼物。他给别人买的礼物都是别人挑的。

赵嵘设法帮他挑选礼物,花了他两个小时。

“走吧,我请你吃饭。”礼物被选中了,陈俊非常满意。

赵嵘跟着他去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

他们走进一家中国餐馆,看到外面有海报。

那是牛郎织女在鹊桥相会的海报。原来今天是七夕。

赵嵘下意识地想换一家餐馆,但陈俊大方地走进来。

“欢迎。”服务员走上前来迎接他们。“你有多少?”

“就两个。”陈俊说。

“请到这里来。”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一个角落坐下,然后拿着菜单点菜。

“今天是七夕,所以我们餐厅推出了很多情侣套餐。订购一对情侣套餐,享受八折优惠。”服务员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是情侣,虽然他们的长相并不匹配。

陈俊仔细看了看菜单:“钻石包装是什么?”

服务员回答得很殷勤:“是我们餐厅最贵的三个特色菜,还有几个小吃,两杯拉菲。这个套餐价格比平时低80%。”

“就这样,两杯红酒换了,换成果汁。”

“好的。”

赵嵘以为他会让她点菜,但他直接点了这对夫妇的套餐。

但转念一想,他们只是点了菜,所以她和他并没有把它当成情侣套餐。

食物很快端上来了。

看到这个包裹,赵嵘傻眼了。

零食只有一摞,叉子也只有一把。他们必须共用一把叉子吗?!

陈俊拿起果汁。“来,喝。”

赵嵘很高兴他把红酒变成了果汁,但她不能喝。

她和他碰了一杯,喝了一口果汁。

“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别浪费了。”陈俊吃完了,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赵嵘和他都是好食客,他们默默地吃了很多。

“我记得你以前在设计部。为什么后来换了位置?”陈俊突然问她。

赵嵘抬起头来。“我觉得太辛苦了,所以换了个位置。”

陈俊勾着嘴唇:“你似乎不怕吃苦。”

“女人太舍不得建……”赵嵘不得不防守。

“现在?这工作辛苦吗?”陈俊又问道。

“还好。”

“还觉得辛苦?”

“没有……”

“你的外语水平不错。这个职位很适合你。我认为你改变立场是正确的。”陈俊表扬了她。“你在这个岗位上很努力,越姬书包以后有机会提拔你。”

总经理亲口说了这样的话,越姬书包可见对她的重视。

赵嵘的心里有点不安:“因为我们是朋友?”

陈俊笑了:“不仅仅是朋友,你的能力真的很好。”

确信他不是有意对她好,赵嵘松了口气。

吃完后,他们直接回酒店了。

赵嵘帮他把东西搬进房间并放好。

“总经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等等——”陈俊来了。他翻遍了包,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这是给你的。这些天我一直在为你努力。这是一句谢谢。”

赵嵘被卡住了。

她知道盒子里是什么,她自己选的。

盒子里有一瓶香水,香奈儿没有

当时选礼物的时候,陈俊说是送给女性朋友的。他说他朋友低调,不喜欢奢华,她就给他选了这个。

我没想到她会是他的朋友...

“怎么,你不接受吗?”陈俊扬起眉毛。

赵嵘迅速接过来:“不...总经理,谢谢。”

陈俊笑了。“不要总是叫我总经理。我的英文名字叫安森。你可以私下叫我安森。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的真名。”

赵嵘怎么敢?“总经理,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礼物。”

“去吧。”陈俊点点头。

赵嵘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香水盒子。

她从不喷香水,但没有女人不喜欢香水...

这是她一生中收到并拥有的第一瓶香水。

赵嵘忍不住喷了一点进去空。

香水味道优雅甜美,非常适合女性。

在甜蜜的呼吸中,赵嵘觉得她的心是甜蜜的...

那天晚上,他们坐飞机回去了。

当我回去的时候,赵嵘仍然坐在陈俊旁边,每个人都给他们让座。

当我们下飞机时,有三辆车在等他们。

陈俊让赵嵘和他一起坐车。

他说他在路上,所以他让她搭了一程。

赵嵘明白安森把她当成了朋友,他对朋友一直很好。

现在她不会因为他对她好就担心他看穿了她的身份。

她总是认为安森对她很好,以前把她当成叶笑言。

她不会嫉妒自己,她只是害怕安森会假装...

只是希望他能早日明白,她只是一个“身体替身”。

回到公司工作,赵嵘也很快进入了状态。

但是关于她和总经理的谣言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这个消息在公司里传开了。

要知道,总经理在公司工作多年,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暧昧过。

刻意制造流言蜚语的女人,有不少是做不到的。赵嵘可以和总经理闲聊。即使他们没有那种关系,也足以见到赵嵘。

至少,她和总经理有一腿!

