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区

作者:陈均

一圈下来,大概200米。

十圈就是2000米。

这个距离对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但是,你很难去爱这个年龄的孩子。

然而,孩子比成年人更好,更有活力。

韧性也很强。

因此,艾君成功跑了十圈!

“喊...喊……”

我家姑娘刚跑到终点,阮田零就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

他轻轻地抱着她,以防她摔倒。

陈俊和小君齐家关切地看着她。

休息了一会儿,小丫头的脸色终于没那么苍白了。

“爸爸,我做到了。”她抬头笑嘻嘻对阮天玲说。

阮,又心疼又得意:“我的宝贝真了不起!”

“明天,我会跑得更好……”艾君恳切地说。

“爸爸相信你。”

他抱起她,把头转向陈俊。“你还有十圈。去吧,我们先回去。”

“哦。”陈俊向他们挥挥手,立即加快速度,打算早点跑完晨跑。

阮天玲他们先回去休息。

君爱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距离,全身都很难受。

回到家,她看到江予菲受了委屈。

“妈妈,抱抱……”

“怎么了?”江予菲用爱拥抱了她。

阮、笑着说:“她不习惯,所以现在有点不舒服。我给她一杯葡萄糖。”

江予菲惊愕了,她以为小丫头会半途而废。

没想到她真的坚持下来了。

盯着阮田零:“孩子这么小,你怎么能让她跑十圈呢?难道你不知道循序渐进吗?”

阮天玲也有些感慨。

然而,他保持着一张平静的脸:“没办法。她想向米砂学习,怎么能不早点打好基础呢?”

“那不应该一下子跑这么多!”

“我明白了,明天少跑两圈怎么样?”阮天灵请问。

“只少跑两圈?!"

“三圈……”

“不,五圈!”

"..."阮,:“老婆,这个太少了。”

“哪里少,我一般最多跑五圈。”

那就是你...

你没有向米砂学习!

艾君说:“不要少,妈妈,你不能少!”

江予菲苦恼地说:“宝贝,你受不了了。”

“我可以!我今天跑完了!”

“可是你很难受。”

“再过几天我就不会难以忍受了。妈,反正不能少。”我家姑娘很执着。

江予菲忍不住说:“你从谁那儿学来的这种脾气?你太固执了,会死的。”

阮天玲想,我一定是从你身上学来的,你的脾气倔得要死。

但是他不能说这样的话。

算了,他还是给小公主葡萄糖吧。

顺便问一下,君齐家在哪里?

阮、发现那小子不见了。

他向餐厅走去,果然,他看到自己已经在大口地吃着早餐了。

米砂现在已经离开了南宫城堡。

没事的时候,她就在外面混,很少回去。

阮不想通过南宫找到,就去了格拉斯寻找的下落。

自从《夜魂》解散后,桑鲤周游世界,无所事事。

阮天灵给他安排事情做,他也没做。

他说他只对战斗和杀戮感兴趣...

!!

..

绍兴市

作者:化禅师

连他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叶笑言哼了一声,“我也觉得很简单。”

陈俊很不解:“谁在针对南宫家?”

叶笑言问:“你知道他们针对的是南宫家族,而不是这里的公司吗?”

这里的石油行业竞争很大,也有恶性竞争。

陈俊分析道:“如果只针对公司,对方怎么可能抓到南宫家派来的三个杀手?那三个杀手不弱,都被抓了,证明对方实力不差。以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收买杀人?开枪自杀是件大事。"

“你是说……”

“我怀疑恐怖分子受雇攻击广告公司。这是他们放的烟雾弹,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以为这只是行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其实他们的真正目的是针对南宫家。”

叶笑言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但这种创伤与南宫家无关,伤不了根。”

陈俊勾着嘴唇。“它一时半会伤不到根,但会在蚁群中崩溃。Ad公司距离沙特很远,每年收益可观。事实上,如果广告公司倒闭,南宫家族仍然会遭受严重损失。当然,一些负面影响也会随之而来。不过这样打败南宫家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让南宫家吃亏还是有可能的。”

“你是说,对方实力不足,所以目的只是为了给南宫家一个打击?”

