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

作者:刘氏媛

“嗯。”

这是什么原因?!

“我感兴趣的人不多。除了我家,你是女人中的第一。”

丁相信的话,相信他喜欢她的原因是真的,这和绝对喜欢她的其他原因是一样的。

“如果我不跟你回去,你真的会喜欢我一辈子吗?”她忍不住问。

琦君点点头。“至少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丁眼睛一闪,“那样的话,我就当傻瓜放手了。我不想把你给别的女人,也不想后悔一辈子。”

君齐家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丁夏楠笑道,“我跟你回去。不过,你千万不要后悔。”

琦君抱住她的身体,“永远不会!”

他怎么会后悔呢?他再高兴也晚了。

丁做了决定,他的心里轻松了许多。人们似乎很有精神。

她想清楚了,自己才是那个没有品味的人,别人感受不到她的感受。

只要她不在乎,在别人眼里,她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如果你不嫁给琦君,她的品味就不会恢复。

嫁给他,她的品味也不会恢复。

既然他不介意,她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嫁给他,至少她有更多的幸福和更多的勇气去面对困难。

如果她再拒绝他,她会是个傻瓜。

没有人愿意拒绝幸福...

丁、和曹军很快收拾行装,打算回城。

回到阮家,丁有点紧张。

她拒绝了琦君,不知道他的家人会不会讨厌她。

结果她就偏执了。

他们一点都不讨厌她,反而和他们一样喜欢她,甚至更珍惜她。

江予菲还说她很笨。即使她生病了,也不应该选择离开,而是大家一起面对。

丁很有教养,说以后不会那么任性了。

大家吃饭都很开心。

丁第一次吃了一大碗饭,但她并不觉得恶心。

可见一个人的心情对一个人的身体影响很大。

丁也更不后悔跟着你回来了。

如果她一个人带着它,她仍然不能吃东西。

现在大家都在面对她,她的状态好多了。

我相信她的情况很快会越来越好的。

夜深了。

丁拉着的睡衣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当她正在洗衣服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看到来人是君齐家,丁夏楠微微红了脸,“你在这里干什么?我还没洗完。”

君齐家反手关上门,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白皙修长的身体。

“我也想洗。”他低声说。

丁抱住了他的身体。“我马上就准备好。出去等着。”

君齐家不说话,他抬起手,一个个解开了扣子。

他的衬衫被扔在地上,强壮的上半身暴露在外。他的身体充满野性。光看着就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丁这样看着他,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她还没有打开浴室...

一转身,她赶紧洗了身,打算快点做完。

好不容易擦干净,她伸手去拿浴巾-

结果,当我碰到浴巾的一角时,那股浓烈的阳刚气息立刻笼罩了她。

君齐家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她全身僵住了,感觉他身上没有衣服。

..

宿州市

作者:周承勋

还有,你不用拿我和他找的人比。这对萧郎没关系。请记住这个。"

李明熙想多说,别想激怒我,让我帮你对付格林。

但是看着对方是个女的,说话的时候会留一点面子。

李明扬淡淡的说完,她对面的文宁看起来有些奇怪。

“明溪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觉得你很美……”文宁急忙低下头,悲伤地解释。

李明熙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她转过身来,看上去迷惑不解,但却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萧郎深邃的眼睛。

萧郎站在她身后,身边有几个男人,显然是来这里吃饭的。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李明熙心里着急,然后自嘲。

他听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害怕他听不到。

萧淡淡的看着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李明熙突然不敢面对他。

她正要离开,萧郎率先走过他们的桌子,没有跟他们打招呼。

一过,李明熙也迈开了步子。

他们的脚步很坚定,没有人回头。

李明熙快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握紧方向盘,但心很硬。

他应该听到她说的话...

当他听到她说如此粗鲁的话时,他一定对她更加失望了。

这样更好,这样他可以更彻底地忘记她...

李明熙在方向盘上躺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开车走了。

她不想工作,也不想回家,所以买了很多玩具去看望豆豆。

照顾豆豆的保姆看到她一个人来很惊讶。

但是保姆没有阻止她,邀请她进去。

“李小姐,先坐下,我帮你倒水。”

保姆叫她坐下,去了厨房,然后打电话给李茜,告诉他这里的情况...

豆豆刚从午睡中醒来,整个人还很迷茫。

看到李明熙,他从沙发上转身下来,迈开短腿,向她走去,张开双臂拥抱。

李明熙笑着抱住他的身体:“豆豆还记得阿姨吗?”