至少说明总经理给了她搞暧昧的机会!

“所罗门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乍得善意地提醒她。

“你毁了他的一只手和一只眼睛,越姬书包但他变得更厉害了。鬼洞里的势力有三分之一是他的。”

米砂依然很平静:“原来他这么坏。”

“穷?”查德不解。

“这么多年了,越姬书包他都混在鬼洞里,他都不敢出来。糟糕的组合是什么?为什么不见他来找我报仇,却叫你来抓我?”

查德突然笑了:“你有很大的勇气和胆量,我很佩服你。”

这时,没有恐惧的感觉。乍得不得不承认米砂真的很厉害。

至少,她的气场很强。

“谢谢,我一直很大胆。”米砂慷慨地接受了他的表扬。

查德的脸色变了:“可是你马上就要变成狗了!不,可能比狗还惨!”

米砂淡淡地看着他。“卡罗尔先生,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杀了大卫?”

“怎么,你承认你杀了他?”

“是的,我承认。我做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你怎么知道的?”她对此很好奇。

因为被发现了,这是她的失败。

她一定要改正这个,下次再也找不到了。

乍得看上去很沮丧。“你做到了!大卫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对你来说是谁?”

“我叔叔!”

我明白了。

米砂笑着说:“你认为杀手杀人的原因是什么?”

乍得微微讶然:“你是说,有人雇你杀他?”

“是的。”

“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用钱做事。有人给我钱,我就做事。对方也怕我失败,自然不会透露他的任何信息。”米砂真诚地说。

她不会告诉他杀死大卫是她自己的主意,也没有人雇佣她。

她非常善于传递仇恨。

乍得眯起眼睛。他盯着米砂看了很久。米砂的眼睛不停地闪烁,他的心理素质特别好。

乍得对此表示怀疑。“你说的是真的?”

“我和大卫没有仇,我为什么要杀他?当然,我说的是真的。也许他的仇人想杀了他。”

乍得看上去若有所思。他不知道谁会杀了大卫。

如果真的有人要杀大卫,肯定会暗中关注他。

他一定要小心,早点找出幕后的凶手。

“我相信你一会儿,你最好不要对我隐瞒什么,否则……”乍得的眼里闪过一抹恶毒。

米砂严肃地说:“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去查。”

现在,查德真的相信了她。

他扔掉米砂的头发,站起来,整了整他的西装。

“米砂小姐,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将慢慢享受饥饿的滋味,不要太早倒下。不然,我就把你交给所罗门。”

米砂自信地说:“别担心,我不会轻易摔倒的!”

乍得笑了。“那好。”

“卡罗尔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知道凶手是我的?我要死了。我很好奇这个。你能让我死吗?”

乍得犹豫了一会儿。

!!

“告诉你就可以了。凶手就是你,越姬书包这是所罗门告诉我的。”

米砂惊呆了:“他说了什么?他怎么知道?”

“当他得知我在找凶手时,越姬书包他来到这里,然后就知道了。”

“怎么,他知道我杀人的每一种方式?”米砂反应很快。

但这是不可能的。

她没有固定的杀人方法,但基本上都是开枪。谁能断定是她干的?

乍得神秘地笑了。“不,所罗门有秘密武器。他能和鬼魂说话。”

"..."米砂,“卡罗尔先生,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

“一开始我不相信,但是他说了很多关于大卫的事,只有我和我叔叔知道,所以我相信了他。不管他怎么知道凶手是你的,至少他是对的,不是吗?”

"..."米砂低下了头,看上去沉默不语。

这个世界上有鬼?

所罗门究竟是怎么知道凶手是她的?

不,她必须杀了所罗门!

不然以后她要是杀了人,就看她干的了。

那她就不用出去了。

所罗门,这颗定时炸弹,必须拆除!

大卫和他的妻子离开了,米砂独自一人呆在牢房里,高速思考如何逃跑。

目前,她没有机会逃脱。

还有人看着她,机枪一直对着她。

她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不能轻举妄动。

唯一的机会就是等查德送她走。

人7天不吃不喝基本都会死。

查德希望她饿得要死。她最多饿四五天。

但是,她失血过多,估计坚持不了那么久。

米砂虚弱地靠在角落里,闭上眼睛,用催眠术强迫自己入睡。

不到一分钟,她就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窗外的天空还亮着。

她应该睡一整天。

查德真的没有派人给她带吃的。

米砂强迫自己再次入睡。这次,她睡了十个小时。

当她睁开眼睛醒来时,她做出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查德,我失血过多。如果你不给我食物和饮料,我会死的……”她发出嘶哑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她。

“我要死了,你快给我倒水……”

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人进来。

她在后面没说话,只躺在稻草堆上,减少热量消耗。

两天过去了,米砂一直昏迷不醒。

后来她的意识完全模糊了,除了水,嘴巴就是食物。

这些天来,查德每天都很感激米砂的痛苦和挣扎。

她越痛苦,他越开心。

虽然我答应把她交给所罗门,但并不妨碍他用饥饿折磨她!