“嗯。比起南宫世家,他们虽然弱小,但也不能小觑,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总之这个任务很难,你要慎重。”

叶笑言神色凝重:“我知道。”

“你明天去找哈吉吗?”陈俊问他。

“是的,只有他知道幕后是谁。如果他不找出幕后黑手,就救不了布兰奇和他们。”

“你打算直接找他?”

叶笑言有些不确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可以直接去找他。我可以威胁他,让他说实话。”

“很容易打草惊蛇。穆罕默德和他们的被捕一定是哈吉知道的。他们肯定会更加警惕。如果你去了,你可能会掉进他们的陷阱。另外,如果对方能抓到三个杀手,也能抓到你。对方的细节我们还没搞清楚,不能轻举妄动。”

叶笑言也知道这些。

“那你说怎么办?”

陈俊想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这个地方有一个地下赌场,专门经营拳击。几乎没人知道,我们去玩吧。”

叶笑言不明白他的意思。“你拿这个干什么?”

陈俊笑着说:“对方的身手肯定不差。你觉得他们会去玩吗?”

“不一定……”

“赌注高怎么办?”

“就算他们会去,你怎么确定他们的身份?”

“测试他们的技能,如果技能不错,那就找出他们的底细。总比找你不知道的好,哈吉只是个中间人,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

叶笑言瞬间认为他这个办法可行。

如果你发现某人的技术很好,那就让金跟着他,找出他的号码。!!

..

桂林市

作者:冷朝阳

回到别墅,男人牵着她的手,拉着她大步上楼,走进卧室。

他摸着关上门,用力把她按在门上,粗暴地吻她,使劲咬她的嘴唇。

他内心很愤怒,很难受,急需发泄。

她又跑了,就不想在他身边了?

还是她真的爱上了云飞,对他没有感觉?

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男人就觉得呼吸困难,有摧毁一切的冲动。她是他的,她爱的人一定是他,不是任何人!

唐雨晨的眼睛一沉。他把面前的女人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和他合二为一,这样她就永远离不开他了。

他的吻越来越激烈,令人窒息。

然而,安若只是让他发泄,没有任何反抗。

她的妥协让他沮丧、无力,甚至更加愤怒。

一用力,把她抱到大床上,他压着她的身体,手急切地拉着她的衣服。

“安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嗯?”唐雨晨抬起眼睛,危险地眯起眼睛问她。

安若睁开了空洞的眼睛,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说话!”他抓着她的下巴,咬紧牙关咆哮着。

他讨厌她对他的冷漠,这比她和他吵架的感觉还要糟糕。

我怕她恨他,恨他,但我怕她对他没有爱也没有恨,心里也没有他。

安若对着他的尹稚眸光,只是微微扯了扯嘴角,却没说话。

“我叫你说话!”愤怒的男人一拳打在她的耳朵上,床颤抖了几下。

“你想让我说什么?唐禹锡,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因为...我已经活在地狱里了。”

所以,再多的痛苦对她来说都是不必要的。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唐雨晨惊呆了,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恐慌。

然而,他很快恢复了镇静,冷冷地说:“好吧,你不在乎,是吗?那就不客气了。”

他又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扯了几下她的衣服,用滚烫的大手粗暴地揉捏着她。

没有温柔* * * *,也没有爱和怜悯。是的,只是发泄,霸道的占有,粗暴的惩罚。

一次又一次,男人似乎不知疲倦。

两个人的身体明明离得那么近,他却觉得两个人的心距离越来越远。

卧室里的温度很高,他们身上都是汗,但还是觉得很冷。

不是身体冷,是心冷。

安若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那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出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曾经只是无限的房间,现在充满了孤独和寒冷。

安若抓起被子盖,紧紧地蜷缩着,似乎闭着眼睛睡着了,但她颤抖的睫毛和苍白的脸暴露了她此刻痛苦的心情。

唐雨晨裹着浴袍去了书房。他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着。

而安若越走越远,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但他不能让她走。如果他留不住她的心,留着她就好。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

西安市

作者:何筹斋

江予菲对此一笑置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莫兰和陶然没理她,只注意讨好李明熙。

李明熙得意洋洋地说:“当然可以教你,但是要交学费。”

“没问题,你可以交一样多的学费!”莫兰和陶然猛点头。

只要能保持青春,每天都可以吃馒头!