小家伙点点头:“记得……”

“阿姨今天给你买了很多玩具。你喜欢他们吗?”

小家伙摇摇头,看起来很孤独。

李明熙疑惑地问:“豆豆,你怎么了?”

“爸爸没来?”

原来是李茜小姐。

李明熙知道她是在给李茜打电话,因为她看到保姆没有给她倒水。

李明熙笑着说:“你爸爸马上就来了。”

豆豆眼睛一亮,小脸顿时开心了许多。

“真的?”

“当然。”

“阿姨,我想要玩具……”

李明熙拿出她给他买的玩具,和他一起玩。

没多久,李茜就来了。

“爸爸——”看到他,豆豆很自然地开心地跑向他。

李茜抱起他的身体,吻了他。

然后他看着李明熙笑着说:“我说,你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李明熙突然回头说:“当然是来看养子的!”

李茜卡住了,李明熙卡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她只是下意识的想开玩笑,结果发现说的时候语气不对,说出来好像理所当然。

..

平顶山市

作者:戴道纯

“你还没选?”祁瑞刚问。

“我再想想。”齐含糊地接过来,然后说起了别人。"过几天,我想我会去中国出差。"

“哪个城市?”莫兰问。

“它是一座城市。”

一个城市是那里最繁荣和富裕的城市。如果你想开展国际合作,你通常会去那里。

莫兰高兴地说:“你代替我和你爸爸去看望你的阮叔叔和他们。”

“嗯,我知道。”

祁瑞刚看他一眼,没说话,低头继续吃饭。

莫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他们父子之间的微妙感应别人是不知道的。

几天后,齐飞往这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城市。

他自然住在自己家里。

来之前,他提前安排了物业打扫房间。

他一来,就可以签到。

洗完澡,休息了一会儿,他先去了附近阮的家。

江予菲见到他非常高兴。

云起莫在阮家吃了晚饭,然后回家。

第二天,他去处理业务,忙了两天才完成出差的目的。

齐让他的几个员工先回伦敦,他打算在A市多呆几天。

肖家人。

李明熙拍了几张帅哥的照片给小乔看。

“你怎么看这个?你大两岁,刚从哈佛大学毕业,家里还开着……”

“不行,我眼睛太小了!”小乔不喜欢她的介绍。

李明扬盯着她,“小在哪?现在单眼皮小眼睛不是很流行吗?你不觉得他长得像那样吗...谁在韩国?”

“我不喜欢明星,尤其是外国明星!”

“算了。这个,这个比你大五岁,硕士毕业,自己开公司……”

“太老了,不喜欢。”小乔还是不喜欢。

李明熙无言以对。“你大了五岁,哪里老了?”

“反正太老了!”

“你到底喜欢哪个?”

“没有人有幻想。”

“小乔,我告诉你,你已经受够了。我给你介绍了七八十个年轻人。A市有前途的年轻人我都找到了,你一个都不喜欢!”

小乔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我说,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

李明熙太生气了。“你应该少给我这个。这辈子只能嫁给一个男人!”

“我不喜欢男人。”小乔皱起了眉头,眼神里掩饰不住厌恶。

李明熙叹了口气,“你也不喜欢女人。”

“谁说女人漂亮干净,我喜欢女人。”

“我不告诉你,等你爸回来教训你。”

小乔马上站起来说:“你没事吧?我要出去玩。”

“不要出去,呆在家里!”

小乔泄气地坐下,不满地抱怨:“肖骁天天跑来跑去,你怎么不关心他?”

李明熙突然头疼。“他不让人担心。为什么我生了你们两个收债的?”

“你生来对每个人都一样。”小乔骄傲地说:“谁让你的孩子看起来漂亮,漂亮就是爱玩。”

李明熙:“…”

“可以去整容,把自己变丑。”她粗鲁地说。

萧桥撇嘴,“你当我智商有问题吗?多好看啊,我免费出去吃!”

..

彰化县

作者:巴陵馆鬼

难道这一生,她真的站不起来?

安若相信邪灵,她咬紧牙关决定,今天,一个人可以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康复!

手扶着栏杆,慢慢站起来,周阿姨过来扶她。

“不,我自己来!”她以坚定的语气大声拒绝了。

周阿姨有些尴尬,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毕竟练了这么久,臂力强多了,自己也能站起来了。

但是迈出第一步,她不能...