他想用其他方式折磨她。

但是根据所罗门的说法,米砂仍然是一个女人。如果他想要她,他暂时不能碰她。

但是想到所罗门对这个女人的残忍报复,查德的心里平衡了很多。

我相信,如果她落入所罗门之手,她将无法生存,求死。

看着电脑屏幕上奄奄一息的米砂,乍得不禁奇怪地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

是所罗门打来的电话。

查德接通电话:“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送那个女人?”

乍得笑了。“放心吧。我很快会带给你的。你准备好钱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越姬书包一手交货。”

“好。”挂断电话,越姬书包乍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这次报复米砂的方式可谓一举两得。

不仅可以报复她,还可以赚很多钱,真的很值!

乍得在屏幕上对米砂微笑:“亲爱的,我会送你去见所罗门!”

米砂出事后,阮田零和桑鲤根据各种线索迅速跟踪查德到了这里。

查德是一个拥有200多名员工的黑帮头目。

而且这里防守很重,他们根本无法破门而入。

但是,这并不妨碍阮、、了解敌情。

他们对付这样的小团伙不成问题。

虽然夜魂的组织解散了,但是夜魂的卫星还在天上。

阮这几年也暗中做了很多的准备和努力,以备不时之需。

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他和桑鲤各有一台电脑,忙得不可开交。

阮、派出卫星拍摄了查德住所内的情况。

桑鲤破译了乍得的内部网络。

在快速工作的同时,桑鲤抱怨道:“用我们的高科技对付这种人渣是浪费!”

乍得这样的小角色在他们眼里真的不值一提。

但是米砂在里面,他们必须救她。

阮、拍了一张很好的内部照片,很快就画出了内部结构图。

“杂碎的防御很严格。要杀他,外面至少要杀几百个保镖。”他淡淡地说。

“他害怕死亡!爷爷,我要他的命。找那么多人保护他也没用!”桑鲤非常生气。

阮,转过头来,问道:“我办到了。你呢?”

“给我几秒钟。”

没有人知道,桑鲤是一个黑客大师。虽然不如齐瑞刚,但身手不凡。

当初夜魂的信息是他管理的。

桑格拉斯用他之前做过的软件,迅速闯入查德的内部网络系统,一片死寂。

按下最后一个键,许多监控画面出现在桑鲤的电脑屏幕上。

他一个接一个地放映,很快就在一张照片上看到了米砂。

看到米砂昏迷倒在地上,手脚被铁链锁住,桑璃握紧了拳头。

自从我遇见米砂,在他眼里她就一直像女王一样存在。

她什么时候这么尴尬过?

那个混蛋!

他必须杀了这里的所有人!

“你能听到声音吗?”阮天玲低声问道。

"他们的监听有声音,应该能听到."桑格拉斯平静的操作着,他放大了画面,也放大了声音。

米砂处于昏迷状态。他们等了很久,然后查德带着两个保镖进去了。

然后,他们的谈话,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从他们的谈话中,查德打算把米砂给一个叫所罗门的人。

他现在只会用饥饿来惩罚米砂,所以米砂暂时是安全的。

转过头来问阮田零:“老板,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和鬼说话吗?不,这个世界上有鬼?”

!!

阮天玲眼里闪过一抹深思。

“嗯,越姬书包有鬼。”

桑鲤惊呆了:“没门!越姬书包”

阮天玲这个时候,想起了一个人。

他记得告诉他,一个叫项的小女孩能看见鬼。

可以和鬼交流。

他在找活人做实验的时候,被小奎发现了。

她发现它是因为她是从一个无所不知的鬼那里学来的。

所罗门有那个女孩吗?

阮、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能看见鬼的人。

那个女孩可能是唯一的奇迹。

也许所罗门真的拥有她...

“桑鲤,去准备。当他们把米砂送出去时,我们会采取行动的。”阮天玲下令。

桑鲤点点头:“好!”

他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老板,有鬼吗?”

“你害怕吗?”阮天玲扬起眉毛。

桑鲤邪魅地笑了:“我连活人都不怕,我怕鬼!”