李明熙拉着他们两个坐到一边。“来,让我看看你目前的身体状况。”

莫兰和陶然被称为顺从者,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予菲没有理会他们,她叫萧郎坐下。

“说实话,明溪还那么年轻漂亮,你难道没有危机感吗?”她取笑他。

萧郎笑了。“你以为我老了?”

江予菲很沮丧。“你家是妖怪!”

坐在萧郎旁边的肖骁抬起头笑了。江予菲突然被电晕了。“果然,他们是妖怪。”

“谢谢夸奖。”晓晓又笑了,江予菲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

云喜和云突然冲上来,两姐妹拉住了肖骁。

“我要和这个哥哥做朋友!”两姐妹异口同声地说。

看到这一幕,江予菲满脸黑线。

绅士肖骁起身,举起手,拍了拍他们的头。“做朋友有多不好,做姐姐怎么样?”

“好!”姐妹俩又异口同声了。

江予菲嘲笑云。“云熙年轻的时候被美女诱惑过。你13岁可以理解。为什么不理智一点?”

云噘嘴。“阿姨,我只比云溪大三岁,很年轻。”

江予菲被这个小女孩说服了。她对肖骁说:“照顾好他们,记得不要伤害我的妹妹。”

肖骁笑了。“我不会。我很爱每一个姐姐。”

江予菲突然想问他有几个好姐妹...

因为李明熙的加入,江予菲的家庭变得更加热闹。

而现场变得更加混乱。

莫兰和陶然一直在找李明熙咨询保养技巧。

云溪缠着肖骁不放手。

埃文的三个兄弟,他们关心他们的姐妹,不喜欢肖骁,他们轮流寻找肖骁的麻烦。

要么和他下棋,要么打乒乓球...

刚学会走路的星墨,没有给任何人一个拥抱,颤抖着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如果你看到别的东西,你会失去一些东西。

为了照顾他,艾君一直跟着他,顺便帮他收拾残局。

萧郎看着最小的,因为他最大。先后被阮、、齐瑞刚、齐瑞森炮轰。几个大男人一句话,说的比女人还多。

江予菲和小奎正忙着指挥仆人在厨房做饭。

家里的仆人不够用,于是陈俊和君齐家做了仆人,不停地给他们端茶倒水。

埃文和他的妻子意见不合,他们不得不去调解。

只有小乔最悠闲,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玩手机,和朋友聊天。

最后星墨找到了小乔。小家伙也是爱美人士。

他爬上小乔的膝盖,毫不放弃地抱住了她。

然后...他刚刚在小乔身上拉屎...

小乔吓得尖叫起来,既没有扔星墨,也没有扔。

!!

..

玄幻魔法

津南区

/ 蔡枢

46_46885他以为她是朋友,为什么她不知道?

陈俊淡淡地说:“你和我妹妹成了朋友,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家有一个交友原则,需要三个兄弟姐妹都认可。我们都认识你,所以你成为了你爱的朋友,我们三个兄弟姐妹的朋友。”

赵嵘知道这个原则。

她以前知道自己是叶笑言的时候。

但是她不认为她现在值得安森和她做朋友。

“我以为我只是和君爱的朋友...”她辩解说,她没有把他当朋友。

陈俊轻轻勾着嘴唇:“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愿意承认我是朋友吗?”

"..."这让她怎么回答?

总经理愿意和她交朋友,她应该感恩戴德,全身湿透。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陈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赵嵘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

陈俊笑着说:“没有什么意外。我交朋友一直很随意。你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真的吗?他交朋友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没见他有几个朋友...

