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广惠

作者:曹量

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南宫家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她。

成为最高等级的杀手,你得到的不仅仅是金钱、地位和权力,还有整个南宫世家作为后盾。

这样的杀手不一定要过绝望的生活,而是可以自由随意的生活。

唯一的要求就是绝对服从家主。

没有什么比得上他们,他们只会被欺负,被* * * *的孤儿带到这个岛上。最好的出路不是做最好的杀手。

为了挤进高级杀手的行列,大家都割了头,拼命往上爬。

都是杀手。自然,为了爬梯子,他们会在不激怒主人的情况下,竭尽所能。

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根本不是问题!

巴结有地位的人不成问题。

为了爬梯子拿个名额互相残杀是常事。

如果一个学生没有自己的朋友圈,没有人帮助他,他的结局不会很好。

就算你成为下级保镖,也会被欺负被排挤。

所以很多人想交朋友,想讨好有地位的人。

所以科里和布兰奇都想和安森交朋友。

这也是杰克在接近他后,尽管很多人想欺负他,但他不敢攻击他的原因。

杰克的朋友在岛上功夫名列前茅。

他们关系很好,都是很有智慧的人。

但是,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不是说你能和你的功夫融为一体,而是你要进入他们的眼睛。

但是,如果你能加入他们,和他们搞好关系,成为朋友,好处自然会很多。

而和他们接触,他们会越来越优秀。

所以杰克抛出的橄榄枝很有吸引力。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是不会被拒绝的。

拒绝杰克就是得罪他,得罪他就是得罪他的朋友。

这是自杀。

估计岛上很多同学都不会拒绝杰克的要求。

如果叶笑言足够聪明和唯利是图,他不会拒绝。

可惜他不在乎权力,他只想活着,哪怕活着很艰难。

叶笑言没有丝毫的心。他很快拒绝了杰克:“哥哥,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被自己的能力所认可。”

杰克假装不明白他委婉的拒绝。

“小燕,我们都是靠自己的本事,但有时候要注意天时地利人和。最重要的是人和。”杰克笑着说。

“这个我不懂,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杰克意识到了他的严肃。“你真的这么认为?”

叶笑言点点头,眼神清澈:“是的。兄弟,我很感激你的好意。早点回去休息。”

杰克站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他长得越来越高。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笑言,气势给了叶笑言很大的压力。

杰克还在笑,但他的笑容让人觉得危险而有穿透力。

“好吧,我再问一个问题。”他走近他,微微说话。“我今晚想留下来。你不能拒绝吧?”

叶笑言:“…”

!!

..

于冠华

作者:龚日章

另一个女人呵呵笑了起来,“怪我们有一张漂亮的脸。但等着瞧吧,过几年她就老了,看看还能得到什么。”

“人这几年能拿够钱,能吃能喝一辈子。”

“那倒是,你为什么不说我不怎么样?”

“我不太好……”

两个女人又笑成一团,小乔听得很刺耳。

她轻轻地推开隔间门走了出去。

看到她,两个女人愣了一下,但没有任何内疚,而是露出轻蔑。

在这里,一切都用力量说话。

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不起小乔。

小乔突然勾唇:“你以为我是靠关系进来的?”

“不是吗?”一个女人扬起眉毛。

小乔点点头:“对,就是。”

我没想到她会承认他们表现出更多的不屑。

小乔淡淡一笑:“你可以怀疑我和总经理的关系,或者我的能力,但是你不能怀疑他的人品。总经理绝不会随便安排一个不称职的人担任重要职务。这一点,我很快就证明给你看!”

一个女人冷笑道:“就算你高人一等,那又怎么样?”我无法摆脱你是大三学生的事实。总经理结婚了。请自重,远离他!"

“是这样。不要玷污总经理这样的人!”

小乔笑道:“我不是小三。”

“谁信!”

“你不是小三吧,你是总经理夫人?”

“名义上,我目前确实是他的妻子。”

两个女人愣住了:“…”

小乔淡淡地说:“总经理结婚的时候不是邀请你了吗?”