她不知道自己走出来会不会摔倒。她不怕摔,她只是怕失败。

此刻,安若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一样,无助地站着,恐惧地迈出了第一步。

“夫人,让我抱你。”周婶看不过去,轻声对她说。

摇摇头,挤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周阿姨,我能行。如果我不尝试自己出去,我永远不会成功。”

“但是……”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安若抓住两边的栏杆,试图用右腿向前移动。

大腿肌肉碰到整条腿,右脚落地。我以为它会安全着陆,但当她的膝盖颤抖时,她突然失去了平衡。即使她抓住栏杆,还是不可避免地摔倒在地。

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摔下来不疼,但是伤到了她的心。

“小奶奶!”周阿姨要来帮她,她举手制止。

微微垂下眼睛,安若固执地想站起来。

她一撑起一点,就摔倒了。一次又一次,她不停地摔倒,站不起来。

一天下来,她失去了力量,双手麻木疼痛,于是她放弃了无意义的挣扎。

安若坐在地上,不说话,表情平静,但给人的感觉是很难过很难过。

周阿姨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心里着急。

当唐雨晨进来看见他时,周阿姨好像看见了救世主。

她急忙上前,悄悄把情况告诉了他。这个人深邃的眼睛看着安若,他轻轻地挥了挥手。周阿姨留下的内幕。

唐雨晨走到安若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安若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露出一丝嘲笑:“我真的站不起来了,我再也不能用我的腿走路了。”

他们都骗了她。如果她真的能恢复,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

安若,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你是残疾人,你不再有资格站起来。

绝望的悲伤出现在她的眼中。她还没来得及垂下眼睛,双臂突然收紧,那个男人粗鲁而轻松地把她举了起来。

他抓住她的手,砰的一声摔在栏杆上。他的语气尖锐而讽刺:“安若,经历了这么多挫折,你绝望了?你的倔脾气像牛哪里去了?如果你只是承认失败,你永远不会站起来!”

安若眼睛轻颤,唐雨晨突然放开她的手臂,她的身体失去支撑,马上就要摔倒。

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她正忙着抓紧栏杆,虽然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但她还是跪在了地上,但她没有摔得太快。

唐雨晨发出一声冷笑,他的语气尖锐而刺痛:“看看你,你是个懦夫!你和我打仗的时候,为什么不投降?安若,现在你又弱又脆弱!”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

玄幻魔法

海北藏族自治州

/ 郑伯熊

在这些少年绝望的学习下,提前结束了一个阶段的训练,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

米砂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严肃地对他们说:

“你进步很快,但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如何。

另外,我不能一直训练你。

所以,你要进行pk。最后我只会选六个人继续当徒弟。被淘汰的会和其他高手一起训练..."

听到她的话,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很清楚米砂这番话的含义。

被选中的六个人将接受更好的培训。

被淘汰的只能向普通高手学习,以后当保镖。

不可能是有用的杀手...

因此,他们的命运很快就会改变。

他们自然会担心和紧张。

然而,在陈俊和他们四人身上却没有这种担忧。

但他们不想被淘汰。他们来这里学习技能。

如果他们被淘汰,就失去了来这里的意义。

米砂接着说,“我会给你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你巩固所学,并在这段时间里不断提升自己。一个月后抽签pk!”

有人问:“我们只有11个人。如果我们有pk,那就两人一组,输的就淘汰。但我们还差一个人。”

米砂回答他:“到时候我会选择一个和你差不多的成员加入pk,这样我就可以两人一组了!”

看来米砂这次是认真的。

她没有特别照顾君爱。

陈俊想,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月来提高你们爱情的战斗水平。

对了,还有好的。

陈俊下意识地忽略了叶笑言。

米砂宣布这一决定后,让他们解散。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没有人会训练他们,但他们必须自己努力。

这也是考验他们毅力和悟性的时候。

只是没有硕士培养。几个青少年不知所措。他们如何训练自己?

朱莉也不知所措:“布兰奇,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重复之前的训练?”

布兰奇显得很尴尬:“我不知道,我想是的。巩固之前学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她心里已经想过该怎么做了,但她不会告诉朱莉。

她知道除非发生意外,否则她会面对朱莉。

所以朱莉,你不能怪我不忠诚。我是为了自己好。

陈俊把其他三个人拉到一边。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下个月,我负责指导艾博,你负责指导乐山。这段时间你们两个继续和我们决斗,直到你们能伤害我们为止。”

乐山点点头:“没问题!”