陈俊突然说:“我和你是朋友,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另一个朋友很相似。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赵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森是把她当双体还是真的和她交朋友都无所谓。

她没那么挑剔。

车子到了酒店,大家都下了车,进了酒店,要了一个箱子。

陈俊坐在第一个座位上,说道:“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请随意。不用客气。”

说完他的话,大家放下点菜,点了很多好吃又贵的菜。

赵嵘坐在陈俊旁边,陈俊问她:“赵嵘,你想吃点什么?我没看见你点菜。”

“我什么都能吃,也不是特别喜欢。”赵荣道。

陈俊点点头,然后他点了菜单,所有这些叶笑言以前都很喜欢。

同样,赵嵘现在爱吃东西。

其中一道菜是清蒸大闸蟹。

金色大闸蟹放在前面。

陈俊卷起衬衣的袖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只大闸蟹。

“你吃过这个吗?”他问赵嵘。

赵嵘·冷冷来不及回答。

陈俊一边操作一边熟练地打开蟹盖,向她解释:“这样打开后,先把蟹肚脐去掉,再用勺子把蟹胃和蟹心去掉,就可以吃这些蟹黄了。”

同时,他把手中的大闸蟹递给了她。

赵嵘真的很震惊。

安森在干什么?就算他们成了朋友,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吧?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总经理以不亲近女性而闻名。不要对女人多说几句,哪怕是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他不仅和赵嵘聊了这么多,还亲自帮她处理大闸蟹…

大家好像都闻到了强奸的味道~爱情。

“总经理,谢谢您的好意。可以吃。我可以自己来。”赵嵘假装没事,笑了。

陈俊把螃蟹放在她的盘子里。“你吃吧。我不是很喜欢。”

赵嵘:“…”

!!-3495+dbqgluiea+2673275-> .

武侠修真

衡阳市

/ 凌岩

丁愣了一下。“明天回去?”

“嗯,我们出去好几天了,该回去了。”

“不可能。”丁摇摇头。“我们要走了。哥哥一个人在这里,我很不自在。”

“他不是小孩子,不用担心。”

“他现在心情不好。我怕我走了,他会觉得。徐梦瑶伤害了他,我担心他的心受不了。”

琦君皱起了眉头。“我觉得他的条件很好。”

“在哪里?也许他只是在我们面前微笑。”

“他是个男人,这种气度肯定是有的。”

丁不这么认为。“我的兄弟,你看他又高又壮。其实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的性格太温柔善良,很容易被伤害。否则...一开始他不会选择离开。”

琦君想了想,说道:“但我们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我知道,我想等一段时间,他走出痛苦,我就离开。况且我和他分开很多年了,只在一起几天。我不想就这样离开他。”

小君齐家觉得劝她回去的可能性很小。

他不想呆在这里。

“我们回去的时候会回来的。你可以每两天来看他一次。”

“那是我未来的计划。我现在就陪他半个月。”

半个月...

现在才三四天,半个月还有十几天。

君齐家当时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忍受。

“我想回去。”他盯着她,低声说。

丁抚摸着英俊的脸庞。“你想家吗?”

“嗯。”

“还是你先回家吧,你有工作,也不能一直和我呆在这里。你回去,我就留下。”

"..."琦君的声音更低了。“你和我在一起,我不想和你分开。”

丁夏楠笑道:“我不想,但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想陪哥哥。能忍几天吗?”

“不好。”君齐家的声音很压抑。

丁抱住他结实的腰,轻轻摇了摇。“好吧,可以吗?”

“不……”

“如果可以,就答应我好吗?”

君不回答,丁却一直在撒娇。

这样面对她,他很无奈。

“君齐家,老公,你能答应我吗?你是最棒的,答应我,好吗?”