无视他们不解的表情,小乔从容走出浴室。

回到办公室,小乔更加努力,没敢开小差。

但她根本不在乎那两个女人。

只是闲的嚼舌根,她也没心情计较。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

小乔没有抬头。“请进。”

门被推开,云起·莫细长的身躯走了进来。

他反手把门关上,向她走去...

小乔抬头看见他,微微讶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笑了:“我还没走。”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这里的事情刚刚做完。Jojo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午饭。”

小乔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现在很忙,你自己去吃吧。”

“如果我一个人去吃饭,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的感情?”

“什么意思?”

齐墨韵笑着说,“今天,有两个员工来向我道歉,说他们不小心冒犯了总经理的妻子。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总经理的老婆了。我要去吃饭了。我怎么能不叫你呢?”

小乔睁大了眼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么说只是因为不想让他们误会你。”

“为什么不想让他们误会我?”云起不盯着她的眼睛。

萧乔眸色微闪:“他们怀疑你在外面养女人……这对你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不得已站出来解释。”..

刘雅咏

作者:周应合

桑鲤举起手说:“但是老板,如果嫂子不在呢?”

“那你说她去哪里了?!"阮天灵犀利的瞪大了眼睛,愤怒的咆哮着。

结束了,老板真的生气了...

桑鲤立即以最标准的军事姿态站了起来:“是的,我保证完成任务!”

阮天玲看他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二哥,老板这么凶,我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

“二哥,别放在心上,老板太担心大嫂了。”

“二哥,你怎么了?你真的难过吗?”

“不……”桑鲤不安地张开嘴。“总觉得老板只是看着我的眼睛,带着一点讨厌的味道。”

“讨厌?”

“是的!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老板?结束了。冒犯议会会杀了你的。到时候你跟我一起。”

几个喽啰突然跳开,离他三米远。

“二哥,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不关我的事。”

“二哥,你一定要勇于承担责任!”

桑璃淡然的看着他们,“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我得罪了老板。第二,你...得罪了我!不要急着给我找。找不到人就别来找我!”

几个喽啰一下子就爆炸了...

那边,祁瑞森按照阮天玲的交代,看着祁瑞刚,不让他打他。

虽然指着枪,祁瑞刚看起来还是一样。

“三哥,你以为你这样指着我,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让你为所欲为吗?”

“莫兰,他们在哪里?”祁瑞森不回答反问。

齐瑞刚整理了一下西装,不屑的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腿在他们身上,他们必须走,我别无选择。”

“齐瑞刚,你总是和女人打交道,你不是男人!”

“哈哈......”祁瑞刚被尹稚逗笑了,“什么是男人?和你一样,你一辈子软弱,和我斗了七八年,还没什么好叫男人的?!齐瑞森,你是懦夫,你不是男人!你听过一句话吗?无毒不老公,你缺的是无情!”

被他嘲讽,齐瑞森依然一脸无所谓:“你迟早要承担后果的。到时候,你去死吧,把这个理论告诉王艳。”

“嗯,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祁瑞刚话音刚落,一名保镖冲了进来,对祁瑞森说道。

“三少爷,他们来了消息,说找到了一个有钱人家!”

“真的吗?!"祁瑞森紧张的问道。

“是的,只是大主妇受了重伤,可能不能...生存。”

齐瑞森脑子里嗡的一声:“她在哪里?!"

“外面有一辆救护车,他们正把她抬到车上……”

警卫的话还没说完,祁瑞森就冲了出去。

齐瑞刚眯起眼睛,“跟上我!”

他绝不能让莫兰告诉祁瑞森芯片的下落。

如果有必要,他会杀了那个女人...

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和他的生活相比,她的生活算不了什么。

祁瑞森赶到时,医生正在给莫兰做急救措施。

看到她浑身是血,祁瑞森停了下来,有点不敢上前。

..

周慧敏

作者:赵若槸

这么一想,小乔轻松了不少,埃文有个很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喜欢她呢?

我就是不喜欢她。

她同意嫁给他,因为彼此不必付出感情,也不会有责任和压力。

所以她才同意嫁给他。

但是电话那头的李明熙相信了云起莫的话。

李明熙很欣慰。“埃文,虽然Jojo比你大,但是有很多小毛病,有点脾气。你以后要多包容她。”

“我会的。既然选择了她,我就用心对待她。”云起莫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乔看到自己说的话一本正经,差点笑出来。

他看起来很诚实,但他撒谎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李明熙更开心。

她跟他说了几句话,又让莫把电话给小乔。

“嘿,妈妈。”小乔接过电话。

李明熙问她:“你确定要嫁给埃文吗?”