君齐家也点点头。

“小燕的哥哥呢?”你爱问。

大家都看着陈俊,陈俊淡淡地说:“他会想办法训练的。他比你们俩都强。”

“但是没有人训练他……”

“我说,他会想办法的!”陈俊的声音有点不舒服。

你爱吐舌头。你弟弟最近更年期了吗?动不动就生气。

!!

武侠修真

七月七组合

/ 石延庆

他就像一只危险的野兽,而在他面前,她就是一只没有任何伤害的兔子。

他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齐瑞刚,你够了!”莫兰试图避开他的吻,厌恶地皱着眉头。

“不给你点惩罚?!"祁瑞刚邪恶地笑着,他的手撩起她的裙子,手指在——

莫兰睁大眼睛,脸色变得苍白。“混蛋,别碰我!”

祁瑞刚扯下她的底裤,他抱着她又翻身。他跨坐在她身上,莫兰的后背被他的手挡住,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我告诉过你别碰我,你这个恶心的混蛋!”

“我是你老公,我碰你谁敢说恶心?”

祁瑞刚赶紧拉开拉链,放开自己,突然进入了她的身体!

莫兰闷哼一声,她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祁瑞刚托住她的下巴,他不停地亲吻她的嘴唇,下面也快速进出着...

莫兰握紧拳头,她没有力气反抗。

在他的反复撞击中,她觉得自己每次都会晕过去。

这是最痛苦的屈辱!

她不是怕他折磨她,而是怕他这样伤害她。

心不能接受他,身体会做出最大的排斥。

祁瑞刚的凶法动了,莫兰终于忍不住晕倒了...

她的头垂下来,祁瑞刚抬起脸。

s . hit --

你可以这样晕倒。

但是他在退出之前就完成了。

手放开了她的身体,莫兰歪倒在床上,凌乱的衣服腐烂了。

祁瑞刚皱眉看着她,还是抱着她一起去浴室洗澡。

他给她送去衣服,自己穿上。

做完一切后,他打开门,对门外的保镖说:“拿点东西来。”

保镖递给他一个大方盒。

“大少爷,这东西少* * *”保镖又递给他一个包。

祁瑞刚接过来,他打开一看,包里是个快递箱。

这是什么?

快递箱上写的收件人是齐瑞森(转于飞南宫),地址是齐家城堡。

这是寄到于飞南宫的东西...

莫兰必须去见他们,这样他才能把东西交给南宫于飞。

祁瑞刚勾了勾嘴唇,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快递箱。

东西包的很紧,最后还有一个小首饰盒。

打开首饰盒,里面有一个黑色的u盘...

祁瑞刚拿出u盘,立即插入电脑。

你需要密码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这个小密码根本打不过他。

齐瑞刚迅速破解了密码,在u盘里找到了一段视频。

他神色凝重地打开了视频-

莫兰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晕了。

“醒醒?”祁瑞刚坐在床上低低问道。

看到他,莫兰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撑起身体,举起手扇了他一巴掌-

他手腕被他抓住,冷笑道:“你的爪子越来越锋利了!”

“齐瑞刚,你绝对会自然死亡!”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笑:“我死的时候也会拉着你,让你去地下跟我做鬼夫妻。”

“你这种人只会下地狱!”

“你会去天堂吗?”祁瑞刚问。

都市言情

江北区

/ 刘应雄

当他看到敞开的大门时,他知道莫兰已经出去了。

祁瑞刚快步走出来,外面漆黑一片,没有人。

莫兰在哪?

她是不是趁这个机会逃走了?

祁瑞刚忙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手机在客厅响了,莫兰没有拿手机出门。

祁瑞刚安心了许多,如果她想逃走,至少会带上手机。

正在这时,祁瑞刚看见莫兰从斯蒂芬家出来。

斯蒂芬夫人把她送到门口,向她挥手告别。

瑞奇只是在等莫兰回来。“你在斯蒂芬家干什么?”

莫兰犹豫了一下,递给他两个创可贴:“我去借点东西。”

祁瑞刚看到创可贴,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莫兰努力冷静的表情有点懊恼:“你要吗?!"

她不想要就扔了。她真的为自己的烦恼自责。她为什么要帮他找创可贴?

齐瑞刚抓住她的手:“当然!”

如果你想,抓住她的手做什么?