君·齐家盯着她红润的嘴唇,突然堵住了她的嘴,使她无法继续说话。

“嗯...你还没有答应我……”丁推开他,没有推开。

小君·齐家撩起她的睡裙,迅速抱起她的身体,没有给她任何准备的时间。

身体突然被灌满了,丁和都感到有些不舒服。

君·齐家和她一样渴望,她的思想被这种冲击打破了。

一开始她很不舒服,后来彻底沉了下去。

然而,这个男人似乎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地问她...

丁不知道向他要了多少次。

她只知道她困了,不能动弹。

最后她晕过去的时候,好像听到外面公鸡打鸣了。

丁夏楠睡得很沉,不省人事。

暗睡一觉后,她舒舒服服地睁开眼睛醒来。

就你所见,有明亮豪华的吊灯和漂亮的白色天花板。

她下面的床柔软、干净,有阳光的味道。

!!

都市言情

衡阳市

/ 鲍当

“你认为他可能去了哪里?”你爱冷静地问邓恩。

邓恩若有所思地指向一个方向。“那边有一片小树林,可能在那边。”

艾君突然说:“他一定害怕搜救人员没有时间来,他担心自己会被冻死,所以他想去树林里躲避一下。”

“有可能。”

艾君迫不及待地说,“我们赶紧去找吧!”

她动员她带来的人跟随。

小树林看起来近在咫尺,但距离其实很远。

很多地方都有坑,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你喜欢他们一路上仔细搜索。十多分钟后,你终于探测到了生命体的存在。

“前面500米有人!”唐恩忙大声说道。

你喜欢加大马力,很快到达目的地。

这一次他们可以肯定,那将是刘易斯。

把人挖出来,是刘易斯。

他紧紧地蜷缩着,仿佛冻僵了,冰冷而坚硬。

你爱趴在他胸口,听不到心跳的声音。

“怎么办,没心跳!”她惊慌地看着黎明。

“别担心,也许只是心跳太弱了。我们迅速带他回去救援。”邓恩安慰她。

艾君点点头。“对,马上回去!”

艾君自然带来了医生和救援设备。

南宫家办事效率高。她一要这些东西,南宫乐山就帮她准备。

刘易斯被送上直升机。

几名医生脱掉他的衣服,进行紧急救援。

艾君和邓恩站在一边,眼睛都不眨一下。

刘易斯脸色变得苍白,好像他已经死了。

你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死了会是什么样子。

“还是没有心跳。”一个医生说。

其他医生继续使用电击来营救他们。

听到这句话,你爱死了,一把抓住唐恩的胳膊,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邓恩也很担心刘易斯。他抱住君爱,一言不发。

不知道抢救了多久,好像长达一个世纪。

医生高兴地说:“是的,我有一颗要跳的心!”

你的爱停顿了,然后是喜悦。

她看着唐恩,看到了唐恩眼中的喜悦。

两个人都红了眼睛。

“道恩,刘易斯,他还活着。太棒了!”

多恩笑了:“是的,他还活着。”

你的爱突然抱住了唐恩的身体,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最后,刘易斯被送回伦敦最好的医院。

他被安置在重症监护室,你喜欢他们透过玻璃在外面探望他。

从一个城市到伦敦,再从伦敦到雪山,再加上搜救时间,毕竟艾君和邓恩已经将近30个小时没有休息了。

医生说刘易斯还不会醒来,所以他们留在医院没有意义。

刘易斯的父母在这里,他们在看着。君爱和邓恩都松了口气。

艾君还特别利用他的关系,找到了几个权威医生来治疗路易斯。

当他们的工作结束后,艾君打算回去休息。

回到那个地方,自然是你过去爱住的别墅。

唐恩的家人已经搬到了A市,那里没有人住,所以艾君建议唐恩和她一起回去。

唐恩没有拒绝,这个时候也不是争执的时候。

历史军事

丽江市

/ 霍篪

你的爱是愚蠢的。

他生气了吗?

“我很自信,难道不应该自信吗?”她有自信的资本。她为什么不能自信?