小乔点点头:“好的。”

“不会后悔吧?”

“不。”小乔真的不在乎婚姻。

如果你不期待,你也不会在意。

李明熙说:“既然你下定决心了,我和你爸爸就祝福你。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你可以自己决定,但是你得回来参加婚礼。”

“嗯,我知道。”

又说了几句,母女俩就挂了电话。

莫兰笑着说:“太好了,Jojo以后就是我的半个女儿了。你出生的时候,我姑姑很喜欢你,想请你做我媳妇。没想到这一天。”

小乔很尴尬。她太年轻了,莫兰阿姨有这个想法。

云朵也笑着说:“我也幻想过让乔乔姐姐做我嫂子,愿望实现了。”

云千点点头:“其实我也想过。”

小乔更惊讶了。

他们都想过?

埃文有没有想过娶她?

不,他肯定没想过。他说他有喜欢的人,都喜欢了十年。

小乔田小跑空了一会儿,没注意他们说的话。他听了齐的话,说:“今天让人把房子翻修一下。我想尽快结婚。”

莫兰点点头。“这没问题。Jojo,等会让evan带你逛逛,你就可以住你喜欢的房子了。”

小乔点点头:“好的。”

“来,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莫拉着她的手,起身带她出去。

他一出去,小乔就收回了手。

“你刚才跟我妈说话,撒谎的时候也没眨眼。”她取笑他。

齐墨韵看着她,笑了:“我真的在和我姑姑说话。”

小乔轻笑:“对,你是‘真心’,你不是‘真心’,我妈肯定会看出问题的。”

齐墨韵只是笑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家里还有很多房子。看你喜欢哪个。”

“你家真大。”

“嗯,我爷爷打算让他的后代住在这里。但舅舅家还是想一个人住。”

祁瑞森他们的新住处很大,但没有这里大。

但是他们的房子是祁瑞刚买给他们的。

小乔跟着他逛了一会儿,选了一个小白别墅。

别墅顶端是蓝色圆顶。..

玄幻魔法

百慕三石

/ 裴迪

当刘茜茜看到他们出去时,她抿了一口酒杯,笑着和周围的人聊天。

“你要告诉我什么?”走到外面疑惑地问她。

徐曼在她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说道:“你真傻!这件事要是被查出来,没人能帮你。”

徐曼无动于衷,说道:“你怕什么?你放心,我要找的人万无一失。岳跃,我想帮你出去。江予菲,这个婊子,我早就看出她不顺眼了。你放心,她会没事的,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别太抓狂。”

严月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说:“好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茜茜也没有。”

严月想了一下,挽着她的胳膊笑了:“听说你爸爸最近要去竞选人民代表,对吧?”

徐曼的眼睛一亮,他就点点头说:“是的,但是你知道,我爸爸没有政治背景,所以竞选公职的机会很小。”

“许叔叔做了那么多慈善事业,不能竞选。谁能竞选?”严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徐曼突然点头:“你说得对,我爸是做慈善工作最开心的人。”

她心想,今晚让爸爸做点慈善工作吧。当然,这事必须跟严副市长一起办。

江予菲靠着墙坐在地上,感到又冷又饿又渴。

已经是晚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小黑屋黑漆漆的,空气体稀薄,有一股难闻的霉味。

江予菲双膝跪地,把脸埋在怀里,但她的全身仍然很冷,那种冷渗透到她的骨头里。

她不怕冷,因为她怕肚子里的胎儿出问题。

宝贝,你一定要坚强,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妈妈会很坚强,等着有人来救我们,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江予菲就这样祈祷着,睡得迷迷糊糊的。

半夜,她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她慌慌张张地起身拍了一下门,外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来救她。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难听的猫叫,听起来像是婴儿在哭,听起来很可怕。

江予菲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害怕得发抖。她脑子里有很多恐怖的画面。

她很担心黑暗中会突然出现什么东西,更害怕歹徒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她心怀不轨。