莫兰挣扎了一会儿,祁瑞刚突然把她扯进怀里,用手抱住她的头,用力地吻着她的嘴唇。

“嗯……”莫兰不想开始,但祁瑞刚没有给她逃跑的机会,用手抱着头,撬着舌头想闯进来,求她嘴甜...

莫兰吻他的时候无法呼吸,双腿无力。

祁瑞刚圈住了她的身体,那侵略般的亲吻渐渐变得温柔起来。

莫兰的呼吸好多了,她的头脑也清醒了,她用力一推,祁瑞刚顺势放开了她,没有继续。

"蓝蓝,你能帮我处理伤口吗?"莫兰没有时间指责他,所以他轻轻地靠着她的额头问道。

“我右手受伤,左手不方便贴创可贴。可以帮我贴一下吗?”

“自己处理……”

“你帮我贴,今晚我就放你走。其实我还是想吻你。”说着,祁瑞刚又凑唇。

莫兰赶紧开口:“我来帮你!”

祁瑞刚嘴角滴答滴答,眼底闪过一丝成功的微笑。

给祁瑞刚贴了个创可贴,莫兰就上楼去洗澡了。

她现在只有两套衣服,每天洗澡。祁瑞刚会帮她洗衣服,然后晾干。

擦干头发,莫兰在床边看书。

齐瑞刚给她买了两本书,正好给她打发无聊的时间。

祁瑞刚洗完澡,看见莫兰只用被子盖住了腿,露出了肚子。

宽大的t恤压在她小腹上,露出微微凸起的弧度。

祁瑞刚眼睛色微,从另一边上床,靠近莫兰的身体。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

莫兰缩了缩身子。“你在干什么?”

齐瑞刚笑笑:“你肚子好像大了点。”

莫兰忍不住看了看,它有点大,但你必须仔细看才能看到它。

齐瑞刚的手来回抚摸着她的肚子。“儿子,我是爸爸。你能听到我吗?”

莫兰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别逗了,他听不懂。还有,不一定是男生。”

“应该是男生。”祁瑞刚说得很肯定。

莫兰知道祁瑞刚肯定希望这个宝宝是男孩。

历史军事

阿木

/ 刘延坚

“不可能。”齐瑞刚摇摇头。“这个赌注风险太大,我不同意。”

“你就是不相信埃文!”

“是的。”

莫兰很难过。“为什么?你不是很爱他,为什么不相信他?”

齐瑞刚沉声道:“作为父亲,我真的很爱他。但是作为他的老师,我对他不满意。我教育他十几年了。他还是那么善良,无可争议。他的性格怎么能让我放心地把他的家族生意交给他?”

“好不好?没有贪心不好吗?这些是埃文最宝贵的品质,”

“家庭的未来家庭不需要这样的素质。”

莫兰摇摇头。“你错了。反倒是我觉得艾凡做的不错,比你更能管齐家。”

“为什么?”祁瑞刚不明白。

莫兰说了自己的猜测,“这么多年来,齐家一直倚重老人,你的铁腕儿是做生意的。你的很多做法太残忍了,会有越来越少的人忠于你。如果继续用你的强势管理,奇士早晚会出事。齐氏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宽容的掌权者。埃文是个不错的选择。”

祁瑞刚的眼睛颜色深了几分。

他盯着莫兰:“我不否认你说的有些道理,但这并不能完全说服我。”

莫兰顿时泄了气:“算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听,就当你是对的。还有埃文的性格是这样的。很难改变他的本性。不管你怎么改变他,他还是这个样子,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说完,莫兰转身上楼。

祁瑞刚坐在楼下的客厅里,眼睛微微低垂,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写什么。

“爸爸……”一个轻快的脚步向他走来。

祁瑞刚抬头轻轻说:“时间不早了。回屋里休息一下。”

云没有听他的。她走到他面前坐下。“爸爸,你心情不好吗?”

“是的,爸爸心情不好。你不能回家。爸爸很难过。我们怎样才能说服你回家?”

“云倩和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去,但是大哥和妈妈肯定不会回去,除非爸爸同意妈妈的要求。”

齐瑞刚突然问:“你觉得你妈妈是对的吗?”

“妈妈说得对,她很爱大哥。”

“那个爸爸错了?”

“爸爸说得对,你也是为了你大哥好。”

“我们没事吧?”

云朵点点头。“对,你是对的,但是对大哥,你错了。”

“他告诉你了吗?”