另外,自信不是坏事。

邓恩双手握紧方向盘,让关节更加分明。

但是他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愤怒。

“自信没什么,但不要太自信。无论如何,你是女生,不是男人。即使你很坚强,也要学会更好的保护自己。至于在森林里呆半个月,还是不要干了。”

君爱眨眼。他生气是因为她说她在森林里呆了半个月?

“那是为了训练,我通过了测试。就算我再去,也没事。”

唐咬紧牙关。“总之,以后不要冒险。任何时候都不要冒险!我也不觉得你傻。为什么要过好日子?但是,你必须发现自己有罪。”

你爱瞪大眼睛,他应该这么说她。

她马上反击,“你傻,你全家都傻!”

唐恩突然感到又气又好笑。

他目光柔和,“对不起,我刚才说的有点过了。但我说的是实话,以后别傻了。”

你的爱看着他气鼓鼓的,但她也知道他在乎她,所以很难开口。

你的爱不是一个不识抬举的人。

她叹了口气,“嗯,我理解你的好意。你觉得我傻。我有好日子过,但也要吃苦。

你不懂。做女人是我的梦想和追求。既然我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为什么不试一试。

虽然之前的训练很辛苦也很危险,但是我从来没有出过意外,因为我一直被保护着。

我不想天下无敌,只要能达到目的。至于冒险,没有人强迫我去做,我也绝对不会去做。

结果证明我最初的选择是对的。我现在对自己很满意。如果我遇到危险,我可以保护自己,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对我来说总比拖累别人好。"

邓恩知道阮家情况特殊。

万一她真的有危险,他会庆幸她有能力保护自己。

唐恩轻声说,“你说的很对...我不是反驳你的大胆,我只是怕你以后突然冒险。既然不能,那我就放心了。我刚才有点冲动,对不起,别生我的气。”

他道了歉,君爱也不好意思再生气了。

“算了,为了你的真诚,我原谅你。你现在可以走了,我很饿。”

“好了,我们回去吃饭吧。”邓恩微笑着发动了汽车。

经过这次麻烦,两人之间的气氛并没有恶化,反而变得更加轻松随意。

有时候,适当的小打小闹会增进感情。

当汽车到达城市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外面还在下雨,路上行人很少。

你爱上车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说她现在和多恩在一起了,家里人也不再担心她了。

他们找了一家火锅店,点了一盒,点了很多好吃的。

两个人都是大肚子,一个人点了七八盘牛肉片。

!!

科幻灵异

涪陵区

/ 骊山游人

江予菲观察了李明熙的反应,故意问道:“表哥,你和萧郎什么时候要孩子?”

李明格拉反映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淡淡地笑了笑:“你看。”

江予菲叹了口气,心想萧郎和李明熙结婚了,他们都很幸福。

他们之间好像还有些摩擦。

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李明熙不想生萧郎。

即使她不够关心萧郎,她也不会生孩子。

那她为什么不生?

江予菲发现她真的越来越无法理解李明熙了。

在阮家吃完晚饭,李明熙开车回来了。

回到门口,李明熙突然有点不敢开门。

我不知道萧郎是否回来了...

李明熙开门进屋。天很黑,没有人在那里。

李明熙打开所有的灯,看着冷门的家,感觉很不舒服。

萧郎说他两天后回来,现在已经四天了,他还没有回来。

是他不回来了,还是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和她离婚?

李明熙一回来就担心萧郎离婚。

她承认自己是一只乌龟,一只鸵鸟。

当李明熙发呆的时候,她收到了萧郎的短信。

李明扬愣了一会儿,刚想开口——

【我明天就回去,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再说吧。】

李明熙怔住了!

他想清楚了什么?!

我靠,他到底想清楚了什么!

你有没有想清楚不生孩子继续和她在一起,或者你有没有想清楚和她离婚?!

李明熙疯狂地想问他,但他不敢。

如果他真的想和她离婚呢?

看他的语气,他应该和她离婚,让她自由。

李明熙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明天是她的死期吗?

李明熙心里很难受,很疯狂,很无奈,但是除了默默忍受,她还能做什么?