她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无尽的想象力。她紧紧地咬着嘴唇,蜷缩成一团,决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动。

就这样,我不知道她坚持了多久。她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阮、找了一夜,没有找到。

他整晚都保持着平静的面容,低压扩散到方圆十米以内。

他拿出手机,试图再次拨打江予菲的电话。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沮丧之余,他弃手机,深感不安。

即使他被绑架了,绑匪也应该联系他。然而,一夜过去后,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当刘茜茜看到他们出去时,她抿了一口酒杯,笑着和周围的人聊天。

“你要告诉我什么?”走到外面疑惑地问她。

徐曼在她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说道:“你真傻!这件事要是被查出来,没人能帮你。”

徐曼无动于衷,说道:“你怕什么?你放心,我要找的人万无一失。岳跃,我想帮你出去。江予菲,这个婊子,我早就看出她不顺眼了。你放心,她会没事的,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别太抓狂。”

严月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说:“好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茜茜也没有。”

严月想了一下,挽着她的胳膊笑了:“听说你爸爸最近要去竞选人民代表,对吧?”

当徐曼的眼睛亮起来时,他点点头说:“是的,但是你知道,我爸爸没有政治背景,所以竞选公职的机会很小。”

“许叔叔做了那么多慈善事业,不能竞选。谁能竞选?”严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徐曼突然点头:“你说得对,我爸是做慈善工作最开心的人。”

她心想,今晚让爸爸做点慈善工作吧。当然,这事必须跟严副市长一起办。

江予菲靠着墙坐在地上,感到又冷又饿又渴。

已经是晚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小黑屋黑漆漆的,空气体稀薄,有一股难闻的霉味。

江予菲双膝跪地,把脸埋在怀里,但她的全身仍然很冷,那种冷渗透到她的骨头里。

她不怕冷,因为她怕肚子里的胎儿出问题。

宝贝,你一定要坚强,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妈妈会很坚强,等着有人来救我们,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江予菲就这样祈祷着,睡得迷迷糊糊的。

半夜,她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她慌慌张张地起身拍了一下门,外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来救她。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难听的猫叫,听起来像是婴儿在哭,听起来很可怕。

江予菲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害怕得发抖。她脑子里有很多恐怖的画面。

她很担心黑暗中会突然出现什么东西,更害怕歹徒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她心怀不轨。

她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无尽的想象力。她紧紧地咬着嘴唇,蜷缩成一团,决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动。

就这样,我不知道她坚持了多久。她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阮、找了一夜,没有找到。

他整晚都保持着平静的面容,低压扩散到方圆十米以内。

他拿出手机,试图再次拨打江予菲的电话。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沮丧之余,他弃手机,深感不安。

即使他被绑架了,绑匪也应该联系他。然而,过了一夜,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武侠修真

侯美仪

/ 黄均瑞

在暧昧的梦幻灯光下,唐雨晨双手插在裤兜里,悠闲地走在进口的高档地板上。

当一个女人走到她面前,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她的眼睛就盯在他雕塑般的脸上。

“小,真巧。”安心带着优雅的微笑,轻声问候他。

男人冷漠的目光瞟着她,仿佛不认识她,从她身边走过。

安心被他忽略了,感到尴尬和惭愧,一张漂亮的小脸,涨得通红。

推开至尊贵宾包厢的门,里面的吵闹声涌了出来。

看到他的样子,梁潇成功地一击入洞,然后起身扬起眉毛笑了:“我以为你今晚要过新婚之夜,你没打算来。”

唐雨晨邪恶地扬起嘴唇:“我本不想来,但是当我想到你会为我庆祝的时候,我怎么会不忍心来呢?”

“虚伪!我想你是被新娘赶出洞房的。”

这里的人和唐雨晨有点交情。梁潇的取笑引起了他们的低笑声。

唐雨晨并不生气。这种场合,幸福是最重要的。

“今晚来点刺激的怎么样?”他提了建议。

梁潇靠了过去,一口气跳进了洞里。动作优美简单。“你今天很开心,想玩什么?”