“那你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

“当然关心!如果有人能和鬼魂交流,那他就不能留下来……”说完冷冷地,桑鲤离开了。

那种人不能留下来,否则米砂下次会杀人,他的身份就会暴露。

他们杀不了鬼,鬼可以泄露自己的信息。

所以,能看见鬼的人是留不住的。

阮天玲没有回应。

反正不急。让我们先拯救米砂。

几天后,乍得准备把米砂送走。

阮天岭和桑格拉斯这几天也把一切都部署好了。

乍得很聪明,他让人把奄奄一息的米砂放在一辆汽车的后备箱里,然后十几辆汽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远处,桑鲤透过眼镜看着。她根本看不见米砂,也不确定自己在哪里。

不过没关系,他们的准备是万无一失的。

查德他们的车开了十多分钟后。

查德的基地突然爆炸,爆炸声此起彼伏。

炸弹是从远处发射的,留守的保镖慌了,以为有人来偷袭。

查德带走了很多保镖,剩下的保镖就忙着给查德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

乍得也担心有人在他不在的时候攻击他的巢穴。

然而他习惯了小心翼翼,担心这是声东击西。

他派了三分之一的保镖回去支援,然后和其他保镖一起加快了行程。

总之,他们不能都回去,否则很容易被撞倒。

嘣-

最后一辆车突然被炸弹炸毁了。

车翻了,车里的人都被扔了出去。

桑格拉斯发现车里没有米砂,松了一口气。

他刚才在赌博。

如果米砂在最后一辆车里,那就惨了...

但根据他的判断,米砂绝对不在最后一辆车里。

后面的车被炸飞了,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卡车障碍物。

乍得,他们的车队,不得不停下来。

“戒备,全体戒备!”乍得在对讲机中喊道。

当他的话音刚落,卡车里的阮就拿着机枪疯狂地向他们开枪。

乍得不在第一辆车里,第一辆车里的几名保镖被打死。

阮、杀了几个人后,躲开他们的反击,跳下车躲在后面。

!!

桑葚在路的左边。借助树木,越姬书包消灭敌人几乎是百倍。

阮、越姬书包几次转移注意力,消灭了许多人。

乍得,他们知道这次他们遇到了对手。

都躲在车后面,不敢轻易出手。

“你是谁?!"乍得大声问道。

桑鲤用纯净的声音喊道:“是那个想要你命的人!你是大卫的侄子!”

乍得被困住了。大卫的敌人派他来的?

不杀大卫,还继续雇杀手杀他?

他认为这些人是来拯救米砂的。

“对,我是大卫的侄子,我不认识你!”

桑鲤笑着说:“你不认识我们也没关系。有人为你付出了生命!”

“他交了多少?”

“对不起,这是商业秘密。我们不披露客户信息。”

“我愿意付出双倍的代价,只要你放我走!”乍得非常自信地说。

“我们有职业道德,你雇佣我们,将来谁会找我们做生意?!"

“能不能三倍价?”乍得咬牙说道。

反正先等他逃走,再杀了他们!

桑璃沉默了,似乎在想这件事。

乍得认为有机会。“你杀了我,只能得到我付出的三分之一的代价,还得到处被人追。我哥不让你去!如果你让我走,我给你三倍的价钱。不收对方钱,就不违反原则。你只需要说任务失败。”

“你知道三倍的价格吗?”桑璃突然问道。

乍得笑了。“多少钱?我有的是钱。”

“三倍价格就是三十亿!”

乍得吐血,有人愿意花几十亿买他的头。这是件大事。

三十亿,不是个小数目。

然而,他没有给他们钱。他只是拖延时间,等待帮助。

“只有三十亿,我给你四十亿怎么样?!"乍得很豪迈的说道。

“你真的愿意给我40亿?”桑格拉斯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

桑格拉斯和查德讨价还价的时候,阮田零已经脱下了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西服。

他戴上墨镜,摘下帽子,露出金色假发,瞬间成了查德的保镖。

阮、在大家都在关注和查德对话的时候,很快就接近了查德。

突然一个保镖回头看见了他。阮、笑着说:“哥哥,你没有受伤吧?”

男人只是觉得他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我没事,你呢?”

“我也很好。”

那人点点头,很认真地说:“小心。对方很厉害。你不能让他们伤害老板。”

“好,我知道了!”阮天灵手持手枪,充当防备,笑着蹲下动作,慢慢逼近查德。

阮田零走近查德的时候,把手伸进口袋,按下了遥控器——

嘣-

放在卡车里的炸弹突然爆炸了!

顿时火光冲天!

“老板小心!”阮天玲迅速扑向查德,手里出现了一支注射器。针头扎进了查德的身体,所有的麻醉剂都被推进去了。

乍得的瞳孔放大,盯着阮田零:“你……”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