“不,如果是我,我不会幸福。所以大哥肯定不高兴。”

祁瑞刚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必须这样做,他也没有选择。

云似乎有什么心事。她想了想,忍不住问:“爸爸,你爱妈妈吗?”

齐瑞刚很不解:“你问这个干嘛?”

“我一直想知道,你爱她吗?”

“当然。”祁瑞刚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次妈妈带我们离开了家。你生气了,怪她?”

齐瑞刚看着她期待的眼神,从心里莫名其妙地说:“我有点生气,但我不怪她。”

“爸爸为什么这么爱妈妈?”

科幻灵异

商洛市

/ 罗炯

他打了几次电话,但没人接。

阮天玲微微蹙眉,转而拨通了阎的座机。

是仆人接的电话。她告诉他那位年轻女士出去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阮天玲挂了电话,立刻下楼,担心严月会怎么样。

在客厅里,江予菲正在看电视。他走到她面前,阴阴的说:“如果颜悦出事了,你该满意吗?”

江予菲抬头淡淡地看着他,她冷笑道:“她真的出事了,都是你的错。”

阮天玲抿着嘴唇,眼睛黑黑的。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颜家人给他打电话的。他很迷茫,听了对方说的话,脸色突然变了。

挂断电话后,他冷冷地盯着江予菲,用沉重的声音说道:“严月自杀了,现在被送往医院。”

江予菲心里咯噔一下。

颜悦会自杀。不可能。

阮田零转身离开。她赶紧起身跟着:“我和你一起去。”

“你打算怎么办!”

“我去看看。她自杀他们怪我怎么办?”她必须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她不想一无所知,成为迷雾中的罪人。

“别走,呆在家里!”阮天灵低喝一声。

江予菲径直走到外面。“你还在等什么?如果你迟到了,就不能见她最后一面了。”

阮天灵低咒一声,也迅速追上去。

两人火速赶往医院,阎母和阎父在急诊室外,满脸焦虑。

看到他们来了,慕岩皱起了眉头。“田零,你带她来做什么?她差点杀了岳越。你带我女儿来这里是想激怒她吗?!"

阮田零没有回答,问道:“阿姨,岳跃怎么样了?”

“医生正在抢救。岳越田零割腕自杀。幸好我们及时找到了,不然就没救了!”颜母的目光移到了身上,生成的目光犀利而残忍。

“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杀了你!”

“你以为是我让她自杀的?”江予菲淡淡问道,没有任何内疚的表情。

以她对严月的了解,她知道自己不会自杀。哦,我割腕自杀的时候马上被发现了。这不是表演。

“不是你是谁!岳越晕过去之前说,你太残忍了,她不想活了,她死了也能成全你的野心!可怜可怜我的傻女儿吧,怎么这么傻,她怎么能用死亡来帮助你这样的婊子……”严妈妈摘下面纱,伤心地哭了。

江予菲想,如果严月真的这么想,那就真的太傻了。

但颜悦是她见过最有心机的女人。她会不会是傻子?显然不是。

真不知道家里人会拿给谁看。即使她真的自杀了,她也不会对江予菲感到内疚。

江予菲看起来很虚弱,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你是什么表情?!"严复大步走到她面前,举起手使劲扇她,阮田零抓住她的手腕。

“严叔叔,别生气。”

严复气得眼睛鼓鼓的,“天玲,你还在维护她!你看不出她对岳越做了什么!”他打了几次电话,但没人接。

阮天玲微微蹙眉,转而拨通了阎的座机。

是仆人接的电话。她告诉他那位年轻女士出去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阮天玲挂了电话,立刻下楼,担心严月会怎么样。

在客厅里,江予菲正在看电视。他走到她面前,阴阴的说:“如果颜悦出事了,你该满意吗?”

江予菲抬头淡淡地看着他,她冷笑道:“她真的出事了,都是你的错。”

阮天玲抿着嘴唇,眼睛黑黑的。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颜家人给他打电话的。他很迷茫,听了对方说的话,脸色突然变了。

挂断电话后,他冷冷地盯着江予菲,用沉重的声音说道:“严月自杀了,现在被送往医院。”

江予菲心里咯噔一下。

颜悦会自杀。不可能。

阮田零转身离开。她赶紧起身跟着:“我和你一起去。”

“你打算怎么办!”