“赛车怎么样?好久没玩了。”

当他的声音落下时,许多人兴奋地附和着。男人爱车,更爱赛车的刺激,所以赛车,基本上大家都喜欢。

在特殊的竞速山路上,十几辆豪车开得飞快。

虽然外观豪华,但性能绝对不比高端赛车差。唐雨晨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加迪领先,第二辆车是梁潇的黑色兰博基尼。

两辆车,将远远落后的车甩开,不断偷偷较劲。

唐雨晨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身后的车,微微勾着嘴,眼里闪过一丝争强好胜的兴奋。

前面是一个角落,也是领带破的地方。

他熟练地转动方向盘,车子瞬间飘移,越过一条美丽而平滑的弯道,成功地过了弯道。然而,梁潇的驾驶技术并不差,而且他还会漂移。两辆车几乎同时到达终点。

打开车门,唐雨晨迈步下车,双臂抱胸倚在车门上,姿势悠闲。

梁潇也下了车,迷人的桃花眼弯起,勾着嘴唇笑了:“车不专注,你心里有别的想法。”

不然肯定是他先,他追不上。

唐雨晨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直起身来,把手放在门上:“走,你继续玩。”

“就这么走了?今晚才开始。”

“你不知道* *有多短吗?”男人轻挑眉,弯下腰钻进车里。

在门关上之前,梁潇突然问他:“我听老人说你的东西有能力吗?”

唐雨晨猛地关上门,目光瞬间掠过一丝阴霾。

他笑着看着他,一边是否定的测试,语气平静而令人毛骨悚然:“如果你没有学好语言学,我不介意让你转世,再学一遍。”

梁潇笑了,完全无视他的威胁。

唐雨晨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汽车像离弦的箭,从梁潇身边飞过,吓得他尖叫起来:“该死,你要杀人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都市言情

程雷

/ 徐自明

仇一白又加了几分力气,“我们计划了20多年,但都被你打乱了。你要是站在我们这边,就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没有挣扎。

她冷冷地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恐惧。

“敢...你掐死我……”

邱微微扯着嘴,轻轻一笑:“我怎么舍得掐死你?你是我表哥,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他松开手,江予菲跌跌撞撞地回来,把背放在长凳上。

“咳咳……”她痛苦地咳嗽着,捂着喉咙,脖子上被掐着真的很难受。

邱冷冷道:“我虽不杀你,却可以报复阮。他杀了我父亲,我今天就从他那里拿回这笔账!”

江予菲震惊的抬头。

“你打算怎么办?!"

仇一百森冷冷一笑,没有回答她。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江予菲心里慌了,“你打算怎么办?!"

“嘘,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邱轻轻笑了笑,但他的眼睛比魔鬼更冷更黑。

“电话接通了。”他对江予菲说。

“你好,阮天灵?我就是你所说的威尔逊……”

他其实是叫阮。他打算怎么办?

江予菲抓住长凳的靠背,不敢出声。

阮,在那头眯起了锐利的眼睛。“你是威尔逊吗?”

“是的,就是我。现在你老婆孩子都在我手里了,要不要跟他们说说话?”仇一柏微笑问道,眼睛却在看着江予菲。

江予菲睁开眼睛,摇摇头无法接受。

别告诉他,什么都别告诉他...

否则他绝对会离开病房!

看着江予菲,仇一白笑得更深了。

“你说什么?!"阮天玲的声音冰冷而尹稚,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攥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突起。

“我说我有你的妻子和两个未出生的儿子。”仇一白朝着江予菲走近,他对着电话笑了起来。

“我现在就让你说。”

他把手机放在江予菲的耳边,对她笑了笑:“于飞,张开你的嘴,对他说一句话。”

江予菲一言不发,紧紧地咬着嘴唇。

“于飞,是你吗?”阮天玲沉声问道。

听着他的声音,江予菲的心难受极了。

阮,,别过来...

“雨菲,你在吗?!"阮天玲的声音焦急了几分。

“你不说话,我就发照片给他。”邱威胁说:

江予菲立即对着电话喊道:“阮田零,别过来,他不能伤害我,他要伤害你,你不用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裘一柏的手机,在他耳边响起。

“听到了吗?如果你想救你的妻子,就按照我的提示去做。”

“好!”阮只有一个字。

“现在你一个人离开医院,楼下有辆车等着你。”说完,仇一白就挂了电话。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答应我给他解药。你敢伤害他,我就和他一起死!”江予菲愤怒地喊道。

历史军事

高山峰

/ 封特卿

这两天他浑身是泥回来了。他去田里收土豆了吗?