李明熙一直在屋子里转悠,但一直没想出好主意。

突然,外面传来微弱的救护车鸣笛声。

李明胜xi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拖动-

是的,她要推迟政策,而且可以一天天推迟。

想到这个好主意,李明熙立刻去收拾行李。

第二天一早,萧郎拖着行李回家。

他打开门,进了房子。他没看见任何人。他以为李明熙还在睡觉。

去卧室把门推开,没人。

萧帖皱了皱眉头。他走到客厅,突然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纸。

那是李明熙给他的留言。

[萧郎,我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有事等我回来再说——李明熙留下]

萧瞪大了眼睛,他立刻去卧室查看,李明熙的行李箱里,有些衣服真的不见了。

她去哪儿了?!

萧郎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了吗?!

萧郎的心有点慌乱。是不是这几天他不理她,她就生气了,打算放过他?

不是他不想找她,而是他一直在等她联系他。

他告诉自己,只要她主动联系他,他什么都不会在意,哪怕卑微到尘埃里。

但是他日复一日的等待,她没有联系他。

游戏竞技

三明市

/ 高坦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幽灵洞穴?你打算怎么办?”米砂比他更困惑。

“当然是为了杀死所罗门。”

"..."米砂,“你一个人去吗?”

桑鲤笑着点点头:“是的。”

米砂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没有和她一起去,因为他打算自己去。

她突然生气了。“杀了他是我的事。不许你插手!”

“杀了他也是我的事。”桑格拉斯严肃地说道。

“他和你没有理由也没有敌意……”

“谁说他跟我没有仇?”桑鲤打断了她的话,“他威胁我未来妻子的生命,所以我自然想杀了他。”

“你未来的老婆是谁!”米砂立刻抬腿扫了过去。

桑鲤跳开了:“我不知道我未来的妻子是谁,你知道吗?”

他笑着问她。

米砂面对他明亮的眼睛,他的心有点激动。

“桑鲤,如果你敢干涉我的事,我就杀了你!”

“我没有干涉你的事,杀所罗门也是我的事。”

“我只能杀了他,不许你这么做!”

桑鲤错了:“你太霸道了。”

米砂扬起眉毛:“我这么霸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桑鲤抚摸着她的下巴,但她无法理解。“你真奇怪。我想杀了所罗门。自己不做你应该高兴。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去?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冒险?不要……”

短暂而似乎漫长的停顿之后。

桑鲤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担心我吗?”

“你认为有可能吗?我现在可以杀了你!”

米砂闪身欺近,桑璃抬手挡住她的拳头,一边躲闪,一边大喊。

“你恼羞成怒?”

米砂的拳头更加锋利有力。

“你真的想杀我吗?你在谋杀你的丈夫!”

米砂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然后飞了起来,踢了踢桑璃的胸口,当桑璃没缓过气来的时候,刀刃已经迫在了他的脖子上。

桑格拉斯抓住她的手腕。

两人僵持!

但即使他抓住她的手腕,米砂也能杀死他:“以你的能力,你没有资格去鬼洞杀人。”

桑鲤笑着说,“我要求你不要使用你真正的技能。”

“就算你拿出了你所有的真本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为什么要成为你的对手?我可以杀了所罗门。”

"...你觉得杀了他容易吗?”

“你说什么容易?”桑鲤站起来笑了。“我们合作吧。至少我去了,可以保护自己,帮你很多。”

“我不需要!”

“那我去……”

“你!”

“我无论如何都要去,要么我自己去,要么我们合作。”

桑看起来很严肃,不谈友情。

米砂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

她没有生他的气,放下水果刀,淡淡地说:“那就配合吧。”

桑鲤的笑容变得非常灿烂,他也放开了她的手:“一言为定。现在我们先吃饭,吃饭再找资料。”

米砂转身走开了。“你做饭。”

“好的。”

虽然米砂的厨艺不好,但他坚持要自己做饭。

桑鲤不禁自恋地想,她爱上他做的菜的味道了吗?

!!

最后更新