“我去看看。她自杀他们怪我怎么办?”她必须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她不想一无所知,成为迷雾中的罪人。

“别走,呆在家里!”阮天灵低喝一声。

江予菲径直走到外面。“你还在等什么?如果你迟到了,就不能见她最后一面了。”

阮天灵低咒一声,也迅速追上去。

两人火速赶往医院,阎母和阎父在急诊室外,满脸焦虑。

看到他们来了,慕岩皱起了眉头。“田零,你带她来做什么?她差点杀了岳越。你带我女儿来这里是想激怒她吗?!"

阮田零没有回答,问道:“阿姨,岳跃怎么样了?”

“医生正在抢救。岳越田零割腕自杀。幸好我们及时找到了,不然就没救了!”颜母的目光移到了身上,生成的目光犀利而残忍。

“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杀了你!”

“你以为是我让她自杀的?”江予菲淡淡问道,没有任何内疚的表情。

以她对严月的了解,她知道自己不会自杀。哦,我割腕自杀的时候马上被发现了。这不是表演。

“不是你是谁!岳越晕过去之前说,你太残忍了,她不想活了,她死了也能成全你的野心!可怜可怜我的傻女儿吧,怎么这么傻,她怎么能用死亡来帮助你这样的婊子……”严妈妈摘下面纱,伤心地哭了。

江予菲想,如果严月真的这么想,那就真的太傻了。

但颜悦是她见过最有心机的女人。她会不会是傻子?显然不是。

真不知道家里人会拿给谁看。即使她真的自杀了,她也不会对江予菲感到内疚。

江予菲看起来很虚弱,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你是什么表情?!"严复大步走到她面前,举起手使劲扇她,阮田零抓住她的手腕。

“严叔叔,别生气。”

严复气得眼睛鼓鼓的,“天玲,你还在维护她!你看不出她对岳越做了什么!”

游戏竞技

季忠平

/ 李皋

原来不是阮军·齐家。

她听说阮先生和二少爷是双胞胎,长得很像。

丁接过名片。“你好。有什么事吗?”

陈俊开门见山地说:“丁小姐的厨艺很好。不知你能否以阮的名义在我们酒店工作?待遇肯定不比你在觉微斋差。”

丁几乎没有想过。“对不起,我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你可以随意开价。”

他们都认为她是为了钱吗?

丁摇摇头。“我很感激你的好意。请原谅我不同意。”

“为什么?你害怕对别人失去信心吗?”

“不,我有我的理由。”

陈俊笑着说,“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吗?否则,我想我不会死。”

这个人比阮军·齐家更难对付。

如果她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他不会放弃。

丁有点心烦意乱。

“丁小姐有什么困难?来说说吧,也许我能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丁对有点心动。

他值得信任吗?

但她根本不认识他,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我没有任何困难。觉微斋有我一半股份,是我的餐厅,所以我只会为自己打工。回去吧,阮先生。我不会答应你的。”

“嗯,你就不怕我买下整个觉微斋?”陈俊淡淡地说道。

丁看的神色不变。“随便,你买了我也不答应你。”

说完,她绕过他。

陈俊有他的心。这个女人真的很难对付。

看她的样子,她根本不在乎钱,那他还能打动她什么?

“丁老师。”陈俊转身拦住了她,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都很随意。“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应该考虑我的建议。三天后,如果你不同意,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你放手。”

丁夏楠的脊背僵硬了。

“希望丁小姐是个聪明人。”陈俊笑了笑,钻进车里,开车走了。

丁对很生气。

阮家太暴虐。

她知道阮家可得罪不起她,但她还没有得到那些秘籍...

陈俊回家后,她去了君齐家。

这一次,齐家正在训练室里练习拳击。

走到训练室,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懒洋洋地坐在藤椅上,淡淡地说:“我刚才去见了丁

君齐家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沙袋惯性荡过来,他伸手去精准阻挡。

“为什么?”君齐家疑惑地问道。

“你不喜欢吃她做的菜?我威胁她在家工作,让她做我们家的厨师。你怎么看?”

琦君微微皱起眉头。“不好。”

“为什么?你不想让她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思考。”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想办法把她挖出来。”

“她不会同意的。”

陈俊扬起眉毛。“你知道吗?”

琦君点点头。“我找过她。她不同意。她不会同意的。”

“如果你不同意,就威胁她。”无论如何,这足以结束徐梦瑶的阴谋,方法不是重点。

“不能威胁。”琦君否认了他的方法,“你不能威胁她。”

陈俊出事了。君齐家是什么时候变善良的?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