莫兰走到门口,看了看不远处,看到一卡车土豆。

那个人正在卸货。他看到她,友好地对她笑了笑。

莫兰也笑了笑,转身进了客厅。

齐瑞刚能在地里收土豆,真是奇迹。

莫兰这两天看了太多奇迹,适应能力一直很强。

但祁瑞刚的适应能力更强,突然从养尊处优的绅士变成一无所有,要靠给人打零工挣钱。相反,他做得更好,没有任何不适应。

他是什么物种,蚯蚓,能弯曲和拉伸?

“老婆,土豆炖猪肉怎么样?”那边传来祁瑞刚的声音。

莫兰收回思绪:“随便!”

“但我不会这么做。”

莫兰无奈的走进厨房,教了祁瑞刚一道菜。

其实她的厨艺不是很好,但是很奇怪这两天做的菜味道很好。

所有的食物又被吃光了。齐瑞刚吃完后,拿出20斤递给她:“钱你留着,需要买就买。光告诉我是不够的。”

莫兰盯着桌子上的20英镑,有些愣神。

齐瑞刚给她钱之前,扔给她一张卡片,让她随便刷。

连给现金都是一堆钱,他连金额都不知道。

这是他第一次给她这么少的钱...

“我知道钱少了,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过了两天,我卖了个软件,有钱了。”

“软件?”莫兰惊讶地抬眸。

齐瑞刚点点头:“我脑子里编了个游戏软件,等我画空写出来,再卖。”

可以在脑子里补上?

她为什么会忘记?齐瑞刚是电脑专家。在这个互联的时代,他一点都不担心赚钱。

齐老头的希望就要落空了空。祁瑞刚离开齐家,他不缺钱...

莫兰的心迷失了。

她也期待艰苦的生活让齐瑞刚退却。她太天真了。

“你好像很不高兴我能挣钱?”祁瑞刚疑惑地看着她。

莫兰毫无顾忌地说,“我希望你受苦。越难越好。可以挣钱。我当然不高兴!”

齐瑞刚眼中微微一闪:“原来你这么认为。”

难怪过去两天她都依赖他。她没有拒绝他给她的任何东西,主动找他要。

他以为她一无所有,知道她依赖他。

他也暗自高兴和欣喜...

齐瑞刚淡淡地翘起嘴唇:“其实软件卖不了多少钱。现在游戏软件很多。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卖。这要看运气。但最好还是卖掉,还是你愿意天天吃这些食物,没有衣服穿?”

他的话给了莫兰一点希望。

“我不在乎。反正离开你之后,我还会过这种生活。现在我要提前适应。”

瑞奇笑不出来:“恐怕没有这样的一天。”

“不一定。”

“好吧,就算你离开我,我也不会让你受苦的。”祁瑞刚改变了语气。

莫兰又惊了。祁瑞刚从来没说过这个假设。

科幻灵异

李承焕

/ 慧集法师

李明熙惊呆了。“奶奶,你开玩笑吧?”

李奶奶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奶奶,你支持那种人吗?”

“他也是为了你好,我为什么不支持?”

“我就是不嫁呢?”

李奶奶淡淡地说:“你为什么不结婚?是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还是想找一个很有钱的人,还是想找一个人玩玩忽悠我们?!"

“明溪,我很好奇,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李明希说不出她在坚持什么。

“算了,我上楼了。”

李明熙说着就往楼上走。后面传来李的声音:“你还没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没有人!”李明熙再也没有回头。

上楼,她想了想,推开父母的门。

李妈妈正在整理一些东西,这时她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妈妈,我问你问题。如果有人想娶我,但我不想嫁给他,你会支持我吗?”

李牧突然感兴趣了:“谁?”

“先别管他是谁,你会支持我吗?”

李牧开心地笑了:“有人愿意接受你,我为什么要支持你?如果别人好,各方面都配得上你,我就支持他。”

“妈妈,你不关心我的愿望?”李明熙感觉头疼。他们还是她的家人吗?

“我已经照顾你的愿望十多年了!不然你现在就不是老姑娘了!”

没等她妈发火,李明熙赶紧拉开门,退了出去。

没必要问家里其他人。很明显,他们会支持萧郎,而不是她。

而且她不能抵死不从,否则他们会怀疑些什么。

我想找个人演。很难找。遇到像李茜这样的人是她的幸运。

即使你找到了愿意和她一起行动的人,谁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婚后男方原形毕露怎么办?

当然,不结婚是不可能的!

简单说她喜欢女人...

李明熙很快拒绝了这个想法。奶奶心脏不好,不要刺激她。

李明熙很苦恼。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更让她担心的是找不到人商量。

江予菲比她更接近萧郎。找江予菲根本就是找敌人的朋友合作!

李明熙一个人纠结了很久,最后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然后她认定出拳有反抗的手段。

***********

这一天过得很快。

第二天早上六点,李明熙准时起床,决定继续去健身房。

只有坚持锻炼,她才会忘记所有的压力,脑子里什么都不想。

除了还在睡觉的,李家的人都起床了。

李明希去了餐厅,在母亲身边坐下。她先吃了一块面包,然后喝了半杯牛奶,然后就饱了。

“明溪,我和你奶奶想问你,你昨天说要嫁的那个人是谁?”母亲李突然问她。

李明熙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哦,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有这种人。”

“真的没有?”桌子上的几个人都不相信。

游戏竞技

大理白族自治州

/ 潘若冲

“病人身上没有伤口。现在他睡着了。你放心,他没事。”

莫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真的没事吗?”

护士点点头。“是的,他很好。他只是需要睡觉。”

莫兰又看了看祁瑞刚。

他的脸看起来没事,所以她相信他真的没事。

莫兰想起了王雨橙:“另一个病人王小姐情况怎么样?”

不幸的是,护士说:“她的情况更糟。她被送去时浑身是血。”

为什么...

护士感慨道:“车祸总是很神奇。有的人可以毫发无损,有的人却很不幸。这位女士,你丈夫很幸运,他很好。”

莫兰也觉得齐瑞刚很幸运。

真的,还好他没事...

齐瑞刚被转到贵宾病房。

莫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当她得知他的事故时,她真的很紧张。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祁瑞刚,现在她知道自己真的开始在乎他了。

她不敢想,如果他真的死了,她会后悔一辈子。

至少,她还没有和他重新开始...

莫兰忍不住握住祁瑞刚的手。她想说些什么,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齐瑞刚说得对。她是男人秀。

她太习惯克制自己的感情了...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莫兰忙缩回手,一脸尴尬。

进来的人是齐瑞森。他仿佛没看到莫兰的动作,上前说道:“事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普通车祸。”

“怎么会有车祸?”莫兰不解的问道。

“警察说车来不及高速转弯,然后撞上了栅栏。偏偏副驾驶撞了,副驾驶没有装气囊,所以齐瑞刚伤的不严重,王雨橙的情况很严重。”

“车是齐瑞刚的吗?”

“嗯。”

“他的车怎么会没有安全气囊?”

“他的车很多年前出了点小事故,当时没有合适的安全气囊,然后一直没装。谁知道他这次开的车,刚好出事了。”

莫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

“王小姐是什么情况?”

“还在抢救。”

莫兰是真的觉得祁瑞刚很幸运。

齐瑞森说:“既然齐瑞刚没事,我就先处理其他事情。我得通知王家。”

“好,你去吧。”

祁瑞森走后,莫兰忍不住鼓起勇气,再次握住祁瑞刚的手。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抱了一会儿,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想缩回手。

就在她刚刚松手的一瞬间,祁瑞刚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莫兰吓了一跳!

她看向祁瑞刚,发现他已经醒了,一双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醒了吗?”莫兰尴尬地问道。

“我很久以前就醒了。”祁瑞刚突然笑着说道。

莫兰睁大了眼睛,脸变红了。“为什么醒来还装睡?”!"

“你怎么知道你会在乎我而不装睡?”

“谁在乎你?!"莫兰挣扎着挣脱他的手。

她觉得丢脸死了。

祁瑞刚握紧了她的手。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